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吧 关注:3,919,172贴子:101,616,733

【天书集】沙漠尽头by血麒麟双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书集】沙漠尽头
by血麒麟双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3-30 20:24
    2020-07-09 17:30 广告
    没错是我我又来了。平时日更,周六周日只有一更(问就是懒)一更1500字。不含CP。
    主要是想填一填三叔的坑。这个文是填沙海的坑。我个人觉得剧情会有点阴暗。
    有OOC的话请原谅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3-30 20:25
      这里血麒麟双生,可以叫我双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3-30 20:25
        第一更会在凌晨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3-30 20:25
          哦豁,我来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3-30 20:34
            我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3-30 20:49
              阿西吧我是傻子。删了好几次。忘记说了是接吴邪被割喉坠崖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3-30 22:32
                章节一 井底点灯 共郎长行
                  坠落的过程对吴邪来说异常漫长。
                  他大张着眼睛,在后仰的时候对上了那个人冰冷的双眼。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已经隔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他甚至要把那个人遗忘。
                  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非常沉重。失重下坠的滋味相当不好受,但是此刻的吴邪已经分不清脑海里的东西和现实。如同走马灯一般,他的眼前闪过无数的画面,似乎是在回味自己的一生。
                  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
                  爷爷看着逐渐长高的自己,摸着他的头叫他名字。“吴邪,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这句话他明明只在爷爷的笔记里看过,但是现在眼前的老人确实说出了这句话。
                  两声。
                  三叔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眼里是狡黠的笑意“吴邪,人呐,就要前走三后走四”
                  三声。
                  父母神情悲伤的摇晃着他。“吴邪,你怎么了”
                  四声。
                  胖子的一张大脸占满他的眼帘“吴邪,那些东西都是羁绊。”
                  五声。
                  是遗忘了很久的人,应该遗忘却熟悉的声线“吴邪。”
                  
                  “吴邪, 吴邪?吴邪!吴邪……”无数的声音将他包围,吞没。另一个苍老的声线不同于其他的喊声,声音悲伤“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
                  落地。
                  多年的训练让吴邪半空中就做好了缓冲的姿势,几乎是凭借着肌肉的记忆,吴邪在落地时翻滚,缓冲。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大片的血液喷溅在雪地上,略微稀释的血液冻在雪地上,被过于刺眼的白雪映出些许粉色。
                  他心里有一个来自潜意识的声音,告诉自己,这一次不会有人跳下来救他。
                  他死死捂着脖颈,不让血液喷溅。为了以后的计划顺利实施,吴邪必须死。但是他得活着,他需要站在一切之后操纵这盘棋继续运行下去。他要为那些人争取时间,换得生机。
                  朦胧中,他感觉到有人在拖着自己快速移动。
                  很快的,拖拽停了下来,听声音这里已经不是雪地。脖子被敷上了什么东西,凉凉的。
                  他的世界是一片黑色,但是用力维持神志,他勉强从黑色的中心挣出了一丝缝隙。
                  正好那人正在打量他。
                  吴邪对上了一双棕黄色的双眼,像极了一条蛇。
                  “卧.槽完蛋,这不是我安排的人。”吴邪心里一惊。但是神志很快就溃散,他又陷入了黑暗。
                  多年的计划出现变故,让吴邪无比震惊,以至于在晕过去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双眼睛有些熟悉。
                  那个有着蛇一样眼睛的人仔细检查了吴邪的脖子,发现他脖子上戴了点小玩意。似乎是皮质,下面还贴着什么金属。
                  那一刀力量极大,穿透了那层金属。那人沿着那层东西的破口把它缓缓扯下,却发现这皮质的东西不仅仅环绕在吴邪的脖子上。因为他一路扯到了吴邪的脸皮。
                  人皮面具?但他明明已经确认了这人就是吴邪,难道吴邪戴着自己的面具?
