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与灰太狼吧 关注:143,362贴子:6,854,996

【贺喜灰15周年】【原创】【短篇】家——至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留空


回复
1楼2020-08-17 11:13
    今天是暖羊羊的生日,作为庆祝,同时也参加一下吧里的贺喜灰15周年的活动,我把这篇大约三个月前写的,之前发在lof上但一直没发到贴吧上的文转过来吧。
    本文暖羊羊核心,第一人称视角,背景是《羊运会》第19集到第23集角斗赛的部分,私设把虎年和兔年电影的情节放在了《羊运会》之前,也引用了其他一些原作情节。


    回复
    2楼2020-08-17 11:19
      【序】
      斗角场里人声鼎沸——这当然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是羊运会期间,大多数比赛都会吸引来自草原各处的成百上千的观众来到现场欢呼加油。而既然是在斗角场里,当下进行的比赛也自是显而易见——角斗比赛,羊运会之中可以算是“暴力程度”最高的一项比赛了。一直到现在为止,比赛对于我们绵羊队而言都可以说是进行得相当顺利,但这一场,喜羊羊就要上场,迎战盘羊队了——那可是所有羊族之中身体最为健壮的一族,而且还是角斗这一行的行家。只怕,输的机会很高啊……
      如往常一样,潇洒哥和黑大帅这两个业余解说员又开始了他们日常的斗嘴和打闹。而比赛场上,喜羊羊正和盘羊斗得难舍难分。足足一刻钟,两人就那么顶着角,谁也没能前进一步,但自己能看出来,相当明显,喜羊羊的体力正在以远快于盘羊的速度消耗着。
      喜羊羊终究是开始了行动,向空中一跃,想出其不意,以巧劲取胜。但不知为什么,自己那一瞬间就很清晰地意识到,这是不可能成功的,甚至脑海里一瞬间冒出了许许多多陌生的画面——夜晚号角声里的斗角决斗,山崖边上的格斗训练,甚至都有专门针对喜羊羊这种巧劲进攻的回应的练习……
      果不其然,盘羊很快就发动了反攻。一轮一轮下来,喜羊羊的体力消耗得越来越严重,累得气喘吁吁的他终于是被盘羊一击顶出了场外。裁判的哨声响起——我们输了。
      接下来的比赛该轮到我了。对碰着手指,我的紧张一览无余。朋友们纷纷围过来,为我加油打气。喜羊羊告诉我,他能跟盘羊大战两个回合,那换做是我的体格,一定能战胜盘羊的;美羊羊也走过来,告诉我,她对我,有信心。
      真好,我还有我的朋友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的!


