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吧 关注:75,516贴子:2,031,624

从大熊猫的伞护作用到印度的老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一篇国内学者联合研究结果显示,大熊猫自然栖息地内顶级食肉动物种群数量和分布区域都严重萎缩。这让一些人质疑,大熊猫做伞护物种有没有作用?是不是只有(要)以顶级食肉动物作为伞护种,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今天我们就来漫谈一下,这则新闻让我联想到的另外一些事情。



文字/繁星流浪



阅读提示




全文5000字,阅读时间约15分钟。




生态保护中的“定体问”

在保护生物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伞护种”(Umbrella Species)。

通俗的说,就是某一个地区的生态系统里,有一个物种,通过监测、保护这个物种,可以像一把大伞一样,把当地生态系统里的其他物种都罩住、一起保护起来。

在我国的生态保护历史上,大熊猫就是这样一个伞护种。

从70年代以后,为了保护大熊猫,我们在西部地区建立了很多保护区,近年又设立了大熊猫国家公园。
公平地说,如果没有大熊猫保护,今天的大部分大熊猫栖息地,很可能会被商业开发,到今天还有多少能留给大自然,是很难说的事情。近年来,野生大熊猫的数量逐步回升,恢复到了1000-2000只,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也在2016年将大熊猫的保护级别从濒危(Endangered)下调至易危(Vulnerable)。所有这些都说明了大熊猫本身、和大熊猫作为伞护种对整个栖息地保护取得的成果。

但是,近日一篇论文的出世,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大熊猫的保护。

2008-2018年间,李晟老师等的研究团队使用了在我国73个大熊猫保护区里7800余位置点相机数据、持续监测1690000相机天。

而研究的结果让人叹息,在这些以大熊猫作为伞护种进行保护的地区,10年的时间里,监测设备一共只拍到了4次豺,11次狼,45次金钱豹和309次雪豹。而且这些大型食肉动物不但数量稀少,而且分布区域和1950-1970年代相比,也有极大的萎缩。




四种食肉动物分别为金钱豹(左上),雪豹(右上),狼(左下),豺(右下)。图中红框黄圈的代表该食肉动物现有分布区,紫色叉子代表该食肉动物历史上在该地区有分布但现在已经消失。深绿色为大熊猫的各个保护区



老虎早在60年代就已经从大熊猫栖息地消失,自不必提。而其他四种顶级食肉动物:金钱豹、雪豹、狼和豺,拍摄到的次数非常稀少。

难道大熊猫并没有伞护住生态系统中的顶级食肉动物?

可能早期食肉动物还有种群的时候,关注不够,这也受那个时代生态观念所限制。

当然,即便后来重视了全方位的生态保护,大型食肉动物在全球范围内都是越来越稀少、栖息地越来越萎缩的状态,保护的难度的确很大。

这些问题都有可能。

具体原因,实话实说,我关注不够深入,不好妄加评论。

不过我想说的是,每当出现这种问题,网上总有人喜欢发出灵魂之问:

“全世界只有我们这么……”

“看人家别的国家就不会……”

“都是因为过度保护大熊猫……“

”就因为大熊猫不是顶级食肉动物,它们不配做伞护种……如果保护的是xxx,就一定不会……”

对于这些喜欢“刮骨疗毒”的批评和质疑,我们也有点“钦佩”这些人“云保护”、“云研究”和“想当然”的勇气。
但是且慢。

难道传说中的野生动物保护先进国家,就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吗?

难道不以大熊猫、而以顶级食肉动物作为伞护种,就必然不会出现无法“伞护”到某些物种的情况吗?

一把伞护不住所有人


尼泊尔可以说是当今有虎分布的各个国家中,生态保护和科学研究做的最好的国家之一。


从1970年代开始,尼泊尔率先与美国的史密森尼学会合作,利用当时最先进的无线电追踪技术对老虎进行长期监测研究。


位于德莱平原中部的巴迪亚(Bardia)国家公园,是与齐旺国家公园齐名的老虎栖息地。根据2018年的统计,巴迪亚生活着81只野生孟加拉虎,而这里猎物的密度更是高达77只/平方公里。



齐旺和巴迪亚的白肢野牛数量极为稀少



老虎数量的增长,得益于管理部门以老虎作为伞护种,进行的长期保护工作。搬迁人口、禁止放牧、加强执法,这些常见的工作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除此之外,为了扩大有蹄类动物适宜生存的栖息地,有关部门有针对性地进行了一系列人为干预——砍伐保护区内的高草,有计划地焚烧草原,再人工去除一些耐火的木本植物。


