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吧 关注:782,331贴子:14,572,087
  • 17回复贴,共1

【原创】奇异恩典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勿茶楼。镇楼图自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8-01 19:06
    预警:全员OOC,O得挺扯的。
    哈利罗恩领衔主演。剧情充满纰漏,而且烂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01 19:07
      1
      .
      哈利觉得很怪。
      .
      这不是因为他被姨夫姨母锁在房间里面,不是因为刚才莫名其妙的家养小精灵,更不是因为他去年得知自己是什么大难不死的孩子,今年却连学都上不了。
      .
      事实上,这是生理上的怪。
      .
      这份怪,怪在哈利的左胳膊上。一千一万只蚂蚁在表面爬动,血液蒸发干净,骨头变成两只首尾相连的蛆,也比不上哈利此刻感觉到的怪。他觉得自己可怜的胳膊名存实亡,它还可以像全世界所有正常的左胳膊一样使用,但有什么本该在背后的东西消失了。
      .
      就像邓布利多的胡子依然可以使他看起来很老,却不能用来扫灰;就像赫敏的门牙依然长得不尽如人意,却不能给别个当镜子照;就像床可以睡觉不能打滚,就像地板可以踩踏却不能堆放杂志,就像大海可以掀翻渔船却不能打磨石头使它变成鹅卵石。
      .
      哈利向邓布利多教授求助过,后者对此评价说,任何一样东西,都由表面上的意义赋予它名字,背后的意义赋予它存在。
      .
      哈利没能理解,不过一个麻瓜曾对此回答道,存在还是不存在,这是个问题。
      .

      .
      哈利最初以为这种感觉是用力过度导致的。一年级第一天他搬着行李箱上火车,还没坐定,人生第一次出现了上述感受。当时他整个哈利就愣住了,他发现自己活了十一年还没有对自己的躯体有正确的认识和全面的了解:原来搬个行李能累成这样。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全身心体会手传送来的无穷无尽的麻木**之感。

      .随即他突如其来地,感觉到了一点点……快乐。
      .
      越是用心感知就越快乐。那是一种扯闲谈的快乐。巧克力蛙几只,司康饼几块,家里几口人,烟囱有没有被圣诞老人挤坏。偏好吃啥钟爱喝啥,喜不喜欢收集塑料袋,你的闪电看起来好傻,谢谢你鼻子上的脏东西也不赖。
      .
      哈利就那么干瞪着眼坐了一路,脑子里还想着这是不是某种咒语。
      .
      过了一会儿,窗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只雄狮从非洲草原出逃,一路追杀到车厢门前。他连忙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发现是个头发酷似雄狮的姑娘,这份大自然的奥妙让他几乎忍不住拍案叫绝,他问:
      .
      “是阳光还是沙漠让你不堪忍受,是没有盐的肉还是半米长的耗子让你眉头紧皱?你不必告诉我答案反正我听不进去,因为我现在左胳膊特别难受。”
      .
      格兰杰牌雄狮惊讶地挑起眉毛:“好巧,刚进你这节车厢,我右胳膊也开始不舒服了。”

      哈利一慌,难不成这是什么可以由行李箱传染给人的病?
      .
      “我的胳膊简直直直地连通到我的心脏,让我觉得一痛一痛的。这感觉真奇怪,是不是?”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像有三个小型黑洞出现在哈利面前,不同的是黑洞喜欢把一切吸进去,而狮子的鼻孔吸吸呼呼进进出出,嘴巴总有东西要争先恐后地丢出来,现在丢出来的是:“你好,我叫赫敏•格兰杰。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你也不需要回答我,我认出来了,你是雷神。欢迎来到魔法世界!顺带一问,怎么没人和你同一个车厢呢?”
      .
      “你仔细看,是有的。空气先生三分钟前还坐在这里,后来他劈了腿,为了替腿打抱不平,我劈了他。”

      “那今天大神准备劈谁? ”
      .
      波特牌雷神啥咒语都不会,杀伤力还比不上坩埚加成后的西莫,不能劈谁。他只好面带微笑把赫敏这尊大神袛送出自家小教堂,求她不看哈面也看在她自己的面上不要告诉别人这个病是他传染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01 19:09
        2
        .
        事实证明最后这句请求是有用的,它简直救了哈利的命。这种病会疯狂传播,严重危害社会。
        .
        它很快有了一个名字叫“又来了病”,起因是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大家都憋住不说,只有过了一段时间熟悉了以后才敢偷偷分享,发现大家都一样之后,众人抱团快乐,每次争先恐后地表示:“好家伙,那感觉又来了!”。哈利每天惶恐不安地在人群里穿梭,生怕那些关于伤疤的窃窃私语中夹杂了关于又来了病的猜测。
        .
