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丹希尔吧 关注:1,784贴子:8,315
  • 0回复贴,共1

我若是海你是岸 我想把所有的浪都拍打在你身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章

热,好热。

她像是被扔进了烈日下的沙漠中,浑身燥热难耐。

……

凌晨三卝点。

豪华总统套房卧室的灯突然大亮,与此同时,几个人从卧室外冲了进来,几台摄像机对准了卧室内便是一阵猛拍。

凌卝乱的大床卝上,女孩因疲惫沉睡着,而床下散着被扯坏的小礼服裙,以及女孩果露在外的手臂、肩膀雪肌上的青紫吻痕,皆昭示着昨晚的疯狂。

摄像机的闪光灯太过刺眼,令女孩的眼睛不适,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还未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人影一闪。

昨晚她十八岁生日宴上对她殷勤的未婚夫夏安,满脸凶卝恶的冲上前来,对着她的脸便甩了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甚是响亮。

伴随着夏安厌恶的咒骂:“你居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鬼混。”

脸颊上是火卝辣辣的疼,瞬间,她的脸便肿起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慕紫瞳双手捏紧了身上的被子,水漾的眸缓缓抬起,里面含卝着浓浓怒意的望向床边的夏安。

“你给我下卝药!”慕紫瞳死死的盯住夏安的眼睛。

夏安是她的未婚夫,是她最信任的人,没想到,给她心上捅刀子的人,竟然是他。

夏安眼中有一分不安的别过头去,不敢直视慕紫瞳的眼睛,目光精明的四处瞟去:“你的奸夫在哪里?”

从他进来,就没看到其他男人。

昨晚他给慕紫瞳安排的是两个牛郎,没想到,慕紫瞳没去他安排的客房,调了监控才知道,慕紫瞳闯进了其他的房间,后来,一个男人进去了,便没有出来,虽然过程与他预想的有出入,但结果却是一样。

“这应该问你,夏少!”慕紫瞳冷声道。

不管那个男人去了哪里,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

夏安嘲讽的看向慕紫瞳:“慕紫瞳,我还以为你做错了事之后,会坦白的承认错误,可你居然还反过来泼我脏水,说是我给你下卝药,我夏安,绝不会要一个水性扬花、满口谎卝言的女人。”

夏安回转过身,看向身后记者的摄像机。

他信誓旦旦的举手道:“我夏安在此声明,从今天开始,我夏安与慕紫瞳的婚事,就此取消。”

说完后,夏安带着记者们浩浩荡荡的走了。

慕紫瞳还未从混乱中清卝醒,她的手卝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奶奶的手卝机打来的。

她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甜甜的唤着。

“喂,奶奶~~”

手卝机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声:“你好,这个手卝机的主人刚刚出了车祸,请马上到**医院。”

慕紫瞳:“……”

……

三日后,墓园里。

慕紫瞳一身黑白,跪在奶奶的墓碑前久久没有起身,看着墓碑上奶奶的遗像,慕紫瞳心里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三日前,奶奶出了车祸,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奶奶已经没有了呼吸。

听家里的佣人说,奶奶在出车祸前,曾经有人给奶奶打了电卝话,告知她出了事,让奶奶出门,结果……才发生了惨祸。

但是,奶奶的手卝机上,却没有那条通话记录。

到底是谁给奶奶打了电卝话?

所有的宾客都已经离开了墓地,一道身着素白衣裙的女孩,满面笑容的站在慕紫瞳的身后。

“就算你再长跪不起,你奶奶她也不会再活过来了。”慕晚晴字字尖锐。

慕紫瞳连头也懒的转,只一双眼睛冰冷如霜:“慕晚晴,她也是你奶奶,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点。”

慕晚晴是爸爸和慕夫人的女儿,但是,慕夫人并不是她的母亲,而是她爸在外面的姘头,在她母亲病逝之后被扶正。

慕紫瞳在三岁走失的亲弟卝弟比慕紫瞳小两岁,而慕晚晴却比慕紫瞳只小一岁。

但奶奶极护她,在母亲病逝,小三被扶正后,她面对的是继母的恶卝毒对待,是奶奶护她在慕家的周全。

“奶奶?”慕晚晴美丽的笑容有几分狰狞:“她什么时候当我是她的亲孙女过?在她的心里,就只有你这个孙女,凭什么?明明我也是爸爸的女儿。”

慕紫瞳没有说话。

慕晚晴轻笑了一声又道:“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她已经不在了,啊,忘了告诉你,爸爸已经决定了,因为你在酒店与男人私混被传了出去,丢卝了慕家的脸,令他的脸上蒙卝羞,也使得慕氏集卝团的股价下跌,所以,他要送你去国外自生自灭,已经给你定好了今天下午的机票。”

“而且,我和夏少,一个星期后就要订婚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慕晚晴的脸上满是得意。

