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659,829贴子:36,920,832
  • 11回复贴,共1

【原创】宫斗大逃杀攻略(大逃杀设定/一点点恐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早逝的亲娘竟然是羌国公主!
她从不受宠的小可怜摇身一变成了羌国郡主!
可来到羌国皇宫的第一天,她就发现自己逃不出去了,而与此同时,在宫里又发生了神秘的连续死亡案件!
……
未央神探温千夏,妙笔丹青画厉鬼。
前世小片警的她穿越后意外成为女神探,本是进宫封郡主,突然收到来自“神女”的可疑信件?深宫中不断出现的血色谜团,似乎早已不存在的帝王?究竟谁会死去,谁又能活下来?
*
温千夏:我的宫斗不可能是大逃杀游戏!!不可能!




回复
1楼2020-05-29 15:17
     羌帝有一宝莲,种之于明玉,以美人骨血浇灌。
      此莲无根无叶,花瓣鲜红。
      自羌国初建,羌帝偶得此莲至今,逾五百年,坊间有传言称,宝莲已得人形。
      如妙龄少女,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芳姿绰约。
      携宝莲花瓣,得见少女真容者,将花瓣以鲜血浸透之时,心底最强烈的欲望会被实现。荣华富贵也好,江山美人也罢。
      所求,必应。
      羌帝为其赐名,病蒂莲。
      ——《史载·羌国志》
      ……
      “陛下……恕臣无能,恐无力回天……”
      发鬓灰白的太医颤颤巍巍地跪下,面色惨青叹气道。
      燃着宫灯的寝殿亮如白昼,却依旧弥漫夹杂颓废之气的铁锈异臭,年事已高的太医战战兢兢身处其中。
      繁复华丽的软塌上躺着刚结束诊察的羌国帝王。
      “世人皆道我羌国有神秘宝莲,如今朕却无力回天,多么讽刺……来人,拿病蒂莲酒!”帝王颓丧嘲道。
      目光所及之处眼看侍女呈上病蒂莲酒,随候在一旁的丞相深深叹了一口气……
      寝殿内弥漫着的这股味道。
      这股像是能把心,甚至连神魂都一并污染,鲜红的铁锈味,正是帝王无法抑止对其追求的,传闻中浇灌病蒂莲的美人骨血的味道。
      斜眼看了看露出一副“罪孽深重”的表情的丞相,帝王从侍女手上接过了琉璃杯。
      病蒂莲饲育已逾五百余年,哪见化为神女,还不如自饮来的痛快。
      “朕还剩多少时日?”
      “陛下,可着手拟定遗诏……”太医声音越发低微。
      “呵呵,遗诏是什么,爱卿,是教那些秃鹫如何把我的尸体啃干净吗?”
      一旁的丞相猛然跪地磕头,字字恳切道,“臣等大逆不道,恳求陛下早日确立太子之位,再晚恐朝内混乱,衰败羌国啊!”
      “愚蠢至极!这世上众人,谁不是赤luoluo生,赤luoluo死!现如今羌国的富庶,羌国的土地,都是朕的!是朕夺来的这一切!财富!名誉!全都要随朕而来、随朕而去。没有任何东西留给那群愚蠢的秃鹫!”
      非常激动的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后,帝王突然无力地垂下了肩膀。
      仿佛是附体的魔物突然被净化了一样虚弱。
      “陛下……各位皇子……”
      丞相早已习惯帝王这间歇性癫狂,正预继续游说,就被激动起来摔下琉璃杯的帝王溅了几滴美人骨血。
      “朕分明见过!朕幼时分明见过父皇于病蒂莲池旁跪拜神女,为何?为何如今朕就无法得见?求求你了,你应该听的到的,你分明是存在的!让朕见到你吧!!听得到却不现身,你现在正在这皇宫某个角落嘲笑着朕吧?!再在朕面前现身一次吧,朕愿做任何事!啊!朕不能死,求求你了,朕不能死!!”
      


