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85,631贴子:23,085,485

〖晒戏〗怨之香又几许盛放曼陀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晒戏〗怨之香又几许盛放曼陀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8-28 20:11
    大家好,这一朝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虽然短暂,但在每一个小天使笔下诠释了每个人物的喜怒哀乐,这一期我们以香半晴的一生,来回顾金国的美好时光🌹

    剧情概要:建文二年,太后与太上皇出游前夕,为弘历选了两位官女子,一个是香半晴,一个是瞻妤瑶。
    香半晴因容貌姝丽得了宠爱,但每每侍·寝后弘历都赐她一碗💊,因此无法得孕,久而久之香半晴大胆了起来,趁乱偷偷掉到了东西,起初无人知晓怀孕到无人知晓下的流·产,到最后香半晴伏诛,看官们可在一下的戏中体会每一个人的精彩瞬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8-28 20:17
      这楼放我小天使剪的视频链接!@坐观人间客

      https://b23.tv/VH1Puo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8-28 20:18
        [人物介绍]
        ①香半晴:奉天府承德县人,19岁。其弟多年准备科举,但未曾有过水花,后因钱财其父母安排入宫,建文二年,为延绵子嗣,由太后以官女子的身份安排进宫,因容貌姝丽获宠。
        ②瞻妤瑶:翰林院吉庶士之女,年16,江西省南昌府南昌县人。因父兄《顺统皇舆全览图》走遍金国各地。眼界广也十分,建文二年,为延绵子嗣,由太后以官女子的身份安排进宫。
        ③乌雅贤音:满军旗正蓝旗从九品礼部四译会同馆大使之女,正五品工部节慎库郎中之妹(建文二年晋升,原正六品礼部主客司主事),年24。江西省南昌府南昌县人,因其兄少年英才,有意拉拢其兄,因而在潜邸时被纳为“格格”陪伴弘历,性娇软可爱,建文二年有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8-28 20:20
          [No.1]初见
          帝·爱新觉罗弘历
          [酉初饭饱,弘历心里惦念着庭院里的春小麦,急吼吼地要去收割,却被达申拦了下来。是敬事房的呈来了香詹两人的牌子,达申见弘历茫然,忙说这是太后的意思,弘历这才隐约想起是有这么桩事,随手翻过左边那块]既是皇额娘的心意,就按着次序来吧。[说罢,弘历便领如樱却谨往庭中收麦。今岁春麦种得仓促且晚,但难得也是覆黄一片,落日余晖下煞是好看。而那厢敬事房得了弘历的意思,自敲着红锣,去乾西四所寻了香半晴预备上。]

          官女子·香半晴
          [敬事房的公公来乾西四所传信时,香半晴正在廊下侍弄几盆新搬来的花草,这旁人眼里天大的好事儿,落在香半晴眼里,欣喜之余无疑有一丁窘迫——临面公公堆笑的脸,她是拿不出一文赏银的。香半晴刻意地避开公公凝滞的目光,低下头跟着宫里嬷嬷依着规矩沐浴熏香,裹床红锦入了养心殿的门。而在紧束着的名贵被褥里,香半晴唯一在外的脑袋显出的神情颇为纷杂,忧心、警惕、慌惧、期冀……耳边仅有詹妤瑶那日的话儿来回响动:若是大了肚子,就是正经名分的小主,是人上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0-08-28 20:21
            帝·爱新觉罗弘历
            [溺在“丰收”的欢喜里,弘历怕旁人毁了庄稼地,亲自握了镰刀去割,再由如樱却谨从筐里分进小篮中。难得尝回农忙的苦乐,一时竟忘却了时间。酉末达申来寻时,见弘历一身臭汗,忙不迭哎哟一声,先数落却谨:‘香官女子马上就送来了,你也不晓得盯着些时辰,提醒万岁爷。’弘历自然晓得这是达申不敢置喙皇帝,才去埋怨徒弟,可弘历就是见不得却谨受委屈,免不得替他说话]你这老货自己不来,却要怪阿谨,他哪敢断朕的乐子?[有如樱在旁,并不想太下达申的面子,指了成色最佳的一篮]拿去给皇后,让她攒个局,与贤音酥饼几个一道尝尝。[趁却谨与达申经转时,弘历从那篮中又抽出两根,同几句交代话一并给了如樱。这如樱得了话,立时就去翻出一身新裁制的且未穿过的衣物来,与那麦穗一道装在红底绒布的小托盘里,去偏殿寻香氏陈说缘由:‘皇爷有公事绊住了,怕您等久了无趣,让奴婢给您送了这好东西来。至于这衣裳也是皇爷的意思。’]

