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673,395贴子:36,940,827
  • 24回复贴,共1

【原创】【萌新】万界尊圣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萌新发帖,文笔不好,大佬轻喷】【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回复
1楼2020-05-15 15:57
    引子:
    幽暗的宿舍中,一名青年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打开手机看了一眼,22:39,他叹了口气。
    如今正是春节假期,本该阖家团圆的日子,他却一人在学校宿舍独坐,心中不由得有些落寞。窗外,朵朵烟花升空绽放,恍惚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身影,又听到了那一句话:“时间过得真快,小谋又长大了一岁啊。”
    林谋,这是那个人给他起的名字。那所孤儿院,就是那个人给他的家。如果不是那个人当初将他从地上抱起,恐怕他早已死在那个冷湿的雨夜。可以说,他的生命是那个人给的。对于林谋和其他孤儿院里的孩子来说,那个人不仅仅是院长,还是他们共同的父亲。
    共同的身世和林谋开朗的性格让林谋和其他孩子迅速成为了朋友,更成为了“家人”,拥有了快乐。但是好景不长,变故就那样忽然发生了,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林谋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朋友,欢乐,一切都在那一刻结束。那熊熊烈焰像狂风一样从不起眼的角落兴起,迅速席卷了整个孤儿院。院长也在火中丧生。
    那场大火烧毁了林谋的家,也烧毁了他的前程,带走了他脸上的笑容。波动不定的心绪带来的高考的失利让原本名校有望的林谋最终来到了这所普通大学。身处异地,无依无靠,为了生活,林谋做过很多工作,服务生,送水员,街边小贩……林谋偶尔也会觉得很累,但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他相信有一个人正在看着他。他知道那个人希望他能变得更好。所以他会变得更好。
    “咕噜”咕噜“他突然觉得有点饿,于是,他套上了破旧的外套,顺手拿起自己的钱包和一部一看就用了很久的,磨损严重的手机,准备到学校附近的餐馆找点吃的。
    学校的背面有一条远近闻名的商业街,里面有着大量的小餐馆和商店,平常有着无数的学生和上班族来这里购买一些生活用品,或者打打牙祭。虽然此时正是夜市开放的时候,但是大多数老板都回家过节,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店铺里。往常喧喧嚷嚷的街道竟然有些冷清。林谋轻车熟路地走到一家门头略显破旧的餐馆面前,走进去挑个位置坐下。
    这里的老板娘是个中年妇女,带着正在上小学的小女儿一起在这里开了一家小饭馆。规模不大,但是却物美价廉。经过几次闲聊,林谋知道,她的丈夫在一次工业事故中被砸断了腿,从此瘫痪在家。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林谋也因此经常来光顾这家小店。
    “老板娘,点一下菜!”“老样子?“”老样子。”很快,菜就端上来了,一盘麻婆豆腐,一盘辣鱿鱼,一大碗米饭。林谋迅速地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地吃完了这些菜。身上辣出了一身汗,黏糊糊地甚是难受。他付清了钱,打算去旁边的洗浴城洗个澡,也让最近忙于兼职的自己放松一下。
    冲澡,泡澡,搓背,正准备再次冲洗身体的林谋,抬头看了一眼时间,23:57分,他苦笑一声,不早了,冲完该回宿舍睡觉了,明天还要继续打工赚钱呢。突然,他踩到了地下的一摊积水,脚下一滑,手连忙在旁边的锈迹斑斑的扶手上扶了一下,划破了手掌。欧阳谋暗骂了一声,走进了浴室准备冲澡。
    他没有注意到,从他的手掌上滴落的血液流到了浴室的下水道的入水口中,仿佛激活了什么术式一样,渐渐地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六芒星图案。六芒星不断地旋转,旋转。欧阳谋终于发现了异常,想要逃出浴室,但是却一次又一次的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他想呼叫保安或搓背师傅但却没有人来救他,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听到了他的求救声。最终,六芒星的中心形成了一圈漩涡,将他吸了进去。
    在一月份的23点59分59秒,欧阳谋开始了他的旅行。


    收起回复
    2楼2020-05-15 16: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5-15 16:06
        第一卷:天龙八部世界


        回复
        13楼2020-05-15 17:18
          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5-15 17:41
            第一章:初入天龙
            话说,大理国境内,有一座无量山,山上有个无量剑派。山后有一条瀑布挂在山上,太阳光投射在湖面上,经过湖水的反光,显得波光粼粼,十分壮观。
            但这一切,随着一声惊恐的喊叫声,便统统变得不和谐了。
            “啊!!!救命啊!!!”