当局乐观地估计,随着家畜竞争压力的消除、砍伐和焚烧让不适宜啃食的高草变成矮草、嫩草,最终会让有蹄类动物数量大幅度增加,进而带来当地食肉动物——老虎和豹数量的增加,最终完成生态保护的大和谐。


巴迪亚和齐旺所在的冲击平原是亚洲老虎密度最高的地区,如今受到人类越来越多的压力


然而,经过多年的观察,人们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白斑鹿几乎是一枝独秀,数量疯狂增长,1976-1998年的20年间,其数量增长了6倍。


白斑鹿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鹿


老虎数量也增长了。到2010年,巴迪亚核心区老虎的密度接近20只/100平方公里,这几乎是全亚洲老虎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另一方面,这里原本就非常珍稀的泽鹿,却数量更少了。


亚洲最大的羚羊——蓝牛羚,20年前曾经在巴迪亚广泛分布、数量众多。而保护力度加强后的几十年里,蓝牛羚反而越保护越少,到最后干脆在当地濒临灭绝。


保护区内的花豹,没有随着猎物的猛增而增长,多年来基本不变。


让人担心的是,保护区周边的村子里,家畜被捕食的现象明显增多了。人和野生动物的冲突成了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按照一些人的理论,通过保护伞护种老虎——顶级食肉动物,自然应该可以庇佑生态系统内其他物种啊?


可即便是巴迪亚保护老虎取得了阶段性成功,似乎伞护作用也没有“雨露均沾”。


是哪出了问题呢?

生态保护的初心问题


好在当时尼泊尔官方和科学界,没有为片面的老虎数量增加而弹冠相庆,他们齐心协力、经过长期监测研究,终于揭开了谜底。


毫无疑问,去除了人为干扰、没有了家牛的竞争,有选择的放火烧荒、砍伐高草,这都让喜欢生活在短草开阔地、以草为主要食物、过去在直接竞争中败给家牛的白斑鹿,受益最大。


所以白斑鹿数量暴增也在情理之中,是科学指导与保护实践相结合、艰苦工作的回报。


在这几十年中,巴迪亚国家公园有蹄类动物的增长,白斑鹿占了绝大部分,这掩盖了人为干预的其他问题。


因为放牧减少,家牛啃食灌木、树苗的情况极大减少。国家公园里,越来越多的灌木和树苗开始滋生,看上去是好事,可蓝牛羚却遭了殃。



这种动物主要依靠敏锐的视觉提前发现捕食者。可如今它们被越来越密、越来越高的灌木和小树遮挡了视线,加剧了被捕食的风险。



大家都知道,老虎最喜欢的是和自己体重相仿的猎物。体重能超过150公斤的蓝牛羚,和只有50公斤的白斑鹿相比,前者正是老虎的最爱。



一方面老虎数量越来越多、来自老虎的“定点清除”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地面能见度越来越差、适于它们生存的开阔栖息地越来越少,这直接导致蓝牛羚数量锐减。



与此同时,老虎数量的爆炸式增长,也挤压了花豹的生存空间。

在印度西高止山的那佳霍雷保护区,老虎、花豹、豺可以在彼此密度都很高的情况下,总体和平共存。但巴迪亚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在那佳霍雷,生态系统相对比较健全,老虎食谱中有印度野牛(白脚杆野牛)、水鹿这样体重超过200公斤的大号猎物。而巴迪亚,由于大体型的水鹿、蓝牛羚、泽鹿数量稀少,老虎不得不与花豹共同竞争体重只有50公斤的白斑鹿。



一般,一只像水鹿这样体型的猎物,老虎要花几天时间才能吃完。可白斑鹿,老虎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把它吃的干干净净,如果是带着孩子的雌虎,猎物被吞食的速度还要更快。


也许这让巴迪亚的老虎“更饥饿”。想象一下,丛林里多了很多饥肠辘辘、四处寻找食物的饿虎,而酒足饭饱、“人畜无害”的睡虎相对很少。


也许豹因为瞄准相同的猎物,花豹很难同时在时间和空间上避开自己的老大哥——就像在同一座大楼、同一间办公室、做同一份工作,想错峰上下班实在要困难得多。


总之老虎暴增的结果,是花豹被赶到了保护区外围的缓冲区。与核心地带不同,缓冲区挨着很多村子,这里人类活动也比较多,野生动物少,猎物少。花豹不得不铤而走险、因地适宜,家畜取代野生动物成了它们的主食,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肉眼可见的是,随着保护开展越来越久、老虎数量越来越多,花豹捕食家畜的数量越来越多,保护区附近的居民怨声载道。


