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吧 关注:98,603贴子:811,822
  • 5回复贴,共1

墨雅小说网:《萌宝一对一:总裁爹地宠上天》第二十一章晨晨是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十一章晨晨是厉家的种

“嗯?”温乔疑惑地看着苏月娥,“妈,发生什么了?”

苏月娥虽然心里愤慨不已,但是更多的是害怕。

她从来没有见过今天这样的架势,她本来就是个家庭主妇,思想还是比较封建的,就觉得大人物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他们也得罪不起。

她说:“乔乔,这些人说要扣留晨晨……”

温乔震惊不已,“什……什么?”

话落,明显感觉身后一阵强大的压迫感,随后传来一道熟悉低沉的冷嗤,声音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

厉封北?

温乔大脑一片空白。

闪过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晨晨真是厉家的种,现在被他们知道了,要把晨晨强行抢回去?

她缓缓地转头,朝着那边看过去。

这才发现,在距离他们十米开外的地方,厉封北抱着一个小女孩坐在椅子上。

像个大爷似的。


回复
1楼2020-07-10 11:06
    一双锋利的眉挑着,气势凛然强大,锐利迷人的黑眸闪烁着了然一切的高高在上。

    厉封北后面站着十来个保镖,一个个身材高大,凶神恶煞,仿佛要吃人似的。

    温乔吓了一大跳,这个该死的厉封北,这是干嘛呢?觉得她是吓大的吗?

    想要抢她儿子,门都没有!

    “厉……”温乔张口就喊。

    “乔乔!”苏月娥拍了下她的肩膀,一贯温柔的声音透着着急,“你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这位先生说晨晨绑架了他的女儿,这是个误会……”

    闻言,温乔紧绷的神经一松,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跟她抢晨晨就好!

    然而,一口气还没松完,又提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愤怒起来。

    “什么?绑架他女儿?”她颤抖着手指指着厉封北,不可置信地再次反问:“妈,你刚才说,他说晨晨绑架了他的女儿?”

    苏月娥急忙解释:“晨晨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是他们误会晨晨绑架了这位先生的女儿,这位先生不听解释,坚持到送晨晨去警察局!乔乔,对不起,是妈妈没有照看好晨晨……”

    说着说着,苏月娥急得要哭起来。

    如果不是她带晨晨出来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复
    2楼2020-07-10 11:07
      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要是真的把晨晨害到警察局里去了,她还有什么脸面见女儿!

      听着苏月娥的话,温乔气得攥紧了身侧的拳头。

      她当然知道她儿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肯定是厉封北故意找她儿子的麻烦!

      温乔让自己冷静下来,将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晨晨搂进了怀里。

      都是她这个做妈妈的没有用,才会让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不知不觉红了眼眶,柔声问道:“晨晨,你跟妈咪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说你绑架了那个小妹妹?”

      温琦晨抬起头来,坚定地摇了摇头,一双大的眼睛眼神倔强,让人心疼。

      “我没有绑架那个小妹妹,是小妹妹被人绑架了,我救了她!”

      “原来是这样!没事,别怕,有妈妈在!”温乔松了一口气,爱怜地拍了拍晨晨的小肩膀。

      都说为母则刚,管你是谁,只要是欺负了她的儿子,小绵羊能够一秒变成小刺猬,见谁扎谁。

      她转身,对厉封北大声地说:“厉封北,我儿子没有绑架你女儿,是他救了她!你不能青白不分,强行把我儿子扣留在这里!”


      回复
      3楼2020-07-10 11:07
        第二十二章睡了一个有夫之妇

        在温乔来之前,晨晨一直在跟厉封北对视,就像两个仇人一般。

        大眼瞪着小眼。

        晨晨一点都不怕厉封北,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臭男人,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又让妈妈担心了,觉得愧疚。

        而厉封北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商业场上那些精明的老狐狸,见到他的面都要抖三抖,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

        只要跟他对视一眼,很多小孩都能吓哭,可是这个小男孩却一点都不怕他。

        白皙的皮肤就像水豆腐一样白嫩剔透,精致迷人的五官,普通的背带牛仔裤穿在身上,却穿出了贵族的既视感。

        特别是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总觉得有些眼熟。

        不难看出,这孩子长大以后绝对是迷死人的存在。

        他厉封北虽然手段狠厉,但那是在生意场上,对一个小男孩,他真的没有这样的闲情跟他相互瞪眼。

        可是这小子不同。

        听保镖说,找到安安的时候,安安死死地抱着这小子,哭得稀里哗啦的,拉都拉不开!