      回复
      3楼2020-08-17 11:24
        【壹】
        天空澄澈,阳光明媚,浮云悠悠。
        躺在草坪上,我的思绪有些混乱——一半大约是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现在特别地困吧;但另一半,则是因为,昨晚,我竟是莫名其妙地跑到了盘羊的营地。
        真的很莫名其妙——现在仔细回忆起来,昨晚本来我睡得正香,不知怎么听到了远方传来的号角声,再就控制不住身体,径直出了村子,来到了号角声的源头,盘羊的营地。之后的事情已然是记不真切,但好像……自己和盘羊们在练习角斗?
        若说这些已足够使人心神不宁,但当下,我还面临着一些更加扰人的思绪。是的,当昨晚号声响起的那一刻,脑海里又一次冒出了许许多多陌生的画面。模模糊糊地,画面里,我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在爸爸妈妈的怀抱中,也是听着这样的号角声和父母一起进入梦乡……还有再大一点的自己,在接受角斗的训练,和那时的盘羊朋友们一起,在斗角场上肆意地挥洒汗水,畅快淋漓……还有,一个悬崖,一个模糊的雨夜……
        爸爸妈妈……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羊村里不止我一个小孩儿许多年没有见过父母。懒羊羊只有一个母亲留下的棒棒糖以为纪念,喜羊羊则是到去年才知道他父母姓甚名谁,才有一个电子手帐能让他看到一点多年前录制的父母的影像。但我仍旧算是特殊的,因为,包括我自己在内,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父母家人都是谁,都在哪里——或者至少是没有人愿意告诉我——实际上,我对我七岁来到羊村以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忆,一点都没有。
        真的一点都没有——即使在去年以前,喜羊羊虽然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但据他所说他的脑海里还是有一点点模糊的印象的,但对于我,我记忆里的第一个地点就是羊村的实验室,记忆里的第一个面孔就是慢羊羊村长慈祥的面容。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所以就连暖羊羊这个名字,都是村长那时候起的。
        村长一直没有清楚地回答过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我的逼问只是让他在闪烁其辞之中承认了我是他收养来的,但再就并无下文了。不过那之后我倒也不那么常想这些事。我有记忆的第二天村长就把我送到了他授课的大肥羊学校里,接着我就成了班长,认识了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这一众伙伴。喜羊羊聪明机智,美羊羊善良温柔,懒羊羊乐观豁达,沸羊羊勇敢正义。我还有一段独特的经历,认识了一位狼族的朋友,喜欢吃香蕉的蕉太狼——说起来是真的很巧,那天他和我都是去同一片香蕉园,在同一时刻,去做同一件事——采香蕉。以及,或许还应该感谢一下灰太狼?若不是他来抓我,蕉太狼来救我,可能还很难让我最终放下对于狼的戒心……
        之后的生活,除了永无休止的来自灰太狼的攻击和骚扰之外,似乎多多少少是还不错的。当然灰太狼的骚扰,虽然更多时候带来的是恐惧和厌烦,但也带来了几分平淡生活中的刺激的色彩。啊,还有还有,我还认识了我的偶像,青青草原上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歌星扁嘴伦!!!
        啊啊,有点跑题,但怎么说呢,晚上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夜深人静,只有忽明忽暗的惨淡的星光作伴之时,我还是时不时会去想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有时候我会想这些想到忍不住那种莫名的难过,无助地哭起来,于是也只能拿别的事来安慰自己——
        ——不管怎么说,我还有关心我的村长,关心我的,伙伴们啊!


        回复
        4楼2020-08-17 11:24
          【贰】
          我真的太困了。
          前几天的斗角训练都不是这个样子的。这几天里,村长搬出了他一代又一代的机械助教——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关于村长的坏话,他的发明是真的不太靠谱,机械助教的每一代都是这样,只要我一冲过去开始练习,角一撞到机械助教身上,机械助教都是立马散架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统统都没有例外。可是今天,当村长展示出他的第五代机械助教的时候,我已经困到有些站不稳了,再加上思绪里全是那几个莫名的、陌生的、模糊的画面,真是全然集中不了注意力。机械助教一冲过来,我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顶飞了出去。
          伙伴们注意到了我的困倦和我身上的伤痕——大约是昨晚和盘羊们角斗中留下的吧——纷纷围过来问我有没有事,问我为什么看着不太精神。可我却没有办法回答。我要怎么说呢?我知道我昨晚是去了盘羊营地,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何缘由。连我自己都无法理清的事,又要怎么跟他们说。而且,说出来,他们,又会怎么想?
          ……
          那天后来,我偷偷跑出了村子,去找了一趟蕉太狼。我知道他也是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一直是被一群猴子收养长大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助解答我的困惑呢?
          “暖羊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的。”蕉太狼挠挠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父母,小的时候,我也经常会想,爸爸妈妈去了哪里?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很清楚照顾我的猴子们并不是爸爸妈妈,很清楚自己是一只狼,但我对于我的狼妈妈的唯一印象,就是她小时候用来吓唬我睡觉的各种恐怖故事,什么‘小孩子如果不睡觉就会有大肥羊来咬我’之类的……”
          “那个时候,我有过晚上睡不着或是惊醒的时候,对着一轮圆月就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我也是希望想正常的小孩子一样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但怎么说,后来逐渐就习惯了吧。猴子们对我都很好,相当贴心地照顾着我,我也认识了很多猴子朋友,大家在一起玩很开心……
          “再后来,我就被托付给二叔照顾了,然后认识了你和你的朋友们。所以,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我有朋友们啊。和你,和你们,每一天都很开心,都像是有一个家的感觉。可以一起玩,一起吃香蕉……啊对了,暖羊羊,我刚采了不少新熟透的香蕉,要不要来尝尝啊!”
          好吧好吧,蕉太狼果然还是喜欢香蕉,虽然熟透的香蕉也确实是好吃……不过,蕉太狼说的“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还有朋友们”……真,真的吗?在羊村的这些年里,确实我有着世界上最好的伙伴们,和我一起成长,互相照顾,互相体谅,我也确实很开心。但,这真的足以填补,父母之爱的缺失所造成的,那一份,空白吗?


