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673,572贴子:36,941,997

回复:【原创】【萌新】万界尊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了(。・ω・。)ノ♡❀小花花砸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0-05-19 10: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20-05-19 12:26
      d一个,楼主保证,开学之后最低两天一章不断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20-05-19 17:56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20-05-19 19:51
          滴滴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20-05-19 22:45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20-05-20 23: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20-05-21 01:12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20-05-21 18: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20-05-22 12:07
                    b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20-05-22 21:45
                      没人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2楼2020-05-23 10:0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20-05-23 10:45
                          说完,段延庆一杖朝着林谋心口戳了过来,另一杖支撑在地,竟然是要直取林谋性命。林谋大惊,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摆好防御的架势。
                          他伸出手挡在自己胸口前,另一手拿着一把自己出门时带来的长剑,自身不住的后退。段延庆突然变招,拿着铁杖戳向他的脑袋,林谋急运内力,将长剑竖在自己头前。铁杖里灌输了段延庆的浑厚内力,自然坚不可摧。所以长剑在一个照面之间就被打断,所幸铁杖也同时被打歪,顺着自己的耳朵滑了过去。此时,另一根铁杖一点地,段延庆竟是直接飞起,拿着铁杖直朝林谋心口戳去。林谋一边向后不住地闪躲,一边念起了诗文。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段延庆心中一凛,连忙将铁杖改为向地下戳去,自己欺身向前,拿住了林谋“神封穴”。但是神封穴所属的足少阴肾经,林谋已经练过这条经脉,段延庆这么一拿,便是将自己的内力度入林谋体内。
                          段延庆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内力飞速流逝,心里大惊,暗道:“星宿老怪的化功大法!”连忙以磅礴的内力猛地冲击林谋,将他推开,但就这么一小会功夫,段延庆的内力已经少了差不多十分之一。可别小看这十分之一,这已经差不多是半个云中鹤的内力了。
                          段延庆却顾不得这些内力了,像连珠炮似的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星宿老怪的化功大法?你又为什么知道当年菩提树下的事的?你知道她是谁吗?”
                          林谋招了招手,隐晦地说:“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可有第三人知晓。”段延庆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接着说:“那位女子我当然知道她是谁,她就是当今镇南王妃刀白凤,当年,她恨段正淳风流,所以外出,找了个浑身脓血的叫花子,和他度过了难忘的一夜,因此来讽刺段正淳。”
                          段延庆的心神遭受到了猛击,险些连铁棒都拿不住了。他接着说:“你知道被你关起来的段誉的生辰八字吗?他生于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二十三日,你还记得你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她的吗?”
                          段延庆一算,顿时面露异色:“段誉,他,他是我儿子?”“不错。”“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武林往事的?”“在下略通占卜之术,能知过去未来。”段延庆沉默了。林谋又趁热打铁的说:“你现在不放段誉出来,等到段誉名誉全毁,你的儿子也会和你一样,被赶出王府,从此浪迹天涯。而你若放他出来,保定帝膝下无子,只能传位给他。你的儿子做了皇帝,和你做了皇帝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
                          段延庆思考了好一会,突然,他将拐杖抬了起来,飞进了石墙,一杖打在石门上,本来原著中需要叶二娘,云中鹤,南海鳄神,段正淳四个人合力才能推开的石门被段延庆一杖推开。他扔下一个布包,大笑着离开了翻过石墙,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天边。
                          关在里头的段誉和木婉清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喜,连忙从里屋跑了出来。林谋也走进石墙,打开那个段延庆临走时扔下的布包,只看见里面放着三样东西:两个纸包:一个上面写着“阴阳和合散”,另一个上面写着“阴阳和合散解药”。还有一本陈旧的书,林谋略略一翻,大概是段延庆当年怕自己遗忘,所默写下来的一阳指秘籍。现在好了,他把这本书赠送给林谋了。估计是他看出来林谋攻击毫无章法,又感谢他揭露这一切,好让自己的儿子的名誉不受损,所以送了他这本书。
                          段誉问:“林大哥,那个大恶人怎么走了?”林谋随口回答:“你要不走,待会他就回来了。“段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相比这石屋里待的这几天他过的并不怎么美妙。林谋忙揭开解药布包,给段誉在手掌心里倒了一些粉末,叫他分给木婉清一些。另一个布包他打算自己留着,万一什么时候,能够派的上用场。
                          段誉二人解了这奇药后,三人便一起返回大理皇宫。保定帝正急得像锅盖上的蚂蚁一样,段延庆既不能杀,也不能放任他囚禁段誉。正与群臣商量着办法,段誉和木婉清便一起走了进来。保定帝大奇,突然严肃地质问段誉:“誉儿,你莫不是干了那令我段氏整族蒙羞的事,因此延庆太子才放你回来的?”段誉回答:“不是啊,伯父,是我林大哥救我回来的。”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眼睛投向林谋,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练,也不可能把武功练到能打败延庆太子的地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谋朗声说道:“延庆太子在和保定帝一番战斗中元气大伤,我心急如焚,于是去拜访了我师父,请他老人家出山,把延庆太子打至重伤,之后,师父就走了。“保定帝问:”是哪一位前辈高人,出山相救我侄子?择日,我愿亲自去拜访。“
                          “家师不愿被人打扰清静。在这里替师父谢谢陛下的一片盛情了。”
                          “那倒可惜了,倒不知林小兄弟是否有在大理入朝的打算?”
