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盗墓拾年吧 关注:7,243贴子:185,846

【拾年原创】《七年之痒》瓶邪,生子 短篇朱德庸:“所谓七年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拾年原创】《七年之痒》瓶邪,生子 短篇

朱德庸:“所谓七年之痒,就是一年新鲜,二年熟悉,三年乏味,四年思考,五年计划,六年蠢动,七年行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4-26 13:30
    有小可爱说这篇点不进去了,重新发一遍。原来部分缺章会补会补。
    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26 13:31
      七年之痒 生子文
      楔子
      这个年代,因为女性的锐减,仿佛是为了顺应这个年代,上帝也不忍人类逐步走向灭绝似的,部分少数男性染色体逐渐演变为了xxy,这代表什么?这就代表着男人和男人也可以生小孩儿了,既然小孩儿都可以生了,男性与男性的婚姻也逐步被人们所接受,并且受法律的保护。
      那么如何区别哪些男性可以生baby呢?自然,他可以生孩子,成年后就有他比较显著的标志,比如,成年后双著人盆骨会比普通的男性更为凸出一些,怀孕后更甚;嗓音也较为清澈悦耳;面目清秀。
      当然,这只是表面的,要想实实在在的确定你家男孩子是不是双著人,但医院相关部门一检查,就可完全确定了。
      我的出生,无疑带给家里巨大的喜悦。为啥?我老妈是个颇为时尚的女性,崇尚丁克家族,若不是我三叔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死都不结婚的主,我二叔爱上了一个不会生娃的男人。我爷爷我老爹死乞白赖求着我妈给吴家生个娃耍。最终,我妈还是扛不过压勉为其难的生下了我。
      从小,我就是被当做普通男孩子养着长大的,谁会想到我会成为被上帝意外选中的万分之一能生娃的双著人。但当事实摆在那儿的时候,我也并没有十分难以接受,其实,在这个年代,能成为那万分之一能生孩子的男性,其实是相当有脸面的事情,这就像是,你是这一万个人中唯一智商超过一百八的幸运是一样的,不仅别人会高看你一等,还会受到国家的津贴,甚至还有包办的婚姻,不过这个并没有强制性,如果在一定年龄有了合适的对象,国家就不会干预。但如果没有的话,婚姻,会有上头给你包办。
      我大学毕业两年,因为没有对象,就被强制拉去相亲了。
      啧,第一次见那个人,怎么说呢,长相是没得说,可是就是话少的可怜。听说爷爷是什么什么书记,叔叔是什么什么厅长。而他从商,软件开发那一块的。
      我感情这方面其实是空白一片,我对这也蛮生涩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看人,也不知道自己是相对眼了还是没相对眼。更不知道对方那边是怎么看我的了。对于相亲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不大敢看对方的眼睛,只一个劲低下头搅拌杯子里的咖啡。
      寥廖两句过后,他很绅士的送我回家,并和我交换了手机号码。
      回家后我妈边坐在沙发边染她那血红血红的指甲油边扭过头问我:“小邪,你那相亲对象咋样呀?”
      我把外套甩在沙发上,舒展了下筋骨,“唔,还行呀。”
      “那你满意不?”
      “还行 ”
      “我说你这个孩子,什么都是还行还行,那你到底是喜欢呀还是不喜欢?”
      “我……” 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也不知道,这方面我真是一片空白,我感觉还行,也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我对这方面也没啥要求,毕竟不是心思纤细的小姑娘,我压根都没想过我想跟什么样儿的人过一辈子。
      见过那一次面后,虽然也在短信中聊过几次,每次都是比较晚的时候,他给我发短信,也无非是道晚安,我也同样回句晚安。我觉得对方也不一定是对我有意,正我以为这一页就这样翻过去的时候,他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沉吟了片刻,问我,“你觉得我可以吗?”
      我不懂他怎么突然会问我这个问题,出于惯性,我拿着手机点了点头,“可以呀 ”
      他那边明显呼吸沉了沉,过了半晌才道,“我觉得你很好。”
      “哦,谢谢 ” 不论我在家里是怎么的随意,大咧,但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尽量保持彬彬有礼的。
      挂了电话,我也没多想,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我还在楼上刷牙洗脸,就听到一楼客厅似乎是来了客人,接着听到我爸叫我下来。
      楼下来了不少人,提了许多东西,桌子都摆满了,我看见我爸一边在一旁斟茶一边对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说着什么。对方脾性似乎十分豪迈,摆摆手扬言道:“不必这么客气,迟早是一家人,这么见外做什么,我大哥大嫂走的早,我这个侄子又十分……内敛,我们做长辈的也是为他操碎了心,这不,上次他们两个人见了面,我这侄子便对你家公子念念不忘了,你看这……我跟我家老爷子一合计,赶紧就过来跟你们商量。”
      我爸讷了下,抬头看向我,我也懵圈了,这感情是上门提亲来了?
