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659,626贴子:36,919,623
  • 8回复贴,共1

【原创/成长】春江春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成长】春江春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5-26 21:47
    2020-07-07 23:19 广告
    主线是春江的故事,而非爱情风月
    将会在我同某袖签约后删除
    更新应该较为频繁,不会出现弃坑情况,放心品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5-26 21:50
      第一章 被嫌弃的春江
      偌大的卧室,春江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胸口因为气愤有些疼痛,可惜她只能忍耐着不将脾气发泄出来,因为她是屋外的人口中所说的“无人要的孩子”,她怕一还口,便成了真的野孩子。
        一扇门之外,是一位正破口大骂着的老人,他是春江的祖父。口口声声说着最爱春江的祖父,此时正因为家中小狗对路人几声吠叫,将所有肮脏的字眼全部投注在这个只想看家护院的小小生命上。
        纵然春江没有出过一声,却还有谩骂穿透门板,砸在她的身躯上。无奈戴上耳机,拦不住的叫骂声,混合着那主唱粗犷的声线,让人很是心烦。春江一只手伸入头皮,狠狠地挠着一头有些油腻的短发,许是很久没有搭理过指甲,长长的指甲划过她的头皮,很疼。
        振聋发聩的音乐将耳膜折磨得生疼,可春江不想取下,呆呆地看向窗外。那小城的天空蓝的分明,偶尔几只燕雀细小的叫声,为这北方的五月更添生机。窗户的对面,也是一栋居民楼。她家对面的人家,有一方小小的露天阳台,依稀可见几盆被照看得很好的花,迎着温暖的春风,飘摇着扬起了笑脸。那家的孩子,看着同她一般大,蓝色波纹的窗帘并没有拉上,可见屋内的摆设。
        整齐排列着书的书柜泛出乳白,床单是淡淡的蓝色晕染,他的桌子,正迎着春日熹微。应该是个爱干净的男孩子,他一定有富裕的家庭,有爱他的父母吧。只可惜,我的桌子正巧是和他相对着的,是背着光的。春江想着,轻轻呼出一口气,耳边的音乐震得人头脑发晕。
        如往常一般将账号挂上网课,春江曾经也是一个所谓的好孩子,曾帮助过老师批改全班同学的作业,也曾狐假虎威地管理过班级。可如今,这些曾经切实拥有的所谓的殊荣,她却已经失去了,随着那段日子的流逝,付之东流的,还有她对于学习的热情。不随着老师的脚步,不那么扎眼的存在于人群中,也是很好的,至少有不少相似的人想同她做朋友。虽然无聊而空虚,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的。
        门外的喧吵声愈发大了起来,春江停止了循环播放的摇滚乐。那是祖父的声音,浑厚中满是咄咄逼人的音色,那声音也曾毫不犹豫地吼叫着,像一只疯了的野狗。听那话,是祖父从楼上的窗子中探出头去吐痰,正巧落在了五楼家的阳台上,被人家抓了个正着。此时,祖父正与楼下家里的妇人争吵着,听那语气似是占了上风。看样子,又多了一个对我嗤之以鼻的人了,不过也无妨,这同一单元的人已被祖父得罪干净了,不差这新来的一家了。
        春江想着,从一旁床上凌乱的书堆中生生抽出几张未用过的白纸来,随手点开一则推送,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句子。春江清哼一声,却在那纸上抄写下来,或许,老师批改时看到了,还可以表扬我一番吧。
        左侧室内的电钻声,又响了起来,连带着整栋楼似乎都在颤抖着,春江却早已习惯了那声音。右侧室内的小孩子,似是被这声音吵醒了美梦,哭个没完,那妈妈似乎也是心急了,不管那孩子是否听懂她的叫骂,就对着孩子骂了起来,从哭个没完的孩子,到总是打她却挣不得几个钱的丈夫,再到她拒绝给她看孩子的婆婆……
        我可不能结婚啊,万一也嫁了一个她丈夫这样的呢。可我这种人,会有人要吗,估计来我家就被吓跑了吧。春江想着,嘴角却挤出一抹笑来,或许,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5-26 21:51