            官女子·香半晴
            [盖因四下静谧,殿门的吱呀一声听来更为震耳,香半晴的心立时提到嗓子眼里,探出一双眼睛寻进来之人,眼底融着似初春花绽的欢喜,而在锁到一截裙袂时,便有说不出的滋味了。香半晴只低低的嗯过一声省得,待到人退去后才松开被褥换过衣裳,是不合身的,裙尾还拖了一段去地上。香半晴并不计较这些,挑起盘里多的一株麦穗,径直去了窗边案几找个插着花的瓷瓶,拨出鲜艳不合的几枝,剩由的茉莉、美人蕉、米兰等,与这麦穗一起高低错落地插回瓶里,小心翼翼地不令坠下一朵小瓣]这样就好看多了,皇爷应当会喜欢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0-08-28 20:21
              帝·爱新觉罗弘历
              [混堂司里极尽奢靡的温泉洗浴后,弘历换了身穿旧的寝衣,在宫女的簇拥下去了偏殿。守门的翁阳将门帐撩起,一副活灵的美人护花图跃然眼前。待听清香氏所言,不免失笑]原是给你填肚子的,你将它插瓶子做什么?[阔步入内,宫仆皆乖觉地侯于门外。弘历并未急着往窗边去,就着床榻坐下,也没有要喊香氏过来的意思。盖因这插瓶新鲜,不免多看了两眼,遥遥称赞句]精细雅致,倒是难得。

              官女子·香半晴
              [话音甫一落定便有后语接续,心不免又突突地跳得快起来]皇…[不知何故的嗓里揪紧,后头的“爷”字自然慢去半息。香半晴的目光追随着皇帝从帐前移至榻上,屈身行过礼后,也试探着近人前去]奴婢习过些花艺,略知一二,是以在想,这株麦穗生的颗粒饱满又色泽金灿,与淡色的花束相得益彰,配来风雅。其二则是,麦香与花香相融,不仅清芬怡人,还能助眠安神。
              [香半晴埋着的头只顾着裸足尖染过的蔻丹,仅在尾句处抬头一笑]您能喜欢,奴婢的浅薄心思,就很值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8-28 20:22
                帝·爱新觉罗弘历
                [混堂司里极尽奢靡的温泉洗浴后,弘历换了身穿旧的寝衣,在宫女的簇拥下去了偏殿。守门的翁阳将门帐撩起,一副活灵的美人护花图跃然眼前。待听清香氏所言,不免失笑]原是给你填肚子的,你将它插瓶子做什么?[阔步入内,宫仆皆乖觉地侯于门外。弘历并未急着往窗边去,就着床榻坐下,也没有要喊香氏过来的意思。盖因这插瓶新鲜,不免多看了两眼,遥遥称赞句]精细雅致,倒是难得。