    收起回复
    2楼2020-05-29 15:18
       千夏。
        她娘留给她的,唯一的名字。
        据说是因为她娘极喜欢一种名为千岁夏的数量极少的树。
        那树其实也不是什么稀有品种,树苗随处可买,之所以数量少不过是因为它特别难看。
        千岁夏顾名思义,要很长时间才能像其余一般树木一样长成盛夏季节枝繁叶茂的模样,之前的时间都是只长枝干,不长叶子。
        尽管所有人都说千岁夏长出叶子后美得如同一团团绿色烟云,澄澈而光亮。可愿意忍受多年只有光秃枝干的丑陋模样,等待那梦般美景的人实在太少。
        更何况这千岁夏其它用途一点没有,所以愿意种植的人就更少了。
        能对这种树爱得深沉,想来她娘也不会是个普通女子,只可惜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纵使她作为一个出生就神志清醒能记忆的穿越人士,也仅仅只在那混乱之时惊鸿一瞥。
        见着一个面色苍白,却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子虚弱地咳喘着说道:“千夏,名字是千夏……”
        再之后,她就被奶娘抱着参加了她娘的葬礼。
        温千夏幼时常常听着屋里的丫鬟婆子们偷偷议论道:“大小姐真是可怜哦,出生就没了娘,大房还被个身份卑贱的梦姨娘把持着,大老爷又是个不管事的……唉,听说啊,大奶奶当初难产都是那个梦姨娘搞得鬼,亲娘被人害死了,还要认贼作母,大小姐这命怎么这么苦喏。”
        “还好大小姐才华横溢,小小年纪就破获悬案,扬名雍国,瞧瞧梦姨娘那个儿子,比大小姐还长着一岁多呢,如今书院里初等考核都未通过,连大小姐的一半都及不上!”
        “可这才华再多,名气再大又如何呢?大老爷还不是从不来看望大小姐,那悬案被大小姐大白天下之时,惊动得整个未央城都来围观,大老爷却连提都没提,咱们这主院比那庙观还要冷清,真是亏得大小姐心性好,才没长成抑郁寡欢的阴沉模样。”
        这之类的话,温千夏从出生听到如今二八年华,一句都没变过,她有时也感慨这些丫鬟婆子的,同一回儿事说了十六年还没腻,每次谈起都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她穿越前就是个孤儿,在一场火灾中丧失了父母,被送去孤儿院长大后,顺从本心报考了警校,小片警活到头也没见过什么大案子,整天街头巷尾调解家庭关系。
        平时只有画画一个爱好,背着画板到处乱窜,她只画人像,有事没事就练习一下人物侧写,可惜这也没派上过用场,倒是整天帮忙领导给他上小学的女儿做美术作业。
        她想就这样过平淡一生也未尝不好,可惜了,又是一场火灾,她被无辜连累,葬送了性命。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穿越前就一个人独来独往清静惯了,穿越后这样旁人眼里备受冷遇的处境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既来之则安之,她穿越前就是个没父没母的,穿越后虽然有个爹,但和没有也差不了多少。
        没有得到过也就不会害怕失去,她对亲情从未有过期待,自然也就不会失望。
        哎,说到底还是生性凉薄,对人难生情分。
        


      回复
      3楼2020-05-29 15:18
        看完今日的折子,温千夏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倚靠在贵妃榻上。
          她也真是万万没想到,上辈子顶天不过是个处理家长里短的小片警,穿越一遭,还让她成了这未央城的女神探。
          说来都是凑巧,那本来是个女子无端暴毙的悬案,衙门压了快二十年了,谁能料到那女子的儿子如此争气,竟然考取了当朝状元,万般运作下终于被外放回未央城当知州。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便是翻陈年旧账,清理冤案。
          知州命人贴出告示,招满城有才志士,破女子暴毙冤案,成功破案者赏白银千两。
          大雍国以才为优,男子与女子有才有能力者皆可科考做官,她听起丫鬟们念叨这告示,便起了心思,她当年考警校,也是存了想要大干一场的热血,虽然后来实际与理想相去甚远,可也没磨灭她的心思。
          她差人去打探了消息,知晓有当年的证人还记得一些情况,理了理思绪,便独自一人悄悄去了知州府。
          没想到她胡打胡闹练习的人物侧写竟然发挥了大用处,画出来的人像众人震惊,原来那桩冤案的罪魁祸首竟是知州的外公,他嗜赌成性,假意看望女儿,却将女儿剖腹取心意图换取钱财,事后故意伪装成暴毙,瞒天过海。
          可惜这沾了人命的银子花不安心,他整日担惊受怕,也不敢去赌,早已经把自己吓死了。
          谁也没料到闹得沸沸扬扬的案子最后竟是这样无奈的结局。
          凶手已死,追凶者是凶手与被害者的后人。
          知州大人心情如何未可知,但她可着实大火了一把。
          自那之后,她变成了未央城衙门的编外人员,什么案件都要交由她先侧写一番,倒也误打误撞又接二连三破了几桩案件。
          未央神探温千夏,妙笔丹青画厉鬼。
          这名号在未央城也算是响当当了。
          要么怎么说这世道公平呢,给了她白捡的名气,就让她六亲缘薄。给了温明朗幸福美好的家庭,就让他蠢得像猪。
          哦,温明朗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就是丫鬟婆子们口中那个身份卑贱的梦姨娘的大儿子。
          “大小姐,大小姐,老太太差人来叫您过去一同用早饭!”林奶娘一路小跑着进来里屋,喜气盈腮,高兴得跟过年一般,笑着张罗着小丫鬟们准备给温千夏梳洗打扮。
          “大小姐你皮肤白,前日刚做的那身藕粉色衣裳最衬白皮肤,上面绣得还是您最喜欢的玉兰花呢,还有那日珍宝阁订做的金步摇……”
          “奶娘,我都依你的。”
          温千夏对这些东西实在不感兴趣,她只需要做个乖巧的娃娃,任由别人来打扮她就可以了。
          不过这还真是凑巧得很,她前头才想着温明朗,这下一秒老太太就叫她过去吃早饭,这不是就又要和温明朗打照面了嘛。
          温千夏点点手边的折子,啧啧,工作可真是繁重啊,不知道这温明朗的初等考核结果如何,都快弱冠了还和一群九龄小童一起念书,果然**。
          看见她,这早饭温明朗八成是不能吃得顺心了,哎~~罪过哦。