            林谋惊恐地大喊着,这个下水道,竟然不负责任地把他扔在了半空中!
            “噗————哗啦哗啦“落水声响起,他落入了下面的湖水中。湖水清澈透明,但林谋却完全没有欣赏的意思,此刻,他正在拼了老命在向岸边游去,尽力不让湖水把自己给冲到远处,不然,他林谋的一生,就有可能要因此终结了。
            游着游着,他看到前面岸上似乎有个人。也不管这人是善是恶,直接大喊道:“大哥,大哥,救救我!快救我上来!”
            那个人似乎是听到了,林谋依稀看见,他去找了一根长树枝,之后伸给了他。他连忙拼尽全力抓住这最后的希望。那人用力把体力不支的林谋从湖里拉了上来。上岸后,他还没来得及道一声谢谢,便昏迷了过去。
            …………,
            睁开双眼后,林谋看着周围,喃喃自语:“这里,是哪里啊.......”
            他的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这里是大理国境内。”林谋也不管自己身上未着寸缕,就问:“兄弟,你贵姓啊?听你说这是大理,这里是云南吗?”
            那人衣着说道:“小生姓段,单名一个誉字,此地的确是大理。”
            林谋笑了几声,说:“兄弟,别闹了。你要是段誉,我就是段正淳!“
            段誉一脸震惊:“你是何方高人,怎能一口喊出我父亲的名字?“
            林谋也一脸震惊:“等等,这位仁兄,当今中原是什么年代?“
            段誉更觉得奇怪,回答道:“当今中原是宋朝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林谋震撼地看向四周的鸟语花香,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是天龙八部的世界,我穿越了,我穿越了!!!”


            回复
            18楼2020-05-15 20:04
              林谋沉思了一回儿:“对了,北冥神功!这里,想必就是段誉找到北冥神功的那个山谷了。”
              “兄台?兄台!你还好吗?“
              “对不起,段誉兄,我刚才头昏脑胀,想必一定在说胡话。请问,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或者,你能把你身上披的长衫借我一件吗?“段誉边解下长衫递给他,边问:”请问兄台尊姓大名?在此地相见,也是一种缘分。“
              “林谋。段誉兄,你今年多大了?“
              “小弟今年19岁,不知林兄年龄几何?“
              “我21岁,倒是比你大了两岁,不如,我们今天拜个把子,就此结为异性兄弟吧!”
              林谋此为是因为三点。其一,众所周知,段誉是天龙八部里幸运值仅次于虚竹的一个人,妥妥的气运之子啊。其二,段誉非常喜欢和别人拜把子,他这也是投其所好。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他身上没钱,自己外出行走不出两天就要饿死。如果傍上段誉,虽然危险点,但是好歹有口饭吃。
              段誉欣然同意,两人就此撮土为香,向天空拜了八拜,就此结为兄弟。
              随后,林谋对段誉说:“贤弟,愚兄掐指一算,算到我们今天合该有一番机缘。不如你找一找,看看周围有没有一扇石门,如果找到的话,记得告诉我。“
              段誉迟疑了一下,应道:“可是林大哥,我受人之托,还要去万劫谷帮钟灵送信,你能想个办法让我们出去吗。”
              “不出我所料,那个山洞中应该就是出口。”
              “那林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一切的?“
              “因为我……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师从高人,从此虽不说能掐会算,但也的确有三分本事“
              大约花了两刻钟的时间,段誉就按原著所描述的那样,先找到了一柄小剑,然后发现了那块大岩石。他连忙喊林谋过来。
              两个人进入了那个洞穴,倒也没什么害怕的情绪。林谋知道洞穴里不会有危险,段誉则是没顾得上害怕。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就和原著一样了。段誉看到石像之后大呼小叫,像几百年没见过姑娘一样热泪盈眶地跪倒在地。林谋边扶起他来,边说:“好了,誉弟,这只不过是一尊石像罢了。”他把石像下面摆放的蒲团拿着,双手用力,把蒲团给撕开了。用手往里一摸,果然,里面藏着一个绸包,里面放的就是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了。
              林谋将卷轴展开后,看了一眼,那卷轴上果然如原著所描述的那样,画着裸女图像。幸亏林谋是经过21世纪信息大爆炸的人,所以倒也没在段誉面前出丑。
              撇去这个引人犯罪的卷轴不谈,什么“无妄“,”大有“,他也完全看不懂啊。所幸旁边还有一个精读易经的段誉。林谋询问了一下段誉。虽然段誉看卷轴的时候面红耳赤,浑身上下像是发烧了一样,但是他还是细心为林谋讲了一下易经最基础的部分。再结合画像里标出来的穴位,他基本已经可以开始练习这门绝世武学了。
              但是,段誉已经等不及了。他肚里的断肠散还有几天就要发作了,现在对于段誉而言,可以说时间就是生命。因此,他拉着林谋走上了那个石室里的石梯,顺着江边爬了出去。
              ....………….
