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景吾吧 关注:83,708贴子:1,986,147
  • 7回复贴,共1

【原创/生贺】我绑定的两个系统是CP(AT,快穿向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生贺】我绑定的两个系统是CP(AT,快穿向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0-07 17:19
    文案: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的定情之旅。

    主角(伪):在别人脑子里谈恋爱,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

    简介:手冢和迹部前期是系统身份,无实体,这一阶段两人是从好友到暧昧;中期可以数据化身体,两人逐渐确定互相之间的感情,心意相通;最后自然是回到自己身体里,he。

    主角(伪)是手冢和迹部绑定的宿主,主角有很多很多的缺点,会经常性拖后腿,戏份很少,主要是工具人的作用。

    设定为快穿,一共七个世界,每个世界都是被穿越者穿成筛子的网王平行世界(私设无数),平行世界里的手冢和迹部不会跟系统手冢、迹部有过多交集,他们彼此分的很清楚。

    人物介绍:

    手冢国光:1007,代号K,20岁,180cm。

    迹部景吾:1004,代号A,20岁,183cm。

    主角(伪):郝朴桐,25岁,160cm。在每个新世界会有新的身体和身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0-07 17:19
      【第一章】

      叮!系统1007绑定完成。

      叮!系统1004绑定完成。

      “A,你这是什么意思?”声音清冷严厉。

      “嗯?这不是很明显,我选的恰好是分配给你的,嘛~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前面还勉强算正经,后面越说越有挑衅的意思。

      “你到底想做什么?”清冷声音好像有点生气了。

      被叫A的家伙不以为忤:“我的目的?当然和你一样,完成任务啊。”

      “你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这并不好玩。现在还有没有办法解绑?”清冷声音变得有些无奈。

      “喂,K,和本大爷一起完成任务,你应该感到荣幸啊,毕竟我可是先你一步呢!”A得意洋洋的很。

      郝朴桐听了一会儿,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不好意思,两位谁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幻听了吗?”

      被提醒后K马上反应过来,不再跟A纠缠,而是像宿主认真介绍:“你好!我是系统1007,你可以叫我K,马上我会将新手指南发给你,请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郝朴桐眼前晕眩了一下,然后脑海里突然出现一段记忆,详细解释了眼前的情况。

      在宿主阅读新手指南的时候,A和K继续就刚才的问题争论起来。

      K希望能够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眼前的局面,“你为什么选择我的任务对象?”

      但是A不配合,他语气傲慢:“本大爷现在可以自主选择任务对象,跟你不一样,我想选谁就选谁。”

      声音并未屏蔽,郝朴桐还是能听见的,他觉得K的脾气可真好,这都不生气,他俩关系一定很好。

      K和A的确太熟了,他明白A一定有什么东西隐瞒着,但是A不想说,他就注定问不出来,索性就算了。

      “我先完成绑定的,任务期间我说了算,你可以提出意见,但是由我做决定,可以吧?”K不再纠结已经发生的事,转而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安排。

      A没有异议,同意了K的要求。

      达成一致后,K正式投入工作状态。

      “郝朴桐,你好,请问你的任务计划是什么?需要我如何配合?”K的语气还算友好。

      但是在郝朴桐看来,这就像班主任收作业,关键是他还没写完,“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看完,您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他刚才光顾着听他们说话了,还没开始看呢,根本不知道啥是任务。

      作为大脑拥有十条跑道、一心多用的佼佼者的K,他确实不懂分心的含义,但还是仁慈的同意了给他时间继续阅读。

      在K的关注下,郝朴桐尽最大努力去研究这份指南了,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努力就有用的,作为一个上完高中之后基本上再也没有接触过大篇文字的废宅来说,这通篇都天书,郝朴桐花费了好大劲儿,愣是一句也没明白。

      “我…我看完了。”郝朴桐说得很没底气。

      A一听他这心虚的语气,就知道他肯定没看懂,看来这位宿主很符合‘最后一任’应有的素质。

      而K自然也发现了郝朴桐的不自然,为了照顾他的胆小,K尽量平静的问:“有什么不懂的,权限范围内,我给你解答。”

      得到K的允许,郝朴桐顾不上丢不丢脸,硬着头皮问道:“我应该作什么?”

      被这样一问,A都觉得眼前一黑,甚至想夸他一句‘**’。

      相比之下,K的反应淡定多了,他反问一句:“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吗?”

