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草稿吧 关注:26贴子:2,725
  • 53回复贴,共1

【原创】科多斯瑞兹魔法学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图


回复
1楼2020-08-06 22:2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8-07 09:56
      -
      俄罗斯的魔法学校科多斯多瑞兹坐落在勘察加边疆半岛。火山、森林、雪山、海洋,复杂的地理环境为这所学校及其周边的普通人社区都带来了丰厚的馈赠。
      -
      四季分明,冬季极冷、夏季凉爽是其主要温度特征。
      学校为学生们准备了可拆卸的毛皮领、坎肩、冬外套和薄款巫师袍,几乎所有服装都是白色的,不同年级学生的服装上镶有不同花纹。除此以外的服装需要自备,比如靴子或围巾。


      -
      科多斯多瑞兹的教学体制和欧美国家有较大不同。
      它没有类似霍格沃茨或伊法魔尼的学院制度,学生们经过校方遴选入学,六岁即可从一年级读起,高年级之前都是统一授课,仅有一到两门自主选课的机会。补充:可按能力而非年纪选择入读年级。
      -
      在科多斯多瑞兹学校,一至六年级为低年级,七年级至十三年级为中年级,十三年级的学生可以选择在完成结业考试后毕业就业,也可以参加结业考之外的第二次遴选考察,按标准和志愿方向升入高年级,继续完成十四年级至十六年级的高年级,以及再往上走的超高级巫师学位。
      -
      因为偏僻的地理位置以及糟糕的冬季气候,建校初期的科多斯多瑞兹学校几乎招不到什么学生。
      俄罗斯的巫师家庭倾向于让幼年巫师在家自修,或者前往距离莫斯科更近的德姆斯特朗。在作为主要出入口的勘察加死亡谷与莫斯科哈弗林医院、沙布林洞穴和马加丹区死亡镇相连之前,每年入读的学生不足五十人。在经过约半个世纪的通道修建,以及传闻位于北欧的德姆斯特朗学校恶名倍增之后,这种情况才得以缓解。
      -
      教学内容原因,有时候学生们会出外出到城堡外部,这时候的常用骑行工具为棕熊和黑熊,有时候使用校方统一授权的门钥匙。
      -
      很少有人使用欧美流行的飞天扫帚。勘察加的高空对于不擅长施展保暖咒的学生来说太寒冷了,即使是使用熊类作为交通工具,每年仍旧有不少学生出现冻伤情况。科多斯多瑞兹内部的保暖设施完善,主要得益于建校时设置的诸多古老咒语。补充:校袍有隔温咒语。
      -
      这所学校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大部分位于神秘湖的上方,但地下室和港口位于湖底。
      除去必要原因,学生们很少有机会进入城堡下层,古老的圣咒和净化咒没有覆盖这里,因此全城堡(除一层和花园)无幽灵,但地下区常出现老幽灵以及阴尸。




      (学校名称以及魁地奇相关设定非私设,是官方已给出)




      以上是官方给出的设定,但我还会有些改设和私设


      回复
      3楼2020-08-07 13:59
        改设:
        -
        “不同年级学生的服装上镶有不同花纹”这一设定,我想改为不同学院学生的服装上镶有不同花纹,不同的院徽。
        -
        我觉得“六岁即可从一年级读起”改为十二岁更合适。
        -
        “一至六年级为低年级,七年级至十三年级为中年级,十三年级的学生可以选择在完成结业考试后毕业就业,也可以参加结业考之外的第二次遴选考察,按标准和志愿方向升入高年级,继续完成十四年级至十六年级的高年级,以及再往上走的超高级巫师学位。”我个人认为可以不用分这么多年级,最多八个就够了,改为:一至三年级为低年级,四年级至六年级为中年级,七年级的学生可以选择在完成结业考试后毕业就业,也可以参加结业考之外的第二次遴选考察,按标准和志愿方向升入高年级,继续完成八年级的高年级,以及再往上走的超高级巫师学位。








        私设:
        -
        由于官网里没给出学院设定,那我就私设几个:
        叶卡捷琳院:代表色白色,白色又是真理的象征,大部分魔药学家都毕业于这个学院.
        伊尔库茨院:代表色蓝色,蓝色代表了纯洁与忠诚,著名的魔咒大师也处于这个学院呢.
        摩尔曼斯院:代表色红色,红色则是美好和勇敢的标志,也许,这个学院的学生都是防御术的高手吧.




