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吧 关注:98,585贴子:811,540

仙侠《月色烟光残照里》苏月 凌风 凌云(完整全文阅读)全章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仙侠《月色烟光残照里》苏月 凌风 凌云(完整全文阅读)全章节+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6-08 11:00
    全章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6-08 11:01
      嘉我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6-08 11:0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6-08 11:01
          1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6-08 11:03
            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6-08 11:03
              87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6-08 11:03
                70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6-08 11:03
                  拼起来也ok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6-08 11:03
                    10个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6-08 11:03
                      她是哑巴,可她也有心,也会痛。会爱一个人,更会对爱的那个人失望。苏月转身看着身后的诛仙台,一片苍茫云海,是魂飞魄散的宿命。
                      🦁 可她却笑了。她转身看向凌风,张开嘴,无声的吐出三个字。紧接着,她转身,纵身跃下诛仙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6-08 11:04
                        试读:🍫 🍫
                        九重天。

                        紫微宫。

                        凌乱的床幔中,苏月跪在地上,纤细的肩膀不住颤抖。

                        而她面前,凌风长身而立,眼底尽是厌恶。

                        “苏月,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本座下药!”

                        苏月抬起头,疯狂的摇头想要解释,咿咿呀呀个不停,却是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是个哑巴。

                        因此哪怕她根本没有给天帝凌风下药,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凌风的寝宫,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而凌风,自然也没兴趣听一个哑女指手画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6-08 11:04
                          第1章 天庭的凡人

                          九重天。
                          紫微宫。
                          凌乱的床幔中,苏月跪在地上,纤细的肩膀不住颤抖。
                          而她面前,凌风长身而立,眼底尽是厌恶。
                          个哑巴。
                          “苏月,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本座下药!”
                          苏月抬起头,疯狂的摇头想要解释,咿咿呀呀个不停,却是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是
                          因此哪怕她根本没有给天帝凌风下药,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凌风的寝宫,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而凌风,自然也没兴趣听一个哑女指手画脚。
                          “苏月,本座最后警告你一次。”他冷冷看着眼前的女孩,眼里是毫不遮掩的厌恶,“你,只是本座给轻舞治病的药鼎,别再有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不然,后果自负!”
                          冷冷丢下这警告的话语,凌风懒得多看苏月一眼,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苏月一个人跪在冰冷的大殿之中,好久之后才勉强站起来。
                          她低头看向旁边床榻上梅花一般绽放的殷红,泪水无声的滚落。
                          她真的没有算计呀……
                          这可是她珍贵的第一次,她又怎么会拿来算计呢……
                          -
                          苏月和凌风的事,迅速传遍了天庭。
                          苏月走过之处,全是嘲讽谩骂——
                          “看见没,这就是天帝陛下从凡间带来的那个凡人女子,陛下不过看她体质特殊,可以给轻舞仙子做药鼎炼药才带她上天庭,可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给陛下下药!”
                          “可不是么!也不看看自己,一个粗鄙的乡下凡人,竟然也敢肖想天地陛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要知道,陛下心里可只有轻舞仙子,如果不是因为轻舞仙子疾病缠身,陛下早就娶她为天后了。这凡人女子也不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哪里比得上轻舞仙子了!”
                          刻薄的话语绵延不断,苏月低下头,不断加快脚步。
                          可没想到这时候,一团雪白的身影突然跃入她的怀抱。
                          “呀!”
                          她轻呼一声,低头,才发现那是一只小白兔,耳朵似乎比普通的长一些,顶尖是黑色的,十分可爱。
                          苏月顿时不由心生喜爱,忍不住小心的抚摸着那小兔子。
                          而那小兔子不知为何对她也是十分亲近的样子,在她怀里满足的眯上眼。
                          苏月心里一软。
                          自从被凌风带上这天庭,她受够了嘲讽白眼,这还是第一个对她露出喜爱的活物。
                          她顿时更喜爱这小兔子,正想带它回自己的院子,可不想那小兔子的耳朵突然敏锐的竖起来,挣脱她的怀抱朝着花园深处跑去。
                          “呀!”
                          苏月顿时不由急了,快步追过去。
                          小兔子一直跑到花园深处的假山从才停下来,苏月赶紧将它抱起来,正想离开,不想假山后却是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你确定那天把药下进了陛下和苏月的饭菜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6-08 11:05
                            第2章 算计

