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同人文吧 关注:5,082贴子:260,850
  • 4回复贴,共1

【原创】追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P三四,鬼灭之刃paro,架空向。
小学生文笔,可能有ooc注意!
愿阅读愉快。
自己画的破东西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4-18 11:17
    【壹】
    茂密的紫藤花下,一位红发少年静静地站在那里。额前的几缕发丝下是一双青蓝色的眸,波澜不惊。此时一阵清风吹来,吹动了紫藤花,也将少年的蓝色羽织吹的沙沙作响。
    一只乌鸦飞来,落在少年肩上,接着开口说出了人话:“甲级队员三月,速速前往主公宅邸!!”
    乌鸦就这样用嘶哑的声音重复着指令,直到三月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我知道了。”他轻声说道,转身便走,身影逐渐隐没在紫藤花林中。
    ——————————
    鬼杀队主公宅邸。
    “主公大人。”三月跪坐下来,恭敬地向眼前一身白衣的男子行礼。他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紧张得很,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鬼杀队的领导人。
    “三月,这些年来辛苦你了,你是个相当努力的孩子呢。”鬼杀队主公——产屋敷耀哉开口,声音温润如玉,“今天唤你来此,是有一个重任要托付给你。”
    三月一愣,原本因紧张而微低的头抬了起来。
    “经过商议,我决定赐予你‘柱’的称号。从今往后,你就是风柱了。”
    三月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柱,是鬼杀队当中,对于出色的剑士所赋予的称号。能获得这个称号,就代表实力被肯定了。
    这是至高荣誉啊!
    “不必惊讶,这是你应得的。”耀哉微笑着,“今后也请继续加油,风柱三月。”
    三月悄悄地握紧了拳头。此刻他的内心波涛汹涌,诧异和兴奋不断碰撞着。
    “多谢主公大人,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三月的声音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着。
    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立刻去告诉自己的青梅竹马四月,他成为柱了!
    ——————————
    “这样啊,你终于成为柱了啊。”
    身披玫红色羽织的黑发少女手中拿着茶杯,微笑着,“果然没让我失望。”
    少女是三月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现任花柱——四月。
    “我终于离超越你又近一步了。”三月说着,语气满是愉悦。
    “是没错,不过你别忘了……”四月话锋一转,看向三月,“你现在还打不过我呢。”
    三月一愣,接着脸微红地撇过头:“你说的对,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四月笑容依旧。
    ———————————
    午后,鬼杀队训练场。
    “快看,刚上任的风柱和花柱打起来了!”
    “瞎说什么,他们只是在切磋!”
    “听说他们是青梅竹马,关系好着呢!”
    在场地边缘的几位鬼杀队员小声议论着,同时围观三月四月的打斗。
    此时的两人拿着木刀,激烈地互相对打。场内为此扬起了不少尘土,但他们丝毫不在意。
    “花之呼吸,陆之型,涡桃。”
    四月纵身一跃,躲过了三月的一招,接着在空中扭转着身体对他发动攻击,木刀划过的轨迹如桃花瓣一般。
    “风之呼吸,叁之……唔!!”三月才准备出招抵挡,但四月的速度比他更快,直接将他狠狠打倒在地。
    “不行,你还是太慢了。”四月一个后空翻轻轻落地,“在增强力量的同时,还要注意提升速度啊。”
    “明白了,我努力!”三月从地上爬起,抬手擦去脸上的尘土。
    “那就继续。”四月说着,握紧了木刀。
    两人再次激烈地打斗着,把场地边缘围观的队员看得一愣一愣的。
    “不愧是柱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4-18 11:19
      哟呵!捕捉活的楼主!我好久都没有看见你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4-18 22:41
        【贰】
        一道蓝色的身影在森林中快速穿梭着。
        “嘎啊——风柱三月,加快速度!前往狭雾山!那里有恶鬼出没!”乌鸦飞在三月身侧,催促道。
        “我知道了,请你安静点。”三月不耐烦地瞪了乌鸦一眼,脚下前进的步伐不断。
        才当上柱没几天就接到任务……三月内心有些疑惑,按理来说,鬼杀队是不会轻易派出柱的。
        不过他内心其实是高兴的,毕竟自己终于可以以柱的身份展现实力了。
        ——————————
        三月刚到达狭雾山,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皱了皱眉,循着气味而走,很快就找到了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的门前、屋内躺着几具尸体,都已经被鬼啃食得残破不堪,到处都溅满了鲜血和碎肉。
        即使经常见到这种场景,三月仍然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寒。
        看来这是个极为残暴的鬼啊。
        三月想着,正准备进入屋内查看是否还有存活的人,却听到屋后一声惨叫。
        他毫不犹豫地冲到屋后,接着就看到了一个正在一边护着怀里男孩、一边与鬼搏斗的女性鬼杀队员。她已经浑身是伤,嘴角鲜血流淌,但还是在奋力地战斗。
        “风之呼吸,肆之型,升上沙尘岚。”
        五道强劲的风刃瞬间将那恶鬼撕裂成碎块。
        恶鬼惨叫一声,便灰飞烟灭。
        “啊、您是……”
        “风柱,三月。”
        女性鬼杀队员惊讶地看着落地的三月,但她还是紧紧地护着怀里昏迷的男孩。
        “辛苦了。”三月走向她,“你叫什么名字?”
        “北野……晴子。”
        晴子说着,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三月上前想扶起她,却惊住了。
        他看到,晴子的左胸口在不断涌出鲜血,明显是心脏被贯穿了。
        “北野……”
        “风柱……大人。”晴子艰难地开口,“我和几个伙伴一起过来的……没想到这鬼这么难对付,他们都被杀了……”她伸手指向不远处,地上的几具鬼杀队员尸体。
        “我应该来早一些的,抱歉。”三月眼里滑过一丝愧疚。
        “这个……孩子,是这户人家的唯一幸存者。”晴子把怀里的男孩抱给三月,“还请麻烦您了。”
        “我知道了。”三月垂眸看向男孩,他仍然昏迷着。
        “谢……谢谢您”晴子嘴角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便头一歪,再也没有了声息。
        “北野?”
        三月拍了拍晴子的脸颊。
        “北野!”
        他把手伸到晴子鼻前,才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轻叹一口气,用手为晴子阖上了双眼。
        “你很努力了,北野。”
        ——————————
        三月安顿好男孩便回到了鬼杀队,顺便带回了北野晴子等人死亡的消息。
        “我还在想普通任务为何要派出柱,原来是这样啊。”四月感叹道。
        “那些队员……都是很努力的人,他们并没有白白牺牲。”三月道。
        “是的。”四月笑了笑,“不过,三月你倒是很少这样肯定他人呢。”
        “谁说的?我就有肯定你啊。”三月反驳。
        “说的也是。”四月拍了拍三月的肩,“你可要加油啊,为了有一天能打败我。”
        “我一定会的!别小看我!”三月冲四月比了比拳头。
        四月轻笑几声,走远了。
        三月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还真是高傲的家伙啊……”
        意气风发的少年,正用着自己的方法,追随着身边少女的脚步。
        不过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4-21 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