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柱神吧 关注:259贴子:1,151

【all赛】Fairy Tal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all赛】Fairy Tale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7-27 01:12
    Ø 参考竹取物语,想说觊觎美人的天皇怎么可能只熊抱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別名那些年童话里缺少的鼓掌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7-27 01:13
      很久以前,在一个被沙漠环绕的小城镇里,有一对恩爱的夫妻,妻子努特每天走数哩路到镇外打清水,丈夫盖布耕作一小片麦田,虽然并不富裕,但两人满意于这幸福的生活。

      一日努特去河边打水时,发现了河边有一粒细小、烈红色的石子,努特奇异于这颗特别的石头并将它带回家想要送给丈夫当礼物。夜里,墨黑色的石子在努特的手中闪着炽热的红色光芒,把整间屋子照得通亮如同白日,努特与盖布在刺眼的红光过后,看到原先的石子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戴着黑耳红眼面具的小人儿。


      夫妻俩把小人儿取名赛特。

      赛特约莫拇指大,有着白皙的皮肤、身穿黑色的亚麻裙、戴着小巧的金色首饰,但是小人儿脾气暴躁、性格乖张,经常打翻家里的器皿、藏起努特的发饰,但努特与盖布并不怎么为赛特的恶行生气,因为夫妻两人眼里只有彼此,大多数的时间都任由赛特在屋里随意打转。


      赛特的身子长得飞快,每隔几日便长大几吋,逐渐的从原先拇指大的小人儿长成及膝的孩童。赛特依旧喜欢四处探险,随着身高拔节,赛特开始喜欢到城镇附近的荒林游玩。

      一日他在荒林中看到了被恶犬追赶的男孩,赛特扑上去赶走了牠,恶犬在打斗中抓伤了赛特、也打掉了赛特从小戴着的面具,最终赛特在争斗中带着男孩逃走。

      男孩有着一般孩童常见的黝黑肤色,但骨瘦如柴、浑身沾满尘土,即使赛特问他也不回应,愣愣地呆站在原地盯着赛特看。赛特不知道这个不发一语的男孩在想些什么,他权当对方被野狗吓到了。既然已经脱险,赛特便打算自各儿回头去找掉落的面具,没想到男孩却跟着自己,赶都赶不走,一整天就跟在他后面打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7-27 01:14
        后来努特知道了男孩是城镇里的孤儿,决定收留他,把男孩取名叫荷鲁斯。

        荷鲁斯被收留以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不再四处流浪,但还是喜欢跟着赛特去探险。赛特在那天救了荷鲁斯之后弄丢了面具,展露出被面具掩盖的精致面容、如火般的长发以及明亮的赤瞳,但赛特并没有放在心上,还是每天出去荒地四处游玩,只是他的后头开始多了个荷鲁斯。


        快乐无虑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荷鲁斯长得越发壮硕,而赛特也变得越来越俊美。

        荷鲁斯开始帮忙盖布的农作,赛特则会去荒林采果伐木、或是帮忙努特挑水。当农作丰盛的时候,荷鲁斯和赛特会带上多余的作物去城镇换取蔬果或日用品,而每每在市集里,赛特总会感到灼人、带着欲望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那使他不适,赛特想念起他遗失的黑色面具。

        一日城镇来了一个商队,在经过市集时看到了迷人亮丽的一抹赤色,商队从城镇摊贩的口中得知那留着红发的少年叫做赛特,是城镇中最艳丽的红花,住在远离城市中心的荒地。

        商队想要强硬的带走那个赤发的少年献给王族,无法生育的王后始终想要一个孩子,他们相信这个瑰丽的少年会是他们获得成功的宝物。商队绑走赛特离开的那天,一个黑发的少年在商队后面紧追不舍,即便保护商队的壮汉揍晕了他,过没多久他又会追上来。

        商队没有办法,他们赶着将宝物献上,于是他们把黑发少年绑在一棵老树下,加紧脚程赶往王宫。商队将装着宝物的笼子献给王后,盖着笼子的黑色布幕下红发的少年蜷缩在窄小的笼内,他有着姣好的面孔、白皙的肤色、罕见的红发与灵动的赤眸,王后大喜,重赏了商队,并将赛特收作王子。但赛特造事多端、惹事生非,他毁坏镶着珠宝的桌子、砸碎做工精美的壶瓮,赛特一刻也不愿待在装饰着丝绸与刷着金漆的宫殿,对他而言这一切只是更大更华贵的金笼子,他的心向着自由与广阔的沙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7-27 01:14
          事与愿违,王后下令将赛特关在没有窗户也没有任何器物的房间,让守卫把守房门,每每赛特想趁着守卫松懈逃离,就会被王后身边的卫兵绑回房内。


          邻国的国王奥西里斯耳闻多年未生育的王后蒙神眷顾获得一子,他有着受神们恩宠的红发赤瞳与举国男女皆无人可比的精致样貌,他开始对那传闻中的王子感到好奇,于是决定前去拜访。