一切以保护老虎为出发点,虽然给居民造成伤害的可能不是老虎本身,但长此以往,人们对老虎的容忍、对生态保护的支持必然会逐渐瓦解。


最终,我们看到的是,即便以老虎作为生态保护的伞护种,即便人们拿出最大的热情与善意来解除人为干扰、试图增加老虎的数量……


但如果目光只死盯着老虎这个伞护种本身,也会造成各种意想不到的坏结果——一些物种(白斑鹿)泛滥成灾,一些本该得到保护的物种(泽鹿)却越来越濒危、甚至把曾经数量繁多的物种(蓝牛羚)活生生逼成了濒危,另一些物种(花豹)则被老虎的繁盛挤压,进而造成了一系列棘手的麻烦(人兽冲突),最终可能威胁到生态保护、威胁到了老虎本身……


走了样的生态保护


无独有偶。



科学家拉乌·丘达沃特(Raghu Chundawat),在印度的潘那(Panna)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



曾几何时,保护区从上到下,干劲十足、热火朝天投入到老虎保护工作里。人们很快发现,投入产出比最高、最“事半功倍”的方法,就是让白斑鹿多起来。


白斑鹿是一个古老的物种,几乎只在南亚次大陆的尼泊尔、印度生活。它们更多以草(而不是树叶)为食物,繁殖力惊人,喜欢集群生活在相对开阔的地方。


所以每当保护区把村庄迁走、禁止放牧,这些喜欢空地、没有家牛竞争压力的白斑鹿,总是第一个在拆迁后的村落废墟中崛起。几年时间就能达到非常高的密度。今天,在印度有些保护区里,单独白斑鹿的数量可以达到80只/平方公里(俄罗斯最好的保护区,猎物密度也只有1-2只/平方公里、老虎密度大约1只/100平方公里)。


如今印度很多保护区里白斑鹿成了占绝对多数的物种


理所当然地,这些保护区里老虎的主要食物变成了白斑鹿,多到泛滥的白斑鹿也的确支撑起了高到变态的老虎数量。在四年一度的弹冠相庆(统计全国老虎数量)中,印度的老虎保护,与他们的初衷,渐行渐远。


然而,白斑鹿的泛滥,掩盖不了生态系统的失衡。



白斑鹿数量多,可以经受老虎和其他捕食者(花豹、豺)的高强度捕杀。它们供养起了高密度的食肉动物种群。



可食肉动物对猎物的捕杀是全方位的。其他体型更大、密度却远不如白斑鹿高的珍稀动物,比如水鹿、泽鹿、蓝牛羚,绝对经不起这样沉重的捕杀。所以今天,科学家忧心忡忡地发现,印度很多保护区和国家公园变成了白斑鹿的乐园。



而白斑鹿占据绝对优势,不管对老虎,还是对整个生态系统,都绝不是好事。

如今泽鹿在整个南亚都越来越罕见了


如果一个公司,你90%的收入来自于同一个客户,那一旦客户公司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可能左右你公司的存亡。


同样的道理,在单一猎物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一旦白斑鹿受到瘟疫或者极端气候影响,众多老虎又没有其他可替代的猎物选择,后果不堪设想。



一把钥匙可以开所有的锁吗?


所以,选什么物种作为伞护种,与能不能达到生态系统的健康稳定、能不能庇护栖息地里其他物种,并没有必然关系。



那问题来了,是伞护种的概念错了,还是我们在保护的过程中错过了什么?


那核心又在哪里呢?


这又回到了一切的开始——我们为什么保护老虎?



其实,无论是吸引社会广泛关注的旗舰物种,还是具有伞护作用的伞护种,保护它们的目的就是——通过保护它们,来保护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



基本上每个意识健全的成年人都知道,在世界上没有哪把钥匙,可以打开所有的锁。也不会有一个答案,可以解答生态系统面临的每个问题。


伞护种只是相对的。



现实和理想中不同的是,现实中我们面临的是资源、时间、精力、知识都有限的世界。我们把有限的资源,优先集中到可以最大影响生态系统的物种上去。也许这就是伞护种的意义。


生态保护就像开车。



不管是大熊猫,还是老虎,伞护种可以被看做是生态保护的抓手,是我们到达目的地的一条捷径。然而,即便走在这条捷径上,也需要根据路况,不断改变自己的路线、修正前进的方向,而不应改变的永远是前进的方向、是我们保护伞护种的根本目的——那就是对整个生态系统的保护。


如今国内只有极少数地区能够拍到豺(Dhole)的身影了



事实上,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大型食肉动物都在过去几十年中面临数量减少、栖息地萎缩的困境。



所以也不好说,以大熊猫作为伞护种一定犯了什么错误。毕竟印度的一些地区以老虎为伞护种进行的保护,也有越走越歪的趋势。


当然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今天李晟老师等人的研究结果,算是给大家提了个醒。



只要承认问题、找出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



与国际接轨的生态观


那未来,我们国家生态保护何去何从呢?


