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兽武装吧 关注:12,295贴子:302,331

【超兽武装】《纯白设想》(短篇/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假如风耀的妹妹不是风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4-04 02:31
    占2L

    N刷超兽武装后,我的心里涌起一个设想:假如风耀的妹妹不是风影,不是那个背负诅咒的黑发少女,而是一个与他相似的,有着纯正白虎族外貌和血统的女孩。那么,风耀他的童年乃至一生会不会幸福得多?
    地球没了谁仍会照样转动。羁绊同理,也可以斩除了再度缔造。
    于是,我在这篇短文里彻底地消抹掉了风影的存在,凭借个人的想象书写了风耀一个别样的人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04 02:33
      目录

      01.花明
      02.云涌
      03.山燃
      04.梦见
      05.尾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04 02:35
        风曦妹妹
        她给我的感觉就是有点柔弱,但是心思很单纯的女孩子吧。对风耀无条件的信任,是个兄控。
        聋哑设定是因为楼主受到京紫的启迪,感悟到残缺美带来的惊艳是无与伦比的。
        于是向她伸出了“罪恶”的手。
        (图是自己捏的,用捏她小程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04 03: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4-04 03: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4-04 03:44
              对了,还要艾特亲友团@风耀家的白♀琥 虽然分手了还是艾特吧咱们毕竟都爱耀哥
              @噜啦啦猫爪º 不知道小姐妹身体好点了没
              @羽非影℉ 感谢这个常常私信找我聊天的妹子
              @tiansiyuan时代 比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4-04 03:47
                风影不是风耀悲剧的源头,建议改成,假如风耀的师父不是鬼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4-04 04:02
                  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4-04 04:07
                    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4-04 06:01
                      修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4-04 07:22
                        虽然还是有点悲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4-04 07:42
                          啊,姐妹你要让我转粉啦 这个哥哥我要一打


                          收起回复
                          24楼2020-04-04 09:57
                            写的太好啦 感觉看的时候心都揪着 怎么换个妹妹还是这么惨


                            收起回复
                            25楼2020-04-04 10:00
                              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4-04 10: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4-04 11:02
                                  我裂开了
                                  这个虐心的结局。。。
                                  看到最后小女孩说“祖母说得是真的欸!战神哥哥,你终于回来啦?”那里,我感觉像是万箭穿心
                                  有时候真的觉得对于超兽战士们来说,拥有永恒轮回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4-05 02:25
                                    01.花明

                                    .

                                    .

                                    .

                                    .

                                    .

                                    我叫风曦,晨曦的曦,我的名字寓意着温暖和光明。

                                    .

                                    后来,被世人誉为“战神”的风耀,是我的亲哥哥。

                                    .

                                    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我仿佛得到了神灵的眷顾——纯正的白虎族血统让我拥有一头宛若初雪的如瀑长发和一双红玛瑙般的灵动美眸。

                                    .

                                    待我金钗之年时,族里的人每与我父母碰面,都直夸风家不仅有个骁勇善战的儿子风耀,还生了个模样水灵的女儿风曦。

                                    .

                                    你若是问我是哪里人?那我可说不出,我和哥哥最初的故乡是哪儿,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我只知道,我出生那年,所在的村落因为冥界的进犯而支离破碎。

                                    .

                                    刀剑无眼,在战争中,家破人亡是常事。幸好我的双亲健全安在。他们带着我和哥哥躲避战乱,四处安家。尽管颠沛流离的生活过得很是艰苦,但是四口之家氛围温馨和睦,亲人之间彼此珍重。

                                    .

                                    唉,上天给了我一幅好皮囊,却让我的世界化为寂静。我——天生聋哑。

                                    .

                                    自我记事起,父母和哥哥风耀就仿佛要弥补些什么一样,对待如掌上明珠般那样宠爱我。因为从小受到亲情的滋养,我的一生都保持着那份少女懵懂纯真,怀着乐观的心态度过了平稳安乐的一生。

                                    .

                                    对了,我的哥哥风耀,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他,比我年长八岁,样子呐,恍若降世的神祇般丰神俊朗,咱们村落里喜欢他的姑娘都能排成长长的队伍了。

                                    .

