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莉吧 关注:3,840贴子:60,107

【翻译】一些小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些没有关联的小短篇而已啦
有些是被lofter屏|蔽了的2333
我向梅林发誓没有一篇字数超过5k


回复
1楼2020-07-06 16:47
    【甜饼】No Comparison
    No Comparison
    By:Daisy Pennifold
    Summary:小天和詹姆争论谁是接吻高手,裁判竟然是……莉莉·伊万斯。
    “我甚至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争论这个,叉子。”
    “因为我为你感到难过。你显然被蒙蔽了。我只是想让你改邪归正。”
    “你们觉得呢? ”小天狼星边说,边转向莱姆斯和彼得。詹姆加入了小天狼星的行列,双臂交叉着,仔细观察他们的两个朋友。莱姆斯慢慢向后靠正翘着二郎腿,往后靠去,指尖交叉。看到朋友们带有评价性的目光,莱姆斯扬起了眉毛。
    “我们怎么知道? 我们从来没有吻过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那好吧,亲爱的月亮脸。过来,你这个大傻瓜。”小天狼星扑向莱姆斯,莱姆斯却灵敏又不失优雅地跳到一边。可怜的小天狼星”砰“地一声摔在扶手椅上。

    “你真的认为我会在公共休息室里亲你们两个吗?我相信你能找到一个女孩来替你评判。”

    “好主意,”詹姆听了这话,热情洋溢地说。小天狼星尴尬地爬起来,咧嘴一笑。彼得从他堆满糖果的地方抬起头来。终于,这场无聊的争论有了结果。

    “幸运的转盘将指向那个女孩呢,詹姆? ”

    “我不知道,西里[1],我们应该选择一个我们都亲过的人吗? ”

    “不,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完全中立、无利害关系的当事方。一个对我们俩都有同样感觉的人。我们俩都没有接过吻。”
    詹姆难以置信地看着小天狼星,彼得也是。当他登上小天狼星的思绪列车时,尽管莱姆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那究竟是谁呢,小天狼星?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我们已经和我们学院里每一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脑子又没出故障的每一个人女孩约过会了。”

    “除了——“正当莉莉·伊万斯从胖夫人的画像入口里钻出来时,小天狼星咧嘴一笑,开口道。


    回复
    2楼2020-07-06 16:50
      “不可能。她永远不会这么做的,”詹姆说。莱姆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如果你按照正确的方式去做,她也许会的。不过,你得让她觉得这很值得。”

      “明白了,”小天狼星自信满满地告诉大伙,“伊万斯,亲爱的! 帮我们个忙行吗? ”



      “布莱克,你又把魔药课笔记丢了? ”

      “不,我知道他们在哪儿。我把它们给了海格。他有了一只新的小狗,Fang,他需要一些东西来铺在狗窝的地板上。好了,说正事,詹姆和我希望你能帮我们解决一个赌局。”
      “什么样的赌局? ”莉莉怀疑地说,她坐在彼得椅子的扶手上。彼得紧张地看着她,蜷缩在椅子的角落里。当莉莉听到打赌的细节时,他不想成为莉莉发怒时最接近的那个倒霉蛋,因为这意味着他很可能成为她的头号目标。



      “我只是告诉詹姆,每个人都知道我是霍格沃茨最棒的接吻高手,而他竟然厚着脸皮说他比我好。”

      “我只是提醒小天狼星蒂娜 · 怀尔德告诉我,我的吻技比他好,仅此而已。”

      “哦,好像她是个公正的法官似的。她从第二年开始就喜欢上你了! ”

      “好吧,我... ... ”
      “你们这帮男孩! ”争吵的两个人转过身来看着莉莉,她仍然坐在彼得的椅子上。如果需要的话,彼得会当机立断,抓起一个枕头保护自己。



      “我想你是打算问我,作为三院之中唯一一个从来没有亲过你们的女孩,是不是要评判一下? ”


      回复
      3楼2020-07-06 16:51
        “嗯,什么事? ”小天狼星温顺地说。彼得用枕头紧紧地捂住脸和头。詹姆斯的脸涨得通红,而莱姆斯却带着一种非同寻常的傻笑。

        “为什么,看在梅林的份上,我会同意评判这样一个毫无意义、有辱人格的竞争? ”

