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懒吧 关注:6,235贴子:40,192
  • 30回复贴,共1
开个文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8-15 13:49
    节气敛纠、王珲720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开学当天晚上就是开班会,一个班四五十人,教室里一片吵闹,都是新同学间互相自我介绍,拉拉关系什么的。懒羊羊和室友到教室的时候辅导员还没来,四人找个位置坐在一排,不过自从她们一进教室班级同学就时不时的看向她们,有同学窃窃私语,“那个女生好漂亮。”当然,指的是美羊羊,部分男生和女生偷偷看向美羊羊,小声谈论道:“挺有气质的。”

      “她身边的男生也很漂亮啊!我喜欢这种长相,很清秀,又觉得可爱又觉得酷,看着平易近人。”也有另一种声音是夸懒羊羊的。就在她们讨论谁更好看的时候,教室里又进来了一行人,为首的男生精致的颜值立刻就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此时教室瞬间安静了片刻,喜羊羊悠闲自得的走到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后面的三个男生也都在旁边坐了下来,同学们又开始进入了哗然一片,“那个男生也太帅了吧!”
      “这届校草预定。”
      “这颜值,为我们系争光了。”
      “你们没逛论坛吗?这不就是是今天屠了论坛的帅哥。”
      同学们一听屠了论坛的,赶紧打开手机看,“天哪!真的哎!我发现真人更帅怎么办?”
      “太幸运了吧!跟下一届校草一个班。”
      奔羊羊看着美羊羊呆呆的对懒羊羊说:“懒羊羊,我可能要移情别恋了,我对不起你青梅。”
      “……”懒羊羊无语,嘴里嘟哝着:“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
    喜羊羊旁边的男生甲,看到同学们时不时的看向他们这边,不解的说道:“同学们是被我们的颜值惊呆了吗?”另一个男生乙听到后就“呵呵”笑了一声,调侃道:“你确定她们是在看我们?”
      还有一个男生沸羊羊,仿佛看穿了一样:“他们应该看出来了,他就是屠了论坛的那个。”
      于是,三个男生一致看向喜羊羊,好像在看一个“罪人”。喜羊羊一脸不在意的说道:“长得帅怪我咯!”
      “……”虽然这话本质来说也没错,但是听起来怎么那么不爽呢。
      这时,辅导员一脸喜气洋洋的进了教室,一扫班级里的学生,不过带着“慈父”的目光是怎么回事?辅导员热情的打招呼,“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辅导员,我姓孟。”虽然下面一片鸦雀无声不过辅导员也没受什么影响,继续说着:“我们即将一起度过大学四年的时光,希望能够与你们好好相处。”下面还是没有声音,不过辅导员已经习惯了,她们不是文静,只是单纯的懒得理你而已。
      “我们班有谁想做班长吗?”辅导员问道,见没人说话,又接着说道:“懒羊羊同学是谁?可以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吗?”
      同学们面面相觑,都在想这人是谁。懒羊羊咯噔一下站了起来,“是我。”一下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同学们齐刷刷的看向他。
      辅导员看到一脸欣慰的说:“不错,入学成绩伤害榜在我们班排名是第一,你做班长可以吗?”同学们听到班级第一瞬间惊讶,看向懒羊羊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赞叹,这么酷的帅子成绩这么好的吗?老天似乎有点不公,一直低头看手机的喜羊羊也抬了抬眼皮子。
      懒羊羊犹豫了一下,说:“可以啊。”
      辅导员笑了笑,似乎觉得有趣,“好,那就你当了。”
      接着,辅导员让同学们加了班级群,嘱咐了几句就走了,班级里又开始嘈杂一片。
      “哎?有人发现了吗?班长是不是论坛上和那个孟美女走一起的小哥哥。”有同学在下面小声讨论。
      还有同学找到了原贴,“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就是他。”
      “不是吧!班长女朋友这么美的吗?”
      “关键人家长得也好看,颜值上还是挺配的。”
      同学们在下面嘀咕着。
      喜羊羊旁边的沸羊羊逛着论坛,正好翻到懒羊羊和孟梦蕊的照片,“是他呀,还真的是,班长有女朋友了。”
      斯年调侃道:“人家有没有女朋友也轮不到你啊!”
      奔羊羊也听到了同学们讨论懒羊羊的八卦,他知道情况,看到她们瞎讨论就觉得心里痒痒的,特别想“爆真料”,靠近懒羊羊说道,“要我帮你澄清吗?”
      “行,你说呗。”懒羊羊也对这些风言风语表示无奈。
      奔羊羊叫了叫前桌同学,跟他说了一些悄悄话,然后前桌同学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还做了OK的手势,接着,前桌同学突然放大声音,“原来班长没有男朋友啊?”
      奔羊羊跟着演,也故意放大所以声音,生怕别人听不见,“对啊!班长是单身,那个女生只是朋友,今天还和我们一起吃饭呢!”
      同学们一听就知道是自己误会了。
      “哦~原来是朋友啊~还以为女朋友呢!”
