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吧 关注:763,380贴子:14,431,133

【原创】《幕前之幕》食死徒警告!前期哈利x原创女主,后期堕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幕前之幕》食死徒警告!前期哈利x原创女主,后期堕落为食死徒。
“猎手越来越近了,我不甘心成为猎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0-19 20:05
    戴上食死徒面具的那一刻,黑暗就已经来临,厄运就像蜘蛛网一样越来越紧……
    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恨和悔。
    当你身处寂静的黑暗,哪怕仅有一丝星光,你也会伸手抓,对吗?也许任何人都是。漫长的夜幕似乎没有边际,终遇光明,为抓住破晓之光,代价已经置之度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0-19 20:06
      简介:
      麻瓜出身的萨莉莎·麦特曾想过也许魔法是真的,但当她真正看到魔法的时候,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魔法是真的、龙也是真的、幽灵也是真的……
      很快,萨莉莎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为人生的万变喝彩。
      有人说萨莉莎赶上好时候了,神秘人已经被那个大难不死的哈利击败了十一年。
      被分院帽“判”进了斯莱特林,麻瓜出身的萨莉莎感到压力和无力。在这陌生的地方,身边是一些奇怪的同学,学习着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法,这一切让萨莉莎感到迷茫,这真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也过“惯”了麻瓜生活,就像萨莉莎一样。相似的经历让哈利和萨莉莎的心越来越近,但一切顺利的故事连童话里都找不到。
      厄运找上了萨莉莎,她的手臂多了一个印记,她视之为噩梦。她落在了一个被食死徒们称为“贝拉”的女人手里,为了活下来,萨莉莎成了食死徒。看着手臂上的骷髅和蛇的标志,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当事情演变得越来越糟,萨莉莎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食死徒面具下是女孩愧疚和惊慌的脸。
      一步错,步步错。
      萨莉莎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一个重回光明的机会,那就是决战的时刻。在伏地魔进攻霍格沃兹时,萨莉莎做出了选择,“怕死”已经不能让她再躲在黑暗中了,她摘下食死徒的面具,为曾经的朋友而战。她下定决心要保护霍格沃兹,哪怕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做正确的事……
      “救赎……我还配吗?”面对着霍格沃兹的惨状,萨莉莎不认直视。“我该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而赎罪了。”
      破晓时分,夜幕最后一丝影也被驱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19 20:36
        dd


        收起回复
        6楼2020-10-19 22:08
          序章
          看着树枝与荆棘扎成的十字架,站在墓前的女孩蓦然间质疑什么是宿命。
          宿命论,听起来既可笑又可信。比起命运,这个女孩更相信自由意志。血染红了十字架的叶子,带刺的藤蔓刺破皮肤,女孩不顾手上流的血,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墓志铭。
          她似乎发现了宿命的影子。
          如果真有宿命,宿命也不是针对她的,只是她不与宿命同路。回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女孩差点被钻心刺骨的疼痛击倒,还好有个坚实的肩膀可以倚靠。
          寂静中,女孩感受着心跳,她不确定自己血管里流淌的是什么,也不确定自己是否配得上。
          面前的坟墓让女孩哭泣,多种情绪涌上心头,其中大部分不是愉快的,愧疚、悲伤、愤怒、恐惧、悔恨,希望也在。
          “我们赢了。”女孩说。“伏地魔死了,哈利赢了,纳威成功了,你们能听见吗?”