        同一个宿舍的西莫双手良好但是头重脚轻,纳威是双脚千斤重而且记性似乎更差了一些,还有一位兄弟,他的问题最为糟糕,他的声带选择性背叛组织,不能说出的词之一碰巧是他的名字。此外还有面瘫斯内普,发抖奇洛和没鼻子伏地——为了避免你的又来了病的症状和奇洛教授的一样,还是叫他神秘人吧。
        .
        往事不堪回首,总算第一个学期有惊有险地过去了,哈利和他的左胳膊(现在几乎独立哈利的身体而存在)平平安安地回到姨夫姨母家。期间左胳膊同志还抽过几次风,使得姨夫无故暴怒,姨妈阴阳怪气。

        .
        .
        但是此时此刻,抛开过去一切的此时此刻,他感觉到左胳膊有着什么原始的冲动,而一盏奇怪的电灯泡突然出现在他头顶。
        .
        灯泡自顾自地亮了,他的大脑自动生成了一个念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
        哪儿不对呢?哈利走到小卧室被钉结实的窗户前,看着窗外一团黑乎乎蓝糊糊的景色。这一切好像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
        他和同学们都病了,病得突如其来猝不及防还无药可医无人能治,这种事情总要有个原因。
        .
        原因?哈利埋怨地看了一眼行李箱,一准就是这个败家玩意儿的锅,不会错!
        .
        好办,解铃还须系铃人,以毒攻毒必能解毒,现在就看是油炸行李箱还是清蒸行李箱了。哈利搓着手地走向箱子,小破箱冷不丁开口说话了:“妈呀,饶了我吧!小命小命小命快点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01 19:10
          “你说惨其实也没啥,你看这里最惨的莫过于这些挂毯遗骸,这是那些很疯狂的纯血家族整的东西,把家族里所有人绣毯子上,有人被驱逐了就烧掉。我在这里虽然是被彻底抛弃,但是日子还蛮不错,过程中也没吃过什么苦。他们才苦呢,童年在纯血高贵理念熏陶下长大,忽然要在肩膀上扛自己的温饱,不好过,不好过。”
          .
          “这样啊……”
          .
          哈利挠挠头,这个被抛弃的罗恩话好多,不过也不算烦人。
          .
          “哥们儿,其实我刚才一直在逗你笑,但你好像没看出来。”
          .
          罗恩看起来好像被头顶的云劈了一道一样,冥想片刻,他从杂货堆里捞来一盒布丁。
          .
          布丁淡定地仰卧在罗恩的手心里。
          .
          哈利伸手拆开包装盒,布丁一跃而起,蹭着哈利的手跳起了肚皮舞。罗恩抓起哈利的手,领着他把所有的布丁都打开了,一时间,街舞现代舞钢管舞芭蕾舞群魔乱舞的布丁绕着他俩欢乐打圈子,哈利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
          罗恩捧起拉丁舞布丁,抬头问:“哈利,我突然想起来,你去年和神秘人交手没?”
          .
          “面是看到了一回,交手还算不上。”
          .
          “嗨呀,那就是交了!我单纯是好奇问一句,你怎么通过那个棋盘子的?”
          .
          “什么盘子?”
          .
          “黑白的真人版巫师棋,我记得好像是麦格教授给整的,就在你去拿魔法师的路上拦着。”
          .
          “路上?你是说那条活板门下面的康庄大道吗?”
          .
          “什么!——你你你居然乱用成语!”
          .
          “没乱用啊,我读错了吗,要不说阳关大道?”
          .
          他们蹲下来从开学第一天核对到哈利来到B组空间的前一天,发现所有本来应该有罗恩的情节,都被改得面目全非,甚至显得不那么像一个“故事”。故事应该是波澜壮阔此起彼伏,而不是铺陈铺了一整年还没有一点像样高潮。
          .
          哈利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这一年到底在干些什么!我从来没有玩过巫师棋,我是说,有人邀请我,可是我每次都借口一窍不通拒绝掉;我没有找人分享过厄里斯魔镜,当邓布利多教授问我它的魔力时,我居然回答是让我们看见全家福!最不可理喻的是,当时去找魔法石的道路好像被洗刷过一样,就差铺上红毯护送我去和伏地——(这时罗恩嚷着跳了起来,雨滴到处飞溅)——魔会面!”哈利锤着沙发的软垫说。
          .
