台风吧 关注:99,104贴子:4,536,845

【历史回顾】千之缘:即使被世界玩弄,我也要追寻着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顾萌新第一次开贴,质量较差,也希望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回复
1楼2020-03-30 11:20
    这一篇回顾,主要是记述19P,20S,21S的爱情故事
    当然,我们还是认为,21S是20S的残余环流发展而来,不然这个故事就没有什么可圈可点,可以写文章的基础了


    收起回复
    2楼2020-03-30 11:21
      【序】
      鉴湖静如练,雪漠寂若荒。
      即使粉骨碎身,浴火重生;即使前路艰险,黑暗未知;我也要,追随你,渐行渐远的脚步。


      回复
      3楼2020-03-30 11:22
        没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3-30 11:24
          【引子】
          散乱的云系,破碎的环流,奄奄一息的躺在澳洲西南角的沙漠里,渐渐地,渐渐地,南行着,消逝着。
          生命的最后一刻,看着不再整齐的身躯向四周一点一点甩去,他说:
          “啊……原来世界的另一半,就是这样……”
          顽强的北上重生,化作此刻的自言自语。
          “一路追寻你而来,只曾听闻你向大漠的彼端依依不舍的渐行渐远,永远无法忘记你最后的回眸。”
          虽未能至,吾心向往之。
          “今生不悔此行,只愿君意亦能平。”
          “我喜欢你。”
          他闭上了眼睛,笑着,哭着,叹息着,释怀着。
          FNMOC撤编的消息,于是传了开来。


          收起回复
          5楼2020-03-30 11: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3-30 11: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3-30 11:56
                20S:我好歹也是个C2,怎么人气还没有囍太的TS高?!……


                收起回复
                8楼2020-03-30 11:59
                  你 的 名 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30 12: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30 12:45
                      想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3-30 12:46
                        14


                        回复
                        14楼2020-03-30 13:30
                          1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0-03-30 13:52
                            我们认为,回顾新人可以现在新风吧开通,这样,你的回顾就会被淹没在氵贴的潮流里,然后迫使你到风吧开贴,一篇回顾,两份经验,岂不美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3-30 13:59
                              应吧务的要求我们现在发一下已经写完的部分


                              回复
                              19楼2020-03-30 14:59
                                【PART ONE:降世·一见钟情】
                                “云渐渐转起,在那个瞬间,在世界的起点与终点,有什么等着我,我一直这么坚信。”
                                南半球,澳洲区,卡彭塔尼亚湾。南半球,澳洲区,西澳洋面上。一前,一后,渐渐地旋转起来。
                                “总算醒来了吗?快睁开眼睛吧。”
                                这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似远似近,似实似虚。于是,我翻了一个身,慵懒的张开了双眼。周围一片黯淡,星光在我的脸上闪烁着,西边远远的,有太阳的余辉。
                                “99P INVEST 200220 1200 13.0S 140.0E SHEM 15 0”
                                “啊……所以,我的名字就是99P?”
                                卡彭塔尼亚湾的环境是优良的,庞大的身躯依然躺在这蔚蓝上,两侧却也骑上了土黄色的大地。气旋生来的本能与使命驱使着我开始旋转,增强,贪婪的吮吸着周围的水汽,浪费着脚下的高SST。
                                我放眼周围,东边,南太平洋上的VICKY姐姐和WASI哥哥,在即将面对无情的收割前的最后一刻,VICKY注意到了我。
                                “呀!你就是那个卡彭塔尼亚湾的新生气旋?”
                                “对……对的!”我高兴的答道。
                                “小妹妹,姐姐就要消散了,然而我却丝毫不遗憾此生。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情感依托啊!”说罢,她抱紧了身旁的WASI,转过头,喊道:
                                “旋生非皆圆满,变数颇多。脚踏实地接受这世界的安排,有机会的话,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你身旁的那位,不是恰好吗?”
                                说罢,两旋头也不回的奔入无情的西风收割机,淡然的看着自己被撕碎,肢解,化为虚无。
                                “我身旁的那位?那又是谁?”我并没有听懂VICKY姐姐的话。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宿命一般的让我向早已不见踪影的落日望去。那里也有一团小小的,旋转着的云朵,与我遥遥相望。隔着的,是漫漫热带沙漠。
                                “额……就是这位?”
                                “既然VICKY姐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试一试吧。”
                                “你……你好。”我小心翼翼的对他说。
                                “……”
                                “你……你好!”
                                “……”
                                “你~~~~好!”
                                “……”
                                “额,好像这位小哥不在线啊……我还是等等吧。”
                                大半天过去了,又是一天的落日时分,螺旋性初具规模的我接到了20kt,medium的评级,机构纷纷上望极高的强度。我发展着,发展着,怀揣着梦想,期望着,盼望着,它由心中的幼苗成长为参天大树。
                                我一直在偷瞄着隔壁的那一朵云,也就是vicky姐姐说的,我的另一半。此时,他突然叫了起来:
                                “99P,你好!”
                                清脆的声音让我一颤,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位,昨天我打招呼的那位,刚才呼唤我的那位,现在对我笑着的那位。
                                他见我转过头,对我说:
                                “啊啦啊啦,昨天我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我,应该是你吧。”
                                “啊!啊,对的!”
                                “我叫90S,因为刚刚才醒来,所以昨天晚上没有回应你。”
                                “啊!啊,啊!没事,没事!”
                                “听说你的预测强度很高?”
                                “嗯,好像是的。”
                                “可是你要小心啊!你的面前可是漫漫长陆,稍有不慎梦就会被无情地戳破呢!”
                                “行!我会的。”
                                他旋即转回头开始自己发展。可我的目光却迟迟不愿离开他。
                                这是什么?一丝萌生的好感开始在心中扎根发芽,难道vicky姐姐的话语是真的?90S在未来真的会成为我的另一半?
                                算了,还是踏实点好好发展吧。毕竟,我看看脚下,前面的陆地,能让我成王败寇呢。
                                可,可还是忍不住不偷瞄他啊!


