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mon柠檬干吧 关注:12贴子:456
  • 20回复贴,共1

【原创】交织的世界-The Entwined World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根据某些恐怖组织成员的要求 交界又双叒开了
我的文真的这么吸引人嘛(当然不
一楼先给度娘吧(别吞我文了我球球你
图片来自堆糖,侵删


回复
1楼2020-04-12 21:52
    来吧
    3
    2
    1
    ————
    序章 · 前奏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急躁,轰轰烈烈的雪,穿过街上的红绿横幅,又毫不留情地,划过孩子冻得发红的脸颊。Gavaldon的圣诞节并不是冷清的,但透过几乎空无一人的巷子,却有另一番静寂的氛围。
    “快点!!”
    少女的笑声穿过仿佛薄得似冰的墙壁,星星般的微弱光芒,闪在其柳鼠色的清澈眼睛里,温柔地,耀眼地。
    “等等我,Olives!!”
    他被少女的笑声所感染,黑糖般的眼睛不再黯然失色,苍白的皮肤因为兴奋而暗暗发光。
    无辜的风划过他们握在一起的,僵硬的手指。
    这是他们一起过的,最后一次圣诞节。


    回复
    2楼2020-04-13 16:59
      第一乐章 · 快板
      “哦,拜托!!” 瑞雯尖叫着,“求你了兰迪!!我跟你说了很多遍我们‘拉克小分队’不能被别人发现!!”
      “无聊。”兰迪翻着白眼,双腿耷拉在坐着的大理石台面的下面,“被发现怎么了?俗话说:’君子坦荡荡‘,我们又不是’小人‘。”他嘟着嘴,好看的嘴唇仿佛散着光芒。
      “兰迪,”珍娜拍拍他的肩,语调虽然温柔,但温暖的红色眼睛发着危险的光,“你要知道我们是‘在暗处帮助’,你又不是不知道。”
      午后的阳光闪烁在Gavaldon Square的日晷上,画出一道温柔的弧线。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醒目异常,一粒粒地漂浮在空中,包裹着五人。
      “行吧,”兰迪摇摇头,用极不情愿的语气嘟囔着,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宙斯儿子的脾气出奇的好,“不过瑞雯姐,下次我不会再分给你喝可乐。”
      “不分就不分。”瑞雯不耐烦地说,脸微微发红,“我不稀罕。”
      哦我的赫拉(holy Hera)啊,她怎么会不稀罕呢,可口可乐的诱惑像巧克力一样,每天她至少能喝三罐。
      “嗤,”克莱尔指着瑞雯笑着,银白色的发丝在光下仿佛变换成了金色,随她的销售一颤一颤,“天哪瑞瑞,你真应该看看你刚才的表情。”
      “好了好了!!”,瑞雯的脸红得更加厉害,像是初晨墙边的玫瑰,“说正经的。”
      不行,这太美了。慵懒的阳光下,他们就像一幅画,或是灯光照射得体的一组雕像,像漩涡一样,深深地吸引住你。
      -♢-


      回复
      3楼2020-04-13 17:00
        海伦并没有参与四人的讨论,安静得,当然她本人也美得似乎像一尊希腊雕像。
        “海伦!!”克莱尔喊道,她叼着一根柠檬冰棍,挥着手(只有在她兴奋异常的时候才会这样),“你永远不敢相信……”
        海伦安静地坐着,双手抱膝,清澈的碧蓝色眼睛,突然有一刹那变得深邃,闪着与任何其他阿波罗孩子不同的光芒。那束光是忧伤的,不是平常的忧伤,是一种,克莱尔从未见过的忧伤。
        “哦克莱尔宝贝儿,”海伦的眼睛恢复了平日里的清澈,她正笑着,很开心地笑着,虽然有些勉强。“你的冰棍快化了!!”她在克莱尔面前挥了挥手。
        “啊,哦!!”她惊叹着,躲开即将滴下的冰淇淋水,但不幸地,白色的宽松T恤上显露出一抹亮眼的黄色。“OH SH**T!!!这是我最喜欢的T恤!!!”
        她的尖叫惹到了其余五人的注意,他们都回过头来。雨果咧开可爱的嘴唇,不厚道地开始咯咯地笑,“哦我美丽霸道的姐姐,你也有今天啊~~”他坏笑着,用贱贱的声音。
        “雨 果 你 要 完 了”她咬牙切齿地,用斯斯的声音说到,像一只小猫似地起身,准备扑到他身上。
        “嘿嘿你来抓我呀,”雨果马上跑出去,“克 莱 尔 大——”
        他永远没有说完他的那句话。
        -♧-