                                    他性格温润而稳重,平日里待我极好。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爱笑,而他的笑容和他的名字一样耀眼,仿佛能在世间溅起一片阳光,向生灵万物散漫暖融的温柔。

                                    .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渐渐有了成人的意识,却常常因为表达不出自己的想法而倍感苦恼。尽管村里的伙伴们没有因为我的残缺而耻笑我,反而对我多加关照,但我还是感觉很不自在,伙伴们每次喊我去跳方格子或者是打野兔时,我都扭头悄悄地跑开,然后窝在家里躲起来。

                                    .

                                    哥哥仿佛看懂了我的心思,尽管他很忙,每天都要为家里劈柴打水,但他还是抽出时间来陪我,耐心地教我唇语和手语,仿佛这是他天生的义务。

                                    .

                                    我也曾因为自己的聋哑而自暴自弃过,那时候,哥哥努力地用肢体语言跟我解释,我自出生起就听不到也说不出,家里人一开始还以为我得了什么顽疾。后来,特地请了大夫,当大夫都说这是天生的疾病时,家里人就放弃了为我的求医。

                                    .

                                    “你是白虎族特别的精灵,是我们的天使。不要自卑。”家里的人从我懂事起,就轮流开始教我唇语。那天,哥哥把我的手搭在他的唇上,慢慢地安慰我道。

                                    .

                                    来自家人的爱和包容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流淌而下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脸庞,我的肩膀因为哭泣而微微颤抖着,不争气的喉咙里却连呜咽的声音都发不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4-05 19:15
                                      02.云涌

                                      .

                                      .

                                      .

                                      .

                                      .

                                      雪国的天气是永冬,寒冷的天气让族人的农作常年歉收,也让山林里的野兽饥饿到去捕食族人。那天清晨我和哥哥漫步在村外的丛林,他试图教会我“光”的含义。

                                      .

                                      他用上了常用的教导方法,指着实物教我意思。因为他比我高出一大截,于是他弯下身子,眉眼弯弯地看着我笑,一只手朝上指向森林枝叶间缝隙抛洒而下的点点光斑,另外一只手把我的小手轻柔地搭在他的唇上。

                                      .

                                      我顺从地按照他的安排,放大自己的感官,用心地感受哥哥教导的事物——微凉的指尖传来哥哥嘴唇温润的触感,还有哥哥鼻翼下传来的微微吐息。随后,我看着哥哥翕动薄唇,有些夸张地缓慢地做出唇形——“光”。

                                      .

                                      光?

                                      .

                                      我费力地去弄懂他的意思。林间流动的微风与清脆的鸟鸣相和,视线所到之处皆是摇曳着的闪闪发亮的枝叶,还有面前满眼氤氲着温柔的哥哥——

                                      .

                                      这就是“光”的含义么?

                                      .

                                      也许失去了听力和语言能力的人,可以在别的方面比常人更加敏锐。当时,哥哥还在想方设法地教导我,而我的目光却透过一门心思放在教学上的哥哥,一下子注意到了那只趴在树丛后蠢蠢欲动的猛虎。

                                      .

                                      我的脸色大变,张了张口,想像正常人一样告诉哥哥危险的存在,却只能咿咿呀呀地吐出两个意味不明的音节。眼瞧着那只猛虎目露凶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慌忙扯着哥哥的衣袖让他离开。

                                      .

                                      疑惑的神色浮现在他脸庞。但哥哥毕竟是和我共同长大的人,对我的举动颇为熟悉,他很快就读懂了我的情绪巨变。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刹那间从温润如玉的哥哥变为剑拔弩张的战士,他极为警惕地回头,而那只猛虎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们扑了上来。

                                      .

                                      哥哥沉下脸,把我护在身后,然后提着拳头就朝那只野兽奔突而去。

                                      .

                                      而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哥哥竟然三两下就赤手空拳地制服了那只猛兽,他的身法从容不迫,出拳却招招致命,极度狠戾。

                                      .

                                      奄奄一息的猛虎躺在不远处的树丛喘着粗气,它望向我们的目光透着恐惧。看来是哥哥留了一手,没有要它的命,只是让它丧失攻击能力。

                                      .