        (想不出好一点的名字,就用俄罗斯的城市名代替喽,你们觉得怎么样?)


        回复
        4楼2020-08-07 14:00
          1.
          我是蓓拉·琼·卡兰德(Белла Джоан Каранд),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平凡的家庭,平凡的名字,平凡的学校,把我扔到人堆里找也找不到,这就是我的平凡所在。
          我就这样平平凡凡地度过了十一年,直到那一天,一件不平凡的事在我十二岁生日时发生了……
          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洒在城市边缘一个小庭院里。像每个周末的午后一样,我坐在爷爷的竹藤摇椅上,静静地沐浴着阳光。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是我十二岁的生日耶!傍晚时,妈妈会和我的家人为我庆祝生日,虽然没蛋糕,但礼物可不少,毕竟蛋糕也没什么好吃的。
          我已经等不及要拆礼物了,虽然妈妈说过要等傍晚才能拆,但我已经急不可耐了。花园里,爷爷刚浇过水,泥巴又湿又软,我穿拖鞋不好走,干脆把鞋子放在一边光着脚丫子进了房门。
          一,二,三……三十九,四十,四十一!”我惊讶的数起来,怎么会有四十一份?往常都只有四十份的呀,今年怎会突然多出一份?我把礼物一个个分开,看着上面赠礼人的名字,一个个念着:“你亲爱的妈妈:海伦·卡兰德;你的好闺蜜:阿加莎·简·温赖特;你亲爱的弟弟:安德鲁·卡兰德……诶?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我找着找着,目光停留在“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上。
          “哦,天呐!一封信!”我双手紧握信封,叫道。哦,我应该拿去给妈妈看看,但是,在这之前……就让我自己先阅读一下信的内容吧!嘿嘿!
          打开那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泛黄的信纸上,用蓝色的墨水写着娟秀的字迹:
          亲爱的蓓拉·卡兰德小姐:
          我们诚挚地邀请您来到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学习。
          只需买魔杖哦。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校长:凯瑟琳·尤坎
          看了这封信的我满头问号,这个魔法学校是什么东西?有魔法这一东西吗?唉,还是去问问妈妈吧!
          妈妈耐心地读完信后,品了一口水,淡淡的说道:“该来的来了,该走的也要走了。蓓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你是个巫师,一名女巫。我是一名女巫,你爸爸也是一名巫师……废话不多说,我带你去购买魔杖吧!”刚刚还冷淡的语气,立马变得活跃,一下子拉起我,走进了房间……
          妈妈她拉着我的手,快速走进了家里的客厅,一个我生活了十一年的地方,一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妈,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我奇怪的发问。
          “很简单啊,买魔杖!”语言简练明了一向是她的风格。
          “啊?”“抓紧了!”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妈妈不知何时,朝我家壁炉念了个咒语,壁炉里突然冒起浓烟。她拉着我跳了进去,里面二月的火灰还未清扫干净,呛得我直咳嗽……
          我是蓓拉·琼·耐利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平凡的家庭,平凡的名字,平凡的学校,把我扔到人堆里找也找不到,这就是我的平凡所在。好吧,其实我也是个不平凡的女孩,你见过在俄罗斯的大街上会有一个身高小巧的女孩子暴打街头小混混吗?你看见过一个莫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子一人对战十人吗?你见过在篮球场上,一个女孩子挥汗如雨,跟男生一争高低吗?肯定没见过,因为,那就是我。