                            听见自己的名字,苏月脚步不由一顿。
                            她小心的探出头去,就看见假山后的两个女子。
                            其中一个女子身着华丽的红色长裙,绝代风华,艳丽无双。
                            苏月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轻舞仙子,凌风最爱的女人,未来的天妃,也是她被带上天庭、作为药鼎的原因。
                            而另一个女子则是普通宫娥模样,跪在地上,恭敬道:“是的,轻舞仙子,您放心,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苏月下药,并将她送到陛下寝宫,陛下现在已经认定苏月算计他,雷霆大怒。”
                            苏月震惊的瞪大眼。
                            她就奇怪,为何她会突然出现在中了药的凌风寝宫,搞了老半天,竟然是轻舞仙子算计了她!
                            可是为什么?
                            轻舞不是凌风心爱的女人么?为什么要算计她?
                            苏月心里震惊,抱着小兔子的手也不由松开些许,不想小兔子就趁着这个时候跑了出去。
                            巨大的动静很快传到轻舞和那宫娥耳中,轻舞脸色一变,转头厉喝。
                            “谁在那里!”
                            苏月暗道不好,转身就想跑,可不想轻舞的动作更快。
                            水袖飞出,瞬间缠住苏月的脚踝,她“啊”的一声,就被拽到了轻舞面前。
                            “是你!?”
                            轻舞错愕,不想一团雪白的影子就挡在苏月面前,朝着轻舞龇牙咧嘴!
                            苏月认出那是刚才的小白兔,感动它竟然护着自己的同时,她也不由担心小白兔因为自己受到迁怒,赶紧想要讲它护在身后。
                            轻舞看见那白兔的时候却是柳眉一挑。
                            “到底是上古神兽,竟然这般敏锐。”她轻笑,“封了仙气,换了副身躯,竟然都还认得出你。”
                            苏月听不懂轻舞的话,只是防备的看着她,不想轻舞却是蓦的抓住她的脸颊。
                            “这么看看,倒还是留着几分姿容。”她喃喃,眼底闪过浓郁的戾气,“这可不行啊,我可决不能让凌风哥哥,看出任何端倪来。”
                            苏月愈发听不懂轻舞这莫名的话语,可轻舞也没有任何要跟她解释的意思,直接从袖子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苏月吓得脸色一白,抱着兔子就想跑,可轻舞的水袖却是宛若蛇一般将她死死缠住。
                            “怕什么,我不会伤你。”轻舞轻笑,“我只不过,是想让你陪我演一出戏。”
                            苏月眼睛瞪大,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轻舞蓦的将匕首划向自己的脸。
                            “啊!”
                            苏月发出一声不完整的惊叫,就看见轻舞绝美的面容在刹那间留下血痕。
                            轻舞整个人往后一倒,脸色在瞬间惨白,捂着流血的脸颊,惊慌失措的看着她。
                            “苏月姑娘,你……你为何要伤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6-08 11:05
                              第3章 又被误会了

                              苏月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轻舞,还没反应过来,身后便是一阵疾风而来。
                              她甚至还未来得及转身,喉咙就被死死掐住。
                              抬眸,就是凌风盛怒的俊庞。
                              “苏月你在做什么!你竟然敢伤了轻舞!”
                              苏月眼睛瞪得滚圆,指了指轻舞,又指了指自己,不停摇头,眼泪急的都要调出来,咿咿呀呀个不停。
                              她想说,她真的没有伤轻舞,是轻舞自己伤了自己!
                              可凌风却是腌根本没胤耐心看她的指手画脚,只是将她一把甩开,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轻舞扶起来。
                              动作轻柔的,宛若对待什么珍宝。
                              “轻舞,你没事吧?”
                              “我没事。”轻舞蜷缩在她怀里,泪水滚落,宛若楚楚可怜的小鹿,“是我太没用了,都没注意,竟然会被一个凡人伤了……”
                              “那是你心思善良,才会被人算计。”凌风柔声宽慰,抬眸再一次将目光落在苏月身上时,却又只剩下一派冰冷。
                              “苏月,你竟然敢伤轻舞,本座这次绝不会轻饶!”
                              苏月瞳孔骤然放大,惨白着脸想摇头,就听见凌风冷冷吩咐——
                              “来人,将苏月给我关进天牢!”
                              -
                              天牢。
                              是这九重天中,最为阴寒之地。
                              天牢分为火阵、水阵以及九天雷阵。
                              其中九天雷阵是最为厉害的阵法,用于关押十恶不赦的犯人。
                              而苏月一介凡人,本该本丢进最普通的水阵,可一个宫娥突然过来,在天牢天兵的耳边低估了一句什么,那天兵就突然将苏月给扔进了旁边的雷阵。
                              “啊!”
                              苏月不甘的跑出去,可不想脚步才刚离开阵法边沿——
                              轰!
                              一阵天雷从空中劈下,她惊叫的后退,就看见眼前只剩一片焦黑。
                              好……好可怕!
                              她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就听见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竟然被丢进这天雷阵?你这小妮子,是犯了什么大罪。”
                              苏月身子剧烈一颤,转身才发现,这天雷阵法中,竟然不止她一人。
                              只见那是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四肢全用铁链禁锢,从黑暗中缓缓抬头,露出猩红的眼。
                              苏月吓得捂住嘴。
                              黑发红眼。
                              这是魔族人!
                              六界之中,魔族人最为凶狠嗜血。
                              苏月在凡间的时候,就见过被魔族人屠戮的村庄,尸横遍野,堪称人间地狱。
                              没想到此时竟然遇见一个魔族人,她吓得就又想后退。
                              可天雷再一次滚来,眼看就要劈中苏月,不想一道黑色的灵力滚来,将她一把拉开。
                              苏月惊慌抬头,才发现出手的竟然是那魔族男子,在天雷滚落之际,将她拉到了身侧。
                              “凡人?”此时靠的近了,重火才注意到眼前女子的身份,皱眉,“他们怎么把一个凡人关进天雷阵?”
                              苏月此时却是怕极了,咿咿呀呀的挣扎个不停,可重火却是像拎小鸡一样拽着她,根本不将她的挣扎放在眼里。
                              “还是个哑巴?”重火更错愕,正奇怪的看着苏月,却不想随着她的挣扎,她脖颈出露出一抹红色胎记。
                              宛若蝴蝶,巴掌大小,印在那雪白的皮肤上。
                              重火的脸色骤然一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0-06-08 11:05
                                第4章 苏月你在干什么!

