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吧 关注:763,332贴子:14,429,995

【原创】狼嚎之月暴力、阴谋、谜团编织成了一张网,命运似乎要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狼嚎之月
暴力、阴谋、谜团编织成了一张网,命运似乎要用这张网狩猎。猎手和猎物之间开始了一场残酷的嬉戏。下一个被缠住的会是谁?
阴影笼罩着每个人的心……
每个人的宿命紧紧交织着,导向一场不可避免的血腥洗礼。
(感谢美国计算机工程师吉姆布契提供了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10 11:00
    这不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但这是我首次写哈利波特的小说。
    本楼献给满月,让我们对着月亮嚎叫吧。
    杀戮大乐透开始之前,鄙人先声明:越往后可能越血腥,如若引起大家不适,请见谅。
    另外,本人以前一直在写第一人称,第一次写第三人称可能效果会不尽人意。在此致以歉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10 11:03
      当被折磨的血淋淋的拉文克劳学生被发现的时候,级长桑德斯发誓要查清真相。
      当他发现以为自己就要发现凶手的时候,更危险嫌疑人出现了,将调查引向了一个残酷的陷阱,他遇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麻烦。
      血肉和杀戮的盛宴开席了,凶手邀请所有残暴嗜血之徒。
      几乎每一方都把桑德斯当做第一个要干掉的目标,就连他的朋友也开始觉得他是坏人。濒临绝望桑德斯只能满月时挑战敌人,但敌人强大的超乎想象,杀出一条血路似乎是不可能的。
      要么胜利,要么死亡。
      他选择胜利,并尽力去做到。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除非他愿意成为狼人的宵夜。
      狼群在月下共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10 11:06
        chapter1 猩红梦魇
        月亮是圆的,但不会圆太久,就像人的生命一样。
        谁的生命能一直圆满?
        桑德斯从未密切注意到到月亮的盈亏,所以当一个比他低一年级的女孩来到礼堂,坐在他对面,要他教她一些令人不安的东西时,他不知道隔天便是满月。
        “不行。”他说。“日程表上,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海伦·莱斯皱起了眉头,她把黑发向后梳理一下。她是拉文克劳五年级学生,面容秀丽,笑起来很好看,但她现在没有笑。“拜托了,尼克,你一定知道怎么做,在整个六年级,你的魔药水平绝对是高水平。你是唯一一个我信得过的。”
        “你得先告诉我为什么?”
        “只是出于学术兴趣。”
        桑德斯用一种凌厉而客观的眼神的看着她,这让海伦觉得自己就像等待威森加摩宣判最终审判结果的被告,她从没想过温和的级长能给人带来这种感觉。
        海伦的感觉是一回事,桑德斯的情绪完全是另一回事。要是他知道自己吓得了海伦,一定难以置信。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多严厉,只是这几天自己过得实在是够呛,不知不觉间,让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变得情绪化。
        对桑德斯而言,这几天够呛,认真说,这一学年都够呛。
        “介意我看看你在想什么吗?”
        “介意。”海伦说,语速之快只能是出于本能。“尼克,我不是不信任你,但我还是不喜欢任何人在我脑子里乱转。”
        “可以理解,当我学习摄神取念时,能感受到这是什么感觉。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狼毒药剂,还是说……”桑德斯四下看了看。他选的位置够偏,谈话的私密性能够得到保障。“不管有什么原因,我会替你保密。”
        “你会歧视狼人吗?”