          我就这样平平凡凡地度过了十一年,直到那一天,一件不平凡的事在我十二岁生日时发生了……
          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洒在城市边缘一个小庭院里。像每个周末的午后一样,我坐在爷爷的竹藤摇椅上,静静地沐浴着阳光。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是我十二岁的生日耶!傍晚时,妈妈会和我的家人为我庆祝生日,虽然没蛋糕,但礼物可不少,毕竟蛋糕也没什么好吃的。
          我已经等不及要拆礼物了,虽然妈妈说过要等傍晚才能拆,但我已经急不可耐了。花园里,爷爷刚浇过水,泥巴又湿又软,我穿拖鞋不好走,干脆把鞋子放在一边光着脚丫子进了房门。
          一,二,三……三十九,四十,四十一!”我惊讶的数起来,怎么会有四十一份?往常都只有四十份的呀,今年怎会突然多出一份?我把礼物一个个分开,看着上面赠礼人的名字,一个个念着:“你亲爱的妈妈:海伦·耐利斯;你的好闺蜜:阿加莎·简·温赖特;你亲爱的弟弟:安德鲁·耐利斯……诶?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我找着找着,目光停留在“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上。
          “哦,天呐!一封信!”我双手紧握信封,叫道。哦,我应该拿去给妈妈看看,但是,在这之前……就让我自己先阅读一下信的内容吧!嘿嘿!
          打开那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泛黄的信纸上,用蓝色的墨水写着娟秀的字迹:
          亲爱的蓓拉·卡兰德小姐:
          我们诚挚地邀请您来到科多斯多瑞兹魔法学校学习。
          只需买魔杖哦。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八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校长:凯瑟琳·尤坎
          看了这封信的我满头问号,这个魔法学校是什么东西?有魔法这一东西吗?唉,还是去问问妈妈吧!
          妈妈耐心地读完信后,品了一口水,淡淡的说道:“该来的来了,该走的也要走了。蓓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你是个巫师,一名女巫。我是一名女巫,你爸爸也是一名巫师……废话不多说,我带你去购买魔杖吧!”刚刚还冷淡的语气,立马变得活跃,一下子拉起我,走进了房间……
          妈妈她拉着我的手,快速走进了家里的客厅,一个我生活了十一年的地方,一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妈,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我奇怪的发问。
          “很简单啊,买魔杖!”语言简练明了一向是她的风格。
          “啊?”“抓紧了!”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妈妈不知何时,朝我家壁炉念了个咒语,壁炉里突然冒起浓烟。她拉着我跳了进去,里面二月的火灰还未清扫干净,呛得我直咳嗽……


          收起回复
          5楼2020-08-07 14:09
            b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8-07 16:05
              2.
              “好了,我们到了!“волшебный шпиль”!名为“魔法塔尖”!”
              我拍拍身上的炉灰,揉了揉眼睛。阵阵微风抚着我的发丝,我一看,自己原来站在一个塔顶上,而且是奥斯坦基诺电视塔上耶!往下看,宏伟的建筑,美丽的小村庄,都一览无遗……这次可让我饱了眼福啊!但是,奥斯坦基诺电视塔上没有魔法塔尖这东西啊?
              妈妈见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拍了拍我的头,笑了笑,开始了她滔滔不绝的演讲,当然讲的时候,还不忘把我朝塔顶的一间屋子里面拉:“好啦,蓓拉,关于这个问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当我快被她的口水仗淹没时,进了魔杖店拯救了我!这是我才发现,别看只是一件小小的房子,里面空间可不小!
              “噢,是海伦呐!”说话的是一位胖胖的女巫。
              “哦,好久不见啊!丽萨,记得我们两个一起在你家的魔杖店里买魔杖,一起……”
              见她们两个好朋友如隔三秋一般地谈天说地起来,我也只能呆在一旁。什么如隔三秋吗?根本就是丽萨阿姨上个月还来了我家好吗?!
              看着我老妈和在废话,我无聊透顶了,只得在丽萨阿姨的魔杖店里逛逛……
              光洁的墙壁上,有着魔杖店的简介,悠久的历史。中央有一张红木桌子,桌子上乱七八糟地摆着杂七杂八的东西,几张白纸上画着魔杖制作图,旁边蓝色的墨水清楚地表明了尺寸及材质;一个墨水瓶和一支笔胡乱地插在瓶子里;有几盒魔杖堆在一块儿,显得杂乱。
              我走到一排魔杖架前,不知有多少魔杖摆在上面,一盒一盒看过去,厚厚的灰尘铺满了盒子,这,应该是许久无人问津的魔杖吧……
              突然,一支魔杖从魔杖店的墙角飞了出来,直冲我的前额。我一时躲闪不及,魔杖撞到了我的额头。本来,一支小小的魔杖对我没有很大的伤害,可是……就在魔杖撞击我的同时,从拐角处飞奔而出的一个男孩把我扑倒,唉,就这样,我摔倒在地了……
              我心里惊呼:这世道,怎么还会有这事发生?
              “喂,你长不长眼啊?魔杖都飞出来了,你难道不知道躲吗?眼睁睁看着魔杖直冲自己而来?真是个笨蛋!”还没等我先开口,那个男孩子已经先气冲冲地居高临下地对我说。
              “你……明明就是,明明就是你!自己的魔杖飞出手去,本来没很大的杀伤力,被你这么一扑,把我扑倒在地,我才痛呢!你才是笨蛋!”我听到这话可不乐意了,站起身来,拍着衣服上的灰尘,怒目圆瞪,水绿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他。
              本来呢,我还要放狠话,但是,当我抬起头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时,我的话就软下来来了……谁叫我是个颜控啊!天悲啊!人祸啊!谁让他长了张帅气的脸!额上有美人尖,浓眉,一双星空蓝般的眼睛嵌在俊朗的脸上……
              “你难道不知道?这家店的魔杖,野性十足,没人的时候,整整齐齐摆着,已有了自己意中的主人,即使在他人手里,也会飞出来,直撞主人!我看刚刚我拿的那根魔杖,就是这根。”他蹲下身去捡起魔杖,递给我说:“它的意中主人就是你!笨蛋!”
              现在,男孩继续选魔杖,我拿着刻有的的名字的魔杖站在那,一脸懵逼,怎么?摔一跤也能选到魔杖?!