      那人也抬头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后特郑重对我爸说:“叔叔,我会对他好。”
      我爸眼转了一圈从我身上转到了那个人身上,打量了他半晌,缓缓说:“只要我家小邪愿意我没有任何意见,但唯有一点,请你今后始终记得你在我这里许下的诺,你会对他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26 13:31
        第一年
        婚礼很盛大,盛大到超出我的想象,新婚之夜,我们是在他叔叔爷爷送给我们新婚贺礼——海景别墅里。
        房间里、床上没有铺满俗艳的玫瑰,只有床边玻璃花瓶中一束百合。
        我十分紧张,毕竟他,对于我来说还算个陌生人。我几乎忘记了为什么会点头答应嫁给他。我们还没来得及相互了解,就这样匆匆忙忙结婚了。
        我坐在床边低头心下忐忑的拨弄着百合花的花瓣。突然他抓住了我的手,坐在了我身边,“你也喜欢这花吗?我觉得它十分像你。”
        “嗯?”我疑惑的抬头看向他。
        “一尘不染,给人的感觉,干净。”
        说着,他凑向我,我下意识想躲,不是不愿意,只是出于本能反应罢了。
        他箍住了我的后颈,干燥微凉的唇压着我的唇,轻轻舔弄,然后撬开我的牙齿,向里探索去。
        我闭上了眼,接受了他所做的一切。不是认命,我是坦然接受命运,也许,冥冥之中缘分是已经注定好的,我的伴侣,就该是他。
        我被压入床榻,白色西服被扔到床下,夜幕降了下来,只有天空一角微微晕着光线。我接受他的亲吻、抚摸,然后是缓缓的进入。
        我心下逐渐平静下来,双手主动抱住了他的肩,腿伸的更开,接受他的深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4-26 13:35
          他下巴的汗滴在我的胸膛上,与下体夹杂在一起的火热几乎要灼烧了我。
          我努力扬起上身,凑在他脸庞跟他说私密的话,“暂时……暂时先……嗯……不要孩子……行吗?” 不是考虑到二人世界的问题,只是我还没做好准备,迎接一个新生命,担起一负责任的准备。
          “嗯 ” 他宠溺的亲了亲我的额头,大肆抽动了几下,便抽出了甬道。
          他拥着我入眠,我却在他怀里辗转难眠。
          “怎么了?哪里难受?” 他低祢着声音,轻声问我。
          我支吾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声:“不习惯。” 被人搂着睡,相当的不习惯,尽管很累,却依然睡不着。
          “好” 他松开了我,转过了身子,背着我缓缓入眠。
          明明对方应了我,我该高兴,心里却意外空落落的,偏过头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天空一角那抹泛起的肚白不知何时不见了。
          我们在这里待了三天,很少说话,一般都是各做各的事,他在电脑旁边敲键盘,我就我椅子上看书。到了傍晚去海边散步,回去后就滚床单,这种事越做越轻车熟路,自然,越做越水乳交融。
          我们回到本市后,我还上我的班,他去公司,收拾房子、做饭什么都请了男保姆,现在女性稀少,男人,是什么职业都能干了。
          下班后,我们还像当初在蜜月时那样,吃完饭就去人工湖边去散步,回去后就去做那档子事,好几次干柴烈火的都忘了家里还有外人了,要么是在客厅就把持不住干起来了,要么是卧室忘了关门,这事,被保姆撞见了好几次,尴尬的要命。
          后来他说干脆把保姆辞了,就咱们俩人。
          我正在扣衬衣扣子,随口问:“那卫生,洗衣服,做饭谁来管呀?”
          他走过来把我从背后抱着我,凑我耳边说:“卫生,洗衣服,请钟点工。做饭,老公来。”
          我们两个人结婚半年从来没称呼过对方“老公”“老婆”什么的。虽然说,世界大同,男人嫁男人也成为屡见不鲜的事,可是两个男人之间如果被一方称为“老婆”,那种感觉不知怎么的就让人觉得低人一等。
          “你行不行?” 我似是不在意的笑了笑。
          “事在人为 ”
          第一次吃他炒菜,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卖相“惨不忍睹”,食物“难以下咽”。
          我知道他在为我们这个家努力,家呀,第一次心里有些酸涩的感觉到,这个男人,不再是陌生人,也不仅仅是睡一个被窝里那么简单,他从今以后,也是我的家人,可以依靠的人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26 13:36
            第二年
            我们养了两只小奶狗,一只喜欢喝纯牛奶,我们叫他鲜奶,一只喜欢喝红枣味儿的酸奶,我们叫他酸奶。
            这时候我们从一百多平米的高档居民区换成了三百多平米别墅。
            这时候他做饭已经有初步的进步了,至少不会让人觉得难以下咽。他做饭,我洗碗,我们分配的挺好。
            晚上我在水池边刷碗时,他站在一侧看着我,两只小奶狗围在我腿边打转。
            我扭过头看他,笑着打趣问:“怎么啦?想帮忙?”