                                回复
                                20楼2020-03-30 14:59
                                  【PART TWO:绽放·有你即足】
                                  “多希望我们的呐喊,能一直响彻到世界尽头,永远都不会消失。
                                  如果可以那么我们又该说什么好呢?不如就一起喊‘一,二’,定下一个永不消逝的约定。”
                                  “TCFA!”
                                  又是半天过去,我渐渐整合,周围散乱的片片对流,都被我缓缓吸入。隔壁的90S此时,也在缓缓发展,圆滚滚的模样实在惹人喜爱。
                                  “唉……为什么就不能和他携手共舞,像vicky和wasi一样近距离的亲热呢?”
                                  我低头看看我的路,命运将引领我一路西行穿过这澳洲的阻隔。数值预报我在未来或将和90S在西澳藤原共舞,强度还不弱。“好像这样也不错呢……”我嘀咕着。
                                  “祝贺啊!”耳畔传来90S的羡慕之声。“这么快就TCFA了呢!”
                                  “嗯呐~你也是呢!整合的也很快耶。”
                                  “都要努力啊!卡彭塔尼亚湾的环境,可不能白白浪费了,就和那圆形TCFA代表的一样,你要回旋少动,加强到更高的强度才能面对沙漠的磨练呢。”
                                  啊,对,对!整理整理结构吧……现在这样这样确实不好看啊。
                                  对流爆起来,填盖掉现在的空洞;雨带卷起来,卷绕度也代表着强度,按部就班般的过程,进行着,让我强大着。
                                  时光就是这么不堪一击,一个又一个半天流逝着,机构的评价也渐渐抬升,达到了30kt,“离升格就差临门一脚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不再回旋少动的必然命运,我即将踏上征程了……”看着最新的报文,我于此慨叹着。
                                  当然,好消息也是有的。
                                  “TCFA!”90S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望向他,此刻他似乎跃跃欲试,在橙黄的OHC上渴望着爆发。
                                  “时间他老人家还是不等人啊……”
                                  6小时后,升格,命名的报文递到了我的眼前。
                                  “哦?我不叫99P,而是改名叫19P,esther了?”疑惑地望着这文字与图片,我于是说。“应该是这样的吧。”
                                  “等等,报文上说我只有18小时的发展时间?啊……唉。”叹息声响起。
                                  “esther姐姐,虽然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但也不能放弃啊!”99S说。
                                  对哦,好像也是的。那就卷眼吧……过了一会,一个模糊的风眼雏形出现在片片深对流的中央,仰望着天空,俯视着海面。
                                  很快,90S也命名了。
                                  “姐姐,我有我自己的名字了。”
                                  “呐,是什么呀。”
                                  “20S,ferdinand。”
                                  “这个名字……不错呀!”
                                  “嗯,我也觉得挺好的。”
                                  此刻的他,仍然小巧玲珑,环台的模样初现在他身上,这丝毫不奇怪。
                                  “机构对我的预测,可以达到C2,然而还是没有姐姐你的ST厉害呢!”
                                  “过奖过奖,到时候你比我强,说不定,也有可能。”
                                  ……
                                  登陆了!
                                  我肆意向四周抛甩着美丽的针状云,爆发着一团团对流,构建着CDO的雏形;那一端的20S,也在狂放的卷眼过程中享受着。
                                  针状云甩没了,20S的风眼也近乎卷好了,又小又圆,在云图上极为亮眼,仿佛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捏一下。机构们也纷纷快速提升了强度,他笑着,旋转着自己的身躯,一副蓬勃向上的快活姿态。
                                  而我呢?深入内陆之后,原先结实庞大的身躯渐渐地虚弱起来,像是被从体内掏空了内脏一般。勉强维持的中心对流也渐渐减弱,崩溃,化为虚无。我再一次把针状云甩向南部,那里积聚起了一条长云,机构在调强后,很快的降低了我的强度。
                                  “可是,可是,我还是想和他近距离共舞啊!”
                                  冥冥之中,造物主像是规定了我们的行进方向,都是几乎一路平西,缘分让我们共处同一纬度,遥遥相望,流露出的是满满的爱恋之情。
                                  “啊啦啊啦,怎么置换了呢。”他看着自己的脚下,几小时前刚刚卷好的针眼底层,又被围了起来,逐渐体力不支的崩溃了。“不过还是有好消息的,”他自言自语,“至少脱水了嘛!”
                                  “姐姐!我脱水了!”他兴奋的转过头,对我欣喜的叫道。当他看到我颓废的,干瘪的对流时,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恢复了平静。
                                  “脱水了?”我有气无力的回应道,“恭喜啊,你的前途不可估量哪。”
                                  “比起这个,姐姐你也要振作起来,虽然陆地上的环境已经不能允许你在增强,但是,澳洲区的棕海效应,你也可以利用起来啊。”
                                  “嗯嗯,谢谢你~~~~”
                                  ……
                                  “耶,置换成功,开眼了!”过了一会他又开始兴奋地叫道。
                                  此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棉花糖样的20S了,他的CDO已经建立并清晰可见,过去西侧厚实的雨带已经消失不见,留下了身躯四周一条条的幅散小雨带,衬托着小小的中心与清晰可见的风眼,这是另一种模样的漂亮。
                                  “W环连上了!”
                                  “眼温转正了!”
                                  “B环合格了!”
                                  “哇,W环离合格只差临门一脚了!”
                                  我在陆地上,默默地凝视着他,为他的成就而开心,并竭力维持着最后的一点残破的对流。
                                  “姐姐,我感受到你的体温了。”他笑着看着自己东部的针状云,即将和自己的小悬臂发生碰撞。那针状云分明是我抛撒出来的!
                                  我笑了,虚弱的笑着,虽然此刻仅仅是苟延残喘,但是可以看着他增强,快乐着,我也已经满足了。