                官女子·香半晴
                [话音甫一落定便有后语接续,心不免又突突地跳得快起来]皇…[不知何故的嗓里揪紧,后头的“爷”字自然慢去半息。香半晴的目光追随着皇帝从帐前移至榻上,屈身行过礼后,也试探着近人前去]奴婢习过些花艺,略知一二,是以在想,这株麦穗生的颗粒饱满又色泽金灿,与淡色的花束相得益彰,配来风雅。其二则是,麦香与花香相融,不仅清芬怡人,还能助眠安神。
                [香半晴埋着的头只顾着裸足尖染过的蔻丹,仅在尾句处抬头一笑]您能喜欢,奴婢的浅薄心思,就很值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8-28 20:22
                  帝·爱新觉罗弘历
                  [掌中麦粒滚动的厉害,分心答她,语气温和]也不尽是予你独吃的,朕也要尝尝,这样就不算乱了规矩。[察她拘谨得紧,骤然腾手抽了那麦梗,恶作剧似的将麦糠吹到香氏身上]你原不必如此小心,乖觉的奴婢,朕随手便能招来。朕喜欢的,是方才以穗插瓶的香官女子,是你的这份与众不同。[掌心再作碗状,挑了几颗搓干净的麦粒出来,嚼得清香溢齿,频频点头,大赞不错。闻听香氏许下承诺,并未回应,移目至她那双藏掖着的手]伸手——[再添言]两只。

                  官女子·香半晴
                  [香半晴的眉目放得极为柔婉平和,指腹滚过沾在衣襟的小麦粒,两睫惟在“官女子”纳耳时一颤,而后是感激地道]奴婢明白的。皇爷,您是待奴婢最好的人了,奴婢定是修攒了几辈子的福气,才换取今日能来侍奉您。[至最后一句话时,才递去了一双瘦掌,来前以时鲜花瓣润肤涂脂的行径,此际方昭显出用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8-28 20:23
                    帝·爱新觉罗弘历
                    [弘历淡淡一笑,那双精心保养的手,虽让弘历忆起自己头回搓麦扎伤的情形,却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意思。自上而下地将手中的麦子倒入她的掌中,捉她的手合掌]忍着点,初时会有些疼。[弘历低头将香氏的手包裹住,专注地引着她一圈圈地搓出麦糠。掌内摩擦生热,偶然间抬头对上香氏的面庞,脂粉香与花香麦香充斥交杂着,惹得弘历暧昧一言]疼过之后,便能品出一味甜了。

                    官女子·香半晴
                    [掌里积满麦谷尚觉新奇有趣,合掌擦揉后就晓得这话意思了。香半晴强抑着几度压不住的呼痛,一圈又一圈、一轮又一轮地在掌心滚过,终有一粒粒麦糠冒出小头,如释重负地卸去“重担”,捡几粒吃进口里]真的很甜。[不远的红烛垂过一滴蜡油,香半晴大着胆子向皇帝挪近相隔的尺厘,唇一抿再抿]爷,让奴婢替您更衣吧……

