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原哀吧 关注:792,729贴子:25,436,032

【世哀】今天世良也想被埋胸好像没有世哀吧,想问问可不可以在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哀】今天世良也想被埋胸
好像没有世哀吧,想问问可不可以在哀吧发,不行我就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30 13:41
    避雷:降智警告!沙雕警告!ooc警告!

    还是那句话,觉得我写的不好请多指教,但不要无脑喷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30 13:42
      1
      “2020年6月24日 星期三 大雨
      工藤那小子今天又被小兰按着埋胸了,脸色爆红、推三阻四的,什么嘛?明明占到便宜的人是他诶!
      不过,要是志保姐也肯埋我的胸就好了……( '• ˍ •̀ू )
      第一次见到她小时候的样子我真是吓了一跳,明明是那么飒的一个人,幼年期居然又甜又软的,像个洋娃娃……这大概就是生物老师所谓的“变态发育”吧!
      她脸红的时候肯定也很可爱!
      看来把size变大这件事必须要提上日程了!”
      ——《世良日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30 13:42
        2
        “咳、咳咳……打扰喽,小姨!”
        世良轻轻推开了昔年宫野一家经营过的诊所的门,被荡起的灰尘呛得几乎喘不过气,手指只是拂过门把手,便沾上了厚厚一层灰尘——这房子,大约有十几年没人来过了吧。

        宫野夫妇被杀后,这诊所的钥匙几经辗转落到了玛丽手里。
        世良记得,玛丽当年无言地摩挲了这小巧却负载着流年的铁物什许久,最终还是将它妥妥当当地收进了保险柜里。
        白驹过隙,懵懂的幼童一晃眼就成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玛丽回英国前,犹豫再三,还是将这把太过沉重的钥匙放进了女儿不再幼嫩的手里。
        “好好用它。”她说。
        前一代人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没人知道他们年轻时经历过怎样的痛苦与挣扎,这些故事终将会随着历史的滚滚尘埃埋进地下。
        而未来,终究是属于正蒸蒸日上、生机勃勃的后来者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30 13: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30 13:46
            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30 13:46
              4、
              “世良同学,你干嘛只吃豆制品啊?”
              毛利看着世良满满一餐盒的日本豆腐、豆皮和豆干,还有保温杯里的豆浆,只感到头皮发麻。
              “这个嘛……最近发现豆制品有一股特殊的清香,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
              世良摸了摸自己的良心,睁眼说瞎话。
              “这……好吧。”
              毛利眨巴了一下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30 14:23
                5、
                “老师!老师,世良同学晕倒了!”
                毛利眼看着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世良骤然脸色发白,直挺挺地撅了过去。
                她惊恐万状,急忙扛起她就去了医务室。
                空手道部主将的体力可不是盖的,没一会儿,医务室就到了。

                医务室老师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眼含关切的漂亮女生,笑得格外慈祥而暧昧。
                “是缺铁性贫血。
                同学,这是你男朋友吧!让他注意着点儿膳食均衡,别为了练肌肉光吃豆制品。男子气概哪有自己的健康重要哪?”
                毛利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还不待她反应,不知是哪个词眼戳中了世良脆弱的小心灵,她垂死病中惊坐起,叫道:
                “不要男子气概!我要大欧派呜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30 14:23
                  6、
                  看来食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没办法,世良只得寻求科技的帮助。

                  她硬着头皮按响了阿笠宅的门铃。
                  门刚刚被拉开一条缝,世良就狗狗祟祟地将头探了进去,左右张望。
                  待确定来开门的只有阿笠博士一人后,她才压低声音问道:“博士,志保姐不在家吧!”
                  阿笠茫然地摇了摇头。
                  “小哀找新一商量决战的事情去了,真纯你找她有事吗?”
                  “不在就好。”
                  世良松了一口气,但在听清博士说了什么之后,刚刚转晴的心情又下起了雷阵雨。
                  她咬牙切齿地咕哝道:“工藤那小子也真是的,明明都是有妇之夫了,还总对志保姐勾勾搭搭地。”