慕紫瞳的脸僵硬了一下。

呵,这就是夏安背叛她的原因,慕晚晴的母亲被扶正后,慕晚晴就变成了名门千金,而她慕紫瞳只是没有靠卝山的孤女,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选,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会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慕紫瞳咬紧下唇:“所以,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是你和夏安两个人联手设计给我下的药。”

慕晚晴煞有其事的唇前比了一根手指,动作看似紧张,脸上却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嘘,别声张嘛,要是让别人知道就不好了,呵呵……”忽地,慕晚晴阴冷着脸讥讽道:“就算是我和夏少设计了你,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法卝院可是不会接受你的诉求哦。”

慕紫瞳双手紧卝握成拳,指关节因怒泛起了一丝白色。

“对了,还有一点!”慕晚晴火上浇油:“十三年卝前,你弟卝弟听说你在公园里等他,傻傻的还真的去了,没想到,竟然一去不回。”

慕紫瞳整个人僵住的看向慕晚晴,恨意在她的胸腔中弥漫:“竟然是你。”

看着慕紫瞳怒火中烧的模样,慕晚晴的笑容格外明媚,并适时的退后两步,防止慕紫瞳突然扑过来。

她料准了慕紫瞳去了国外之后,定无法生存,所以才敢说出这一切。

“唉呀,夏少约了我晚上一起看电影,我还要回去好好的装扮一下,爸妈还在前面等我,姐姐,我就先回去了,下午你去机场,我就不送你了哦。”

说完,慕晚晴晃着风姿妖卝娆的腰卝肢,便婀娜的离开了。

慕紫瞳死死的盯着慕晚晴的背影,双眼充卝血猩红。

她慕紫瞳发誓,慕晚晴所拥有的一切,早晚一天,她要全部毁掉。


第二章

六年后·安城。

四月的安城,主街道的道路两旁樱花竞相绽放,春风拂过,白色的花瓣随风飞舞,行人从中穿过,仿若穿过了人间仙境。

旁边商业广卝场的电子大屏幕上,播放着最新的财经新闻。

四季集卝团的太子爷夏安正在接受采访。

看到大屏幕上的采访,一道身形纤细的女子在大屏幕前驻足,她摘掉了脸上的黑色墨镜,轻甩了甩脑后微卷的长发,露卝出了一张巴掌大的小卝脸,那张脸美的惊人,此时,一双明眸微微眯紧。

电子大屏幕上,有记者向夏安提问。

“夏少,听说,四季集卝团的东城分公卝司,最近陷进了一桩经济纠纷案,对方一审败诉之后,已经提起上诉,请问夏少,贵公卝司对二审有把握吗?”

夏安一脸自信的看向镜头:“我们四季集卝团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所以,我们四季集卝团二审也定会赢。”

望着夏安那张自信的脸,女子冷冷一笑,她从手边的包包里掏出了一部手卝机。

她拨出去一通电卝话:“喂,封总,你好,我是make介绍到贵律所的angel,我今天恰好有时间,那封总,我们待会儿见。”

收掉电卝话,女子的目光重新落在电子大屏幕上,眸底氲氤着不明的情绪。

她慕紫瞳,不……她现在叫季紫瞳,她回来了!

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重新将黑色墨镜戴在脸上,转身离开了商业广卝场。

然,季紫瞳才刚刚离开商业广卝场不远,便看到一家商场的后门处,有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面包车的车门大开着,两个人站在车门外焦急的等待着,眼睛不时的向四周警戒看去。

寻常人看了,不会觉得有什么,就会直接走过去了。

季紫瞳有职业习惯,看一个人会先看那个人的眼神,那两个人的眼神明显心怀不轨。

她假装找东西,站在旁边背过身去翻着自己的包包。

不一会儿,酒店后门处,有两个人架着一位昏迷不醒的老人出来,直接朝面包车这边走去。

面包车边的人紧张的催促着:“快点快点。”

眼看那位老人就要被拖上车,突然眼前一道卝人影闪过,车边的两个人连同车上的司机,都被人撂倒在地。

拖着老人的那两个人,眼看自己的同伴被撂倒,丢下手里的老人,便朝季紫瞳挥拳。

季紫瞳及时躲开了那一拳,一脚踢中那人的太阳穴处,将他踢昏了过去,见另一个人又朝她冲来,她不慌不忙的握住了对方的拳头,轻卝松的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对方便爬不起来了。

季紫瞳在做完这一切,发卝丝已经些微凌卝乱。

她走到老人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而这时的老人,已经恢复了一些神卝智。

“奶奶,您没事吗?”季紫瞳柔声问。

这些年,即使面对其他人再冷漠,但是,面对老太太的时候,她都会给予最温柔的对待。。

老太太眨巴眨巴眼,突然一下子扑进季紫瞳的怀里。

“乐乐~~”

老人刚开口,季紫瞳就愣了一下,乐乐是她的小名,老太太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名?