              回复
              7楼2020-08-07 17:26
                bdd


                回复
                8楼2020-08-08 11:35
                  b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08 16:15
                    b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08 16:50
                      3.
                      “哦,柳木 (Willow)制成的,柳木是一种极为罕见地拥有治愈力量的魔杖木材。英国的加里克·奥利凡德提到它理想的主人无论多么想掩盖,也常会没来由地缺乏安全感。许多自信满满的客人坚持要试用柳木魔杖,被它们的美丽外表和适合高级无声咒的好名声所吸引,但是柳木魔杖通常会选择那些有巨大潜力的巫师,而不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英国的奥利凡德家族有一条格言就是“拥有远大抱负的人最适合柳木”。”丽萨阿姨拿去我手中的魔杖看了看说。
                      “杖芯是火龙的心脏神经,嗯,使用火龙的心脏神经通常能制作出最为强大的魔杖,并且能施展出最华丽的魔法。这种魔杖通常学习得比其他种类的魔杖要快。 如果从原来的主人手中赢得它们,魔杖就有可能改变效忠对象。不过,它们总是与现任主人保持最紧密的联系。火龙的心脏神经制成的魔杖往往最容易转变为黑魔法魔杖,但它本身并没有这样的倾向。在加里克·奥利凡德使用的三种杖芯之中,使用火龙的心脏神经制成的魔杖最容易发生事故,因为这种材料有点喜怒无常。”是丽萨阿姨的丈夫,克莱恩先生,他接着说。
                      “十二又四分之三寸长,弹性适中,柔韧的。祝贺你,蓓拉,你有了自己的第一根魔杖!”丽萨阿姨说着,笑盈盈地把魔杖用一个盒子装了起来,递到我手里。
                      “谢谢!”我笑了笑,接过魔杖,妈妈付了六个戈卢(戈卢是俄罗斯魔法界的钱币,1戈卢=15莫卡,一莫卡=30卡卡),走出了店门。
                      嘿,别看只是塔尖一顶小小的房子,这小小的房子里有魔杖店,魁地奇用品店,学校衣物铺,书店……
                      这不,我妈又像拎小鸡般把我拎进了摩西书店。店主摩西夫人,热情地迎了上来,趁她们谈话的空档,我环视起书店来,是复古风格的,泛黄的墙壁上还用木框镶着的书单,一览书店,几个红木书架安安静静地站在喧嚣的“尘土”之间,一本本书排列在书架上,即使不是那么整齐,那种凌乱感竟使得这家书店更加泛起古色古香之感。
                      虽然信上说只需买魔杖,可是我妈说,带一本《飞天扫把初级指南》还是有备无患的,以备我学飞行时出丑丢脸,我不禁在心里暗自吐槽:有这么嘲讽女儿的妈吗?
                      我正愣着,“愣着干嘛?快来啊!蓓拉!”妈妈的狮吼功,把我震得一激灵,连跑带跳的抱着《飞天扫把初级指南》跑到了妈妈身边,还差些忘了付钱,付钱还是急急忙忙掏腰包,付了2戈卢,其实只要1戈卢,我心疼那白白浪费的1戈卢啊!
                      又是一次壁炉穿越之行,我们母女两个又从壁炉穿回了家,看来,下次得认真打扫壁炉了!