                  把拿东西一点点的扯下来,他发现这东西包裹着吴邪道整个头。
                  他大概已经确定这东西是保命用的,如果没有它,那一刀的力度估计能把吴邪道颈椎都切断。
                  完整的摘下面具之后,那人抽了抽嘴角————吴邪没有头发。
                  丢下面具,他重新处理了吴邪脖子上的伤口。看着吓人,但是其实没那么严重,及时处理就死不了。
                  点上一根烟,他笑了一下,笑容有点诡异。没抽几口,他就丢下了手里的烟,走了出去。
                  这一路拖行会留下痕迹。虽然他过来的时候做了简单的伪装,但是很快就会被识破。他要去处理一下。
                  雪地不是纯白的,本来就有些脏。可能是这些年气候污染导致。不过他还是很认真的一点点的将之前被遗漏在雪地里的几粒沾了血液的雪收进腰间的一个袋子里。
                  前面有些许响动,他埋伏在雪地里小心的向前看了一眼。好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在雪地里焦急的走着,偶尔还能听到骂娘的声音。
                  这些人多半是来找吴邪的。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直到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那人看起来相当焦急,正在不停的翻找雪地里血粒的方向。这人是离他最近的一个。
                  如果这个人在的话———他想了想,直起了身子,走了上去。
                  “你们是在找人吗?”
                  那个看起来相当焦急的人抬起头,黑色的羽绒服没有拉的很严,能看到里面的粉红色衬衫。
                  果然,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骚包。
                  解雨臣抬起头,看到眼前笑容诡异的人,睁大了双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3-30 22:32
                  封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3-30 22:37
                    哦吼吼吼我来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30 23:02
                      2020-07-09 17:30 广告
                      无情顶帖,入坑不亏相信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3-31 09:47
                        双儿开新坑啦,我顶我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3-31 11:2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3-31 1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3-31 13:02
                              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3-31 14:47
                                章节二 走过半生 不是少年
                                  “解子扬?”解雨臣面露一丝吃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表情。
                                  周围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齐齐的拿枪对着老痒。
                                  老痒连忙举起双手道“冷静,冷静。我觉得咱们的立场应该差不多,让他们把枪收了。”
                                  解雨臣点了点头,那群人很听话的收起了枪。
                                  老痒立刻放下双手,装模作样的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弯腰道“皇军,跟我来!”
                                  到了吴邪那里,解雨臣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们得到的命令是随时定位吴邪的心率和位置,一但发现有变故就迅速去接应他。本来一切安排妥当,结果他们冲到悬崖下面却发现人没了。就只有原地的一摊血。要多刺激有多刺激。
                                  确认了吴邪的身体状况后,解雨臣和老痒相对而坐。
                                  老痒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了一盒烟,准备点燃。但是在就要接触到火的时候,他抬头看了解雨臣一眼,默默的把烟收了起来。“那些都是你的人?”他问道。“不错啊,看样子身手都不错。挺贵吧?”
                                  解雨臣摇头道“不是我的,是小邪的人。”
                                  “嗯?”老痒挑眉看向吴邪。那双蛇一样的眼睛闪过一丝讶异“他变秃了所以变强了?”