      斯年说:“还真的没有女朋友啊~”
      沸羊羊说:“就算有也不会是你。”
      “……”这小伙还挺记仇。
      突然打铃了,晚自习下课了,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回去了。
      美羊羊对宿舍其他三人说:“我有事,先走一步。”
      “好的,你去吧。”三人都点头答应着。
      奔羊羊刚走出门外,就激动地对懒羊羊说:“懒羊羊,你入学成绩班级第一,这么牛逼的吗?看不出来啊!”
      “我也是刚知道,但是你今天见的……”
      “懒羊羊懒羊羊!你看那边!”懒羊羊突然被正在摇晃着他手臂的奔羊羊打断,朝他指的方向望去,看见薛梦正在和他们班的喜羊羊说话,而那个女生就是奔羊羊说的移情别恋的对象,美羊羊。
      这边喜羊羊刚要和室友回去就被美羊羊堵住了去路,喜羊羊室友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互相使使眼色,很有眼力见的走了,走之前还拍了拍喜羊羊肩膀,用眼神示意要他抓住机会,被喜羊羊一个白眼翻过去了,喜羊羊撇了撇堵住他的薛梦,正打算无视她,美羊羊开口:“和厦集团小少爷,我认识你。”
      喜羊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不认识你。”
      美羊羊没有生气,只笑笑说:“我们两家公司有合作。”
      “和我们家有合作的多了去了,我需要一个个去认识?”和厦集团不管是势力还是财力在Z市都是数一数二的,和多家公司有过合作,而喜羊羊作为喜家受宠的小少爷,业界很多人都认识,身边也不缺富家千金这类的追求者,毕竟有些是看脸的,有些是看重背景的,而喜羊羊从来不想认识一些不相干的人,还跟他说公司合作?公司合作你找我说干嘛?我管公司吗?
      美羊羊虽然内心有点不爽,但是表面上还是保持淑女形象:“不认识没关系,毕竟来日方长,总会认识的。”
      喜羊羊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啊,我没空。”说完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美羊羊努力让自己保持情绪,听说喜家小少爷嘴毒,但真正见识到了还真是不一般,不过她有耐心。
      远处的奔羊羊懒羊羊小刀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奔羊羊似是不解地说道:“他们俩是认识吗?”
      “我怎么知道?走吧,别管了。”便拉着奔羊羊小刀回宿舍了。
      等到晚上宿舍四人都洗漱完的时候,奔羊羊似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对小刀说:“小刀,今晚回来的时候看见美羊羊和我们班那个帅哥说话,他们认识吗?”
      小刀也大方的回答:“哦,你说喜羊羊啊,认识啊,怎么了?”
      奔羊羊表示服气,“好,那我知道了,一天见两个美女都是别人的。”
      “她和喜羊羊交情也不是很深,只不过两家公司有合作。”小刀说道。
      “这一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都是开公司的,而且还有合作,根据言情小说套路,商业联姻,情投意合,那他们还真是郎才女貌了。”一边抹护肤品一边说着。
      小刀笑了笑,“你想多了,他们现在主攻学业,哪有时间想这些。”
      奔羊羊敷衍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我们明天军训,大家准备好防晒了吗?”
      “我都放弃了,一流汗肯定花。”懒羊羊说。
      “我对这个无所谓,黑就黑吧,反正也没多白。”奔羊羊说。
      小刀笑说:“哈哈我要涂,就算没作用也有心理作用。”
      宿舍熄灯后,奔羊羊在床上给孟梦蕊发了条消息: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监视懒羊羊吗?还是为了自己好监视?还是为了让他吃醋?
      奔羊羊说话比较喜欢直接一点。
      孟梦蕊:没什么目的。
      奔羊羊在心里呵呵了两声,我信吗?想了想,发了条消息过去:如果要我监视懒羊羊的话,这是陷我于不义之地。
      见孟梦蕊没回,于是又发:你是想让我为你牵红线?如果懒羊羊也对你有意思我很情愿当这个月老。
      孟梦蕊:懒羊羊对我有没有意思我自己知道,留个联系方式只是方便一点。
      奔羊羊看了,还没来得及回,就看到顾时睿又发了一条:洗洗睡吧。
      奔羊羊翻了个白眼就倒身睡了。
      第二天早晨,烈日当空,大一新生统一服装,在操场上集合军训,教官二十出头,五官端正,皮肤黝黑,看起来比较威严,用着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接下来两个星期由我带领大家进行军训练习,有同学不要无缘无故缺席,除非特殊情况,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又拿起点名表说:“接下来,我们进行点名。”


    回复
    3楼2020-08-15 13:54
        第二天早晨,烈日当空,大一新生统一服装,在操场上集合军训,教官二十出头,五官端正,皮肤黝黑,看起来比较威严,用着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接下来两个星期由我带领大家进行军训练习,有同学不要无缘无故缺席,除非特殊情况,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又拿起点名表说:“接下来,我们进行点名。”

        “懒羊羊!”
        “到。”
        “喜羊羊!”
        “……”
        “喜羊羊!喜羊羊?第一次就不来?什么意思啊?”
        “报告教官,喜羊羊他生病了,在医务室。”说话的是喜羊羊室友沸羊羊。
        “刚来学校第二天就生病?还正好是第一次军训的时候,糊弄谁呢?”教官明显不相信,问道:“你们班班长谁啊?”
