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景吾吧 关注:83,709贴子:1,986,142

【绝爱Atobe】我知道有很多跟迹部有关系的同人文,可惜还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绝爱Atobe】我知道有很多跟迹部有关系的同人文,可惜还是想写。买了手绘板一定把同人文画出来,现在就只能发发文偶尔发个手绘的大爷图了。不喜勿喷哈哈,不知道能坚持写到什么时候,大家的鼓励是我的动力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05 18:38
    第一章

      当藤原樱海再一次踏上日本的故土,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她心里莫名感到失落。没有人是来接她的,明明六年前她初三从法国回到日本上学时,藤原家专门派的专车来接,这次她只能自己挤地铁回去了。

      在八十平方的房子里,对她而言已经足够宽敞,毕竟之前的两年她在法国过的根本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那样都熬了过来,还在乎今时今日吗?

      做了简单的收拾,她就拿起金融专业的书去东京大学填写转学手续。樱海之前是在巴黎大学读了两年多的金融,后来借用了父亲曾经在东大的关系转到东大继续完成剩下的学业,虽然她的课程都已经过关。

      “喂,和子,嗯是我。我比你晚到一星期,你安顿好了吗?”樱海给自己在法国认识的朋友宫本和子打了个电话到。宫本和子和她一样,原本是个千金小姐,结果家道中落,两人身世倒是差不多。

      “早就好了,不过我是读设计专业的,所以估计以后很难碰到。”和子回答道。

      要说樱海和和子唯一的不同就是,和子已经不用再为家族里的事情操心,因为和子家的企业已经彻底倒闭了。而樱海是要夺权的,至少要夺回她的东西。

      这时迹部景吾迎面走来,和中学时代一样的紫金色头发,黑色的v领体恤衫配了条象牙白的休闲裤,穿的十分随意。然而他身后并没有跟着桦地,他一个人。

      他刚刚从樱海身侧走过,突然意识到什么,回过头到“你是樱海吧?”

      樱海愣住,回过头“您是,哪位?”她这样直愣愣看着迹部,却丝毫想不起来自己究竟认不认识这号人物。

      “哎哎哎,好歹以前也算是认识吧,你要不要这么绝情,连大爷名字都想不起来,昂?”一个大爷让樱海突然想到什么,她轻笑出声“哦哦,sorry啊,想起来了。因为你后面没有跟着那个大块头先生所以我一时没想起来。现在知道了,你是迹部景吾吧。你咋在这儿?”

      迹部微微蹙眉,他以前好歹也跟樱海见过好几次面,一向一高冷著称的她也会笑吗?而且还是接受了这些事情以后?

      “这话应该本大爷问你吧。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这很容易看出来吧?喏,来这里上学的。”樱海指了指自己怀里的金融学教科书。

      “你不是在法国吗?”

      樱海耸耸肩,不以为然到“被踢出来了呗。还好有东大收留。拜了,我要去教导处办理手续哈。”

      迹部景吾难得一脸懵的站在原地,他影响里的藤原樱海好像不是这样子的,他以前还戏称樱海为“高冷妹”,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开朗了?

      “我看了看你之前提供的学习资料,你成绩很不错啊。如果不是转学按照你的成绩,你今年年底应该可以毕业了,不过来了东大,就好好的把论文昨晚参加答辩,你放心你肯定能很好的完成的。”教导主任说到,“这样吧,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这边的情况,我给你个学长让他帮你一下吧。免得你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流程还有论文要求什么的。毕竟东西方还是有差别的。”

      “那就多谢您了。”樱海微笑的朝主任鞠了个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05 18:38
      第二章

        中午的时候樱海才有了个空可以和和子见面。

        两人在食堂面对面坐着。

        “唉,真是今非昔比,本小姐也终于要沦落到吃食堂的地步了。”和子叹了口气。她家里是去年才出事的,之前是日本做大的化妆品公司。

        “别抱怨了,听说东大食堂算是不错了。”樱海到。今年二十岁的她,只在日本生活过一年多而已。本来初三打算以后就长住日本,却因为父亲骤然车祸去世,便匆匆又回到法国,今年才回来。

        “说真的你可不我惨,你父亲的财产你一分竟然都没能拿到,你们家的那些亲戚也真是够恶心的。要是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和子为樱海打抱不平。