        正在切割一块三明治的桑德斯手滑了一下,刀刃沿着叉子滑下去,差点割到手。“不,我没理由歧视受害者。正如你依旧信任我一样。”
        海伦做了个鬼脸。“我没理由不信任我的级长。”她学着桑德斯的语气说道。
        “海伦……”
        “抱歉尼克。我不是狼人,我只想学习一下有些挑战性的魔药。”
        “狼毒药剂可不是什么随便研究的东西。”桑德斯说。“至少今晚不是。”
        “级长是怎么了?竟然不帮他的小学妹,难道是被冷酷的双胞胎兄弟替换掉了?”海伦一边嘀咕着,一边站起来,然后走出了餐厅。
        附近的学生看着海伦离开,然后看着桑德斯,脸上的猜测一闪就过不去了。桑德斯装作若无其事的把一块三明治塞到嘴里,假装没看见。因为进来发生的事,他差点忘了,有关自己的八卦穿得有多快。
        当身边有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咀嚼着三明治,陷入沉思。桑德斯没有抬头,因为他正在沉思,这是全国巫师都会的消遣方式,也许是全人类。然后一个影子落在他身上。
        “一个人坐在这里胡思乱想。这不太像你,尼克。”斯科皮说。他心不在焉的捡起海伦掉下的一张纸条,把它塞进口袋,而不是让它乱扔在地上。
        “一个人更容易静下心来。”
        “也只有你,能把那么正点的女孩晾在那里,自己去翻阅一些灰尘比书皮还厚的旧书。”斯科皮说。
        “正点的女孩,你指的是那个?夏洛蒂还是玛格丽特?”
        “玛格丽塔。”
        桑德斯笑了笑。“算了吧,玛格丽特,我更愿意把当成我一个可靠的好友,而不是……”
        “注意我的口型,我说的是玛格丽塔,我们学园的玛格丽塔。我能看得出来,你喜欢她,但没勇气说出来。”
        “你怎么能看出的?这真的不准确,真的。”桑德斯平静的说,他觉得斯科皮注意不到他眼里闪过的阴谋之光。
        “我当然能看出来,拉文克劳的心思特别好猜。而且玛格丽塔……”
        桑德斯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斯科皮愣了一下,然后问:“她就在我身后,对不对?”
        “有关说话,我总结出一个技巧,那就是三思而后言。”玛格丽塔平静的声音传来。
        斯科皮尴尬的笑了笑。“玛格丽塔是斯莱特林最聪明的人,是我们学院的翘楚,也是我所认识的最有天赋的女巫。你认同吗,尼克?”
        桑德斯点点头。“认同。”
        “抱歉,斯科皮,我和这个拉文克劳有几句话要说。”
        “当然。”斯科皮转身离开。
        近来斯科皮似乎得到了一种特殊能力,每当再背后提起某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总会在五秒钟之内到达能听到他说话的地方。对于这种能力是好是坏,斯科皮不想多说,桑德斯不想多说,玛格丽塔也不想多说。
        玛格丽塔身高略超过五英尺,棕色头发梳到后面,似乎比以前短一点。蓝眼很吸引人,有一种宁静而神秘的气质。
        “嘿,尼克。这几天没怎么见到你。”
        “怎么会?玛姬,我这几天可没有躲避……躲避任何事。”
        “有件事,你是真的不能躲。”
        “那就不躲。”
        玛格丽塔难以捉摸的笑着,冷冰冰得蓝眼睛射出直击人内心的光芒,似乎要从桑德斯的脸上找出一点有趣的信息,但什么也没有。“你有时真的很无趣。”她耸耸肩,把目光移开。“去趟校医室吧,你们学院的人出了点状况。事先声明,不是我干的。”
        桑德斯站起来。“你跟我去吗?”
        “不,那场景,我看一遍就够了。”
        这是个听起来就能让他预见未来的描述,在桑德斯的印象里,玛姬是个比大多数格兰芬多更大胆的斯莱特林,很少有什么能让她把害怕等情绪表现出来,如果能,那一定值得自己去见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10 11:10
          ddd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20-05-10 16:40
            ddddf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20-05-10 16:41
              dddddd板凳!