                                      哥哥在那只倒地的野兽身边踱步,仔细的打量它,当确认它没法对我们造成威胁后,就拍拍身上搏斗时溅上的的泥尘,朝我转过身,脸上挂着让我安心的笑容,大步向我走来。

                                      .

                                      刚刚发生的殊死搏斗仿佛只是我的一个错觉,那个出手狠戾的战士消失不见了,朝我走来的是一个干干净净,温润如玉的少年,他,带着世间所有的耀眼而绚烂的光芒。

                                      .

                                      当哥哥来到我的面前时,我从口袋里掏出刚刚因为慌乱而来不及掏出的小本子,平时在家里,我就是通过写字的方式和亲人沟通。

                                      .

                                      “哥哥,我明白了!”我激动地在小本子上面写道,笔画因为写得太快而显得有些潦草,“你,就是‘光’!”一写完,我就立刻兴致勃勃地把小本子递给他看。

                                      .

                                      哥哥伸手接过我的小本子,当看完上面的内容后,他竟是爽朗地笑了起来,却也没有反驳我。整个人变得心情很好的样子,脸上因为刚刚战斗而带来的疲倦感也荡然无存。

                                      .

                                      怎么,我说得不对么?那时的我肯定是无比郁闷的。哥哥笑够了之后,就把纸笔还给我,却突然二话不说地把我打横抱了起来,就保持着“公主抱”的姿态一路抱到回到家。

                                      .

                                      哥哥的身上有着少年特有的淡淡的青草香味,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哥哥的胸膛,慢慢地睡着了。

                                      .

                                      回到家后,我拿着小本子追问哥哥他把我抱回家的缘由,他放下手中啃到一半的苹果,认认真真地给我写下答复。

                                      .