                                这是……
                                重火猛地出手一把擒住苏月的下巴,仔细看她的五官。
                                顶多算是清秀的面容,可仔细打量,却依旧能看见那个人的影子。
                                重火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果然天不绝我!在这天牢中,竟然还能遇见这样的机缘!”
                                他猛地看向苏月,嘴角浮起冷笑。
                                “不过,我估计他根本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吧,不然怎么可能忍心把你关到天牢来?”
                                苏月根本听不懂重火的话,只是慌张的看着他,可不想重火却是突然欺身而上。
                                “凌风这厮,杀我族人,囚禁我百年,如今,我就要让他好好尝一尝自己心爱女人受辱的滋味!”只见重火狞笑,“等他反应过来你的身份,意识到是自己亲手将心爱的女人关进我的天牢,他会后悔成什么样?哈哈!想想就让人痛快!”
                                说着,重火一把按住苏月,狠狠覆下身去。
                                -
                                与此同时。
                                天牢外。
                                一袭白衣翩然而至,天牢门口的天兵立刻全部跪下。
                                “陛下!”
                                “起来吧。”凌风神色淡淡,“苏月人呢?本座要为她引药了。”
                                凌风将苏月从凡间带来天庭,是因为她虽是凡人之躯,但体质特殊,可以以肉身为药鼎,为轻舞炼制丹药。
                                但这丹药及其费功夫,需要每日注入药引,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能用她的血入药。
                                凌风不放心别人,因此都是自己亲自处理。
                                天兵听见凌风的话,脸上露出惊慌神色。
                                “属下们刚下去禀告,我们本想将苏月姑娘关进水牢,但没想到路过雷阵时,她竟然突然跑了进去……”
                                天雷阵,是上古留下的玄妙阵法,困在其中的人无论修为如何高,都无法逃离。
                                但这阵法,却只是禁锢阵法里的人,外面的人却是可以随便跑进去,不受干扰。
                                “她进了天雷阵?”凌风脸色一变,飞身就朝着天雷阵掠去!
                                这天雷阵里,关押这的可是魔族的魔尊!
                                百年前天魔大战,他重伤才将魔尊重火擒拿,从此便关押在这天雷阵中。
                                可苏月这个***,竟然敢跑进去!
                                简直是找死!
                                想到这他脸色阴霾,迅速落在天雷阵旁。
                                “苏月!”
                                他担心重火直接对苏月下了杀手,毁了这上好药鼎,可不想天雷阵中,苏月却是被重火压在身下,身上衣衫不整。
                                凌风一怔,但随即墨眸闪过暴怒。
                                “你们在做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0-06-08 11:06
                                  第5章 像不像那个人?

