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吧 关注:4,325,885贴子:92,554,843

【原创 短文】称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这里是破解暗号的小羊~
这篇文将是某只羊第一篇完结的文!(放烟花)

本来就打算更在水坑(十)的,但是度娘老吞算了,水坑十不要了!《称呼》自立门户,单出来!(这样我反馈成功的概率也能大些)

《称呼》的主要角色是赤井秀一与安室透,脑洞来源自古谷彻先生的一段经历(见二楼)。有私设。


附上可能会被喷的私设:
①赤、降、明、吉小时候一起玩耍过。
②赤、吉在日本出生在日本长大,后随父母去往英国
③降谷零7岁遇见诸伏景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8-03 19:17
    二楼楼中楼未来消息备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03 19:1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8-03 19:19
        Chapter 1 矛盾
        那年,赤井秀一10岁,降谷零7岁,赤井秀吉6岁,而宫野明美作为他们之中最小的只有3岁。

        四个孩子经常在一起玩耍,关系可好了!

        比如,宫野厚司买给自己宝贝女儿的糖果,宫野明美总会第一时间拿给其他三个孩子分享;赤井秀吉会趁自家妈妈不注意从家偷了四个苹果作为回礼——事后就被赤井秀一骂了;降谷零会把邻居阿姨给的零食拿出来。

        而作为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赤井秀一,他会教其他三个孩子……学知识。每每如此都会遭到自己亲弟的挖苦:
        “哥哥你又骗吃骗喝!”
        “拿点儿实用的东西啊!”
        “方程是什么,听不懂,秀酱还是给我们买糖吧!爸爸刚给了你零用钱。”

        孩子中年龄第二的降谷零每每听到赤井秀吉喊赤井秀一『秀酱』时都很奇怪。赤井秀一竟然是兄长那他这样叫实在是不合适!可每次赤井秀一最多也就皱下眉就无视掉了,继续哄着赤井秀吉玩。

        时间一长,宫野明美也受到了赤井秀吉的熏陶,一开始的“秀一哥哥”也变了样。而赤井秀一最多就是从皱眉变成了偶尔叹息,没有太大反应。这让降谷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


        某日黄昏,四个孩子放完了风筝回家,路过商场时,赤井秀吉停下了脚步。

        赤井秀吉:秀酱!等一下秀酱!

        赤井秀一:怎么了秀吉?

        赤井秀吉:秀酱,我想吃糖!

        赤井秀一(伸手轻抚秀吉的头):秀吉不怕蛀牙吗?

        赤井秀吉:才不怕!秀酱怕了吗?明美,秀酱怕蛀牙!

        宫野明美:秀酱怕蛀牙…明美不怕蛀牙…(露出灿烂的笑)

        赤井秀一:你们……唉。好吧,去商场

        赤井秀吉:耶!明美我们走!

        宫野明美:好!

        看着两个年龄加起来都没赤井秀一大的孩子,一旁的降谷零笑出了声。

        降谷零:不容易啊,秀酱。

        降谷零刚一开口他就发现面前的赤井秀一表情不对:他看起来很严肃,很可怕,这可是他们的老大哥赤井秀一从未露出过的表情。

        降谷零刚要说什么却听赤井秀一开口呵斥。

        赤井秀一:没大没小。你怎么可以这么称呼我!秀吉和明美不懂事瞎叫也就算了,你几岁啊?跟着起什么哄?

        态度很冰冷,说话毫不留情。这是降谷零从未见过的赤井秀一。

        而赤井秀一的这一番也成功把降谷零震慑到了。见降谷零不语,赤井秀一没再说什么。仅一句“跟上”,头也不回地就向前走。

        降谷零被吓愣在原地,几秒后他回过神。看着赤井秀一头也不回地走去他双手握拳,豆大的泪水突然划过脸庞。他迅速反应过来伸手擦掉了泪,转身跑去。

        在那之后,赤井秀一再未见到过降谷零。四个一直玩耍的孩子也成了三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03 19:21
          dd,妙啊


          收起回复
          5楼2020-08-03 19:23
            Chapter 2 永别

            几个星期后,赤井务武与赤井玛丽在日本的11年卧底工作结束,他们要回到英国去了。

            11年前二人奉命潜入日本某个组织,结果产生了感情。这十一年来二人不仅完美完成任务还生了两个儿子。如今他们居家要回英国了。

            明美:秀一哥哥和秀吉哥哥要走了吗?

            赤井秀吉:嗯!明美,我不会忘记你的!你也不要忘记我们!