                    帝·爱新觉罗弘历
                    [顺着香氏的话,弘历扯了幔帐。麦糠如雪花般簌簌落下,又随着两人的厮摩翻覆而起起伏伏。或骤或缓,或轻或重的荒唐事了了,弘历将人往床角落里推了推,将那些污浊隔在另一头。布衾下,弘历的臂膀揽着她那瘦肩,极轻极柔地讲]你今儿也累了,将就睡一夜。[隔日寅中时分,弘历先醒来往混堂司洗浴,临走时嘱了达旺亲自盯香氏服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0-08-28 20:23
                      画外音:或许香半晴未曾做后面的事情,我想弘历与香半晴的感情,或许能走的更长远吧,我记得弘历说(要没说过我尴尬了哈哈哈哈)香半晴是第一个亲手叫了搓麦穗的女人,也由此可见,在弘历心中香半晴或许真就有那么一丝丝丝丝的不同呢(而后的九九重阳节那篇独白里,更能体现出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0-08-28 20:26
                        番外:当香半晴侍寝时,瞻妤瑶的内心活动
                        建文二年九月初四
                        官女子·詹妤瑶
                        乾西四所
                        [这秋日里头日光不似仲夏霸道,温温柔柔地并着树影环抱着窄窄的一进院子,詹妤瑶彼时正眯着眼写雀儿图——她近来这三晚睡得不踏实。听着鸟叫,落叶一盖,反而比被子更叫人舒服。忽不知是谁开窗,詹妤瑶一个激灵睁开了眼,抹抹眼皮四处张望:满月玉盘匆匆掠过,只留半侧月轮悬在朽木框就的天,月边系片片乌云飘飘,月轮上黛山蜿蜒白岭俊拔,围养碧波澹澹,白岭下横行两道丹霞。詹妤瑶头一回恨自己只通附庸风雅的山水鸟雀,不好学描摹美人的本事。]
                        [虽来前总与爹娘说自有书信可通,可到了这乾西四所以后,詹妤瑶才明白“云中谁寄锦书来”该是多么悲凉的盼望。纵使眼下音讯暂失,詹妤瑶还是每日写信,攒起来等以后有门路了寄出也不迟。因惦念日里的惊鸿一瞥,食不知味,这夜翻来覆去,灯熄了又灭,她在信里抱怨起来]女儿今日头一回见着了何为犹抱琵琶半遮面,憾笔上功夫不通…[写到这里,门外脚步密了起来,加上傍晚时候见过一个衣衫纹路精细的太监直奔院里,詹妤瑶猜的八九不离十,这夜应是今早见着的香官女子要承恩,今早,今…詹妤瑶回味起香氏的风情,耳朵开始热了起来,笔下所书更是不忍卒读,只得揉信成团]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0-08-28 20:27
                          [No.2]念起
                          官女子·香半晴
                          [初五那日香半晴抱着被褥垂泣至午时四刻,用膳也是未与詹妤瑶一同的,或因这避胎药后劲过大引得肠胃都有些不舒服,几道清淡的膳食也就了了吃过几口罢了。后几日过得亦有些浑噩恍惚,若非有要事不可,香半晴半步都不曾迈出乾西四所大门。此后每逢传召侍奉,例行的净浴熏香自不可少,待丫鬟婆子的态度也是懂事明礼、知进退有分寸的。而在是日回所后,院里眼尖的小宫女们就能察出一丝不对:这位香官女子,似乎很少有承幸后心得意满的神情,更多的是心酸不甘和一丁点的迷惘。日子这般淡无波澜的过了近一月,廿八夜里皇帝依旧点了香半晴的牌子,香半晴也如故去了,而今次歇得比从前要晚上一个时辰,是以第二日醒时辰时都已晃去一半。香半晴换过衣裳套上鞋袜,踱去桌旁端起那碗见得多了的汤药,捏着鼻子就要往口里灌,然而还未饮下半点,香半晴倒品出一丝不对来——往常寸步不离盯她的达旺,怎么今日就不在了呢?一时间香半晴止下了要喝进去的想法,皱眉看着这碗黑乎乎的药汁,脑里翻索出两种可能:一是皇帝今日事急忙忘了,二是这是皇帝有意要她自我抉择是否留下这胎。而不论是哪种猜测,香半晴都决计没有要喝这碗药的心思了。只因次次皆这么下去,她母凭子贵的美梦仿若镜花水月遥遥无期,而只要赌这一回,既不需付出严苛代价,还能有意料之外的收益,何乐而不为呢?手脚的动作总比头脑里的快上一步,香半晴在下定主意时,已然站在了窗牗边儿上。毫不迟疑地立下决断,香半晴支开窗户立起耳朵,确保周遭没一人瞧见,这才将满满一碗汤水,倒进了小花盆的泥土里。为着掩盖散发出的气味,还拿了几盆新的插花摆在一边。九月廿九,乾西四所的洒扫宫女莫名其妙地看着香半晴进来的身影,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回来的时候这般欢愉,仿佛碰见了什么顶好的美事。而其中玄妙,只有香半晴一人知晓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8-28 20:27