        第二章 下水道旁的五元钱
        又是一个被春风抚过的周六,春江照例拿着祖父给她的二十元钱,去这小小城市的另一端补习数学。可惜春江的头脑并不灵活,这也曾被她的父母诟病,每每春江想要同她的父母发一发牢骚,总会被父母确诊为“真像你妈/爸”的病症,久而久之,春江再也没有同父母讲过题目很难之类的话。再难,怕也只有她一人受着。
          春江沿着自行车道缓缓走着,尽管那线路走得并不笔直,身后却无自行车的响铃声传来。小小的城市,大家却似乎都过得富裕,马路中央川流不息的车子,却还是绿皮的出租车更多一些,几辆打着空车的牌子,大多数都载着客人三两。
          春江攥紧了手中的二十元钱,向着身后一辆一个劲儿朝着自己鸣笛的出租车望了一眼。自己距离补习的地方还有约一小时的路程,抬头望望前面的巨大时钟,时间还很充裕,便回过了头,不理那辆车,接着向前走去。
          春江一直低着头,虽然走得笔直端正,防止疫情蔓延的口罩为她那张并不漂亮的脸做了很好的掩护,她不再惧怕擦肩而过的青年嬉笑着的侧目,可她仍低着头。
          记得那次,风带着北方地区特有的豪爽,打在她的脸上,她便是因为无意间的低头,在路边捡到了鲜红的一百元钱,自那以后,她便一直低着头了。
          前方马路边的下水井口处,似乎静静躺着什么,春江有一种莫名的直觉,那边是钱。那是一张皱皱巴巴的五元钱,却被路边小店倒出的污水压得平整了许多,孤零零地伏在下水井的盖子上面,满是未被风干的油污。
          春江下意识朝四周望望,似乎并没有什么行人。她赶忙快步走上前去,蹲下身来,用指尖捻住那被油污浸没了的五元钱,又从包中掏出了几张发皱的纸巾,随便一卷,塞回了包里。
          指尖似乎仍残留着一股浓烈的油污的味道,将微长的指甲染的稍黄。或许也正因如此,才无人愿意捡这五元钱吧。春江想着,又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指尖,向一旁的垃圾桶走去。
          桶旁正巧有一个瓶子,瓶身向回缩着,远方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身影渐渐向这边走来。春江认得,那是环卫工人啊,她好像可以看到这里。于是便又看向那个瓶子,将它同纸巾分了类,就扔在前面的垃圾桶里。那个环卫工人朝着这边走来,那脸虽被口罩拦着,可春江仍看出了,她,在笑。
          仿佛刚才面对着瓶子,迟疑的不是自己一般,春江也隔着厚厚的口罩,冲她笑着,一双眼睛透过近视镜笑得分明。她似乎又讨人欢心了呢,春江想着,又向那个环卫工人低头示意着,讨陌生人的欢心,总是比讨得亲近的人欢心容易许多啊。
          春江继续向前走着,一个小时的路程,在微风暖阳下似乎是格外的短暂,终于到了那位老师家中。那位年轻的老师,有一个并不可爱的儿子,春江刚打开门,就有一个手枪模样的玩具朝着她飞来,直直打着她的胸口,不疼,春江却是一阵厌恶。
          老师也从卧室中走出来,看着这一幕,想要开口教训顽皮的孩子。春江连忙摘了口罩,挂上一脸的笑意,说着孩子很可爱之类的话,引得那老师脸上细细的皱纹堆在一起,对儿子说着向春江姐姐学习之类的话。
          春江笑了,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自己可真是宽容啊,她这样想着,对那孩子也没了刚刚的厌恶,又被人夸奖了呢,加油吧,春江。
          随着老师走进卧室,虽然每次来到老师家,总会没来由地羡慕这个小康水平的家庭,可春江从未表现出来。她始终彬彬有礼,对着一旁果盘偶尔出现的她叫不上来名字的水果也只是微微一怔,以不喜欢吃为由婉拒着老师想让她尝尝的好意。
          其实她并不是不想,有时甚至好奇那些奇形怪状的果子是什么味道,只是她不知如何剥开那果皮,怕惹人笑话,更怕有人看破,她并不是一个富裕人家的孩子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26 21:52
          第三章 公交车上的少年
          春江从老师的住处回来,北方疲懒的太阳,正洒下遍地碎金般的余晖。春江一个劲儿地回头望着,那路看不到尽头,渐渐出现了一个胖胖的影子。那是一辆公共汽车,也是她唯一可以省下钱还可以快速回到家的机会,竟出了小区就遇到了。