        懒羊羊向前一步:“我。”
        教官看了看她,知道是刚刚点过名的,对他说,“你去医务室看看他在不在,在的话找医生签个假条给我。”
        “好。”懒羊羊答应着,一转头脸色就变了,心里想着,当个班长真麻烦。
        到了医务室,懒羊羊四处张望,虽然就见过一次,但是喜羊羊的脸他是能记住的,毕竟那么出众。
        “你是在找我吗?”后面突然传来声音,懒羊羊下意识的转头,看到喜羊羊正悠闲自若在门上靠着,怎么看都不像是生病的人啊!
        懒羊羊看着他,“教官让我看你在不在医务室,”又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既然在,那就好说了,你是哪个医生看的,去找他签个假条,不过如果你没什么病的话就直接去训练。”
        “你看我像没病的样子吗?”喜羊羊微眯着眼。
        懒羊羊无语,这像有病的样子吗?不过嘴上却说:“有病就去治啊!医生呢,我还要拿假条回去交差呢!”
        喜羊羊原地不动,笑了笑说:“医生治不好我的病。”
        懒羊羊心里可是一点耐心都没了,你是得绝症了吗?刚想怼他,他却向前一步,脸部向他靠近,用着一种撩人的声音说:“得的是相思病,你猜我思谁?”有一种暧昧的气息弥漫在俩人之间,不过很快就被懒羊羊打破了。
        懒羊羊一脸嫌弃的推开他:“思你妹!”
        喜羊羊继续调侃:“你想当我妹?”
        懒羊羊内心一百个卧槽!这人有病吧,“你能不能正常点?当你妹?你配吗?”
        喜羊羊有点懵,这嘴叭叭的还真能说,意识到懒羊羊生气了,突然正经起来,“班长,刚刚开个玩笑!别生气。”
        “生气?”懒羊羊反问道,又继续摇摇头,“不值得,你太高估自己了。”
        喜羊羊突然拉着懒羊羊走出了医务室,懒羊羊一把甩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没病,走吧,回去训练。”喜羊羊说。
        懒羊羊突然觉得这人变化怎么那么快,真是戏精,到操场的时候大家已经训练有一段时间了,懒羊羊走到教官面前说道,“喜羊羊在医务室,不过已经没事了。”
        “入列吧。”教官说道。
        懒羊羊入列之后,旁边的奔羊羊看了看懒羊羊:“懒羊羊,你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懒羊羊说:“没事。”
        喜羊羊向教官解释:“报告教官,病已经好了,可以训练。”
        “入列。”教官没有多说什么。
        “是。”喜羊羊也入列。
        沸羊羊看了看喜羊羊,小声地说道,“怎么样?这次感谢我吧。”
        喜羊羊朝懒羊羊的方向瞥了一下,“感谢。”
        喜羊羊原来只是在宿舍赖床,根本没有在医务室,直到沸羊羊打电话给他把他吵醒,说自己骗教官他在医务室,告诉他班长去医务室找他了,然后喜羊羊才从床上跳起来,赶紧收拾东西去医务室,正好医务室离他们宿舍很近,前一脚懒羊羊刚到,他也就到了,他本来只是想跟懒羊羊开个玩笑,结果谁知道还把人惹毛了,喜羊羊也不知道怎么跟他道歉,况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能默默不说话了。
        教官训练的不算太严,每次都会在同学们很累的时候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喜羊羊的事导致懒羊羊一上午都没有好心情,而喜羊羊也因为惹懒羊羊生气而烦躁,俩人都心知肚明,但谁也没有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也再没有说过话。
         军训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半时间,正值下午,太阳在天空猛烈的照着,懒羊羊和奔羊羊在大树下阴凉处休息,都在擦拭着脸上到脖子处的汗,奔羊羊突然看到不远处正在给班级同学分水的喜羊羊,又看向懒羊羊,用眼神示意喜羊羊那边,“你要水吗?我去给你拿一瓶。”
        懒羊羊看向喜羊羊的方向,又扭过头,“我不要,你去拿自己喝吧!”
        “行吧,”奔羊羊站了起来,“我去拿了,反正不要白不要。”
        懒羊羊又看了看喜羊羊的方向,这人和那天耍流氓的是同一个人吗?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他不给眼神,他也没反应。
        “想什么呢?”走神的懒羊羊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思绪,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侧的 军训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半时间,正值下午,太阳在天空猛烈的照着,懒羊羊和奔羊羊在大树下阴凉处休息,都在擦拭着脸上到脖子处的汗,奔羊羊突然看到不远处正在给班级同学分水的喜羊羊,又看向懒羊羊,用眼神示意喜羊羊那边,“你要水吗?我去给你拿一瓶。”
        懒羊羊看向喜羊羊的方向,又扭过头,“我不要,你去拿自己喝吧!”