          坟墓没有回答,女孩将十字架放在坟墓前,抵抗着痛苦带来的窒息感。
          将宿命比作轮子,她已经在巨轮上跑了很久了,她累了,也怀疑了。比她更强的人已经被埋葬,明明自己是弱者,却还活着,着真的可疑。
          宿命之轮下是一片雪白的沙漠,仔细一看,原来是被碾碎的骸骨。
          宿命:人们的一种信仰,想象中超越人类控制,并决定万物的力量。
          看起来很蠢,事情已经发生了,然后往回看,这就叫决定万物。女孩嗤笑着,对于宿命是否可信,她已经有了答案,她将词典放到墓碑前。
          女孩面前的是一座新的坟墓,里面埋葬着一对忠诚的情侣,也是自己的朋友。玛丽安和奥格斯死于黎明前的黑暗,他们没能活着享受胜利,却为自己所珍视的而抵抗到底,誓死奋战,直至破晓时分。
          “恕我们起不来,因为我们在忙着从苍天处获取闪电,从暴君处取得民权。”女孩念着墓志铭。
          “我们走吧,萨莉莎。”身后的那人搂住萨莉莎。
          两个人走了,到了远处,他们回头看了一眼葬着英雄的山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0-20 06:09
            Chapter.1
            心之所向,却不能身体力行,悲剧的开始,恐怕就是如此。
            洁白的建筑物前传来阵阵痛苦之声,古灵阁门口的妖精因此声音而警惕,他怕下一秒光滑干净的台阶就会被呕吐物污染。显然有人在干呕,还是对着古灵阁的台阶。
            古灵阁是什么?这是个问题。谁在干呕?为什么干呕?妖精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真正太有意思了。当然,有人因为痛苦而干呕并不好玩,也许有些带有虐待和暴力倾向的人不这么想。古灵阁是个类似于银行的地方,它和世界上的其他银行不一样,它比瑞士银行更保险,而此刻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正因恶心而对着台阶干呕。
            恶心、方向感迷失、头晕目眩,一言以蔽之就是难受,难受到让萨莉莎五分钟才缓过来。
            刚刚担心萨莉莎弄脏台阶的妖精早就不看着小姑娘了,老妖精故作平静,目光却时不时的盯着萨莉莎旁边的男人,他知道这个男人值得自己注意。萨莉莎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也许称之为刚刚成年没多久的大男孩更合适。妖精认识这个男孩。
            克里斯·洛切特·桑德斯,大名鼎鼎的雅各布·桑德斯的弟弟,现在他的名声比他哥哥更大,也更好。克里斯很高,可能有六英尺,好几件衣服也没能挡住肌肉的线条。
            他的脸也值得注意,简直可以用“帅得不像话”来形容,仔细一看,还能发现他右边眼角上的细小伤疤。这伤疤配上这张脸,让人想起好莱坞电影中将世界从惊天危机中解救出来的英雄,也让人想起古老史诗中击败贪婪恶龙和嗜血巨人的勇士。
            “好点了吗?”克里斯问,他拍拍萨莉莎的背。“这叫幻影移形,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让你不要吃那块蛋糕的原因了吗?”
            “呕……”萨莉莎的眉毛皱起,表情故作夸张。“将来我学的时候也会那么难受吗?”
            克里斯点点头。
            萨莉莎又反胃了。
            现在回答所有问题。古灵阁是个银行,妖精开的。妖精是一种比人矮的生物,聪明又狡猾,是一种不好惹的生物,他们在英国伦敦开了一家银行,与其说是银行,还不如说是为巫师财产的保险库。克里斯是个强大的巫师,尽管年轻,却颇有成就,他用幻影带着萨莉莎来到古灵阁门口,这让萨莉莎感到……晕魔法。
            深呼吸,再呼吸,萨莉莎终于感觉自己彻底不晕了。她抬头看着精准的白色建筑物,再看看妖精,感到震撼和遗憾。尽管克里斯早就跟自己介绍过古灵阁和妖精,但这和她想得还是不一样。
            妖精击碎了萨莉莎心中对霍比特人所有美好的幻想――伤过的心,就像碎,一地的玻璃,碎得不能再碎。
            萨莉莎有点嫌弃的看着古灵阁的妖精,却又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害怕惹到妖精。这些妖精一点也不像霍比特人,连矮人都不如,他们更像是……半兽人。
            似乎是看出了萨莉莎的心思,克里斯拉着她走进了古灵阁。“早就告诉过你了,妖精不是霍比特人,他们根本不是人类。”
            “至少龙是真的,对不对?”萨莉莎勉强把心中剩余的希望凑够一句话。
            “等你长大一点,也许你能见到一条龙。”克里斯说。“当然了,这些龙不会说话。”
            龙是存在的,妖精也是存在的……萨莉莎消化着这些信息,尽管自己和克里斯这个货真价实的巫师生活一段时间了,但这些信息还是让萨莉莎有点消化不良。
            她当然希望世界上有魔法了,她希望世界上有龙,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手持矮人黑箭去挑战会喷火的巨龙。她幻想过自己是霍比特人,也曾假扮自己是个勇敢的公主,骑着巨鹰冲向可怕的安格玛戒灵。
            这一天真的……差不多了。
            萨莉莎的父母死了。出于某种原因,克里斯收留了她,克里斯告诉她世界上是有巫师的,龙和幽灵都是存在的。她记得自己得知克里斯是个巫师时是多么难以置信。
            “先生,你是说……巫师吗?”