            春江赶忙跑到前方最近的站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像是从未期盼过它的到来。那车缓缓降下速度,稳稳停在她身前。她信步上去,将包里在已经备好的一元纸币用两手抻得稍平,端正投入箱中,成功引得公交车的司机和前排乘客一阵赞许的目光。
            她一直向车厢内部走去,直到找到一个隐蔽靠内的座位,向一旁为她侧过身来的年轻女人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便静静坐在那,打开了手机。
            下意识确认过流量图标并未打开后,春江拿出了在衣服中隐藏得很好的耳机线,那只是在路边小摊以单位数的价格买下的耳机线,那并不灵便的开关,在春江一次不经意的碾压下粉碎,露出里面花花绿绿的线来,可仍听得见声音。春江便将它小心翼翼地用胶带重新粘好,再将那块缠着厚厚胶带的地方仔仔细细放在衣服中,假装着它还完好的样子,以最小声音播放着早已下载好的免费歌曲。
            身旁的年轻女人似是到站了,提前了几分钟站起,又匆匆下车去。一个高挑的身影,又上了车,正坐在春江身旁的座位上,引得春江侧目看去。
            他的袖子半挽着,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臂,一双修长的腿规规矩矩地并拢着。那张脸被黑色口罩挡得严严实实,春江仍能透过那双清澈的眼睛,猜测到这定是一个俊俏的少年。
            春江猜测着他应该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可她仍喜欢将这种生得好看的男孩子称作少年。心中也一直期待着,未来可以有这样一个少年,有着俊俏相貌和优渥的家境,将她从那间背着光的屋子里解救出来,可这样的少年,今日她才第一次遇到。
            那少年似乎也感受到了春江的目光,直直对上春江的眼光,没有蔑视与嘲讽,春江可以感受到,他在同她笑着,是那样明媚的笑,发自真心的善意的笑,可以透过两层厚厚的口罩,让她的两颊发烫的笑。可惜一笑过后,那少年便再不看她,专心盯着手机屏幕,春江的眼光借着厚厚镜片的掩护,看着他的屏幕,原来他在看书啊,他可真优秀。
            春江这样一直想着,不知道那少年在哪个站点下了车,而她自己又险些坐过了站,甚至在那条阴暗有着一股子霉味的泥泞小路上,都在幻想着再次同他相逢。
            狭窄的小路尽头,那幢破旧的楼房土黄色的一层外衣几乎已经被岁月蚕食干净,楼体外是一层惨白色的泡沫板,他那样的人,又怎么和我这种人再相遇呢……
            纵然心中有千般万般的失望与抱怨,春江还是扬起了笑容,拿出钥匙,打开了那扇有着稀疏泥点的门。
            公主总会在午夜十二点脱去华美的衣裳,春江,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5-26 21:54
            第四章 久不见日光
            春江回到卧室,便关了门,将门外的一切隔绝开来。祖父的咳嗽声同那似乎要咳出心肺的吐痰声,却狠狠冲击着她的耳膜,让她不由得用那破旧的耳机,放出一曲较为舒缓的音乐来,用一片纸巾蘸着水,漫不经心地擦试着捡来的五元钱上的油污,心里却一直想着她今日遇到的那个少年,不禁暗暗盘算着如何再同他见面。哪怕只能远远看着,也让她心满意足,毕竟那是一份不必讨好就可以得到的善意,那是一个不必相识就可以无私地发散温暖的人。久不见日光,一次的温暖便让春江失了分寸。
              反复看过几遍手机中老师布置作业的软件,久久没有新的作业发布上来,春江便坐在桌前,细细规划着自己的明天,将一项项计划写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可那真的只是计划,多半都会因为春江清晨在闹钟的喧闹中朦胧的睡眼而作罢。
              卫生间的门,被祖父关的响亮,似乎带着整间屋子摇晃着。春江也曾听见隔壁的女人用尖锐的嗓音同祖父因为这件事争吵,并希望那女人可以获胜,让祖父轻一些关那门。可惜一阵粗俗的对骂结束后,那女人终究是败给了祖父,他似乎撼动了整间屋子的关门声,也就一直保留着。
