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战记吧 关注:3,197贴子:29,570
  • 0回复贴,共1

头部受到撞击,一些残缺的记性涌向脑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一个旅行杂志的编辑,穿梭于世界各地。就在刚刚,行李架上的包裹砸在头上,让我一下想起当年的事情……
我是,我是“织女星级”歼星舰的三号舰“启明星号”上的一名舰员,当时在“启明星号”的厨房工作,是一名炒菜的士官。“织女星级”歼星舰是59改系列的战舰,北约代号为“鲎”,是第三次星门战役时的主力歼星舰型号。
当时“启明星号”的序列被编入63星域阻击舰队,舰队接到的命令是前往63星域,阻击萨博星人的盟友洱俾星人的增员舰队。这是一次没有记入史册的战斗。
战斗打响时,我正在厨房值班。虽然我在炒菜,但是也能听到“启明星号”主炮的蓄力储能和激发射击的声音。但是,这仍然没有影响厨房切菜炒菜传菜的秩序。作为一名歼星舰的舰员,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为各个战位上的战士提供可口的饭菜是我唯一的职责。
战斗整整打了40个小时,在我第三次走上灶位时,一次猛烈的摇晃,伴随着金属撕裂的声音,紧接着我感到气压迅速的下降,随即在隔仓门的作用下,气压又迅速回升。厨房里的灯忽明忽暗,警报声此起彼伏。
作为一名久经战火的舰员,我知道,我们的歼星舰被击中了。既然气压正常,我们的命就算保住了。可忽明忽暗的灯光说明,我们的能源系统出现了问题。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扶起在摇晃中倒下的各种调料瓶子后,就和其它厨房的舰员一样继续炒菜做饭了。
不久在歼星舰的广播中传来了范舰长的声音:“我现在向启明星号上的全体舰员通告,我们刚刚受到了一次炮击,我们的反物质引擎被击中,有23位战友离开了我们……我们已经启动了备用的核聚变引擎,但是因为主炮耗能巨大,我们不得不节约使用能源,我们将在五分钟后关闭舰员生活区的能源供应……当然,厨房和餐厅除外,我们战舰需要能源,而我们的战士同样需要能量。诸君,武运昌隆。”
看来,这好像没有影响到我的工作。
几小时后,我的工作结束了,走下灶位,正准备离开厨房。就在我刚打开门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我身后一次剧烈的爆炸,我被冲击波掀出了厨房。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降我吸了回去。然后,作为隔仓门之一的厨房大门紧急关闭,我狠狠的撞在门上,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到四周有人忙碌抢救的声音。这是我听到我们的蔡副厨师长的声音:“这还有一个活人,他头上的不是血,是番茄酱!”一会,我被几个人抬上担架送往医务室。
不久,躺在机体复原机中的我,再次听到范舰长的声音:“我再一次沉痛的通报我们的战情,不久前,一架破防的外星战机击毁了我们的厨房,我们损失了68位厨师……然而,我们已经没有备用的厨房了……舰队司令已经同意我们退出战斗,返回地球母港维修了……虽然,我也想对洱俾星人攻击厨房的卑劣行径还击。但是,我不能让我的战友饿着肚子战斗……现在,我命令,启明星号返航!对不起,可能要让大家吃几天方便食品了……”
不久后在返航途中的我,在护士的搀扶下,来到了厨房的门前。隔着窗户,我只能看见无尽的星空,却看不见我的厨师战友……我的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最终,启明星号也没有再次返回星战的战场。因为不久后,星战以地球人的胜利而告终。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在残酷的战斗活了下来;我又是不行的,每天都在思念牺牲的战友,痛苦撕裂着我的心。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欣然接受了记忆清除,为的是拜托失去战友的痛苦。在我走进记忆清除室前,我遇见了范舰长。我立正敬礼。范舰长微笑的对我说:“我认识你,你事我舰上的一名厨师,我吃过你的菜,很好吃!”我受宠若惊,舰长竟然记得我,还吃过我的菜!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又敬了一个礼。范舰长又说:“我原来也是一名战舰厨师,我为你感到骄傲。”我再一次热泪盈眶……
然而,以上的这些记忆在这几分钟后就被清除了。直到刚才被行李砸中才又涌上心头。
我将一杯酒洒向63星域的方向,祭奠我那些牺牲的战友。
我拉着行李箱走到路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打车回家。就在我下车结账时,我无意中看了司机一眼,不由大惊失色:“范舰长……”司机一脸蒙圈,说到:“什么范舰长?你认错人了吧……”
(终)


回复
1楼2020-09-19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