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威汉娜吧 关注:28贴子:482
  • 7回复贴,共1

【授权翻译】伸出援手/Reaching Out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每个人都有最困难的时刻,
但不是每个时刻,都有人伸出援手。」
敬纳威汉娜


回复
1楼2020-10-02 17:08
    伸出援手

    大战结束后,她觉得自己坍塌了。礼堂里寂静无声、毫无生气,但她无法和其他人在一起。她掩面跪倒在尘土和碎片中,潸然泪下。

    ----

    从她记事起,家里就一直有酒。有一次,父亲说这是一种放松,大人们有时需要放松心情。
    汉娜的母亲死后,房子里的酒量越来越大。然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它们很快便灰飞烟灭。
    她取下一个透明瓶子上的瓶盖。伏特加。那种气味令她作呕,但她无视了它。现在,她需要被遗忘。
    它在下沉的过程中会燃烧起来,但是她欢迎它带来的麻木感,这一次,死者停止了尖叫。


    回复
    2楼2020-10-02 17:09
      ----

      纳威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找到了她。她正喝着那天的第五杯烈火威士忌,空酒瓶装满了口袋。阿布福斯犹豫着要不要把她送走,但这种事常常发生,因此她必须做好准备。

      “哦,嗨。”她说到,“谢来,我还是垃圾一片。”

      “那可大错特错了。”纳威说。

      她大笑起来。那当然是真的,千真万确。她就是什么用都没有。她若不是,她的朋友们就还能活着呢。或许她就不会亲眼目睹贾斯汀因为自己的分神而永远地倒下。

      She takes another shot.

      “你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他问。

      她又笑了。“什么是睡眠,只不过是我们醒着时创造的逃离地狱的幻觉罢了? ”她要求再来一次,不久阿不福思就会开始否认她。

      “你在自责,对吗? ”

      她一言不发地饮尽一口酒,然后在口袋里摸索着硬币来填补账单,看了纳威一眼,礼貌地点了点头。

      ----

      她的脸颊如牛奶一般惨白,冷汗细细密密地,布满了额头。过度疲劳的眼白里,充满了血丝。

      她劝告自己相信,自己还好。

      ----

      纳威又一次找到了她。也许她需要让他开口,但她没有勇气去那么做。


      回复
      3楼2020-10-02 17:09
        ----

        “妈妈,”她哈着腰,捂着肚子大喊,“妈妈,我不舒服!”

        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知道她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就像贾斯汀。就像科林。就像其他人一样。

        汉娜瘫倒在地,带着遗憾的口气沉吟,“妈妈……”

        呕吐物从她的嘴里喷出来,又热又酸。当她试图爬起来的时候,眼泪刺痛了她的眼睛,结果却滑进了她自己的病中。她闭上眼睛,黑暗,渐渐把她吞噬。

        ----

        这一次,她找到了纳威。她宿醉未醒,光线让她头疼得要命,但她需要他。他们从来没有亲密无间过。七年级,他们一定程度上走到了一起,但是她认为他们还是更多的是熟人而不是朋友。

        “你看起来糟透了,”他说。

        “每个女人都想听到的话,”她低声呢喃。

        ----

        “杀人是控制生死的唯一手段。”午餐时,纳威这么说。

        汉娜咬了一口三明治。她都不记得上次吃真正的食物是什么时候了。有时候,她可能会因为酒精而吃一些垃圾和油腻的东西,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一瓶就足够了。

        “没有人责怪你,”他告诉她,“都是伏地魔和他的追随者干的,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她的一部分想要相信他,想要知道他是认真的。

        但还是过于痛苦。


        回复
        4楼2020-10-02 17:09
          ----

          他没有放弃。有一次,他告诉邓布利多军,他认为自己不属于格兰芬多。以她的坚韧,她认为他很适合这份工作。

          ----

          瓶子似乎在嘲笑她,它知道她是软弱的,它知道她的失败。

          她打开酒瓶,喝了一大口,被灼热的苦味呛得透不过气来。

          也许她讨厌自己现在的模样。

          ----

          纳威善良而友好,当她告诉他她喝了一杯的时候,他并没有批评她。

          “这只是一次挫折,”他表示,“不是世界末日。”

          这并不会让她觉得一切都很好,但这足以让她放心,哪怕只是一点点。

          ----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问他们什么时候出去吃饭,庆祝戒酒一个月。

          “你是个好人,怎么会有人对你不好呢? ”

          她看着侍者从他们身边走过。她的眼睛仍然盯着他端来的酒。葡萄酒并不是她的最爱,但是现在她甚至想要一滴酒精。

          她摇摇头,清了清嗓子。“谢谢。”

          “甜点怎么样? ”


          回复
          5楼2020-10-02 17:10
            ----

            即使她坚持一年不喝酒,他也不会离开。他们一起在公园里散步,看着秋叶飘落在地上。他不欠她什么,她不会因为他离开而批评他。

            但是他留了下来,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感激。

            “咖啡? ”他问道。

            结局总是这样的。一次聊天,一次散步,更多的交谈,最后总是以食物或饮料结束。几乎就像……

            “纳威,我们在约会吗? ”她轻声问道。

            他的脸颊发出深红色的光芒,他笨拙地盯着自己的脚。“我的意思是... ... 如果... ...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他说,她可以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希望。

            汉娜微笑着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我喜欢这样。”

            ----

            她仍然会在半夜醒来,喉咙因为尖叫和泪水刺痛。现在,她没有去拿酒瓶。

            “又做噩梦了? ”纳威低声说,坐在她身边。

            汉娜脸红了。“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

            “胡说,我宁愿你这么做。”

            说完,他双手环抱着她,把她拉进自己的身体,然后躺下。她的心魔仍然缠着她。她还在康复中。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他就在她身边,她知道她可以接近他。


            回复
            6楼2020-10-02 17:10
              如有吞/楼烦请告知
              原作者cheeky slytherin lass,已获得授权


              回复
              7楼2020-10-02 17: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0-29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