          “但是有一点没变,不管有没有我你都会直呼神秘人的名字。”罗恩惊魂未定地坐回沙发上。
          .
          “还有,按照你的说法,只有你存在我才能从房间出去霍格沃兹。”
          .
          “也不一定,总有人帮你摆平的。”
          .
          “但我希望那人是你!况且,有人帮我,也总应该有人帮你逃离困难,现在我自告奋勇跳出来揽下这活。”
          .
          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有个法子。”
          .
          哈利和罗恩向后看去,是小命。他看起来像纸做的,声音像砂纸一样粗糙,头发像纸卷一样干硬,并且皮肤惨白。他动着没有嘴唇的嘴说:“你可以让更多人相信这个小家伙的存在,这样民众呼声变高,他能出去的。当初赫奇帕奇是这么做的:跑到别人梦里面去,把人家团团围住哀啾啾哭嗷嗷地说‘霍格沃兹有四个学院救救我们吧’之类的。”
          .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赫奇帕奇……会靠眼泪输出自救?”
          .
          罗恩在一旁捶地大笑,拍碎了一个正在跳爵士舞的布丁,它的残骸散落得满地都是,还在有节奏地抽搐:“哈利你没有听懂,它用了两个ABB式的词语叠加来形容事物,这显然是一个笑话!”
          .
          “没错,这其实是一句玩笑话。世界上真的好笑的东西其实不怎么多,夸张和虚拟都是创造快乐的好主意。坦白说,其实小獾们是正常讲的,他们口才真挺好,我刚扯的那句话原话是:霍格沃兹有四个学院,四个学院才是霍格沃兹。”
          .
          “说得对,真不敢想象没有赫奇帕奇的日子。”
          .
          “但是他们痛哭流涕不是我杜撰的,只不过是时间调整了一下。当B组审核人员把他们送进R组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拥抱、跳舞、唱跑调的老歌,同时哭泣。”
          .
          罗恩伸手揉了揉眼睛,嘴上说:“谢谢提醒,我会尽量忍住不哭鼻子免得被你流芳百世的。”
          .
          “别人真的会相信吗?”哈利问。
          .
          “没吓醒的都信了,毕竟在梦里人们会更容易接受新事物。但是你是白天来到R组的,如果对方不是碰巧在睡午觉的话,就只能通过进使他人的意识让他们产生一个念头,”小命的手在空中划了几道,出现了一扇一半五颜六色黑,一半五光十色白的传送门,“进去,心里想着你的劝说对象是名字。”
          .
          哈利跳了起来,一头扎了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8-01 19:14
            4
            .
            今天是哈利在梦里对父老乡亲奔走相告的第三天。三天是B组时间,与没被丢弃的朋友们不在同一个空间,很可能在正准备咆哮的弗农姨夫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连嘴巴张开的宽度都没有变化,一切都静止。
            .
            事情的进展意外顺利,他只需要突出每一个故事细节,连大家笑话罗恩穿反睡衣的时候分别露出几颗牙齿都清清楚楚,谈起魁地奇查理队的频率都制成统计图表明明白白,一周没洗的袜子能臭死几只斑斑和蛇怪都了如指掌,可信度就会直线上升。今天更是有了巨大的突破:他终于在漫山遍野的书中找到了赫敏。尽管这次他碰倒了无数座书的高山,摧毁了无数书的瀑布源头,但是不管怎么说,总算和重要人物赫敏联系上了。
            .
            “听着!”哈利把赫敏手里的书抓起来丢在一边,气喘吁吁地说,“我和你本来有个朋友,他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很简单,只要相信他的存在。”
            .
            沉默。
            .
            “我知道这很难以相信,但是,拜托了!”
            .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我暑假刚开始就知道他了,而你看上去像刚知道一秒钟一样,新鲜劲儿还没过,走路都带跳的。”
            .
            “你早就知道?你是说,你在暑假刚开始我还在拖地端盘子的时候你就和罗恩见过面并且B组?”
            .
            “哈利,现在你我是一路的,罗恩是单独的,我看得出来。如果不是特殊情况,B组内部人员是不被允许满世界找脑袋往里钻的,但是你可以。你我不是真的被抛弃,只是因为意外暂时处在这里。R组随时回到现实,A组随时被一键清空,都不稳定,B组算是个长期避难所。哈利!你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被丢掉,我不想显得这么自大,可我也不可能被。”
            .
            哈利捧回刚才丢在一旁的书,上面用铅字印着自己的名字。赫敏的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圆:“这儿是空间管理系统的总图书馆。”
            .