                                      “因为曦儿也是哥哥的光,像是晨曦那样温柔明媚,我得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4-05 19:17
                                        03.山燃
                                        .
                                        .
                                        .
                                        .
                                        哥哥徒手与猛虎搏斗的勇敢事迹很快从村子里传开来,很快大家都发现了,哥哥在习武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在保卫村庄的需求和大家对哥哥的欣赏鼓励下,哥哥极为刻苦地练习起武艺。
                                        .
                                        于是,每逢白虎族里有比武的大会,他总是最强的优胜者。哥哥是我们白虎族里最优秀的男儿,也是家里的骄傲。每当他夺得桂冠走下比武台时,我总是兴高采烈地捧着一大束芬芳扑鼻的三色堇去献给成为冠军的他。
                                        .
                                        战斗时冷酷无情的哥哥,当他面对我时,又会变成那个和蔼可亲的兄长。每年他作为优胜者接过我捧上的三色堇时,都会抬起手来揉揉我的雪白的长发,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道,“哥哥是不是很厉害?等着吧,明年也要曦儿给我献花!”
                                        .
                                        他说得很快,但是在这种特定的语境里我却看懂了他的意思。真替哥哥骄傲呐。我快乐极了,傻傻地笑起来,露出还没长全的牙齿,拨浪鼓般地点头。
                                        .
                                        时光飞逝,转眼间,哥哥已然成长为朝气蓬勃的青年人了,作为白虎族内最杰出的战士,他因为出类拔萃而被上头点名,主动应征进入雪皇讨伐冥王的部队。
                                        .
                                        听作为选拔官的元正长老说,哥哥不是一般的白虎族族人,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体内有着超乎常人的异能量。而这些异能量,能让他拥有组装机甲,在战场上横扫敌人的超能力。
                                        .
                                        唉,同样是白虎族族人,上天选中了哥哥,却没有青睐于我,我仅仅是个平凡的白虎族女孩罢了。我的心里因此滋生出一点点嫉妒,但这个有些肮脏的想法随着时光的流逝,不久就烟消云散。
                                        .
                                        那天大雪纷飞,雪花洋洋洒洒地飘舞着,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
                                        哥哥就要和村子里的青年们一起踏上参军的旅途了,我梳了好看的羊角辫,拉着父母的手前去为哥哥送行。那天哥哥不再身着村落里普遍的粗布旧衣,而是换上了一身干练的雪色简装。哥哥常常和我叨叨,参军报效祖国是他最大的梦想。
                                        .
                                        终于,让他等到了梦寐以求的这一天,他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哥哥身姿挺拔地和未来的战友围在一起说笑,浑身散发着青年特有的蓬勃朝气。
                                        .
                                        哥哥就要成为顶天立地的,驰骋沙场的男子汉了,我应该高兴才是,可鼻子就是忍不住发酸。时光怎么过得这么快?我还想哥哥继续教我识字,教我手语,陪我过琐碎平淡却安稳快乐的生活呢。
                                        .
                                        我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当众哭鼻子,可是内心不舍的情绪越发难以遏制。
                                        .
                                        我冲到哥哥身边,扯着他的衣角把他从伙伴身边扒拉出来。我知道这种做法是任性的,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朝哥哥使性子了。
                                        .
                                        哥哥看到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显然是心疼了,他和伙伴打了个暂时离开的手势,就乖乖地依着我回到了父母身边。
                                        .
                                        我舍不得哥哥,舍不得他踏上充满危险的战场,舍不得他面对传说中面目可憎的冥王,舍不得······
                                        .
                                        刹那间,我感觉非常委屈,默默哀叹自己不是身强力壮的好男儿,只是个瘦瘦小小的聋哑姑娘。
                                        .
                                        我抬头仰望眼前的哥哥,飘舞的雪花落在他银色的发梢,他仿佛是漫天飞絮中诗画里走出来的人儿。
                                        .
                                        面对耍性子的我,他耐心至极,眉眼舒展。寒冷的大雪里,他的眼眸仿佛燃烧着橘红色的篝火,萦绕着迷人的暖意。
                                        .
                                        他扶着我因为啜泣而颤抖的肩,缓缓蹲下身来,为我轻柔拭去眼角的湿漉漉的泪沫,收敛起即将出征而过分喜悦的心情,朝我温声道:“怎么了,我的好曦儿?是哥哥做错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
                                        不是,我只是舍不得哥哥。为了照顾我,哥哥说这句话时说得很慢很慢,让我看懂了他的唇语。
                                        .
                                        面对我的任性,哥哥他从来都是无条件的包容。我勉强止住如泉涌的泪水,摇了摇头,看着沐雪的哥哥,这个皎皎如霜的少年——
                                        .
                                        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如鹅毛飘落在我的心间,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
                                        .
                                        “好想变成雪啊,这样就可以落在哥哥肩上,陪着哥哥一起上战场了。”我在小本子上飞快地写完字,就把它递给哥哥。
                                        .
                                        因为写得太快,小本子上的铅字写得扭扭歪歪的,像是张牙舞爪的小怪兽。
                                        .
                                        哥哥捧起小本子看了看后,宠溺地笑起来。顺带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他接过我的铅笔,用清秀规整的字体在上面写道,“你啊,总是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倘若,彼时我披坚执锐呢?”
                                        .
                                        这样吗?看了哥哥的文字后,我情绪有些低落地垂下眼眸。可是,我还是想一路追随哥哥呢。
                                        .
                                        在咬着笔杆子极为认真地思考了片刻后,我从哥哥手中接过小本子,在上面簌簌地落笔:
                                        .
                                        “那也没关系的呀,我就能落在哥哥的盔甲上,为哥哥静载一路的月光。”
                                        .
                                        尽管依依不舍,但最后仍是含泪挥别。眺望哥哥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天际完全看不见。我年幼的心里泛起一股子酸涩。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4-05 19:20
                                          04.梦见

                                          .
                                          .

                                          .

                                          .

                                          .

                                          哥哥离开不久后,就修书回来,用洋溢着激动的文字告诉我们,他在最近的一场战争中立下显赫战功,从普通的士兵被越级晋升成中士。

                                          .

                                          看样子,他很适应军营里的生活,并且有着剿灭邪恶,匡扶正义的决心。因为末了,他在书信里的最后一句浓墨重彩地写着:

                                          .

                                          “为战而生,至死方休!”

                                          .