        “行吧,”奔羊羊站了起来,“我去拿了,反正不要白不要。”
        懒羊羊又看了看喜羊羊的方向,这人和那天耍流氓的是同一个人吗?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他不给眼神,他也没反应。
        “想什么呢?”走神的懒羊羊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思绪,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侧的孟梦蕊。
        孟梦蕊递给他一瓶水,懒羊羊坐着接过,“专门来给我送水?”
        “不然我是来给你送温暖的吗?”
        懒羊羊笑了笑,突然有种烟消云散的感觉。
        不远处的奔羊羊和喜羊羊刚向这边看的时候就目睹了全过程,又看到了这一画面,树下站着的女生嘴角含笑,坐在她面前的男生眉眼可爱至极,看向对方,仿佛一幅画。
        奔羊羊一时看怔了,突然反应过来,“我靠!怪不得不要我拿水呢?原来有小青梅送啊,真是闪瞎我的狗眼。”
        喜羊羊看着他们,眉眼微皱,听到奔羊羊的话缓缓开口,“小青梅?”
        “呃……,我也不清楚。”说完奔羊羊就匆匆地走了,别人的事情他不好多说。
        “听说你当了班长?恭喜你”孟梦蕊一脸欣慰的望着他。
        “你怎么知道?”懒羊羊有点惊讶,这听说是听谁说的?又顿时想到了孟梦蕊有奔羊羊微信,“奔羊羊跟你说的?他不会是你派来的间谍吧。”
        孟梦蕊笑了笑,“他发的朋友圈,还发了你的照片,不是专门跟我汇报的。”
        “哦哦!”懒羊羊突然想起来,奔羊羊当初在他的允许下发了条朋友圈:我觉得我这个班级第一兼班长的室友长得有点好看。配上了他的照片,照片是奔羊羊自己照的,虽然是侧颜,不过照的还不错。
        “我们班集合了,我走了。”孟梦蕊看了看自己班级的方向。
        “怎么我刚来就要走啊!”奔羊羊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孟梦蕊说的这句,于是调侃道。
        孟梦蕊没理他,直接走了。
        “卧槽这是翻脸不认人啊!”奔羊羊气愤着,当初加微信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懒羊羊在旁边只觉得好笑,“没事,等到下次你拽着她不让她走就行了。”
        “我可干不出那种事,毕竟我也是要矜持一点的。”奔羊羊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要矜持一点。
        懒羊羊笑道,“我可看不出你矜持在哪?”
        教官突然吹哨,又要集合了,奔羊羊把坐着的懒羊羊一把拉起,“走吧!”
        让懒羊羊奇怪的是,他发现他走向班级的时候就觉得喜羊羊一直盯着他,总感觉要把他盯出个孔来,他尽可能的避开他的目光,入列之后,懒羊羊看往侧边看的时候,隐约感觉得到斜后方向的目光,看的他浑身不自在,喜羊羊在懒羊羊后两排斜着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懒羊羊的侧脸,不过正式训练的时候喜羊羊也就没再盯了。
        不过懒羊羊真的很懵逼,这几天俩人也没交集了,他那样盯着自己是什么意思?喜欢自己这一念头第一时间就扼杀在了摇篮里,就凭第一次接触,不可能的。
        等到晚饭时间,要解散了,教官又宣布晚上还要来集合,同学们一片狼嚎,一百个不情愿,不过教官说不是训练,是娱乐活动,玩玩游戏,和其他班拉拉歌,同学们才兴奋起来,等到宣布解散,也都乱哄哄的走了。


      回复
      4楼2020-08-15 13:56
        说明一下,更文的人不是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8-15 13:58
            等到晚饭时间,要解散了,教官又宣布晚上还要来集合,同学们一片狼嚎,一百个不情愿,不过教官说不是训练,是娱乐活动,玩玩游戏,和其他班拉拉歌,同学们才兴奋起来,等到宣布解散,也都乱哄哄的走了。

            “懒羊羊,我们今晚去外面吃吧!听说外面有一条小吃街都是美食。”奔羊羊小跑到懒羊羊身边,拉着他的手臂请求道。
            “那他呢?都去吗?”懒羊羊指的自然小刀和戈镇,虽然和他们不太熟,但是毕竟是一个宿舍的,吃饭大多数是一起吃,小刀平时不怎么说话,戈镇绅士风范,谈吐气质不一般,所以四人在一起时都是懒羊羊和奔羊羊在叽里呱啦的说话。不过碍于一个宿舍的,还是一起最好,不然有点尴尬。
            “他们俩我都问过了,都说不去。”戈镇一看就不是会去吃路边摊的人,小刀是不想去,就喜欢安安静静的吃食堂,而且奔羊羊也知道懒羊羊肯定会去。
            “好吧,那我们去。”
            虽然是晚上,但是小吃街还是热闹非凡,各种各样的小吃,看得人眼花缭乱,懒羊羊和奔羊羊穿梭在人群中,闻着扑鼻而来的香味,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
            “我想吃烧烤,烤肉烤鱿鱼。”懒羊羊说。
            “巧了,我也想吃。”奔羊羊兴奋着,“那边有烧烤,旁边还有桌子,我们可以坐着吃。”奔羊羊拉着懒羊羊在熙熙攘攘的羊群中艰难地挤到了烧烤摊。懒羊羊看着这些烤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看到肉就拿,烤肉,烤鱿鱼,烤土豆……,奔羊羊也丝毫不逊色,一抓一大把。
            最后,他们看着面前满桌的烧烤,迫不及待地拿起就吃,懒羊羊看了看奔羊羊面前的烧烤,边吃边嘴角嘟囔着,“你能吃完吗?点这么多?”