            宫野明美:明美一定不会忘

            对于这段感人的话语、誓言,十几年后打了水漂,无论是赤井秀一还是赤井秀吉甚至是宫野明美都忘掉了这段告别。当然,这是后话。

            赤井务武:不考虑一下和我们去英国吗?

            宫野厚司:就不了。我会照顾好艾莲娜和明美的

            赤井务武:有需要就去英国找我

            宫野厚司:嗯。

            赤井玛丽:艾莲娜,照顾好自己

            宫野艾莲娜:姐姐你也是,出任务时注意安全。你放心,厚司是有责任心的男人,靠得住

            赤井玛丽:嗯。(转头)宫野厚司,我妹妹我就托付给你了,你可别让我失望

            宫野厚司:姐姐您放心!我宫野厚司绝对不会让我的妻儿受苦!

            大人们互相嘱托,孩子们也在那边说着离别的话语。

            宫野明美:要是零哥在就好了。你们都要走了,他到底去哪里了!

            赤井秀吉:就是啊,零酱到底哪去了,怎么能丢下我们跑呢!

            赤井秀一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无言,降谷零为什么跑他心知肚明,那可是他一手造成的。他的话是重了点儿,但吓跑降谷零是他从未有过的想法。

            现在想想,虽然那家伙已经上了小学,秀吉上的是幼儿园,但他也不过比秀吉大一岁而已,自己能包容秀吉怎么就放不过他?太不应该了!

            他去降谷零家找过降谷零,却得知降谷零两年前就搬了,合着降谷零骗了他们三个两年!

            罢了,缘分尽了,想找也找不到了。

            那日黄昏,即是永别。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03 19:30
              ……度娘啊度娘,你是玻璃心吗你?这你也吞?我平常刀死个人你吞,现在让人们互相告别你也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03 19:32
                算你识相反馈差一秒就发出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03 19:37
                  不错小羊是不水贴的好榜样


                  收起回复
                  12楼2020-08-03 19:40
                    以后可以考虑直接发图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8-03 19:53
                      本文非秀透CP文,不包含任何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8-03 20:21
                        混.蛋!把我的十四楼还给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8-03 20:24
                          我十四楼怎么着了你就屏蔽还屏蔽一次吞两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8-03 20:31
                            我好像赶上了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8-03 20:35
                              要不去给度娘分期五星吧让她感受一下社会的险恶


                              收起回复
                              19楼2020-08-03 21:01
                                Chapter 3 相识

                                诸伏景光,降谷零刚认识的朋友。和降谷零同岁。

                                那日降谷零头也不回的跑掉后撞到了反方向跑来的诸伏景光。

                                诸伏景光:哎呦!(摔在地上)

                                降谷零:你、你没事吧!(连忙扶起诸伏景光)抱歉,我在想事情没有看到你。真的很对不起

                                诸伏景光:一样一样,我也在想事情我也有错,对不起!

                                降谷零:你跑那么急是要做什么吗?时候已经不早了,太阳快落山了

                                诸伏景光:就是因为快落山了才急!

                                降谷零:快落山了才急?

                                诸伏景光:你一个人吗?

                                降谷零:啊不是,那边有秀…

                                ———回忆———
                                『秀吉和明美不懂事瞎叫也就算了,你几岁啊?跟着起什么哄?』



                                降谷零:……对(重做精神)我一个人。(面带微笑)

                                诸伏景光:你没事吧,你好像哭了

                                降谷零(眼角有泪花):没没!没有的事!(揉了揉眼睛)那是风吹的啦!

                                诸伏景光:竟然你一个人,那你跟我来吧!(拉上素不相识的男孩)保证让你大开眼界!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0-08-03 22:27
                                  短篇,以短为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8-03 22:27
                                    不行,第三章太短了,还是接上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0-08-03 22:30
                                      (接Chapter 3)
                                      诸伏景光:就是这里!

                                      陌生的男孩指这一个牌子喊到。牌子上的字降谷零不认识,但他知道这儿是哪儿——米花森林。

                                      降谷零:为什么要来米花森林呀?

                                      诸伏景光:诶?你不知道吗?

                                      降谷零:我…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诸伏景光:没什么,没什么!不知道好,不知道好!不知道才有意思么!走吧,跟紧我!米花森林很大的,可别掉队哦

                                      诸伏景光话音未落便窜进了米花森林。

                                      降谷零:喂!等等!那个…那个谁!你等下!

                                      诸伏景光(听到叫喊,边跑边喊):我不叫『那个谁』,我叫诸伏景光!

                                      降谷零:啊?

                                      诸伏景光:诸——伏——!

                                      降谷零:等等!等等我!