        回复
        4楼2020-04-13 17:00
          “不-不好意思。”雨果揉着被撞痛的额头,“我没有看到。”
          “你最好用你该·死的眼睛看着点路。”是对方唯一的回应。他比雨果高半个头,下巴微微有些红,脸色苍白至极,没有任何血色。铂金色的头发好看地梳成 偏分式油头(这是一种发型),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显得骄傲且优雅。灰色的眼睛没有温度,但像蛋白石似地闪烁着不同的光芒,被长长的睫毛修饰着,他像英国典型的绅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雨果看着他走过,虽然在休闲裤下,但腿依旧修长美丽。
          “天哪他好好看!!”瑞雯小声惊叹着,“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的电话号码。”她推推雨果,力气很大,推得他手臂生疼。
          “我一个男孩怎么能去要他的电话,太不像话了,”他撇了撇嘴。“有本事你去。”
          “啊莱莱,”瑞雯在克莱尔耳畔小声说,“那个人好看嘛?”
          “肯定的。”克莱尔坚决地点点头,“他像一位优雅的贵族绅士。”
          那人显然听到了两位少女的谈话,回过头微微一笑,依旧是没有任何温度的笑,但是引得女孩们(包括街上的妇女)发出花痴般的尖叫。
          “别看了啊。”雨果不耐烦地把手挡在瑞雯和克莱尔的眼睛前,“不就是一个人嘛,有什么好看的。”
          “F**K把你的手拿开!!”克莱尔气愤地打开他的手,怒目圆睁,“他不一样。”
          天!我居然被这样一个蠢·货碾压了!他想。当然了从小就受到女生们青睐的雨果怎么会想到,有一天会被无视!!
          我们天生会就撩妹的雨果心里是崩溃的。
          “得,”他挥挥手,“我走了,兰迪过来。”
          “你等会儿。”兰迪竟然也沉迷在那人的外貌里。
          哎,一群只知道看颜值的人,无聊。
          -♡-


          回复
          5楼2020-04-13 17:00
            “我会找到你。”
            ……
            “我难道仅仅是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真相就让你离开我。”
            ……
            少年黯然无色的眼睛里散发着诡异的微光。
            “我会找到你的,无论用什么手段。”
            他很痛苦,像一条遍体鳞伤的龙。
            “求你了,别走…”
            他记得多年以前,与她蜷缩在冰冷的角落,四周的大理石柱子渐渐出现了裂痕。
            有一个声音:“你把她带来了。”
            不,那不是我。
            “别走…”他像一个孩子似的抽泣着。
            “等着我…”
            -♤-


            回复
            6楼2020-04-13 17:00
              第二乐章 · 二部曲式
              海伦睡得很早,在月亮仍没有完全升起时。
              睡前她会看书,当然童话是每个Gavaldon人民书架上的必备,或许富裕的家庭会有十几本,海伦自然不是一本书都买不起的人,她是骄傲的贵族。
              明亮又昏暗的灯光,映出倔强的侧脸。那些老生常谈的公主故事让她厌烦,一如既往地“Happily ever after”真是虚妄,当然了“Ever after”仅仅是所有Gavaldon女孩的愿望罢了(注:“Ever after”和“Never after”是善恶学院学生必须经历的结果。“Ever after”指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Never after”恰好相反。)
              正如所有女孩一样,海伦期待着,同时恐惧着,青鸟的到来。
              她当然不想成为一位完美无瑕的公主,她有野心,有倔强。
              夜深着,只有周围草丛中,已逝的夏天所残留的蟋蟀鸣声。
              -♢-


              回复
              7楼2020-04-13 17:00
                月光洒满房间,彩色的玻璃窗闪着微光。
                “啪…咚”
                安静下来…
                “咚…啪”
                是翅膀拍打的声音。
                “嚓——”
                海伦爬起来,窗户被撞开了。窗台上停着一只鸟,不,是一只青鸟,银色的月光遮不住它青绿色的羽毛。深色的眼睛盯着她,仿佛是它的猎物。
                “求你了,别——”
                然而它好像没有听到她,它突然变大,似乎马上要挤满海伦清冷的卧室。
                “我不想去!!出去!!!”
                它拍着翅膀,书桌上的纸都飞了起来,用偌大的爪子抓住还穿着睡衣的海伦。
                “放 我 下 来!!”她绝望地敲打着鸟的爪子,晶莹的眼泪喷薄而出。
                但这是徒劳,那只鸟早已飞出窗户。月色下的树林仿佛披上洁白的雪,无情的,冷漠的。与其他在Gavaldon“绑架”的鸟儿一起,向冷漠的月亮飞去。
                “放我走…”她呜咽着,在月亮的方向,城堡塔楼的样子忽隐忽现。
                -♧-


