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63,546贴子:22,872,068

〖晒戏〗摘月:有子且勿喜,无子固勿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摘月第一次晒戏,内附招募
已经不记得贴吧吞了我们多少次了。一次耗时24小时以上的晒戏。


回复
1楼2020-04-12 19:47
    「寄语」
    摘月是一个新群,这一朝建立于四月三日,但群员们都非常给力,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产出了很多优秀的戏录,所以我们决定进行第一次正式晒戏。在变为宫廷背景之前,我们的戏主要在四个王府(上一朝背景下),是几个人的自娱自乐。也是希望打造出更为丰富的群,才决定转成宫群,之后逐步建立了更完整的制度。群员们的热情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也让管理组非常感恩。由这一次晒戏开始,让我们期待摘月越走越好。

    本次晒戏的题目是“有子且勿喜,无子固勿叹”,以宫中的母亲为主线,共晒出十一出戏(含一出独白)。这十一出戏里,有两位母亲失去孩子,一位“母亲”得到孩子;而这些变故之下,也隐藏着宫内天平的微妙变化。

    *在群内开戏的一周里,新秀的戏也非常优秀,但因为与本次主题无关且剧情仍在继续中,暂放到之后晒戏中。但我们又觉得新秀妹妹的戏很好看,于是放出几段独白微窥新秀群像。

    *这次还有群内定妃姐姐的戏没有放出来,还有默默为我们付出的管理春春和一直在主群陪我们聊天的几个好朋友~也在这里表示感谢。


    收起回复
    3楼2020-04-12 19:50
      「目录」
      1. 皇帝&皇后:“咱们这么多年,你办什么不好?”
      2. 皇帝&孙妃:“妾想向您毛遂自荐”
      3. 皇后&孙妃:“去问问你良妃姐姐”
      4. 孙妃&周嫔:“妾很……高兴”
      5. 皇帝&周嫔:“爷的意思,妾晓得了”
      6. 皇后&良妃:“大公主却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7. 良妃&陈美人:“陈姐儿有关于公主的高见要说么?”
      8. 皇帝&良妃:“我舍不得愈姐儿”
      9. 皇帝&皇后:“孙妹妹辛苦了,是什么意思?”
      10. 皇帝&孙妃:“你说吧,朕还有什么不能许你的”
      11. 周嫔独白:“风帽再给哥儿盖上些啊?”


      回复
      4楼2020-04-12 19:52
        虽说是几位母亲的故事,但仍需以帝后这一次谈话作为引子。皇帝心疼皇后,提出让良妃、孙妃协助,而皇后也非常识趣地表示认同,并劝说皇帝不要过于冷落来自西域的定妃。这出对话看似十分家常,但其实已体现出皇帝和皇后暗中对几个高位妃子的看法。虽说皇帝提了良妃孙妃二人,但在后来,皇帝也表现出对于孙妃的关照(因为孙妃没有获得封号);而让孙妃主持二皇子的百日宴,是否又有着什么暗示呢?这一出戏,也为之后的帝后吵架埋下伏笔。


        「第一出」皇帝&皇后:咱们这么多年,你办什么不好?


        时间:四月初一
        地点:乾清宫


        皇后-冯惠仪
        [皇帝回后殿时已在内等候,听见脚步声,起身去迎]陛下快歇歇吧。[二人在榻上落座,瞧见他疲惫的面容,登时一阵心疼,却也无法劝他少理朝政,只和声道]牛乳一直温着,妾叫他们呈上来吧,喝一盅补补神。


        皇帝-李怀德
        [对皇后笑一笑,两三步走进去,贴身的太监忙进来脱靴。原本腻味牛乳的腥热,这时回看皇后的脸色,于是默许,只说]快给朕来按一按,眼都花了。


        皇后-冯惠仪
        [祥儿聪慧,早在皇后落下话时,便悄悄退下端牛乳了,待皇后走到皇帝身后,一盅牛乳也呈到案前。两手力度适中地替他按着头上的穴位,一壁说了几句家常的闲话。见皇帝面色舒缓些了,才提起]周嫔那边,二哥儿也快百日了。前些日子宫里都忙着册封礼、选秀的事,倒没能顾上。如今秀女也开始学规矩了,这也是同陛下登基前后脚出来的孩子,宫里一共就两个皇子,妾想着,还是好好办一场。却也不用大宴,主要是图个热闹、吉祥,陛下觉得呢?


        皇帝-李怀德
        [若说周嫔的孩子不喜欢,却也不然。只是这个皇子来的意料之外,如今也没有太实在的感觉。此时一面摸着皇后的手,笑说]你说好就好。咱们这么多年,你办什么不好?


        皇后-冯惠仪
        [望向皇帝的眼神里不由蕴出温柔笑意]还是这么爱哄我开心。[不自觉也变换了称谓,倒有了几分旧日的温存模样]


        皇帝-李怀德
        不然去哄谁呢?[笑意一派轻松,向那婢女招了招手,将牛乳一饮而尽。与她体贴温存几句,只是如今身份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样闹她]这一阵你也辛苦,脸上都瘦了,好歹让云儿,容妹几个替你分担分担。


        皇后-冯惠仪
        [应下来,笑道]妾也是这么想的。她们二人在府里时就是能干的,这样一来,妾也能省下不少心。[如此便算敲定下来,但心头仍有思虑,柔声相询]定妃那边,陛下如今是怎么想的呢?


        皇帝-李怀德
        [哼笑了一声]她得了这个妃位,竟还能想旁的么?