                                  回复
                                  21楼2020-03-30 15:00
                                    【PART THREE:期许·天地之交】
                                    “只是望着你的发丝和眼睛,我就会感到心痛。
                                    想和你呼吸在当下,再也不分开。
                                    就算你的一切化为乌有,散落成碎片,我也会毫不犹豫,从头开始。”
                                    “姐姐!我们做一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
                                    “相约,在你出海后,我们共舞藤原。”
                                    听说,藤原是两个关系亲密的风暴的最高期望,他这么说,是不是,是不是……
                                    “好,好啊!”脸微微泛起了红晕。
                                    “自己也要努力呢。”我暗暗地说着。
                                    此刻,20S北边,素有风暴收割机的风切,正在蠢蠢欲动。
                                    圆润的W环上,突然出现了几个扎眼的B像素,不速之客般,而且占着就不走了,渐渐扩大,连接,侵吞着东南侧的白色。W环断裂了,紧随其后的,是留下的B环被更加低级的LG点蚕食着。他没有抱怨一句话,而是旋转着西北侧的对流,向东南侧补去。虽然B环已被LG侵蚀大半,几近断裂,但W环又被坚强的连接上了。
                                    风切仿佛意识到,这一只虽小,但却不是任凭摧残只会屈服的。
                                    我在北澳草原上蹒跚前行着,梳理着卷绕的对流。远远地,远远地,我仿佛听见了风切邪恶的笑着,预谋着新一轮凶猛的攻击。
                                    我心中一紧。
                                    “小心!”
                                    可是为时已晚。
                                    北部的风切呼啸而下,冲击着他孱弱的身躯,穿透风眼,来到了他的南部,仿佛在说,
                                    “加强?嘿,不可能的!”
                                    伴随着虚无的声声狂笑,随即消失在眼前。
                                    他低头看看自己,正眼温早已不复存在,W环,B环也都在渐渐的崩坏。
                                    但是他没有屈服。
                                    既然北边有危险,那就无视它吧。
                                    他看看自己北边的幅散云,它曾是装点环流的明珠,但是现在只能忍痛抛弃它了。断绝了自己与它的联系,中间渐渐出现了斑点般的WMG色块。新的,小的,紧贴身体的针状云在他的身旁诞生。
                                    一个小时后,W环又连上了。但风眼依然是LG,东边的对流空洞让他非常不满意。
                                    “这样,似乎有点治标不治本啊……”他碎碎念着。
                                    “那就置换吧。”
                                    我很想冲过去,为他输送源源不断的水汽,为他抵挡任何不利因素,可是我做不到,仅仅能遥遥为他祈祷。
                                    眼温开始上升,对流也出现了厚实的W环。
                                    半小时后,风眼却消失不见了。
                                    “奇怪,这货在搞啥啊。”我在旁边不解的自言自语。这话被他听到了,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过会你就知道了。”
                                    “哦。”
                                    既然如此,那就再看看我自己吧。
                                    我渐渐地靠近了西澳海岸,借助不太充沛的水汽爆出了一大团对流,随着它的渐渐减弱消散,我的中心部分也摆脱了“干菜”的模样,结构渐渐好转。
                                    “耶,好了!”20S叫了起来。
                                    此时的他已经打开了OW风眼,对流环也重新增强为W环,西北侧的CMG蠢蠢欲动,将要连上。
                                    “呀!你这是置换了吗?”我问。
                                    “嗯,对的。”他说,“其实很早就置换好了,却受制于流出不好迟迟没有开眼。”
                                    “怪不得你的幅散云变的好少啊。”
                                    “对的。”
                                    ……
                                    让我惊怪的事情发生了,20S刚刚打开的风眼又填塞了,剩下一大团对流悬在中心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只是没有关注他一小会啊……”
                                    “你……你怎么了……”我关切的问他。
                                    “没事,没事。”他若无其事的说着。“底层崩溃了而已,正常情况,不用担心哪。”
                                    我大惊失色。“底层崩溃了??”
                                    “啊,嗯呐。”
                                    共舞的目标,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拼命发展,想要吸收周围所有的水汽让自己增强,为了达成那个梦想。
                                    离海岸越来越近了……
                                    重新踏上蓝色的洋面,牵手20S,努力爆发,不负期望,冲上机构最初预报的927hpa,那时将是我一生的巅峰与圆满。
                                    我不知道,在未来,我,与他,将坠入怎样的困境,无法挣脱……