              …..………...
              ….…………
              …………….
              不到半天,林谋和段誉就到了万劫谷谷口。没等段誉指明,林谋就先行一步的找到右数第四棵松树,拨开了长草,发现了一洞,进去后,在那“段“字上敲了三下,便听到里头有人欣喜地说:“小姐回来了!“
              段誉看到这一幕,想:“我林大哥的本事真不是盖的。我还没跟他指明谷口所在处,他就自己找到了。”听到里面的人说话,连忙说:“我受钟姑娘之托,前来向钟谷主求救.‘
              之后,段誉见到钟夫人后,就把钟灵要求他说的话和信物全部送到了。值得一提的是,林谋在之前提醒过他,可以对着钟夫人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还有自己的父亲的名字,所以甘宝宝知道了他就是段正淳的儿子,一时间思绪纷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忽然,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甘宝宝知道是钟万仇回来了,连忙把他俩塞到衣柜里。不巧的是,由于衣柜太窄,林谋没办法捂住段誉的嘴,又让他看见钟万仇后笑出了声。钟万仇也因此发现了他俩。
              段誉自然是一表人才,林谋虽说不是面若潘安,但也算是长得比较清秀。钟万仇自然怀疑了甘宝宝。经过甘宝宝的一番解释和段誉悍不畏死的行动,两人终于脱险。但是钟万仇还是在追赶甘宝宝的过程中受伤了,林谋知道剧情,如果钟万仇不受伤的话,段誉也不会去借马,更不会遇到木婉清,所以林谋也没阻拦,只是问钟万仇要来了一身衣服,终于摆脱了没内衣可穿的囧境。
              等着借到宝马黑玫瑰之后,林谋借口说自己有事要处理,让段誉先去救钟灵,自己随后再去找他,段誉欣然应允。林谋却是藏在马厩后头,暗暗地练着北冥真经,争取尽快融会贯通手太阴肺经这一条经脉。
              没过多久,江南的瑞婆婆和平婆婆就到了,林谋按兵不动。等到段誉骑着马赶到,又被江南的人抓住的时候,他才现出身来,向段誉打招呼。
              段誉奇道:“林大哥?你怎么还没走?”林谋嘴角狠狠一抽,随口一说的理由,这个天真的傻狍子竟然就信了。几个大汉过来绑住他,他也没反抗,任凭自己的手被绑上绳子。
              但是那个大汉或许是碰巧,或许是林谋吸走了段誉的欧气,竟然自己把自己的“少商穴”用力地摁在林谋的“列缺穴”上。
              几千年之后,林谋回想起这件事,感慨万分,正是这一指,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林谋借着一缕内力打通了手太阴肺经,转瞬之间,大汉瘫软在地。
              另几个大汉感受到了不对劲,连忙赶了过来,扶住那名瘫倒的大汉。林谋解开绳子,趁一名大汉不注意,抓住了他的手掌。把自己的少商穴对准他的少商穴。转眼间,又一名大汉失去了战斗力。
              剩下的局面自是不必多说。这几名大汉原本只是看门的武夫。内力修为和普通人相差无几。面对内力高了他们几乎两倍,还会一点凌波微步的林谋,他们只有被吸走内力的份。
              如果大汉们齐心协力,利用林谋没学过武这一点,还能依靠人多势众,用人数堆死他。但是大汉们都各自逃命,给了林谋可乘之机。
              最终,林谋吸到了四名大汉的内力,只见厅子里也传来阵阵暗器破空的声音,想必是木婉清已经动了手。他忙给段誉松绑,自己跑进大厅内,看看能不能白嫖一些内力。
              进去后,林谋发现一些人正在围攻木婉清,旁边还躺着一些好手。有些已经死了,有些,正躺在地上哀嚎。
              林谋两眼放光,这些好手的内力,怕是不少吧……


              收起回复
              31楼2020-05-16 22:13
                没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20-05-16 22:54
                  没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20-05-17 19:55
                    不过片刻,地上中毒的武林好手全部被林谋吸干了内力。得到十多人毕生内力的林谋只论修为也能比得上二流高手了。
                    突然得到力量的林谋信心大涨,脚踩凌波微步,踏进了最中心的核心战场,周身真气激荡,逼向众人,“你们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来!”平婆婆被那真气一激,心中一震,但仔细感受后发现不过尔尔,冷笑一声,口中喝道:“哪里来的小鬼,滚!”平婆婆一刀向着林谋砍去,上面附着的真气令林谋暗自心惊,他看准时机向左后方走了一步,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刀,衣衫被鼓荡的真气吹得猎猎作响。平婆婆惊奇地“嗯?“了一声,继续挥刀,真气仿佛海浪一般喷涌而出,袭向林谋。但得到修为,又身有凌波微步的林谋已非等闲之辈,脚步变换间,竟在刀锋真气之间轻松穿行,仿佛不惹尘埃。平婆婆一套刀法砍完之后,林谋的身上竟是毫发无损。
                    平婆婆皱着眉头骂道:“这小兔崽子倒是挺古怪!”
