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德云亭吧 关注:1贴子:25
  • 9回复贴,共1
孟鹤堂周九良


1楼2020-04-26 14:20回复
    依然是我的存稿处


    2楼2020-04-26 15:23
    回复
      午夜,茶馆里人声鼎沸,哦不,应该是鬼声鼎沸。戏台上的伶官依然唱着无聊的调调,那边调戏姑娘的,这边因一杯酒打起来的,角落里的孟鹤堂都视若无物。毕竟他已经死了四百多年了,早已麻木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去地府投胎?毕竟死的人太多了,而负责带鬼回地府投胎转世的鬼差却只有黑白无常两个,所以常常有鬼被遗忘,直到地府五百年清查生死簿时才被想起,去地府投胎转世。四百多年来,孟鹤堂早已看惯妃子祸国殃民,毁了江山也毁了皇帝,世事变迁,也有很多鬼耐不住等待,迷失了心志,成为厉鬼,被道士斩除。孟鹤堂本来也只是一个等待鬼差来的好鬼,但不知什么时候,他竟也迷上了捉弄人,直到有一次他把一位老人吓晕了,他才想到,以后不能捉弄老人,还是年轻人好玩,不易吓晕。叮!回忆结束……
      孟鹤堂沉浸在回忆中时,张云雷飘了过来,“小哥哥,想什么呢?”“妈呀,小妖精,你可吓死我了,不知道鬼吓鬼,吓死鬼的吗?”孟鹤堂捂着胸口说(对不起,我真不知道鬼还能被吓死)
      “行了,说正事儿,我听说京城里来了个小道士,魂魄不全还见鬼就捉,也不分好鬼坏鬼,正好你最近挺无聊的,去看看吗?给他个下马威。”
      “好啊,但是你不怕他伤着你吗?”
      “怕什么,我不是还有我家那位嘛,走吧。”
      说走就走,打点行囊,背上小渔包,徒步……对不起,走错片场了……走到城门附近,就看见乌泱泱一片鬼围着一个人,孟鹤堂一眼就看出中间的那个道士魂魄不全


      3楼2020-04-27 01:30
      回复
        他双眼无神,手执一把桃木剑,很瘦(参考有棱角的小先生),一声道袍,虽眼睛无神,但是浑身散发出一种正直之气(我也不知道这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但见那道人看过来,孟鹤堂的心好像空了一拍“难道我紧张了?不行不行,一个魂魄不全的小道士我怕他干嘛”孟鹤堂想着,走到道士旁,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呀?难道不知道鬼也分好鬼坏鬼的吗?”
        “我只知道我是降鬼的,这是我的责任。”
        二人话不投机,直接动手,小道士右手举桃木剑,向孟鹤堂身上刺去,孟鹤堂侧身一躲,避了过去,却不想,那小道士左手还有一把桃木剑,径直刺进孟鹤堂的左臂。
        血滴滴答答流了出来(刺的是静脉,不喷血),
        “疑,一个魂魄不全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孟鹤堂刚想还手,那小道士却晕过去了,“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孟鹤堂心想(您可真会瞎想)
        周围的小鬼看到这番景象,暗暗赞叹老二(别问我为什么孟鹤堂是老二,毕竟四百多年的鬼不是谁都是的,至于为什么不是老大,三庆园小霸王的能力也不是盖的)的厉害,有些胆子大的直接冲上来想要收拾那道士一顿
        张云雷见状,赶紧拦下他们,然后打发他们走了。
        孟鹤堂很好奇小道士为什么昏过去,蹲下看小道士的伤,但是翻遍了道士的全身,都没有找到一丝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呢?”孟鹤堂心想,
        “咕~”小道士的肚子就回应了,
        原来是饿了,孟鹤堂把小道士带回自己家中(别问我小辫儿去哪了,他看见小孟没事,回家找九郎了),把小道士放在自己床上,孟鹤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一个想杀自己的人带回家,但是他也没有多想