        “因为知道我们中谁吻得最好是至关重要的。想想我们的粉丝吧!“还有,还有——”小天狼星继续说着,莉莉把她的书包扔在了彼得的椅子上(幸运的是他没有移动枕头,但他仍然大叫) ,准备对小天狼星的傲慢大喊大叫,“还有,因为如果你这样做,我们一个星期都不会搞恶作剧,詹姆斯一个月都不会约你出去。”

        “是的,我们——嘿! ”詹姆气急败坏地说,“我从来没有同意过! ”



        “闭嘴,尖头叉子,”小天狼星和莱穆斯插嘴道,“看。”

        莉莉跳了起来,又坐了回去,吓得鸦雀无声。这完全是荒谬的,她知道,但是没有掠夺者的恶作剧和詹姆的浪漫尝试,即使只是很短的时间,也比在银行的加隆要好。



        过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他们。

        “好吧。我来吧。但是,”她看到四张脸上露出热切的笑容,说,“只是,我要订一些规则。”

        “好吧,莉莉,说来听听。”

        “别这么叫我,布莱克。首先,到处都是薄荷糖,”她说,一边把一块薄荷糖扔给詹姆和小天狼星,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



        “其次,你的手只能碰到我的腰、背和头。你要是耍什么花招,我就把你骗到下星期去. ”她等着孩子们点头。彼得趁机溜到莱姆斯另一边的椅子上。

        “最后,在这个愚蠢的小比赛中,你不能把裁判的身份告诉任何人。如果你赢了,我希望你能自夸,因为不然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对吗?但是你不会让这件事传出去是我决定的。我永远无法忘记那样的事情。“如果这个房间以外的人发现了,”她说完,环顾四周看着男孩们(彼得紧张地咽了一口气) ,“你会付出代价的。”


        回复
        4楼2020-07-06 16:51
          “嗯,伊万斯,你当然知道如何为一个浪漫的夜晚定下基调。月亮脸,你能不能…… ”

          “当然可以,”莱姆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加隆,“正面还是反面,詹姆? ”

          ”反面。“

          ”啊哈,是正面,小天狼星先来!“

          ”那是必须的。”

          小天狼星把手放在莉莉的腰上,恶作剧般地冲她咧嘴一笑。她咧开嘴笑了笑,把他的头发从眼前拨开,当他们的嘴唇相遇时,她合上了自己的头发。她的双臂慢慢绕过他的后颈,他把她拉得更紧,这个吻越来越深。詹姆把目光移开,脸上露出了凶恶的怒容,尽管他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莱姆斯努力不去嘲笑詹姆明显的不适,彼得赶忙拿出一个小笔记本,记录小天狼星的技巧。



          “不错,布莱克。一点也不坏,”小天狼星终于让莉莉上来透透气时,莉莉轻声说道。“你甚至都没有试图摸我。我印象深刻。”

          “好吧,下次吧,莉莉,如果你表现好的话。”

          “别这么叫我。”

          “吾爱,在分享了这样一个吻之后,我可以随心所欲地称呼你。”

          “随便啦。”莉莉笑着从小天狼星的怀里钻出来,转向詹姆。

          “你准备好了吗,波特? ”


          回复
          5楼2020-07-06 16:51
            在她转过身来之前,他就已经抓住了她,他的嘴唇找到了她的,仿佛这就是他们创造的目的。她吃惊地轻轻地张开嘴,他靠近她时,她的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听到詹姆紧紧拥抱着她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柔和的呻吟,不久她就用手指抚摸着詹姆浓密的头发。莱姆斯扬起眉毛看着他的朋友,小天狼星眯起眼睛看着这对情人。彼得吐了吐舌头,怒气冲冲地在纸上乱涂乱画。

            詹姆和莉莉忘了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几分钟后,詹姆放慢了他疯狂的速度,开始温柔地爱抚她的背和她的长长的红发,然后在他们最终结束亲吻时啄她的鼻子。他的眼睛在她闪闪发光,而她的眼睛因为震惊而睁得大大的,因为她也盯着他。她甚至不知道那个人可以被那样亲吻。她想起了其他孩子的存在,她的脸因为自己不够镇静而尴尬得发红。她摇摇晃晃地摸索着身后的椅子扶手,抓起她的书包,最后转身离开了他,打破了眼神交流,朝楼梯走去,回到了宿舍。

            当她开始上楼的时候,她靠在栏杆上,用一种她希望是平静的、半收敛的语调宣布(当然这大可不必) ,

            “波特获胜!“

            [完]

            嗯哼,要是作者继续写下去,是不是该开车了?