                                          力透纸背的八个字透着他的坚定信念。我揪紧了薄薄的纸张,我相信,哥哥一定能达成他的理想。

                                          .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后来战争越来越频繁,哥哥寄回来的信也越来越少。收到哥哥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已经是冥雪圣战过去后的很多年了。

                                          .

                                          信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应该是向冥界行军时,哥哥匆匆写下的。

                                          .

                                          “不破冥界终不还。勿念,保重。”

                                          .

                                          我默念着上面的字体,握着纸张的指尖忍不住地颤抖。

                                          .

                                          哥哥,圣战结束了啊。

                                          .

                                          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

                                          死亡——那个最坏的后果出现在脑海,我果断将之抛诸脑后。

                                          .

                                          不可能!哥哥在大小战争中屡次立下军功,是白虎族里威震四方的将军,还被军里的人称之为“战神”,他怎么可能会战死?

                                          .

                                          我把哥哥寄来的最后一张信纸规规整整地叠好,放到一个古朴精美的木匣子里面,同他之前寄来的信按日期顺序码得整整齐齐。

                                          .

                                          等到他回家的那一天,我要亲手把他寄来的信还给他,然后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他,我一直都有在等他回家。

                                          .

                                          时光飞逝,我从小女孩也成长为大姑娘。

                                          .

                                          时过境迁,但是我的信念始终没有改变。我每日都会在当年送别哥哥的路口守着,等待哥哥的身影出现在我熟悉的视线。但现实是残酷的,自从收到那封迟到的信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听到关于哥哥的音讯。

                                          .

                                          倒是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传言说,哥哥同征伐冥界的白虎族士兵一同葬身在冥界。

                                          .

                                          我对这些流言嗤之以鼻。我的哥哥,怎么会身死他乡?面对那些造谣哥哥的人,我就是外出采摘食物时碰见了,也不愿意看他们一眼。

                                          .

                                          “哥哥会回来的。”我怀揣着这样的信念,可是父母并不这样想,他们听信了流言。

                                          .

                                          所以,当有天爸妈想为哥哥立衣冠冢时,我拼命地制止住他们。

                                          .

                                          “哥哥会回来的。”我在小本子上用力地写下这几个大字,然后展示给爸妈看。

                                          .

                                          面对相信哥哥会生还的执拗的女儿,他们只能无奈地连连叹气。最后,不得不依了我,放弃给哥哥立衣冠冢的想法。

                                          .

                                          又是很多很多年过去了,我渐渐拥有了珍惜我的伴侣,还拥有了可爱的孩子,组建起了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

                                          .

                                          在不熟悉我的旁人看来,我幸福极了,就如同我的名字‘曦’一样,我的生活充满了崭新又温柔的无限希望。

                                          .

                                          他们还常常说,像我这种开心时就笑靥如花的姑娘,眼眸里仿佛盛满了璀璨星光。

                                          .

                                          但没人知道,我心里的那道‘光’是如此美丽。自哥哥为我击退猛虎的那一刻起,它就笼罩着我的身心,诠释着光明的力量,是生生不息的希望和如水般的温柔。

                                          .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同平时那般站在当年送别哥哥的路口,等待他回家的身影,可是极力眺望的我却在顷刻间倍感寒冷,下意识地裹紧衣服,却莫名地感到心口一疼。

                                          .

                                          也许是老了吧?眼前化为漆黑一片,我软软地倒向地面,却感到自己被人有力地托住。

                                          .

                                          我陷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来者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味。

                                          .

                                          是哥哥回来了吗?爱,像神奇的电流划过我的全身,我整个人都忽然有了精神。吃力地睁开眼,却是女儿焦急的脸庞映入眼帘。

                                          .

                                          刹那间我有些恍惚,以为自己看到了一面擦得透亮的镜子中豆蔻年华时的自己。因为女儿和我长得极为相像,有着我年轻时的如瀑雪发以及红鸽子石般的双眸。

                                          .

                                          她琉璃般干净的眼眸里透着不解,倒映出我呆愣的模样。

                                          .

                                          “妈妈,舅舅不会再回来了!”女儿心疼地抱住我,神色里却满是责备,“你还要我重复多少次?你每日守在这里,一站就是数个时辰,我会心疼的。”

                                          .