                    趁平婆婆不注意,木婉清挥动手里的彩带,缠上了屋顶的房梁,彩带缠绕着她和地上被绑起来的段誉,借着袖中小箭的掩护,飞快地从屋顶的窗户掠出。
                    “***跑了!”
                    “不怕!这里还有个来救她的男人,想必和那***关系不一般,抓住他!”
                    林谋一怔,欲哭无泪。他没有犹豫,转身就跑,身后跟着一连串的吆喝:“别跑!”“跟紧了他!”
                    ............
                    几天后,浑身衣衫破的可以直接当丐帮弟子的林谋终于出现在大理城郊,他热泪盈眶。
                    江南一行人,竟然分出大批人手来追他,他虽然有北冥神功傍身,但这七天也仅仅只是把段誉半个时辰不到,就学会的任脉打通了而已。这几天他茹毛饮血,吃的是野果,喝的是溪水。时不时还要小心追兵的到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他看到了希望。
                    好在他逃跑的时候没看到段誉,估计是被木婉清带走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摸了摸身上,林谋苦笑一声,他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但他现在又累又饿,只能去吃霸王餐了。
                    正好道旁有一家面馆,他边安慰自己“穿越者的事,怎么能叫抢呢?”边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一进去,却看见三个人,正是段誉和没带面罩的木婉清。旁边还坐着一个拿着两支小笔的男人。
                    等等,这一幕怎么有点熟悉……
                    云中鹤!!!云中鹤马上就要来了!!!
                    林谋欲哭无泪,僵硬的转过头去,果然在门外看到了一个长得像竹篙一样的人正在往里进,想必那就是云中鹤。
                    段誉看见林谋,笑嘻嘻地说:“欸,林大哥,你怎么来了,快,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木姑娘木婉清……”他还没说完,就看见林谋给他打的口型:“第四恶人云中鹤来了。”段誉和木婉清顿时神情一紧。朱丹臣站了起来,外出迎敌。段誉拽着林谋和木婉清一起从后门逃跑。
                    出了门后,却看见只有三匹马。林谋是段誉的结拜兄弟,自是不能将他丢下。所以只能让一马双驮段誉和木婉清,另一马给林谋。三人一起向着大理奔去。
                    没多久,朱丹臣也骑着马赶了上来。他的后面跟着的正是轻功绝佳的云中鹤。眼看着他就要追上来。林谋心里一惊,伸出指甲,在马臀上猛地划了一道,马受惊,跑的更加快了。
                    云中鹤也在朱丹臣的马上抓了一把,那马的速度也飙增。朱丹臣看着有效,也不顾马的体力情况,在段誉和木婉清的马上用判官笔各划了一道。这样一来,短时间内云中鹤不可能追上马,如果在马累死前还没到大理城,朱丹臣或许可以逃跑,但剩余人都逃不了一死。
                    幸运地是,在马轰然倒地的地方,已然可以看到“玉虚观”的墙壁了。林谋运起自己为数不多的内力,施展“凌波微步”,拉着段誉飞快地像着玉虚观跑,木婉清紧跟在他俩后面,朱丹臣殿后,终于,在林谋和木婉清力气用光之前,他们一行人抵达了玉虚观。
                    随后,段誉进去搬救兵去了。林谋还有木婉清正严阵以待的防守着。忽然,一个瘦如竹篙的人从草丛中飞了出来,正是云中鹤。
                    木婉清先下手为强,抬手两支小箭向着云中鹤射去。云中鹤举起兵器抵挡,迎面攻来一人,却是林谋。他一拳轰在云中鹤的兵器上,云中鹤料想不到他的力气竟有怎么大,一支钢爪把握不住,飞了出去。他反手一脚,踢飞林谋。不料朱丹臣已经赶了过来,段誉也带着刀白凤赶了过来。云中鹤看到后,本应逃跑,但他色心不死,越战越勇,企图掠走二女。虽然只有一支兵器,倒也舞的虎虎生风,时不时还反击一两下。
                    躺在地上,痛的呲牙咧嘴的林谋心念一动:“如果自己把这云中鹤的内力全部吸走,自己不就可以瞬间变成高手了吗?”


