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苍岚吧 关注:48,948贴子:1,826,490
  • 9回复贴,共1

【风起苍岚】烈火焚霜(空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亲们好,这里阿清\竹子,新人第一次发帖,如果不对还请指出,会改正的,谢谢~
本文短篇,字数小于一万,会尽快更完哒


回复
1楼2020-05-15 21:32
    [百里空城视角]

    我离开玄寂宗至今,已有三个年头。这三年,我救出了一千五百名族人,也在东皇氏少主身死后将东皇家族夷为平地。

    今日雪大如鹅毛,天色灰白,空中满目的雪片,如裂帛与轻絮。地上积雪已厚了起来,今日没有客人登门,我靠在正厅檐下的藤椅上看雪,忽有风起,将雪花拂至面上,甚冷。想那丫头总着一袭桃色轻衫,却不知她冬日里作什么打扮。

    身旁小小的木几上,放着一个茶壶,一只茶盏,盏中浅碧色茶水清透幽香,几点深褐的茶屑沉在盏底。淡淡几袅白烟。杯盏旁边静静躺着一封拆过的信函,是玄寂宗送来的邀请函。

    三年,多数误会都得到了澄清,许多人的过错也已被弥补,如今玄寂宗重建,乃是喜事。而我,也为逢场作戏而成为它门下弟子,故被师兄寒影重邀请去道贺。

    我不敢去。三年里我有太多的机会去见那些人,可我不敢去。就如三年前,我可以去护住那丫头免遭刑讯,可,我不敢去。如果在最后关头,我跳下深渊去寻她、救她,该有多好。

    我端起杯盏,轻轻尝了一口茶,舌尖漫开清香与苦涩。有雪花,融进了茶中。雪花落地的声音悉悉索索,长风破空的声音宛如悲泣。我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好生安静。

    可我原不是这样安静的人,说起来,我师兄才是。他一向面如冰霜,惜字如金,做了那么久师兄弟,他对我说过的话,屈指可数。所以那丫头还总叫他棺材脸。但我知道,他喜欢那丫头。就算被慈宁按头立誓,他还是喜欢风恋晚,这么多年来他迷茫逃避,未必不是为当年草率的誓言后悔。他不敢承认自己喜欢她。

    就如同我。

    “哥哥,神祠中的樨兰掐苞了!”雀跃而清婉请女声划破了寂静,一袭轻裘的小妹推开内院的门,积雪像尘雾一样被抖入风里。她眉飞色舞地立在我跟前,气息尚没有喘匀。

    “哦?是吗。”我轻笑,站起身来,坐皱了的衣裘随动作而垂下,“看看去。”

    神祠是百里家供奉先祖之处,除了列位先祖的神位之外,祠堂中央的岸上还供奉着一株几近枯萎的幽蓝色仙草——樨兰草。樨兰本不是稀奇药草,然而寻常樨兰皆是淡淡的黄色,茎纤直,叶坚挺,花开四瓣,气味甜香,而神祠中的那株,据说开花时花瓣深蓝而笼罩幽光,气味也幽微诡妙。是的,都是据说,我行年二十余载,未尝见它开花。

    而如今结苞了,当是吉兆。或许……我不禁看了看几上那封信函。

    刚走出檐下,雪片便落满了肩头与发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散了寂静,管家气喘吁吁、小跑进来:“少、少主,方才……有一老妪来我们府上,自称、呼……自称七阶巅峰炼丹大师,想见您一面。”

    我心脏几乎骤停,紧紧握住了管家肩膀,仿佛地府恶鬼想要抓住一线生机:“她在哪里?”
    “就在前厅,已经奉上茶水了。”


    回复
    2楼2020-05-15 21:32
      萌新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亲帮我顶贴,真是太感动啦,我会尽快写完的,蟹蟹蟹蟹~
      我这个短篇可能会写的比较随意,有显得粗糙生硬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教~我会多多注意的
      笔芯芯


      收起回复
      13楼2020-05-16 19:54
        雕镂精美的乌木门被推开,发出低沉滞重的声音,室内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厅中客座上体态臃肿、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正在饮茶,她一手端着茶盏,另一只手的手肘靠在椅子扶手上,毫无坐相,脚边一个精致的取暖炭盆,不是百里家的东西,应该是这丫头的奇怪法器。