                                          我已经学习唇语数十年了,自然懂得她的意思。

                                          .

                                          于是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在上面一笔一划吃力地写着——

                                          .

                                          “他会回来的。他是【光】啊,真正的光明,不会陨落的。”

                                          .

                                          没有谁能阻挡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困住他。因为,再深的黑暗终究会被光明破除。我的哥哥,他是如阳光一样耀眼的少年。他不可能……

                                          .

                                          我颤颤巍巍地提笔,想如往日般告诉女儿,她的舅舅是万人敬仰的盖世英雄,是我此生最崇拜的人儿。

                                          .

                                          可是,忽然间,指尖的笔杆变得重若千钧。我呼吸一滞,喉咙发涩,眼前逐渐模糊······

                                          .

                                          我做了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

                                          梦里,时过境迁,我满头白发,哥哥却一如既往地年轻,他骑着银色的闪驰来到古老的村落前,摘下了猛虎展翼的头盔,望向我,目光里满是眷恋。

                                          .

                                          他眉目如当年,朝我笑道:“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4-05 19:22
                                            05.尾声
                                            .
                                            .
                                            .
                                            .
                                            我叫风耀,是圣界的将军,超兽战队中的一员,还是一名算不上称职的哥哥。
                                            .
                                            当我离开封印了我足足有十万年的玄冥黑洞,与超兽战士们共同击败鬼王后,就回到了我所属的第七平行宇宙。
                                            .
                                            回到第七平行宇宙的第一时间,我就日夜兼程地赶回了我的家乡,那个默默无闻却又满载少年回忆的村落。满腔的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匆忙赶路的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我的家人与我不同,他们只是平凡的白虎族族人,没有像我般拥有永恒轮回的能力。
                                            .
                                            时间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
                                            .
                                            当我开着虎啸闪驰回到了我记忆中的家乡时,却看不到熟悉的房屋和家人,那一刻我恍然醒悟。我回来得太晚了,已经过去整整十万年了——他们,都不在了。
                                            .
                                            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独袭上我的心头,刹那间,时过境迁的情景让我有些哽咽。
                                            .
                                            我在村落里来回踱步,村子里的人走过,他们都好奇地打量着我,十分纳闷地瞧着我这个“异乡人”。
                                            .
                                            不知不觉间,我就走到当年家人送别我的那个路口,今天骄阳似火,阳光撒遍雪白的苍茫大地。全然不像我与亲人道别时那个大雪纷飞的模样。
                                            .
                                            正惆怅着,却听到了身后传来银铃般的呼喊声,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
                                            “祖母说得是真的欸!战神哥哥,你终于回来啦?”
                                            .
                                            我转身,看到一个梳着羊角辫的银发小女孩朝我眨巴着她漂亮的红眸。她的肤色如冰雪般洁白,眉宇精致,给我浓浓的熟悉感。
                                            .
                                            小女孩甜甜地笑着,红玛瑙般的眼眸绚烂璀璨,里面仿佛盛满了这个世界的光芒。她蹦蹦跳跳地朝我跑来,犹如阳光下的精灵。
                                            .
                                            我刹那间失了神,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
                                            “曦儿?你是曦儿……”
                                            .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20-04-05 19:25
                                              05.尾声
                                              .
                                              .
                                              .
                                              .
                                              .
                                              我叫风耀,是圣界的将军,超兽战队中的一员,还是一名算不上称职的哥哥。
                                              .
                                              当我离开封印了我足足有十万年的玄冥黑洞,与超兽战士们共同击败鬼王后,就回到了我所属的第七平行宇宙。
                                              .
                                              回到第七平行宇宙的第一时间,我就日夜兼程地赶回了我的家乡,那个默默无闻却又满载少年回忆的村落。满腔的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匆忙赶路的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我的家人与我不同,他们只是平凡的白虎族族人,没有像我般拥有永恒轮回的能力。
                                              .
                                              时间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
                                              .
                                              当我开着虎啸闪驰回到了我记忆中的家乡时,却看不到熟悉的房屋和家人,那一刻我恍然醒悟。我回来得太晚了,已经过去整整十万年了——他们,都不在了。
                                              .
                                              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独袭上我的心头,刹那间,时过境迁的情景让我有些哽咽。
                                              .
                                              我在村落里来回踱步,村子里的人走过,他们都好奇地打量着我,十分纳闷地瞧着我这个“异乡人”。
                                              .
                                              不知不觉间,我就走到当年家人送别我的那个路口,今天骄阳似火,阳光撒遍雪白的苍茫大地。全然不像我与亲人道别时那个大雪纷飞的模样。
                                              .
                                              正惆怅着,却听到了身后传来银铃般的呼喊声,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
                                              “祖母说得是真的欸!战神哥哥,你终于回来啦?”
                                              .
                                              我转身,看到一个梳着羊角辫的银发小女孩朝我眨巴着她漂亮的红眸。她的肤色如冰雪般洁白,眉宇精致,给我浓浓的熟悉感。
                                              .
                                              小女孩甜甜地笑着,红玛瑙般的眼眸绚烂璀璨,里面仿佛盛满了这个世界的光芒。她蹦蹦跳跳地朝我跑来,犹如阳光下的精灵。
                                              .
                                              我刹那间失了神,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
                                              “曦儿?你是曦儿……”
                                              .
                                              .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20-04-05 19:25
                                                06.踏青