        皇后-冯惠仪
        [有些无奈,眼前的皇帝倒与大哥儿的身影重叠起来,哄劝道]瞧陛下说的,哪至于同她置气呢。再而,那也是旧年的事了,妾瞧她这几年倒还算本分。


        皇帝-李怀德
        [皇后的话一向不多做反驳,更何况朝政繁忙,哪有心思放在定妃身上]你既这么说,便按着你的主意拿。[又带回前话]这回二哥儿的喜日子,让容儿去办吧。打三月起,朕怕她在宫里转不开面子。


        皇后-冯惠仪
        [皇帝提及孙妃后,不禁出了会儿神,因立在皇帝身后,是以并未被人察觉。未顺着孙妃封号一事说下去,而是微微笑道]是。孙妹妹一向是好的,此事交给她最为得宜。


        皇帝-李怀德
        若不是心疼你,哪愿意让别人办呢?从前到现在我都没有变过,只属意于你。[这时门外一阵匆匆而来的声音,还有马太监的低声斥骂,是为了不愿意打扰帝后此时的温存。与皇后相视一笑]我明日再来。[回正殿又批了几个折子,再问起皇后,说是已回坤宁宫了。又问马太监]如今几时了?[回话说还未到三更,沉默了一阵]去问问良妃,若是两个公主歇了,叫她过来伺候。朕想吃碗蒸蛋羹。[马太监应声而下。今夜由良妃侍奉着用了宵夜,伴驾而眠]


        回复
        5楼2020-04-12 19:54
          紧接着就是皇帝和孙妃的这一出。孙妃的明事理知情趣,和她遭受到的并不能算公平的待遇,唤起了皇帝的怜悯之心。


          「第二出」皇帝&孙妃:妾想向您毛遂自荐。


          时间:四月初二
          地点:翊坤宫


          妃-孙佳容
          [书笺抄录着前日送来那本诗集,往常惯用的簪花小楷在末页亦少去几星柔美,偏往行书的架势上靠拢。至最末一个字落下,已是洋洋洒洒几页墨迹,立时揉着僵酸细腕,揭来细品,也不忘在皇帝眼前展露一圈]您瞧瞧,妾的字有多少长进,总该不至歪扭无章了吧?


          皇帝-李怀德
          [哈哈一笑]给你找几位名师品鉴品鉴,看你如何得意的起来。[接过她那页细看,倒是有些男子风派,因而赞了一句“倒是与寻常女子不同”,惹得孙妃眼角带笑]如今皇后忙的抹不开身,你倒是很有闲心,朕以为怎么也要过了五月,才能见到你一撇半墨。


          妃-孙佳容
          [这话使孙妃夸下的“海口”就有挂不住的意思了,没来及在皇帝接去前遮着字,轻轻发了一声啊(四声)]陛下是在难为妾呢,练字本讲究修身养性、静心戒躁,要和名师大家比,妾这三脚猫不得羞得无地自容了。[缓步挪去皇帝身后,两掌适时贴去颈后,为人松筋捏骨]这话儿本不该由妾提的,但妾知道近段时日娘娘定忙得焦头烂额。妾原应尽侍奉娘娘的本责,故而……也想向您毛遂自荐啦?


          皇帝-李怀德
          [看她半带慌张的样子十分受用,在她按摩时索性把脚翘在宽凳上,此举皇帝做来十足放肆]嗯,我看皇后也是这个意思。[跟她开起玩笑]若有做的不好的,只管找朕撑腰。


          妃-孙佳容
          [这回倒始料不及]娘娘也这般想的么?[孙妃揉捏肩肉的几指在这会儿有一瞬的停,仅是去脑里想上一想,便继续着动作了]妾年岁较良妃、定妃要轻些,历事也少,承蒙您和娘娘抬举,妾会好好做的。[由后探出一个脑袋,正巧露在皇帝头前,眨着眼睛笑说]您处理政务已够劳累,借妾十个胆子,也不敢烦您呀。妾会和娘娘多讨教,一能学些东西,二也能为您、为娘娘分忧。


          皇帝-李怀德
          [正巧对上孙妃一双妙目]良妃是一向贴心皇后的,只是她膝下还有两个女儿,怕不好让皇后多劳烦她吧。[又笑]你紧张什么,办几个差事而已。还怕朕照顾不来一位孙妃娘娘不成?


          妃-孙佳容
          [立好身后仍旧续着松肩,眉目神色沉下半分,听来仅是随口一提的话儿,孙妃却不由得多想了:皇后要她协助,是为着她没个儿女么?张口时还是一贯轻巧的口吻]妾紧张什么。妾要不有能办好几桩事儿的自信,哪会与您毛遂自荐,您和娘娘就放心好啦,妾可是孙……[“家的女儿”卡去嗓里,换了另一个词]佳容呀。[弯下身子又替人捶着小腿]但在陛下照顾妾之前,今日先让妾将您伺候舒坦了吧。这力道还合适吗?


          皇帝-李怀德
          [怜爱的顺着她的乌发]让底下人锤不行么?仔细腰疼。


          妃-孙佳容
          [极快地接上]不行。[这话儿续的太快,孙妃心头不紧也陡然地吃了一惊,神色还是淡淡的,只是不声不响间,头已然悄悄的贴上皇帝腿面,语气带着点点娇意]万一底下人笨手粗脚,弄疼了您怎么办?妾是不愿您有一丁点不开心的,左思右想,也只好自己来了。


          皇帝-李怀德
          [心下微叹一口气,任由孙妃侍奉。打翊坤宫离去后,夜间不忘吩咐一句]往日朕用惯的那个玉锤,送翊坤宫去吧。


          回复
          7楼2020-04-12 20:07
            背后的潜台词逐渐提上明面,皇后对孙妃的微含讽刺,和孙妃为了孩子多少有的那么一些不管不顾的意思,慢慢表现了出来。







            回复
            10楼2020-04-12 20:28
              无论如何,周嫔是这次事件最可怜的人。实际到此时来看,孩子的送养还并未成定局。只是在周嫔来看,如论成与不成都是她无可反驳的事了。