              春江也曾劝阻过,大多被祖父以长辈的身份搪塞回去,最后引得一阵叫骂,以一句“你不过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野孩子”作了结尾,春江也就再也没有说过了。
              那少年一定会轻轻关门的,春江的思绪竟又飘往那少年的方向,却被又一阵巨大的关门声生生拖拽回来,只得看一部新的电视剧打发着时间。只看过一集,却显示着后面的剧集只有会员才可观看。春江习以为常,毫不犹豫地关闭了网站,又在剧名后加上“免费观看”四个字后,细细挑选着哪个网站卡顿得并不严重。
              门外的祖父不知又因为什么原因叫骂着,似是又在谩骂着春江的小狗将排泄物随意摆在地板中央,叫嚷着让春江滚出自己家,是春江让自己平添烦恼。春江起初是万分愤怒的,日子久了,也便习惯了,现在也能心平气和听够一整段谩骂,眼中惊不起波澜……
              春江漫不经心看着新的剧集,那是一个富人家的女孩子在贵族校园恋上了校草的故事,故事中的校服是一身华丽的衣服,教学楼似是城堡一般,她分不清真伪,一直生活着的故乡,似乎没有这样的地方。
              春江的眼皮愈发沉重,眼前的剧集快要完结了,她并未继续看下去,她知道,这一定是个美满的结局,是一个她永远不会得到的结局。
              祖父的谩骂声渐渐小了,春江强撑着眼皮,关了灯。梦里,有她见过的那少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5-26 21:55
              第四章 再见少年
              春江本是不大希望恢复正常上课的,她家离那所城市里的重点高中路程并不近,一来一回,便要消耗许多时间。只可惜从小到大,与她利益相关的,都未曾顺了她的意。
                春江只得再踏上了清晨的遍地春光,出了那幢破旧楼房,站在路边等着往来的计程车。北方的清晨并不温暖,风吹得春江有些打颤,本想出门前在校服里再加上一层衣服,又想起了自己有些发胖的体形,只好作罢。
                这小区原本是偏僻的,十几年前就是了,春江的父母为了贪图便宜,便将房子买在了这里,附近的学校倒是齐全,春江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这附近的学校渡过的。学校的条件并不好,甚至有点破败,可那都是父母安排的,春江只好忍着。总算渡过了初中,春江作为那所中学为数不多的学生考入了这个小小城市的重点高中。自此风里来雨里去,挤过夏日满是汗味的公交,走过昏黄路灯下满是积雪的马路,趟过被暴雨袭击的城市那满是积水的小巷……
                一声清脆的鸣笛声划破春江的思绪,春江知道,有计程车来了。春江赶忙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又匆匆关了门,慌忙说了自己的去处。她知道,计程车的司机总是在停下车甚至是乘客刚开车门就打了里程表,而乘客如果不显示出焦急的神情,那司机则会将车子开得缓慢。而她坐在副驾驶位子,也只是在那里程表的数字增加一位以前可以从车上下来。
                春江刚刚坐上那车,便有一股浓重的烟草味飘入她的鼻尖,车窗虽打开一个小小缝隙,可仍不能将烟味及时牵引出去。纵然已经做了严肃要求,可那司机的口罩仍松垮着挂在脸上,一双眼睛浑浊,被外面的朝阳映得有些发黄,在车前“禁止吸烟”四个字的环绕下愈发讽刺。
                春江假意咳嗽了几声,隔着口罩和镜片,司机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得将手中抽了一半的香烟顺着车窗上的小小缝隙抛出窗外,嘴里还说着抱歉之类的话,是浓重的乡音。
                春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嘴上却忙说着没事没事,如同排练好了一般,真是个好演员,春江一边想着,目光有意无意瞥向里程表,不断闪烁变动着的数字,牵动着春江的思绪,最终在还差几米便进入下一价位以前找个理由让司机停了车。随后,装作惊喜的样子,付了钱,同司机说了句再见后下了车。
                前方一条街便是校门,却仍可看见熙攘人群,排着几条长队,等待着体温检。春江向前走着,思考着自己将要投入哪一列去,最后终于如愿看到一个新来的测量员,身边还没有学生聚集,便加快脚步,朝他走去。