                                                .

                                                .

                                                .

                                                .

                                                “曦儿?你是曦儿……”

                                                .

                                                脱口而出的惊叫过后,我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个小女孩并非风曦。

                                                .

                                                妹妹身为一个白虎族普通的族人,又怎么可能会在十万年间保持容颜不变,继而恢复语言能力?

                                                .

                                                接着,我仔细回想起小女孩之前说的话——“祖母说得是真的诶!”

                                                .

                                                曦儿,似乎是她的祖母?

                                                .

                                                也对,若不是有血缘关系,她们眉眼间怎么可能如此相像?

                                                .

                                                当我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亲人时,小女孩已经跑跑跳跳地蹦到我的跟前,就抱住我的大腿不撒手,仰起头一脸崇拜地看着我,活像只小奶猫可爱。

                                                .

                                                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身为堂堂“战神”,我能够驰聘沙场,能够冲出重围,却无法拒绝一个小孩子的毫无杂念的拥抱。

                                                .

                                                “你能带“战神哥哥”去见你祖母么?”我轻声询问道,尽管我感觉曦儿还健在的希望很渺茫,但心里还是有割舍不下的眷念。

                                                .

                                                这个小女孩子像百灵鸟一样聪明机灵,她应允了我的话,用力地点点头。但随即,她又转了转眼珠子,向我大大咧咧地伸出手,俏皮道,“好哇,我给战神哥哥指路。但条件是——哥哥的抱抱!”

                                                .

                                                真是个可爱的捣蛋鬼,活脱脱就是曦儿小时候的模样,我宽容地笑笑。

                                                .

                                                转念一想,论辈分,我应该是……很老的一代了吧?我得感谢这个小姑娘,还愿意叫我这个容颜不变的“老年人”一声“战神哥哥”。

                                                .

                                                就像当年横抱起曦儿一样,我给这个和我有着悠久血缘关系的小姑娘来了个华丽的“公主抱”。小姑娘显得很高兴,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为我指路。

                                                .

                                                保持着“公主抱”的姿势,我们横穿了小小的村落。路过的村民都诧异地瞧着我和小姑娘,但是看到女孩子在我怀里一副得意洋洋的玩乐模样,又对比了我们之间相似的银发红眸外貌,确认我们之间相识后,撇了我们一眼,就不再打量我们,而是自顾自地干农活去了。

                                                .

                                                我平时不爱说话,今天却和小姑娘聊得格外投机。我告诉了她许多关于第七平行宇宙之外的事情,比如超兽战队的存在,再比如在打败鬼王的最终圣战时,我结识了从遥远时空来的黑豹族的少年,和他合体组成元正剑,给了鬼王致命一击。

                                                .

                                                小姑娘听得津津有味,待我彻底说完之后,她开始叽叽喳喳地给我讲关于曦儿的种种往事。

                                                .