            奔羊羊嘴也没停,“你点的就少啦?我们点的不是差不多嘛!”
            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懒羊羊就是觉得奔羊羊点的比他还多。他们俩吃的可谓是毫无形象,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酣畅淋漓……
            路过的喜羊羊和沸羊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沸羊羊看了看他们,有点不忍直视的感觉,“喜羊羊,那是我们班班长吧……”沸羊羊心想,果然真的不能看外表,吃相和外表形象和真是天差地别,还有他身边的男生也是,好像是逃了饥荒回来的……
            “哎,你干嘛?”沸羊羊发现喜羊羊突然向班长的方向走去,赶紧拉着他,“你不会要上去打招呼吧,得了吧,他们会尴尬的。”
            “尴尬什么啊?”喜羊羊没听他的,继续向前走去,沸羊羊在后面急的又不好说,只好跟着他走去,喜羊羊慢悠悠地走到了他们桌前,双手插兜,静静地看着懒羊羊。
            懒羊羊和奔羊羊突然发现面前有一道阴影,于是下意识的抬头看,沸羊羊这时也跟上了喜羊羊走到了他们桌前,只觉得有点尴尬,于是尴尬的打招呼,“hello,班长,”又转头看向奔羊羊,“hello!”
            这画面是有点尴尬,俩人都是满嘴的油,嘴里塞的鼓鼓的,手上还有半块没啃完的肉,奔羊羊看清是谁整个人呆了,觉得嘴里的烧烤突然不香了,赶紧把嘴里的肉使劲咽下去,努力挤出笑容,“你们好!”
            懒羊羊相比起他反应倒没那么大,只是有点惊讶,没想过会在这样一种情景下见到,一边慢慢地嚼着肉一边看着喜羊羊,因为喜羊羊一直在看自己,懒羊羊有点搞不懂,而且他也不太喜欢被人占据主动性,于是他就看回去,想试试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旁边的两个人就尴尬了,奔羊羊本来苦恼着在别人面前丢人了,形象毁了,可是发现人家根本没有关注自己,一直盯着懒羊羊的方向,又转头看了看懒羊羊,卧槽!这俩人眼神交锋,有一种电闪雷鸣的感觉怎么回事?虽然懒羊羊表面上很平静,不过能感受得到他眼神底下似乎有种暗潮汹涌,这什么情况?他错过了什么?都是拥有超能力的人,懒羊羊一点也不逊色,他自信严肃的和他四目相对。
            此时,奔羊羊和沸羊羊对他们俩非常不满!心里都在嘀咕着:你们俩眼神交锋尴尬的是我们好吗?
            沸羊羊奔羊羊刚想打破这尴尬的场面,懒羊羊突然面无表情的开口,“看够了没有?”
            “没有。”喜羊羊没想到懒羊羊跟自己杠上了,不过既然杠上了,就这样玩下去吧,还挺有意思的。
            “你们俩什么情况?”奔羊羊脱口而出。
            懒羊羊呵呵,“我要是知道什么情况我还跟他在这耗?”又看向喜羊羊,“我也想问,你什么情况?我们也没有到见面就要打招呼的交情吧。”
            “你不认识我吗?”喜羊羊缓缓开口。
            “认识啊!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怎么会不认识呢?”懒羊羊皮笑肉不笑,这问的不是废话吗?光是睡觉和医务室那次还不够认识吗?
            喜羊羊没说话,奔羊羊赶紧缓和气氛,“对啊!开学当晚,你一到教室没看见同学们都炸锅了吗?我和懒羊羊都觉得你超帅。”
            懒羊羊对奔羊羊的话表示无语,“我什么时候觉得他超帅了?”
            “你刚刚不是说印象深刻吗?”奔羊羊一脸无辜状。
            “……”懒羊羊无语,我说的印象深刻又不是开学当晚,而且哪里是觉得他超帅了?又没法解释,只得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喜羊羊自然知道懒羊羊说的是什么,看着懒羊羊没法解释的样子想笑,突然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拿着纸巾的手朝懒羊羊嘴角靠过去,懒羊羊突然往后一斜,“别,我自己来。”
            懒羊羊接过喜羊羊手中的纸,“谢谢啊!”懒羊羊吃的满嘴是油也没来得及擦,不过他也都无所谓了,也没值得自己在意形象的人,擦完嘴后,若有所思的看向喜羊羊,“我们交情真的没那么深吧!”
            奔羊羊听到这句话赶紧捏了捏他的大腿,懒羊羊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见他向喜羊羊笑道,“喜羊羊同学怎么会来这?”