                    收起回复
                    37楼2020-05-19 00:17
                      d一个,楼主保证,开学之后最低两天一章不断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20-05-19 17:56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20-05-19 19:51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20-05-20 23:58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20-05-21 18:07
                              没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2楼2020-05-23 10:03
                                说完,段延庆一杖朝着林谋心口戳了过来,另一杖支撑在地,竟然是要直取林谋性命。林谋大惊,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摆好防御的架势。
                                他伸出手挡在自己胸口前,另一手拿着一把自己出门时带来的长剑,自身不住的后退。段延庆突然变招,拿着铁杖戳向他的脑袋,林谋急运内力,将长剑竖在自己头前。铁杖里灌输了段延庆的浑厚内力,自然坚不可摧。所以长剑在一个照面之间就被打断,所幸铁杖也同时被打歪,顺着自己的耳朵滑了过去。此时,另一根铁杖一点地,段延庆竟是直接飞起,拿着铁杖直朝林谋心口戳去。林谋一边向后不住地闪躲,一边念起了诗文。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段延庆心中一凛,连忙将铁杖改为向地下戳去,自己欺身向前,拿住了林谋“神封穴”。但是神封穴所属的足少阴肾经,林谋已经练过这条经脉,段延庆这么一拿,便是将自己的内力度入林谋体内。
                                段延庆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内力飞速流逝,心里大惊,暗道:“星宿老怪的化功大法!”连忙以磅礴的内力猛地冲击林谋,将他推开,但就这么一小会功夫,段延庆的内力已经少了差不多十分之一。可别小看这十分之一,这已经差不多是半个云中鹤的内力了。
                                段延庆却顾不得这些内力了,像连珠炮似的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星宿老怪的化功大法?你又为什么知道当年菩提树下的事的?你知道她是谁吗?”
                                林谋招了招手,隐晦地说:“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可有第三人知晓。”段延庆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接着说:“那位女子我当然知道她是谁,她就是当今镇南王妃刀白凤,当年,她恨段正淳风流,所以外出,找了个浑身脓血的叫花子,和他度过了难忘的一夜,因此来讽刺段正淳。”
                                段延庆的心神遭受到了猛击,险些连铁棒都拿不住了。他接着说:“你知道被你关起来的段誉的生辰八字吗?他生于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二十三日,你还记得你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她的吗?”
                                段延庆一算,顿时面露异色:“段誉,他,他是我儿子?”“不错。”“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武林往事的?”“在下略通占卜之术,能知过去未来。”段延庆沉默了。林谋又趁热打铁的说:“你现在不放段誉出来,等到段誉名誉全毁,你的儿子也会和你一样,被赶出王府,从此浪迹天涯。而你若放他出来,保定帝膝下无子,只能传位给他。你的儿子做了皇帝,和你做了皇帝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
                                段延庆思考了好一会,突然,他将拐杖抬了起来,飞进了石墙,一杖打在石门上,本来原著中需要叶二娘,云中鹤,南海鳄神,段正淳四个人合力才能推开的石门被段延庆一杖推开。他扔下一个布包,大笑着离开了翻过石墙,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关在里头的段誉和木婉清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喜,连忙从里屋跑了出来。林谋也走进石墙,打开那个段延庆临走时扔下的布包,只看见里面放着三样东西:两个纸包:一个上面写着“阴阳和合散”,另一个上面写着“阴阳和合散解药”。还有一本陈旧的书,林谋略略一翻,大概是段延庆当年怕自己遗忘,所默写下来的一阳指秘籍。现在好了,他把这本书赠送给林谋了。估计是他看出来林谋攻击毫无章法,又感谢他揭露这一切,好让自己的儿子的名誉不受损,所以送了他这本书。
                                段誉问:“林大哥,那个大恶人怎么走了?”林谋随口回答:“你要不走,待会他就回来了。“段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相比这石屋里待的这几天他过的并不怎么美妙。林谋忙揭开解药布包,给段誉在手掌心里倒了一些粉末,叫他分给木婉清一些。另一个布包他打算自己留着,万一什么时候,能够派的上用场。
                                段誉二人解了这奇药后,三人便一起返回大理皇宫。保定帝正急得像锅盖上的蚂蚁一样,段延庆既不能杀,也不能放任他囚禁段誉。正与群臣商量着办法,段誉和木婉清便一起走了进来。保定帝大奇,突然严肃地质问段誉:“誉儿,你莫不是干了那令我段氏整族蒙羞的事,因此延庆太子才放你回来的?”段誉回答:“不是啊,伯父,是我林大哥救我回来的。”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眼睛投向林谋,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练,也不可能把武功练到能打败延庆太子的地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谋朗声说道:“延庆太子在和保定帝一番战斗中元气大伤,我心急如焚,于是去拜访了我师父,请他老人家出山,把延庆太子打至重伤,之后,师父就走了。“保定帝问:”是哪一位前辈高人,出山相救我侄子?择日,我愿亲自去拜访。“
                                “家师不愿被人打扰清静。在这里替师父谢谢陛下的一片盛情了。”
                                “那倒可惜了,倒不知林小兄弟是否有在大理入朝的打算?”