        如果我不知道她就是风恋晚,那我一定会以为她是登门寻衅,或者骂上一句为老不尊。然而这做派真的就是她。率性至极。

        “巫前辈。”我进门走到她身前,按礼数抱拳躬身行礼,妹妹跟在我身后随礼,老太太愣了片刻,放下杯盏,起身回礼。


        【风恋晚视角】

        三年前我浴火重生,真正开始拥有自己的力量时,铁了心要把那些人欠我的一笔一笔讨回来,却唯独在想起雷灵根时会生出不愿面对的情绪。而如今为了炼制聚元散救师父,我不得不来百里家求一味珍稀的药材。若非如此,真想再逃避个三五年。

        直到他进门前一刻,我还在想,他如今究竟是什么样子,桑冉为了五道轮回境非作歹,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助纣为虐?我不愿以真正的面目与他重逢,姑且用这个假身份对付一下吧。

        然而他真的走到了我跟前时,事情又似乎完全不似我的想象——他很是沉稳,眼神中没有任何虚伪、贪婪或恶意,也不似在玄机宗时那般张扬。他十分诚恳地向我行礼,就如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对待一个普普通通的前辈。

        “前辈就等了,我是百里家的少主,百里空城。”他坐到主座上,跟着她的小姑娘立在他身边。小姑娘很是漂亮。

        “巫前辈贵为修真界第一丹师,今日登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他望向我,轻轻一笑,开始有些像我认识的那个雷灵根。

        “少主过誉了。”我笑说,“今日我贸然登门,实属唐突,然而确有不得已之事相求,还请少主莫怪。”

        “前辈言重了,您请说。”

        “数年前我因为自己的冒失而身陷仇人的圈套,我的一位故人为了救我性命而堕入死门,至今未得苏醒。我一直在寻求复活他的方法,直到近来,找到了一张上古单方,”我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茶,来压一压心里的紧张,“别的都好,只是方中有一味樨兰草……”

        我一时不好意思接着开口,雷灵根双眼低垂,仿佛在沉思,片刻后,他又看向我:“巫前辈是想要我家祠堂中的樨兰草。”

        他的语气笃定,没有半点询问的意思,我刚想说是,他旁边的小姑娘皱起眉头,看了看他,见他没有反应,又看向我:“大师,樨兰草在苍祁遍地都是,可我家祠堂那株,是百里家圣物,不能……”

        “不得妄言。”雷灵根拉住小姑娘的手臂,打断了她的话,“巫前辈莫见怪,这是舍妹,从小娇纵,不懂规矩。”

        哦,原来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他妹妹。委屈巴巴的,好可爱。

        我虽不清楚原因,但也知道百里家的蓝色樨兰草是他们家族圣物,若非别无他法,我真的不会来求。不论做出怎样补偿,我都要尽力换得这味药。

        “前辈来的也巧,家祠中的樨兰再有几日便能开花了,前辈若要摘走,恐怕需在府上小住几日。”

        他这是,同意了吗?干脆的让人有些疑惑。毕竟是这种大族圣物,别说一个炼丹师来讨,就算是神明登门,恐怕也得谈一谈价码呀。

        他仿佛看出了我的疑问,笑道:“家族圣物,天王老子要拿也是不给的。但是如果是您要的话,那就摘走吧。”


        回复
        26楼2020-05-17 23:51
          在这里统一感谢顶贴的小伙伴哦
          为了不显得我在水群,就不逐层回复啦,但是每一层我都看见啦,爱你萌
          谢谢大家支持


          回复
          27楼2020-05-17 23:54
            我为雷灵根的爽快感到讶异。他这是在向七阶炼丹师讨好么?可我未曾许诺任何好处作为交换。

            我试图从他的面庞、他的表情中分辨出一些情绪,可是他的眼神清明而沉静,笑容谦和有礼。原来我真的不懂他,我只认识那个嚣张没礼貌的雷灵根,从来没考虑过肩挑大族重担的年轻少主应该是什么样子。

            他究竟怎么想要什么呢?原来人并不是经历过熔岩止水就能洞悉一切。

            今日的雪势很大,是我到这个世界以来见过最大的一场雪,穿过庭院的风声宛如幽怨的哭声,鹅毛般的雪片仿佛想掩埋这些亭塔楼阁。

            百里空城问我是否先去他家的神祠看一看那株传说从中的樨兰草,顺便参观一下百里府邸。我略一思索,便欣然答应。什么风雪拦得住我对陌生环境的好奇呢?大族院落,我是真的没有见过。

            琅琊城并非为一个姓氏所拥有,不能算。

            雷灵根让仆人带他妹妹回去,然后为我取来一件风衣,对我说:“外面风大,前辈请跟着我。”