            他跨了两步从背后搂着我的腰,将头放在我肩膀上,久久不语。
            我拿侧脸蹭了蹭他的发梢,轻声问:“是工作上有困难吗?”
            他摇了摇头,把我搂的更紧了。
            “那……工作太辛苦?钱够花就行,不要把自己弄的太累。”
            “我们……要个孩子吧 ” 他闷在我肩上,贴着我脖颈处亲了亲。
            我心下沉了沉,拉开了他搂着我的手。转过身子看向他,“当初着急着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那当初你何必不找个女人,不是更容易怀孕。” 不知是不是随了我妈的性子,我对生孩子这事,也挺抗拒的,觉得有个孩子又哭又闹的,特别麻烦。
            “不是,从来不是 ” 他摇摇头,抓住我的手,“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那我们以后再说。”
            我知道是我心下自私,同时也觉得他的妥协是无可厚非的,我确实还没准备好生孩子,再说我们还年轻,又何必急于一时。

            第三年
            这一年我们公司换了新的总经理,我的工作越发顺风顺水,家庭也和睦。听说每对小夫妻生活上总难免磕磕绊绊,吵闹不休,我觉得特别不解,为什么会磕磕绊绊?又为什么会吵闹不休?我们就从来没有过,结婚两年多,我们从没为任何事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架。
            下半年,我一路晋升到了总经理的特别助理,我不得不说,总经理对我特别好,好到我从前一个办公室的胖子特别眼红的对我说:“嘿,天真,你不觉得咱总经理对你特别青睐嘛。” 他那口气奇奇怪怪的,搞的像特别见不人似的。
            “你眼红,胖子 ” 我拍了拍他的肩,大笑道。
            “我靠我靠,我眼红?***是担心你。”
            “你担心我什么?”
            “某人不安好心,你说你胖哥哥的业绩咋样吧?为啥不给我晋升,为啥提拔你,还让你做他的特别助理,瞎子也能看出他不安好心。”
            “你别胡说,我都结婚几年了。他还能图我什么?”
            “图你什么你自己想,你自己也长点心眼儿,别老以为谁都是好人。”
            “胖子你也别以为谁对你好谁就非得有所图谋,经理,不过只是单纯的赏识我罢了。”
            听了胖子那么说,我心下其实相当不悦,说的我好像没有一点能力,完全是靠脸吃饭一样。自然,我对他的话也没放心里去,只是觉得他这是在眼红,挑拨离间。同时,也让我觉得相当不屑他这种人。
            就在这时候,家庭也让我觉得遇到了瓶颈,他家老爷子总是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吃饭,明里暗里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们要个孩子。
            我这时候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事业上,我想证明我自己的能力,绝非是靠我这张脸,我想做给所有人看。我现在哪有心思要孩子,孩子孩子,这都什么年代了,老一辈还总是念叨着孩子孩子,我嫁给他孙子是为了跟他过日子,又不是为他家生孩子。
            往后老爷子再打电话过来,我能推脱就推脱,实在疲于应付,他老又是长辈,我也不能说反驳的话,只能尽量躲着。
            关于床上那方面的事,他倒还是热情不减,一天晚上来一次早上还想来一次。他是个公司老板,一天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可是我不行,工作一天晚上一次就累的要命,早上哪有功夫陪他一起折腾。
            冬天早上我也想赖会儿床,这就被他逮到了机会,蒙在被子就开始上下其手,我意识还有些迷糊,但身子确实被他弄的情动,稀里糊涂被他的液体弄到里面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们没有做安全措施。
            事后我怎么想都觉得是他早有预谋,被他算计了。跟他发了一顿脾气,加一顿严正义词的警告。他也不反驳,默默表示了错误,保证下次一定小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4-26 13:37
              第四年
              最近吐得有些厉害,动不动就干呕想吐。我心里大概也有了底,就算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从去年年底那次算起,大概有五十多天,这他妈摆明不是有孩子了吗?