            “跟着他来的。”喜羊羊用头指了指沸羊羊。
            沸羊羊笑了笑,“对,听说这里美食挺多的,就拉着他来了。”
            “哦哦,那要不要坐下一起吃,我们点的挺多的,也吃不完。”说完突然意识到桌子上所剩无几的烧烤,呃……
            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沸羊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他发誓,完全没有嘲笑的意思,只觉得挺搞笑的,“没事,你们吃吧!我们去别处吃。”
           奔羊羊尴尬的笑了笑,“好的,”机械般的挥了挥手,“再见。”
            沸羊羊转身对喜羊羊使个眼色,“走啊!”眼神好像在说你再不走我就要撞墙了。
            懒羊羊也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慢走。”
            “下次见。”喜羊羊朝他笑了笑,转身而去,沸羊羊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见个毛,一点都不想见。
            “今晚就可以见。”奔羊羊突然插了一句,不过喜羊羊没听到,是对懒羊羊说的。
            懒羊羊回头,发现奔羊羊正在注视着自己,露出一种八卦的眼神,“老实交代,你和喜羊羊什么情况?”
            “这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跟你说。”懒羊羊拿起烧烤继续吃着,有开个玩笑,“你对喜羊羊有意思吗?”
            “还好吧,帅哥嘛,就是看着赏心悦目而已。”跟着开玩笑的回答,“你放心,如果你和喜羊羊有情况的话我一百个支持,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子不是guy你想多了,那件事我还没跟你说呢!我要说了你就不会这样想了。”懒羊羊边吃边说着,“赶紧吃,剩下的吃完我们就走,晚上还要集合呢!”
            “还早呢!急什么。”奔羊羊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懒羊羊,你和喜羊羊之前认识吗?在大学之前。”
            “怎么可能认识?”懒羊羊觉得奔羊羊这句话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之前听都没听过这人好吗?
            “好吧,那是我想多了,因为我总觉得喜羊羊那眼神好像是以前就认识你一样,不像是认识几天。”奔羊羊每次都凭借他的第五人格感来分析问题,因为他觉得他的第5感很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我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反正我不认识他,”懒羊羊说着,毕竟喜羊羊的行为是很奇怪“如果他再这样的话,我就问问他是不是以前就认识我?”
            “嗯嗯,你可以问问,没准就是一段姻缘。”
            “放屁·你还说!”懒羊羊急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笑道,“吃吧吃吧。”
            懒羊羊和奔羊羊吃完找个地方洗洗干净,就直接去操场了,因为还没有集合,就在操场上悠闲的漫步,操场上同学们都三五成群,欢快声一片,迎着夜晚的微风,更加柔和……


          回复
          6楼2020-08-15 13:59
            百度吞的也太厉害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15 14:01
              “说什么啊?”奔羊羊一脸疑惑。

                懒羊羊灵机一动,“你跟沸羊羊说一声,让他跟我换一下位置。”
                “哟哟哟,想和喜羊羊坐一起啊!”奔羊羊一脸八卦的说道。
                “对对对,就是想坐一起。”懒羊羊对林奔羊羊这一脸八卦表示无语。
                “好嘞!”沸羊羊笑了笑,立马转头喊沸羊羊,“沸羊羊,你过来一下。”
                “我?”沸羊羊一脸懵逼,叫我干嘛?
                “哎呀你过来就是了。”奔羊羊想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
                沸羊羊听了这不容拒绝的语气,老老实实的过去了,懒羊羊已经离开了位置,沸羊羊到奔羊羊旁边后,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干嘛?”
                奔羊羊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空位,“坐这。”
                沸羊羊突然有点害怕,“什么事啊?”
                “你能不能先坐下。”奔羊羊都要无语了。
                沸羊羊紧张兮兮的坐下了,奔羊羊凑过去小声跟他说,“你和懒羊羊先换下位置,别回头,就这样。”
                沸羊羊悬着的心突然放松下来,还以为要跟自己说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样啊?哎,行吧,为他人做嫁衣,沸羊羊点点头,认真回答,“好,我懂。”
                此时,懒羊羊屁颠屁颠地坐到了喜羊羊旁边,一直低头玩手机游戏的喜羊羊意识到了自己身边的人,也没有抬头,“这么迫不及待啊。”
                懒羊羊呵呵,你连头都没抬,怎么知道是我的?
                懒羊羊弯下腰,头凑过去,小声说,“你刚刚是存心的吧,本来我不想跟你计较,但是还是想说清楚。”美羊羊都帮他了,他明明可以不用唱的,结果因为喜羊羊的一句话,虽然他解释了怕抢风头,但是怎么那么不可信呢!
                “你想说清楚什么啊?”喜羊羊突然抬头,面前就是懒羊羊的脸,近在咫尺,喜羊羊说话的气息声都打在了懒羊羊的脸上。
                懒羊羊突然不适应,身体连忙往后一退,脸部向前,坐直了身体,因为是晚上,喜羊羊看不见懒羊羊脸上细微的变化,又低头玩游戏,继续说道,“我不是存心的,想抢风头的不是我,我只是想帮你而已。”无辜的语气,懒羊羊不知道情况的话都觉得他是冤枉的了。
                “那后来美羊羊不是要帮我嘛!你怎么不同意?我可不信你说的抢风头的话。”而且他们俩还认识,认识的话为什么要找他,这一做法让懒羊羊不得不想到他是不是喜欢自己?不过当然不能这么说,万一不是那多尴尬啊!可是万一是他不好意思说也不能吊着人家啊!懒羊羊现在只想问个明白。
                “你看不出来想抢风头的是谁吗?”喜羊羊说道。
                懒羊羊楞了楞,难道他说的是美羊羊吗?意思是美羊羊想抢他的风头?