          回复
          5楼2020-08-17 11:24
            【叁】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再一次来到盘羊营地,竟是这样一番情形。
            当村长告诉我他通过仪器分析出的结果,也就是,我是一只盘羊的时候,其实我谈不上多么惊讶,毕竟那些模糊的画面里,小的时候的我身边的人,都是来自盘羊一族的,对此,我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我真正惊讶的是村长和伙伴们都已经知道了。
            所以……如果我是盘羊的话,那伙伴们,会不会……不要我了?
            因而当村长带着我来到盘羊营地,告诉我“回到我的同胞身边”的时候,我是很害怕的。低着头,我到底是说出了我的恐惧——
            ——“如果……我跟盘羊相认了。你们会不会……不要我了……?”
            声音越说越低,越说越不坚定。但伙伴们的回应却没有任何不坚定的成分在。喜羊羊直接告诉了我,我永远是他们的好朋友。村长也直接跟我说,无论我去到哪里,青青草原永远都欢迎我。
            怎么说呢……在那一瞬间,我突然体会到了一点点蕉太狼所说的有朋友们也可以像是有一个家的感觉。
            大家陪我一起去见了盘羊领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温馨的团圆场景,本以为我终于可以知道我的身世,我的过往,结果,盘羊领队却拒绝接受我。他要我做一个实验,来验证我的身份——原地低头转一百圈。
            当然,我只转了二十多圈就头晕得转不下去了。盘羊领队直截了当:这点事都做不到,我绝对不是盘羊!
            可是,可是……反驳的话在嘴边转悠,却最终还是说不出口。我能说什么呢?盘羊领队并不相信村长的仪器的结果,那就更不会相信我空口无凭去说的我梦中的那些模糊的画面。我自己在梦里看得真切,可对于其他人,用一场梦来证明我是盘羊一族,只怕是要被笑死吧……
            于是,最后我说出口的,就变成了:“也许是村长搞错了,也许,我根本就不是盘羊。”
            低头向盘羊领队致意,“对不起,打扰了”,我们,便转身离开了。
            不管怎么说,还能跟大家在一起,跟朋友们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吧?


