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有毒吧 关注:92,298贴子:997,827

【锦绣未央】又开一坑。《倾尽天下》——锦绣未央(含耽美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锦绣未央】又开一坑。《倾尽天下》——锦绣未央(含耽美慎入)(私心写了好多裴弼不喜欢就绕过叭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20 16:30
    镇楼图源qq看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20 16:30
      是这样的第一个我就放弼徽因为私心。轻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20 16:32
        “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浩大” 裴弼x裴徽 『亲人』

        裴弼从王府回来,还来不及说什么,就骤然晕倒了。身边的人扶他去休息,昏暗的夕阳下他的脸白得可怖。一天 、两天、三天...裴弼一直在死亡的边缘挣扎,久久无法清醒。不知是毒的剂量被人调动,还是他自己旧病复发,明明应该很快好起来,可医生们偏偏都说无力回天。 如果纳兰雪还在,想必还有法子,可现如今,也只好拖得一日是一日了。


        夜阑,屋内的窗突然被风吹开,烛火也莫名熄灭,看诊的人都十分惊讶,有人要去把窗关上,却听裴弼忽然喃喃道:"不要。是二弟…二弟回来了…”一瞬间,那些人都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二弟你今日怎么想起…来看我了…”裴弼的声音虚弱至极,气息也几近消失,却是疲惫地笑着。“你不曾怪我…真是太好了…”



        空中一个时沉时浮若隐若现的身影,正认真地注视着他,空灵又让人觉得乖巧:“我怎么会怪大哥呢。我是想要大哥,去那边陪我呢。”“可是…我还没能为你报仇…”裴弼吃惊地用朦胧的眼望着他,不敢相信这是曾经高傲的二弟。可他还只是试探着问,生怕对方下一秒就会消失。“二弟…你好像…好像变了。 ”这并不是不相信对方,只是这最后的温存,他可得问个清楚。外面的风忽然变得轻柔,又渐渐地平静到什么都没有,月光洒在床上,这一刻静谧而温馨。“我变了吗。”那个影子若有所思地重复着,“我是变了吧。我变得…像个孩子…以为所有仇怨都能化解...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一样。是我太幼稚了。



        不是这样的。二弟。你一直是我最重视的人啊。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去我你的。只是你要等我,等我找李未央报仇。裴弼想要这样说,可却是再没力气开口。二弟我相信你会明白的。就像上一次,我以为会与你永别的那一次。



        “那我先走了。不要忘了我。”对方的声音轻快,在裴弼心中回荡着,却是未名的沉重。“你会好起来的。”留下这句话后,那淡淡的影子开始一点点消散直至虚无。窗子悄然掩上,灯烛重新燃起,床边的人们缓缓苏醒,裴弼又一次沉沉睡去。这一切仿佛从来未发生就像是一场梦。可他很快又可以重新振作了。



        皇宫内,赢楚向裴怀贞深施一礼:“娘娘,事办成了。”裴怀贞毫不在意地点头,语气淡漠清冷:“记好,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他,若他仍让我失望,就不要管他了。”



        那日,太医说大公子是心病,如果没有人反激出他的动力,那他定然醒不过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 大公子的心结是裴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20 16:33
          这就闹鬼现场bushi
          下一篇还放弼徽叭因为私心。轻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20 16:34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裴弼X裴徽 『亲人』

            思维混乱又格外的清楚,难得的温馨却十分的可怖,恐惧吞噬了他的一切念头,包括始终重复着的那“我有罪”三个字。熟悉的陌生人传来亲切的呼唤,却字字如刀,像是要剖开他的心,占据他的思维,换来意料中的绝望。窒息感逐渐袭来,他拼命地想要逃开,方才黯然的双眸如今仿佛要喷出火来。有愤怒,有震惊,有刻骨恨意,还有难舍难分…


            大哥,我的大哥,我最最亲爱的大哥,真的要杀了我吗。


            已经可以所清对方的呼吸,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想要这样一直到永远,可是自己分明是要死了啊...


            杂乱的思绪中断断续续地浮现出几个词语,像是对生存的极度渴望,却带着无可奈何之间的释然。锋利的自尊刺痛了他,使他坠入了更黑暗的深渊,心更难以波动,却是想着:“大哥身体不好..我不能…让他为难…”


            他终于放弃了挣扎,静静地,等待着一种沉论,也等待着最终的结果。别人或许会嘲弄,说他是昝由自取,可大哥永远不会。最后一刻,他也一定不会离开,一定,一定,对吧。什么“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明明大哥才是对我最好的啊....