              他说要带我去医院检查检查是不是生病了,我大手一挥,推开他,想到最近我们公司的经理看我的眼神,又想到工作上的连连失误,还不都是他害的,气冲冲道:“这还检查什么?我不信你心里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你算计我,都说好了暂时不要孩子,你还是……算了算了,我回我爸妈家住几天。”
              “是我不好 ,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 他就像是没听见我发脾气一样,不卑不亢的。
              “吃什么吃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吃,我说我要回家你没听见呀 ”
              “这里就是你的家 ” 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我送你回卧室,你睡会儿”
              “不睡,我说我要回我爸妈家,我要向他们告状,告诉他们你怎么欺负我。”
              他在我身后轻声笑了笑,一把把我抱起来,走向卧室,语气宠溺道:“好好,告状,你先去休息会儿,明天我送你回去看爸妈,让你告状。”
              我怒视他,他低下头往我眼角处亲了亲,把我放在了床上。
              我在床上翻了两翻,坐起身扒开衣服看了看我的肚子。又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又翻了两翻,我心下有些害怕,听人说怀孕很难受,吃不好睡不好,我虽然已经二十五六,年龄不小了,可自己还觉得自己不够成熟,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再生个小孩,这也真是够呛的。
              第二天,他帮我给单位请了假,开车拎着礼物带着我去了我爸妈家,我一回去,开门的是我爸,没过年没过节,看见我们回来也是惊喜的不行,披上外套就出门要把我妈找回来买菜去。
              到了中午在饭桌上,我就向我爸妈来告他的恶行,我爸当时喜的连饭都不吃了,搓着手一个劲说:“这是好事,这是好事,我得告诉你爷爷去,让你爷爷也乐乐。”
              “爸,又不是你要当爸,他这个当爸的还没乐成这样,你瞎乐什么。” 说着,我瞥了一眼正往我碗里夹菜一脸波澜不惊的张起灵。
              他停下了夹菜的手,认真的看了一眼我爸,又看向我,那表情严肃到不行,我正以为他要说什么严肃的话题,没想到他缓缓开口道:“我很高兴。”
              “我没看出来 ” 我呛他一句。
              “心里,特别高兴 ”
              他很少会用像“非常”、“很”、“特别”这一类修饰用的形容词或者是副词。他表面看起来像是一个比较出尘的人,说好听点事“出尘”,难听点其实就是冷漠,对万事万物好像都很冷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像是什么都引不起他的兴趣那样。我们在一起三年,之间的共同话语很少很少,大多数都是各干各的事。到现在我都在怀疑,他是不是那种跟谁过都可以的人,只不过我们都是第一次相亲,他恰好觉得我还不错,也怕麻烦,就这么将就了。我想在想想,好像我当初也就是这么一个心思吧,觉得他还可以,也怕错过了再难遇上个对上眼的,就那么稀里糊涂答应了。
              我们生活这几年,我也没什么是不满意的,虽然共同话语没多少,可他对我真的是没说的,就像当初他对我爸保证的那样,他对我很好。我的脾气在家被宠的有些娇纵,他也让着我。像两个大男的结婚过日子,都是血气方刚的,特别容易冲动,一言不合就打的你死我活的这事多的数不胜数,可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他肯迁就我,让我,只要我提议的,他从来没有不同意的。就像我妈说的,能遇上他,这辈子是我的福气,就像我爸那么宽厚老实的人都做不到不跟我妈动气、动手的地步。
              我用鼻子“哼”了一声,挑着他夹我碗里的菜吃了两口,胸口的地方梗着,我一点胃口也没有,我也是个不会勉强自己的人,吃不下就放下了筷子。扭头对他说:“你回去,我要在我爸妈家住几天。”
              我妈也在一边帮腔,“住几天住几天,自你结婚后好久没在这里住过了,这下你有了孩子,妈要天天给你下厨。”
              他无法,下午还要开会,只能先回去。说两天来接我。
              晚上,我妈找我来聊天,我问她现在对于小孩儿的看法,听我爸以前说,当初我妈死都不肯要孩子,说顺产痛,剖腹产坐月子更遭罪,小孩子又爱哭爱闹,又得让人操心劳力,烦都烦死了。
              我妈笑了笑,道:“当初想着都觉得特别可怕,可真的怀孕了,看你爷爷,你爸爸那个高兴劲,我也觉得没那么可怕。最关键是生你的时候,你别看你妈我是个大人,我比小孩儿还怕疼,当时顺产生的你,快把我疼死,我在手术室里大骂你爸不是个东西,害我那么疼。可真当你出生了,看着你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顿时觉得什么苦都不算苦了。你小时楼是爱哭爱闹呀,可是我就是觉得我儿子特别可爱。小邪,你慢慢就会跟妈妈当初一样,觉得有个小宝贝是天赐下的福气。”
              我有些哽咽,当孩儿他爸今天说“心里特别高兴”那一刻,我心下其实也是暗喜的,如果说当时跟张起灵结婚只是算看对眼的话,现在,我心里满心都是他。我是愿意给他生娃,我想跟他就这样好好的过一辈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26 13:38
                后来两天我吐的厉害,也发起了温烧,头疼,什么也吃不下去,我妈说没见过害喜反应这么大的。他过来接我时,直接带我去了医院去咨询妊娠科医生,医生说不能凭呕吐就说明有了孩子,得去做检查确定。
                后来做了检查才发现不是怀孕,是胃肿瘤,所幸是良性的,得赶快坐手术。我爸我妈,我二叔三叔都来了,动完手术后,他也是衣不解带的在医院里照顾了我两个月。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我问他,“你失望吗?”