                                “感谢陛下的厚爱,不过小生,倒是打算去中原走一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4楼2020-05-23 11:27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20-05-24 00:25
                                    d,今天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8楼2020-05-24 10:17
                                      回到自己的屋子中,林谋先花了一段时间,把这一次万仇谷之行所吸到的段延庆的一部分内力给同化为自己的。之后,他借着这一次吸取到的内力,又花了大约一个半个时辰的时间,把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一举打开,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内力越多,吸取速度越快,同样同化速度也变快,打开经脉所花的时间也同样变短。以前自己几乎没有内力的时候,打开一条手太阴肺经都要花费数个时辰。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只用半个时辰就够能打开一条经脉了。
                                      同化的过程中,林谋也开始筹划自己下面的去向,大理肯定是不能再待了,下面的主线剧情不在大理,自己也吸不到什么高手的内力。若要是让他自己练,以他的天赋,就算他三岁习武,现在估计也就是菜鸡中的菜鸡。
                                      现在万仇谷的剧情被自己一番嘴炮提前结束,自己为了保命,在这一役中也没有吸到多少内力。下面位于大理的剧情就是天龙寺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硬碰硬对上鸠摩智和自杀带来的效果没有什么两样。最起码自杀自己还能选个死法。去姑苏燕子坞的话,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虽说差不多能打过包不同和风波恶,但是现在就和姑苏慕容氏撕破脸皮,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刷一遍丐帮倒是可以,反正自己的武功现在应该和一位丐帮长老打平略逊一筹,如果长老拿他穴道的话,或许能胜过他。但是自己如果把丐帮的长老吸成一个废人或者直接杀了他,萧峰一定与自己不死不休,所以这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剩下自己的去路就只剩下逍遥派了。如果去逍遥派拜师,招数暂时是不用愁了,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可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学。自己现在对上敌人,也就只能拿着拳头砸人。原著中的段誉还有六脉神剑呢,自己现在如果没有几门技巧性的武功,就永远无法成为这个位面武功的一流高手了。
                                      林谋打定主意,写下一张字条。字条上说明自己离开了大理,现在要去寻找自己的师父继续精进武功,暂时分别一段时间,相信以后还会再会。之后,他提起内力,施展凌波微步,进入了皇宫,找到了保定帝的寝室
                                      绕过侍卫,林谋从窗户翻了进去。一进屋,就看到保定帝正坐在书桌前,对他温和地笑着:“找我有什么事吗?”林谋说:“今天大堂上,我说出的那些话全部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林谋把在万劫谷中发生的事情,段誉的身世,以及段延庆的表现全部说了一遍。保定帝沉思良久,说:“没想到,段誉脱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林谋忽地打断了保定帝,担忧地问:“那你,还会把皇位传给段誉吗?”他笑了笑:“当然会。这皇位本就应该属于延庆太子,传给他的儿子,也算理所应当。”最后,林谋把自己得到段延庆的一阳指秘籍告诉了保定帝,并问保定帝自己可不可以修炼这门武功。保定帝说:“当然可以。你和段誉是结义兄弟,传给你也算不违祖训。你可以向外宣布,就说是你救段誉有功,我教了你一阳指。”“太好了,谢谢伯父,谢谢伯父。”保定帝问:“没什么事了吧,没事我就要休息了。”林谋忙追着说:“还有事,还有事!”保定帝边走边回答:“什么事?”林谋回答:“您……手头应该很富裕吧,不知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些盘缠。”保定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转头憋着笑说:“有,当然有。”随后,他从自己书桌旁的抽屉里掏出几块宝石,递给林谋。林谋连声道谢,随后,他施展凌波微步,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在大理的一户人家那里用一块宝石换了一匹马和一些干粮,随后奔出城外。
                                      就这样,林谋离开了大理,向着中原一路奔去。
                                      …………
                                      …………
                                      过了十几天,林谋出现在了擂鼓山,无崖子和苏星河的所在地。这段日子,他不仅把一阳指入了门,将一阳指练到了第七品,还把十二正经剩下的所有经脉和阴维脉阳维脉全部打通。“
                                      入山后,林谋边走边大喊:“无崖子前辈,小子林谋前来拜师。”走了两刻多钟,林谋的嗓子都喊得说不出话了。终于,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自始至终未说过话,估计是聋哑门中的弟子。
                                      到了一个山谷,中年男人拐进了一个暗门。拐了好几个弯,终于,面前一阵光明。林谋不禁眯起了眼。等他睁开眼时,却发现面前有几间木屋。木屋前站着一人,仙风道骨,看年龄应该是苏星河。只听他开口喊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尊在这里的?”