                      回复
                      12楼2020-08-09 13:03
                        b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8-09 13:13
                          b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8-10 09:47
                            dddd


                            回复
                            15楼2020-08-10 13:13
                              ddddd


                              回复
                              16楼2020-08-12 16:57
                                4.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紫檀的香味,弥漫在春日,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阳光下,是一道纤绝的尘陌,呢喃着天真,充盈着那抹曾经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
                                轻轻在日历上划下一日,今天,我要乘坐前往魔法学校的轮船了。可是,我的妈妈却还慢慢吞吞的,似乎不想让我去似的……终于,妈妈她又带着我和我的行李,从我家那个壁炉里穿到了一个码头上。
                                伸展眼睛,眺望去,不见白浪滔天,但见渔帆点点,那晒的古铜色的发光的皮肤,那敏锐的眼神,善良的笑貌,再拿出海值试的掌航本领的掌握之后的娴熟撒网的动作,他们不会去欣赏者所谓的风景,或许是看惯了,而之一的是起航的方向、船下的岩焦和天气的变化。看那片蓝与远天衔接,犹如一块缓缓隆起的蓝色大陆,闪着远古洪荒般的琉璃瓦的光泽,拓宽者茫茫无限的空间。
                                风亲切地抚摸着海的绸缎似的胸膛,太阳用自己的热烈的光线温暖着它,而海,在这些爱抚的温柔力量之下睡梦似的喘息着,使得沸腾的空气充满了蒸发的盐味。淡绿的波浪跑到黄沙上来,抛掷着雪白的泡沫,它就在这滚烫的沙砾上轻轻地响着消散下来,润湿着沙土。(摘自—〔苏〕高尔基《马尔华》)
                                数叶白帆,在这水天一色金光闪闪的海面上,就像几片雪白的羽毛似的,轻悠悠地漂动着,漂动着。
                                从美景中缓过神来,我被妈妈送上了一艘白色的轮船。奇怪?奇怪?真奇怪!这艘前往科多斯瑞兹的轮船咋和一般轮船一个样?除了船名是“科多斯瑞兹”以外,其他的都一毛一样。
                                船开始缓缓移动,在船开动的一瞬间,让我感受到了丝丝的凉意,在炎炎夏日里,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水面上波光粼粼、星光闪闪。零星有游玩的小船划过我们身边,远处有人在撒网,有人在捕鱼。
                                “请问……请问这里是堆放行李的房间吗?”我站在甲板上站累了突然想起行李包还未放下,于是走到堆放行李的指定地点。这不,也有一个黑色头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吗,让我听听他们在聊些什么!
                                “你自己不会看啊!”一个傲慢无礼的声音撞入我的耳畔,我登时就怒火中烧,替那个黑发女孩打抱不平。
                                我一把冲上去,张口就说:“你凭什么这么无礼!”
                                这时有一个声音响起:“对呀对呀!她只是问你一个事情,态度不能放好些吗?”
                                我抬眼一看,是一个微微烫的向内弯曲的棕色中长发,纤细的眉毛下是大而亮的黑色眼睛,小而稍微有点翘的鼻子下是总是带着微笑的嘴巴。个子很高,体型纤瘦的女生,她的脸上怒气冲冲。
                                “我看,学长,你这脸长得不对啊?”又一个声音响起,这次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生。
                                “哦?哪不对?”那个高个子而傲慢无礼的男生摸摸自己的脸,狐疑地说。
                                听到金发碧眼的女生的话,我立马会意,开口带着笑意骂道:“学长,你看,这明明是一张人的脸,怎么就镶上了一双狗的眼睛呢?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狗眼看人低嘛!”棕发女生又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四个女生一起大声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天空。
                                这还不过,棕发女孩把她的行李包挂在了那个学长身上,说道:“姐妹们!不是说这没有放行李的地方吗?既然没有,就挂在这个木桩上吧!”
                                我们三个听了好不快活,立马把行李都挂在了学长身上,扬长而去,只剩学长在那气鼓鼓……


