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吧 关注:18,615贴子:1,050,927

【墨渊白浅】与子执手今天生日,占个坑。一直在吧里潜水看文,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墨渊白浅】与子执手

今天生日,占个坑。
一直在吧里潜水看文,时间久了,也想自己发个贴。楼楼学生党,不定时更文,从浅浅夺回眼睛后改写。会是一个小短篇,不过不出意外可以封顶,结局墨白HE,文笔不好,人设可能会崩,慎入。
那话不多说,来啦!
师父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7-16 18:44
    有人吗?有人就开更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7-16 18:45
      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7-16 18:48
        我漠然地走上了诛仙台,一步一步迈上台阶,戾气刮到我的脸上,像刀子一般,可这“刀子”却像是割在我心上,疼痛万分。
        夜华,你可是将我当成素素?素素是我,可我不是她,她只是我历劫时一个身份罢了。你对我,又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句,是真话?
        我不敢再往下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7-16 18:55
          先发一小段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7-16 18:56
            楼楼码字去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7-16 18:58
              我一路跌撞着回到狐狸洞,下意识胡乱用手揉了揉眼睛,没有预想中大片大片的水泽,也是,心中自嘲一笑,眼泪,从来都是有师父在时,才能痛快地流,好想师父啊……
              不知不觉走到了炎华洞,叫迷谷去搬酒,他看我这一副失了魂的形容,大概也是十分疑惑的,却也不多问,乖乖领命去搬酒。
              迷谷从小伴我身边,深得我心,知晓我大约遇上了什么事儿,搬进来的都是烈酒,有些年头。
              一屁股坐在地上,斜靠冰榻,拍开泥封,将酒灌入喉中,入口醇香,又十分辛辣,大口灌下一坛后又拍开另一坛的泥封……
              就这么喝了五六坛,抚着师父躺过的冰榻发了一会儿呆,没有泪,也许,我早就……放下了吧!
              又浑浑噩噩睡了一觉,悠悠转醒后只觉一身轻松,晃晃不甚清明的狐狸脑袋,刚想伸个懒腰,却突然哇地呕出一口血来。
              这是……
              东皇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7-16 19:40
                楼楼上课去啦!一会儿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7-16 19:41
                  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7-16 21:13
                    我的酒顿时醒了大半,捏个手诀扯朵云彩就飞往若水河畔,一路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赶在师父前到,就是生祭了东皇钟也要保住师父,怎能像七万年前一样再让师父陷入困境,最坏也只身归混沌罢了。
                    只是,师父……
                    不知为何,最近一想到师父,心中就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师父,十七以后可能不能再伴您左右了。有……不舍?和一些不知名的情绪在其中。
                    至于夜华,现在想起心中已无波澜。我曾将心中最柔软的一面敞开给他,可他却将它磨成了最坚硬的。
                    这样一路狂奔到若水,红光己映透了半边天,若水土地露出半个头,又被我打了回去。
                    “你一介小仙,还是保命去吧”
                    我飞到半空,“唰”地张开了扇子,似笑非笑道“擎苍啊,你可还记得我?”“司音,是你吗?”擎苍的声音十分兴奋“就是你们师徒将我困了七万年,本君今日便要报仇雪恨,要你师徒二人的命!”
                    “哟哟!功力修为不见长,脸皮倒是愈发厚了,你早已不是翼君,又何自称本君!”
                    “哼,墨渊呢,送徒儿出来送死算什么磊落男儿?”
                    “你没资格提我师父!先过了我这一关!”
                    我将扇子化为利剑与他过招,我渐渐体力不支,而他却越战越勇,突然,他用方天画戟向我右肩刺来,中心无防,我没有闪躲,在他的画戟扎入我右肩同时将扇子没入了他的心口。
                    我从半空降了下来,看到肩膀处的艳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7-16 21:21
                      楼楼睡啦,码得眼睛有点儿疼,晚安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7-16 21:22
                        墨白忠实粉来此一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7-16 21:3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7-16 21: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7-16 22:01
                              楼楼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20-07-16 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