无论是大熊猫,还是老虎,作为伞护种都有它们极大的生态价值。



但印度和尼泊尔的例子告诉我们,仅仅盯着伞护种和少数几个物种的数量增长与否,是不足以完整呈现生态系统全貌的。


近年来,随着“绿水青山”理论的提出,和中央对生态保护的持续关注和投入,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关注生态保护、关注野生动物。这是好事。


但在这个过程中,部分人只关注少数动物,没有了整个生态系统的观念。例如如果我们像印度那样,也只关注某个物种、做个白斑鹿泛滥的老虎保护区,只要老虎安好,“就是晴天”。


类似的想法还有,把动物园的老虎放到野外就万事大吉了;只要在保护区里放几千头野猪就行了;甚至更有甚者说,只要往山里放几万只家牛,让老虎吃饱了、华南虎、东北虎问题就都解决了……


这些观点看上去荒诞不经,可有这些类似想法的绝不止于一两个人,这在基层爱好者里有一定的普遍性。其错谬之处,相信耐心、仔细看完这篇文章的各位自有判断。

这也证实了普及真正科学、完善的生态文明观、让科学占领这块舆论阵地,在大众越来越关注生态保护的今天,有多么迫切、多么重要。


好在今天我国对东北虎、东北豹的科学研究和保护工作,没有犯这样的错误。



卧龙保护区是唯一一个豺、狼、豹、雪豹都有分布的大熊猫栖息地了


我们在以东北虎、豹为伞护种构建国家公园的过程中,除了研究东北虎和东北豹的种群情况,同样关注着虎豹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共存与竞争,它们猎物的动态分布和种群数量,乃至对整个生态系统中空气、水、土壤、日照等方面都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测研究。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不会犯别人犯下的错误。


毕竟,生态保护,我们才刚上路呢。



注: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做其他商业用途


参考资料:
[1]Li S., McShea W.J., Wang D.J., Gu X.D., Zhang X.F., Zhang Li, Shen X.L.(2020. Retreat of Large Carnivores Across the Giant Panda Distribution Range.
[2]Wegge Per, Odden M., Pokharel C. Pd., Storaas T. (2008) Predator-prey relationships and responses of ungulates and their predators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protected areas: A case study of tigers, leopards and their prey in Bardia National Park, Nepal.
[3]Odden M., Wegge Per, Fredriksen T. (2009). Do tigers displace leopards? If so, why?
[4]Status of Tigers and Prey in Nepal. Government of Nepal. (2018).

[5]Chundawat R.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Emerald Tigers. Speaking Tiger Publishing Pvt. Ltd. (2018).
[6]Giant Panda No Longer Endangered. WWF. https://www.worldwildlife.org/stories/giant-panda-no-longer-endangered