        樱海是跟着母亲姓的,她父亲为了像藤原家族证明自己,从公司最底层干起,在上一次金融危机时力挽狂澜拯救了藤原家族才被捧到社长的位置。可惜他骤然离世,家里的舅舅姑姑之类的亲戚,以樱海不是藤原家族的人为借口,又因为她当时未成年,直接瓜分了她应得的所有东西。

        和子因为下午有课,吃完饭就匆匆离开了。樱海一个人慢悠悠的喝着味增汤,这时她突然觉得面前有个庞大的身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她抬起头看到的正是迹部景吾。

        “您有事吗?”樱海微微有点尴尬,一边用纸帕擦嘴一边问道。

        “你是回来这里完成毕业论文的?”

        樱海微微吃惊“你就是主任说的那个学长?好巧啊是不是。话说你竟然没有出国留学吗?”樱海心想一般稍微有钱的人家不都会把孩子送到国外镀个金再回来好接受家族企业吗?何况是迹部家族?

        这时她明显感到迹部眼里一闪而过的悲伤,但很快就被掩饰过去。樱海心里正打着鼓,迹部便说道“总之,大爷我答应了主任,就会好好帮你把你的毕业论文完成掉。你打算读研吗?”

        这一问让樱海愣住了,她没有想过读研的事情,看了眼迹部“你觉得有必要读吗?”

        按照迹部现在的年纪,他已经快25岁了,正常情况下应该硕士快毕业了吧。

        “哼,大爷早就把博士读完了,现在还在实习期而已。”迹部突然傲娇起来。

        “你进入自己家的公司还要实习?”樱海微微吃惊,她以为迹部会直接接受社长的位置。

        “你以为读个几年的金融或者工商管理就能成为大公司的领导者了?你真正要学的不是教科书上的东西而是实践和经验阅历。”迹部虽然这么跟樱海说,可他心里还是不快活,就算他爷爷和父亲要磨练他,也不至于让他从底层小喽啰干起吧。要不是他母亲坚决不同意估计他已经被赶出家门要到外面租房子了。

        樱海陷入沉默,连迹部都这么说,是否意味着她想要夺权会变得越来越难。

        “哎,你在想什么?”

        “啊啊,哦,抱歉,您刚才说什么了吗?”樱海笑着抱歉到。

        “你还笑的出来?大爷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哭。”迹部单手撑着下巴到。

        “哭?干嘛要哭啊?”

        “你读金融专业不就是为了夺回自己的东西吗?前几年你父亲去世的事情真是被满天报道。你能心甘情愿?”迹部以为这件事情会是她心里的痛,没想到樱海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哦,你说那件事啊,已经过去五年了,还有必要抓着不放吗?至于你说的甘不甘心,当然不会甘心。”

        “你想过怎么做吗?”

        这一问把樱海问住了,她能怎么做?进入藤原集团工作一步步往上爬?还是去别的公司等到羽翼丰满再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迹部到“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对吧?你只是被动的觉得学了金融专业就能帮助你达成目的,可你根本连个计划都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05 19:08
        个人不太喜欢把大爷写成霸道总裁那类型的。所以写了个大爷和女主一起成长的文。不喜勿喷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05 20:35
          第三章

            看着樱海突然陷入沉默的样子,迹部轻笑一声“算了,先别想那么多了,把你该干的事情弄好吧。这是我电话,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好了。”迹部甩给樱海一张名片,果然还是那么张扬的金色,还真是符合他一贯的作风,连个名片都要这么华丽吗?

            下午她上完了课正打算为论文答辩的事情问问迹部,便发了个短信给他。想来他这会儿应该还没吃饭不算打扰吧。

            过了半个小时她才接到回复,迹部让她到网球场去找他。

            樱海到的时候,迹部还在对着墙壁练球,她介于礼貌便没有打扰。直到迹部自己停了下来。“你来了?”

            “嗯,那个关于论文的事情,金融专业的老师给了我个建议,我发现这边和法国出入还挺大哈,不知道是****方人思维不太一样的原因。您现在有时间吗?”樱海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到。

            迹部随意的把毛巾搭在了头上,随手擦掉了明显的汗珠。“嗯,去图书馆吧。”

            樱海看着迹部收拾好自己的球包问道“你没有接着打球吗?”