                          “感谢陛下的厚爱,不过小生,倒是打算去中原走一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4楼2020-05-23 11:2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20-05-23 15:2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20-05-23 21:57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20-05-24 00:25
                                  d,今天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8楼2020-05-24 10: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20-05-24 14:00
                                      dd我也要去写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20-05-24 15:13
                                        回到自己的屋子中,林谋先花了一段时间,把这一次万仇谷之行所吸到的段延庆的一部分内力给同化为自己的。之后,他借着这一次吸取到的内力,又花了大约一个半个时辰的时间,把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足厥阴肝经一举打开,证明了自己的猜想。内力越多,吸取速度越快,同样同化速度也变快,打开经脉所花的时间也同样变短。以前自己几乎没有内力的时候,打开一条手太阴肺经都要花费数个时辰。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只用半个时辰就够能打开一条经脉了。
                                        同化的过程中,林谋也开始筹划自己下面的去向,大理肯定是不能再待了,下面的主线剧情不在大理,自己也吸不到什么高手的内力。若要是让他自己练,以他的天赋,就算他三岁习武,现在估计也就是菜鸡中的菜鸡。
                                        现在万仇谷的剧情被自己一番嘴炮提前结束,自己为了保命,在这一役中也没有吸到多少内力。下面位于大理的剧情就是天龙寺了,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硬碰硬对上鸠摩智和自杀带来的效果没有什么两样。最起码自杀自己还能选个死法。去姑苏燕子坞的话,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虽说差不多能打过包不同和风波恶,但是现在就和姑苏慕容氏撕破脸皮,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刷一遍丐帮倒是可以,反正自己的武功现在应该和一位丐帮长老打平略逊一筹,如果长老拿他穴道的话,或许能胜过他。但是自己如果把丐帮的长老吸成一个废人或者直接杀了他,萧峰一定与自己不死不休,所以这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剩下自己的去路就只剩下逍遥派了。如果去逍遥派拜师,招数暂时是不用愁了,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可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学。自己现在对上敌人,也就只能拿着拳头砸人。原著中的段誉还有六脉神剑呢,自己现在如果没有几门技巧性的武功,就永远无法成为这个位面武功的一流高手了。
                                        林谋打定主意,写下一张字条。字条上说明自己离开了大理,现在要去寻找自己的师父继续精进武功,暂时分别一段时间,相信以后还会再会。之后,他提起内力,施展凌波微步,进入了皇宫,找到了保定帝的寝室
                                        绕过侍卫,林谋从窗户翻了进去。一进屋,就看到保定帝正坐在书桌前,对他温和地笑着:“找我有什么事吗?”林谋说:“今天大堂上,我说出的那些话全部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林谋把在万劫谷中发生的事情,段誉的身世,以及段延庆的表现全部说了一遍。保定帝沉思良久,说:“没想到,段誉脱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林谋忽地打断了保定帝,担忧地问:“那你,还会把皇位传给段誉吗?”他笑了笑:“当然会。这皇位本就应该属于延庆太子,传给他的儿子,也算理所应当。”最后,林谋把自己得到段延庆的一阳指秘籍告诉了保定帝,并问保定帝自己可不可以修炼这门武功。保定帝说:“当然可以。你和段誉是结义兄弟,传给你也算不违祖训。你可以向外宣布,就说是你救段誉有功,我教了你一阳指。”“太好了,谢谢伯父,谢谢伯父。”保定帝问:“没什么事了吧,没事我就要休息了。”林谋忙追着说:“还有事,还有事!”保定帝边走边回答:“什么事?”林谋回答:“您……手头应该很富裕吧,不知您可不可以给我一些盘缠。”保定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转头憋着笑说:“有,当然有。”随后,他从自己书桌旁的抽屉里掏出几块宝石,递给林谋。林谋连声道谢,随后,他施展凌波微步,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在大理的一户人家那里用一块宝石换了一匹马和一些干粮,随后奔出城外。
                                        就这样,林谋离开了大理,向着中原一路奔去。
                                        …………
                                        …………
                                        过了十几天,林谋出现在了擂鼓山,无崖子和苏星河的所在地。这段日子,他不仅把一阳指入了门,将一阳指练到了第七品,还把十二正经剩下的所有经脉和阴维脉阳维脉全部打通。“
                                        入山后,林谋边走边大喊:“无崖子前辈,小子林谋前来拜师。”走了两刻多钟,林谋的嗓子都喊得说不出话了。终于,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自始至终未说过话,估计是聋哑门中的弟子。
                                        到了一个山谷,中年男人拐进了一个暗门。拐了好几个弯,终于,面前一阵光明。林谋不禁眯起了眼。等他睁开眼时,却发现面前有几间木屋。木屋前站着一人,仙风道骨,看年龄应该是苏星河。只听他开口喊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尊在这里的?”