      郝朴桐还真没搞清楚,他大脑完全混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听见两个人说话却找不到人在哪。

      K忍住没有当着郝朴桐的面叹气,默默的平复心中的烦躁。

      “你出了某种意外,然后灵魂被捕捉到,我们互相协作到不同平行世界去完成任务,以此获得重回原世界的能量,这样讲你能明白吗?”K尽量说得简洁易懂。

      只听了个‘意外’就宕机的郝朴桐还不太能接受,喃喃自语道:“我现在是死了?我已经死了啊?原来这就是死了之后的世界吗?真厉害!”

      “容我提醒一句。”A打断他的碎碎念,“你还没死,死了之后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你可以试试。”

      郝朴桐回过神来,“哦哦,不好意思,K你继续。”

      K沉默了两秒,他不知道该继续什么,他已经讲完了啊。

      忍俊不禁的A好心帮他解了围,给郝朴桐解释:“还是我来说吧,简而言之,你要进入不同世界,使用不同身份,在规定时间内达成要求,通过七个世界后,你就可以复活了,没有通过的话你就死了,你现在处于生与死之间,结果如何就看你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明白了?”

      差不多听懂了,郝朴桐不好意思再深问,半懂不懂的反正听A的指挥就行了吧!于是郝朴桐点了点头。

      接着K就提议,“那么我们马上开始第一个任务吧!”

      叮!您有新任务,请及时接收。

      电子音应声响起,郝朴桐咽了口唾沫,拖延症这么些年,头一回遇见这么雷厉风行的,郝朴桐非常不适应,可是他自觉没有话语权,只好老老实实同意接受任务。

      任务开始,郝朴桐短暂失去意识,数据为他构成接下来要用的任务身体,趁这段时间,K要再次嘱咐A一些事。

      K严肃起来:“说好了……”

      “任务期间由你做主。”A特别识趣,“没问题,本大爷绝对服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0-07 17:21
        明明A答应了,但是K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其实从知道A和他绑定了同一个宿主之后,K心里就一直有些说不清的焦躁,他跟A认识了很多年了,尤其是因为意外成为系统之后的这两年,他们的联系变得更加密切,在这样一个难以掌控的环境里,两人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

        可是,A有事情瞒着他,这是个不好的信号,只是K暂时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和A沟通。

        “喂,想什么呢?”A不打算让K琢磨这事,眼下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快点完成任务,早点获得能量,在这之前,他不准备跟K进行任何深入交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K对此没有意见,他发现A的抗拒之后,就决定掀过这篇了。

        “没什么,做任务吧。”

        第一个任务对郝朴桐这个新手还算友好。

        这个世界出现了一个穿越者,名叫秋庭樱雪柔,这个名字就很玛丽苏,她还有个提升魅力的金手指,于是在这个世界勾引了一大堆男人…哦,不对,是男生,这是个校园文。对他要求就是将这个世界拨乱反正。

        郝朴桐读完了剧本,没看明白让他干嘛,“K,这是要我做什么啊?”他记得任务期间做主的是K,自然是征求K的意见。

        接收完剧本的那一刻,A和K都沉默了一下,如果有实体的话,可以看见这两人深深皱起的眉头。

        “这是你的任务,你要先自行探索,不能想都不想就找我帮忙。”K耐心引导着郝朴桐。

        啊?郝朴桐一脸苦逼,这种费脑子的事根本不适合他,本以为抱着大佬的大腿,只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就行了。

        可是K明确告诉他了不帮忙,A也一直没说话,显然是认同K的意思。

        郝朴桐吭哧半天,道:“那,那我先看看我自己的情况吧!”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冰帝私立学院国中三年级的学生,名叫伊藤原,家里是开建筑公司的,本人在学校没有什么存在感,毕竟就算是主神系统,要在一个世界凭空生成一个人,自然也是越省事越好,况且这样的设定还不容易出现破绽。

        伊藤原和秋庭樱雪柔一个的攻略对象是同班,这样方便他悄悄了解秋庭樱雪柔的动向,可惜那个攻略对象不是个好接触的,要不是这样,秋庭樱雪柔也不会在他身上话费了最多的时间。

        “这个迹部景吾太苏了吧!学生会长,富家少爷,超级高富帅啊!”郝朴桐研究完人物身份简介,忍不住惊呼,语气里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冷不丁的被叫到名字,A猛地被口水呛了一下,咳了两声。

        K则是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短短的一声“呵”,轻的让A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在笑我?嗯?”