                                  苏月被重火压在地上,拼了命的正想反抗。
                                  不想突然听见凌风的声音,她一喜,以为凌风是来救自己的。
                                  可不想身上的重火,却是动作更快。
                                  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起身,邪笑的看着面前的凌风。
                                  “哟,天帝陛下,您怎么突然来了,这没看见正有些小美人来给我投怀送抱的么,这可真是伤了我的雅兴啊。”
                                  苏月身子一颤,疯狂的朝着凌风咿咿的摇头。
                                  不……
                                  她才没有投怀送抱!
                                  她明明是被强迫的!
                                  可凌风瞳孔却是剧烈一缩。
                                  投怀送抱?
                                  是了。
                                  刚才天兵也说了,苏月是自己冲进这天雷阵的。
                                  他垂眸看着面前的苏月,雪白的脖子上都是红色的痕迹,眼眶也是湿润一片,显然就是等待被人疼爱的模样。
                                  凌风的手不自觉的握拳,一股莫名的邪火涌上心头!
                                  苏月这女人,就这样按捺不住寂寞么!
                                  之前给自己下药,攀附他不成,现在就将主意打到重火身上么?
                                  凌风心里冷意更甚。
                                  “来人!”他厉声道,“将苏月给我带回去,严加看管!”
                                  几个天兵很快进来,迅速将苏月押下去,苏月挣扎的还想指手画脚表达什么,可凌风却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他。
                                  天雷阵之中,很快只剩下凌风和重火俩人。
                                  凌风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语气薄凉,“想不到堂堂魔尊,眼光却如此平庸,竟然喜欢一个凡人女子。”
                                  “凡人女子又如何?”重火冷笑,舔着指尖,“你难道不觉得她那眉眼,有点像那个人么?”
                                  重火并没指名道姓,可凌风的身子却是蓦的僵住。
                                  下一刻他宛若闪电般出手,死死擒住重火脖子。
                                  “不许在我面前,提起她。”凌风的眼神闪着浓烈杀气,“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重火却是没心没肺的笑,“杀了我,就又是天魔大战,生灵涂炭。你难道忘了那个人死前的嘱咐么?”
                                  凌风恨恨看着重火,似乎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最后,还是松开了他的脖子。
                                  “魔尊重火,不知分寸廉耻。”他冷冷开口,“天雷之刑从每日三道变为五道,以示惩戒!”
                                  话落他甩袖走人,重火却是在原地,继续笑的漫不经心。
                                  “五道便五道呗。”他眼底闪着兴奋的光,喃喃,“反正,我离开的日子,也快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6-08 11:06
                                    第6章 心里的那个人

                                    凌风回到紫薇殿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闭门不出。
                                    这可急坏了宫娥仙童们。
                                    他们知道,陛下时不时就会这样将自己关起来,这时候没人敢去触这个霉头,最后只能差人喊来了轻舞。
                                    “轻舞仙子,您可来了!”轻舞出现在紫薇殿,宫娥们立刻宛若见到救星一般上去,“陛下又闭门不出,您快劝劝吧!”
                                    轻舞蹙眉,这才端起汤,走进书房。
                                    书房内,凌风正对着一副画像出神。
                                    只见那画像上女子长得与轻舞有三分相似,却不同轻舞的艳丽,而是如芙蓉一般出尘清冷。
                                    看见那画像,轻舞捏着瓷盅的手骤然用力。
                                    凌风很快注意到她,立刻起身收了画像,蹙眉,“你怎么来了?你身体不好,不要乱走动。”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陛下您。”轻舞很快调整好情绪,过来将汤放下,看着凌风身上有些褶皱的衣服,她走过去,“听说陛下一宿没歇息,轻舞来伺候你沐浴更衣吧。”
                                    说着她就想去解凌风的衣服,却是被凌风一把抓住手腕。
                                    “轻舞。”凌风皱眉看她,“这不是你该做的。”
                                    轻舞看着眼前男人俊美的容颜,突然间就崩溃了。
                                    “为什么!”她哭出声来,“为什么我就是不可以!凌风哥哥,你是不是就是还忘不了姐姐!”
                                    是的,方才那画像上的女子,就是轻舞的姐姐,轻云仙子。
                                    轻云仙子是凌风的青梅竹马,俩人从小便定下婚约,可不想在他们大婚那日,魔族入侵,凌风与重火决战,虽将重火擒拿,但自己也重了重火的魔族毒火。
                                    危险关头,是轻云化为真身彩云,为凌风解开毒火。
                                    而轻云,也因此真身散尽,彻底消失在这六界之中。
                                    百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快忘了曾经的轻云仙子,但只有轻舞知道,凌风从来没有忘记姐姐。
                                    所有人都以为,凌风爱她疼她,但轻舞心里却明白,凌风只是因为她是轻云的妹妹才多加照顾。
                                    所有人都以为,凌风会娶为天妃,但轻舞心里却明白,凌风除了轻云之外,绝不会娶任何女人。
                                    所有人都以为,凌风于魔族休战,是心怀仁慈,但轻舞心里却明白,那只是因为轻云临死前最后的愿望是天魔和平,免得六界生灵涂炭。
                                    百年了,凌风从没有放下轻云,轻云甚至早已成了凌风的心魔执念……
                                    想到这轻舞哭的愈发凶,可凌风的脸色,自始至终都是那么淡淡的。
                                    仿佛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轻舞,我答应过你姐姐,会护你一身平安无虞。”只听见他淡淡道,“但更多的,我给不了。”
                                    说完这话,凌风不再多看轻舞一眼,转身离开。
                                    轻舞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恨得几乎要咬碎自己的银牙。
                                    姐姐姐姐!
                                    又是因为她的那个姐姐!
                                    好,你就那么喜欢她对么?
                                    那我就要让你尝尝,亲手杀死你心爱女人的滋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20-06-08 11:07
                                      第7章 你怎么在这里!