                他沉默了许久,“会有的。” 他的嗓音带着劳累过度的低哑,在这夜凉如水的夜里,似有些仓惶。
                直到我回去,看到一个特地被收拾出来的房间,贴着暖心的壁纸,里面有一蓝一粉并排的两个婴儿床,堆满了玩具,宝宝书籍。我喉头梗塞,我知道他在意,当他说他高兴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在意,我只是没想到,就那么两天,他能把这间房间收拾成这样,我又手术,这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下去。他比我想的,更加在意。我明白,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甚至有天,孩子的问题可能会成为我们之间最大隔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4-26 13:43
                  第五年
                  去年因为身体原因请假了几个月,领导也慰问过表示理解,让我休息好了再继续回来工作。这不身体一恢复,我既愧疚又怀着感恩的心,更加努力工作回报公司。
                  说起工作这个问题,我们在这上面也有了分歧,他不希望我那么辛苦,希望我能够辞职在家休息两年。我认为年轻人就得趁着年轻有冲劲好好干,再说如果我呆在家里啥也不干那不成吃软饭的嘛,虽然说夫夫制我位居下方,但那并不代表着我就得靠老公养着,我也是个男人,骨子里那股血气还在,而且我也比较崇尚,两人的经济独立,钱自然是一起花,但彼此都得有经济来源。
                  他的生意似乎也越做越大,我也不大懂他那公司里的事儿,不过他到是回来的越来越晚,往往一回来就是一脸的疲累。从我生病动手术到现在,开始是我身体没恢复没法儿房事,到现在彼此越来越忙,我都记不得我们有多久没做了。同睡在一个被窝,却再也没行过夫夫之事,说出去还真的是没人信。
                  半夜我起身坐在床边就开始反思,反思着反思着不知啥时候就把烟摸着点上了,我以前从来都不抽烟,不知什么就染上了这东西,我有时候脑子特别乱,非得抽上两口我心里才能慢慢平静。
                  身边的人动了动,我掐了烟趴到了他的怀里,扒开他胸口的睡衣耍流氓,“醒了吗醒了吗?”
                  “嗯” 他把我往他身上抱了抱,寻着我的唇亲了亲,一点一点探入我口腔中搜刮我口腔中的烟草味儿。我也挺激动的吸着他的舌头,下#身紧贴着他的下#身蹭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26 13:43
                    “你……?” 他有些惊讶。
                    我咬着牙扯着嘴角笑了笑,“是时候好好考虑要个孩子了。”
                    “嗯” 他尾音带着些愉悦,翻身压在我身下扣着我的十指,大肆挺动。
                    我抬起腿勾着他的腰,这种事上我一向很少主动,心下还是别扭着的,特别怕从对方口里听到“放浪”之类的词,还好,他一向不是多话的人,即使是在床上,一不谈情说爱,二不淫词浪语。即使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是做不得数的,有时候我也一样生活多少能有些调剂,而不是这样如死水一般,无波无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26 13:46
                      往后在床事方面,我也放开了很多,尽管两方都忙了,还是保持一周两次的频率。
                      经理似乎对我格外重视,有心想提拔我,一直带我出入些大场合。我对他一直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觉得他是我的伯乐,想想看,即便我是匹千里马,如果遇不上他,我就是有再大的抱负,我是枉然的。
                      而且我们亦师亦友,上班时他是我的上司像老师一般待我,私下里,他平易近人,为人温和,是个很能交心的人。我心中的那一腔热血,我脑海中所有的规划构思,我需要有一个人来跟我分享,有一些观点我们既能不谋而合,还能辩证统一。跟他相处,无疑我是轻松的,无话不谈,谈笑风生。
                      一回到家,我就难免心思沉重,最近老爷子身体不大好,他也是公司家里老爷子那里三头跑,他可能怕顾不到我,单独请了个男保姆,那孩子看起来也大,十八九岁的模样,看起来干干净净,十分腼腆。干活倒也十分利索,也不怎么爱说话,看着我就低下头做手上的活,我心下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有一次我下班回来,看到那孩子跑前跑后围着张起灵打转,脸上红扑扑的,我心下才有了计较,多留心了这个孩子。
                      原来不注意他还不觉得有什么,留了心之后,越看越觉得那孩子不单纯。晚上做饭的时候穿着白短袖,超短的沙滩裤,围着我给张起灵买的大黄狗围裙做饭,露着两条白嫩嫩的长腿。时不时往客厅端点水果,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的。
                      吃完晚饭,我们散了一会儿步,回到家。张起灵坐客厅里看财经频道,我就窝榻榻米里看书或者逗狗。那个孩子就开始打扫卫生,抹地板什么的。原来我真觉得晚上穿个大裤衩子撅着屁股抹地板很正常,现在越看越觉得那孩子动机不纯。不怪我多想,我真的是越看越觉得那孩子在勾引我对象。
                      晚上睡觉前,我装作不经意问张起灵,
                      “这孩子挺勤快的,谁介绍来的?”