                                      降谷零追逐着诸伏什么的小男孩,很快他们来到了一片湖水旁。

                                      太阳落了山,黑夜笼罩。

                                      无风,但站在湖边两个孩子依旧感受到了阵阵清凉。

                                      诸伏景光:你闻!是植物的味道!

                                      降谷零深呼吸了两下,空气清新,还带有阵阵香气,有花有叶。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夜间的米花森林什么也看不见。降谷零最多只能看到自己的手和面前泛着涟漪的湖面。

                                      降谷零:怎么大晚上来这里?

                                      诸伏景光:有些东西只有晚上才有。你听!

                                      经身边同龄男孩儿的提醒,降谷零听到了虫声。

                                      诸伏景光:那是蟋蟀。白天的时候米花森林全是人它可不敢叫!你觉着蟋蟀的叫声像什么?

                                      降谷零:什么也不像,而且听多了很烦。

                                      诸伏景光:果然!带你来果然来对了!

                                      降谷零:哈啊?

                                      诸伏景光:嘘,安静!差不多了!

                                      降谷零:什么差不多了?

                                      诸伏景光:光啊!光就要汇聚过来了!

                                      降谷零:光?

                                      诸伏景光:看!那边!湖对岸!光!

                                      湖的对岸亮起了星星微光,微光在空中来回摆动,湖面倒影着微光的影子。

                                      降谷零:那是…萤火虫?

                                      诸伏景光:对!我哥哥和我说萤火虫喜欢生活在潮湿、多水、有许多杂草的地方!我想了很久觉着米花森林的这里最合适了!

                                      降谷零:真是没想到…不过,城市里竟然会有萤火虫!

                                      诸伏景光:当然有!不过已经不多了。我想这或许是东京城市中最后的萤火虫

                                      降谷零:(沉默)

                                      很快的,空中悬浮的“微光”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有些许微光飞过湖面从降谷零身边轻轻划过。

                                      降谷零看着这一切有些惊讶,但很快却激动地笑了起来。

                                      诸伏景光:怎么样?现在再听蟋蟀的声音是不是好些了?

                                      降谷零:你这么一说还真的

                                      诸伏景光:嘿嘿!我就说这是个好地方

                                      降谷零:对了,你刚刚说『想了很久才觉着米花森林最合适』…所以这是你第一次来吗?

                                      诸伏景光:嗯?你的观察好仔细!没错,这的确是我第一次来!不过就像我说的一样,『不知道才有意思』!

                                      降谷零:你这个人还真是有趣。

                                      降谷零说到这句话才猛然回过神来,他惊讶地看着身边的孩子。而身边那名陌生男孩感受到夜中的目光也转过头来。

                                      诸伏景光:怎么了吗?

                                      降谷零:我们呆了这么久,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诸伏景光:想问的?

                                      降谷零:比如我的发色或者皮肤。大家都说那很奇怪

                                      诸伏景光:奇怪吗?

                                      降谷零:不奇怪吗?

                                      诸伏景光:当然不啊!你头发确实白了些,肤色深了点儿。可现在那么多人花钱染发、晒太阳,有什么好奇怪的。

                                      降谷零:我这不是后天的,是天生的……

                                      诸伏景光:天生的!那更好啊!那可以省一大笔钱呢!多好啊!

                                      降谷零:你真的觉得好?

                                      诸伏景光:当然!

                                      降谷零有些触动。长这么大以来除了赤井秀一、赤井秀吉和宫野明美外这是第四个没说过自己奇怪的孩子。还是同龄人!

                                      降谷零:谢谢!非常感谢!(鞠躬)

                                      诸伏景光:诶诶?你在鞠躬吗?为什么?

                                      借着月光和萤火虫的微光,诸伏景光能看见一些面前的人和物。可当他刚看清,就看到面前的人冲着自己鞠了一躬!

                                      降谷零:没什么,总之谢谢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8-04 00:15
                                        诸伏景光:你真有意思!再做个正式的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是诸伏景光,你呢?

                                        降谷零:降谷零[Rei]

                                        诸伏景光:诶?降谷稀有姓氏啊!名字是零吗?

                                        降谷零:嗯(轻轻点头)

                                        诸伏景光:零…零……我可以叫你Zero吗?

                                        降谷零:Zero?

                                        诸伏景光:Zero就是零!当然了,你要不喜欢我还是会叫你Rei的。

                                        降谷零(轻声):Zero……

                                        ———回忆———
                                        『没大没小。你怎么可以这么称呼我!』



                                        诸伏景光:Zero?Zero!可以吗?

                                        降谷零:……不合适吧,我们同龄的话,你应该叫我『降谷』。

                                        诸伏景光:不合适吗?