            收起回复
            6楼2020-07-06 16:51
              【待授翻】That Potter Boy
              That Potter Boy
              By:BadgerInMySoup
              Summary:莉莉·伊万斯从讨厌他到带他见家长的全过程。包括莉莉父母对她在成长之路上的些许看法及有趣的家庭讨论。
              1.
              罗伯特 · 伊万斯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让他的小女儿每次离家,去上十个月的学,毕竟周围都是男孩子。但是在妻子的温和劝说、女儿的不停恳求以及许许多多的内疚之旅之后,9月1日,罗伯特心软了,用悲伤的眼神看着女儿高高兴兴地跳过9号和10号站台之间的那堵墙。
              艾瑞斯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她会没事的。”
              他点点头,“当然。”
              漫长的十个月后(不算圣诞节,因为圣诞假期只有两个星期) ,他们又一次在路障外面等着莉莉。她突然出现了,身边站着那个斯内普男孩,正在心平气和地聊天。她的目光转向父母,对男孩说了些别的话,然后飞快地投入父亲等待的怀抱。
              “想你了,小可爱,”罗伯特深情地说。
              一回到家,莉莉打开了行李箱,四口之家(尽管佩妮对他们视而不见)就坐在客厅里,听莉莉讲述她在学校的许多冒险经历。
              “我调制了一种魔药,我的教授说这是他第一年见过的最好的一个! ”
              “我宿舍里的女孩性格都很好,告诉你们,我们有把一半的晚上都发在在窃窃私语上呢! ”
              “我喜欢这里的庭院,坐在湖边做作业的感觉再好不过了!”
              “有男孩子吗? ”艾瑞斯狡猾地问道,欣赏着她丈夫稍微坐直一点的样子。
              莉莉立刻厌恶地皱起了鼻子。“有一个男孩,波特。他总是找西弗的麻烦。他和他的朋友都是令人讨厌的家伙。”
              罗伯特松了一口气,“大多数男孩都是这样,亲爱的。”


              回复
              7楼2020-07-06 16:52
                2.

                夏天过得飞快,又一次,莉莉穿过了站台之间的墙;又一次,莉莉在罗伯特目光的护送下离开;又一次,她于10个月后回到了罗伯特温暖的怀抱中(又一次忽略了圣诞节)。

                “今年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回家的路上,他问道。

                “好吧,”莉莉坐在后座上说,尽量不让佩妮明目张胆的厌恶惹恼她,“我明年就可以去村里参观! ”

                “听起来很有趣,”艾瑞斯饶有趣味地点头道。

                “是的,西弗都——告诉我了。”

                “西弗勒斯怎么样了? ”艾瑞斯问道。

                “好吧。那个波特小子还是不肯放过他。他参加魁地奇比赛并入选了球队。他的脑袋会膨胀得更厉害。”

                “好吧,至少他会有你看着他点。“罗伯特说。


                回复
                8楼2020-07-06 16:53
                  3.

                  看着三年级毕业的莉莉走出站台,罗伯特突然想到他的女儿正在长大。她看起来很不一样,但是和他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那么相似,这让他感到有点孤独。

                  直到,当然,她跳入他的怀抱,紧紧地拥抱他。

                  “今年过得好吗? ”他们离开车站的时候,他推着她的手推车,和她的母亲挽着手。

                  “没关系。霍格莫德村真是太棒了。除了那个波特男孩和他的朋友们不停地朝我和瑟夫扔东西。最后我不得不用魔杖威胁他们。莱姆斯阻止了他们,哦,莱姆斯他是个好人。”

                  “真的吗? ”罗伯特问,突然惊慌失措,“你喜欢莱姆斯? ”

                  “他没事,”莉莉耸耸肩说。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艾瑞斯和罗伯特一起坐在床上。“总有一天她会对男孩子感兴趣的,罗伯特。”

                  “我知道,”他叹了口气,“也许到时候我会准备好的,但不是现在。”


                  回复
                  9楼2020-07-06 16:53
                    4.