                      “老爷子介绍过来的,他说这孩子之前在老宅里做过,手脚干净又勤快,我想我们确实需要个保姆,就应了。”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紧,特别委屈,难受。老爷子这意思也算挺明显了,我们都结婚五年了,还没有孩子,老爷子可能觉得我是不会生了,想找人替代我。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垂下头低声问。
                      “什么?”
                      “你觉得那个孩子怎么样?你喜欢他吗?”
                      “瞎说什么 ”
                      “难道你不懂爷爷的意思?我们五年都没有孩子,爷爷想要那个孩子为你生孩子。”
                      “你瞎想什么呢?老爷子只是怕我们太辛苦才介绍个人过来。什么叫想要那个孩子为我生孩子?是个双著人就能为张家生孩子吗?不是咱们俩的孩子谁稀罕要 ”
                      说完,他躺下就睡了,我就坐在床边一根一根的抽烟,边抽边低头观察他的神情,我知道他没真的睡着,我也知道他不喜欢烟味,我在等着他开口,他却微瞥着眉头,一声不吭的装睡。
                      我心下愤怒疯长,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冷战么?我不是不信任他,我是觉得自己肚子不争气,我心里压力也很大,我真的想喝他好好过,天长地久。他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说话,安慰一下吗?
                      越想我越难受,“啪”我把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下,俯下身子拽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床上拽下来。他缓缓睁开眼,眼里一片清明的漠然。
                      我一拳捶在了他的眼角,桀骜的扬着头,“张起灵,我想跟你打架,你打不打?”
                      冷战?去他#妈冷战,老子宁可跟他干架,也不要这样冷着。
                      他掰开我拽着他领子的手,弯下腰穿着拖鞋就想往外走,我一手拽着他胳膊,另一一只拳头就挥了过去,愤怒道:“***还手呀,是不把自己当男人还是不把老子当男人?别整这些娘们儿兮兮的一套,有本事就来一架,闷着个脸算个屁。”
                      他脸色变了变,单手擒住了我的胳膊把我脸朝下按到了床上。我从来不知道他力气这么大,任我怎么也挣扎不开。
                      这时门被撞开,那孩子闯进来来拉架,这时候他已经慢慢松开了对我的钳制,我反脚一脚把他踹开,站起来还想再补一脚时,那孩子眼眶红红的拦在我面前,委委屈屈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滚,关你什么屁事,给老子立马从我家滚出去,滚……” 我指着门怒吼道。
                      那孩子似乎是吓呆了,手足无措的求救似的回头看了一眼张起灵。看到对方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抿着泪扭头就跑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4-26 14:19
                        他被我从被窝里强拽出来,头发睡衣都乱糟糟的耷拉着,看起来相当狼狈,我气的呼哧呼哧喘着气,过了好半晌,他抬头看着我,终于说出了今天的你一句话,“闹够了?” 仍旧未有起伏的调子,看不出丝毫的愤怒。
                        我爬上床裹着了被子,困乏的打着呵欠,“够了 ” 说完,也不看他,闭眼就睡,好像我闹着一场就是为了逼他说话顺便再赶走个人。
                        晚上我做了一夜的噩梦,睡的相当不安稳,很早就醒了,习惯性摸了摸身边,才发现他并没有睡房里,我下了床,光着脚走到客厅,看到他侧身睡在沙发上,身上什么也没盖,我心下不好受起来,回屋里拿了条毛毯出来,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盖在他身上。看着他倦怠的睡颜,我才发现自结婚以来我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的、仔细的瞧过他,仔细瞧来,他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男人,我对形容词相当的贫瘠,不会形容人的相貌,一般来说,大多数人在我眼里都觉得还行,他的容貌在大多数人里要偏上很多,让人瞧着,便觉得赏心悦目。人都是视觉动物,我想也许是因为这个,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心里也在不知不觉认定了这个人,所以才会答应结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26 14:20
                          我低下头想亲吻一下他的侧脸,又怕闹醒他,最终还是直起身叹了口气,收拾收拾自己,出门上班去了。
                          最近业务繁忙,公司出了个不小的岔子,经理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的,我也没回我办公室,一直站在在经理身边待命,站了没一会儿我就难受起来了,肚子疼的厉害,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从身体里冲了出来,那种感觉太陌生了,等我反应过来,大腿两侧一片温热。眼前有些发黑我有些站不住脚扶住了办公桌,我隐隐听见经理问我:“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苍白?”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就看见经理直愣愣的望着我身下,我也傻傻的往下看,看到裤腿两侧染上了深色的痕迹。我大脑像秀逗了一样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见经理按响了电话吼了两句,然后抱着我就往楼下冲。
                          办公楼里一片嘈杂,我知道他们在议论我,我脑子乱的很,用力拽着他的肩头张开嘴让他放我下来,他低下头深深瞧了我一眼,对我温声道:“别担心,没事儿,没事儿。”
                          当到医院时我裤管里大腿内侧沁凉沁凉的,坐在急诊室里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见医生错以为我身边的人是我丈夫埋怨他没照顾好我的声音,孩子还没坐稳,这时候情绪激动或者心思郁结特别容易动胎气落胎。接着听见医生说让我们去交费,孩子可能还没流干净,要动个小手术清理干净。我身子小幅度颤了颤,望着医生,双唇颤了半天,也没从嗓子口挤出一句完整的话:“就……就这样……没有了?我还……我还没……”
                          “那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还太小太脆弱,你们是头胎吧?没经验也是一定的,下次注意一点。对了,小产以后三个月不能同房,这个要切记。”
                          在病房里打吊针的时候,经理坐我身边问我:“要给你家里人打电话吗?”