              回复
              7楼2020-05-10 19:11
                dddd~(为什么我每次都是地下室...


                回复
                8楼2020-05-10 19:13
                  镇定只是装出来的,一旦到了不需要因为面子等因素而伪装的时候,蛰伏在内心的真实情绪就要再一次兴风作浪。现在就是那个时候,已经出了礼堂,走廊里没人,桑德斯不需要佯装镇定,他快步向了校医室。在刚刚,他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人血。
                  他越靠近,眉头就皱得越深,血腥味越来越重了。到了门口,他停下来,血腥味不浓,但那只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桑德斯已经开始屏息了。他站在门口,有点犹豫要不要进去了,他预感里面的场景不会好看。
                  “尼克,你不舒服吗?你的脸好苍白呀。”夏洛蒂说。
                  桑德斯转过头,看到夏洛蒂·弗利也担心的望过来。他对着迎面而来的赫奇帕奇的女生笑了笑,不自然的笑容半真半假。“我没事,我来探望一下我们院的同学。”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说着,桑德斯推门进去了。
                  恶心、不安和紧张慢慢的从最黑暗的深渊爬上心头,它们拔掉了插在心灵之峰上的勇气、镇定和平静这三面旗帜。随后,它们进军理性的殿堂,把理性下去,坐上了掌管心灵的王座,让这具身体的主人想要尖叫并转身跑出去,但桑德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的天……”桑德斯喃喃自语。
                  透过帷幕,他看到了片片猩红,虽然心里发怵,但还是走了过去。技艺高超的治疗师奇亚拉·洛博斯卡正用一道道魔咒治疗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床上躺着一堆被撕破的布和模糊猩红的血肉。如果不是有人在治疗,桑德斯根本看不出那是不是一具尸体,甚至连去仔细查看的勇气都没有。桑德斯僵住了,这比被施了天寒地冻更能让人僵住。
                  “醒醒吧你。”莉迪亚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声音冷酷。
                  桑德斯低下头,向下看。胃一阵痉挛,威胁着要吐出刚才吃下的三明治和其他林林总总的什么玩意。
                  那女孩就像垃圾场中被流浪狗用来磨牙的破布娃娃一样陈列在病床上,除了陈列,桑德斯已经想不到更好的词语了。
                  脚步声传来,夏洛蒂走了进来。
                  “夏洛蒂,不要过来。”桑德斯走近她,想要把夏洛蒂转过去。“你不应看见这恐怖的……”
                  话还没说完,桑德斯就发现夏洛蒂已经绕过他了。
                  夏洛蒂走向那片噩梦般的猩红,然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看到了病床上的那堆猩红,神情犹如第一次见到博格特的小孩子,但这更令人生畏,值得让所见之人晕倒、尖叫,或者呕吐。这足以为今晚的噩梦提供素材,能成为一个人一生萦绕在心头的梦魇。听别人描述是一回事,但亲眼看到是另一回事。夏洛蒂没有尖叫,没有昏迷,也没有呕吐,但谁都看出来了――也快了。过了几秒钟,她捂住嘴,脸色变得一会儿苍白,一会儿又变得通红。然后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眼下,有一个能放心呕吐的地方真的很重要,对于夏洛蒂来讲,这是真的。
                  桑德斯看着门口,叹了口气。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夏洛蒂不要被吓坏。
                  任何人都不该看到这样恐怖的场景,任何人都不该被弄成这恐怖的模样。桑德斯强忍住胃部的痉挛和嗓子的抽动,强迫自己的腿不要再抖,竭力扼制住心头和胃里翻涌着的一切的一切。躺在病床上的不是他,他也不能想象到那女孩遭受了怎样的痛苦,也不敢想。他只知道她不该变成这样,不该被折磨。
                  “尼克……”莉迪亚轻声说。
                  尼科德摩斯·桑德斯的双手攥紧又松开,攥紧又松开,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10 19:26
                    dddddddddddddddddd抢沙发


                    回复
                    10楼2020-05-10 19:29
                      dd!好看哇


                      收起回复
                      11楼2020-05-10 19:29
                        莉迪亚图片,
                        来自香港乔靖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5-10 20:33
                          dddddddddddd!写得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5-10 20:46
                            等到开帖了!我还去把招人贴的人物表格补了一遍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5-10 21:17
                              我想问一问我的头头什么时候出场哪?


                              收起回复
                              15楼2020-05-10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