                                回复
                                18楼2020-08-19 09:17
                                  @莱斯特兰奇小姐
                                  18楼是否存活?


                                  收起回复
                                  19楼2020-08-19 09:20
                                    dddddd


                                    回复
                                    20楼2020-08-19 09: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0-08-19 10:33
                                        dd 可以投人设吗


                                        收起回复
                                        22楼2020-08-19 15:57
                                          姓名:法尔塔·埃里森·塔西亚
                                          年龄:12
                                          学院:叶卡捷琳院
                                          与女主关系:朋友
                                          外貌:图
                                          性格:身为不苟言笑的面瘫却有些逗比。不爱说话,熟人很容易从他的一个眼神中看出其心中所想。
                                          CP:勾
                                          苦手:做饭、历史、做出表情
                                          擅长:面瘫、魔药、魔咒
                                          魔杖:樱桃木、龙心神经、13英寸
                                          守护神:黑神驹
                                          备注:


                                          收起回复
                                          23楼2020-08-19 17:34
                                            dd催更a


                                            收起回复
                                            24楼2020-08-19 19:02
                                              6.
                                              “嗯哼,”一位高个子,红头发的女教授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这里就是科多斯瑞兹魔法学校,也是你们的第二个家,你们要在这里学习、生活。现在,我念到名字的,上前来抽一根竹签,进行分院!”
                                              人群很安静,不知是被这位女教授的嗓音震到了,还是第一次来魔法学校过于兴奋,或者是过分紧张了。
                                              我紧攥着衣角,额头上冒出秘密的汗珠,顺着我的额头流在我的发丝之间。
                                              “娜尔·莱特森!”
                                              娜尔听到自己的名字匆匆走上前去,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自己该分到哪个学院。
                                              “哦,一个杠精女生呢!她应该来我们叶卡捷琳!”
                                              “不对不对,她应该来伊尔库茨!”
                                              娜尔似乎下不了手,她的耳边回响着这两个争吵不休的声音,但她又不知道这两个声音是从哪枝竹签里发出来的。不过,一切就好像是命运安排好的一样,在娜尔拿起的那根竹签上,大叫出了:“摩尔曼斯!”
                                              “阿加莎·帕尔!”是一个黑发黑眼的女生。
                                              “伊尔库茨!”
                                              “帕莎·克鲁尔!”一个棕发的女生。
                                              “叶卡捷琳!”
                                              “蓓拉·琼·卡兰德!”
                                              听到我的名字,我跌跌撞撞地跑上去,明明只有一点点的距离,但是在这只有短短三十米的距离中,我的脑子里却想了 差不多三百多件事。我是会分到叶卡捷琳呢,还是伊尔库茨,或者说是摩尔曼斯,又可能说,我不是巫师?天呐!
                                              看着那些竹签,我无从下手,导致手僵在半空中,不知道抽哪根。奇怪,奇怪,真奇怪!怎么没有听见竹签窃窃私语的争论不休的声音?没时间想这么多了,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闭上双眼,将细长的手指伸进去,抽出一根竹签,“摩尔曼斯!”
                                              我的耳朵没问题吧,我和娜尔一个学院,太棒了!
                                              虽然我分院的时间有些长,但并没有因此尴尬,分院还在继续。
                                              “法尔塔·埃里森·塔西亚”
                                              呃,是个男孩,一个外貌很独特的男孩,他是我见到的第一个银发的男生,也是我第一个见到红眸的男生,电影中的吸血鬼有些就是银发红眸呢!
                                              “叶卡捷琳!”
                                              “塔利亚·格拉维提!”