                很快入了校园,春江快步进了教室,同她一齐的,还有一个高挑的身影。虽然戴着厚厚的口罩,可她仍清晰记得,那双眼睛,那双曾对她笑过的清澈的眼睛,是如此熟悉。或许真的有神明听见她的祈盼了吧,春江想着,想打个招呼,却不知从何说起。
                那少年反倒是先打了招呼,他今日是以实习老师的身份来到这里,一个月过后将踏上他的工作岗位。他有一个很有诗情画意的名字,春江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孟熙然。
                听过一段自我介绍,春江平复了自己的心绪,拾起如往常般的笑容,也说着自己是班里学生之类的客套话题。尽管戴着口罩,春江分明感受到,她的脸红了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5-27 11:54
                第五章 再起波澜
                若是他可以一直这样看着自己,只看着自己就好了,春江这样想着,或许是嫉妒心在作祟吧。
                  班里空着的座位渐渐被一张张嬉笑着的脸填满,很显然,她们也注意到了他,三三两两在一起讨论着,无非是盲目猜测着他的脸可能会生得好看之类的话。更有胆大的女孩子,询问着他的身份和名字。他都一一笑着回答了,那眼角的笑意,如此分明。
                  春江可以明显感觉到,在他的心里,她同他们本就是没有分别的,都是将和他共度一个月实习期的学生罢了。于他人心中,她似乎从未做过特别的一个。
                  有着独特节奏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即使是将近几月的光景没有听到过了,也是这样熟悉。那声音愈发清晰,班级里的吵闹声也渐渐小了。孟熙然早已站在了门口,背挺得笔直,像一个犯了错的学生,等待着班主任的到来。
                  那女老师有些肥胖,姓吴,即使穿了一双高跟鞋,才到孟熙然肩膀的位置,对于他的到来并没有多余的表情。春江后来才知道,其实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师范学院的学生被分到这里,在穿插在各个学校的教师队伍里实习,最后成为桶他们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物。
                  几句中规中矩的介绍过后,班主任便邀孟熙然上台。他的个子很高,即使戴着口罩也掩不住的青春朝气,让这个本就没有几个男生的普通文科班级顿时生出光彩来。即使是有些害羞,他仍表现得落落大方,将话说得流利,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始终似在微笑着的眼睛,不难看出,他定是一个充满着自信的人,是一个自己永远也无法深入接触,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人。毕竟在公共场合,尤其是有无数的视线注视着自己时,她大都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而富有逻辑的话来。
                  孟熙然的出现,几乎吸引着一整个班级的年轻女孩子的视线。春江的同桌,是一个有着黝黑的皮肤和肥胖身躯的男生,自是没有同班里的女孩子产生共鸣。也许是从未收到过这么多女孩子温和的目光心生妒忌,他的脸色并不好,很显然地抵触着孟熙然这样条件卓越的男生的出现,暗暗说了一句小白脸。
                  春江听得格外真切,心中顿生厌恶,“你想当还没有那条件呢,看你一脸猥琐的穷酸样子”。一直与同学为善的春江,竟也可以说出这样刺伤别人的话,同桌自是不忿,刚想出言反驳看似已被这实习老师的美色冲昏头脑的春江,又觉得前方班主任的目光似乎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异动,狠狠瞪了春江一眼,接着就不再看向她。估计心里也在暗暗唾骂着春江,自己的条件并不好,还总做着偶像剧里不切实际的美梦,真当自己是流落民间的皇家公主……