                回复
                8楼2020-04-13 17:01
                  冷风讥刺地拍打在珍娜脸上,当然作为赫斯提亚的孩子这简直是酷刑,当然她还穿着睡衣。
                  “哦梅林的。”她小声嘟囔着。渺小的城堡在她脚下缓缓变大,两座塔楼显现在绸缎一般的迷雾中,位于草坪上的那座黯然无光,但另一座在湖上的,却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光都被它吸收,且发散。
                  那只鸟稍稍迟疑了一下,盘旋在发着光的塔楼上,猛地一冲。
                  “梅 林!!!”
                  珍娜躺在塔楼旁的花园里,四周的花儿同塔楼一样闪着白光,大都是常见的红玫瑰与向日葵,有些角落里出现了铃兰和薰衣草。她向上望望,那只该 死的鸟隐匿在稍有微光的天空中。
                  “PONG!!”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
                  “梅林啊!!”珍娜惊讶地捂住嘴,“海伦!!你还好吗?!”
                  “咳咳咳咳”海伦吐着嘴里的泥巴,“我要把那只鸟煮了。”
                  “哦珍——娜——海——伦——”是瑞雯的声音,她从,玫瑰花丛里跑出来,身上沾满了玫瑰花瓣与花粉。
                  “瑞雯!!哦谢谢耶稣,”珍娜把她拥入怀里,“人终于齐了。”
                  过了许久,没有人再落下来。
                  “哦我的天哪!!克莱尔!!”瑞雯尖叫着。
                  “雨果?!兰迪!?”珍娜补充着,她喘着气,像是刚刚跑过800米。
                  “不会吧?”海伦摇摇头,“不太可能。如果只有我——”
                  “姑娘们?”她们抬起头,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位高挑的女士,估摸着五十几岁,穿着与自己年龄不相仿的白色花边裙子,乍一看有些滑稽。显然的,她是在守夜,手上的一盏提灯暴露了她。
                  “哦我的天哪,”她不耐烦地摇摇头,“你们干了什么!?我的玫瑰花啊!!”
                  她浑浊的眼睛里沉浸着愤怒,但是行为举止非常的礼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尊重。
                  “跟我来。”语句里透着懊恼。她们沿着玫瑰花丛踏上室外的走廊,石质的华丽顶很明亮,是四周火把的缘故。
                  -♡-


                  回复
                  9楼2020-04-13 17:01
                    那位女士领着三人穿过华丽的大堂与走廊,蜡烛微弱的光芒与刚才室外的火把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们来到一个叫“PURE”的塔楼。
                    “Pure?”瑞雯摆摆手,轻声说道,“哪种塔楼会叫这种奇奇怪怪的名字。”
                    “这个世界就够奇奇怪怪的了。”珍娜吐了吐舌头。
                    “姑娘们,”那位自己称作弗莱夫人的女士边说着边走上塔楼的台阶,“这是你们的寝室楼,所有The School For Good的学生都会在这里生活。”
                    “所以这里有很多人吗?”海伦看过一扇扇彩色玻璃窗,实际上并不是“彩色”的,黑白灰分明的窗户在明亮的曙光下闪烁着,像是黑白的宝石。每一扇上绘着的都是童话里的故事,Snow White, The Little Murmaid, Cinderella, 甚至连Rapunzel都有(要知道这篇童话在Gavaldon可不是常见的)。细致的纹路、高雅的色彩让海伦觉得这是皇家宫殿才有的景象。
                    “很多,”弗莱夫人不耐烦地回答,她轻轻拉开最靠近楼梯的一扇门(她们没有意识到已经到顶层了),说,“这是你们的寝室,入学典礼明天会举办,千万别迟到了。”她故意把“千万”两个字读得很重。
                    “那个老女人。”瑞雯等她走了嘟囔着。她们悄悄地走进房间里,瑞雯环视一周,说,“太好了,这个房间对于我们几个来说绰绰有余……”
                    “请注意你的音量。”黑暗中的声音打断了她,瑞雯一惊,“谁在那!?”
                    “怎么?”那个声音打开了小夜灯,幽暗的灯光映出她苍白的脸,那是多么精致的脸,生来高贵,但是她栗色的大眼睛中却流露着一丝温暖与懊恼,“咳咳,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要知道半夜被吵醒可不是一件好事。”
                    她眯起眼睛。
                    -♤-