                                      一月之后。
                                      三月初三。
                                      这一日是苏月的生辰。
                                      她自然不敢妄想这天界会有谁记得她的生辰,只是一如既往的被软禁在自己的院子。
                                      可不想早餐过后,却是有一名宫娥,送来了一个箱子。
                                      “苏月姑娘,陛下说今日是您生辰,特地准备了新衣和首饰,您试一试,是否合身?”
                                      苏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凌风竟然记得她的生辰?
                                      还给她送礼物?
                                      她受宠若惊的打开那木盒,就看见里面那件水蓝色的裙子。
                                      “呀……”
                                      她忍不住发出惊叹的咿呀声。
                                      好美。
                                      她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裙子。
                                      “快试试吧。”宫娥轻笑,苏月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裙子。
                                      换上裙子来到镜子前,苏月几乎都认不出自己了。
                                      如水波一般涟漪的长裙勾勒出她纤细的身形,肌肤赛雪,配上碧色的耳坠和簪子,整个宛若出水芙蓉,清丽绝代。
                                      “果然很合身呢。”宫娥轻笑。
                                      苏月低下头,脸都红了。
                                      是的,这衣服的确是十分合身,难道是凌风为她量身定做的么?
                                      心忍不住砰砰跳起来,她就听见宫娥笑着开口:“苏月姑娘,陛下正等您呢,赶紧过去吧。”
                                      苏月再一次诧异,走到门口,果然看见看管她的天兵都不见了。
                                      所以,凌风这是真的原谅她了,想给她过生辰?
                                      心里好像有小鹿在乱撞一般,她酒散久祁欢天喜地的就提起裙子,跑来紫薇殿。
                                      而与此同时,紫薇殿,却是一片死寂。
                                      谁都知道,每年三月初三,陛下都会遣散众人,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殿内。
                                      今年,也不例外。
                                      平日庄穆的大殿今日却是一片狼藉,一片浓郁的酒气之中,凌风举着手里的杯子,呢喃的抚摸面前的画像。
                                      “轻云……轻云……”
                                      是的,今日,是轻云仙子的几日。
                                      喊出那曾经熟悉的名字,他的心却还是撕裂一般的痛。
                                      明明都过去了百年,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的伤口,却仿佛无法愈合。
                                      凌风痛苦的闭上眼,可不想这时,殿门被打开。
                                      他抬头,就看见那一抹水蓝色的身影。
                                      如记忆中一般澄澈的眸子,有些忐忑慌张的看着她,少女姿态的流云髻也如同曾经那般用一根碧玉簪子松松插着,白皙的耳垂好像云朵一样柔软,衬的上面的耳环愈发剔透玲珑。
                                      苏月此时的心情,其实十分忐忑。
                                      她不知道凌风为什么突然对自己那么好,她很高兴,却也有点不知所措。
                                      她正不知道该如何跟凌风表达自己的感谢,可不想面前的男人却是突然起身,快步过来,一把将她抱紧怀里。
                                      那么用力,仿佛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
                                      “轻云……”凌风死死抱着她,声音里是控制不住的哽咽,“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轻云?
                                      明明是那么陌生的一个名字,苏月却是突然愣住了。
                                      怀里男人身上淡淡的檀香仿佛唤起记忆深处的什么,让她身体不听使唤的也抱住了他。
                                      而面前的男人,却已经是情难自禁的吻了上来……
                                      一场缠绵。
                                      不是上次那中了药的混乱粗暴,而是仿佛身心融一的契合温暖,仿佛找到什么曾经丢失许久的珍宝……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
                                      苏月实在是累狠了,在床榻间睡去,可不知睡了多久,耳畔突然响起暴怒的声音——
                                      “苏月,你怎么在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6-08 11:07
                                        第8章 你不配拥有这张脸