                “站在我的角度上看,我不在乎抢风头什么的,不过你也不要随便揣测别人。”
                “可是我在乎,我在乎我还不能说话吗?”喜羊羊手上继续着玩游戏的动作,双手在屏幕上挥舞,很熟练的样子。
                懒羊羊被堵的哑口无言,一时说不出话,想了好半天终于开口,“你为什么会替我考虑这个呢?”又顿了顿,鼓足了勇气开口道,“你不会喜欢我吧?”
                喜羊羊玩游戏的手突然停止了动作,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接,看着屏幕上的游戏,直到game over,输了……
                懒羊羊问完就后悔了,看到喜羊羊的反应更想找个洞钻进去,俩人之间的空气都凝固了,懒羊羊只觉得现在尴尬至极。
                没有人注意他们俩人的对话,同学们一起合唱,合唱完向别的班级喊唱,“对面的姑娘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周围的喧闹声与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操场上热闹非凡,歌声不断,单人表演的,一个班级合唱的,两个班级对唱的,喧嚣的夜,寂静的夜……
                喜羊羊缓缓开口,“如果我说喜欢你,会得到什么结果。”
                “……”这是表白吗?还是他逼的表白?虽然是想说清楚,也想过这个答案,但是没想到是真的啊!而且喜羊羊亲口说出来,这也太荒唐了,这才认识几天啊!并且,我们。。。此时懒羊羊大脑飞速运转,应该说什么?
                喜羊羊看懒羊羊这一脸紧张样,有点好笑,“瞧你这点出息,第一次被表白啊?”
                “怎么可能?”懒羊羊连忙否认,以前也是经常被表白的好吗?只是第一次遇到这……男的……,还是第一次让他这么紧张,心跳加速的不受控制,懒羊羊努力保持平静,“我们才认识这么点时间,而且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所以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的话那纯属是因为你的外在,这也不太好吧……”懒羊羊努力的组织语言,心想说的还不错吧,这样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外在还不够吗?如果是因为外在的话不是更牢固吗?”喜羊羊问道。
                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还挺有道理的,呃,不对,懒羊羊摇了摇头,赶紧把这想法从脑袋里摇出去,“所以你是看我的外在?”就相处这几天,他也不了解自己,只能厚着脸皮问了。
                喜羊羊瞥了她一眼,“你有这东西吗?”
                “……”懒羊羊头顶一个暴击,你真的没有因为嘴欠被人打过吗?本少爷以前被表白可都是因为颜值好吗?虽然长得没有你那么大杀四方,但是外在这东西还是有的好吗?
                懒羊羊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上我的,但是还是想说,不要在我身上花时间了,我不喜欢消费别人的热情,因为最终没有结果,这完全是在消耗你的时间。”
                “是因为你的小青梅吗?”喜羊羊静静地看着他,问道,“你喜欢她?”
                “怎么可能?”懒羊羊脱口而出,“我对她绝对的友情。”哎?他怎么知道孟梦蕊的?
                喜羊羊突然笑了笑,“那就没事了,虽然你拒绝了我,不过喜欢你是我的事。”他只要确定懒羊羊不是喜欢孟梦蕊就好了。
                懒羊羊表示心累,自己说了一大堆他完全没听进去啊?懒羊羊急了,“就算是没有结果呢?”
                “会有结果的。”喜羊羊非常自信的说。
                “……”懒羊羊表示无语,你是太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我?
                喜羊羊把手机递到懒羊羊面前,“加我微信。”
                懒羊羊看着屏幕上的二维码发呆,毕竟是同学,不要想多了,呆呆的拿出了手机,扫一扫,点击添加,通过好友验证,一系列步骤下来,懒羊羊才反应过来,不是来说清楚的吗?怎么都加上好友了……
                突然哨声想起,教官喊道,“解散了~大家都回去吧~”
                没想到这么快就解散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回去洗洗睡吧!”喜羊羊拍了拍懒羊羊的肩,“再见。”
                懒羊羊还没回过神来,奔羊羊已经走到了她的旁边,“怎么样?说什么了?”
                懒羊羊晃了晃手上的手机,“加上微信了。”
                “我去你这什么速度啊!”奔羊羊惊讶道,“你不是说清楚的吗?”
                “呵呵!我的错,我脑子糊涂了。”懒羊羊都要自闭了。
                “这不挺好的吗?”
                “哎,你不懂,走吧,回去洗洗睡吧~”
                晚上,男生宿舍。
                “懒羊羊,你和喜羊羊认识吗?”戈镇装作不经意的说。
                懒羊羊没想到戈镇会问他这个,还楞了一下。
                “你们俩看起来有点熟。”戈镇说。
                “你怎么看出来熟的?”难道看到他们俩坐在一起说话了?那件事他也不可能说出来,“就是正常同学关系而已。”
                “戈镇,你和喜羊羊熟吗?”奔羊羊突然开口,按戈镇上次那种语气说的认识,那今晚喜羊羊对懒羊羊的态度有点奇怪啊!