              「第四出」孙妃&周嫔:妾很……高兴


              时间:四月初四
              地点:延祺宫


              妃-孙佳容
              孙妃落轿后未径直去寻周嫔,在请人往周嫔那儿知会声后,率先问的是乳娘及二哥儿何在。善娘提着红绸盖上的小竹篓,被风吹开一角时,依稀可辨出内头装着婴儿棉袜、围兜、床垫、枕巾等贴身用物。


              嫔-周春頫
              [周嫔正对着儿子摇拨浪鼓顽,听到孙妃来时,下意识地想教宫女儿把孙妃主仆迎至另一间暖阁里,看着哥儿,沉默了一瞬,说]请孙妃娘娘进来吧。[门帘被撩开,就看见周嫔从摇篮一侧的绣凳上起身作礼。]


              妃-孙佳容
              自帘前穿进后,目光仅仅在周嫔屈礼的身上停约一秒,就往二哥儿那去了。接来拨浪鼓在他耳侧摇了摇,听着小鼓敲动的声响,有一会子才说:本宫带了些使得着的婴童用物,你瞧瞧哪些合适,留下来吧。善娘自然掀去红布,承去周嫔跟前,尔后才听孙妃道:按理说百日宴既已交由本宫,无需过问你的看法。但本宫怜惜你生育二哥儿苦劳,特来问你的意思,除去沿袭的旧例,无论宴上摆设器具,或是饮食歌舞,你想添些什么呢?


              嫔-周春頫
              [自洗三、满月以来,从未有别的妃嫔来插手二哥儿的事,而不论仪式有多仓促、简单,都没有像周嫔此时被孙妃问起时的狼狈。目光定在孙妃婢女挎着着的篮子上,其实什么也看不进眼里,木木地温顺地垂头淡笑说]娘娘备着的自然都是好的,等过几天就让乳母给哥儿用上。[让身旁的乳母从善娘手里接过那一满满当当的竹篮,自家上前半步,眼光停在儿子滴溜的眼睛上,说]娘娘来办百日已是给我们母子极大的脸面了,妾没什么想要再添置的东西,只是不折腾二哥儿就好。


              妃-孙佳容
              周嫔近前来也不见孙妃移开过一缕目光,还是在摇着鼓逗小人笑:二哥儿身份贵重,自然要给全脸面,折腾又是从何说起呢?轻轻笑了一下,看不出有无动气:那是由本宫做这个主了,你且放心便是,虽然二哥儿与大哥儿还是不好比的,到底与陛下连着血脉,谁也不可怠慢。孙妃再教善娘去和乳母交接一遍篮里东西,检查清楚仔细了,适才匀目周嫔:忘了问你,这段时日二哥儿养在你这儿,都还好么?


              嫔-周春頫
              [周嫔实在不知道要摆出什么神情,才能叫自家与孙妃皆大欢喜。指握上摇篮边沿,才有回孙妃话的勇气,看着儿子淡淡笑说。]二哥儿能吃能睡,听乳母说是她见过最康健的孩子了。[低声说]娘娘不必这样对妾,哥儿若养在娘娘膝下,妾很……高兴。


              妃-孙佳容
              避开指甲边缘尖锐,葱尖稍勾刮了小儿软鼻,神情很淡的:是啊,康健顺遂,能吃能睡也是福气了。后话钻耳才闪过诧色,显然是有被这几语吓怔,不无讶异:陛下还未下旨,怎就如此说了呢?大姐儿二姐儿那会都养在良妃膝下,本宫又怎舍得看着二哥儿离了娘。眼风微微错开,冲查验完的篮筐看上一眼:无论陛下如何定二哥儿去处,都是为了他的好啊,是吗。


              嫔-周春頫
              [因此时周嫔心里几乎已笃定,这时听起孙妃的话不免觉得有几分虚伪,闭了闭眼]您是顶好的人,二哥儿有福。


              妃-孙佳容
              掖好襁褓被角,指腹摹过孩儿五官脸廓,旁的话再没留一句,立身向外走。帘前停了几息,待善娘与乳娘交代诸同“费心看顾二哥儿一类的话儿”,再启程入轿。晚间有向善娘道:身为母亲,谁又愿意骨肉分离呢,可惜她只是周嫔啊。府里原都是侍妾,若换了定妃,不就不一样了?善娘只笑,也不说别的了。


              嫔-周春頫
              [孙妃施施然离开过后,周嫔啐了一口]从前不觉得,现在看孙妃只觉得惺惺作态。你听听,什么叫二哥儿养在我这儿,怎么,是我为她生了回孩子么!云儿,我恨……恨呐。[躬身抱起儿子,搂在怀里好一会儿。]


              这一出最后周姐姐说“怎么,是我为她生了回孩子么!”,那种恨意跃然纸上。孙妃要了周嫔的孩子,但似乎架子不小,周嫔心中的怨,也是理所当然了。


              回复
              11楼2020-04-12 20:28





                回复
                14楼2020-04-12 20:33
                  与此同时,良妃处也有故事。良妃的两个女儿皆由她自己抚养到现在,但宫内有规定,满三岁的孩子要送去育儿所。良妃自然是不愿的,但长期在帝后面前和顺的她,能做些什么呢……


                  4.5皇后&良妃:大公主却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时间:四月初五
                  地点:坤宁宫


                  良妃-沈云
                  [这头才落座,椅袱上的流苏还在打晃,大公主已经欢快地一墩,甜甜冲皇后道]愈姐儿给母后请安,方才那副绣面,是儿臣亲自绣的,才不是良娘娘的手笔呢[自温柔一笑]别缠着让人看你那绣活了,瞧嬷嬷还抱着南哥儿,等你让贤给皇后娘娘看一眼呢[养娘在旁抱着二公主,忙说不敢,二公主见机嚷着要下来,跌跌撞撞地去牵大姐的手]