                                        林谋做了个揖,说:“我的武功虽然稀松平常,但是占卜功夫却是天下一等一的。”
                                        苏星河笑道:“好小子,你来接我七招吧。如果你能接下这七招,我就带你进去见师父。如果不能,我们逍遥派可不收天资愚钝之人!”
                                        林谋摆出个一阳指的起手势:“倒要请老前辈讨教了。”
                                        话音刚落,苏星河便猛扑了过来,嘴边还喊着:“第一招!”他现在穿着白衣白袍,又使出逍遥派的武功。看起来极为美观,好似一只花丛中飞舞的白蝴蝶。林谋不敢大意。要知道,当日他能在段延庆手下撑过三招,全是因为自己在最后关头告诉了他真相。不然自己铁定会死在他的第三招下。苏星河虽然弱于段延庆,自己又学会了一阳指,但自己仍然没有什么信心。
                                        正所谓“弹指二十瞬,一瞬二十念”,林谋脑子里想着,身上的动作可一点没停下。自己先运起一阳指功夫,将内力灌输到指尖,想着苏星河的麻穴戳去。苏星河的感觉何等敏锐,在半空中忽然变招,脚尖携带着风声向林谋的肋下踢去。“第二招!”林谋利用凌波微步,不向后反向前走,走到一半之后变向,擦过了苏星河的飞脚。苏星河奇道:“这是凌波微步?”林谋点了点头。“第三招来了!”苏星河突然飞起双拳,身子更是抢到了林谋前面。但林谋这凌波微步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出其不意。赶路或许不如别的顶尖轻功,但是它在战斗中却能起到奇效。林谋靠着凌波微步的神奇性,一举躲过了苏星河的两招。到了第六招的时候,苏星河无奈地摆摆手,说:“不用再打了,两招以内我定然无法击败你,姑且算你过关了。”随后,他转身进了木屋,林谋大喜,连忙跟紧苏星河的步伐。
                                        进了木屋,林谋听见了无崖子和蔼的声音:“星河,那小子的相貌如何?”苏星河恭敬地回答说:“师尊,他虽然不是潘安之貌,但是也算耐看,最起码说不上一个丑字。”“唉……“无崖子的声音中却充满了失望。
                                        林谋:“……”


                                        回复
                                        61楼2020-05-24 16:04
                                          没人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20-05-24 17:30
                                            来人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20-05-24 18: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20-05-24 23:08
                                                #超好看,我相信后面肯定会出现爱情元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20-05-25 01:23
                                                  段誉都有语嫣,巴拉巴拉一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20-05-25 01:24
                                                    日常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20-05-25 12:18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20-05-25 12:53
                                                        我又来催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20-05-26 12:24
                                                          林谋从人群中走出,声若洪钟地说:“我,林谋,今天有几句话,要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群雄虽不认识这是谁,但刚才那一声,里面蕴含着极其磅礴的内力,料想不会是江湖上籍籍无名的人物。
                                                          乔峰看到林谋,心里一震:“这位,莫不是那天三弟段誉给我提起的他的结义哥哥林谋,他,现在应该是我的二弟,但是他要干什么呢?”乔峰暗暗地想,嘴上却不说话。
                                                          林谋朗声说道:“这萧……乔峰,若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杀父杀母杀师,我林谋虽不才,但是也是这武林中的一份子,自当杀了这狼心狗肺之辈……”乔峰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按下自己愤怒和悲伤的情绪,默默站着,接着听他说。
                                                          “但是,在下不才,却精通占卜之术,能知过去未来。前几天,在下算了算,发现这些事情的背后,另有隐情。“人群中却走出一位浑身雪白,披麻戴孝的女子,正是马夫人。她质问林谋:“阁下是谁,为什么要出来为这契丹狗贼辩护?难道,你也是契丹人?”