        平时他舍不得让她哭一句的宝贝女儿,却被这个臭小子弄哭了,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臭小子居然是温乔的儿子!

        所以现在又有另外一个问题来了。

        他昨晚极有可能睡了一个有夫之妇!

        对于温乔是不是第一次,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在意,今天在办公室之所有用这种话羞辱她,完全是被她气的。

        可是现在,却有种吃了苍蝇的既视感。

        “他是你的儿子?”厉封北拧着剑眉,冷冷地出声,答非所问。

        温乔防备地把晨晨往自己身后拉,“他当然是我儿子!厉封北,别转移话题!你听到没有,我儿子说他根本就没有绑架你的女儿!”

        外界传言厉封北不近女色,没想到女儿都这么大了,又想到昨晚这个男人的强悍……

        脸上莫名一热。

        由此可见,谣言有多么的不靠谱。

        温乔一面说着,一面好奇地朝着他怀里乖巧粉嫩的小女孩看过去。

        虽然隔得有些远,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远远可见其精致小巧的五官,身穿粉色的公主裙,头上带着一个钻石的皇冠,活脱脱就是一枚现实版的公主。

        当然,这点她不怀疑,他厉封北的女儿就是公主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

        在温乔朝着安安看过来时,安安恰好也从厉封北怀里抬起头来。

        在眼神相触的一瞬间,温乔一怔,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心脏最柔软的位置轻轻地一撞,失去的某一块终于回归了原位,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

        这样的感觉太过奇怪,温乔还来不及捕捉,便一闪而过。

        安安大眼睛一亮,瞪着胖乎乎的小腿要从厉封北身上跳下来。

        厉封北一把就抓住她,“安安,你要去哪里?”

        安安立马嘟着嘴,不高兴地甩了他一个后脑勺,“哼,刚才我说了不是这个小哥哥绑架了我,爹地你就是不听!小哥哥伤心了,我要去那边安慰小哥哥去!”

        清脆稚嫩的声音,就像甜美新鲜的蛋糕,奶声奶气地,让人禁不住心头一软,当即就想答应了。

        可是,厉封北恨不得打她小屁股,这才认识多久,就胳膊拐向外人了!

        当即眉心一皱,声音更加不悦:“不准去!”

        “为什么?”安安不解地看着自家爹地,眨巴着天真的眸子。


        回复
        4楼2020-07-10 11:11
          第二十三章男人的嘴巴会害人

          厉封北看着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一本正经地教育道:“你现在年纪太小,还不分不清什么是好人和坏人,尤其是男孩子,千万不要听他们的甜言蜜语,他们那张嘴巴会害人!”

          谁能想到,冷酷不留情面的厉大总裁就是个十足的女儿控。

          这种时候,他忘了自己也是个男人,自动把自己划出了男人的范畴。

          安安似懂非懂的,她觉得爹地说的话都是对的,可是……那个小哥哥那么好看,怎么可能会骗人呢?

          小小的眉头皱着,很是纠结的样子。

          随即,晶亮的眸子闪过一抹小小的狡黠,心里打起了主意,等到有机会,她一定要亲自谢谢那个小哥哥。

          不急于一时,爹地那么忙,没办法总看着她不是。

          就在这时,一个保镖匆匆走过来,站在厉封北面前,恭谨地汇报道:“总裁,绑架小小姐的那两个人抓到了!”

          厉封北挑了挑眉,瞥看向站在一起、一脸义愤填膺的母子。

          不知道怎么的,明知道不是小男孩把女儿拐走的,可是心里仍然不舒服,甚至看到温乔跟他站在一起,更加地不舒服。

          这明摆提醒他,他睡了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嘛!

          而且这个女人还拒绝做他的女人,这关乎男人的面子问题!

          眸子微闪,朝着保镖挥了挥手,“把那两个人带下去,好好审问!”

          “是!”

          温乔看着那边的动静,见厉封北跟保镖说话,又看了看远处绑着的两个人,看来他们把真正的凶手抓到了,儿子的冤枉也洗清了。

          没必要再多纠缠。

          一手牵着温琦晨,一手牵着苏月娥,准备离开。

          直觉她不想让晨晨和厉封北多相处,总觉会出问题。

          “谁让你们走了!”不料,身后传来一个凉嗖嗖的声音。

          温乔恼火不已,停下脚步。

          “厉封北,你到底想要怎样?真正的绑匪你不是找到了吗?我家晨晨救了你女儿,你不感激就算了,反而倒打一耙,你算什么男人?”

          算什么男人?