        4楼2020-04-27 01:30
        回复
          小道士一醒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鬼捧着脸看他,他下意识就要拔剑,孟鹤堂赶紧躲过去忙摆手说自己是好鬼,不伤害人的,然后把自己偷来(小朋友不要模仿)的烧鸡推到小道士面前,说:“你饿晕了,我看见你倒在路边,就把你带到我家了,吃点东西吧。”(你可就编吧)
          小道士也确实饿了,抓起烧鸡就啃,不知道为什么,孟鹤堂居然觉得这个小道士很可耐,就像只小橘猫,不禁生出一种想要摸摸小道士的钢丝卷的想法,幸而,他克制住了(不让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啊)
          小道士吃得特别快,狼吞虎咽的,就跟几天没吃饭一样(事实证明,他确实几天没吃饭。
          孟鹤堂都看呆了
          “我很能吃吗?”小道士见孟鹤堂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说“要不,你也来点?”嘴上怎么说,但是身体上却没有一点想让孟鹤堂吃的表现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鬼是不吃东西的,我已经四百多年没吃东西了,早就忘记食物是什么味儿了,只是看见你吃得香,有点怀念食物的味道”
          “哦,酱酿呐,那渥就唧唧奇,洗洗疑。”(哦,这样啊,那我就自己吃,谢谢你)小道士嘴里塞满吃的,口齿不清
          “嗯,你慢点,没人和你抢,可以说说你吗?你叫什么名字?”
          “周九良”
          “那我叫你九良吧,我是孟鹤堂,孟鹤堂是我,我有一个名字叫孟鹤堂,孟鹤堂这个名字属于我……(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可以叫我糖糖”
          “那我叫你先生可好”
          “当然了当然了——裤裆着火裆燃了(又来些乱七八糟的),那你为什么魂魄不全啊?”
          “黑熊精”
          “什么?”
          “有一个黑熊精,想要我的魂魄,把我的魂魄拿走大半,我要找它,把魂魄拿回来。”
          “那你直接找他不就完了吗,干嘛打伤我们呢?呐,你看,我的胳膊都被你打伤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其实,也怪不得周九良,毕竟做这些事情时,他自己也不知道,都是下意识的,不论是周九良,还是孟鹤堂,抑或是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周九良为什么会不分好鬼坏鬼,好妖坏妖,为什么会下意识降妖除魔,这或许是天命吧。
          “我只知道我叫周九良,责任是降妖除魔,我只记得这么多,每次一睡下,第二天起来,就会把以前的事情忘记,所以……”
          “所以说…明天…你也……也会把我忘记?”孟鹤堂颤抖着问(别问我为什么会颤抖,因为我也不知道)
          “是”
          于是,孟鹤堂做了一个别人怎么想也想不到的决定,既然周九良注定要降妖除魔,那他就做这“妖”,做这“魔”,直到周九良魂魄归位,记住他为止


          5楼2020-04-27 01:31
          回复
            在那之后,孟鹤堂就真的追随着周九良的气息,跟着他,做他一个人的“妖”,为了早点跟上他,孟鹤堂不顾太阳照在身上火辣辣的刺痛感,每天傍晚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时就出发,太阳快完全升起才停步。
            孟鹤堂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周九良打伤了,他捂着受伤的胳膊(怎么胳膊又被喇了?)去找吃的(没错,我们的小先生又饿昏了),孟鹤堂走在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走过,寻找着饭馆儿忽然听到有人说
            “哎,你听说了吗,城西开了家德云大酒楼,味道特别好,天天人满为患。”
            “是吗,那我们去尝尝?”
            “好啊,听说那的烧鸡是天下一绝,色泽金黄,肉质细嫩,丰满多汁,口口流油呢”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
            德云大酒楼?烧鸡?口口流油?以九良这爱吃肉的性子肯定不想错过,那我就给你带点吧,唉也就是我还念着你,就算被你打伤了也还想着给你找吃的……孟鹤堂想着就跟上了他们
            走到城西,孟鹤堂发现这德云大酒楼是真大啊,华灯溢彩,光说这琉璃灯就有二百多盏,即使是夜晚,也被灯光映得如同白昼,就算是午夜,也有不少人在。
            孟鹤堂飘进后厨,就看见那刚出锅的烧鸡摆在桌子上,忽略背后的丝丝寒意,他伸手就要拿,不料,一道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
            “你,干什么的?”
            孟鹤堂回头,入眼是一个极俊俏的公子,瘦瘦高高的(颇像螳螂站起来……这句话乱加的……我有种想一扇子xue死我的冲动)“你看得见我?我应该没有现身吧……”
            “你确实没有现身,但是我不是正常人,我可以看见你。”(不是正常人?是***?开玩笑的)
            “等下,你是地府的人!”怪不得刚才背后有寒意,不是因为天气降温啊。
            “在下正是当今阎王之子秦霄贤,你是谁,为什么要偷我们家的东西?现在的鬼还要吃东西吗?”
            “我姓孟名鹤堂,我不吃东西的,事情是这样的……(以下省略一万字……不仅仅有剧情介绍还附带了夸小道士的九千字)还有,这酒楼应该不是你开的吧。”