                                        苏月感到一股粗暴的力量传来,睁开眼,人就被重重甩在冰冷的地上。
                                        她惊慌的用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裹住自己,无措的看着面前的凌风。
                                        她不明白。
                                        刚才不是好好的么?
                                        凌风为什么突然又发怒了?
                                        凌风此时却只是觉得头疼的几乎要裂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在喝酒么,怎么会突然和苏月……
                                        看着苏月身上的痕迹,他气得简直想要打死自己!
                                        凌风!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今天可是轻云的忌日,可你竟然和别的女人……
                                        他气苏月的投怀送抱,却更气自己竟然会被这个凡人女子诱惑,立刻怒吼:“***出去!”
                                        苏月被吓得泪水止不住在眼眶打转,却也不敢逗留,赶紧穿上衣服就想走,可不想刚起身,凌风突然就怒喝:“等下!苏月!你穿的是什么!”
                                        苏月吓得身子一颤,闪着泪花,更加不解的看着凌风。
                                        这裙子,难道不是凌风送给她的么?
                                        为什么还要问她穿的什么?
                                        而凌风此时却是快步走到她面前,看清了她身上的衣服。
                                        刹那间,凌风眼底燃起狂风暴雨!
                                        “苏月,你哪里来的这件衣服!”他怒吼,一把掐住苏月的喉咙,“就你这种**!你怎么也配穿轻云的衣服!”
                                        是的,苏月身上这件裙子,叫梦云裙,是轻云当年生辰的时候,凌风让天上一百名仙娥,花费九九八十一天,才用云朵灵力编织成的裙子,也是轻云当年最喜欢的裙子。
                                        可这裙子,怎么会穿在苏月身上!
                                        不仅如此,此时仔细看,凌风才发现,苏月的发簪和耳环,也都是轻云曾经惯用的!
                                        凌风被生生气笑了。
                                        “苏月!这又是谁教你的手段,假扮成轻云的模样来勾引我?你也不看看,就你这样的**也配么!”
                                        说着凌风一把甩开苏月,苏月被重重撞在地上。
                                        这一甩,可是带着灵力的,苏月凡人之躯又怎么可能受得住,立刻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6-08 11:08
                                          浑身疼的好像要裂开,可更疼的,却是苏月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她不过是穿上他送的裙子,不过是照着他的要求来找他,可为什么,他又生气了?
                                          她知道凌风一定是又误会了自己,可她却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沾上鲜血,颤抖的在地上写。
                                          “我没有……”
                                          她想写,她没有勾引他,她没有算计他,就好像她当初没有伤害轻舞,也没有勾引重火一样。
                                          可她甚至都来不及写第四个字,凌风就粗暴的将她再一次从地上一把拽起。
                                          房间里烛光摇曳,凌风看着眼前这张脸,哪怕是满腹愤怒,也不由有刹那的恍惚。
                                          无论多不情愿,他也不得不承认,苏月这张脸,真的越来越轻云了。
                                          当初凌风找到苏月的时候,她在一个闹荒的小村子里,面黄肌瘦,因此还看不出来。可随着最近在天庭慢慢养的圆润起来,她与轻云的酷似,也越来越明显。
                                          凌风冷笑。
                                          “苏月,说到底,你有胆子做这些,还是因为你这张脸吧。”他捏着她的下巴,语气冰冷,“可再像,也都是个赝品。哪怕穿上一样的衣服,也都是东施效颦,永远比不上轻云一根头发丝。”
                                          苏月身子一颤,脸彻底就白了。
                                          她大概也明白过来,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是给她的礼物,而是另外一个仙子的衣服。
                                          一个对凌风很重要的人。
                                          她本来还有些愧疚,可没想到凌风就这样说她……
                                          东施效颦么?
                                          可她,从来也没想去模仿过谁啊……
                                          心里的委屈好像要漫出,可凌风却只是有一次狠狠甩开她。
                                          “既然你所有不切实际的妄想都是因为这张脸,那这张脸,可就留不得了。”
                                          苏月身子猛地一颤,慌乱的看向凌风,可凌风却已经不再看她。
                                          “来人。”他只是转身,冷冷开口,“毁了她的脸。这么一张脸,她不配。”
                                          苏月这才惊醒,咿咿呀呀的想挣扎,可天兵已经冲进来,将她拖住。
                                          与此同时,一枚滚烫的熔铁,就朝着她的脸靠近。
                                          “咿!呀!”
                                          苏月疯了一样的颤抖,可她哪里可能挣脱开那些天兵天将,滚烫的熔铁,很快就落在她脸上。
                                          “啊!”
                                          她发出扭曲沙哑的声音,脸上滋滋传来,疼的几乎让人窒息。
                                          融铁好不容易离开,她就看见凌风低头。
                                          他看着她的脸,似乎终于满意,冷笑。
                                          “这样的脸,才配你。”
                                          苏月身子一颤,还来不及反应,旁边的天兵就“贴心”的拿上来一面镜子。
                                          只见铜镜中,女孩白皙的脸生生被烙上印记,鲜血勾勒,竟然是一个字——
                                          【赝】
                                          赝品的赝字。
                                          巨大的羞辱如潮水一般用来,苏月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20-06-08 11:08
                                            第9章 中毒