        以为这话是对自己说的,郝朴桐茫然道:“我没有啊!我在说任务对象。”

        A懒得跟他解释,问道:“这么半天,就没看出点有用的东西,想好怎么完成任务了吗?”

        郝朴桐马上闭嘴,继续埋头苦读。

        其实按照任务指南,这个世界的任务很简单,阻止秋庭樱雪柔用金手指去迷惑那几个被攻略对象就行,具体方法都不用想,当然是告诉他们事情,然后让他们有所警惕。

        要是事情能按照想的发展就好了,眼下,先不说这个身份太没有说服力,跟谁都说不上话;再说秋庭樱雪柔,原剧情里攻略了十来个男生的金手指就不好对付;最后,郝朴桐实在非常垃圾,他双商巨低,没经验,没能力,更没有聪明的头脑,拿什么和穿越女主斗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07 17:22
          【第二章】

          叮铃铃——叮铃铃——

          闹铃声唤醒了郝朴桐,开学第一天,不能迟到啊。

          可是他还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站在教室门口磨磨蹭蹭不敢进去。

          “喂,让开让开,你挡着迹部殿下的路了!”一个娇俏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郝朴桐回头一看,一群女生簇拥着一个男生走过来,说是簇拥,但是却矜持的和那个男生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金发碧眼,精致的面孔就像大师精心雕琢出来的完美作品,右眼角下的泪痣显得特别迷人,郝朴桐自认平平无奇,可是在原来世界也没见过帅的这么惊天动地的男生,就算是那些号称盛世美颜的男明星,在这个男生面前恐怕也得自惭形秽了。

          “喂,你听不懂别人说话吗?”那些女生有些不悦了。

          郝朴桐这才回过神来,马上往旁边挪开两步,让出进教室的门,方便他们进去。

          可是那个男生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右手抚在泪痣下,一副认真观察的样子,看得郝朴桐心惊胆战,‘不会这么快就被发现破绽了吧?’他悄悄在脑海里问K。

          回答他的不是K,而是A:“你这满身漏洞,我……他发现不了才奇怪吧!你在看不起谁呢?”

          A不想自夸,不过面对和自己一模一样那个迹部景吾,他还是会高看一眼的。

          迹部景吾看了一会儿,微微一笑,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伊藤原?”

          郝朴桐对这个名字还是有点敏感性的,“啊,是。有什么事吗?”他以为很没存在感的人怎么会被这样一个校园风云人物记住呢?

          大概是郝朴桐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迹部景吾恰好今天心情也不错,于是善良的点了点郝朴桐校服衬衫胸前的口袋,上边绣着‘伊藤原’三个字。

          K难得好奇:“A,传闻是真的吗?”他口中的传闻是指:迹部景吾对别人的事完全不关心,他甚至连网球部非正选的休息室在哪都不知道。

          A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的是真的吗?”他所说的传闻则是指:手冢国光记不全自己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

          俩人默契的不说话了。

          郝朴桐的心神还停留在他们的对话上,迹部景吾头一次这样被人无视,虽然有点不爽,但是看这个同学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也懒得跟他计较,自行推门进了教室,和迹部同班的女生自然是跟着进去,不同班的就很快散去,要赶在上课之前回到自己教室去。

          K不得不提醒:“你该进教室了。”等郝朴桐回过神,教室门口早已恢复了空荡。

          “哦哦。”

          郝朴桐坐到座位上才想起来,他忘记提前查课表了,今天上啥课啊?

          见他快要急得哭出来了,K实在于心不忍,无奈再次提醒:“看黑板,上面有今天的课程表。”

          郝朴桐感激涕零。

          虽然知道他不至于真的掉眼泪,但也确是确实很弱鸡了。

          A挺惊讶的,“K,你…原来这么心软的吗?”他印象里的K一直是座冰山,倒不至于冷酷无情,可也不会这么……恕他学识不够,他一时间还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

          “闭嘴。”K自己也有些后悔,一个课表而已,不知道就不知道呗,他何必去提醒呢!真不知道自己刚才受了什么刺激。

          可怜A和他认识这么久,头一次看见他这么不正常,忍不住就像多探究一下,“哎,你对之前的宿主也这么温和友好吗?”