            回忆中,克里斯温和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清晰,分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巫师,是的,一个货真价实巫师,会魔法,有一根漂亮的魔杖。”克里斯拿着魔杖,轻轻的指向茶杯,里面的茶便冻住了。
            看着冰块,萨莉莎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汇集到嘴边就只剩下沉默不语。
            “你是一个女巫,你的哥哥是一个巫师。”克里斯说。
            “我是一个女巫?我的哥哥是一个巫师?”萨莉莎把克里斯的话重复了一遍,只是换了个语气和方式。
            “是的,你是一个女巫。”
            昨天,信到了。两秒钟内,萨莉莎几乎把一个月的经历都在脑袋里过了一遍。
            从行礼的妖精身边走过,克里斯带着萨莉莎走进了另一扇门。萨莉莎看看门上刻着警告标语,然后加快脚步跟上克里斯。
            “如门上所写,任何巫师要抢劫古灵阁,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就像任何麻瓜想要刺杀首相那样。”克里斯说。
            此刻,萨莉莎将目光击中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之上。好高啊,比克里斯高多了。
            “萨莉莎……”克里斯顺着萨莉莎的目光看去。“海格。”
            那个彪形大汉转身,一脸电影道具般夸张的胡子嚷笑容显得格外狰狞,被称为海格的人让自己的笑容越来越吓人。萨莉莎被海格自以为友善的笑容吓得不敢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往克里斯身后躲去,她完全没注意到海格身边的男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0-20 07:21
              “克里斯,真高兴看到你没事了。”海格的话语中迸发出笑声,似乎是为克里斯的遭遇紧张已久。“邓布利多早就说你会好起来的,我真是有一段时间没从你脸上看到笑容了。”
              看着和克里斯相谈甚欢的海格,萨莉莎用余光注意到了之前被她忽略的男孩,她看过去,那个男孩也在看着她。看到萨莉莎注意到了自己,男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礼貌的微笑着。
              终于,萨莉莎搭配尴尬,对着那个男孩伸出手。“我叫萨莉莎·麦特。”
              “哈利,哈利·波特。”男孩说。
              哈利·波特,萨莉莎想起了这个名字,她记得克里斯跟她说过哈利·波特击败伏地魔的故事。克里斯很会讲故事,语气的抑扬顿挫、转折点的把控、重点内容的突出,没一个细节都在拿捏得明明白白,但萨莉莎就是没怎么听进去,她只是大概知道有哈利·波特这么号人物。
              “哈利·波特!”萨莉莎把音量提高一度。
              哈利的眼睛睁大,明显是被萨莉莎的一惊一乍吓的。
              尽管萨莉莎不是很清楚哈利·波特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她就是感到兴奋,毕竟没有多少小孩子能真正见到传奇故事中的人物,能和这样的小英雄握手的人就更少了。
              “不好意思。”萨莉莎尴尬的笑着。“我只是有点……你能理解吧?”