老太太抱紧怀里的季紫瞳,不停的念叨着。

“我的乖孙女呀,奶奶终于找到你了。”

季紫瞳:“……”

什么情况?

地上的五个人也已经缓了过来,见状准备逃离,季紫瞳神色一凛,想要推开老太太,老太太却抱的她更紧,深怕她会跑掉。

在那五人逃走之前,突然十名保卝镖冲了过来,一下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一人站在老太太身后,满头大汗的紧张问:“老夫人,您没事吧?”

要是老夫人有什么事,他们就是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季紫瞳松了口气,看来,这些人是这位老太太的人,那几个绑匪就不需她出手了。

季紫瞳推了推怀里的老太太:“奶奶,您的人来找您了。”

但老太太对此无卝动卝于卝衷,依然紧抱着季紫瞳不撒手。

季紫瞳刚想再推推怀里的老太太,突然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老太太已经又昏了过去。

“奶奶,您怎么了?”

季紫瞳扶着老太太,不小心踩到了脚下的石子,身卝体没有重心的往后跌去。

千钧一发的时刻,季紫瞳将老太太护在怀里,自己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到了背后的路肩上。

突然间季紫瞳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

当季紫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入目是繁复的灯饰,以及四周陌生的环境。

她刚要坐起身,颈后便传来一阵刺痛,令季紫瞳痛吟出声。

摸了摸颈后的疼痛,季紫瞳缓缓的坐起身来,她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她所躺的这个房间宽敞非常,四周的摆设也极精致讲究。

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只记得,自己救了一位老太太,后来……她就晕倒了。

莫非……这里是老太太的家不成?

她猜想着,大概是自己因为老太太晕倒了,老太太的人就把她也带到老太太家来吧?

她眼尖的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她的包包和眼镜。

她掀开被子起身,穿上鞋子,拿起包包和眼镜,便起身走向门口处。

打开门走出去,正好有佣人经过。

季紫瞳微笑的看着佣人。

“你好,请问出口在哪里?”

季紫瞳明艳的笑容非常有杀伤力,佣人晃了下神,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她忙转身指着身后。

“往前走,左拐第一个路口再右拐,就能看到楼梯了。”

季紫瞳微笑的点头。

“谢谢,顺便帮我跟你们老夫人说一声,我就先走了。”

“好。”

季紫瞳乘坐出租车自晏宅离开时,恰好与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擦肩而过。

……

与此同时,晏宅别墅内。

当一道高大的身形刚踏进来,管家冷扬便迎上前去。

“少爷!”

冷扬顺手接过晏北辰递过来的西装。

“奶奶呢?”晏北辰淡漠的两个字。

“在楼上卧室休息。”

晏北辰径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晏北辰两条长卝腿迈步很大,冷扬快走几步跟在他身后。

“奶奶情况怎么样?”

“回来之后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未醒来。”

晏北辰和冷扬俩人刚走到楼上,便有佣人慌张的走过来。

“少爷。”

“怎么了?”

“少爷,老夫人刚刚醒了,但是,醒来之后就要找乐乐小卝姐。”

第三章

听了这句话,晏北辰的脸色微变。

晏北辰的亲妹妹晏北星,小名乐乐,在十八岁时和同学一起外出游玩,却出了意外,命毙酒店客房内,后来凶手去了警卝局自首,凶手被卝判了无期徒刑。

晏老夫人极疼爱晏北星,家里人怕晏老夫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骗晏老夫人说晏北星去了国外留学。

两年卝前,晏老夫人意外知道了事实,但是,在那之后……

晏北辰来不及多想,快步走到晏老夫人的房间内。

晏老夫人生气的推开佣人。

“你们胡说什么,我的乐乐明明还好好的活着,我都看到她了,你们怎么能骗我说乐乐不会回来了,你们都***出去。”

一看到晏北辰出现,晏老夫人马上冲到晏北辰面前。

“北辰,你来了就太好了!”晏老夫人一把抓卝住晏北辰的手臂,斗鸡般的瞪着身后的佣人们:“她们这些坏人,说我们乐乐不会再回来了,北辰,你来告诉她们,说我们乐乐还好好的,是不是?”

晏北辰轻搂着怀里的老人。

“是。”

说罢,晏北辰冷厉的鹰目扫过众佣人,一个个吓的垂下头去不敢吱声。

晏老夫人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而且,我今天都看到乐乐了,我的乐乐,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奶奶,听说你今天还没用午饭,我们先去吃饭。”

“乐乐呢?”