                  皇后-冯惠仪
                  [含笑端坐,听大公主稚气十足地说完一番话,殿内主仆皆被逗乐了。哄道]好,母后知道了。愈姐儿真厉害,都能绣帕面了。[顺手褪下腕上的翡翠玉镯,递给大公主]这是母后给愈姐儿的奖励。[又见二公主去找大姐,也被触动柔肠,因自身没有孩子,一时越看越喜欢。同良妃相视一笑,很家常的一句]虽是女孩,这两个也有得闹你了。


                  良妃-沈云
                  [听完自惭笑道]她那绣的拿不出手,姐姐不必割爱……[大公主听完顿时不依,却也不是十分有底气,素来爱这些翡翠珠玉,只是碍于良妃教导,不曾宣之于口,看了一眼良妃,暼一目皇后,抿唇扑哧一乐,使玉镯滑进腕口,牵裙行礼如仪,尤自撒娇耍宝]母后真好,那等儿臣有了新的成品,照样拿来给您看~[良妃婉约淡笑,瞧着她拉起二公主手,步步引到皇后跟前]愈姐儿虽然痴些,却懂得照顾妹妹,还算好……[说到此处清幽一叹,目光落到大公主发心的绒花,犹豫着止话]


                  皇后-冯惠仪
                  [自然察觉到良妃的神色,然而不便多言,只是微微一笑。两小儿立在身前,挨个抚了抚发端,说了几句夸耀的话,又让祥儿递来早备好的金瓜子赏给二公主。这才回了良妃先前的话]大公主如今也七岁了,是懂事的年纪了。


                  良妃-沈云
                  [微微含笑对愈]说你懂事,还不领了瓜子儿到东间磕去[大公主忘性大,乐呵谢完恩,养娘一手牵一个地退到帘外,温煦说完前篇]我倒希望她长得慢些,冯姐姐,道理说皇子女到了三岁都要送去所里,两个丫头却是我看着长大的,这……[言辞中不免有盼]姐姐有听爷说起什么么?


                  皇后-冯惠仪
                  [视线追随两人至帘外,良妃于意料之中开了话头,便将目光缓缓移回她面上,仍含着先前的温柔神色。微有一叹]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不说愈姐儿,只看老二现在还缠你缠得什么似的。只是,[迎上良妃含盼的双目,轻轻摇了摇头]陛下初登大宝,正是要立规矩的紧要时候。论起来,愈姐儿又是最长的孩子…陛下尚未同我提过别的意思。


                  良妃-沈云
                  [跟着一叹]立规矩正门风,我没有不应的,只是南哥儿还这般小,愈姐儿性子跳脱……[说着拿帕矜点眼角,动情不止]前日不知从哪听来有这么一桩规矩,拿它来问我,我竟不知如何回她。


                  皇后-冯惠仪
                  [未有松口,只是如往日在府中一样,拍了拍良妃的手背]便是进了所,也得叫她时时给母妃请安呢。何况入所学本事,即便是天家的女儿,于她们也是好事。[另有一句宽慰]现下育儿所还未收拾好,愈姐儿懂事,你同她慢慢地讲,待进去了见着玩伴,便再没有不好了。


                  良妃-沈云
                  [淡淡拧起眉心]愈姐儿的脾气,我也是担心的……[慨然收了情绪]姐姐能在此事上所做十分有限,我都明白,我为人母的一点私心,今日也请姐姐海涵了[此后不再多说,大公主适时撩开珠帘,进来告了二公主一状,也不过是她打翻半碟瓜子的小事,唯一可提的,便是她狐疑看过沈氏,奇然道]母妃眼角为何有泪痕,是被人欺负了么?[引得大家伙不禁齐笑,大公主却觉得没什么好笑的,想起前几日听了却没上心的几句私语,面色骤然一冷]


                  回复
                  15楼2020-04-12 20:34
                    「第七出」良妃&陈美人:陈姐儿有关于公主的高见要说么?


                    时间:四月初六
                    地点: 永宁宫


                    美人-陈观意
                    [一路行至永宁宫外,纵是天气不多热,额前还是难免沁出一层细汗,自有瑞珠上前用细软帕子替她一点点拭去汗珠,顺势又理整了一顿衣摆,适才上前问道]娘娘此刻得闲么?


                    良妃-沈云
                    [莲雾将陈氏一路引进主殿,两个宫女跟着在身后进来,手捧花果置放在通风处弄香,沈氏靠在炕桌边用樱桃,见之则笑]是个有口福的,快来坐


                    美人-陈观意
                    [一路随着人往里进,期间陈美人一直没有抬头四处去看,反而是规规矩矩地盯着眼前路走,任人替自家挑开帘子往里入,是有微微一笑对人]您一向都是这样的宽宥随和,[仍是全了礼,才依言上前去,不着痕迹地打量过一遭]妾先前还担心这个时候会扰您午眠了,这会看来,您精神正好呢。


                    良妃-沈云
                    [和色一笑]怎么会,陈姐儿不必太过拘礼,外面日头正大,虽说不比夏里,一路来也难过吧?