                                        降谷零:……(沉默片刻)不!

                                        诸伏景光:好吧,那我就叫你『降谷』

                                        降谷零: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突然激动)我!我……Zero挺好的。你可以这样叫…

                                        诸伏景光:!真的吗?Zero!

                                        降谷零:嗯!可以!

                                        诸伏景光(伸出手):那么Zero,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今天一起陪我来找萤火虫。

                                        降谷零:不…不客气(伸手)

                                        诸伏景光:以后一起玩吧,Zero

                                        降谷零:好!

                                        那夜,诸伏景光就像萤火虫的光一样,微小却明亮。他点亮了降谷零的心房。

                                        Tbc.
                                        (第三章结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0-08-04 00:34
                                          这。。。新帖?


                                          收起回复
                                          26楼2020-08-04 11:34
                                            〖更新前的絮絮叨〗
                                            茶会篇,有个孩子曾大喊过一声Zero。曾经,有许多人问过,哪有人听到个zero就这么敏感的,包括现在也有人说(图三)

                                            降谷零,虽然名为零,但这个零的读法却是『Rei』,并不是『Zero』。

                                            而却有那么个人曾称呼降谷零为『Zero』,而且这么久以来也只有那么个人——诸伏景光。

                                            所以茶会系列的这一幕并不是掉马甲的剧情需要,而是一把隐藏的刀。

                                            茶会前篇想到景光,茶会后篇想到艾莲娜……茶会篇真是刀中之刀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8-04 15:37
                                              第四章打错字了,把“人”这个字打成了“狗”💔删除重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20-08-04 15:46
                                                Chapter 4 告别

                                                “零(Zero)!这边!”诸伏景光远远看见降谷零的身影。

                                                “景光!”见到诸伏景光降谷零立刻由走改跑:“今天要做什么啊?”

                                                “听你的!”

                                                “要不去看看秀酱?”

                                                “好嘞!”

                                                降谷零与诸伏景光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他们天天在一起玩耍,几乎跑遍了整个米花町。


                                                一次他们合力从下水道救出了一只黑色的小狗。这黑色的狗刚出来就给了降谷零一口,好在它是个小狗,牙还没长利索,没咬伤降谷零。

                                                但以防万一降谷零还是去了米花医院打疫苗。这期间诸伏景光一直陪着他。

                                                和黑狗相处的第二周,它对两个孩子还是爱搭不理的,但两个孩子看得出来它就是傲娇。

                                                诸伏景光:给他起个名字吧!

                                                不知怎的,降谷零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降谷零:秀酱怎么样?

                                                诸伏景光:『秀酱』?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降谷零: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听,『秀酱』这名字一听就像是在说狗。

                                                诸伏景光:这个 ……好吧 竟然Zero觉得合适那它就叫『秀酱』!你有名字了哦,秀酱!


                                                诸伏景光拿着骨头玩具逗着狗玩,而降谷零那边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他之所以给狗起名『秀酱』可不是因为这名字好听,更不是因为『秀酱』这个名字听起来像狗。而是这只狗对待人的冰冷态度和眼神都让降谷零想起了一个人,那日黄昏口出『没大没小』的那个人。

                                                这狗的眼神和当时那个人的眼神一模一样。要不是因为这是现实世界不是玄幻世界,降谷零都要怀疑某个比自己大3岁的家伙变成了狗。

                                                总之这狗现在的名字,就是秀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8-04 15:46
                                                  “Zero君,我们和秀酱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吧?我好像没见你和它玩过。”桥下边,诸伏景光看着叼着骨头玩具乱跑的黑狗对身边的降谷零说到:“虽然它是咬了你,你的疫苗也还有两针没有打,可是你不用那么记仇吧?”

                                                  “我要记仇也不会来看他啊!”降谷零把玩着手中的树叶。

                                                  “说的也是。那你是害羞吗?”

                                                  “才、才没有!”降谷零急着争辩到:“你再乱说我就回家了景光!”

                                                  “诶,别急别急吗!”诸伏景光边说边笑。这让降谷零气的扔掉了手中的叶子。

                                                  那边的秀酱奔跑着,它嘴里含着狗骨头玩具,抬头一抛将玩具掷向空中,接着再赶紧跃起叼住骨头再向前跑,再掷骨头……

                                                  有时候没有接住他也没气恼,跑过去叼起地上的玩具又一抛……

                                                  一只狗自己疯玩了一会儿,累了,把骨头吐到地上吐着舌头。

                                                  诸伏景光:秀酱还真是有精力,自己跑了一个小时

                                                  降谷零:嗯,是啊。

                                                  诸伏景光:零[Zero],虽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我还是想问问你,你可别嫌我烦。你到底为什么给『秀酱』起名『秀酱』啊?