            迹部的动作突然停了一下。

            “也对,你是迹部财团唯一的继承人,估计你家人也不会答应你打职网。”樱海自顾自补充到。

            “走了,有空管本大爷的事,你自己都难保了吧。”迹部说到。

            大概画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迹部调了几个重点告诉了樱海,她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迹部逻辑这么清晰,亏她以前一直以为他跟那些富二代没什么两样。可他的话几乎都是一针见血。

            “好了,现在你明白了吧。自己回去写好论文,这个你不会还要大爷我教吧。”

            “不用了不用了,多谢了哈。耽误您吃饭时间了不好意思。”樱海看了眼手表,“已经六点多了,您还吃饭吗?”

            “嗯?难道你要请大爷我吃饭?”迹部戏谑的说到,修长的手指拢了拢额前的碎发。

            樱海看着他一副自恋的样子,只觉得为什么跟这个人说话怎么都会被搞得很难回答的样子。

            “您吃惯了山珍海味我请不起。”樱海没好气的说,“我就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寿喜烧?”

            迹部愣了下反问“那是什么?”

            “别开玩笑了,你真不知道寿喜烧是什么?你好歹在日本也待了这些年,真连这个都没吃过啊!”

            “本大爷从来不在外面吃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有问题吗?”迹部摆出一副没吃过还了不起的样子。

            樱海心想到,谁还不是从小吃着自己家高级厨师饭长大的拽什么拽?

            “不吃算了,我不过就是想感谢你一下,说不定后面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呢?”樱海起身准备离开。

            迹部却把她叫住“喂,你说的那个地方干不干净?”

            樱海扭过头,看着迹部,他微微侧过脸“本大爷有洁癖。”

            “你不是不去吗?”

            迹部一副傲娇的样子“看着图片好像,还不错。”

            樱海耸耸肩“嗯,那家店挺干净的,又不是小吃摊你用不着那么介意。”

            迹部看了眼手表,“你过去点餐,到时候发个定位图给我,我半小时以后到。”

            “你要干嘛去?”樱海不解的问道。

            迹部瞥了樱海一眼“大爷我要先去洗澡,这是用餐前最基本的事情吧。”

            樱海本来想告诉他等吃完寿喜烧他的澡也就白洗了,可看着他那副拽拽的样子,就没有拦住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05 21:14
            第四章

              樱海到了寿喜烧的店铺,想着反正迹部也没有吃过这个,自己随便点了个套餐在大厅坐了下来。

              就在她一边等迹部一边看金融专业的书籍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她不理会的挂掉。

              然而那电话连续响了三次,她不耐烦的接通,开口便说道“谁啊?”

              迹部听了樱海的语气一脸黑线到“你说我是谁?我不是才给了你我的号码吗?”

              樱海反应过来立马道歉到“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没时间存吗。好了好了,我现在知道了,你到了吗?”

              “你出来一下,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店在哪儿?我现在就在你给我的定位图附近,快点儿啊。”迹部说完便挂了电话。

              樱海看了眼显示屏,嘟囔到“一个地方都找不到,高分低能啊。”

              她只好出去找迹部。只见马路斜对面,迹部正悠闲的靠在马路旁的树上。

              樱海冲他挥了挥手,迹部也看到了她,便过了马路走过来。

              他换了衣服,穿的比上午见到的时候要正式一些。黑色的衬衣外穿了件浅灰色的薄风衣,黑色的长裤使他原本就高大的身材显得更加伟岸挺拔。他双手插在外衣的口袋里,走来时过往的风时不时吹起他鬓角的碎发和衣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蔓延。他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足够耀眼。

              迹部停在樱海面前并没有注意她,而是看了眼这家店的大门,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害的樱海怔在原地还不知道怎么了。

              “在哪里?”迹部问道。

              “什么在哪里?”

              “座位啊,难道你让大爷我站着吃饭?”

              樱海坐下来到“这里啊。”她坐下来。

              迹部一脸嫌弃到“这里没有包厢吗?”