                  “对了,博士,请问您有能让我的胸嘭~地变大的方法吗?”
                  世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尴尬道。
                  “抱歉啊,真纯,我不搞这方面的研究。不如你去问问小哀,或许她有办法?”博士道。
                  “唔,打扰了。”
                  世良只得呵呵一笑。
                  得了吧,找志保姐?要是她敢找志保姐的话,就不会为这种事情烦恼了好吧?
                  就是因为又想撸猫、又怕被挠,才来找博士您请教的好吗T_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30 14:23
                    8、
                    不管怎样心如死灰,日子总是还要过下去的。

                    翌日,世良顶着两个国宝同款的黑眼圈,再次敲开了阿笠宅的门。
                    这次,开门的是灰原。
                    大约是昨晚和江户川讨论的太久,因而没有睡足的缘故,苍白的茶发女孩眼神格外凶狠。
                    她打了个呵欠:“希望你这么早来打扰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亲•爱•的•表•妹。”
                    世良打了一个寒噤,暗暗给自己鼓劲,没事,大不了被毒舌一通而已。
                    “这个……志保姐,请问你知道怎样将胸部变大吗?我是说,这和APTX—4869是同样的原理吧……”

                    灰原的目光越发凶狠了。
                    “我的药,就是用来给你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的吗?”
                    她嘭地甩上了门,徒留世良一人在室外灿烂的阳光中。
                    可世良却仿佛感受不到烈日炎炎。
                    “无聊的……事情?原来在志保姐看来,和我恋爱是无聊的事情吗?”
                    她的怨气仿佛凝结成了一片厚重阴沉的乌云,笼罩在她的头上。
                    世良在那片乌云的引导下,就这样脚步虚浮地飘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30 16:09
                      @littleaichan 你又召唤我这个年幼可爱的少女来帮你暖贴吗?


                      回复
                      14楼2020-06-30 16:10
                        9、
                        甫一关上门,灰原就感到有些后悔,刚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些?
                        那孩子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
                        她想了想,去敲响了博士的房门,家居用的小拖鞋在地边上有节奏地敲击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博士,请问……”

                        少焉,世良收到了一通电话。
                        熟悉的清冷声线从扬声器里传来,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莫西莫西,世良,今天放学可以来一趟诊所吗?”
                        要在平时,世良早就兴高采烈地应了,但此时,她实在没什么心情,只是无精打采地应道:“Okay。”

                        日薄西山,世良拉开了诊所的门,但这次,她的手上没有沾染哪怕一粒灰尘,诊所内窗明几净,想来是灰原已经收拾过一遍了。
                        “志保姐,你在吗?我进来咯!”
                        “嗨嗨,稍等一下,马上就来。”
                        卫生间老旧的木门被推开,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缝隙里露出一片雪白的衣角。
                        肤如凝雪,唇似点丹,宫野身着一席雪纺长裙走了出来,忽闪忽闪的结霜的长睫好像搔在了世良的心尖上。
                        更重要的是,她的胸前,波涛汹涌。

                        “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骄傲的女王如此命令道。
                        “志保姐,你为什么……”
                        宫野双手环胸,双颊微红:“你可别多想了,我变回原来的身体只是为了引组织的人出来,可不是为了你!”
                        “是是,我们志保最正经不过了,和工藤那个恋爱脑大侦探一点都不一样!”
                        世良笑着将自家口是心非的女朋友揽进怀里,心满意足地将脸埋在她的胸口,倾听她的心跳。
                        “呜呜呜,志保你真好!”
                        “要叫姐姐啦!没大没小的。”

                        夕阳的余晖中,故屋的见证下,两个人影在书架边忘情地接吻。
                        少年们真挚而热忱的感情,大约终能将那些伤痛一一洗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6-30 16:1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7-01 01:26
                            茶发女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7-01 11:44
                              @littleaichan 你是变态吗


                              收起回复
                              18楼2020-07-01 11:4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贴吧热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