                    美人-陈观意
                    [因道]刚出门还觉着凉快的很,过来时也一路紧着阴凉地界走的,倒也不太热,不想到了这才发觉出了些汗,不过到底也是不妨事的。[左右不见两位公主,是以出声有此一句]这会公主不在,娘娘倒还可以清闲一会了。


                    良妃-沈云
                    [和气一笑]嗯,左右还没开始供冰,需自己调理自己呢[接茶缓过甜味,莲雾听罢后话,给陈氏递上银签快嘴说道]主儿有所不知,新送来的樱桃大公主要亲自拿糖渍了吃,正在小厨房忙活呢,这不二公主也跟去开开眼[经这么一提倒想起旁的来]她也去够久了,凭多少樱桃果子都该渍完了,莲雾,去把公主们叫回来


                    美人-陈观意
                    [轻轻点头应道]正是这样呢,再者不当正午时往外出,而是待在屋里,现下的气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也不多客套,顺势接过莲雾递来的银签,挑起一个送进嘴里,待慢慢咽下后,斟酌着开口]公主眼瞧着一日日大了,娘娘可有什么打算了么


                    良妃-沈云
                    [先前还能当陈氏是无心多嘴,如今饶是沈氏,也难免笑散了些]哦?陈姐儿今日来,竟是有相关公主的高见要说么


                    美人-陈观意
                    [握银签的手微顿了下,轻轻放在盘边,尔后慢慢收回手,两手放在膝前交叠起来,摇摇头]妾不敢,是妾僭越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话)了。


                    良妃-沈云
                    [并无心思问陈氏为何说些前言不着后调的话,拿过帕子擦手,一面淡淡叹气]我知道你不是有心,只是连我都不好败坏规矩,姐儿这样提起,反像我们在谋算什么,难免对自己不好,你说呢


                    美人-陈观意
                    [十分轻柔地应下]您说的是,是妾此次考虑不周到、说话不经心了。[而后向她请辞,直至回了钟粹,仍是满脸的凝重神色,才有宝珠上前来迎:娘子何必要去这一趟呢?又落不着什么好…瑞珠还没来得及止住她的话,陈美人已摆摆手]总该是让她们烦恼的,又与我有什么相干呢?[抛下这样一句,顾自进了里间。]


                    良妃-沈云
                    [合眼说去吧,陈氏将别之际莲雾适时进来,打头神色便不好,身后大公主身穿杏红璎珞罗,目不斜视地跟陈氏擦肩而过,直奔里屋,几个随侍见到陈美人自有打礼问安,论起陈氏,大公主也由良妃引导着喊过一声姨,今日这般无礼实为少数,然大公主步履匆忙,随着门扉掩下,屋外但闻得一声:母妃!为什么有人告诉我……]


                    回复
                    18楼2020-04-12 20:38





                      回复
                      20楼2020-04-12 20:41
                        这一出是矛盾的最终爆发。皇后没能在皇帝面前维护起执掌大局的样子,皇帝自认自己依旧是一碗水端平,自欺地不愿承认自己的一点私心,感到威胁的皇后一句“孙妹妹辛苦了”,将皇帝的私心摊开出来……二人各有各的思量,这其中的隔阂有办法消解吗?


                        「第九出」皇帝&皇后:孙妹妹辛苦了


                        时间:四月十五
                        地点:坤宁宫


                        皇后-冯惠仪
                        皇帝来前,皇后正巧召了教习女官相询。四位秀女近日的表现,教习都记在心里,是以皇后问时,教习由礼数规矩、德行、才情、态度等方面一一作答,并拣了几件她所目睹的事讲与皇后知道。待教习退下,已是近两个时辰过去。皇后沉吟半晌,方草拟出一份旨意来,这厢才搁下,便听得侍儿禀报。迎进后将册封旨意呈与皇帝,笑道:陛下来得巧,妾也是方才拟罢。福姑正预备伺候皇后洗漱更衣,踏进时见到皇帝,便踌躇了一刻。皇后见到,示意她且过来,是以皇帝看折子时,皇后绕进屏风略作洗漱,出来时已是晚间的素净模样。


                        皇帝-李怀德
                        [这手看毕皇后拟的册封旨意,那厢皇后已卸了钗环,与皇帝一身闲袍相对,好似寻常富贵人家]愈姐儿最近会使脾气了,还存心不想让朕看出来,小小一个丫头,还能有朕看不懂的?


                        皇后-冯惠仪
                        皇帝这样一说,便忆起先时在良妃处所见,笑道:正是人小鬼大的年纪,愈姐儿又是个机灵的。也是喜欢她父皇,才在陛下面前耍娇。


                        皇帝-李怀德
                        [轻轻看一眼皇后,示意她在身边坐下]朕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怕是不愿意离开她娘吧。这几日我看云儿神色带愁,怕她心里也不好受。在宫中已安置了快有半年,按理说,该让愈姐儿她们……[叹了口气]就是大哥儿,你天天见他倒无妨,夜间也是要宿在毓庆宫了。




                        皇后-冯惠仪
                        于大哥儿,虽非亲生母子,皇后多年用心养育,也与亲生一般无二。当日良妃的苦楚亦触动皇后的心思,只是有些话良妃说得,皇后却说不得,因而只好屡屡压下思绪。此时皇帝提起,叫皇后不禁有些怅惘,微微有叹:咱们虽身份尊贵些,但天底下为人父母的心皆是一般无二的。一日见不着孩子,便觉着心里头空落落的……坐在皇帝身旁,轻轻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只是这两年也正是紧要时候。妾也只能多宽慰着沈妹妹,现下虽不好受,但也不过是一时的事。愈姐儿活泼懂礼,适应得也快,之后便好了。


                        皇帝-李怀德
                        [朝皇后露出一个真情的笑。眼里闪过那日良妃的眼泪,口中却提了另一件事]二哥儿,朕想抱去给佳容养着。


                        皇后-冯惠仪
                        许是还在先前的情绪里,皇后此时兴致并不高,面色有些淡淡的:孙妹妹不容易,她近年也辛苦了,这都是应当的。孙妹妹一向周到体贴,定能将二哥儿照顾的好。未免有一问:周嫔那里,可要妾去说?