                            [No.3]事成
                            官女子·香半晴
                            [自打入十月以来夜里刮进屋内的风显然要比上月凉上几度,每到晚间,香半晴总是会格外留意门窗是否留有缝隙,被褥也多盖了几层。实则类如这样谨慎的做法,不胜枚举,譬像用膳前会避开人用银簪试过、下台阶时总低着头看地上有没有滑溜溜的东西、一到夕阳落下就立刻回房等等,只因廿九那事(倒药)在香半晴心头留下挥之不去的一道影子,总是心存侥幸,盼着那回意外能留下点什么。而在十月过去一半,有个淡淡的念头已渐渐在香半晴心里扎下了根,以往月信向来都是准时来的,这月里已晚了一周。自然了,香半晴知道月信推迟缘由繁杂,也不敢将希冀全寄托于此。直至又是五天轮过,十月二十这一日晨间香半晴就有些觉着不对,整个人病殃殃的没什么力气,早膳用得自是食不知味,午膳更是亦然,晚膳便不必多提……都是她最喜欢吃的几道菜式,寥寥几口,竟已干呕起来。至此原先仅敢悄悄想的一个猜测才慢慢儿的加深、再加深,最终笃定不已,她的腹中可能已有了一个小生命。香半晴原想去请太医来瞧,才要支使院子里值夜的宫女去走一遭,还没碰到门帘,这动作又给停下了。香半晴是想起了前朝有多少胎儿是命丧宫里,连名字都没留下一个的呢,就连皇后娘娘怀着的那个,不也没了吗……而她不过是个官女子,连正经的小主都算不上,谁会给她正眼看,又有谁会保着这胎无虞。如今火急火燎的去把这消息传开,与其成为几位娘娘小主恨不得拔之后快的眼中钉,倒不如将此事瞒下,待到事成定局再做打算也不迟。于是香官女子有孕一事并无在乾西四所传开,即便有宫女察觉她这几日胃口行径都有不对,也只归因于肠胃不适罢了,所幸也没人因这点儿小事去劳烦太医院的忙人,这则消息更是藏得密不透风。踏入冬月香半晴的月信也不曾来过,孕初的身体反应倒更为剧烈,香半晴只一个人默默忍着,任谁问起都咬牙不说找借口糊弄过去,自以为如此,便能护住要护住的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0-08-28 20:28
                              [No.4]另一个视角下的后宫生活,贤音与妤瑶的交友记
                              建文二年十二月十五
                              常在·乌雅贤音
                              御花园
                              [素日喜食的芋头酥,此时品尝起来竟索然无味,贤音有些烦意的将手中的芋头酥掷入盘中,舌尖舔唇畔,将糕点的碎屑卷入口中,并不愿委屈自个的嘴欲,摆手让迎秋将碗碟撤下去,是口腹之欲未有满足的一声叹息]总是觉得平日的膳食糕点缺了点味道,我倒是有些想念幼时在老家时常吃的那几样点心了。
                              [盖因烦闷,连带屋子的暖意都让贤音不愿在待,不顾雪椿的劝阻决意去往御花园,雪椿只得用大氅将贤音包裹得严严实实,小掌中抱着更替后的暖炉,这才一路踩着花盆底缓缓的往御花园去。]
                              [寒冬的冷风拂过面颊,呵出的气息形成了雾化过空中,贤音立在红梅树下,两弯山眉也舒开,指向树上的含苞梅枝]忍冬,那处的梅枝很好,去折一些,放到殿内,最最合适了。


                              建文二年十二月十五
                              官女子·詹妤瑶
                              御花园
                              [宫城的冬日来得是这样快,连带着乾西四所里的活色生香都偃旗息鼓,所幸还能借领冬衣一窥银装素裹。回程时詹妤瑶怀揣着这小小的侥幸拐进了御花园,雪枝抱香吐蕊在宫中似是瑞仙翩翩落地。去折一支来?是谁通读心术?竟能鼓动詹妤瑶吐露心声,她有些慌张,不料还有更令她震惊的一幕——玉团似的手冒出采了一支。不不不不是我,詹妤瑶以为是在做梦,加快脚步想逃出御花园,不料踩空,被自己绊倒在地]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20-08-28 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