            终于意识变得模糊,涔涔汗水也变得冰冷,泪水不自觉地下,努力控制自己不去反抗。


            快要死了吗。大哥,我有一点怕。
            可我依然,不会让你为难。
            就这样,再无声息。

            裴弼轻轻掀开锦被,看着二弟那像孩子一般的面孔,缓缓抱起他,内心充后着元无尽的喧嚷,可府内连同外院都是那般宁静,令人心寒。清陌的阳光穿过轻纱,照亮了裴弼眼角的一滴泪水,很快,又只照到了幽谧的花台,映不透屋里的忧伤。


            裴弼也难以相信啊,曾经那样风光、那样喜爱的人,就这样惨淡退场,再也不存在了。呐,那这样吧。他愧疚地低下头,久久没再抬起,发愣地不知在想着什笑容凄冷起来,孤独又寂寞。窗外的风铃被吹动发出清脆的声音;桌上的棋局不知何时散乱了,堪比人心,无法谋算。

            “二弟,我相信你会明白我的意思,不会怪我的。”

            …是啊,我怎么会怪你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20 16:34
              没更完呐有空再发(人话:让我斟酌一下顺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20 16:38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暇风流不假”
                蒋华x拓拔真 『君臣』
                静静地等候着他从噩梦中惊醒,空气中的浮香轻淡而清远,在侧殿中不断地徘徊,这才看出有一些不同。三殿下小时候因为出身低微一直贫寒交迫,武贤妃收养他后情况才稍有好转,也幸亏他当时打下了根基,否则在武贤妃倒下之时,他就已经无枝可依了。可如今情况又有不同。他表面春风得意,可蒋华知道,这都是装给李未央看的。明明已经被逼到绝处了啊,可他还是放不下她,连自己看了都替他觉得不值。


                正想着忽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惊叫,蒋华并不觉得奇怪,只是胸有成竹地走过去,朗声道:三殿下现在知道她为什么对你抱有的敌意了吧?”


                拓拔真的眉稍颤了颤,语气冰冷,如同寒霜般又仿佛在刻意隐忍什么,想要镇静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什…什么前世?你又轻信了那个越西妖人的话?他到底是何居心?”蒋华清秀的眉目在睛日斜照的阳光和暖风映衬下,显得格外儒雅大方,而话语也让人觉得是理所当然:“他要你做大历的皇帝。他要你忘了李未央。只有你对李未央死心,才能成功当上大历的皇帝。”
                “未、未央”看三殿下的神情愈发紧张,对李未央的恨意也愈发深远,可对方却是瞬间下定了决心,令人不得不惊叹。他对蒋华郑重地说着,目中蓬勃着野心,那是对皇位的深切渴望:“好。孙将军很快就要回京了。到时候,你去带人接应。”这便是坚决要谋反了。蒋华面上是依慰的神情可心里却别有洞天。


                三殿下,你当真不明白我的心吗。
                蒋家人都不在了,可我还毅然助你。你当真不明白我这样做的原因吗。
                难道你当真认为我只是贪图富责吗。

                蒋华的想法不自觉地表现在了行动上,他的眼波逐渐幽深, 笑容也有些诡异,却是稍稍靠近拓拔真,仿佛不经意提起,又似乎意味深长"三殿下可知这赢楚,并非一般的江湖术士?”


                哦。那又如何呢。拓拔真不愿关心这等事。


                蒋华接着说下去,语气中已总然控制不住溢出的情感,与刚才那个沉稳聪慧足智多谋的蒋三公子截然不同:“他只是说,你和李未央命格相冲,无法善了,更无法走到一起,可对于我刚从未有过这种评价呢。”屋内的熏香忽的浓郁起来,阵阵飘着,难驱难散,令人沉醉。


                三殿下啊,这回,你总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21 11:50
                  我磕白白和云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22 11:39
                    “碧血染就桃花只想再见你 泪如雨下”

                    裴白x祥云 『青梅竹马,琴瑟和谐』

                    她狰狞地质问着他,问他当初为什么抛下她,问他早知今日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曾经的一幕幕尽在眼前。


                    “阿初!”小裴白又一次悄悄翻进了江夏王府。元初那时还不是郡主,只是一个普通、又不同于大都中那些勾心斗角的、明亮的士族女孩。她看裴白来了,匆匆放下琴来迎他,带着他毫不避讳地进了屋。裴白向来喜欢元初的琴声,元初也向来喜欢他的笑容。那时天还亮得很,风像指尖的轻拂,长天如水却没有涟漪,映着暖阳和他们的面容,仿佛染上了桃花的颜色。她恬静地凝望着他,幸福地笑了,只但愿这一刻能定格到永恒...