                          我靠在床头,摇了摇头:“不用了,都是我的错,我不想让他知道。”
                          “你和你……家里那个有矛盾?”
                          “不是,是我自己没注意。” 家里的事,我不想跟旁人说,我也想让外人看来,我是幸福的。
                          手术是求经理帮忙签的字,手术后我给张起灵发了个信息,告诉他,我回我爸妈家住几天,过几天就回去。
                          那一个星期都是经理来照顾我,我非常感激,这事我不想让我爸妈知道,更不想让他知道。上次的事已经让他够难受了,这次,孩子落了,我不想让他更难受。
                          夜里病房特别安静,我躺在枕头上不知不觉泪就掉了下来,他有打电话过来,我紧紧攥着手机不敢接通,我怕我会在电话中放声大哭,我不是委屈,我也很难受,在家的时候我没事儿就喜欢进他布置的婴儿房里瞧一瞧,我暗暗期待着我们孩子的到来,我也期待他再说那句“我很高兴”,可是,这一切就这样如同镜花水月般破灭了,浓浓失落后是深深的自责和厌倦自己,我甚至没有勇气去告诉我爸妈告诉他,孩子来了又没有了的事实。我只能自己承受着,装作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下意识摸了摸肚子,下次,早点到来,我一定会注意到你,好好保护你。
                          一个星期出院后,本是打算请经理吃一顿以表感谢的,但他说我身体还没恢复好不宜吹风,天气也凉了,就送我回去了。
                          车送到楼下,天还没暗屋里的灯却亮着,他本打算把我送进屋,我拒接了他的好意,他把身上的西服披到我身上,帮我开了车门,道谢的话我已经说过太多了,实在不知该如果再谢他了,我张了张嘴,他拍了拍我的肩,“进去吧,风口处,风太大,别再谢了。”
                          我拿钥匙进了门,转身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发现他弓着腰在沙发上坐着,烟灰缸里全是烟头,他从不抽的,却不知怎么学起了我。
                          “我回来了,吃了吗?我去做。”
                          “我去了爸妈家想接你回来,你并不在,打电话你也不接,刚才是谁送你回来的我也不想问了。这段婚姻到底是我勉强了你,我想了一整天,你可能当初跟我结婚只是因为还没有遇到一个足够让你动心的,那么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遇上了,既然这样,我们就算了。”
                          “你想跟我离婚?” 我忍不住抬高了声音,一时激动下小腹又开始钝钝的发疼。我没想到,我真没想到会是他先选择放弃这段婚姻。
                          “是 ”
                          “我不会离婚的,你听我解释。”
                          “好,你说 ”
                          “我……我生病了,不想让你们担心,这一个星期,我在医院,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碰到什么心动的人,我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我心下慌乱已经口不择言了,我知道这种解释太过苍白,说出口连我自己都不信,还怎么能让对方信服,可这是事实不是吗?不然我还没怎么说,说那天晚上拉你打架,第二天孩子就流掉了吗?以前我都太任性,太任意妄为,我该为我犯下的错误买单,我该成熟起来,因为我知道,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可能没有人会一味的包容你的任性。
                          他的沉默了良久,说:“暂时分开吧 ”
                          “不 ” 我斩钉截铁的摇头。
                          他没再说什么,站起身从我身边离开。头一次,我觉得身心无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26 14:21
                            第六年
                            我们没有分居,却分房了,他把卧室让给了我,一直睡在对面的客房里。最初我觉得这样也好,医生交代过三个月不能同房,大不了过了这三个月他不跟我睡我去跟他睡不就得了。
                            公司可能太忙,他没空再像从前那样顾家,我已经不再打算找保姆之类的,三月中旬的时候我辞了职,还真被当初胖子说对了,我还真的不是因为业绩能力才晋升,而是因为我这张脸,差点被人卖了还替他人数钱,职场那点恶心事儿也让我深痛恶绝。而且我现在婚姻出了状况,已经让我应接不暇了,这一切都让我烦透了。
                            我现在在家学着做家务,忙着做饭。我从来不知道摆弄个家比上班还累的多。
                            关于我们的关系走到这一步,我反思了很久,我不断反问自己,你想和他结束这段婚姻吗?不,我一点也不想,甚至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我心里真的特别乱,六神无主。辞职后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心思去找工作,我只想挽留他,挽回这个家。我在心里,他不单单是我的爱人,还是我此生最亲近、相伴一生的人。
                            次日,我上街买点东西,走过一饭馆子门口不远处,有人叫住了我,我一回头,嗬,竟然是我以前同事王胖子,他戴着厨师帽,围着白围裙,拎着大勺冲我招手。
                            “胖子,你改行了?” 我走到他身边,惊讶问道。
                            “嗨,那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不和朋友一起合伙开了个馆子嘛,好久不见呀天真,你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吗?”