                                                          林谋冷笑一声,轻声说道:“没想到马夫人不仅谋杀亲夫是一把好手,乱给人按罪名也是熟烂之至。”这声音虽然轻,但在场的人都是武林好手,自然能轻易听到。康敏心里一惊,外表却不为所动,哭哭啼啼地说:“你要我下去陪先夫,直接说就是了,又为什么要辱人清白?”
                                                          林谋不为所动,只说了一句话:“小康,你过来,给我闻闻,你头上那朵茉莉花香不香?”马夫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问:“你难道真的什么都知道?”林谋朗声说道:“最近的事情,现在,我就为大家揭露这一切的真相。”群雄屏气凝神,容纳了上百号好汉的会场,竟然一瞬间,便鸦雀无声。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故事的一开始,便要从当年丐帮的洛阳百花会说起。马夫人自衬绝色,可是我们的乔峰乔帮主,他不解人情啊。马夫人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他竟然一眼都不看,这可就埋下了祸根。”乔峰心里一震,心想:“这原来就是我遭受陷害的原因啊。”正想着,人群中却突然窜出一人,正是那全冠清。他一边向着林谋扑来,一边喊:“大家不要听信这人的一面之词!”林谋运起一阳指的功夫,一指戳在他的哑穴和麻穴上,他顿时浑身**,动弹不得,只能落下地来。群雄中懂行的人惊呼:“大理段氏的一阳指!”
                                                          林谋笑道:“马夫人,看见这一阳指,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话吗?”马夫人虽极为惊恐,但是仍然强打精神,说:“这一阳指与我又有何相干,你要栽赃什么就尽快,不要再辱我的名声。“林谋冷笑道:”怎么和你没有什么相干,段正淳段老伯,不知道有没有当年在你面前显露出这一门功夫呢?只可惜你一心想成为大理国王妃,人家却不娶你。“其余人顿时眼前一亮,只觉得今天冒着生命危险来,却听到了如此多的武林秘辛,实为划算。
                                                          “之后,马夫人就看到了丐帮前帮主汪剑通所遗留的书信。这下可糟了,俗话说的好,最毒妇人心。马夫人看到了这封信,她暗怪乔大侠不解风情,于是准备陷害他。可是她一个弱女子,论起力量或者权力,哪能比得上当时的乔大侠呢?她唯一值钱的东西,便是她自己了。于是她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去招兵买马。很快,就有一位丐帮中人上钩了。“林谋顿了顿,戏谑地朝着丐帮的位置喊道:”白世镜白长老,我说了这么久了,也该换你上来说几句了吧。“丐帮的好汉全部转头看向白世镜,喝问:”白长老,你是我丐帮的执法长老,怎么能干出来这种事?“白世镜顿时满脸煞白。
                                                          林谋接着说:“白长老和马夫人一起密谋要陷害乔大侠,可是马大元马副帮主忠义啊,他就是再爱自己的夫人,也不可能助纣为虐,去陷害自己的弟兄的。所以,马大元被白长老和马夫人杀死了,并嫁祸给了姑苏慕容氏。”林谋一顿,又接着说道:“可是,这等大事,总不能只有两个人参加吧。所以,第二个人,上钩了。”说完,他的目光,投向了摔倒在地的全冠清。在场的宋长老,奚长老,陈长老,吴长老等丐帮中的忠义之辈,都恨不得去立刻砍死全冠清,好让丐帮的声誉挽回一些“
                                                          马夫人此时脸色惨白,指着林谋,惊恐地喊道:“魔鬼,你是魔鬼,呜呜呜………”林谋继续说道:“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父亲的羊被狼给叼了去了,因此没钱给你买新衣服。你看见隔壁姐姐有一件新衣服,你潜入她的家里去,把那个姐姐的衣服给剪得粉碎,这件小事,不知马夫人,还记得吗?”
                                                          马夫人披头散发,凄厉地嚎叫着:“魔鬼,魔鬼,你不可能连我小时候的事情都知道的。你是魔鬼,魔鬼……”薛神医暗自摇了摇头,他知道,马夫人已经无药可救了。身上的伤尚且有法可治,心里的伤可是绝症。
                                                          林谋说毕,乔峰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运起传音入密神功,说:“二弟,谢谢你。但为兄还是要请你告诉我一件事,请问,那带头大哥是谁,就算他在天涯海角,我也要去报仇!”


                                                          回复
                                                          72楼2020-05-26 21:42
                                                            怎么没有人啊……这三千多的阅读量难道都是我自己刷出来的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20-05-27 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