                    这本来是可以的啊,只是草原的世子巴图,硬是要人来江夏王府提亲。江夏王和元初在皇宫前苦苦哀求,可无济于事。裴白接到消息, 立刻去求父亲裴帆,希望他能进言取消婚事。可裴帆只是说对方不成事,说他一意孤行,言语间皆是裴家的利益。


                    裴白万念俱灰,不知如何才能留住元初,只徒劳又迷茫地去求助二哥裴徽。没有用又如何呢,总是要试一试的。——他又怎样能离得开阿初呢。


                    那时天就昏暗了, 风也凄冷起来,看这风向,正是从草原吹来的。他忐忑地行在冷寞的庭院,忽而觉得空旷,似乎他已经子然一身了。


                    裴徽看他来了,眼眸中浮现了从未有过的淡然,语气中是难以掩藏的陌寒:“四弟。回去吧,我不会去替祥云郡主求情,父亲和皇后更加不会。我明白你的心可你也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再让父亲失望了,好吗?”裴白并不意外,却只是说着,声音小得几乎无法听清:“二哥,再帮我一次吧…我以后决不再任性妄为...裴徽却没而耐心再听下去,他皱了皱眉,阴沉道:“够了。你好好想一想,是裴家重要,还是一个女人重要。”沉寂。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他终于没能留住元初。


                    再次相见,就是在草原了他带次无尽的痛心去看她,对这次却是要去欺骗,去给她一个虚假的自由...所以当草原大君用刀指着他时,他无可辩驳。众人都议论着,说他去利用一个弱女子,是罪有这得,连元初都不再看他一眼,只认定他负心薄幸。他自知,他有愧,可他不甘。


                    裴白扑倒在雍文太子身旁,紧紧拉住对方衣角迫切地喊:“太子殿下!让大君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怎么能死呢..我对阿初的诺言还没兑现呢…未等太子开口,大君的利刀已至,裴白骤然倒下,却仿佛有什么话还没有说…


                    阿初啊,我等你魂归故里,等你慢慢原谅我的懦弱...不,还是不要回来了,这里早已不是你的家。还是等我去找你吧,你可千万不要躲着......他的血染遍了草原,阴暗再次在旷野间笼罩。


                    在哪里,这份情才能继续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22 11:39
                      还有阿华和小孟(私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22 11:39
                        “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芽,原来时光已撇然轻擦” 蒋华x裴弼『经历如一』
                        裴弼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就给他取了字“孟辅”,并作为化名,将他送到大历蒋家建交。那里有个叫做蒋华的孩子,是未来蒋家大房的继承人,也是将支持三皇子拓拔真称帝,为越西裴氏效力的重要人物。



                        “孟辅。幸会蒋公子。”目光平稳语气温缓,既不张扬也不过分卑谦,只是没了少年心性,叫人看着得体却不自然。蒋华疑惑地审视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来做什么?”裴弼沉静地低下头,看着这个孩子他不禁想起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他的希望。远在草原另一边的希望,他无法亲自培养了;而面前的皓阳,他有把握教导。他有预感,裴家会兴盛,会比曾经更加富荣。应答着之前设计好的台词,心神已走到十步之外,看蒋华还有疑感,却也不多解释,他有信心控制蒋家,更有信心说动面前这蒋华。


                        如今他想起初见时的事,却发现自己只猜中了一半。蒋家确实为裴氏所用,可裴家还是未强盛,反到愈渐落没。当然,蒋家也没好到哪去,二房子嗣皆损。这都是拜李未央——那个棋艺比他们二人还高明的女子所赐。



                        “阿华,我们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裴弼苦笑着,将目光投向苍茫的天空,会儿又深深垂下头,眼角却沾染了岁月的痕迹。这年他才二十八岁,却历尽了苍桑。“知道吗。我的四个兄弟,都被她害死了。之后她抄了我们的当铺,断了裴家财力,又诬陷我的父亲和伯父贪污,最后,还将我妹妹卖入了幸月楼…”他有些说不下去,也,就换了话题,“这和你挺像的,不是吗。”



                        “好了, 我得回去了,并且,再也不来了。越西那儿有许多事,我都还没安排好,况且我病得很重,所以,不要等我了。后会无期。”裴弼向大都的车驾走去,没有回头,这些越西的人们慢慢隐遇在晨雾中,渐行渐远,直到再也看不到大历的一切。




                        而停留在原地的,根本没有人,只有漫漫荒草和一座孤独凄凉的墓碑。——两年前,蒋家主干被漠北皇子诛尽,一年前,蒋华被李末央所杀。

                        所以,阿华呀,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是越西人呢?