                                                  降谷零:我之前就说过了啊,这名字一听就像是在说狗。

                                                  诸伏景光:可我哥哥说『秀酱』这个名字像人。结合认识秀酱以来零[Zero]就没靠近过他来看……你是在躲一个叫『秀酱』的人吗?

                                                  降谷零:才、才没有那回事啦!好了好了,咱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够久了,今天可是我打下一针的日子,我们走吧。

                                                  诸伏景光:……对哦,今天零[Zero]还要打疫苗的!那秀酱,我们回去了!

                                                  诸伏景光冲狗挥手大喊,但黑狗并没有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表示习惯。



                                                  “真是的,这都要回英国了,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赤井玛丽斥着自己的儿子,但赤井秀一知道她也不过是说话声音大而已,斥责的语气丝毫没有,更多的是害怕和担忧。

                                                  “知道了妈妈。”赤井秀一笑着:“秀吉没事就好了。”

                                                  坐在一旁的赤井秀吉本是抽泣听到赤井秀一这么说突然大哭起来,嘴上不断喊着『秀哥』、『哥哥』、『秀酱』的。

                                                  一小时前赤井秀吉在街上跑着、跳着。一个没注意跑上了马路,刚巧有一辆汽车驶过,汽车的喇叭声吓到了赤井秀吉。

                                                  就在赤井秀吉慌神之际赤井秀一立刻赶过去扑倒了赤井秀吉。赤井秀一因此摔伤了手臂。

                                                  宫野厚司判断赤井秀一的手臂有些骨折,这样的伤并不是他们这种小诊所能解决的于是赤井玛丽带着赤井秀一来到了米花医院。

                                                  “秀酱!秀酱!”

                                                  虽然是赤井秀一受的伤,但赤井秀吉却是哭的格外伤心。好似受伤的不是哥哥而是自己。而伤员赤井秀一反倒成了安慰人的那一个。


                                                  “嗯,最后一针十天后过来。以后见到路上的猫猫狗狗可要小心了。虽然知道你们是好心救狗,但安全第一。好在你们救的狗不是疯狗,这要是碰上了疯狗可能一口就能要了你的命。”

                                                  给降谷零打疫苗的医生这样说着,虽然不知道医生说的是真是假但两个孩子却被吓得愣愣的。

                                                  “知、知、知道了医生!”降谷零点头:“我们过几天带狗去打针的时候也会格外小心的。”

                                                  “这就对咯,可要记住,安全第一!好嘞,今天的事这算完了。你们也早点儿回家。”医生边说边收拾着器械。两个孩子告别后向医院外边走去。

                                                  诸伏景光:零[Zero],狗咬的地方还疼吗?

                                                  降谷零:为什么每次打完针景光你都要这么问?

                                                  诸伏景光:我怕万一打了针你的伤口突然疼……你会变成狗的!零!

                                                  降谷零:你怎么这么认为啊?

                                                  诸伏景光:电视里的动画片就是这么说的!你会变成狗,而且会咬人!除了人还会咬其他的猫狗,用这么粗的柱子磨牙!

                                                  诸伏景光把两臂张开比划着柱子的大小。

                                                  降谷零:放心吧景光,我不会变成狗的!而且秀酱是被遗弃的狗,宠物医院的姐姐说过了,秀酱是打过那个狂什么犬什么的疫苗。我又在米花医院这里打了这么多次针,我不会变成狗的!

                                                  诸伏景光:你一定不能变成狗啊,Ze…

                                                  “秀——酱——!!”

                                                  诸伏高明还没把后边的『ro』音发完就听到了不远处的门里传来了小男孩的哭泣声。

                                                  诸伏高明:秀酱?啊!你看你看!不是…你听!你听吧,zero,有人在喊『秀酱』。这是人类的医院,所以『秀酱』一定是喊人的!我就说这个名字像人!

                                                  降谷零:你不是说那是你哥哥说的吗?

                                                  诸伏景光:这个……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叫『秀酱』!你听啊,zer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8-04 16:49
                                                    反馈in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0-08-04 16:54
                                                      这什么操作?自己给自己点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20-08-04 17:49
                                                        小🐑终于恢复了,给自己点赞是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20-08-04 21:25
                                                          定一个小目标(又是flag),一周完结《称呼》。本来么《称呼》作为水坑系列,内容就短,更新时间最多一天。结果度娘非要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0-08-05 09:42
                                                            由于是水坑单出来的,所以文风很随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8-05 0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