                                                她每日在路口的等待与眺望;她悉心保存下来的我寄回家的信纸;面对谣言,对我生还的坚信……以及,她在逝世前,念叨着我的名字。

                                                .

                                                听完小姑娘的娓娓道来。仿佛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对我说道——“你来晚了。”

                                                .

                                                很快,我和小姑娘就来到了村子后面的墓园里。我放下了怀里的小姑娘,整理好衣襟。穿过座座墓碑时,心里最后一丝幻想就彻底破灭了,我的至亲们终究是不在人世了。

                                                .

                                                白虎族的人普遍长寿,所以墓碑并不多,很快我就走到了墓园的尽头,我看到了父母合葬的墓碑,便忍不住地叹息,朝他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

                                                小姑娘善解人意,她扯了扯我的衣袖,打断了我的愁绪,“别难过,因为你在前线的守护,他们都度过了安稳幸福的一生。”

                                                .

                                                她牵起我的手,小小的手掌溢满柔软芬芳,带领我去往墓园一个偏僻的角落,那里人迹罕至,却墓碑却整洁干净,看得出来常常有人悉心打扫。

                                                .

                                                大片的三色堇被悉心栽种在曦儿的墓碑旁边,我肃穆地注视这她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

                                                “我常常来这里给三色堇们浇水的!”小姑娘的话打破了沉重的氛围。她伸展伸展筋骨,悠悠地说道,语气里有邀功的意味,“祖母她生前最喜欢这种花了。她说,你也喜欢呐。”

                                                .

                                                是的,我喜欢三色堇。我还记得少年时,每逢我夺得比武比赛的胜利,曦儿都会为我献上漂亮的三色堇。这种花既耐寒又神秘精致,颇得我欢心。

                                                .

                                                阳光依旧耀眼温暖,今天,是为数不多的好天气。墓碑旁的三色堇们在阳光的沐浴下越发美丽。我走近几步,细看墓碑。

                                                .

                                                按照白虎族崇尚纯洁的传统,曦儿的墓碑纯净无暇,朴素简洁,没有过分的雕琢,没有繁琐的装饰。

                                                .

                                                只在墓碑的上方,按照她的个人意愿浮雕出了圣洁的太阳。碑的中正部位,镌刻着端正的字体,漆成耀眼的金色:

                                                .

                                                【光明的信徒在此长眠,尽管她的世界寂静无声,但是她路过的世界灿烂盛大。】

                                                .

                                                立下墓碑的人忠实地按照了风曦的遗志,碑上没有头衔,也没有名字,只有这一句墓志铭。她说,记着她的亲人会理解她的。

                                                .

                                                “我知道了,哥哥就是我的`光’!”

                                                .

                                                曦儿的无忌童言仿佛还在耳畔,当年我不过是把她的话当作玩笑,她却执拗地记着“光”的含义那么久,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

                                                .

                                                妹妹,你一定很相信我吧?相信我的生还,相信我们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

                                                如你所想,圣界没有输,我也没有输。我们得到了久违的和平。

                                                .

                                                可是曦儿,你答应过我的。每当我凯旋,你都会为我献上三色堇的……以往的你都是第一个来庆祝我的胜利的人。唯独这次,你却食言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0-04-05 19:41
                                                  .
                                                  也许是神灵听到我的心声,此刻微风掠过,涌起的三色堇紫色波浪簌簌作响。
                                                  .
                                                  我仿佛看到梳着羊角辫的曦儿赤着脚,一路小跑地朝我跑来,她捧着新鲜采摘下来的三色堇递到我的面前。然后满心欢喜地在小本子上提笔落字。
                                                  .
                                                  ——“哥哥,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
                                                  .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20-04-05 19:45
                                                    (全文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20-04-05 19:45


                                                      收起回复
                                                      45楼2020-04-06 11:45
                                                        下次记得艾特我呀


                                                        收起回复
                                                        46楼2020-04-06 11:45
                                                          姐妹是高中生还是大学生,文笔实在太好啦!


                                                          收起回复
                                                          48楼2020-04-06 12:00
                                                            感觉读过好多书


                                                            收起回复
                                                            49楼2020-04-06 12:01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