            >>>

            日暮时分风雪毫无征兆地停息了。悲泣般的大风突然静谧,只剩大雪沙沙的声音,片刻之后,雪声也消失了。

            我在百里家的客房中,推开窗子看外面的积雪。雪后的天空十分澄净,一片云也不见,仿佛擦干眼泪之后的心情。天色慢慢暗了下去,而后月亮渐渐出现。入夜。

            月华清亮如水,倾泻到雪地上,让这个夜晚像一捧泉水一样清冽。午后我随雷灵根去百里家神祠看过了那株变异的樨兰,新结出的淡蓝花苞低垂着头,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和这片大陆上丛生的樨兰草很不同。

            既然这株小小的花可以让师父醒来,那它一定要平安绽放,我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我想,去那个祠堂再看它一眼,希望自己能够亲眼看着那朵花绽放。我推开客房的门走进夜色,沿着仆人带我从祠堂走到客房的那条路,踩着一路的积雪和月光。

            当我走到神祠门口的时候,却看见神祠里仍然亮着灯,几盏幽幽的烛火。

            有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打破了雪夜的静谧:“哥哥,这株樨兰草是先祖飞升时留下来的唯一遗物。百里家世代将它供奉在家族的祠堂里,它的盛衰一直被族人视作凶吉的预兆。百里家早已经不能没有他了,哪一个家族可以失去他们信仰的圣物呢?哥哥,你再多考虑一下好不好?”

            “妹妹,你见过这朵花开吗?”百里空城淡淡的声音传出来。这家伙对他妹妹说话的语气可真温柔。

            小姑娘没有回答他,于是他接着说:“哥哥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朵花开,如今它终于开了,或许,巫前辈就是她的有缘人呢。”

            “可是哥哥…”小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打断——

            “凶吉即使能被预兆,又有什么意义呢?三年前东皇家,暗算了你们时,家族明知道有祸事临头,却还是无可避免。”百里空城的声音渐渐低落。

            哎呀,我这样偷听他们说话不太好。不过他说的东皇家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正是桑冉凶相毕露的时候,我记得即使在我跳下深渊前的最后一刻,百里空城还是想要抓住我。我不懂同行了那么久的伙伴,怎么会伙同他人暗算我,又为什么在害了我之后,想要救下我。


            回复
            41楼2020-05-19 22:43
              亲们久等啦,先感谢顶贴的亲们~不好意思昨天突然没有更文,因为着急交作业,心静不下来,卡文了,而且我发现晚娘的视角我真的不太把握得了。其实这部分写的也不太满意,但是再不更文有些不好意思了,亲们将就一节吧明天三次元也有事,不更文啦,周四不一定,大家不要一直等哦~我会尽量在周日结束之前更完的


              很感谢大家喜欢这个文~我等不及想要空晚解开误会,所以有了这篇文,也是安慰一下自己啦,因为是短篇,虽然有私设,但是并没有讲出来,细节会处理的比较粗糙,不要骂我哦


              回复
              42楼2020-05-19 22:44
                【第三人称】

                “哥哥给你讲一些在玄寂宗发生的故事吧。”

                神祠中淡黄的烛光映在窗子上,空气中浮动着凌霜开放的珍奇花朵的香味。今夜的月光太亮了,在雪地上照出一片寂寥的白。风恋晚看着自己的影子,向后退了几步,她想自己应该回避这对兄妹的对话,但是又忍不住想听一听,玄寂宗的往事,落在百里空城的眼中是什么样子。

                “那年哥哥与父亲因为一些事情而有了些矛盾,从家中的传送阵去了岚渊大陆,误打误撞地被一个小宗门收为弟子,那个小宗门叫玄寂宗。玄寂宗有几位尊者修为有限,但又盛气凌人,蛮不讲理。”

                门外风恋晚闻言,暗暗点头,心道雷灵根这句话说的还挺中肯,慈宁那个不讲理的女人真的把棺材脸害的太惨了。

                “当时还有一个小丫头,可能比你大一点点吧,也是误打误撞被带进了玄寂宗,不过因为她当时完全没有修为,灵根资质也差,看起来就像个一无是处的**,所以只是作为一个杂役。”

                “……我要不还是走吧。”这种话风恋晚听过很多,但从雷灵根嘴里说出来却让她觉得格外讨打。

                “不过她却做出了很多令人感到惊讶的事情。很多有着多年修为的弟子都无法达成的任务,她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等她开始学着修炼的时候,她的修为提升快到令人吃惊。我以为她有什么奇异的修炼方法,但慢慢发现并没有,她或许真的是个天才。”

                “小妹,你知道沐长老吗?”
                “哥哥说的是匿迹多年的沐轻忧大师吗?”