                                  解雨臣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他活动了一下身体,道“你怎么在这儿?据我所知吴邪现在的行踪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虽然是发小,但是解雨臣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不能完全相信任何一个人。老痒不该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更不该找到吴邪。
                                  上一次听到这个人的消息,还是吴邪讲给他的在秦岭夹的那次喇嘛。这之后就彻底断了联系。他以为眼前的这个发小应该呆在老家去陪他妈妈过日子。顺便把缝纫机扔了。结果他却比他们先一步得到了吴邪。
                                  “花儿,从小玩到大,一直都是吴邪最傻,你心思最重。”老痒道。
                                  一共就三个人有个屁好比的。解雨臣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确实是收到了点消息。不过在吴邪醒之前,我不太打算说。至于原因………我懒得重复第二遍。”老痒道。在火焰中,他的面部皮肤偶尔闪着鳞片一样的光泽,看起来无比诡异。相比一个人,老痒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一条蛇。
                                  “我醒着,你说吧。”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齐齐回头。
                                  吴邪依旧维持着被拖进来时的姿势,但是双眼已经睁开,目光清明。说完这句话,他用手撑地,慢慢的坐了起来。
                                  “我靠,你什么时候醒的?”老痒有些吃惊。下一秒,他就在吴邪的掌心上看到一个小小的黑洞。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是一把枪。
                                  这时候的解子扬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吴邪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从眼神,到举止,和以前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相同的,唯有他感觉到的熟悉的气味。这让他确定这个叫吴邪的没有被掉包。
                                  但是吴邪的这种眼神,让他毫不怀疑这家伙下一秒就会开枪。
                                  “吴邪,你别和我弄这种事,把枪收了”老痒皱眉道“你知道我不会害你。更何况你也做不到真的杀死我。”
                                  吴邪没别的反应,他收起了手里的枪,抚摸着喉咙轻轻咳了两声,示意老痒说下去。
                                  “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收到了一个人给我的讯息。”老痒揉着头说道“你们两个我没必要瞒着,但是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个信息不是切实存在的,它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方法直接进入我的脑子里的。”
                                  这种话说出来,估计两个人都会觉得他胡编乱造吧?讪讪抬头,却发现他们面色无比凝重。
                                  吴邪又揉了揉脖子,他声带受损的有点严重,实在不适合讲话。
                                  就在老痒准备掏手机给吴邪打字的时候,他发现吴邪在说唇语。
                                  “那个声音有没有告诉你他是谁?”读出这句话的时候,吴邪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老痒做了很多年倒卖生意,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件事对于吴邪一定很重要。
                                  “没有。那个声音和我交流了几句,他说了我妈的状况。这让我无法不相信他。”老痒继续道“我妈的事你们知道,但是她受物质化影响的程度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但是那个人似乎有特殊的方法知道。得到了我的信任之后,他请求我来这个地方救你。”
                                  “什么时候告诉你的?”吴邪用唇语问道。
                                  “我带你走的两三分钟前。”老痒道“那个人很强,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我头一次对物质化的能力掌控的这么好。我在他的帮助下,直接物质化了一个自己到这里。刚到就看到你掉下来了。那人到底是谁?你们认识?”
                                  吴邪叹了口气,这一次他没有用唇语,而是直接念出来了那个名字:“张起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3-31 20:40
                                  自己想办法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3-31 21:11
                                    其实之前写文也是这样的,得耐得住寂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3-31 21:11
                                      害………其实好希望多几个人来看啊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3-31 21:1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3-31 22:36
                                          淡黄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4-01 00:40
                                            沙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4-01 00:40
                                              楼主群号是多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4-01 07:06
                                                我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4-01 12:46
                                                  来啊爱情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4-01 15:05
                                                    反正有大把时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4-01 15:05
                                                      章节三 生若繁花,逝如星辰

                                                          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钟。
                                                        吴邪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神态虔诚,几近疯魔。但是吴邪的神情远不如这个沉寂了好多年的男人的名字威力大。
                                                        这些年这个人完全消失,有谣言说他已经死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名字还是相当有分量的。
                                                        不过解雨臣震惊的不是这个名字。他沉吟几秒后问道:“你觉得,他已经可以利用磁场完成一些事情了?”