            “酷!这些书是写什么的?”
            .
            “我全都告诉过罗恩了,他肯定也向你转达过。”
            .
            赫敏不想详述,因为那一定会不可避免地提到她是怎么告诉罗恩关于棋盘子的事。她说她觉得那是他迄今为止的一生中,最最英勇的时刻。
            .
            “你也来看看。其实罗恩现在引起的影响真的很小,你还没见过大的呢。”
            .
            “什么大不大。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不妨给我搭把手,咱俩一起救他出来。”
            .
            “相信他存在的人早就够多了,我和你一样为他争取过。什么用,小命这是让你步我后尘。”
            .
            哈利把身边的书推来移去,清出一个空地,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赫敏说了什么:“早就够多了他应该出去了才对啊——我先走了!”
            .
            “他是为了把你也支开才暂时没走的。”赫敏说,但是哈利赶紧跳进了麦格教授的梦里,没有听到。
            .
            .
            从满地都是打滚的猫子的梦里跑出来,哈利带着胜利的喜悦,仿佛看见成功的曙光。万万没想到,邓布利多教授是他前行路上的转折点,一百八十度的那种。
            .
            “我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学生,但是我完完全全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邓布利多的眼睛在黑暗里蓝荧荧的,好像倒了一整盒墨水进去,快要流出来了,“但是现在你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去找你的朋友,哈利,在那种时候陪在他身边。”
            .
            “哪种时候?”
            .
            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
            .
            “你醒来应该都会忘的吧,就像我在白天总是无法记起。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很久以前有个小姑娘,她叫阿莉安娜,也被抛弃过。她是被几个麻瓜小孩弄进去的。哈利,ABR组不是巫师的缔造品,是麻瓜最邪恶的产物。它无声无息,不着痕迹,吞噬干净,出逃困难,办事没有原则。
            .
            “哪怕是再次被相信存在的人,离开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阿莉安娜几乎失去了自理能力,而赫奇帕奇失去了一些应有的尊重,有个可怜人人失去了自由,还有些失去了生……”
            .
            哈利不敢听完,一叠声盖住道:“懂了懂了懂了谢谢谢谢谢谢!”
            .
            “我知道你现在坐不住了,听完我说完:阿莉安娜在生命最后时刻常常努力微笑,赫奇帕奇们都接受了被诋毁。听清楚了吗,哈利,那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失去可以不在乎。比如赫奇帕奇,他们从B组出来,就像得到一切那样开心,哪怕现实不尽如人意。他们被取消了良好的第一印象和陌生人的认知,那么这样也挺好的,热爱他们的人仍然爱他们,失去了狭隘者的恩宠等于得到了兼收并蓄者的包容,失去和得到,可以并不对立。
            .
            “这个支配我们得失的,自以为凌驾于一切的人,并不懂我们珍视什么。他们可能只是结合自己的感受,自己怕不被认可,就取消别人的成就;自己怕一事无成,就抹掉别人的能力;自己怕不可能长生不老,就杀了别人。总之自己恐惧什么,就带给别人什么,真的很阴暗。
            .
            “我的话有些零零碎碎的,但是我希望它能给你一些感受。”
            .
            邓布利多教授话音刚落,哈利拔腿就往B组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01 19:17
              5
              .
              他摔进B组,远远地就看见罗恩了。和上一次见到没太大不同,除了肋骨两侧一边插着一把刀,刀柄上刻着毫无美感的花纹。
              .
              哈利冲上去想拔,被小命拦下来了:“他必须失去一点价值。”
              .
              邓布利多的话还在哈利脑子里回荡,他在小命的胳膊圈子里往前拼命冲:“他已经失去了!放他回去!!!”
              .
              这里离罗恩挺近了,他闻到了晚饭后锅碗瓢勺上的气味,普通得很温馨,从罗恩两肋上缓缓地飘出来。那里没有流血,就好像刀是长出来而不是插进去的。
              .
              哈利的眼泪夺眶而出。
              .
              “放他回去!让我留在这里吧,我才比较没用,真的,我真的好失败!!”
              .
              罗恩恍惚地开口问:“吃饭?谁要吃饭?我这里有鸡腿。”
              .
              “罗恩我是哈利,咱们赶紧出去吧,我带你去找庞弗雷夫人,她只需要一分钟,不,一秒钟!就能把你的伤治好,都是小事,这一切都是小事——”
              .
