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吧 关注:560,876贴子:22,818,891

〖状元〗宫斗吧第四季小小说竞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景仁宫中月华静,一梦更比一梦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9-15 23:03
    前排@看那花飞花满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9-15 23:04
      大家好,我是殷栩。感谢大家对拙作的厚爱,同时也欢迎后续雅正。
      此刻激动难以言表,唯有以戏为报,永远保持创作热情和对文字的敬畏。
      再次感谢宫吧给我这一次机会,在这个圈子里印下我的足迹,也让三次的褒与贬得到公正的平衡。
      谢谢大嘎,发言完毕!
      (发言很严肃,但我本质是骚话小天使!欢迎和我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9-15 23:04
        题目:景仁宫中月华静,一梦更比一梦痴
        作者:殷栩
        出处:君临天下
        (关于为什么没有以群报名的方式参赛:报名时也没有想过能获得如此殊荣,就很冲动地交了一篇写成的罚戏上去,这也是我唯一的一篇小小说;另一方面,君临是我非常崇拜的佬群,见证了我从纯妃戏选手到政戏也勉强独当一面的成长历程,慕极爱极,也怕砸了本家招牌。如今看来稍有遗憾,不宜妄自菲薄。)
        一些背景:
        ①立储纷争波及后宫,嫔妃各使手腕结交边将朝臣,都欲在天平上为自家孩子加一份筹码。道君皇帝为此颇为不悦,前日下旨严申此事。
        ②裕妃曾梦见栎仙,自此恍然“以色事人者终不长久”,并正式参与权力角逐。
        (前情戏可戳进“今何栩”吧了解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9-15 23:05
          (一)
          白日里道君下了旨,后宫便如水中沉石一般,泛起阵阵无涯的暗流。景仁那厢也不例外。裕妃殷氏先是默坐了一会,又命人搜罗些闲奇尖新的本子来看,终是翻了几页,搁在案上后话不提;晚膳过后再于庭前慢逛几圈,便沉沉睡下了。大宫女流香亲自将一应帐幔灯烛安排妥当,又嘱咐了几个小婢好生守夜,众人乃款款散去,权作偷得浮生半日闲。
          且说那殷氏合了眼,但觉轻快畅然,浑身筋骨也舒坦。少时听见有人唤她闺名,自是心中大惊,忙用肘臂支起上身,探了头去看。早有一妙龄女子步若凌波,意态姗姗,边掬了笑意边朝锦榻这畔行,一口“裕妃娘娘”叫得柔曼。
          殷氏见她貌若倾国,不免心生一番醋意;少顷回转了心思,又忖:我等艳冠后宫,还未见哪人有这般颜色,瞧她一身出尘打扮,倒与当年那栎仙颇为相似,底是外来客无疑了。如此思来,也却榻相迎,道:“敢问这又是何方仙姑?”
          那女子被她勘破仙身,也不讶,仍是笑吟吟地道:“前些日子栎仙堕凡被你撞见,想不到竟记得这般清楚。我乃天家女使,特带你往琼英洞府乐上一乐。”说着便轻握住殷氏手腕,示意她与自己同行。
          殷氏暗忖:那日遭逢栎仙已属诡谲,这会子又来了位“天家女使”,不知我这景仁宫,到底犯了什么太岁哩!她怕是陷阱,便左右推脱着不去。谁知那女子已然有愠怒之色,斥她:“昔有庄郎栩栩然化蝶,自喻适志。你既名栩,又怎知我天家圣地、不及半分人间之乐?”殷氏瞠目结舌不敢妄应,遂任由她扯着自己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9-15 23:05
            (二)
            女使在前面作引,殷氏一步步随行,见那所谓的“琼英仙府”,果真是“琼华仙葩,瑞英芳草”,高蒲低荷,交相掩映——映得人从花间过,卷帘手也香。殷氏不敢乱触,只延了美目顾盼着。两人一路乏言,不多时至一闺房前停下。
            女使笑道:“你这时进去,便能寻到乐子了。”殷氏虽心中怵悸,然此刻既已身处异境,便也不必多问,只入“境”随俗、自求多福罢了。向女使道过谢后,她蹑着步子往前走,忽见一玲珑少年翩然起舞,唇齿间好韵如潮,直惹人酲醉失神。
            殷氏正好生欣赏着,须臾间歌也停,舞也滞,那仙官回转身来,湛然一礼:“想必这就是裕妃娘娘了。小仙奉命为娘娘歌舞一曲,再共赴风月。”言讫又旋起踵来、清喉欲开。殷氏见状忙上前拉住他,面色佯怒:“你讲甚么风月!本宫乃天子之妇,早知仙境如此,是至死不该来的!”那仙官把广袖一抽,退后半步,话中不无讽刺地道:“天子之妇?娘娘不知这里即是天界么?他给我等作儿子,老子们还不屑他侍候哩!”他言语咄咄,此刻虽少降了辞色,仍是不留殷氏半分情面,复道:“小仙知娘娘床笫寂寞。且听下这曲《好事近》,方知是孽缘还是好事连连!”言罢起舞,歌曰:
            “云鬓香编翠锦衫。鸾镜光开,鱼雁惊喧。笑登西阙望云端。几度春残,几度潸潸。
            “自古风流须尽欢。莫傍闲窗,倦拭华簪。呼来佳客尽缠绵。玉润花娇,月也纤纤。”
            广袖既舞,扬扬清光。一时满室芬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9-15 23:06
              (三)
              待他一曲唱罢,殷氏只觉心骨酥软,风流难耐。然尚在一际清醒间,她的的觉出曲韵不合,便询道:“敢问仙官,这不是《一剪梅》么,怎道是《好事近》?”那仙官冷冷一笑,转拾起桌上的剪刀,一把铰了那红焰底下的烛信子,道,“娘娘风光半世,倒是听不明白?天下好事近是易近,转瞬便又虚化了。若不如这烛信子一剪即落,你当是宝瓯永固?”
              殷氏听了这话,但觉颅中五雷炸响。又兼烛火幢幢,那仙官的面容竟平白泫上几分妙异,更觉是天界中人无疑了。她索性卸了钗环,褪了裙衫,乖乖落了鸳鸯帐子任他摆布;一霎是探花访柳,一霎是楚雨巫云,好不快活。正当两人耳鬓消磨、肌骨缱绻之际,殷氏忽想起尚不知他姓甚名谁——这若是错付了鱼水欢情,该如何是好?便匀了芙蓉笑靥,一壁抚他颈下温热,一壁柔声问道:“敢问仙官是何方神圣,有何名讳?好教妾身来日献香遣火,以报今日之恩……”
              那仙官倒也爽利,径答:“你当我是那被贬下凡的栎华仙子么?怕人嘲弄,连名姓也告不得。小仙名崇光。承蒙娘娘多年照顾,不求香火供奉,只隔些日子赏点清泉之水便满足了。”殷氏这厢正惊讶,他又捡了话儿续道:“娘娘怕是不记得小仙了?娘娘初获圣宠那年,可是亲手栽下了小仙啊。”
              这下殷氏心里如明镜一般了:他……他竟是……二十年前道君赐给景仁的那株海棠!若被道君知晓自己与那妖物行此祸乱之事……思及此,殷氏也顾不得方前的枕席情好了,一把推开海棠公子,扯来衣裳就要往外走,余下那人一声声地唤她“娘娘”。殷氏但觉耳中聒噪,恨不得速速离开此地。正逃着,忽觉出了一身冷汗,再一定神,竟看见头顶的碧文罗帐,那穗子正摇摇曳曳地逗她笑呢。
              殷氏惊醒,然而梦中所历已全然记不得了,空余些“红烛”“海棠”之词尚有些飘飘忽忽的影儿。她以为梦见那个叫东坡的诗人了,便想幻境重游,请他为自己作首赞颂芳姿的诗,谁料到这时鸡人的报晓声自远处传来。殷氏便也作罢,径唤婢子进来侍候盥洗了。
              怪道是:景仁宫中月华静,一梦更比一梦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9-15 23:06
                完结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9-15 23:07
                  丞相白话了,太少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9-15 23:09
                    盲捧!!!冲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9-15 23:11
                      骚话小天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9-15 23:13
                        必须排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9-15 23:13
                          公屏们,把兄弟打在奥利给上!@眉盏◎ @东野不野 @春秋为冕 @赠予秋秋的情诗 @尽折肱股 @命运的旅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9-15 23:19
                            呜呜,曹11白话也好好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9-15 23:23
                              开着大号再来吹一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9-15 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