              “就我们两个人用得着包厢吗,随便吃完就走了。”樱海不忘小声唠叨一句“真难伺候。”

              迹部没有理樱海,请来服务员到“麻烦您帮我换到包厢去好吧。最大的那间。”

              服务员自然点头哈腰的答应“好的,您稍等。”

              “喂喂,你干什么?有必要换到最大的包厢吗?你不过就是吃个寿喜烧而已。”樱海不情愿的抱怨到,心里却想着,他到底知不知道包厢和大厅吃饭价格有多大差别啊?

              “你能接受在这么多人的环境里吃饭大爷我可接受不来,何况这里油烟这么重。你放心不用你付账就是了。”迹部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就这样二人换到了最大的包厢,迹部舒了口气,脱下外衣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这才勉强有个吃饭的环境,你说是不是啊?”

              樱海没回应,坐在了迹部斜对面的椅子上,这是个四人座。

              “你好歹也搭个呛吧,真是不懂幽默。”迹部看了樱海一眼又看向窗外。

              “我又不是你那个跟班。”樱海到。

              服务员很快就将菜全部上好,迹部扫了一眼到“你就点了这些?”

              樱海看了眼迹部,真不知道他又哪里不满意了?问道“你又没吃过寿喜烧你让我先点我就随便点了。”

              “这个肉质可差的远呢。”迹部招呼服务员又把菜单拿来,快速看了几眼,加了几个菜到“这可是本大爷第一次吃寿喜烧,我可不想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您就慢慢等着您的大餐吧,我先吃了。”樱海已经对迹部无语,她真没想到这人这么挑三拣四,况且都已经七点多了,她已经快饿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05 21:44
              第五章

                这家店原始樱海初中转高一时一个朋友介绍她来的,那个时候她也和迹部一样的反应,很嫌弃这种大众餐厅。可一次过后她就再也忘不掉寿喜烧的美味了。这些年在法国她斗想死寿喜烧了。

                迹部看樱海弄得很顺手便问道“你经常来吃吗?”

                “啊,嗯。以前高一那会儿经常来,后来去法国就没再吃过了,这家店好像一直没有搬过。”樱海自顾自的把肉和蔬菜往铁板上放。

                很快,烧烤的香味就飘散开来,原本靠在椅子上的迹部也直起身。

                樱海看到迹部反应,问道“要不要来点,我保证你一定会入坑。”

                迹部看了眼吃的津津有味的樱海,将信将疑的夹了一筷子放到嘴巴里。

                肉汁在口腔里融化的一刻,迹部竟然愣了一下。

                樱海见状问道“怎么样,还好吧?”

                迹部反应过来,死要面子的说到“还,还行吧。”

                “好吃就直说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话说回来想当年我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也是这样,死都不承认这个竟然比以前家里厨师做的好。唉,还是坦诚点吧,说不定以后想吃都没有了。”樱海感叹到,她可是想了寿喜烧整整四年啊。

                二人边吃边聊了起来,迹部突然说到“高冷妹,你以前不是很lady.吗?优雅高冷,怎么现在成了这样子。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樱海一愣“我怎么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因为忍了好久吃不到寿喜烧,嘴巴里放的东西好像偏多,而且还没吃完就喝。

                迹部眼神示意她的衣服,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好像溅了菜汁。

                樱海慢慢嚼完嘴巴里的东西然后擦了擦嘴巴到“这个,好像是有点过了哈。好歹在外人面前还得注意影响。”

                “高贵不在于血统而在于心中,你现在……也太不淑女了吧。”迹部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怎么了,不就是,吃的猛了点吗?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一个深爱寿喜烧四年吃不到的人的心情。”迹部不说樱海都快忘了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了。樱海又补充到,“再说我本来就不是淑女,都是装出来的而已。现在我爸去世了,我呢刚好也不被人约束了,自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呗。这才叫吃饭呢。像你那样跟食物亲嘴一样,根本体会不到吃饭的乐趣。”

                迹部一时竟然被樱海说的反驳不出话,“这么说你是要放飞自我了?”

                樱海耸耸肩“已经放飞自我四年了好吗?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以前还有高冷妹这个外号了哈哈。”她笑到。

                迹部内心微微吃惊,他以为经历了父亲去世家道中落的打击她难道不是应该更加内向吗?怎么反而变得这么开朗?