                                            苏月是凡人之躯,那熔铁的伤口,足足过了一个月,才终于痊愈。
                                            可随着结痂,那“赝”字确实愈发明显,苏月走过每一处,都能听见大家毫不遮掩的嘲笑。
                                            “这就是那个妄想假扮轻云仙子勾引陛下的凡人?哈哈,勾引不成还被毁了容,可真是活该!”
                                            “可不是么,真是痴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竟然还敢想着天帝!”
                                            尖锐的嘲讽好像刀子,将苏月遍体鳞伤的心,一次次的再剥开刺痛。
                                            她却什么都无法解释,只能在花园的石头上,用力的刻下新的一笔。
                                            石头上细细的刻满了痕迹,仔细一看,已经有九十多条了。
                                            所以她来到天界,也已经九十天了。
                                            轻舞的药制作需要四十九天,再吃四十九天,一共九十八天。
                                            所以她只要再忍耐几天,就能离开这了。
                                            终于啊。
                                            终于能离开和地狱一般的地方了……
                                            -
                                            而与此同时。
                                            天舞宫。
                                            轻舞看着宫娥送来新的药盅,突然想到什么,问:“我的药,是不是只需要几天了?”
                                            “回仙子的话,还有不到十天了。”
                                            “这样。”轻舞轻笑,拿起那药盅,细细的喝了起来,等药喝完,她便看着自己镜子里的脸,问旁边的宫娥,“你看我,是不是长得更像姐姐了?”
                                            旁边的宫娥忙笑着开口:“是更像了几分。”
                                            轻舞满意的轻笑。
                                            是的。
                                            她其实根本没有病,她每天吃的药,也根本不是治病的,而是用来吸取魂魄气息的。
                                            以苏月的血为引子入药,她只要每天喝了,就会沾染上她魂魄的气息,模样也会越来越像。
                                            “姐姐啊姐姐。”轻舞摸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喃喃,“你知不知道,就为了你的那点气韵容貌,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百年前,轻云为了救凌风而真身散尽而死。
                                            可却没人知道,这魔族的毒火虽然会毁灭真身,却其实并不会毁灭魂魄。
                                            轻云那失去了真身的魂魄,堕入凡间,转世为了凡人。
                                            天上百年,凡间更是不知过来多少世,轻云一次次轮回投胎,终于在一次机缘巧合中,被轻舞找到。
                                            轻舞震惊,却更多的,是激动雀跃。
                                            百年了,凌风都没有忘记轻云。她一开始还想着能不能取代姐姐,但现在,她早就放弃了。
                                            可她不甘心放弃那天妃之位,也不甘心放弃凌风,因此她只能想出一个计谋——
                                            用苏月的血入药,吸取她魂魄的气息,等差不多了,她就假死,再假扮成轻云的样子回来,到时候,凌风和天妃,不都是她的?
                                            所以她这才带着苏月上天,可担心凌风发现苏月的真实身份,她便从中几次算计,将苏月塑造成一个爱慕虚荣浪荡的女人,让凌风彻底对她厌弃。
                                            这一切的计划,都进行的很成功。
                                            那么很快,就到了最后一步了。
                                            轻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笑。
                                            “姐姐,你的利用价值如今也结束了,那我们也是时候,让你真正的魂飞魄散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20-06-08 11:09
                                              第二日。
                                              天医一如既往的来苏月这里取血,给轻舞入药,可没想到药送到轻舞才没多久,天舞宫的仙娥就惊慌失措跑出来。
                                              “不好了不好了!轻舞仙子中毒了!”
                                              那可是天帝陛下最为宠爱的轻舞仙子,天医们乱作一团,赶紧上门诊治,这才发现轻舞竟然是中毒了。
                                              几经排查,最后找到毒素,竟然就是在苏月取出来的那点血里!
                                              凌风震怒,将苏月和天医一起扣在了天舞宫。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帝明鉴啊!”天医颤巍巍跪下,“轻舞姑娘这中的毒,是仙魂草!顾名思义,这毒草,对凡人没有伤害,但仙人只要沾一点点,就会身中剧毒!所以我看恐怕是……”
                                              天医看了一眼旁边的苏玉,意思不言而喻。
                                              苏月的脸色瞬间惨白。
                                              “咿!呀!”她再一次慌乱的开始摆手,想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毒是怎么回事,可凌风却是已经一把掐住她的咽喉。
                                              那么用力,是真的想将她给掐死!
                                              “苏月,你可真狠啊。”他怒极反笑,“竟然还敢对轻舞下手?你是真的以为本座不敢杀你么!”
                                              苏月挣扎的不断摇头,可如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凌风根本不会相信她。
                                              “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本座如你所愿!”他冷笑,蓦的抬手,在虚空里一划!
                                              刹那间虚空被开出一道口子,露出里面一个恐怖至极的世界——
                                              一片火海中,都是扭曲的怪物在不断咆哮,血腥味夹杂着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苏月吓的脸上最后一丝血色退去。
                                              这……这是什么!
                                              “这是万鬼道。”仿佛看出她的问题,凌风冷笑开口,“六界中所有罪大恶极、走火入魔之人,都会被丢在这里,是六界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刚好,你身上有毒,丢进去被他们吃个干净,毒死他们,也算是你这条贱命最后的用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20-06-08 11:09
                                                第10章 我恨你