            回复
            6楼2020-08-17 11:25
              【肆】
              好吧,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若说被自己的族群拒绝承认,拒绝接受,然后我心里一点都不难过,这是绝不可能的。那几天我时常处在一种颇为分裂的精神状态里,一半时间真的怀疑是不是村长搞错了,是不是我梦里的画面都是我想像的产物,是不是,是不是我根本就无父无母,毫无归宿……另一半时间,我却又坚信我一定是一只盘羊,但却是一只令人讨厌,以至于会被自己的族群拒绝承认,彻底抛弃的盘羊,也因而同样是毫无归宿……本来晚上在号角声里,我就仍会无法控制地跑去盘羊营地,所以本就睡眠不足,现在又纠缠在这样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噩梦里,更是完全集中不了精神。村长那几天没有再对我进行训练,让我好好休息。伙伴们则是轮番地来安慰了我,但我大多只是“嗯嗯”地回应一下——不是说我不感激于伙伴们的关心。实际上,每一次伙伴们来安慰我的时候,我的心中都会涌起一道暖流。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理解我的感受。
              但也不能说我全都只是敷衍地回应吧。比如说喜羊羊来了两次,第二次他过来的时候,我和他聊了挺久的。怎么说,到底还是想找人倾诉倾诉吧,之前找过蕉太狼了,不太好意思再去找他,而羊村的伙伴们里,或许最能理解我的,就是喜羊羊了吧,毕竟他也是去年才第一次见到他的爸爸妈妈……
              “喜羊羊,”在他帮我打扫屋子的时候,我怯生生地开了口,“你……你在去年见到你父母之前,有没有……梦到过他们呢?”
              “嗯?”喜羊羊有些茫然地转过了头来,愣了一下之后偏着头想了想,“这个……是有过的,前年虎威太岁入侵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被扔在了大沙漠里,当时就梦到过妈妈,虽然我事后发现我梦里的妈妈和实际上我的妈妈长得不算太一样吧……班长,你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了?”
              “没,没什么。”我一时有些语塞,喜羊羊这个“为什么”的问题是我最想要逃避的,于是本想继续问下去的问题也都不太好开口了。
              喜羊羊骨碌骨碌地转了转眼珠子,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班长,你最近一直心情不太好……除了盘羊们不肯接受你之外,你是不是……还有一种,没有归宿的感觉?”
              “我……”碰碰手指,这次我有点尴尬了。喜羊羊不愧是我的伙伴里最机灵的,也不知,他是怎么连这都能看出来的。
              “我有过一样的感受,还有懒羊羊……他也有过。”喜羊羊的语调比他一般的嘻嘻哈哈的乐天派语调一下子要沉重了许多,“班长,你也知道,我和懒羊羊都是从小没有父母照顾的。那个时候美羊羊、沸羊羊、和你都还没有来到羊村,所以一直是我和懒羊羊和村长相依为命。我和懒羊羊都有过向村长哭闹的时候,死死抓着他的衣角不放手,缠着他问我们的爸爸妈妈是谁,为什么一直都不来看我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村长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我们的问题。你记得吗,村长去年的时候也说过,他只在我睡着的时候告诉过我我的爸爸妈妈是谁……说起来我可能还算好了,至少我现在知道了我的爸爸妈妈。懒羊羊,他现在所有关于父母的纪念,就只是一个棒棒糖……
              “班长,想来,你也有过这么追问村长的经历吧?”
              “是……是的。”我点点头,“可是……你们看着都很开心啊?你和懒羊羊都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忧无虑,为什么,只有我还在纠结着这个问题……”
              “不不不,班长,不是这样的。”喜羊羊叹口气,“人对有一个家,有一个归属感的渴望都是执着到无法磨灭的。去年……你们那个时候不在,说起来有点丢人,”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脸红了,“我第一次见到爸爸妈妈的影像,你不知道我当时扑到他们怀里哭了多久……班长,你觉得难过是正常的,不必担心,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只有你才会觉得难过。”
              “我确实可能有些时候看得更开一些。但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我也是因为一次小时候的事……
              “那次,我和懒羊羊偷偷瞒着村长跑去村外一处悬崖边踢球。玩得有些太尽兴了,有些大意疏忽。在接懒羊羊的球的时候,我想着展示一下我的球技,在头上顶着颠球,结果嘛,我忘了身后是悬崖,一不小心滑落了下去。
              “是懒羊羊及时冲过来拽住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最终把我拽了上来。我当时吓得半死,但看懒羊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还是勉强缓了口气,去安慰他,跟他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是我掉下去了,你怕什么呀?’
              “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事……但我印象特别深。班长,你知道,他回了一句什么吗?他跟我说,‘我怕,没有了你这个朋友……’
              “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被温暖包裹,真的,就像是……怎么说呢,在家里,被爸爸妈妈拥抱住的感觉。是安心,是幸福。或者说,是家的感觉。
              “朋友们,也可以带来家的感觉,家的温暖。后来,你们一个个来到羊村,我们成为了一个大的集体,更是一个大的家庭。这不只是友谊,更是亲情,让我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无父无母的孩子,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度。”
              “这……蕉太狼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我……我不知道……”我抬起头,看着眼前少年诚恳真挚的面容,心中有几分被打动,却也仍旧有那么几分茫然。
              “哈哈……好啦好啦,”少年再度绽开他标志的笑容,“班长,地我也扫好啦,我得先走啦,我也要去训练训练后面的田径比赛呢。唔……不过有几句话送给你啦,是我的爸爸妈妈跟我说的呢。”
              “‘儿子,虽然没能在你的身边,但我们知道,你有一群快乐的朋友,并将拥有快乐的人生。’
              “‘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幸福开心地生活下去吧!’”