回复
1楼2020-08-24 19:28


    收起回复
    2楼2020-08-24 19:43


      回复
      3楼2020-08-24 19: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24 20:13
          水鹿和泽鹿是两个物种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8-24 21: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8-24 21:06
              负面也可能是不同动物对环境适应能力的竞争结果,如同一个保护区印度的斑鹿越来越多,沼泽鹿数量濒危,这都是气候和环境变化,食草动物的种群竞争结果,有时候这些负面影响可能需要人类插手调整。总之,用大熊猫做伞🌂,波澜不惊以小失大。用猛兽做伞🌂保护区才能有活力和波动上蹿下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8-24 21:07
                刚看了坎哈保护区关于虎豹种群互动关系的研究,老虎🐯对花豹的压制确实很明显,花豹的日常猎物太小了,而且一旦缺少老虎的压制,花豹的繁殖就会泛滥,花豹制造的人 兽冲突也很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8-24 21:14
                  其实写这篇文章目的 想说明几件事 第一 大熊猫伞护的问题很复杂 也敏感 研究团队(科研机构和ngo)与保护机构(管理局和主管部门)都有各自不同程度的责任,谁高谁低不是我能评价的;第二 老虎设为伞护种到一定阶段也有无法伞护的问题,生态保护要设定好目标以后“不忘初心”,不能走到哪一步就因为利益变了心、变了味,还是要遵照科学,不断调整方向;第三,印度的保护做的肯定不差,但也没有那么好,揭开盖子仔细看谁都有一堆问题,我们要借鉴印度和俄罗斯在生态保护上出现的利益集团化、官僚化的问题,我们今天生态保护绕了很多弯路,慢慢向着科学前进,希望能像经济发展社会进步那样,少走弯路,弯道超车。第四,生态系统是个复杂的、每个元素之间都有或明或暗联系的,甚至很多间接影响我们到今天还无从知晓,不是那种可以无限复盘的游戏,1+1=2,2-1就该=1,实际上,破坏的因素去除,也未必就能修复到原来的情况。系统太复杂,只能尽量全方位观测,不断修正,查缺补漏。这几段话说的比较抽象,写给能懂的人看吧。大自然生态系统,可能是我们眼前最复杂的系统之一了。对自然要有敬畏之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8-24 21:32
                    所以尼泊尔那边后来采取了什么补救措施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8-24 21:47
                      印度的野生虎真的应该匀一点来给国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24 22:16
                        所以这么看伞保护物种其实并不是一个长久的方法,只是一个到达环境整体保护的一个途径,重点还是要看对于环境的总体的保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8-24 22:18
                          文中一直强调一个概念,食肉动物作为旗舰物种得到足够重视和保护也会带有负面影响,文中说了白斑鹿适应各种环境而数量暴增,蓝牛和水鹿却数量锐减,但是这两个物种的减少不是老虎的责任,因为老虎本身就是它们的天敌,那文中说因在国家公园放牧减少,家牛啃食灌木、树苗的情况极大减少,越来越多的灌木和树苗开始滋生,才导致蓝牛羚和水鹿很容易被数量增长的虎伏击,那意思是还要感谢牧民在国家公园里大量放牧家牛咯?这和感谢恶霸经常来你家抢劫,让你变得更警惕更具备危险洞察力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去想想原来这里没被人类占领的时候,水鹿和蓝牛羚是怎么保持在虎的捕猎下数量稳定的,它们栖息地灌木树苗是受什么控制不至于那么茂密的,而不是去感谢人类占领保护区的家牛啃食,这也是一种人为干扰栖息地的行为。
                          所以退牧退耕还林后,让虎回归的同时,了解虎偏爱大型猎物的情况下,监控那些大型食草动物——蓝牛、水鹿和泽鹿的数量能否适应环境的悄悄改变,和对虎的捕杀频率是否能够承载得起,这是科学家没想到的,是人类的疏忽,但是初衷是好的,毕竟生态系统是建立起来了,出现了问题也能看得到,只要人为干预补救,还原出些更适应大型食草动物的栖息地环境,放归一些养殖的大型食草动物(蓝牛、水鹿和泽鹿)增加栖息地的数量,等等措施让生物多样性的平衡能慢慢恢复,这算是一种在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生态失衡的调整行为,而且在调整的时候不影响食肉动物的生存!印度少数保护区有一些极端的做法那也是个案,但是还是可以有我说的调整的可能性!
                          而熊猫作为旗舰物种,你看看现在食草动物数量不明,食肉动物数量锐减,几乎消失,这几十年的保护成果是熊猫一家独大,而其他几乎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人家虎的生态圈还有调整的可能性,而熊猫的生态圈虽然保留了栖息地,但几乎沦为了非法野生动物买卖的货源提供地,可以说是野保的废墟,这能比吗?不要拿大熊猫保护伞失灵和虎的保护伞出现的小问题拿来一并说事,贬低虎的旗舰物种作用性,食肉动物作为旗舰物种的存在至少能保护几种食草动物和一定的栖息地面积,否则作为焦点的食肉动物也不复存在,那如果旗舰物种都保护不了,这成功与否就一目了然了!


                          收起回复
                          13楼2020-08-25 16:44
                            还有个问题 今天这些国家公园里老虎密度可能也超过了过去自然状态下的密度了 因为四面八方都是人 过去老虎可以自由扩散 今天不行了 人为堆高了密度 问题更在于 发现了问题 还在不断强刺激手段进一步堆高某个猎物密度 进而进一步畸形推到老虎密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8-25 17:08
                              其实也没有说要“感谢”放牧,我们的目的是要恢复生态系统,那就要一直监测。当地一开始没有科学监测,导致出了问题,问题的结果客观描述就是放牧减少了带来的后遗症,属于中性概念。你可以选择保留适度放牧,也可以完全禁止放牧,但关键问题是,应该就珍惜物种消失、生态系统的不平衡,找到解决办法。这点尼泊尔后来如何做的,似乎也没啥新的研究,印度有些地方是,知道有这问题(在这之前不知者不怪,谁也难免不出问题),还坚持“错误”,目的是一味堆高老虎数量,这是错误。放牧禁止是好事,但好事未必有好结果,这和禁止放牧本身是不是坏事,这是两码事。


                              回复
                              15楼2020-08-25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