        回复
        5楼2020-05-29 15:1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5-29 17:42
            是有一些起点文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29 17:43
              千夏带着林奶娘掐着点去了温老太太的屋里。
                刚踏进门,还没来得及给温老太太行礼,就被平日里对她横眉竖眼,冷嘲热讽的梦姨娘亲切地拉了过去,语气中的喜悦显而易见,“千夏来了啊,我们千夏真是难得的聪慧,难得的有福气,大老爷都没见过的东西,倒是托千夏的福让我们开了眼界。”
                千夏来之前便想过唤她过去的原因,却始终不得其解,现下看梦姨娘这“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模样,她便大约知晓这遭至少不是什么好事了。
                她心下厌倦,却也只能配合,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新奇样,音量微扬,恭维道,“梦姨娘别哄千夏了,千夏哪有明朗哥哥福气好。”
                梦姨娘笑得更得意了,她如何看不出千夏这懒于装饰的表面功夫,可此刻她完全不想计较,“千夏你还不知道吧,刚才皇宫送来圣旨,封你为郡主了!”
                郡主?
                千夏着实被这峰回路转的剧情懵住了,她确是在未央城有点名气,可这远远够不上册封外姓郡主……
                肯定也不是因为她那渣爹,那为什么?
                她想问梦姨娘,可见那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拿乔模样就不肯让她如愿,疑惑的表情只是一瞬便迅速收敛。
                千夏端正的站在一旁,看着梦姨娘微微一笑,继续傻傻纯纯道,“确实是好事呢,日后梦姨娘见了千夏,是不是该行礼呀?”
                梦姨娘的喜悦被割了一刀,没等来千夏低声下气的询问,反而刺了自己一句,她正想回怼两句,温老太太已经从内屋被人搀着走了出来。
                温老太太一眼就看见了千夏,眼里放光。
                直接无视梦姨娘,走到千夏身前,握住她的手,慈眉善目地笑道,“千夏啊,你娘真是瞒的我们好苦啊,当年文轩娶她入门,我们皆以为那只是文轩偶然遇见无权无势的贫民孤女,竟不知她是叛逆逃家的羌国公主!”
                羌国公主?!
                若说之前她还存了梦姨娘是否刻意钓她的心思,那此刻千夏是实打实被震惊了。
                她穿来的这片大陆,分割为六个国家,其中财富最雄厚,兵力最强大,也是势头最猛的正是羌国,就在去年,羌国已经完全控制了邻近的奚国,表面六国分立,实则是羌国对其他五国虎视眈眈。
                她那早死的美人娘竟然是羌国的公主!
                千夏扭头去找林奶娘,这是她娘亲带来温家的侍仆,整个温家不可能有人比林奶娘更了解她美人娘的过往了。
                只见林奶娘此刻也是满目惊恐,像是被点破了什么骇人之事一般,面色青白,仿佛下一秒就能晕厥。
                将千夏一连串的反应尽收眼底,温老太太依旧安抚地拍着她的手,“知你猛然获悉这个消息会难以接受,但是千夏,说到底这可是多少人眼巴巴都求不来的好事啊……现下羌国的帝王已经送书陛下,打算召你回去,封你为郡主,陛下已经同意,正派人过来护送你回羌国,过不了几日,就该出发了。”


              回复
              8楼2020-05-30 10: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5-30 11: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5-30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