              哈利点点头,他现在更尴尬。
              萨莉莎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一双绿色眼睛很亮,头发乱乱的,额头上有着伤疤,被头发挡住了,若隐若现。哈利和自己年龄应该差不多,只是更矮、更瘦、更营养不良,似乎也受过更多的苦,而且更害羞。
              “麦特小姐,你也是要去霍格沃兹的吗?”哈利问。
              “叫我萨莉莎就好,是克里斯告诉我什么是巫师,什么叫麻瓜的,他说我是女巫,还说我会去霍格沃兹学习魔法。”萨莉莎说。“我收到了一封信――是猫头鹰送来的,克里斯带我来这里的。”
              “孩子们聊得似乎不错。”克里斯的声音几乎是飘来的,有种装腔作势的感觉,就像一个人在故作镇定。他的语气中的紧张和兴奋快掩饰不住了,但他相信海格听不出来,两个小孩子也听不出来,至于精明的妖精们,即使听出来也不会当回事。
              “是啊,哈利,过来吧。”海格喊道,他举着手里的钥匙。
              在走过哈利身边时,克里斯温和的笑了笑,在哈利过去后,他的笑容立刻消失,随即被一种凝重所取代,当他听到海格和拉环提到“713”的时候,表情就要绷不住了。
              不知怎的,这份凝重萨莉莎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她不理解这份凝重代表的含义,也不知道原因,她只是想起了从书上读到的拿破仑在滑铁卢大战之前的心理描写。亦或者是一个勇战十轮的拳击手即将面对势不可挡的泰森时那种决绝之姿。
              萨莉莎没有多想,在她心里,克里斯就是那种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摆平一酒吧水兵”的实实在在的传奇。
              克里斯把一个小包递给萨莉莎。“还记得多少?”
              “多少什么?哦,这个啊。这个叫加隆,这是纳特,这是西可。它和它之间是二十九进制,它们是十七。”
              “对了,这些够你一年了。”
              “嗯。”萨莉莎简捷的回答,眼睛时不时的往克里斯手中的一个长盒子上看。
              克里斯带着萨莉莎走出古灵阁,他指向一家店。“摩金夫人长袍店,七年前我就是在这里买的我的第一款长袍,你自己进去吧,我外面有点事,只要十分钟就好。”
              萨莉莎步入长袍店,紧张的看着店内的每一处,她之前听克里斯讲过这个地方,但真的到这里时却是另一种感觉。
              “是要买霍格沃兹学校长袍的吗,亲爱的?”一听就让人感到温暖的声音响起。
              萨莉莎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一身紫衣的女巫走来,正一脸和善的对自己笑。
              “来,站到这里。”摩金夫人让萨莉莎站在凳子上。
              萨莉莎站在矮凳上,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凳子上的男孩,这个男孩也和自己年纪差不多,但打扮得不像十多岁的小孩子。萨莉莎一眼就看到了男孩的头发了,他的留着油光锃亮的背头,看得出来脑袋上是没少抹油,看起来酷似电视上的朝鲜政府官员。
              “喂,瞅我干啥?”男孩语气不太友好。
              萨莉莎把到了嘴边的“瞅你咋的”给咽回去了,礼貌的说:“对不起,先生。”
              男孩盯着萨莉莎的脸研究一会儿,然后问:“韦斯莱家的吧?”
              “不是,我的头发是暗红的,他们的头发橘红。”
              “去霍格沃兹上学的?”男孩问,他的语气中有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让人感到不适。
              “是的。”
              “我爸爸去买书了,我妈妈去买看魔杖去了。”这男孩拿腔拿调的说着,就像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似的,更像朝鲜政府官员了。“等他们完事,我就让他们给我买扫帚。一年级新生不让带扫帚,我偏要带,我就要看看带了能咋的。”
              萨莉莎不动声色,心里却期盼着快点量完,好离这小子远点。
              “你有飞天扫帚吗?”男孩问。
              “没有。”
              “你打过魁地奇吗?”
              “没有。”
              “你知道哪个魁地奇队最厉害吗?”男孩又问。
              “不知道。”
              “你知道最新的飞天扫帚吗?”
              “不知道。”萨莉莎说,她祈祷着快点量完尺码,让自己远离这个唠叨男孩。
              “你知道自己要被分到哪个学院吗?”
              这次,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
              萨莉莎有点懊恼的瞪着这个男孩,却被直接无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0-20 07:25
                “其实我也不知道。”男孩说。“没有人在到校之前真正知道自己会去哪个学院,我要是分到了赫奇帕奇,我就退学。”
                “不知道你搁这唠半天?”