                                                苏月知道凌风想要自己的命,但还是没想到,他竟然那么狠,竟然要她以身饲魔,尸骨无存你!
                                                心疼的好像要裂开,她挣扎的想反抗,却都是徒劳,眼看就要被天兵们丢进那可怕的口子,可不想这时候——
                                                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冲过来,将那天兵一把咬开。
                                                “啊!”天兵吃痛,正想发作,可看见挡在苏玉面前的小白团,却是愣住了。
                                                谁都认得,这是轻云仙子生前的灵宠,轻云仙子死后,天帝便宝贝着,整个天界没人敢动这小东西。
                                                “玉儿?”凌风此时也认出来这小白团,脸色不由一沉,“本座知道这女人长得和轻云相似,但她不是轻云!你快让开!”
                                                可小白兔却是不听,朝着天兵不断嘶吼,难以想象一只小兔子竟然会有这样可怕的吼叫声。
                                                而苏月趁着这个时候,疯狂的跑。
                                                凌风见状大怒,大吼:“抓住她!”
                                                天兵立刻都追出去。
                                                苏月疯了一样的奔跑。
                                                风在耳边呼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一块雪白的台子面前。
                                                台子旁边的石碑上刻着——
                                                【诛仙台】
                                                天兵此时也都追上来,可看见诛仙台都脸色一变,只能怒吼:“妖女!还不赶紧回来!”
                                                苏月转身,她看见小白兔已经被凌风抱在怀里,挣扎的跳不出来,四周天兵也都围了个严严实实,她知道,她根本无路可退了。
                                                凌风还在冷冷看着她。
                                                “苏月,你当初对轻舞下手,就应该做好被惩戒的准备,别挣扎了,去万鬼道弥补你自己的罪行吧!”
                                                苏月闭上眼,泪水无声的滚落。
                                                是,犯了错是要惩戒。
                                                可她从头到尾,都没做错任何事啊。
                                                她没有给凌风下药,没有伤害轻舞,没有勾引重火,更没有模仿什么轻舞仙子。
                                                她莫名其妙被带上这天界,被当做药鼎,从来没有一个人问她愿不愿意,就好像她一次次被误会的时候,从没有一个人问过她是不是被陷害。
                                                她是哑巴,可她也有心,也会痛。
                                                会爱一个人,更会对爱的那个人失望。
                                                苏月转身看着身后的诛仙台,一片苍茫云海,是魂飞魄散的宿命。
                                                可她却笑了。
                                                她转身看向凌风,张开嘴,无声武柳奇拔酒的吐出三个字。
                                                紧接着,她转身,纵身跃下诛仙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20-06-08 11:10
                                                  第11章 毒发身亡

                                                  凌风的瞳孔瞬间缩紧,苏月口中说的那无声的三个字,他看的清清楚楚。
                                                  “我恨你。”苏月如是说。
                                                  他看着苏月的身体犹如断了翅的蝴蝶一样,朝着诛仙台下方坠落,心中突然间一阵剧痛。
                                                  小兔子挣脱开他的怀抱,悲鸣一声同样朝着诛仙台下方冲了过去。
                                                  凌风不受控制的朝着诛仙台的方向冲了过去,他想要伸出手将苏月拉住,但是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苏月的身体终究无力的朝着诛仙台下方坠落,最后消失在一片虚无中,小兔子的身形也随着苏月,一同消失了。
                                                  凌风怔然的看着诛仙台下方。
                                                  他有些无力的跪坐下来,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心口。
                                                  为什么……为什么心中会这么的疼?就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再一次失去了一样。他茫然的看着诛仙台下方的雾气,苏月消失不见,轻云留下来的灵宠玉儿,竟也随着苏月而跳下了诛仙台。
                                                  为什么?
                                                  苏月的确和轻云很像,但是她终究不是轻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20-06-08 11:11
                                                    喜欢的扣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20-06-08 14:40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20-06-08 23:00
                                                        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20-06-12 21:37
                                                          1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20-07-04 12:50
                                                            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7-09 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