          在迎宾的晚宴上,国王王后热烈地迎接奥西里斯的到来,他们一直希冀能与强大的国家建立稳定的关系。奥西里斯一方面接应着贵族们的敬酒,一方面打量着王后旁空缺的座位。

          在晚宴落幕时分,奥西里斯向仕者打听王子的居室,悄声无息地来到王子的殿内。他巧妙地支走守卫,打开房门之际却看到迎面撞来的红色。奥西里斯伸手接下对方,随后他便对上了那双传闻中如玛瑙般的眼瞳。那是一片广阔无垠的赤色沙漠,慑人动魄的汪洋,就连世间最珍贵的宝石也相形失色,奥西里斯发愣地抓着赛特的双手,直到少年的痛呼才将他换回神。


          赛特在这些年间没有一刻不想逃出宫殿,他借着奥西里斯不凡的衣着推测来者地位尊贵,他用趁机藏起的破碎瓷片直指对方眉心,要挟他协助自己逃离王宫。然而在面对生命的威胁下,对方非但没有一丝惧怕,反而积极协助他逃跑。在奥西里斯的帮忙下,他异常顺利地走出囚禁了他数年的华美牢笼。


          在踏出王宫的那一刻,赛特赤脚踩着王宫外的土地,感受着囚笼外的一切。他放声大笑,剧烈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他的眸中清澈的映照着漫夜星斗,那是奥西里斯此生见过最动人的画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7-27 01:15
            赛特旁若无人地在夜空下奔跑,赤发随之飘扬飞舞,繁琐厚重的外衣剥落,在奔跑间扬起沙尘。他想就这么一路跑离王城,越过河川,脱离大地,跑回那个他熟悉的荒野。


            这个念头让赛特吓了一跳,他并没有特别想念努特或盖布,他甚至原先便打算等成年了就离开贫瘠的小镇四处闯荡,去看看这个世界的样貌。但是他在奔跑之际,仍然会不自主地想起过去生活的小小原野、想起那个瘦小无助的男孩。


            赛特的思绪被不远处整齐划一的卫兵打断,王后满脸怒意地站在卫兵后,她没想到她好意收留的少年竟让她在如此重要的一日丢尽颜面,低等的出身终究令他不识好歹,王后一怒之下将赛特关入地牢,虽然对赛特而言,地牢跟他的房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奥西里斯离开时,赛特收到了他的口信,告诉他如果想要离开这里,他依然愿意帮忙。赛特对奥西里斯抱持谢意、愧疚与一丝抗拒,他感谢那晚奥西里斯不由分说地帮助他逃走,却同时对他的眼神感到惧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7-27 01:15
              再次见到奥西里斯时,他确实兑现了那晚的承诺,却是以鲜血及生命为代价。

              回国后奥西里斯一点一点的抽空邻国的资源,断了商贸的路线,加上旱灾,国王很快地便在奥西里斯丰沃的条件下交出自己的国土、以及自己名义上的儿子。


              赛特确实离开了王城,却来到了另一个王都。

              奥西里斯摆列酒席欢迎赛特,却被知晓真相的质子愤怒地打翻,冲上去就要殴打奥西里斯。奥西里斯压制住被愤怒冲昏头的赛特,好言劝诱赛特平息怒火,饮下他为此准备的美酒。


              那一晚,赛特痛不欲生。

              奥西里斯想要将美丽的赤花收进自己的囊中,但他知道赛特是留不住的沙,即便他好生奉养赛特待在他的王国,那抹炽红终究有一日会消失在广渺的沙漠中。


              他打造了金色的锁链,将赛特锁在他的寝宫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7-27 01:16
                王子阿努比斯听到传闻,说父王将败国的质子关在自己的寝宫夜夜笙歌,一面对王宫里造谣抹黑父王的下人感到愤怒,却一面好奇传言的真实性。他没有见过传闻中如皎月般俊丽的王子,对父亲的崇敬也使他不敢当着他的面提出会面的请求。

                阿努比斯抵挡不住好奇心的蛀蚀,买通国王寝宫的侍卫,趁着父王出宫巡视,扮成送食水的侍者推开父亲寝室的大门,眼前的景象却使阿努比斯倒吸凉气。

                倾倒碎裂的器具、四处散落的卷轴,以及浑身是伤、被金色锁炼捆缚在石柱下的赛特。他衣衫褴褛,白皙的身躯遍布青紫的伤痕与滴血未愈的鞭伤,腹部描摹着难以辨识的赤黑色符文,低垂的头颅埋没在血色的长发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7-27 01:16
                  阿努比斯顾不得原先的猜忌,慌忙地要将对方从束缚中解开,而当他看到赛特腿间斑驳的血块与精斑时,困扰他的轶闻不言自明。他被黑色的布条遮蔽眼口,锁链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青紫的划痕,让阿努比斯怀疑自己打开的不是国王的寝殿,而是关押犯人的牢房。