                                                        吴邪道:“只是猜测。不过除了他以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在对我的计划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想办法救我。”
                                                        上一次,这个人从三十高的悬崖上跳下来,摔断了最宝贵的右手,只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呼救声。
                                                        一切从未改变。只有可能是他。
                                                        老痒本身就和青铜器物产生的磁场有极大的关联,而青铜树和青铜门应该是同一文明的产物,有共鸣很正常。
                                                        吴邪摇了摇头,表示不想深究这件事。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及时放出自己的死讯,来解除一切势力对他的监视,然后再以其他身份继续完成布局。
                                                        “我给你一个建议。”吴邪对着老痒,用口型道“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我还活着。”说是建议,但是吴邪眼中充满了杀意。
                                                        老痒道:“我没必要参与你们的事情,他交代我的我都完成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去陪我妈。你可以放心。”
                                                        吴邪点头,招呼在外面等着的几个伙计进来。这几个人都是被吴邪临时找来的,只是金钱的交易。
                                                        “消息都传出去了?”吴邪问道。
                                                        那几个人点头,其中一个人开口道“老板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万无一失。”
                                                        吴邪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们。
                                                        解子扬看到吴邪的眼神,感觉心里一凛。刚才那人说什么,万无一失?
                                                        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询问,前一秒还坐在那里的吴邪就已经不在原地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第一个人的脖子上喷溅出大团的血液,有些甚至喷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眼前无疑是一场闹剧。
                                                        摸了摸脸,血已经半凝固了,他再开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抖。“没必要……把他们都杀了吧?”他可以理解自己的发小改变了相当多的事实,但是面对近在眼前的杀戮,他无法做到淡然。
                                                        吴邪回头,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用唇语道“所以不要把关于我的任何事情说出去。”
                                                        处理好一切之后,吴邪不知道从哪弄出来了一条黑布包裹住了自己的脖子,又拿出来了一包白色的粉末,一点点的上在了自己的身上。抹好以后,他的脸看起来如同死人一样。
                                                        “我们该走了。”解雨臣扬了扬手机“救援队伍就要到了。”他看向老痒“你自己想办法离开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办。”说罢,他俯身背起了吴邪,缓缓离开洞口。
                                                        吴邪的手晃荡着,如同条破布挂在解雨臣身上,连鞋子都显得有些晃。这副样子,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前面的救援队伍,解雨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神情。“三爷折了,你们通知道上的,和他家人。处理善后吧。”
                                                        吴邪全程被平放在直升机的座位上。遇到大的颠簸,他一下子从座位上掉了下来。看得伙计们面露不忍。谁能想到人称小佛爷的三爷,会死的如此不堪?
                                                        回了杭州,吴邪被放进了棺材里。解雨臣亲自给他化了一个不错的妆。化好之后,他轻声道“葬礼我安排明天了,我会看着不让他们太接近你。不过你还是得把这玩意喝了,它能让你身子变凉,以防万一”
                                                        吴邪依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把药灌进吴邪的嘴里后,解雨臣道“今晚就委屈你了,去冷冻柜那里躺一宿。制冷我已经关了。”
                                                        吴邪就被放在殡仪馆放了一整夜。虽然制冷关了并不冷,但是周围全是尸体的感觉还是让他相当不舒服。这是一种不属于人间的阴森,和在斗里的感觉不一样。这个地方四处都充斥着陈旧的死亡气息。估计里面的几位都快冻脱水了。
                                                        被人抬进了一大堆花里的时候,吴邪听到了他父母亲刺耳的哭喊。这是一片虚假中唯一的真实。
                                                        他们不顾阻拦,冲到吴邪面前摸了他冰凉的手。又很快被拉开。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吴邪在心里道歉,心说事情结束我就去找你们。一定会的。
                                                        葬礼开了很长时间,到了饭点,一切就变得和谐多了。一下子吴邪的死不关任何人的事,他们在酒桌上一如既往的喝酒吃饭,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这让吴邪怀疑这群人就是来蹭饭的。
                                                        不过他能听到,父母的声音一直在他附近响起。他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对自己的低语。一片繁华,唯独他这里无比清冷。入了夜,也只剩下两个佝偻着的老人对着夜空叹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4-01 20:41
                                                        莫得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4-01 21:07
                                                          有人,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4-01 22:2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4-01 2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