                “嗯,我在玄寂宗遇见了沐长老,而那个丫头被沐长老收为唯一的弟子。当年在琅琊城,世上还没有四阶炼丹大师的时候,那丫头就轻而易举地练出了三阶绝品丹药。从那时起,她的名字,风恋晚,就开始在流传在炼丹师之间。”

                “这么年轻的四级炼丹大师?!”

                “远不止于此,她现在至少是七阶巅峰炼丹大师。但我猜她的水平并不能被用阶来衡量。有的人生来就有芸芸众生无法想象的天赋,而她就是那种人。”百里空城讲故事的声音温柔又平静,神祠里的小姑娘倒抽一口气,不再说话,在震惊中静静地等着他往下讲。

                风恋晚呆立在月下。她以为是她的明处,雷灵根在暗处,却想不到雷灵根早已知晓一切。却不点破,只是陪着她演。

                为什么。

                “你知道东皇少主是死在烈火城吧。可你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死吗?”

                “风恋晚五道轮回镜的主人。那年东皇少主想要拜入沐长老门下,却不想被沐长老干脆利落地拒绝,她嫉恨风恋晚,也觊觎五道轮回镜。后来她暗害风恋晚,却阴差阳错令沐长老堕入了死门,而风恋晚,被她打碎了丹田,废掉了修为,强行夺走了五道轮回镜。”

                “那风大师就这么被她害死了吗?”小姑娘紧张地问。

                “风恋晚不只是被她所害,也是被我。那年你们被东皇家族所囚禁,我也被东皇少主挟迫,她对风恋晚的所有算计与加害,我都是帮凶。”百里空城的声音渐渐低落,“我不知道她丹田破碎,修为尽失后经历了什么,想来又是巨大的痛苦。如今她重新出现在我面前了,如果让我失去一切,能够补偿她一两分,那我心甘情愿放弃一切。”

                “原来巫辞人就是……”

                风恋晚没有继续听他们后面的讲话。她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貌,心情却乱作一团。轻风拂过了她的面庞,一阵刺骨的冰凉,于是她抬手轻轻摸了摸脸,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流泪。白茫茫的雪地突然开始变暗,风恋晚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在雪地上逐渐淡去,于是她扬起头发现皎白的圆月正在被黑暗蚕食。静立了片刻,她转身向客房走去。

                “天狗食月了……不听了。”

                >>>

                神祠中,小姑娘还在听哥哥讲述三年里的故事。烛火下,哥哥的神情温柔又落寞。

                在她的眼里,哥哥一直是家族中意气风发的少主,温柔又强大,从自己记事起,哥哥就保护着她,她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脆弱的样子、失意的样子。可这三年来,哥哥变得十分安静,那种明亮的笑容,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

                小姑娘才明白,哥哥遇见了喜欢的人,伤害了喜欢的人,错过了喜欢的人。

                今天,哥哥又重逢了喜欢的人。

                “哥哥,花开了。我们去请风大师来取药吧。”

                “好。”

                神祠的门被推开,兄妹两人走进了没有月亮的雪夜。百里空城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说:“百里家族没有炼丹师,我们让风恋晚留在百里家好不好?”

                “好呀,看哥哥留不留得住。”

                >>>


                三年前,烈火城里,风恋晚击败桑冉,夺得了苍祁大陆的通关资格后,离开了那个小小的院落,不再用老妪的皮囊伪装自己。不足二十岁的女孩子与她的同伴们笑笑闹闹的走在午后烈火城的街道上,艳阳普照,街上偶有路人向她们投去惊艳的目光,但没有人上前打扰她们。

                那时的百里空城,多想摘去隐息符,走进仿佛只属于她的阳光里,走到她身边去,对她说一声,好久不见。

                【完】


                回复
                60楼2020-05-23 23:16
                  亲们久等啦,这篇故事今天仓促地写完了,我承认有一些烂尾,其实在最初打算写这个的时候,我是想以百里空第一人称写完的,结果这学期可真的太忙了,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写故事,所以人称切的乱七八糟,故事也讲得有些晦涩和凌乱。


                  不知道这个结局大家能不能看明白,再往下写就是糖了,不过我怕接着写会更烂,所以大家就自己脑补两个人摊牌的场景吧~太不好意思了,我真是个糟糕的楼主


                  谢谢顶贴的小伙伴和喜欢这个文的大家,有时间我还会再开贴的,有想看的cp和故事可以留言哦~不过我可能会拖到明年了。


                  爱你们哦,比心~


                  回复
                  61楼2020-05-23 23:24
                    哈哈,我真是一个笔芯狂魔


                    回复
                    62楼2020-05-23 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