          这句话绝对的禁忌。

          厉封北怒极反笑。

          把安安交给身旁的保姆,朝着温乔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温乔看着他阴沉的表情,直觉没什么好事,“不去!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过不过来?”厉封北失去耐性。

          温乔看了眼蠢蠢欲动,一瞬间围过来的保镖,只好认命地松开了晨晨和苏月娥的手,朝着厉封北走了过去。

          晨晨大大的眸子,看看妈咪,又看了看不远处的男人,忽然跑过去,拦在了温乔的面前,一脸警惕,“妈咪!我保护你!”

          双手环胸,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温乔心里一阵感动,还是自家儿子贴心。

          其实也有点小小的心酸,她心疼儿子没有爸爸,儿子心疼她没有丈夫保护和疼爱,从来不会在她面前问有关“爸爸”的事情。

          只是……晨晨那个生理上的父亲真的跟厉家有关吗?

          温乔忍不住地,把眼神从晨晨白嫩的小脸上转移到厉封北那张放大的俊脸上,顿时一惊。

          这么一对比真的有五六分相似。

          晨晨只有五岁,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已经有五六分想象,不敢想象长开以后会是怎样的情形。

          难道当年的事情真的跟厉家有关?


          回复
          5楼2020-07-10 11:27
            第二十四章想把小哥哥带回家

            温乔越想越慌,手心冒出汗,心思神游起来。

            厉封北皱眉,一把就拉开晨晨小小的身体,朝着温乔走过去,视线下移,落在温乔蜷缩在一起的脚上。

            原本白皙细嫩的小脚,因为跑了一路,被路上的石子割破了,脏兮兮的,但能看出来脚底板渗出的血迹。

            微微一愣,这个女人……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吗?

            眉头又深了几分。

            “喂!”见她整个人呆呆的,忍不住伸出手指在温乔头上戳了一下,不耐烦道:“女人,你在想什么?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啊?你刚才问我什么?”温乔回神,仍然有些愣怔。

            温琦晨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印象一点都不好,他现在又在欺负妈咪。

            粉嫩的小脸气鼓鼓的,挣开厉封北的手,张开手臂再次挡在自家妈咪面前,鼓着腮巴子,一脸很凶的样子:“我妈咪当然结婚了,不然哪会有我?”

            原来厉封北还是不甘心,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老公的问题!

            听到温琦晨的回答,仿佛验证了他心里的想法,顿时生气起来。

            他果然睡了一个有老公的女人!

            “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下次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他担心自己见到她,会忍不住地想要掐死她!

            收回目光,挥了挥手,保姆把安安抱过来,厉封北接过来,带着保镖走了。

            安安走过晨晨身边的时候,眨巴着眼睛,对着晨晨使了个眼色。

            刚才他们交换了各自的手机号码,还有微信号码,回家以后就可以跟小哥哥视频啦。

            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哥哥,如果不是爹地坚决不准她跟小哥哥一起玩的话,她现在就想把小哥哥带回家。

            晨晨虽然讨厌厉封北,但是对安安却感觉很亲切,尤其是刚才他们两个共同患难了一番,感情迅速地升温。

            他回应了安安一个笑脸。

            安安顿时“咯咯”地笑着,看起来很开心。

            厉封北听到笑声,瞥了温琦晨一眼,见他对着自己女儿笑嘻嘻地傻笑,整个人都不好了。

            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

            “切!德性!”温乔朝着男人高大的背影竖了个中指,做了个鬼脸。

            苏月娥见厉封北走远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向了温乔,当即皱眉。

            乔乔一贯保守,怎么穿着这么低领的衣服?

            衣服乱七八糟的,连鞋子也没穿……

            视线上下打量,落在胸口位置几个用白色针线绣成的小字上时,脸色白了白。

            “魅月酒吧”不就是小雅上班的那个地方吗?

            因为小雅在酒吧上班的事情,小雅的妈妈没少在她的面前抱怨,怎么她家乔乔也跑到那里去上班了?

            顿时一口气提不上来:“乔乔,你老实告诉妈妈,这些天你都在哪里上班?”

            温乔心头一跳,心虚地捂住了胸口。

            完蛋,在魅月上班的事情瞒不住了!

            苏月娥看了眼一脸懵懂的晨晨,深深剜了温乔一眼,到底当着孩子的面,有些话不方便现在说,便赌气地率步离开。

            温乔急忙牵着晨晨的手跟上去,心虚地道歉,“妈,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马上去给我辞职!”

            “是!马上辞马上辞!”温乔一边追着苏月娥一边笑嘻嘻地说。


            回复
            6楼2020-07-10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