              小命看了他一眼。世界幻灯片被按下了切换键,罗恩脚下的地面破碎,他掉进沸腾的汤水中,周围的火连空气也一并吞噬,而哈利从B组摔到A组,从A组飞到R组,从R又进入到一口发出絮絮叨叨声音的井里。井里黑,他睡着了,眼泪使井水上涨漫出井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01 19:17
                6
                .
                哈利回来了。
                .
                他感到一切都乱七八糟,好像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人为了哄小孩子睡觉被迫扯了一个,想到什么说什么,讲得支吾而且干巴巴,故事的一环一环没有连接,都断开了,五金杂货店都没有办法修好。
                .
                现在他还是哈利•波特,可能会按照弗农姨夫的意思成为石墙中学转校生,谁知道呢。
                .
                姨夫的大喊大叫与本应该的时间产生的间隔,变得无力。他把头支楞起来,圆着眼睛看窗外。树和栏杆狼狈为奸地刺杀天空,而黑夜掩护这种罪行。
                .
                突然树遭到了天谴,被削去一半枝子。
                .
                下一个是窗户,一条绳索缠了上来,无形的力量攀上纤维,爆破了不锈钢。车子发动机的轰鸣高声歌颂这种英迹。
                .
                姨夫卡住了,楼下达力砸玻璃的声音卡住了,连太阳也卡在地平线以下,不用说是小命帮人帮到底的产物。
                .
                “你——”
                .
                “别问!”罗恩开着一辆会飞的车,向窗边靠近,“我故意没告诉你这一茬,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你二年级本来就该这么过去上学!酷吧,快提东西上来,咱们不会迟到的,要快!”
                .
                哈利把海瑟薇放出来,把笼子和行李往车后座一甩(他很庆幸自己之前一直留有侥幸,没有把行李都拿出来),自己扑上副驾驶。
                .
                “哇,瞧瞧!”罗恩打下了遮光板,从唱片盒里掏出墨镜镜片,像戴单片眼睛一样夹在眼眶上。
                .
                哈利接过另一个镜片,这才反应过来罗恩从B组出来真正失去了什么。
                .
                不是性命,那是幻象,作为哈利非法呆在B组时间太长的惩罚。
                .
                头发。罗恩失去的是头发。这让他看上去大病初愈一般。按照邓布利多教授的意思,这意味着支配者特别恐惧脱发。
                .
                一股气流从丹田喷出,冲刷他的呼吸系统,敞开他的消化系统,哈利痛痛快快地大笑了一阵:“咱俩都不会开车,我敢肯定!就算会,谁又有精力分给理性呢?我现在整个脑子都装着高兴!”
                .
                太阳转活了,从地平面下边出来,疯狂地扭动身姿,好像一个特大号的发光布丁,正在做超缓慢的瑜伽动作。
                .
                罗恩指着窗外喊到:“我现在突然感受到有一种神秘的东方力量,哈利,它控制着我必须要作诗一首!
                .
                . 啊 哦
                . 夕阳 兄弟
                .你是我 您四俺
                . 的朋 滴日
                . 友!头!”
                .
                哈利笑得锤车门:“好诗!好诗!”
                .
                “开玩笑,这可是绝妙歪诗!”
                .
                哈利大叫,罗恩大嚷,为这套每日天空剧场准时上演的开幕仪式配乐。他们就这么用会被交警追杀的速度,驶向霍格沃兹。驶向有个新的老伙计的好日子。
                .
                .
                7
                .
                很多的、很多的人忽视了他,但是更多的、更多的人还爱着他。将来还会有更多人爱上他。
                .
                而且还有个谁也和罗恩一样。
                .
                说的就是你,别东张西望的。
                .
                .
                8
                .
                小命今天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就该好好喝一杯,祝酒词也现成:
                .
                “哈利•波特生日快乐,霍格沃兹永不毕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8-01 19:19
                  ——【f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01 19:20
                    迟到致歉!!救世主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01 19:21
                      “哦,这个。我听我爸说过,他当年追我妈的时候,想在餐桌上偷亲她一下,结果头顶上一片云哗啦筐下来一盆子的水,他全身都湿透了不说还惊扰到了我妈,浪漫不成反蚀件袍子,气得时隔多年还在哼哼。估计就因为这事儿,它就到这里来了。坦白来说吧哥们儿,我本来挺同情它的,但是它淋我的时间一长,感觉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我甚至不禁怀疑它姓马尔福。”
                      .
                      “好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8-01 21:03
                        诶 我们是不是加过企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0-08-01 21:30
                          dd!


                          收起回复
                          16楼2020-08-01 21:33
                            麦格教授:我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受到了迫害,喵~喵


                            回复
                            17楼2020-11-10 10:5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