                                              念到塔利亚的名字了,只见塔利亚不紧不慢的走了上去,不慌不忙地抽了一根,那根竹签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下,脱口而出:“伊尔库茨!”
                                              “本森·戴维!”

                                              是那个撞到我的男生,他的手刚碰到那只竹签,那只竹签就以高分贝的声音叫道:“摩尔曼斯!”
                                              接下来又分了十几个学生,不过那都不重要,跟我没什么干系。
                                              “新生们,请注意,这里是科多斯瑞兹,它和英国的霍格沃茨,斯堪的纳维亚的德姆斯特朗,法国的布斯巴顿,日本的魔法所,非洲乌干达的月亮山上的瓦加度,巴西的卡斯特罗布舍 ,美国的伊尔弗莫尼是一样的。”原来那个红发女教授是我们的校长啊,她一口气说完那段话,喘了几口粗气,又接着说了起来:“在这里,也有森严的校规需要遵守执行,废话不多说,你们现在可以跟着级长回宿舍了。哦,对了,校规和课程只要对竹签施一个显现咒,看完校规再施一个切换咒就有课程显现了!”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6楼2020-08-25 09:54
                                                @雨戈薇 @莱斯特兰奇小姐 @赵廷美🎵
                                                26楼是否存活


                                                回复
                                                27楼2020-08-25 10:00
                                                  dd


                                                  回复
                                                  28楼2020-08-25 12:04
                                                    来了,存活


                                                    收起回复
                                                    30楼2020-08-25 17:01
                                                      8.
                                                      “天呐,蓓拉!”娜尔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看着她略带惊喜的脸,我不知道她到底发现了什么,:“魔法真有趣!”
                                                      我这才缓过神来,通过油画走廊后就是我们的宿舍。红木地板,粉白的墙壁,一张张红色绒毛的双人床。
                                                      “我睡下铺!”我和娜尔放下行李袋,娜尔抢先说。
                                                      我拉开行李袋的拉链,拿出几本书摆在我们双人床旁的书架上,摇头道:“我不跟你抢,你睡下铺,我睡上铺。上铺干净还安静,多好。”说着,我又拿出几本书摆在书架上。
                                                      “不过,这个书架的话,上面三层给你放东西,下面三层给我放。”我调皮地眨了眨眼,对娜尔提出条件。
                                                      “蓓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书要放上面?那么高我够得到吗?”
                                                      “因为你比我高啊!”
                                                      “你给我站住!”
                                                      ……
                                                      星月很淡,那薄薄的光芒透着一种娇羞的涩感,即美又朦胧。风,夏末日里的风,肆意的舒卷着腰身,挥舞着衣袖,带着泥土的腥味,混杂着翠嫩的花草的气息,温和的让人舒懒和困倦,但却又没有那种丝毫让人感到疲累的意境。毕竟,如此娇贵美艳的春的夜晚,人生怕也不是能多经历几回的,所以更不敢冒昧的说些有失风雅的话来扫自己的兴味。


                                                      你静静地躺在我面前。
                                                      你的眼泪对我毫无意义。
                                                      狂风冲着窗户咆哮。
                                                      你从没给过我的爱,我给了你。
                                                      真的不配得到它,但你现在什么也不能做。
                                                      就这样在你仅有的关于我的回忆里睡去吧,我最亲爱的妈妈。
                                                      献上这首摇篮曲来让你瞑目,永别了。
                                                      你正是我一直无视的人。
                                                      我还不至于伤心到为你流泪。
                                                      献上这首摇篮曲来让你瞑目,
                                                      永别了。永别了。永别了。
                                                      那么的微不足道,
                                                      是在我灵魂的最深处沉睡着?
                                                      还是你把它藏了起来?
                                                      已经失落在沟渠里了?
                                                      或者高高地飘飞在云层之中?
                                                      也许没有我你活得比较幸福吧。
                                                      那么多种子播在田野里,
                                                      如果我死了,谁又会在你的祝福下茁壮成长?
                                                      我绝不会感到一丝哀伤,你不会听到我说声抱歉。
                                                      光在哪里呢?
                                                      不知道它是否躲在哪里流泪呢?