                    回复
                    10楼2020-04-13 17:01
                      第三乐章 · 三部曲式
                      克莱尔从来没有想到会在空中醒来。
                      这感觉她一分钟前刚道了兰迪晚安,爬上床,几秒钟后就飞在空中。
                      “WHAT THE F?”她盯着脚下的针叶林,身为宙斯的孩子她一点也不怕飞行,但是这实着吓了她一跳。
                      “兰——迪——”她隔着风喊道,但是她那该 死的弟弟还没有醒来,“兰——迪——!!”
                      真见鬼了,什么时候她会如此狼狈。
                      耳旁熟悉的风声反而陌生,周围的鸟儿倏地变得更多。
                      “喳!!喳!”面对克莱尔的挣脱鸟儿不断地反抗:你是要把我们都摔死嘛?
                      哦宙斯爸爸啊,这简直糟透了!我的意思是,这简直和玛丽夫人上周五做的苹果派一样糟糕。(自动脑补播音腔
                      -♢-
                      “OH SHIFT!!”
                      脚下的是一片昏暗的花园,苍白的白玫瑰突然显得刺眼。破碎的、爬满青苔的石亭稍稍散发着幽香却过于甜腻的香气,角落里开遍了不知名的紫色、白色、黑色的花儿。那只鸟把兰迪和克莱尔丢了下去。
                      克莱尔趴在地上,那只鸟盘旋在空中,与她在Gavaldon国史里不同的,那只鸟并不青翠发白,反而浑身是混沌的黑紫色,像是宇宙轻盈的星云,它轻蔑似地看着她。兰迪落在她身边。
                      “兰迪!”克莱尔惊呼着,她那奇奇怪怪的弟弟竟然还没醒,“兰——”
                      “大半夜的嚷嚷什么?!”
                      克莱尔转过头,一个邋遢的男孩儿靠在室外走廊的石柱上,原本帅气的脸全被一脸贱笑糟蹋了。金褐色的太阳,不,眼睛,他的眼睛像太阳一样,深深地吸引着她。
                      他真好看,只是邋遢了点儿。
                      “哦克莱尔克莱尔”她想,甩甩头,“你在想什么。”
                      “怎么不说话??”那个男孩居高临下地笑笑,“是因为我太帅了?”
                      他的语气像是玩弄猫咪的主人,只是更贱。
                      “当然不,”克莱尔对他的好感全无了,“我在想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瑕疵斑点。”
                      但是那人像是没听见似的,指指兰迪,“你没看到你的男朋友已经昏过去了嘛?”
                      “哦兰迪!!”克莱尔尖叫着,她完全忘了他还没醒来,“而且他是我弟弟!!”
                      “是脑震荡,”男孩突然严肃起来,他推开她“让开。”
                      “你你你要干什么?”她睁大湛蓝的眼睛,哦那已经不是湛蓝的了,焦虑给它覆上了一层灰纱。
                      “我是阿波罗族,”他不耐烦地跪在兰迪身旁,“好吧,是半个,但我至少会一点。”
                      “那——”
                      “安静,”他打断道,“你难道想让你弟弟死在这儿?相信我这不是一个好地方。”
                      克莱尔闭上嘴,男孩闭上了眼睛。
                      他把手覆在兰迪脸上,嘀咕着古希腊语,金色的光线绕着兰迪的头。
                      没想到the School for Evil 的人还…不错。
                      她突然有些恍惚,那座亭子的香气太腻了,熏得她头疼。
                      “好了。”他站起来,兰迪躺在地上,睡得极香。
                      “我…我不知道怎么谢你。”克莱尔有些哽咽,奇怪了,她怎么会这样?
                      “治疗消耗了我的精力,你得对我负责。”他回复了自己的贱笑。
                      “gun!!”克莱尔有些气愤,这种时候了还开什么玩笑。
                      “我是克莱尔 · 帕克,”她伸出手,“那位是我弟弟,兰迪。”
                      “谢伊·兰斯洛特,”他贱贱地握了握她的手,“二年级。”
                      他踏上走廊的石阶,举起手,他拿着克莱尔手上的银质手镯,“这个我就收下来,开学典礼见~~”
                      “WHAT THE???”克莱尔低头看了看手腕,确实她的手镯不见了,“SHAE I WILL KILL YOU”
                      他贱贱地笑了笑,转身走了,“你不会逃开曼陀罗花的魔掌的hiahiahiahia……”
                      他的声音是模糊的,她的头很痛。
                      曼陀罗花…亭子太近了。
                      真的是,the School for Evil 的人真的不该相信。
                      她倒在兰迪身边。
                      -♧-