                        皇帝-李怀德
                        [看向皇后,眼神里是闪烁着许多诧异。意料之内的对周嫔的体贴没有听到,甚至皇帝心里可能隐隐期盼皇后出言劝说]你竟也不问问朕为什么?[皱眉]你跟朕说,孙妹妹辛苦了,是什么意思?[此刻气血有些向脸上涌去,皇后这话,是说自己一片心,全为了给孙妃找孩子?四月初十到周嫔那处,并不是为了施恩,其间种种缘由,皇后竟全不明白,甚至连问都不多问一句:这是把从前王府之中,处处端平的皇帝,忘了干净么?心里溢出浓浓一股失望,千言万语仿佛在喉咙中,却是言语不能了]


                        皇后-冯惠仪
                        近日皇帝对孙妃的体贴迁就,皇后都看在眼里。皇帝惦记着孙妃无封号受了委屈,也叫皇后不由暗想,皇帝是否心底怪她压了孙妃的封号呢?可孙氏背景本身复杂,又有寿王出任岭南一事在先,皇后自认是没有半点私心的;唯有先前召孙妃来时,拿良妃暗刺孙妃一句,也已叫皇后心生悔意。自皇帝首次同她称“朕”时,皇后便明白,如今的皇帝与先前的大皇子、敬王爷有所不同,这在入宫的近半年内也有所印证。但帝后于面上仍是往常的伉俪情深,是以皇帝的这一番怒火,实在皇后意料之外。若非在御前,皇后几乎要冷笑起来——莫非于此事上,皇帝尚容她置喙?一句“孙妹妹辛苦了”,竟激得他质问她至此!皇后此时偏头与皇帝的视线对上,二人正于榻上并坐,甚而两人的手仍挨着,皇帝却如此令人陌生。方才要说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倏尔有些心灰,别过脸去,垂下眼眉:妾与陛下多年夫妻,还能不懂您的意思么?周嫔身份低了些,孙妹妹这些年于宫中府中多有功劳,身份人品都当得,陛下的决定,妾都明白,妾能做的只是替陛下分忧。


                        皇帝-李怀德
                        [看皇后此情此景,心里不由又添上一次悔意。既然皇后执掌六宫,几无疏漏,又何苦受自己这份疑心。可是,此时在身边的皇后仿佛非当年那个,红妆十里,温柔体贴的皇子妃。她心里认定皇帝是有失偏颇,却又要蛮不讲理的皇帝,于是才促成了她这回顺从、恭敬的回话。她是什么时候也学会对朕撒谎的?皇帝想起此处,又想起愈姐儿那样疏漏的掩藏,说不出的可爱,可是也让皇帝感到了难言的孤寡。将视线微微向皇后反方向一偏,冷笑道]好啊!既然皇后由此共识,朕心甚慰。着人去延祺宫,把二哥儿抱到翊坤宫来养,以后孙妃娘娘就是二殿下的养母。[马太监脸色灰暗,且不说帝后吵架,打成婚来还是头一回;二皇子如今刚过百日,难免受不住这样的折腾,却不敢不奉命行事。又添]即刻就去![返回面对皇后,皇帝满面冷漠,好像又带着亲热如旧的笑,但不知道这笑是对着皇后的,还是那些凌厉已被孤独磨去了一些,站立起身,已是要走的样子]方才拟的那份新秀诸事的帖子很好,就按皇后说的意思办。


                        皇后-冯惠仪
                        皇帝的话甫一说出口,皇后的脸几乎瞬间沉了下来,望向皇帝的眼神复杂难言。纵使先前吵架,也未料得皇帝会明晃晃踩皇后的脸面,藏在袖下的双手已开始微微颤抖,只觉耻辱。皇后亦不再看皇帝,只盯着下面战战兢兢的马太监,直至皇帝又喝一声,马太监眼见要退出殿外,这才声音发涩地叫了一声:……回来!这一壁是为二皇子,一壁是为皇后在宫中的脸面,总之皇后不得不在这局赌气中稍向皇帝认输。皇后的声不似往日的温煦,甚而略显游移:明早再去罢。二皇子年岁小,夜里怕受凉。闭一下眼,虽知皇帝不会反驳,仍是等皇帝发话后才对马太监道:下去吧!而后殿内静默一瞬,对皇帝行礼,口称恭送。


                        皇帝-李怀德
                        [皇后这些话自然不会反驳,在帝王之道上,今日对皇后的驳斥,确实是过于了。目光往皇后身上转了几回,如今也趋于平静]是朕言过了。皇后今日辛苦,明日宣几个太医,开几味安神茶喝吧。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子。[把手往起一抬,口称不必相送,也不见回转相望,就这样离去了]


                        皇后-冯惠仪
                        帝后二人争辩时,殿内宫人为避锋芒,已悄悄退下。皇帝走后,几个随侍的宫人方无声无息地走进来,亦不敢与皇后说话。祥儿如以往般伺候皇后上榻,替皇后清洗妆面,见皇后面色疲惫,不禁眼眶一红,唤了声:娘娘……皇后一时嗓子不能言语,只拍了拍她的手。夜里皇后辗转难眠,思及自己十几年来的种种操劳,自大婚至沈氏入府,乃至定妃和孙妃,于无声中轻问:我不是个好妻子、好皇后么?我该做什么呢?又是惘然,又是委屈,兼有一份傲气,于这样的纷杂思绪中,终于睡去。
                        次日起身,除面色有些憔悴,皇后并不见太多异样。取来昨日草拟的旨意,端正誊上,由司宝女官盖上凤玺,发放六宫:四秀女中,孟氏、王氏册嫔,居永和宫、毓德宫;赵氏、吴氏册美人,居景仁宫、启祥宫,即日搬迁。


                        皇帝-李怀德
                        [翌日清早朝前,看马太监的神色有些欲言又止。那边马上回话:“坤宁宫今日如旧起早,刚颁了昨日您许下的旨意,如今已晓喻六宫了。”至此心中思量一二,回说知道。另派了一个小黄门往周嫔宫中去,只说:皇爷知道周娘子的委屈,下次晋封之时,必封贵嫔。再有子嗣,无论是男是女,只准娘子抚养。夜间便点了孟氏伺候