                                      林谋做了个揖,说:“我的武功虽然稀松平常,但是占卜功夫却是天下一等一的。”
                                      苏星河笑道:“好小子,你来接我七招吧。如果你能接下这七招,我就带你进去见师父。如果不能,我们逍遥派可不收天资愚钝之人!”
                                      林谋摆出个一阳指的起手势:“倒要请老前辈讨教了。”
                                      话音刚落,苏星河便猛扑了过来,嘴边还喊着:“第一招!”他现在穿着白衣白袍,又使出逍遥派的武功。看起来极为美观,好似一只花丛中飞舞的白蝴蝶。林谋不敢大意。要知道,当日他能在段延庆手下撑过三招,全是因为自己在最后关头告诉了他真相。不然自己铁定会死在他的第三招下。苏星河虽然弱于段延庆,自己又学会了一阳指,但自己仍然没有什么信心。
                                      正所谓“弹指二十瞬,一瞬二十念”,林谋脑子里想着,身上的动作可一点没停下。自己先运起一阳指功夫,将内力灌输到指尖,想着苏星河的麻穴戳去。苏星河的感觉何等敏锐,在半空中忽然变招,脚尖携带着风声向林谋的肋下踢去。“第二招!”林谋利用凌波微步,不向后反向前走,走到一半之后变向,擦过了苏星河的飞脚。苏星河奇道:“这是凌波微步?”林谋点了点头。“第三招来了!”苏星河突然飞起双拳,身子更是抢到了林谋前面。但林谋这凌波微步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出其不意。赶路或许不如别的顶尖轻功,但是它在战斗中却能起到奇效。林谋靠着凌波微步的神奇性,一举躲过了苏星河的两招。到了第六招的时候,苏星河无奈地摆摆手,说:“不用再打了,两招以内我定然无法击败你,姑且算你过关了。”随后,他转身进了木屋,林谋大喜,连忙跟紧苏星河的步伐。
                                      进了木屋,林谋听见了无崖子和蔼的声音:“星河,那小子的相貌如何?”苏星河恭敬地回答说:“师尊,他虽然不是潘安之貌,但是也算耐看,最起码说不上一个丑字。”“唉……“无崖子的声音中却充满了失望。
                                      林谋:“……”


                                      回复
                                      61楼2020-05-24 16:04
                                        没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20-05-24 17:30
                                          来人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20-05-24 18:39
                                            林谋从人群中走出,声若洪钟地说:“我,林谋,今天有几句话,要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群雄虽不认识这是谁,但刚才那一声,里面蕴含着极其磅礴的内力,料想不会是江湖上籍籍无名的人物。
                                            乔峰看到林谋,心里一震:“这位,莫不是那天三弟段誉给我提起的他的结义哥哥林谋,他,现在应该是我的二弟,但是他要干什么呢?”乔峰暗暗地想,嘴上却不说话。
                                            林谋朗声说道:“这萧……乔峰,若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杀父杀母杀师,我林谋虽不才,但是也是这武林中的一份子,自当杀了这狼心狗肺之辈……”乔峰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按下自己愤怒和悲伤的情绪,默默站着,接着听他说。
                                            “但是,在下不才,却精通占卜之术,能知过去未来。前几天,在下算了算,发现这些事情的背后,另有隐情。“人群中却走出一位浑身雪白,披麻戴孝的女子,正是马夫人。她质问林谋:“阁下是谁,为什么要出来为这契丹狗贼辩护?难道,你也是契丹人?”