                                                      “不要再唱了!”我吓出一身冷汗,从床上一跃而起,:“还好,还好,都是梦!”我拍拍自己的胸脯,重新躺下去,娜尔还在睡,幸好没吵醒她。
                                                      我又昏昏沉沉地睡了下去。
                                                      不知道又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调皮的阳光就爬上了窗户,从两页窗帘的间隙中悄悄地溜进来,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暖暖地,痒痒地。
                                                      “哦不!娜尔!娜尔!你快醒醒!快醒醒!”我快速下楼梯来到下铺,娜尔还在熟睡之中,我看她那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吵醒,但是,我望着竹签上还有10分钟左右就要上今天的第一节魔药课,还是开始催促起来。
                                                      “别烦我!”娜尔又翻了个身,迷糊不清地说。
                                                      “已经迟到了!”我只好撒出杀手锏,编个谎言,吓吓娜尔。


                                                      回复
                                                      31楼2020-08-26 21:53
                                                        10.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墙壁上的魔法挂钟,嘀嗒,嘀嗒,时间就像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一样,慢慢地挪移着步子。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节魔药课,我不跟你们讲什么配方,不和你们讲药水,我们就来好好了解一下彼此。”教授拍着手,大声地说:“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原名叫杰拉维亚·斯基特·麦克,现在名叫杰拉维亚·斯基特·山姆,是你们一年级的魔药教授,你们可以叫我斯基特教授,今年30岁,我毕业于摩尔曼斯院。好了,我的介绍完毕,新生们,该轮到你们了!”
                                                        说着,她走到了第一个女生面前,道:“就从你开始吧!”
                                                        “我叫本惠子·平川,来自伊尔库茨,今年12岁。”
                                                        发言的是一个女孩子,她的外貌很特别。不能称得上是白皙的皮肤,黑色的长直发齐腰,当她转过头来时,脸上嵌着一双宝石般的黑色眼睛,她没有高挺的鼻梁,但是整个外貌都透出浓浓的东方气质,从她的名字来说,她应该是日本人却又移居到俄罗斯,她很爽朗呢。
                                                        “哎呦!”本惠子坐下后,准备站起身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若不是他说明自己的年龄,我还以为他已经17岁了,“我……我的名字……是……是克莱恩·格特尔,今……今年12岁,是摩尔曼斯院的一名新生。”
                                                        我轻轻笑了笑,第一次见身型高大,却如此怕生的男生。
                                                        “哈哈哈!这个男生就是个胆小鬼!”是一个尖利的声音,一个男生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对呀对呀!”又有两个声音附和着,虽然含糊不清,但是那句话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个女声,这让我很不舒服。
                                                        又依次过了几个同学,终于轮到我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微微欠身,面带微笑说:“大家好,我叫蓓拉·琼·卡兰德,是摩尔曼斯院的新生,今年十二岁,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说完之后我便坐了下去。
                                                        这一节魔药课就这么过去了,刚一下课,我便朝塔利亚走去,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
                                                        “利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满脸的疑惑
                                                        塔利亚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了脸颊,才道:“蓓拉,娜尔,我就是无聊,想让你俩陪我聊聊天。
                                                        “呃……”我满脸黑线,娜尔也同样。
                                                        “我跟你们说啊,我们的级长也姓卡兰德呢!蓓拉,和你一个姓!”塔利亚故作神秘地说。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我狐疑地问,
                                                        “是真的,他和你一样,也有着棕褐色头发,绿色的眼睛。”见我不信,塔利亚又进一步开始详细的描述。
                                                        “快带我去看看,还有二十分钟才上课呢!”
                                                        “走吧!”
                                                        来到伊尔库茨的级长办公室,原来伊尔库茨的公共休息室在天上的一朵云上,她们是用一把钥匙开一扇门,直接传送的。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3楼2020-08-29 21:10
                                                          dd


                                                          回复
                                                          34楼2020-09-06 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