                        回复
                        21楼2020-04-12 20:42
                          孙妃拿了孩子后依旧有些得寸进尺,皇帝其实察觉到孙妃的咄咄逼人与隐瞒,却不愿意放下面子在这条路上回头。


                          「第十出」皇帝&孙妃:你说吧,朕还有什么不能许你的。


                          时间:四月二十
                          地点:翊坤宫


                          皇帝-李怀德
                          [二皇子被抱来翊坤宫已有几日,这几日中没有见皇后,也没有见周氏,甚至连孩子的话也没有多问。虽然阖宫中都不太懂这回皇帝的飘摇,御前的人却是心中有数:上回帝后那次争吵,戳中了皇帝的自尊。于孙妃,不费什么力气就得了一个孩子,如今皇帝头一个去的,竟也是孙妃这里]
                          [由孙妃引着,皇帝正摸着二皇子的额头,到底皇帝第一次抱这个孩子是在延祺宫里,兴致实在不高,只淡淡的问了一句]抱来的仓促,倒是不闹吧?


                          妃-孙佳容
                          孙妃并未与皇帝提起二哥儿刚来的那一日,许是因换了个环境不大适应,或是迁宫有些颠簸折腾,睡着的时候不见端倪,醒了便哭嚎吵闹,喂进去的奶水也吐了大半。是以孙妃没直接答皇帝的话儿:自二哥儿来了翊坤宫,妾每日过得可有意思。一想到睁开眼睛就能来陪他逗乐,不会觉得闲暇无趣了。床头拿了一只拨浪鼓一只虎头娃,尽交到皇帝手里:二哥儿想您抱抱他,陪陪他玩呢。


                          皇帝-李怀德
                          [很给孙妃面子的笑两声]哥儿是要活泼些,喜欢玩乐好,不像朕两个女儿,这几个月只是会笑。[意兴阑珊的晃了晃那拨浪鼓,并不想在孩子身上再起话头]周嫔若是想见这个孩子,也不要任性拒绝,到底她是孩子的生母,该见还是要见。只是朕不愿意哥儿过于沉浸于亲情之中,周嫔如果不懂这个道理,你自己拿捏。


                          妃-孙佳容
                          耷下眼睛瘪过嘴巴,神色里有丁点委屈:原来妾在您心里,竟是任性胡闹的样子么。这神态并没在孙妃脸上停留多久,很快又因二哥儿的那声笑,跟着乐呵了。逗他一会儿后才道:说到这个,妾原是有个恩典想问您的意思,求您赏了的。但您这样说了,妾有些不知道这话是该提还是不该了……


                          皇帝-李怀德
                          [这厢已叫人把二殿下带下去]你说吧,朕还有什么不能许你的。


                          妃-孙佳容
                          目光追着二哥儿的方向,待殿门关上了,把皇帝牵去榻上坐着,讨好的捶着肩膀:不是许妾,是许周嫔。妾想着,她与二哥儿毕竟血浓于水,怀胎十月又亲养百日,如今二哥儿养于翊坤,必然是舍不得的。妾没养育孩子的经验,或许也怕妾照料不周。是以周嫔来得勤些,二哥儿尚不知事,妾觉得无甚大碍。停了一阵子,试探着再问:可延祺宫距翊坤脚程太远,不妨请周嫔搬个宫室?不必要在妾这儿,周围临近的几个都很合宜。像是忘了什么的又补一句:您别误会,不是周嫔要妾说这些的……


                          皇帝-李怀德
                          [听至此,眉头稍疏]朕之前也有担心:周嫔是潜邸旧人,不好叫她跟几个新秀住在一起。要搬就把长春或是储秀宫开了,让她自己选吧。若是住惯了不嫌远,也不好强让她搬的。[这一次皇帝又可怜起那天周嫔的不舍,思量或许周嫔不愿意看见二皇子跟孙妃亲近的样子。因而半揽着孙妃,对她有一问]就不怕血浓于水,孩子不亲你了?


                          妃-孙佳容
                          笑了一下:那妾依例禀过皇后娘娘,再去遣人看周嫔的意思,到时候周嫔知晓了,也会感激您的恩德呢。妾先替周嫔谢谢您啦。有模有样地去人跟前折腰屈膝承上一礼,面上很真心实意,自个儿起身又沏出一盏尚温热的茶,吹了吹才递上去:陛下把二哥儿寄养在妾这儿,妾日后会教他读书习字、礼仪规矩,养成懂事听话、孝敬长辈的习惯,亲不亲妾与这相较,不是要后一头了?待到三岁,也是要去育儿所请师父的。只盼着二哥儿成人后能记着妾,妾也知足了。


                          皇帝-李怀德
                          [这几句话句句说在皇帝舒心的地方,按着往常,必定眉开眼笑,称赞孙妃的懂事。现在皇帝心里装了另外一种心思,不由箍紧双臂,让孙妃也不禁半倚在皇帝身上。顺势咬上孙妃的耳朵,漫不经心说道]容儿这样懂事,看的朕好爱啊。


                          妃-孙佳容
                          细腰软骨顺势向人怀里倾倒,两只胳膊水蛇似的攀上脖颈,献去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落去嘴畔唇缘,轻声细气呢喃私语:那陛下今日就不走了,让妾来伺候您,好不好?