                  但当他解开捆缚赛特双腿的链条时,腹部倏地一痛,原先毫无反应的质子利落地踹开阿努比斯,趁着对方摀着自己的伤处时一瘸一拐地试图逃跑。在门口阻挡他去路的人却使赛特与阿努比斯不由自主的背脊发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7-27 01:17
                    奥西里斯并没有驱赶擅自闯入的阿努比斯,他向阿努比斯坦白他对赛特的爱,他让阿努比斯亲眼、亲耳见证他的红花有多么美丽。

                    阿努比斯却觉身处刑场,看着刑犯被施以穿刺刑罚时发出的濒死叫声。他试图移开视线,那片晃动的赤色却始终充斥着他的目光,他成为了重犯,被刑台上飞舞的烈火燃烧。


                    奥西里斯开始允许阿努比斯在他不在的时候照料他的花朵,阿努比斯会亲自带着清水与干净柔顺的丝绸还有上好的膏药,为赛特清理上药。他看着赛特从最初的嘶吼与抗拒,渐渐地变成无力与绝望。每日收拾赛特的破碎,阿努比斯开始心疼于他日渐消瘦的身躯,爱怜于他蒙上阴影的赤瞳,那使他不由自主地想到身为侧室的母亲奈芙蒂斯与自己在宫中受尽苦楚的日子。

                    一日里,阿努比斯在门外听到了赛特悲痛欲绝的恸哭,他听到赛特断断续续的哀求奥西里斯,瞥见赛特青紫遍布、白晢纤长的双腿被奥西里斯宽厚的手掌画下新的伤痕,还有赛特腹部的咒文发出的诡谲黑光。


                    奥西里斯希望他的赤花蕴育自己的种子。

                    阿努比斯下定了决心,他暗中下药使奥西里斯陷入深眠,趁着夜色将赛特送上自己的战马,帮助他逃离王都。他看到赛特掩盖在斗篷下的赤眸闪烁了一下,随后消失在无边的深夜中。阿努比斯知道他亲手把自己心窝上的红肉剐去,但他在痛苦之余,却感到一丝轻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7-27 01:17
                      赛特在奥西里斯的阴影下早已变得削瘦而虚弱,他用最后一丝气力把缰绳绑在自己身上,不住地陷入昏迷。直到他再次醒来时,发现他身处在熟悉的原野中。

                      他拉紧身上的斗篷,回到了努特与盖布的住处,但收养自己的夫妻早已不在,熟悉的房屋内人去楼空,唯独黑耳红眼的面具静静地躺在地上。

                      赛特瘫倒在一旁,伸手揽过他年幼时遗失的黑色面具黯然泪下,昏昏沉沉地陷入深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7-27 01:17
                        隔天一早,赛特被突然闯入的男子惊醒。黑发的男子坦露着壮硕的胸膛、背着木柴与收割好的小麦,在看到赛特手中的面具后愤怒地推倒他,要抢回自己细心保存的面具。

                        赛特在男子身下使劲抵抗,兜帽在挣扎中被扯落,露出赛特耀眼的赤发与四肢上扭曲的伤痕。

                        男子见状,呆愣了一下,随后不再与他争夺面具,因为它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赛特这才知道,眼前高壮的男子竟是往日瘦小的荷鲁斯。

                        荷鲁斯在追着商队的途中被打晕绑住丢在陌生的荒郊,当时无力挣脱的他被要去打水的父女解救,但荷鲁斯失了归途,最终那对父女收留了他,让他在新的城镇生活,父亲甚至将他的女儿哈托尔嫁给了他。

                        直到他有一日在市集看到了一个老妇人兜售熟悉的黑色面具,荷鲁斯才终于获得了回到原野小城的线索。然而等他回到城镇中时,大多数的居民都因为旱灾迁离散去,他回到努特与盖布的住处时,两人也已经搬离了种不出作物的旱地。

                        荷鲁斯决定在附近落脚,他把赛特的面具安置在努特夫妻的旧房里,每日都会来打理,像是虔诚的教徒每日清扫神庙般。平静的日子就这么渡过,直到他红发赤眸的神明回到了他的庙宇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7-27 01:18
                          赛特戴上了黑色的面具,藏起了他的面容与他的赤色,彷佛一切都不曾改变般走到了原野,荷鲁斯也寻常似地跟在赛特身后。他们在大地下奔跑,在原野中探险,他们在溪流中拥抱,热烈地亲吻,倒卧在潺潺流水中。

                          当荷鲁斯睁开双眼,身边卻已空无一人。


                          只余红色的碎石,随着流水离去。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7-27 01:18
                            楼主加油!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7-31 22:48
                              非常的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20-10-25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