          K沉默不语,他对前几任宿主都和对以前的部员差不多,严格要求,从不手软,今天这样可能只是因为昨晚熬夜做计划太费神了,一时恍惚罢了,他这样自我安慰着。

          不过A却不肯轻易放过,非要刨根问底:“你不会真的转了性子吧?看见宿主同病相怜的……”

          “没有。”K不想听他胡说八道。

          没什么可同病相怜的,在这个主神空间里,大家都是自身难保的,帮得了一时也帮不了一世,他还不至于分不清轻重。

          A也知道他不会,只是之前各自带宿主完成任务,那些事是不好交流的,他们仅有的联系也就互相关心一下情绪和工作进度,太详细的根本不提。何况,这些任务大多充满了丑恶,也没有值得回忆和分享的,巴不得早点忘光呢!

          如今两人带同一个宿主,A便没有太多顾忌了,“K……”

          正要说话,郝朴桐突然冒出来。

          “那个……我对你们聊天没什么意见,只是我不知前情,你们说话我不明白,然后就抓心挠肺的,所以……”郝朴桐是真想说,你们能不能别在我脑子里聊天了,又不给我解释,听别人打哑谜又不好玩,我快烦死了!可怜他怂,只能祈祷两位系统良心尚未泯灭,放他一马。

          如果能够屏蔽的话早屏蔽了,A还不想说给他听呢!K也是差不多的心情,不过他更淡定一点,明知这种机制就是为了挑拨系统和宿主关系,防止双方关系过于亲密,K并不打算在这上面浪费情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0-07 17: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08 12:40
              出于职业道德,K认真给与宿主提示:“我其实建议你听听,有些事我们不方便直接告诉你,需要你自己寻找蛛丝马迹,拼凑真相。”

              郝朴桐乖乖“嗯”了一声,顺便问道:“那这课,我是不是不用听了?”反正他也听不懂。

              不知人间疾苦的K疑惑:“当然要听,身为学生,这是本职工作,不能懈怠!”上课跟分析他和A交谈的内容又不冲突。

              A忍俊不禁,“你可真是…特别。”A本来想说可爱,他是真的觉得K这理所当然的样子很可爱,但是K要是听到这个形容词,恐怕不会高兴,A临时改了口。

              上午的课程匆匆过去,郝朴桐晕头转向,趴在桌子上起不来。

              A催促:“你怎么还不动?”

              郝朴桐不解:“动?动什么?”

              A对这个榆木脑袋很是无奈,当然是去找迹部景吾,取得他的信任,让他帮忙解决秋庭樱雪柔啊。

              “A,我觉得不必,毕竟你…迹部不是很好接触,贸然接近要是引起反感就不好了。”K不赞成A的意见。

              说他不好接近,A不承认,“我觉得迹部很热心啊。”

              要是现在有实体的话,K恐怕也要控制不住,不礼貌的对他翻个白眼,你自己什么性子你是真不清楚啊?你的热情只存在于两种情况,一是对方很强大很厉害很优秀,二是对方恰好赶在你心情很好的时候出现。

              目前郝朴桐哪种也不占。

              郝朴桐不主动,秋庭可主动了。

              吃完午饭的功夫,‘迹部的专用休息室、专用沙发被一女生占用,并且迹部殿下没有表示任何不满。’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冰帝学院。

              郝朴桐对此没有任何看法,而A和K则是不约而同的冷笑了一声,A像是在嘲讽,K更像是轻蔑。

              在这个世界一开始,他们还担心过如果这里和他们原来的世界过于相似,导致代入感太强分不清现实可怎么办?现在可以放松了,哪边是真实,哪边是虚假,一清二楚。

              “嘛,先想办法去搞清楚秋庭樱雪柔的情况吧!”A建议道。

              K不满A这样直白的指挥宿主做任务,话还没说,郝朴桐已经高兴的答应下来,兴冲冲的跟班上同学去打听细节了。

              K叹了口气:“A,之前说好的是我做主 。”

              违反约定的A更加轻松自在了一些,语气随意道:“别这么死板啊,毕竟是新手,这个任务就当新手教程好了,再说了,眼睁睁看着他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你都不着急吗?”

              当然着急,只要带完这个宿主,K就可以升级成为有自主选择权的宿主,然后再带完三个宿主左右他就能够离开这个空间,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更何况现在A比他快了一步,他们当初可是有打赌,就赌谁能先离开,至于赌注的内容……K想到这有些尴尬,当时一时冲动,如今想反悔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在一段沉默之下,A以为他真的生气了,便找话描补:“本大爷也是想帮忙,这家伙太笨了,不教一遍他真的能把这次任务拖个十年八年的,得不偿失啊!”

              郝朴桐弱弱的附和:“我觉得A大佬说得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0-16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