              回复
              7楼2020-08-17 11:25
                【伍】
                除了喜羊羊那一次谈心之外,还有一次我坐在河边,独自一人地在那里哭。伙伴们发现了之后围过来安慰我,告诉我虽然盘羊们不承认我,但我还有他们,我的朋友们……说起那一次,懒羊羊真的是个活宝。也不知道他是有时候就是有点“没心没肺”,还是只是想活跃活跃气氛,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嚼着薯片“嘎吱嘎吱”地响,把沸羊羊气得直接就把他手里的薯片给抢走了,然后我们就无语地看着他在地上边打滚边哭,愣生生把大家都给逗笑了……
                心情好多了,但是有一件事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晚上,我还是会听到号角声就跑去盘羊的营地。所以白天,我还是打不起精神来。斗角比赛在即,这个样子可不太行。伙伴们也都很着急,纷纷过来出各种千奇百怪的主意,从沸羊羊的跑到盘羊营地把盘羊揍一顿,到懒羊羊的睡觉前多吃东西让我晚上很撑没法走到盘羊营地,再到美羊羊的在屋子里摆放安眠静心的植物……这些主意倒是挺符合大家各自的个性的。不过最后,当然还是一致同意用了喜羊羊的主意——虽然事后想想这主意可能也没有多靠谱——睡觉的时候用绳子把我绑在床上,这样我就没法去盘羊营地了。
                遗憾的是,这个计划失败了。听到号角声的一瞬间我直接把绳子挣断了,据伙伴们说他们有试图抱住我,把我按在床上,结果我直接手脚并用把他们给踹开了……当然嘛,喜羊羊是一定有后备计划的,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又带上了耳机,放起了音乐,想借此盖过号角的声音。结果懒羊羊不知怎么不小心把收音机的电源给拔了,于是……后面就可以想象了。
                几轮失败之后喜羊羊又试验了一次自制盘羊号角,想借此把盘羊们引过来。结果没骗过盘羊倒是骗过了我。听村子里响起了号角声,我还以为是盘羊们来认我了,兴冲冲地跑过去。结果急性子的沸羊羊以为是盘羊过来了,冲上去想为我报仇,反倒把我打了一顿……
                这下真是无可奈何了,但不知怎么,接下来几天盘羊的号角却突然消失了——村长以为是喜羊羊骗走了盘羊的号角,可是喜羊羊特别委屈又特别信誓旦旦地向我们保证真的不是他做的,于是这也就成了个未解之谜,直到多年以后,我们和灰太狼成了朋友,才偶然从他口中得知其实是他干的。他当年想借我们之手在羊运会里胜出,之后成为羊族族长,过上万羊俯首可以随便吃羊的生活,所以偷了盘羊的号角,想借此帮我赢得比赛的胜利。
                哎……这个,感谢灰太狼大叔的好心?但最后我还是公平公正地赢得冠军的。角斗场上,在我几乎要输了的时刻,是伙伴们的“加油”声让我坚持了下去,最终取得了胜利。但当和我交手的盘羊祝贺我得胜的时候,他的话倒是一时间让我没有反应过来——
                ——“加油啊,姐姐,你一定可以拿到冠军的!”
                姐姐?


                回复
                8楼2020-08-17 11:25
                  【陆】
                  斗角比赛结束之后我才知道,盘羊领队其实一开始就知道我是盘羊,拒绝承认我也只是因为比赛在即,怕这层亲戚关系影响我的发挥。至于那天和我比赛的盘羊,他……真的是我的弟弟,亲弟弟。
                  在一个繁星点缀的夜,他给我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一个悬崖,一个模糊的雨夜。
                  “那时正是狼羊大战之时,战火之中,爸爸妈妈带着我们,和盘羊大家族一起逃命,却在混乱之中和其他人走散了。我们被紧追不舍的狼赶上了一条山路。
                  “山路很险,好在我们盘羊一族本就生活在山地之中,走山路这种事本是不在话下的。渐渐地,追逐着的狼就被我们甩在了身后。
                  “可谁知……那天,下雨了……
                  “是一个雨夜,没有亮光,什么都看不见。湿滑的地面外加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纵使再灵巧的羊也寸步难行。但狼群还在后面,我们没有机会向回退,也没有机会去找个地方避雨过夜,只好继续向前走。结果……终究是发生了意外。
                  “妈妈踩中了悬崖边的一块碎石,向下跌了下去。爸爸想拉住妈妈,但他另一只手拽住的树枝却断掉了……
                  “最后关头,他们试图把你和我抛到悬崖之上。轻一点的我最终勉强落在了崖边,但你……最后跟着爸爸妈妈,掉了下去。
                  “盘羊家族的其他羊及时发现救下了我。但大家都以为,你和爸爸妈妈,都已经……不在了。”
                  我有些不由自主地发抖:“那……那,后来,有找到,爸爸妈妈吗……?”
                  弟弟只是摇了摇头:“知道你还活着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惊喜了,爸爸妈妈,再也没有被找到过……哎!姐姐!你去哪里啊姐姐!”
                  我转头就跑——不想让弟弟看到我眼中的泪,和狼狈不堪的神情。