                      回复
                      11楼2020-04-13 17:01
                        “谢伊你去哪了?”
                        寝室塔楼只有一扇彩色窗户里亮着光。
                        “冷静点索伦,”谢伊摆摆手,手腕上的手镯闪着幽幽的光,“我今天累极了。”
                        “又去救人了?”一位棕发的男孩儿笑着,“哦拜托谢谢,我们是villains,救人什么的在我们的血统里本来就不存在。”
                        “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做过,”谢伊低吼着,“三年级的维吉尔他不是也救了二年级的一个人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面靠窗的上铺被子稍稍动了一下,没有人注意到。
                        救人……被子里的人捋了捋铂金色的头发,我那是在害她。
                        他用孤独换取了她的陪伴,用眼睛换取了她的幸福,却又用她换回了眼睛。
                        真可笑,本来发誓不再想她。
                        他怎么了……
                        -♡-
                        “维吉尔,你答应我要一起回家哦…”
                        “维吉尔,你还好吗?”
                        “维维…我从来没有那样想过…”
                        “维维!!救救我!!我不想再失去什么,无论是什么!!”
                        “维吉尔,你这个懦夫。”
                        “你说好的幸福呢?你立下的誓言呢??”
                        “我恨你”


                        “NO——”
                        泪水糊在他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微弱的阳光透过单调的彩色玻璃落在他铂金色的发丝上。
                        “又做噩梦了?”谢伊贱贱地笑了笑,他刚起来,狗啃般的头发乱糟糟的。
                        “呃,没有。”他当然不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很虚弱,“我很好谢-谢-”
                        “哦?”谢伊不相信的笑笑,“我得赶快走,昨天那女孩儿还在亭子哪儿呢,她会晕过去的。”
                        “啧啧,”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孩,黑兹尔堆笑着,“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Villains symbolize pure, without love’s filth.”谢伊认真地背着校训,“不要骗过抄过三遍一大本校训的人,而且…”他若有所思地笑着,“我这是要去看她笑话,看她怎么向我恳求。”
                        “他 没 救 了”黑兹尔趴在正整理衬衫的维吉尔耳边说着,“他真应该向你学学…”
                        “不 要 跟 我 提 那 件 事。”他斯斯地说,灰色的眼睛里闪着愤怒与悲伤。
                        “切”黑兹尔仿佛被吓到了,但是一副不屑的样子,真叫人欠揍。
                        “该走了,”维吉尔说到,他套上西装外套,墨绿色的领结很配他的眼睛,“我可不想在开学典礼上迟到。”
                        他留下骄傲的背影。
                        -♤-


                        回复
                        12楼2020-04-13 17:02
                          第四乐章 · 回旋曲式


                          瑞雯从没想过自己竟然和面前的女孩聊得这么开心。
                          咳咳,毕竟几个小时前在寝室了,她表现得咄咄逼人。
                          好吧,她承认,克拉拉和她个性鲜明的小跟班还…挺棒的。
                          “哦你一定要去看看图书馆!!”克拉拉尖叫着,栗色的的大眼睛眯起来,“那儿真是太棒了!!哪儿都比不上哈哈哈!!”
                          她身旁的女生,阿娜尔罕应和着,当然具有东方特征的女孩在这里根本不常见,因此她们身边经常聚集一大堆人
                          “那当然了!!”阿娜尔罕点点头,“虽然我没去过但是它的名声很大。”
                          “好喽,”瑞雯笑笑,海伦和珍娜还没吃完饭,“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The Square of Melodious Lament”她厌恶地说着,“和那些villains一起,天,没有比这更糟糕的。”
                          “Villains?”
                          “OH,YOU’LL SEE”她似乎并不想再多说。
                          -♢-
                          维吉尔踮了踮脚,但当然他不是为了看清两位校长,他下意识地望向二年级的队伍。
                          她怎么会在呢?真是妄想。
                          “你好!”他背后突然有人说话,吓了他一跳,深棕色的长发、湛蓝的眼睛,本来清秀的脸却加了太多太多容妆的修饰,但毋庸置疑的,她很漂亮。
                          “我是麦蒂 · 斯兰卡 ,”她笑着,但她的笑容像星星一般冰冷美丽,没有温度,“你是三年级的维吉尔吧。”
                          “不好意思请叫我 马勒卡特。”他淡淡地说,不带任何情感。
                          “O—哦”麦蒂尴尬地笑笑,“很高兴见到你,我也是三年级的,即将成为princess。”她很骄傲。
                          “PRINCESS?”维吉尔皱了皱眉,“不可能,你才三年级。”
                          “那那——”女孩有些脸红,“因为我很强!”她不甘心道,“我比任何人都强。”
                          “哦?”维吉尔说,眼睛瞥了瞥旁边,“那恭喜你。”
                          他没有再说话,艾丝琪 也知道继续说下去是自讨没趣,便回到The school for Good的队伍里。
                          “她是谁啊。”哈泽尔(咳咳不好意思之前的“黑兹尔”都是哈泽尔哈哈哈哈)一脸八卦。
                          “不认识。”维吉尔理了理领结。