                                    收起回复
                                    22楼2020-03-30 15:01
                                      【PART FOUR:余辉·散入云烟】
                                      “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我就在追寻你的踪迹
                                      追寻着喧嚣的噪音,你的眼泪,总算找到了这个地方
                                      处于革命前夜的我们
                                      你说还有谁能阻止呢
                                      在我的心中树立起你的旗帜
                                      我想放弃的念头早就被你夺走了。”
                                      清晨的阳光再次洒在他身上。
                                      此刻他已不再拥有紧实的核心对流,深邃的凤眼。
                                      他也在尝试卷出新的底层眼,先前大片的高云也消失不见。他正在疯狂旋转剩下的那些对流。
                                      虽然他已经知道,三颠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但他仍然在那里努力着。
                                      风切与干空气一次又一次击碎他奋斗的成果,使他伤痕累累,痛苦万分,他们无情而又冷酷。
                                      针状云渐渐被时间消磨掉,他又与他初生时无异了——棉花团般的小小一坨,在云图上极为亮眼,但却刺痛着我的心,我无能为力的看着他,看着他被这个世界玩弄。
                                      时日不多了,我明白这一点。
                                      我加快了脚步,期盼着今夜就能出海。
                                      遥遥相望,眼区逐渐现出雏形。
                                      他看着我,仿佛又有了刚出生时的那番活力与期望,一转渐渐减弱的趋势,开始逆境加强,强度重新回升到澳2。
                                      但,我们都很清楚,他这仅仅是昙花一现的回光返照,很快他将渐渐减弱并消逝。
                                      我终于出海了。
                                      海洋的力量终于进入了我的体内,让我不再那么空虚。
                                      我贴紧海岸线向西行进,想着与他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此刻,南侧的副高终于扛不住打击而破裂了。
                                      向西的引导气流渐渐孱弱下来,像是宣告着美梦破灭般告诉我,你需要东南行了。
                                      “不,你不能这样!”我大叫着,向西拼命挪动着身子。
                                      副高中的裂缝像是在缓解我的急迫,焦急,又是想让我放弃挣扎,他温柔的对我说:
                                      “放弃吧,你的时日不多了,请珍惜。”
                                      “不行,我不能放弃!”
                                      “接受命运吧,不要挣扎了。”
                                      “不!!”
                                      他见状,开始向东拉扯我,把我拉进无边的缝隙深渊。
                                      “你干什么?!”
                                      “……”
                                      “放开我!”
                                      “……”
                                      我徒劳的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大手,他的拉扯之力。
                                      渐渐地,他在被地平线吞噬着。
                                      东南行的速度渐渐加大,我意识到,藤原的美梦,风王的期盼,终于消散不见了。
                                      最后的一刻,我只能回眸深情凝望他,在千里之外传递着对他的满满情愫。
                                      他消失在地平线的彼端。
                                      我独自在引导气流的牵引下在澳大利亚大陆上快速穿行着,机构的撤编,斜压能的侵入,身躯再一次的虚弱,我已经不再关心。
                                      前方的陆地不再是草原,而是变成了黄沙。
                                      我的风力渐渐减弱,在一片银白色的水面上,我见到了西风。
                                      他对我说:
                                      “走的太快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我很清楚,我的生命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因为我还依稀记得,vicky姐姐和wasi哥哥,就是在他的手里消失的。
                                      “好。”
                                      我合上了眼睛。