            6楼2020-04-27 01:32
            回复
              dd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29 15:08
              回复
                “嗐,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啊,我这人最爱听故事了,早知道就直接送你了,用得着偷嘛。你这个朋友我认了,看你长得应该比我大,我就叫你孟哥吧,你叫我旋儿就行”
                “行,但是这酒楼怕不是你开的吧”
                “孟哥,你对九良是不是喜欢啊?”
                喜欢吗?孟鹤堂问自己,他也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呢?
                孟鹤堂苦笑一下“我也不知道。”
                “那换个方向,你看见九良是不是会脸红,心跳加速,有窒息感,体温上升,看见他受伤会心疼,看到他快乐,自己也会很开心……”
                “……你确定这不是中毒加被施降头术的迹象?还有,你能不能别老拿那个看戏的眼神看着我?”
                “很明显吗?嘿嘿嘿”秦霄贤摸着鼻头说着
                “你怎么知道喜欢一个人是这种感觉?有情况哦~”
                “也没有辣,那话本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一个被救赎的人去救赎救赎他的人(感觉好像绕口令,好绕口)俩人互生情愫,最后白头偕老的”
                “那我怎么感觉你知道得这么详细嘞?不像是只看了话本啊,再则,地府之人不准在凡间经商,这规矩你应该不是不知道,那这酒楼是谁开的?”
                “得得得得,大侦探,我告诉你吧,我呢,


                8楼2020-05-07 15:20
                回复
                  确实不是这酒楼的掌柜,但是我也算半个老板吧,我初到凡间历练的时候,不会用银子啊金子啊买东西(我铜板不配拥有姓名),差点儿就露宿街头饿死了,这里的老板把我救了起来,给我吃,给我房子住
                  人挺善良的,我一看见他,就脸红发热,起初,我也以为是被下毒了,可也没有其他的症状,也就不了了之了,渐渐地,我看这民间话本里的描述,我才知道,我可能是爱上他了”
                  “哟,这种王子救王子,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故事吗?”
                  “没有,孟哥,你知道嘛,人家居然让我给他打工……”
                  “这么猛的剧情?”孟鹤堂换了一副吃瓜专用表情
                  “唉,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我就只好给他看店。日子长了,我竟然也习惯了看后厨,抓小偷,偶尔调戏调戏他的生活,话说我们俩的关系是怎么进一步的呢,是有一天,我搁那洗澡呢,他好像是抓到了个偷偷往酒里下迷药的下san lan,教训了他一顿,然后就回后屋呢,赶巧我洗澡出来,我看见他生气了,就说‘别生气了,今天我陪你喝点酒解解闷’然后我就随便拿了一坛桃花酿,又去后厨端了俩小菜,我不是先前洗澡呢嘛,也不知道哪坛被下药了,谁曾想我手气这么好呢,正好拿到这坛了


                  10楼2020-05-09 08:01
                  回复
                    结果我们俩喝了一杯又一杯,你想想,干柴烈火,俩人,自然就做了一些成年人的事。那我自然要负责啊,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我就有些发愁,万一九华只是因为我睡了他,才跟我在一起怎么办,哦对了,孟哥,我还没有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他叫何九华。”
                    ……………………………………………………分割线…………………………………………
                    其实,秦霄贤不知道的是,何九华早就知道那坛酒被下了药,毕竟没有点绝技,怎么能开店呢。在多年后何九华的自述中“秦霄贤呐,其实我第一次看见他,我就知道,我完了,我感觉自己这辈子就是为了遇见他,他以为我第一次见他是看见他快饿晕了,其实早在他第一次在德云街上出现时,我就发现他了,你想,那么一个大高个,鹤立鸡群的,又那么帅,我的心呀,就砰砰地跳,但也不敢贸然去搭讪呐,就趁他快饿晕了救他。至于为什么留他打工,也是为了和他多待一会,但是我们的关系一直没有进展啊,我就让我死党尚九熙,往酒里下药,专门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自导自演了一场戏
                    …………………………………………………分割线………………………………………
                    “欸,谁叫我?”何九华拿着块手巾擦着手,进到后厨
                    “哦,没什么,大堂的事儿忙完了,来坐下休息会儿,哦忘了介绍,这位是孟鹤堂,孟哥,他就是何九华”秦霄贤介绍道


                    11楼2020-05-09 08:01
                    回复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