                “打住,别琢磨我了啊。只不过生活给了我吧唧一下让我看清了许多东西才变成这样的,也没啥子大不了。”樱海撇撇嘴,干了剩下的果汁。

                吃完寿喜烧当服务员把账单拿上来时,樱海瞪大眼睛“你到底加了哪几个菜,我是不是多看了个零?”

                “因为那位先生点了夏多里昂牛排,所以就……。”服务员不好意思的解释到。

                樱海怎么会不知道夏多里昂牛排是多贵,迹部拿过菜单到“就说了这是大爷我第一次次寿喜烧,我来买单好了吧。不难为你。”

                就这样本来是她想答谢迹部的,结果成了她蹭了一顿饭,她貌似也没有少吃吧。早知道就注意点形象了,樱海这样想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05 22:54
                第六章

                  “你现在住哪儿,我送你回去。”两人走出餐厅,迹部说话时一辆劳斯莱斯已经在马路边停好,惹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樱海略微感到尴尬,说起来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再坐过这种级别的豪车了,的确在她父亲去世后她好像就从千金小姐的队伍里被踢出了。“算,算了,我走回去就好,权当消食。那,那就这样,拜了。”樱海匆匆说了声再见,便沿着马路快步走开。

                  回到自己的楼道,樱海才注意到对门好像有人搬过来的样子,因为整个楼道都被废弃的纸箱子占满。

                  “谁家搬家会有这么多东西?”樱海摇摇头,她从法国搬回来也不过只是两个行李箱而已。

                  回到家里,她摊在沙发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一时陷入乱麻一般的思绪当中。

                  就在她都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把樱海猛的惊醒,她急忙走到门前礼貌性的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门外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虽然沙哑但是干脆利落。“我是刚刚搬来的,过来跟您问好。”

                  樱海正莫名其妙,搬来就搬来,为什么要跟她打招呼?她介于安全考虑,只好客气的回答“不好意思我已经准备休息了,您请先回吧。很抱歉。”

                  门外的来客听了她的语气,也没有执意拜访,便说道“那好吧,等您有空我再来拜访。”

                  “额恩,好。”樱海下意识回应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06 11:39
                  另一边,迹部也回到了自己别墅,他从车里走下,目光一扫停车场正停着的蓝黑色英菲尼迪越野,对管家到“有客人来啊。”

                    “是的少爷,忍足少爷来了,他已经等您好一会儿了。”管家礼貌的回答。

                    迹部抿了抿薄唇,悠悠的走进会客厅,只见蓝色头发的“关西狼”正站在壁炉前看着挂在墙上那些少年时代他们在冰帝留下的岁月痕迹。他一时心里觉得沉重,如果没有当时的意外,迹部会怎么选择呢?他很好奇迹部当时得答案。

                    “你用不用每次来我家都对着照片看啊?”迹部坐在沙发上自然的翘起二郎腿。

                    忍足推了推眼镜,轻笑一声“抱歉我又忘情了。我可等了你好一会儿,管家说你竟然出去吃饭了!”

                    “早知道你来就让你再等一会儿了。”迹部撑着头,身体靠在沙发的一边。

                    “话说你身上是什么味儿?你是出去吃烤肉了?不会吧?你那么洁癖的人。”忍足坐在迹部对面的沙发上到。

                    “嗯。”

                    “喔,想不到我们的国王竟然也会有想要吃人间烟火的时候。”忍足调侃的说到。

                    “别扯那些了,你来是做什么的?”迹部不耐烦的说到,忍足说话就喜欢拐弯抹角听得他累的慌。

                    忽然画风一转,只见忍足侑士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单膝跪地在迹部腿边到“迹部,看在你我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收留我一段时间吧?拜托了。”忍足低下头,双手合十举在额前,摆出恳求的样子。

                    迹部被忍足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扶起他“你这又是怎么了?好好说话行不行,真是一点都不华丽。”

                    “华丽”这两个字他有多久没说活了?忍足听到都一愣,然后站起来开始向迹部诉苦水。

                    “所以就是这样,我为了逃婚逃到你这里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那双狐狸样的眼睛此刻竟然带着孩子一样的让人无法拒绝的闪光。

                    “什么啊,你连行李都带来了,根本就是没打算经过大爷我同意啊。”迹部这才注意到会客厅角落的两个大行李箱。

                    “你家那么大,伯父伯母常年不跟你住在一起,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嘛。”