                                      回复
                                      23楼2020-03-30 15:03
                                        【假的结尾】
                                        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不是吗?
                                        19P已经消散了,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20S?
                                        啊……
                                        他也应该消散了吧。你看,FNMOC已经撤编了嘛。
                                        虽然这个故事不圆满但也只能这样了。
                                        似乎……是一对小情侣在世事的迫使下分割天地两方的爱情悲剧?
                                        什么?
                                        你跟我说20S的残余环流还在飘荡?
                                        肯定的呀。
                                        你看19P干瘪的环流不也还在陆地上飘荡嘛。
                                        所以,结束咯,散了散了。


                                        回复
                                        24楼2020-03-30 15:05
                                          其实假的结尾还有后半部分,等到第五章发布的时候一起发上来


                                          收起回复
                                          25楼2020-03-30 15:05
                                            lz一共写了4999字(截至目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20-03-30 15:08
                                              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3-30 15:08
                                                非常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3-30 15:45
                                                  这就沉了


                                                  收起回复
                                                  29楼2020-03-30 16:55
                                                    风暴生在海洋,我却走在陆地
                                                    漫漫黄沙之下拥抱着关于你的记忆
                                                    凛冽的风切开黄泉的间隙
                                                    从南太到南印,你有没有把我忘记
                                                    终于
                                                    看见了你
                                                    也看见我的死期

                                                    初次见面,好久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20-03-30 17:35
                                                      顶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3-30 17:51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3-30 17: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3-30 18: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3-30 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