                    四年级之后,莉莉笑容满面,她愉快地讲述了她父母在那天晚上吃饭时的所有学校经历。

                    “有男孩吗? ”艾瑞斯问。

                    莉莉脸红了,“我去霍格莫德参加约了几次会,别担心,男孩子们都很好。”

                    “开心就好。”

                    “那个波特男孩约我出去,”过了一会儿她说。

                    罗伯特咬紧了他的肉饼,艾瑞斯在她的手背后咯咯地笑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

                    “我叫他跳到湖里去。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好像我真的会和他约会似的。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但他还是问个不停。”

                    “我可以和他谈谈,”罗伯特说。

                    莉莉咯咯地笑着说: “谢谢爸爸,不过我能应付。”

                    “只要记住: 你有魔法。”

                    “罗伯特! ”艾瑞斯叫道,“她不应该在课外使用魔法。”

                    “是的,当然,”罗伯特说,但在妻子不注意的时候向莉莉使了个眼色。


                    回复
                    10楼2020-07-06 16:53
                      5.

                      莉莉的第五个夏天是一个悲伤的夏天。她几乎没有说一句话,当她走出障碍物,锁在她的房间里,她一回到家。

                      几个小时后,罗伯特敲了敲门,一个安静的声音告诉他他可以进来了。

                      “莉莉小虫? 一切都好吗? ”

                      他坐在她的床沿上,她坐起来,擦着眼睛。“ 西弗和我不再是朋友了。”

                      “为什么? 那个波特男孩和这事有关系吗? ”

                      “差不多吧。如果他没有攻击西弗——不——这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他侮辱别人,还他说了好些伤人的话,我没有原谅他。”

                      “你现在想原谅他了吗? ”

                      莉莉摇了摇头。“不,不,我们现在过得更好了。至少我是如此。但我的心还是很痛。”

                      “我知道,亲爱的。”罗伯特叹了口气,张开双臂,让莉莉把头埋在他的衬衫里,失声痛哭。


                      回复
                      11楼2020-07-06 16:53
                        6.

                        第六个夏天充满了好奇的色彩。莉莉在他们穿过车站走向汽车的时候又安静了下来,但这并不是一种悲伤的安静——更多的是一种沉思的安静。罗伯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直到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当他们问莉莉关于她的学年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

                        “还有关于那个波特男孩的恐怖故事吗? ”

                        莉莉的脸涨得通红,用叉子乱翻着食物。

                        “没有,”她惊讶地说,“没有恐怖故事。我们相处得出奇地好。”

                        “也许他终于长大了,”艾瑞斯说。

                        “也许吧,”莉莉平静地说。


                        收起回复
                        12楼2020-07-06 16:53
                          这次我来得早,应该是前排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7-06 17:50
                            第一篇可以理解为波特伙同布莱克骗伊万斯的吻不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7-06 18:14
                              他能在任何地方认出那双眼睛。

                              “莉莉?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但那只手已经缩回去了,詹姆可以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莉莉的声音一起绕到他那边的架子上。

                              “对不起,我真的需要那本书... ... 哦!”

                              她在那里,手里挎着几个购物袋,胳膊下夹着五本书。

                              也许是因为灰尘和昏暗的灯光,但是在那一瞬间,詹姆有了一个稍纵即逝的印象,她很高兴见到他。

                              他试着说些什么。

                              “那么,我猜你今年也要参加防御术的课程了?”很显然,这不是“在书店里偶遇女孩的妙语手册”里最有吸引力的一句话,但无关痛痒。

                              “嗯哼,”她边说,边把重心转移到一条腿上。詹姆已经忘记了她最简单的动作是如何刺穿他的大脑,以至于所有的逻辑思维都慢慢地泄露出来。“这是最后一本吗? ”


                              詹姆扫了一眼货架,遗憾地说:“恐怕是的。”

                              莉莉没有浪费时间,四处寻找店员,在下一排书架之间找到了一个。这位年轻人金发碧眼,要不是牙齿那里有点不整齐,相貌还是蛮不错的。他看起来很不愿意帮忙,但是等到莉莉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嗯... ... 呃... ... 我想,这怕是已绝版了,绝版了,是的,”当莉莉问起《黑巫师史》时,他点点头说。他看起来好像很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詹姆拿着一本厚厚的七百页精装本站在莉莉旁边,又很快就改变了主意。


                              回复
                              19楼2020-07-07 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