                那男孩犯了白眼。“我搁这一个劲的吐槽呢,你可满意否?”
                “赫奇帕奇不好吗?”萨莉莎问。
                “其他三个学院淘汰的才去赫奇帕奇呢,都是些别人不要的货色。还有格兰芬多,都是无脑又鲁莽的人才去的地方。拉文克劳更是一些精神不正常的疯子的聚集地。我一定会去斯莱特林。”
                “我听说拉文克劳都是最有天赋的人才能去的。”
                “是吗?这些年拉文克劳已经堕落了,就没出过像样的――”男孩的话顿住了。
                萨莉莎顺着男孩的目光看去,看到了窗外的克里斯,再看看身边的男孩,显然两个人以前就认识。
                “克里斯·桑德斯。”男孩有些紧张,就像以前在克里斯这里栽过跟头一样。“是他陪你来的吗?”
                “是的,他就是拉文克劳的。”
                “这我知道。”男孩说。“偶尔,拉文克劳也能出一两个有点本事的。为什么是他陪你来?你父母呢?”
                “他们去世了。”
                “对不起。”男孩的话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情绪,它叫做幸灾乐祸。“他们跟我们是一种人吧?”
                “什么啊?你是说巫师吗?”
                “对,巫师。”
                “你别老说这黑话行吗?”萨莉莎不满的问。“他们是麻瓜。”
                “我爸爸告诉我,不要和出身不好的人说话。”男孩转过头去。
                萨莉莎的脸彻底垮了,终于直到摩金夫人把一切都整理好,她才重新开口说话。她几乎事躲流感病毒一样远离那个男孩,在她快要出门的时候,差点撞到了进门的哈利。
                “哦,哈利。”
                “萨莉莎,又见面了。”哈利笑着说。
                “给你了建议,别和那那边凳子上那小子聊天,除非你想找不自在。”说完,萨莉莎就出了长袍店。
                哈利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直到摩金夫人叫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0-20 07:25
                  Chapter.2
                  思考,一个人最具有力量的一种行为。人们常常若有所思,但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满脑袋都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或许称之为胡思乱想更合适。
                  是的,萨莉莎在思考,口袋里的金属货币让她松了一口气。父母死后,克里斯就找到了她,告诉她有关巫师和魔法的基本信息,并让她到自己家里住。萨莉莎好几天才接受自己的父母死于一个诅咒器物带来的意外,才真正相信魔法这回事。
                  萨莉莎听着克里斯给她讲述霍格沃兹,然后受到了猫头鹰送来的信。她想去霍格沃兹,想开启另一段人生,看看一个和麻瓜截然不同的世界,而这听起来需要钱。萨莉莎想起了自己几天前对着镜子练习向克里斯借钱的样子,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更惹人怜爱。
                  现在,萨莉莎口袋里装着够一年用的巫师货币,克里斯也从来没提过要她还,比起如梦似幻的魔法,着一口袋加隆才更像是做梦。
                  为什么?
                  克里斯为什么收留自己?
                  萨莉莎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去问,她不是那种擅沟通的孩子。七年前的克里斯也不擅长,但现在他有了七年的经验,萨莉莎的若有所思都被他看在眼里。
                  “想什么呢?”克里斯问。
                  “魁地奇、飞天扫帚、赫奇帕奇,巴拉巴拉……刚才长袍店里有个相当不拿自己当正常人的男孩,他跟我说了一堆魔法术语。”
                  “德拉科·马尔福。”克里斯说。“马尔福家族是嘴有钱的巫师家族之一,我在上学的时候见过马尔福父子,也照顾德拉科。梅鲁拉快被德拉科气疯了,我也差不多了,如果他还像以前那样,一点没该的话,我能想象他有多烦。”
                  “他说他不想和出身不好的人说话,这是什么意思?”
                  克里斯没能立刻回答,他得好好想想什么话才不伤人。“像马尔福这样的家族讲究血统,你已经知道什么叫纯血巫师了,英国有二十八个家族是纯血家族,马尔福家族其中之一。马尔福家族……你可以理解为有些人是富人,有些人是穷人,马尔福自认为是上流社会,认为混血是中产阶级,而麻瓜出身的人就是穷人家庭。”他解释道。
                  萨莉莎想了想。“就像种族歧视吗?黑人和白人那样?”