                        你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我说过吗。啊,是了,大历的人,根本不会靠近蒋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6-22 11:40
                          累了以后再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22 11:4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6-22 19: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22 19:43
                                新人求存在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22 19:43
                                  接下来想写游泳队pa,你们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6-25 12:26
                                    ♯锦绣未央·现代、游泳队(ooc慎点,轴在8岁)
                                    ♯ 郭导 在集训队的第 34 天
                                    辞别温泉绿洲和小白已经一个多月了,和小献装不认识也这么久了。虽然还是不明白,本来是一起升队的好朋友,甚至被分入了同一间宿舍,为什么不能再交流,但我还是习惯了新生活,一心只在训练上,想要和两个哥哥一样出人头地。


                                    很快要迎来第一次半省赛了,寒轩来找我,向我下了挑战书。看着眼前这个好胜心起的孩子,有意不想让他难过,可同年龄组注定就是对手,这该怎么办呐……本来不打算和他报同项的,可恰好我们的主项都一样,看他气势汹汹,我也有了兴趣,那就认真比好了,或许他也不一定比我差呢。


                                    前方的路无人知晓,但我们都知道自己将提前进入青春的奋斗,被水雾掩藏的前途,终有一天会浮现。不管苍天高远,不论大地广阔,到了拼搏的年纪,一起努力用最快的速度冲向终点,一切试过才知,因为希望和梦想永远都在。


                                    转眼到了比赛的时候,师兄们和小献都势在必得。我看了看寒轩,寒轩也看了看我,不约而同地笑了。我们是大都的队员,也将会让大都的队员遍布全国,我们的第一战,就要扬名,就要让他们都看到。我猜寒轩和我想的一样,他的目光清澈得让我几乎能看透,与此同时,他应该也能明白我的想法。这时他来了,离我越来越近,在身后的朝阳映照下,伸出了手。


                                    ——“小导,喝水吗?”
                                    ——“谢谢。”


                                    就这样,发生了一件难以料到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6-30 08:00
                                      ♯锦绣未央、现代、游泳队(ooc慎点,轴在七岁)
                                      ♯ 裴宝儿 在集训队的第 77 天
                                      没有加热的池水,最近更加莫名的冰冷,偶尔抬头看看透明的天花板,一片阴霾,久久不散。二哥下兴奋剂的事被告发后,就被教练劝退,如今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这对高傲的他来说是多么残酷。此后,大哥也病倒了,纵然他不病,没有了二哥的前途,也就不会来了。四哥和五弟还在小队温泉绿洲,这个地方只剩下我和三哥撑起裴家的排面了。


                                      两个月来,队内风波不止,我们的速度尚未提升,反而不断受到郭陈联盟的打击。郑练念着我们,却无能为力,当初安排的宿舍混编,其实也预兆了如今的场面。根本就是个错误。姑姑向着那元锦丰,不仅冷眼观局,还一直防范着我们,直到现在也不肯出来相助,只会一门心思劝我们和元胤好好训练,说是我们想的太多……


                                      可是三哥无法忍受了。他拉着我去找郭导,诚恳地道歉,那样子倒像是真的知错了——“师弟,是我错了…求你放过裴家好吗…求你放过我二哥,让他回来…好吗…”我不耐烦地瞥他一眼,面色忽然沉了下来。三哥,你知道么,你出身裴氏啊。遇到这种事,难道不能反击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太失身份了吧。我硬拽着三哥离开,冷冷留下一句话:“郭导。今天的话,当他没说。”


                                      三哥疑惑而愤怒地质问我,问我难道忍心看着二哥就这么退队吗,问我难道忍心让大哥一病不起吗,问我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裴家的子女,绝不求人。


                                      裴家的子女,绝不会求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6-30 08:00
                                        这是一个关于裴徽用陈寒轩的杯子在比赛时给郭导下兴奋剂的故事。【深情】原型就是逍遥散那里xx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6-30 08:02
                                          ♯锦绣未央·现代、游泳队(ooc慎点,轴在七岁)
                                          ♯ 王子衿 在集训队的第 19 天
                                          我曾梦想登上亭台上的讴歌,也曾将活过他人当作信念;我曾遥望过浩渺的天地,也曾明了过世人的心意。有人说最难看透的是我自己,今天我是相信了。
                                          直到现在,我依然在困惑,我究竟是怎么被选上集训队的。事实上,我一直是一个塔罗牌爱好者,而对于训练几乎没有上心过。我甚至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跟着二哥,选择游泳这条路。晃了晃头,上田径场吹了吹微风,好像了清醒一些。啊,抱歉,刚刚是气话,因为实在是太累了,也因为……