“呃,她还有事。”

晏老夫人沉下脸:“有什么事这么重要,连陪我吃顿饭都没时间?你给乐乐打电卝话,如果她不来,我就不吃了。”

晏北辰:“……”

晏老夫人不由分说的将晏北辰和一众佣人全部推了出去。

……

晏宅·书房

一个小时后,晏北辰的助理明非站在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

明非推门进去。

“晏总,您要的资料,属下已经查到了。”

明非将一张资料放在了晏北辰的面前。

“救了老夫人的这位小卝姐叫季紫瞳,这是季小卝姐在M国的所有资料,不过,季小卝姐十八岁之前的资料……属下并没有查到。”明非如实回答。

晏北辰目光扫过资料上的内容。

入目是一张季紫瞳的素颜证卝件照,素颜的季紫瞳依然美得惊人,那双眼睛聪慧狡黠,却又清澈澄明,像只看尽世间百态,俯瞰众生却又保持着一份纯真的九尾狐。

姓名:季紫瞳。

英文名:angel。

性别:女。

年龄:24岁。

身高:165cm。

毕业院校:M国**大学卝法卝学院。

情感经历:无。

毕业经历:入职M国YG律师事务所,两年间,经手大小100余起案卝件,无一败绩。

后面便是季紫瞳的电卝话号码和住址。

在晏北辰看资料的时候,明非又道:“这位季小卝姐在M国已经是一名知名律师,前途无量,不知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国外知名律所的高薪聘请,回到国内。”

晏北辰淡淡的‘嗯’了一声。

明非恭敬的点了下头:“那总裁,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属下就出去了。”

“嗯。”

明非走后,晏北辰盯着资料上女孩的照片目光幽深,然后,他将目光移到了电卝话号码上。

……

方正律师事务所

刚走到门口,季紫瞳便能感觉到这家律师事务所的颓败之气,事务所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前台则坐在柜台后面用手卝机看电视,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季紫瞳。

季紫瞳走到柜台前,前台依然在低头看手卝机。

季紫瞳皱了下眉,食指曲起,敲了敲柜台的木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前台有些不耐烦的抬头。

“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们封总!”

前台继续低头看手卝机,左手往左边一指:“左边走,尽头左拐,一直往前走,最里面就是封总的办公室了。”

“谢谢!”

季紫瞳没有被前台影响心情,而是顺着前台指的路找到了封形的办公室。

走到办公室门前,季紫瞳敲了一下门。

“谁呀?”

“我是之前跟您联卝系过的angel。”

里面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和打开窗子的声音,然后,脚步声才移到了门口处,门旋开了。

门刚打开,季紫瞳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直冲入鼻底,入目是有些凌卝乱的办公室,沙发上杂卝志和衣服被随意的堆放在了一角,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满是烟头和烟灰,有一根烟只抽卝了一半,还冒着青烟。

封形摸了一把自己凌卝乱的头发,脸上的喜悦却是溢于言表。

“你好,你就是angel?没想到,你竟是位大美卝人。”

“封总好!”

“快请进快请进。”

季紫瞳走了进去,径直在沙发上坐下。

封形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季紫瞳:“angel,您确定您要选择入职我们事务所吗?”

毕竟,季紫瞳在M国那可是知名大律师,他的律师事务所虽然也不小,但是,也只能算是中等的规模。

季紫瞳微笑的点头:“我确定。”

得到肯定的答复,封形激动不已。

“那欢迎angel您的加入,那您……什么时候可以入职?”

“明天!”

“明天?那真是太好了。”

“听说,与四季集卝团子公卝司打官司的乾坤有限责任公卝司,辩护律师是我们律所的,能把这件案子交给我吗?”

乾坤有限责任公卝司与四季集卝团子公卝司的这桩案子,是一桩经济纠纷案,一审已经败诉,再加上四季集卝团子公卝司那边证据确凿,虽然他们已经应了客户的要求上诉,但是,二审他们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现在,季紫瞳竟然自告奋勇接下这个烫手山芋,这对封形来说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季紫瞳虽然在国外有名,但是国外和国内的法卝律毕竟不一样,这件官司如果赢了,他们公卝司会获得大笔诉卝讼费,如果输了,就证明季紫瞳她徒有虚名,正好也可以把罪名推到季紫瞳身上,让客户去找季紫瞳的麻烦,他也省得被客户骚扰,简直不能更好了。

封形轻咳了一声:“angel小卝姐,你确定要接手这桩案子?如果接手了,可是不能临时反悔的。”

“当然!”

从方正律师事务所里走出来,季紫瞳的嘴角扬起一弯意味深长的弧度。

突然,她的手卝机铃卝声大作了起来。

她接起电卝话:“喂?”

“你好,请问是季小卝姐吗?”

电卝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

由于篇幅限卝制,
精彩内容点卝击链接继续观看https://c107463.818tu.com/referrals/index/12137983

点点关注不迷路




回复
1楼2020-06-07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