                                            林谋冷笑一声,轻声说道:“没想到马夫人不仅谋杀亲夫是一把好手,乱给人按罪名也是熟烂之至。”这声音虽然轻,但在场的人都是武林好手,自然能轻易听到。康敏心里一惊,外表却不为所动,哭哭啼啼地说:“你要我下去陪先夫,直接说就是了,又为什么要辱人清白?”
                                            林谋不为所动,只说了一句话:“小康,你过来,给我闻闻,你头上那朵茉莉花香不香?”马夫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问:“你难道真的什么都知道?”林谋朗声说道:“最近的事情,现在,我就为大家揭露这一切的真相。”群雄屏气凝神,容纳了上百号好汉的会场,竟然一瞬间,便鸦雀无声。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故事的一开始,便要从当年丐帮的洛阳百花会说起。马夫人自衬绝色,可是我们的乔峰乔帮主,他不解人情啊。马夫人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他竟然一眼都不看,这可就埋下了祸根。”乔峰心里一震,心想:“这原来就是我遭受陷害的原因啊。”正想着,人群中却突然窜出一人,正是那全冠清。他一边向着林谋扑来,一边喊:“大家不要听信这人的一面之词!”林谋运起一阳指的功夫,一指戳在他的哑穴和麻穴上,他顿时浑身**,动弹不得,只能落下地来。群雄中懂行的人惊呼:“大理段氏的一阳指!”
                                            林谋笑道:“马夫人,看见这一阳指,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话吗?”马夫人虽极为惊恐,但是仍然强打精神,说:“这一阳指与我又有何相干,你要栽赃什么就尽快,不要再辱我的名声。“林谋冷笑道:”怎么和你没有什么相干,段正淳段老伯,不知道有没有当年在你面前显露出这一门功夫呢?只可惜你一心想成为大理国王妃,人家却不娶你。“其余人顿时眼前一亮,只觉得今天冒着生命危险来,却听到了如此多的武林秘辛,实为划算。
                                            “之后,马夫人就看到了丐帮前帮主汪剑通所遗留的书信。这下可糟了,俗话说的好,最毒妇人心。马夫人看到了这封信,她暗怪乔大侠不解风情,于是准备陷害他。可是她一个弱女子,论起力量或者权力,哪能比得上当时的乔大侠呢?她唯一值钱的东西,便是她自己了。于是她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去招兵买马。很快,就有一位丐帮中人上钩了。“林谋顿了顿,戏谑地朝着丐帮的位置喊道:”白世镜白长老,我说了这么久了,也该换你上来说几句了吧。“丐帮的好汉全部转头看向白世镜,喝问:”白长老,你是我丐帮的执法长老,怎么能干出来这种事?“白世镜顿时满脸煞白。
                                            林谋接着说:“白长老和马夫人一起密谋要陷害乔大侠,可是马大元马副帮主忠义啊,他就是再爱自己的夫人,也不可能助纣为虐,去陷害自己的弟兄的。所以,马大元被白长老和马夫人杀死了,并嫁祸给了姑苏慕容氏。”林谋一顿,又接着说道:“可是,这等大事,总不能只有两个人参加吧。所以,第二个人,上钩了。”说完,他的目光,投向了摔倒在地的全冠清。在场的宋长老,奚长老,陈长老,吴长老等丐帮中的忠义之辈,都恨不得去立刻砍死全冠清,好让丐帮的声誉挽回一些“
                                            马夫人此时脸色惨白,指着林谋,惊恐地喊道:“魔鬼,你是魔鬼,呜呜呜………”林谋继续说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父亲的羊被狼给叼了去了,因此没钱给你买新衣服。你看见隔壁姐姐有一件新衣服,你潜入她的家里去,把那个姐姐的衣服给剪得粉碎,这件小事,不知马夫人,还记得吗?”
                                            马夫人披头散发,凄厉地嚎叫着:“魔鬼,魔鬼,你不可能连我小时候的事情都知道的。你是魔鬼,魔鬼……”薛神医暗自摇了摇头,他知道,马夫人已经无药可救了。身上的伤尚且有法可治,心里的伤可是绝症。
                                            林谋说毕,乔峰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运起传音入密神功,说:“二弟,谢谢你。但为兄还是要请你告诉我一件事,请问,那带头大哥是谁,就算他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报仇!”


                                            回复
                                            72楼2020-05-26 21:42
                                              怎么没有人啊……这三千多的阅读量难道都是我自己刷出来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20-05-27 21:03
                                                来人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1楼2020-05-30 20:32
                                                  啊这,又没人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3楼2020-05-31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