                                          这个人,郭导,郭家老五,自从合练开始,每一天都在挑衅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气愤,但听他一直说我是算命的,就很让人不爽。对于这个人日常的嘲讽,我有些忍无可忍,也经常叫上四个哥哥来揍他,但是郭家人也都在这边,我们僵持不下许久。


                                          这天未央来劝我,说应把目光放长远,说这里的人都是队友,总有一天会变成美好的回忆。是,她说的没有错,我又何尝不知呢。我今后或许会以此为职业,或许也不会,但身边的队友,终有一天会离我远去,为什么不珍惜现在呢。可以这样想,就会很伤感。才刚刚开始啊,为什么就要想离别呢。没这个必要、没这个必要。


                                          所以,我没再细想,他们都说我太高傲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6-30 09:25
                                            ♯锦绣未央·现代、游泳队(ooc慎点,轴在八岁)
                                            ♯ 温小楼 在集训队的第 14 天
                                            上午,我盼了很久的接力比赛,终于开始了。隔壁陈练、赵练和范练队也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看上去都十分高兴。这一是因为被混队的队友们终于可以多交谈一会儿了,二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整组切磋,是证明一个队总实力的时刻。但对于我来说,还有另一种乐趣。


                                            池边温泉绿洲的小班在给自家哥哥姐姐们喊加油,看台上的家长吹着哨子,也有的拿着相机,定格了孩子们的努力。郭夫人虽然对子女移不开眼,却也没有忘了我和妹妹,我又看向她身边,郭素朝我笑了笑。这是一对善良的夫妇呢。我知道,妹妹很在意这些,可我却不以为意。我不需要家庭,我有梦想,还有一直陪伴我的妹妹,这就足够了。


                                            比赛时,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激情;比赛后,才是我热爱的时刻。前面不远处是落败的赵练队的陈寒轩,我紧走两步追上他,开始了诚恳地推销。“寒轩寒轩~需不需要我给你唱《凉凉》~《葬歌》也可以~对了对了,叶芙蓉的那些我也都会唱~”我知道我当时的笑容一定很欠揍,因为很快我就被陈玄华和陈寒轩联手漫泳池“追杀”。


                                            真是的,你们怎么不能欣赏我的艺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6-30 09:26
                                              ♯锦绣未央·现代、游泳队(ooc慎点,轴在11岁)
                                              ♯ 雍文太子 在集训队的第 30 天
                                              “你觉得你超不过他吗?”母亲的话沉重地落在我的心里。我想着,在田径场上,一刻不停地想着。可我确实无法超过他。我望了望苍茫的天,再次低下头时,他正在我旁边,轻蔑地笑着,然后丢下了我。在他前面的人,寥寥无几。为什么我超不了他!我还不够努力吗!一个比我小两个年龄组的孩子,凭什么一直在我前面!……他为什么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夸奖。为什么……为什么……


                                              他就是裴氏的心腹大患,也是给元家构成巨大威胁的,郭导。元烈是唯一能与他匹敌的人,却并不是裴氏一派,这对于上一代常居于省市第一的我们,造成了巨大打击。其实我没必要和他们比,目前,他们和我的比赛根本不会是同一项。可我忍不下来……每一次输给他们,母亲的眼中就会流露出深深的失望。我被盯怕了。


                                              下午,裴徽找上了我,他说,要行动了。我不明白,他却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不信任他,我也不理解他。只是因为超不过郭导,就要陷害他,这样合适吗。难道通向成功的路,不是努力吗。我想要劝住他:“还是…不要了吧…”“没有信心吗,”他胸有成竹地对我说,还神秘地笑了笑,“想想,谁和郭导最为亲近呢。”这一刻我明白,我已经无法阻止了。心中五味杂陈,我不敢再开口。


                                              兴奋剂,会使他被禁赛吗。
                                              如果没有成功…我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7-03 08:35
                                                最近跟兴奋剂这东西过不去xx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7-03 08:36
                                                  乐死bush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7-06 10:10
                                                    所以除了男女主就没有活到大结局的cp了对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7-06 10: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7-06 22:49
                                                        坑害裴家能人bushi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7-07 15:56
                                                          求求别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7-07 15:59
                                                            我总觉得怪怪的。
                                                            是不是秦简本人都忘了周景这个人物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7-08 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