                  回复
                  9楼2020-08-17 11:26
                    【柒】
                    “班长?班长?”
                    轻柔的敲门声响起,接着是柔和的话语声和随后不太协调的门被推开的刺耳“嘎吱”响——是喜羊羊和村长,而他们看到的,则是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我。
                    “班长,我们……听说了一些。”
                    我把头从被子里抬起来——不知道当时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想来大约是红着眼,狼狈得很吧——喜羊羊愣了愣,没有再往下说。但我也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用着仍带着几分抽泣的声音转头问着村长:“村长,你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吗?”
                    “对不起,孩子。我……并不知道,那天从悬崖下面救你的时候,我只看到了你一个人。”村长叹口气,拉着喜羊羊一起坐在了我的床边,“对不起,孩子,没有办法给你一个真正的家……”
                    “但,”喜羊羊的声音插了进来,又是那我不太习惯的有一点沉重的语调,“班长,你还有我们呢。”
                    “可……那不一样……”
                    “我知道。”他打断了我。
                    我抬头把视线对上了少年的眼睛——在这个乐天派的机灵的捣蛋鬼身上,我再一次罕见地看到了如此诚挚的眼神。
                    ——他确实知道。
                    “班长,我知道这是不一样的。若是一样的话,我也不会经常在晚上惊醒,喊着爸爸妈妈的名字却只能听着自己的声音在黑暗中沉闷地回响,却只能,抱着冷冰冰的电子手帐和一张仅有的相片含泪入睡,或者说,试图强迫自己入睡。
                    “我知道这是不一样的。我也知道你和我的经历也不一样。无论是谁,都是不可能完全取代父母至亲在心中的地位的。
                    “所以……我请村长,为你做了这个。”
                    少年从村长手中接过了一件圆环形的物什。“这……这不是,你的电子手帐吗……?”
                    喜羊羊浅浅地一笑:“是我请村长照着电子手帐仿制的啦,我去了一趟盘羊的营地,后来又按他们指的路去了一趟盘羊的村落,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盘羊村……?那不是,离这里,要走好几天……”
                    “我跑步快嘛,”喜羊羊仍是带着笑,“呐,班长,你看!”
                    按下手帐上的按钮,画面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这……这是……”
                    是我自己,是我的爸爸妈妈;是在爸爸妈妈怀里睡得香甜的幼年的我,是正在接受角斗训练的欢快的我。
                    是我,梦里的那些画面。
                    ……
                    “班长,”临走时,喜羊羊站在门口,冲我回头一笑。
                    “请你记住,你绝非没有归宿。所有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有意义的,都是有自己的所在的。你是我们的班长,是永远在背后为我们默默付出的那个人,是永远会用温暖照耀他人的那个人;是夏日里的那一缕清风,是冬日里的那一轮暖阳。
                    “是我们大家的,一份子。
                    “我们永远在你身后。而且,固然这无从实现,但我们仍会竭尽全力,为你,
                    “带来家的温度。”


                    回复
                    22楼2020-08-17 12:57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8-17 12:58
                        【终】
                        羊运会终有结束的那一天。那一段时间里,我和盘羊们,尤其是弟弟,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但分别,还是不可避免地要来到的。
                        其实弟弟问过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回到盘羊的村落,我有一点犹豫,但抓着手里的电子手帐,我终是拒绝了。羊村,终于还是成了我的归宿,我的家。
                        至于电子手帐里,我请村长又加进去了许多张照片。是我,和我的伙伴们——
                        ——我的家人们。


                        回复
                        24楼2020-08-17 12:5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0-08-17 13:1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8-17 13:5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8-17 1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