                          “……现在请新生上台。”
                          雨果紧张地望望四周,他已经和姐姐分开一天了,他受不了(咳咳dei
                          “放松。”多丽丝·秋·格兰杰 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昨天就是她给了他一个安身之处,毕竟是他掉在曼陀罗亭子上还是多丽丝把他救下来的。
                          “那当然,”雨果说,“但是只要你在我心里我就放松不下来。”
                          “情话王,”多丽丝嘟囔着,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曾经俘获了多少女孩儿的心的招式从来没有在她身上作用过,“我有喜欢的人,好吧是崇拜的人。”
                          “谁?”雨果拿出他最好的、像阳光一般的笑容。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院的院草啊,”多丽丝挑起一边眉,“维吉尔他太强了,上一次他请了半学期的假但仍然是年级第一。就是他太冷漠了,一点恋爱脑都没有,情商是负数,直得不得了,从来没有跟别的人说过话,心狠手辣,骄傲至极。”
                          “你这不是讨厌他嘛?”
                          “!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双颊发红,“他是妇女之友,是我的偶像!!”
                          女孩儿的心思真是…奇奇怪怪的。


                          “请一起唱校训。”两位校长同时说道。克莱尔坐在萤火虫照耀下的台上非常不舒服。
                          哦你想想,穿着临时借来的校服、头发没洗、妆花了还不停地散发泥土的芳香是一件多么不可接受惩罚。
                          她看到谢伊在台下朝她不停的笑,该·死的,克莱尔暗地里问候了他的祖宗。
                          她抬抬头,瑞雯、珍娜、海伦在另一边的椅子上,这边则是她、兰迪和雨果。
                          瑞雯朝她稍稍挥了挥手。她想过去,她想回到“拉克小分队”。

                          -♧-


                          回复
                          13楼2020-04-13 17:02
                            “接下来请有请这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Good学院的校长,米兰达 · 斯卡利特与Evil的校长,玛丽莎 · 斯卡利特一同说,她们两位长得实在太像了,除了一位的头发是金色一位是姜黄色,的她们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眼睛都是一模一样的孔雀绿。
                            麦蒂骄傲地仰起头,仿佛没有其他人能够比得上她。
                            “是她吗?那个三年级就获得六年级学位的?”“听说她超强的…”“真是全方位学霸啊…”“她好好看喔…”台下议论不断。
                            从小到大她听多了这类的赞美,是的,她习惯了。
                            她望向Evil那边,铂金色的头发映入眼帘。
                            这正是天造地设!!通过她极力的宣传,谁都知道她喜欢维吉尔。
                            她轰轰烈烈的爱,如火一般热情。
                            “学生会主席发言。”
                            麦蒂悄悄地从侧面观察他,如古希腊雕像一般优美的脸颊,但也同它一样冷漠无情。


                            -♡-
                            仍然是那年铺满夕阳的街道,他牵着她。
                            “我们要去哪,vici?”
                            “回家”
                            “但是我们没有家……”
                            “要知道,奥莉弗斯,火没有办法融化雕像来取得它的内心,但是寒冷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这样做到。”
                            “所以呢?”
                            “…寒冷让那个家的雕像破裂,并且拿走了它的心…”
                            -♤-


                            回复
                            14楼2020-04-13 17:02
                              好啦就先这么多


                              收起回复
                              15楼2020-04-13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