                  做过一番自我介绍,班主任便示意他到后面坐着,后排便有一个女孩搬着一把无人坐的椅子过来,却是一个平日里连瓶盖都要求着男生帮她打开的女孩。春江的心中顿时升起一阵厌恶,恨不得冲上去撕破她那张即使在口罩下仍看得出笑意的脸,接着便是为自己刚才的莫名其妙的想法而自我嘲讽着,我不也是她这般的人吗。想着便微微勾起了嘴角,原是同自己不相干的人,明明欣赏着一个同自己大相径庭的优秀人物,自己是心仪于他或只是羡慕他的气质,春江却没了头绪……
                  既然这样,变当作是喜欢吧,自己也好有个奔头,春江想着,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不切实际的美梦里,甚至相信,他有一天真的可以看见自己,让自己成为特别的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28 14:09
                  第六章 给你的信
                  数学课总是过得缓慢,春江如一尾将死的鱼,痴痴望着前方,那老师的唾沫横飞,甚至有几点都快飞到春江的脸上。他讲的,春江有些听不懂,却也不想听,便望向了窗外,丁香开得烂漫,有风一吹,便是一阵浓郁的花香涌入鼻尖,可惜并未讨得春江半点欢喜,只觉得是乱花迷人眼。
                    春江还在心心念念着孟熙然,甚至耳边,都快响起他同其他人的嬉笑声来。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明明是自己先在公交车上遇见了他,他曾经同自己是如此温和地笑着,可如今自己怎么也同他人一样了,被他归为了普通的一个。因为自己长得不够漂亮,可这班上谁又不是俗人,哪里有称得上好看的人物?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可班级里无人知道她的家庭处境,又有谁会在乎呢……
                    春江越发迷惑了,思绪不经意间乱了套,不禁回过头,孟熙然在一片春光明艳中,专心听着老师讲课,眉头微微皱起,并未发现她的目光正紧紧随着他。
                    这一幕却落在了春江那胖胖的同桌眼里,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暗暗勾了嘴角,又假寐回到了他肥壮臂膀围起的温柔乡,可一只眼睛仍在缝隙中看着春江的一举一动。
                    他眼看着春江拿出一个极素净的本子,平日里春江总在这上面勾画,还写一些小女生才会有的幼稚心思。他也曾在趁着春江出早操偷偷拿出那个本子,将那里面的句子发布在班级的群组中,几乎班级里的人都曾看过,只是无人说明,春江也就无从知晓。
                    春江将一本数学练习册掩盖在本子的上面,甚至做好了努力学习着数学题目的态势,笔尖不停地左右摆动着。同桌看得不大真切,但可以感受出,那本子上面的文字,如士兵般整齐排列着,写得极为认真。
                    此时的春江,正将自己这些时日,从遇见孟熙然的嫣然一笑,再到今日同他重逢,见他与他人谈笑时的愤怒,通通写进她自以为保密的本子里,似乎用尽了她匮乏的语言,写尽了她对他的仰慕。写到某些句子,嘴角甚至扬起了一个暖洋洋的微笑。不知不觉间,竟洋洋洒洒写出一封信来,细细研读一番,又将写在信中的羡慕,仰慕都换做了爱慕。
                    信毕,这课正巧结束了。春江将本子又放回了书包,还特地挑了一个不显眼的夹层,小心放着,似是在藏着什么秘宝。那个小小的本子就那样瑟缩在那里,载着春江那写并见不得春光的琐事,却在它主人离开的几分钟后,被悄悄拿了出来。
                    一只黑胖的手笨拙的打开的封面,留下两枚发黑的指印,活脱脱一个案发现场的模样。窗外,是不愿出操的学生们并不标准的姿势,窗内,则是一张被脂肪几乎填平了五官,却有着深深的法令纹的脸。
                    那沟壑,深得分明,伴着它的主人,一同朝着那走廊的深处快步而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29 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