                “我都说了,只是认识而已。”戈镇也没有继续这话题。
                奔羊羊也没有接着说,不知道戈镇是不是怪自己多管闲事了,他本来也没想问,只是戈镇问了懒羊羊,奔羊羊认为戈镇这么问是因为今晚唱歌的事情,但是懒羊羊一看就不熟啊!只是喜羊羊单方面的,所以就脱口而出问他了,毕竟他是真的对这个产生了疑问。
                懒羊羊不知道戈镇和喜羊羊之前就认识,大家都不知道,知道的还以为喜羊羊是交际花呢


              回复
              9楼2020-08-15 14:0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15 17:35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15 20:10
                    dd好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8-15 22:34
                        自从那件事之后,直到军训结束,喜羊羊和懒羊羊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本来懒羊羊还怕尴尬,但是看到喜羊羊看到他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也没有主动找他,也就当这事过去了。
                        中午,男生寝室。
                        “军训终于结束了,我们出去high吧!反正今天下午也没课。”奔羊羊兴奋地提议。
                        “我随便,你想去哪high?”懒羊羊说。
                        “先去网吧,再看电影,晚上再去唱歌。”奔羊羊规划着,又看向戈镇和小刀,“你们去吗?”
                        “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戈镇微笑回答。
                        小刀也拒绝道,“我也不想去,太累了,想休息。”
                        “行,”奔羊羊又转头跟懒羊羊说,“那我们去吧。”
                        “OKOK。”懒羊羊答应着。
                        娱卒门口。
                        “你怎么来了。”喜羊羊看着靠在跑车前的尹何辰。
                        “你不是军训结束了吗?老爷子让我接你回去啊!”尹何辰说。【喜羊羊表弟】
                        “我不想回去。”喜羊羊说。
                        “老爷子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不想去也得去!”尹何辰气愤着,这小魔王还真的是任性。
                        “你等会,”喜羊羊说着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尹何辰奇怪,他又要干嘛?
                        电话接通,喜羊羊说,“外公,是我。”
                        “哎呀,小喜啊!回来吃个饭啊!我让小辰去接你了。”电话里传来慈祥的声音。
                        “外公,我有点累,下午想睡一觉,不想回去了。”
                        旁边的尹何辰目瞪口呆,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累?你也太会装了!
                        “这样啊!那行吧,你好好休息。”电话里传来声音。
                        “嗯嗯。”喜羊羊和外公又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转头冲尹何辰嘚瑟地笑了笑,“可以不用回去了。”
                        尹何辰觉得他现在的表情很欠揍,“你真行。”
                        喜羊羊走进尹何辰的跑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走吧。”
                        尹何辰一脸懵逼,“你干嘛?”走?这小魔王又要给他整什么幺蛾子。
                        “你今天应该很闲,去老地方。”喜羊羊开口。
                        “你怎么知道我很闲,莫非。。。”尹何辰一边上车一边开口。
                        “猜的。”喜羊羊说。
                        “……”尹何辰想爆粗口。
                        懒羊羊和奔羊羊收拾好就出校门了,懒羊羊穿了休闲套装,奔羊羊是乞丐服,他们先去了百货之心,商场里琳琅满目的食物看得人眼花缭乱,懒羊羊最爱,就算不买也喜欢看,而且刚开学也没什么好买的,他们就在商场里吃吃喝喝,转转网吧,看了个电影。
                        天色渐晚,懒羊羊和奔羊羊在一家餐厅吃饭。
                        “我看看哪里的酒吧比较好?”奔羊羊在手机上搜着,看了一会儿,“有个酒吧叫free,好像是刚开的,但现在网上很有名,好多人发,而且环境不错。”
                        “好,我都行。”懒羊羊说。
                        free酒吧。
                        耀眼的灯光,劲爆的音乐,扑朔迷离的人群。
                        喜羊羊和尹何辰在二楼一个空旷的隔间打桌球,喜羊羊调整姿势握好球杆,以目标球侧面不到一个球的地方为瞄准点,对着本球撞击,本球进洞,完美。
                        “我现在就应该拍个照发给老爷子。”尹何辰放下球杆调侃道。
                        “那我就说是你非要带我来的。”喜羊羊继续瞄准球,无所谓的说。
                        “你……”尹何辰气愤着,你这耍无赖还真有的一套,好,斗不过你。
                        “就是你带我来的啊!”喜羊羊一脸无辜的说,本来想去的老地方是一个清吧,那里比较安静,结果尹何辰把自己带到这地方来,感觉太吵了,他玩桌球不喜欢这么吵的地方。
                        “这酒吧是我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新开的,我来支持一下。”尹何辰解释。


                      回复
                      13楼2020-08-16 12:53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8-16 14:5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8-17 20:27
                            ddddd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08-28 06:1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10-07 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