                    “那你打算住到什么时候。”迹部反问。

                    “放心放心。对方是从北海道特地过来的,只要熬到她走就好了。”忍足不以为然摆摆手。

                    “真是的,那就住你之前的那个房间好了。”迹部起身打算洗澡换衣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06 14:12
                    第七章

                      “话说迹部,你好像快到二十五岁了吧。”忍足突然说到。他比迹部就小了十一天而已,“因为你跟我都是十月的生日。你是不是忘了你对伯父伯母当初怎么说的了。”

                      迹部停下脚步,他背对着会客厅,额前的碎发这挡住他的眼神。

                      “你要是二十五以前把自己捣鼓不出去,你就会和我一样下场了。唉,咱俩可真是难兄难弟啊。你说呢。”忍足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本大爷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操心。”迹部头也不回的说到。

                      “哎呀呀,你还生气了。”忍足说完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喂,你能跟我说句真话吗?你这几年还是没忘记她啊?”

                      “我说过的吧,不许再在我面前提这个人。”迹部语气冰冷的回答道。

                      “算了算了,我只是不想看你这么折磨自己罢了。我怕你没发从人生的双重打击中走出来啊。唉,不过还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桦地已经代表日本队要参加明年举办的法网公开赛了。你知道那代表什么,他也许会成为日本为数不多的大满贯选手。”忍足看着迹部,他知道迹部一直刻意让自己不去关注世界网球比赛的消息,但他心里却比谁都更关注桦地的比赛。

                      “是吗,那要恭喜他了。”许久迹部只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出会客厅。

                      忍足心想到:迹部啊,一直没有办法释怀的人是你吧。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重新见到那个从前的迹部景吾呢?

                      翌日,樱海六点就从床上爬起来,其实以前她起的更早,因为她一直有晨跑的习惯。她洗漱好出门时正好碰到对门的新邻居也刚巧打开门出来。

                      果然是个老爷爷,只是虽然说上了年纪,但是气色和气质都很好,看上去感觉也就六十多的样子,实际可能要年纪大些。没有可以的染发,但每根白色的发丝都让人觉得精神抖擞,金框眼睛显得他很是和蔼可亲。

                      “呦,早上好啊。想不到现在还有起的这么早的年轻人呢。”老爷爷微笑着和樱海打招呼。

                      樱海也礼貌的回应“您好。昨晚我休息太早不能招待您很抱歉。”她一想日本人好像格外注重礼仪和辈分,又鞠了个躬。

                      “不要紧不要紧。我也是刚刚搬过来,你叫什么名字?”

                      “藤原樱海,请多指教。”樱海又鞠了个躬(日本的礼仪真的麻烦,不停鞠躬我只想知道难道不累吗?)

                      “不用这么客气。我姓,冈山”老爷子也自我介绍到。(不知道老爷子没有告诉自己真实姓氏的女主)

                      “哦,您多指教。”

                      “这么早起来是去锻炼吗?”冈山老爷子问道。

                      “嗯,您也是去锻炼吗?”

                      “哈哈,是啊,不能因为年纪大了就天天在家里待着。锻炼会让人身心愉悦呢。你不用这么客气以后都是领居,叫我爷爷就好了。我这个年纪做你爷爷估计也是绰绰有余了。”冈山老爷子说到。

                      “啊,额恩,好的。”樱海犹豫了一下,她虽然不怎么了解日本礼仪,但好歹知道日本人好像不喜欢别人称呼自己爷爷奶奶(估计是嫌弃把自己叫老了)

                      “你要去哪里锻炼,一起吗?你要是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您都这么说,我怎么拒绝?樱海心里吐槽到,毕竟是邻居有是长辈,还是规矩点吧。樱海想着只好客气的答应。

                      可冈山老爷子可没有看出樱海的尴尬,一路上还跟樱海聊天。起初樱海还只是应付的听着,可渐渐觉得这个老爷爷还挺幽默风趣的,人生阅历好像也很丰富的样子,便也主动跟老爷子说起话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06 18:56
                      也不知道这个吧人多不多,希望有路过的帮忙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06 19: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06 19:09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07 08:45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07 10:45
                              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07 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