                          皇帝-李怀德
                          [周围的侍从此时自然都退下了,将孙妃推倒在榻上,一反往日的体贴温存,恨不能驰骋在她身上,惹得她呼叫连连。最后竟逼的她勉力而不能为,连连告饶。马太监在屋外相问:“几个在潜邸开了脸的姑娘,如今要叫来么?”皇帝正骑在孙妃身上,高声斥骂]滚下去![此言一出皆噤声,连孙妃都吓得不敢动弹。心疼一般摸了摸她的脸]总是要不够你。[不由又动作起来,第二日孙妃已不能起,皇帝走时特赐汤浴,只道是恩宠非常了]


                          妃-孙佳容
                          翌日里由丫头们擦抹着润肤乳膏,阖目听善娘说道些新人进封的事。未有他表,只说去库房取绸缎首饰作赏,另去打探其他宫里赠的是什么,翊坤送出去的东西不能越过皇后的赏赐,但数额也不可居于良妃定妃之下。孙妃有些愣愣失神,是以没听清善娘禀的最末一句话,还是问了两遍才回过神,淡淡道:储秀亦或长春,还是不搬,去延祺宫让周嫔定下吧。善娘躬身要退,孙妃眼睛一转,叫停了她:换桂嬷嬷(一个最喜欢拜高踩低的老妖精)去。


                          回复
                          22楼2020-04-12 20:43
                            帝后吵架,最受无妄之灾的便是突然被抱走孩子的周嫔。只来得及说一声“风帽再给哥儿盖上些啊?”,其中为母的心肠令人无比动容。周嫔对孙妃、对皇帝的不满持续在发酵,之后会走向何处呢?


                            「第十一出」周嫔独白(接帝后吵架):风帽再给哥儿盖上些啊?


                            嫔-周春頫
                            [马太监是定省前来的延祺宫,只说自己是奉旨把二皇子送去孙妃处的,周嫔只来得及对马太监说]公公,风帽再给哥儿盖上些啊?[周嫔听见儿子被晨风吹醒时的哭叫,泪珠滚了满面。依在门框边痛哭时,却还被云儿劝说:主子……快到定省出门的时候了,更是悲从中来,因而这日到坤宁宫时比往常晚了半刻,而相同的,孙妃也迟了些时候,可其中悲喜是众人皆都看得出来的。]
                            [回宫后,马太监来传皇帝说的话,周嫔神色淡淡地打赏了他,等他一走,眼底又红了,对云儿说]你知道么?我爹娘为了三五两银子将我卖进了靖王府当丫鬟,我当时想,这样做父母真是猪狗不如!可现在,我也成了这样卖子求荣、猪狗不如的人啦!哈哈哈……[不耻、恨意就这样不断在周嫔心里翻滚着。]


                            回复
                            23楼2020-04-12 20:43
                              新秀群像


                              这是新秀们的入群独白,虽然说算是考核的一部分,但也侧面写出了几个新秀的性格特点。


                              背景:当时秀女们学习生活都在一起。有一个很可爱的秀女病了,第二天就不见了。帝后都觉得既然身体不好,也不适合入选,过了病气给别人也不好,就让她退选了。其实出宫的时候有过关爱处理,但是秀女们不知道,教习也不让传,只知道她生病之后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王秀女
                              盖因王氏一心扑在几日来的习课上,除却与同屋秀女的来往交谈外,对于他事却是一概不愿搭理的。这天午时,几位秀女围坐在大圆桌旁,听见有一位小声道:今儿还不见x姐儿,她病得很重么?另一秀女撇撇嘴:谁知道呢,那往后我可得离她远些,仔细着过病气呀。此话一出,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这厢常在游神温习礼数的王氏被身侧人的胳膊肘子一撞,也默默地听了起来。细碎的絮叨声直至宫侍端着饭菜而入,才方止住。
                              尔后每日上课时,王氏果然留神起那位“x姐儿”的去向,印象中只零星记得她的明朗大方、娇憨姿态,实在胜于自己不少。于是见x氏不再来习课,周遭人对她的议论愈加不绝时,王秀女心底却生起了不该有的隐秘欢喜:秀女中才貌出众者有之,如今少了个x氏,岂不意味着我离中选又近了一步?如此想来,王氏对嬷嬷更是毕恭毕敬,上课之时也尽己所能展示自己的勤敏好学。只是每当众秀女又惶然地论起x氏,她总会不自觉停下手中活计,细细琢磨着话里任何一处。在x氏被认定她已然消失于大伙儿眼前后,王氏才方落下一条心。若有人留意,便可见一向不爱做闲事的她在闲暇时刻,总爱揽镜照一照自己的面色,就连平儿个研习礼数时,她亦打上几分精神珍贵起身子来,不再拼着劲儿死学了。


                              吴秀女
                              [吴氏自散课回来便怔怔地坐在窗前,洒扫小宫女燕儿进来添了两回茶,吴氏的身形都没变过,这在平常并不多见,她生怕吴氏身上不舒坦,忙问了几句。吴氏声音有些飘乎] 我没事…我…[吴氏的心病在于今日课上没见着与自己比邻而坐的x秀女,前日听说她害了病,还特地遣燕儿去问候过,可昨日便见她的屋子大门紧闭,今日就连她惯坐的位置也空了,姑姑们却好似习以为常,连她告假不来这样的话都没有。吴氏瞧着身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为x氏担忧是一方面,心惊宫里的处置方式又是一方面,不然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教习姑姑们秘而不宣的背后,是否真的有如小宫女嚼舌所说,是因为x氏害了病便被送走了呢。吴氏自然无处去求证,所有的担心、忧虑都化作手心的一滴滴冷汗,紧紧握在拳中]


                              孟秀女
                              并未十分诧异,活生生的人哪能说不见就不见呢。选秀染病,总归不是甚么好兆头,只孟氏心底仍为她惋惜,到底不是大病,指不定夜里吃回药,明儿一早便能康复…更确切的说,这份惋惜来自孟氏的联想,若昨儿染病的是自个,想必今儿悄无声息消失的,便是自己了罢。


                              回复
                              24楼2020-04-12 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