                            我苦笑的摇摇头,“诶,不提了,当初真该听你的劝,是我太自负了。”
                            “就像你说的,过去的就不提了,进来坐坐吧,反正现在也没啥人 ”
                            我们进去叙了旧,他去厨房炒了三盘菜开了一瓶酒,我含沙射影对他说了我的苦闷。
                            胖子闷了一口酒,沉吟了片刻,反问我:“你觉得你朋友的婚姻即将走到尽头只是因为对方的误会?”
                            “那当然,他们开始很好的,他对我朋友也一直很好,一直包容他。”
                            “可是,天真,我听了你朋友的事,我觉得最后那场误会只是个导火索,他们的之间早就有问题了,不如让你朋友换位思考一下,换到对方的立场去想一下,对方诸多付出、体贴、包容,可是他并没有得到他想看到的,他不是傻子,如果他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结果,他也会觉得沮丧觉得累。不得不说那个朋友他还没把婚姻看做两个人的事,他还不够成熟,没能为对方多做考虑,如果他真的还想和他过下去,我的建议就是,也让对方看到他的付出。如果还是无果,那不得不考虑对方可能已经出轨或者对这段感情厌倦,彻底想结束这段婚姻的可能性。”
                            出了胖子的馆子,被迎面的风一吹,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胖子说的对,如果只付出得不到回报的话,谁都会觉得疲倦,力是相互的,爱,也是相互的。我也是爱他的,我该做给他看,让他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26 14:22
                              第七年
                              他回家时间越来越晚,有时甚至直接干脆不回来。我在家尽我的努力去做个更好的人妻,可我也毕竟是个男人,从前在家也属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我也很疲懒,他不回来的时候我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不为别的,我就是懒得做饭,也懒得出去吃。至于整理衣物,我就更不擅长了,常常把衣物叠的乱七八槽,有时真恨不得把衣物随便塞衣柜里得了。
                              常常,一个守着宽敞空旷的家时,我也会觉得绝望,甚至想不如解脱算了,离婚就离婚吧。光是想到“离婚”我心里就抽着痛,我是爱他的,怎么舍得就这样分开,又怎么甘心离婚后把他让给别人。
                              今天是他生日,我想起每年我生日他都会记得,早早回来给我惊喜。今日,我也想给他个惊喜。我起了个大早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精心布置了家里,晚上弄了不少菜,定了玫瑰花,点了蜡烛。还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烛光晚餐,嗯,我还是挺满意的。
                              墙上的钟表已经走到十一点了,他还没回来。桌上的菜已经凉透了,我窝在沙发上,斜靠身子,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出来,从未为一个人做过那么多,花过那么多个心思,我满满的自信,却被现实击打的支离破碎。
                              我擦了眼角的泪,拿出了那张对方曾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我签了字,拉出行李箱,塞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把这屋里的钥匙从钥匙串上取下来,放在了门边的柜台上,关门前最后看了一眼我们的家,缓缓关上了门。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路上游荡,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不想回父母哪里,大半夜的,既不想打扰他们休息,又不想让他们担心。还能去哪里?我把车停在了路边,趴在方向盘上无声的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委屈,孤独,难受,痛苦,徘徊一齐涌了上来。
                              手机一直贴着裤兜里震动,我没有接,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理,只想安静的自舔伤口。
                              哭过后真的好了太多,我决定去来个自驾游,去看看我国的大好山河,品一品各地的美食,认识各种不同的人。
                              我是那种说行动就行动的人,我换了手机,换了卡,换了发型,从东北到西南,从三峡大坝到西双版纳。整个游程下来,黑瘦了不少。伤痕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抹平,尽管游历了这么多的地方,我仍旧不开心。是呀,不开心,一个人的旅行,更似酷刑。我看到别人一家三口,抱着孩子在沙滩上奔跑嘻戏,我总忍不住带入了我和他还有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我总在想,不该这样,我也该那么幸福的,我和他还有我们的孩子也该那么美满幸福。眼泪流到嘴里,很咸,比夹杂咸腥的海风还要咸涩。
                              我很想他,真的很想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4-26 14: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