                  “对。”克里斯说。“这么说更简单明了,可比社会阶层好理解多了。”
                  “你怎么看?”萨莉莎问。
                  “不是所有纯血巫师都自认为生而高贵的,我就不。即使是二十八个纯血家族也不是所有人都像马尔福那样,韦斯莱家就没有这种论调。”
                  几天前,克里斯带着萨莉莎去过陋居。那天韦斯莱夫妇的长子比尔因解咒员工作而受伤,那天是比尔出院的日子,克里斯决定看看这位老友,把萨莉莎也带上了。萨莉莎还记得比尔和韦斯莱夫妇的和蔼,也记得珀西的彬彬有礼,至于其他韦斯莱,萨莉莎有点记不清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同样是纯血,马尔福和韦斯莱的差距相当明显。
                  “那四个学院咋回事?”萨莉莎问。“马尔福说赫奇帕奇都是些被其他三个学院淘汰的人,还说自己一定会进斯莱特林。”
                  “甭信那套。赫奇帕奇虽然没有不聪明了点,不勇敢了点,不懂得审时度势……”克里斯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开始重新组织语言。
                  “那赫奇帕奇还剩什么了?”萨莉莎提出犀利的问题。
                  “他们是霍格沃兹的道德标准。”克里斯严肃的说。“他们善良,也许他们平常是黯淡的,但在黑暗的时期,他们是阳光,他们将温暖带给其他人。”
                  “这么说,我希望我能去赫奇帕奇,把光明带给别人。”萨莉莎说。
                  “每个学院的标签只是因为大多数学生都有其特点,不代表每一个学生都是那样。我有个朋友唐克斯就是赫奇帕奇的,她却更像格兰芬多。”
                  “我可能不是那么勇敢。”
                  克里斯笑了。“你去哪个学院都没什么问题,别把斯莱特林当做坏人的培训班,也别相信对赫奇帕奇的不屑。你只要希望不和马尔福分到一个学院就行。”
                  萨莉莎也忍不住笑了。“我要是和马尔福分到一个院,他可能比我更难受,我会让他彻底忘掉纯血理论。”
                  “那你可有的忙了。”克里斯说。
                  坩埚、教材、衣服、龙皮手套,还差最后一样,萨莉莎几乎闻到木材的清香了。
                  昔日的金招牌已经褪色,萨莉莎跟着克里斯走进这家看着不大的店面。
                  上了年纪的老人站在柜台后面,奥利凡德虽然年迈,眼睛却没有丝毫浑浊。作为一个开店的老头,奥利凡德有时候很怪,但他不是一般的怪老头,他是制作魔杖的高手,真正的专家都有点怪。
                  在克里斯进门的刹那,怪老头的眼睛就看向了克里斯夹在胳膊下的盒子,然后不动声色的望向克里斯的脸。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奥利凡德放缓呼吸,怀疑自己的心跳是不是偷停一拍,在确定没有后,他的表情依然怪异。
                  “桑德斯先生,你的魔杖又断了吗?”奥利凡德的话直截了当,似乎是一看到克里斯就想这么说了。
                  如果生活是一部老牌的美国卡通,克里斯现在得把脑袋顶上等等一团乱糟糟的黑色线团解开。
                  好在克里斯对此并不在意。“这次不是我,就算是最爱惹麻烦的人,也得至少五年才能用坏一根。”克里斯自我调侃着。“小孩子的第一根魔杖很重要,重要的事情总得找专家。”
                  怯生生的萨莉莎不知道说些什么,只知道接下奥利凡德递过来的魔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10-20 07:41
                    dd


                    收起回复
                    12楼2020-10-20 08:13
                      dd 来了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0-20 10:53
                        dd


                        收起回复
                        14楼2020-10-20 12:4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10-20 16:47
                            ddd来了(话说自己也在写哈利x原女)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20-10-20 18:1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0-10-20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