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洪吧 关注:12,746贴子:75,033

【原创渣文】当基尔喵遇上伊丽莎白(OOC致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由于学业加重最近一年都没怎么看APH了_(:з」∠)_不过一直都在看各种产粮,啾花也算我喜欢青梅竹马组合的初心吧,全员喵系列还在写,等着那天写完。
正好知道了第七季要来啦,虽然除了APH没关注过漫画类的,但是最近一直状态不好,现在过年了觉得非常开心。
非常OOC因为我都有点忘设定了。先致歉。
本家图镇楼。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0-22 22:05回复
    精致美丽的欧式别墅,种满天竺葵的喷泉花园,稍微炙热的阳光,是午后闲暇而散漫的时光。
    然而……
    噼里啪啦……
    “基尔!你个小混/蛋给我站住!”
    “喵!”
    “不要跳到那里!给我/滚/下来!”
    “喵喵喵——”
    如果旁边有过路的人,一定会以为里面在拆房子。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结束了一场战争的伊丽莎白拎起地上的白猫,没好气地说:“你给我安分一点!”
    虽然精疲力竭无法再抗衡,那白猫还是坚持盯着她,配着右眼的伤疤,看起来十分凶狠。
    不过伊丽莎白一点都没怕。
    她略喘了几口气,缓和了刚刚气怒导致的疲累,然后把这只不听话的猫搬到沙发上,毫不手软地把它塞进猫包里。
    “给我先在里面反省反省!”
    白猫在猫包里冲来撞去,低声呜叫着,红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炸毛。
    一派警戒状态。
    而离开的伊丽莎白则绷着脸给自己被白猫抓伤的伤口上药。
    “真是的,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被那小混/蛋抓成这样!”她边上药,边检查着自己衣服的毁坏程度,哀嚎着说。
    处理完伤口以及平复了自己想狠狠揍一顿白猫的心情之后,伊丽莎白向客厅走去。
    她走进一看,就被白猫瞪了一眼。
    “嗯?还不服气?”伊丽莎白眉头一挑,一把把白猫揪出来,毫不客气地一拍猫头。
    “安分了没有?”
    要是有人看到,说不定会以为她在虐,,猫。
    这家伙,不拿出点脾气对待,根本没法治!
    伊丽莎白想到刚刚的一场大战,想到客厅如今一片狼藉,和她的小裙子,她就来气。
    能把平日随和能不动手就不动手的淑女逼成这样……
    也算是白猫的厉害了。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0-22 22:07
    收起回复
      不管如何,在伊丽莎白小姐的淫威下,白猫被钳制着完成了上药。
      没错,从头说来……
      只是伊丽莎白小姐出于人道主义,好心收留了这只受伤的白猫。
      谁叫它就躺在她家花园里呢?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结果一睁眼就满客厅乱窜意图逃跑,看待她的眼神十分提防,为了不让这只猫乱跑导致身上伤口更加严重,还有就是,拯救她的客厅……
      伊丽莎白与白猫进行了一番斗智斗勇。
      然而……
      客厅没保住,自己身上也挂了彩,小裙子也……
      伊丽莎白这么一想,就觉得十分糟心。可她还要给这小混/蛋上药。
      忘恩负义!她这样想着,又狠狠瞪了一眼白猫。
      简单的包扎上药还是不行,于是伊丽莎白带着白猫去了宠物医院。
      医生检查了一遍,询问了一番情况,最终对她说:“海德薇莉小姐,您的宠物除了外伤有些严重,内伤并没有,只需要几副外伤药就可以了。记得不要让宠物再过度运动,以免伤口崩裂。”
      伊丽莎白点头,又问道:“请问……我被这小……猫儿抓伤了,去哪里打狂犬疫苗?”
      “?”医生一愣。然后他反应过来:“那样的话,小姐您必须去专门的医院……”
      跟医生交流了一会儿,伊丽莎白回家了。
      看着安安分分不再作乱的白猫,伊丽莎白哼了一声:“害得我还要去预约医生。”
      没办法,自己捡的猫得认了。
      她叹了口气,然后想起来——
      她还没想到,给这只猫起个什么名字呢。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0-22 22:08
      回复
        看着白猫,思考了两秒钟的伊丽莎白放弃了思考。
        “算了,就叫你小混/蛋吧。”她毫不温柔地薅了一把白猫的猫头,“这名字最适合你。”
        白猫好像是听懂了,低低吼了两声,无奈被暴力镇压,只好窝着不出声了。
        在外面的环境下,白猫显得很安静很乖巧,伊丽莎白都怀疑它转性了。天知道她在听到医生护士夸白猫乖巧听话时,她废了多大的劲才保持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好歹维持住了自己淑女的形象。
        不过她也没有在外面待很久,给白猫做了检查询问了一番事宜,顺便买了点猫粮之类的,她就带着白猫回来了。
        把猫包放下,长舒了一口气,伊丽莎白回了卧室换了睡衣,终于觉得自己爽快了些。
        回头看了眼趴着不动的白猫,伊丽莎白上前看了眼。
        “咋了?不折腾了?”
        白猫没理她。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0-22 22:10
        回复
          俗话说得好,人有时候就爱没事找事。这猫不闹腾了,伊丽莎白反而觉得不痛快,上赶着撩拨它。
          “咋地,小混/蛋,怕姐把你扔了啊?”伊丽莎白豪迈地撸了一把猫头,笑得有些奇异。她这时的样子可以说和她平日的淑女风大相径庭,可是她不由自主地就在白猫面前显现了这样不同于往日的一面。
          就像她潜意识里觉得,这只猫是值得她露出真实的一切的。
          这其实很奇怪。不过海德薇莉小姐暂时没有发觉这点。
          白猫被她撸了几把,还是没忍住回头朝她低吼一声,不过伊丽莎白和这家伙折腾了几趟,算是明白了,它这时候也就是象征性威胁两声。
          所以她撸猫撸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你吼我?我就不听你的,撸你毛,把你撸秃!
          像是放弃了挣扎,在伊丽莎白胡乱地撸毛中,白猫伸了几次爪子,最终还是没下爪。
          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它对于她的行为很是无奈,却再也没有选择凶狠地伤害。
          ……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0-22 22:11
          回复
            给猫和自己都打了疫苗,顺便在医生的提议下买了药和猫粮、猫窝、猫厕所等一大堆东西之后,伊丽莎白搬着一堆东西进了家,摸着干瘪的钱包,哀叹。
            “这猫怎么还这么不好养?我的钱,我的裙子……”都飞了。
            她瞥了眼在沙发角里窝着的白猫。
            白猫感觉到她在看它,对上她的眼。
            “小混/蛋,养你花我这么多钱,以后都得把脾气给我收着点,知道吗?”伊丽莎白又开始教育它。
            白猫瞧了她两眼,看她打算开始长篇大论,刷地从沙发上溜走了。
            “诶!”伊丽莎白眼前一花就看那家伙不见了,气笑了:“怎么,我还说不得了?果然是小混/蛋!”
            四处张望,不知道那猫去哪儿了。
            “平时折腾完就窝着,这时说教跑的倒快,真是……”伊丽莎白微笑着,捏断了手里的物什。
            她站在原地散发了半天怨气,嘟囔了几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突然就更气了。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0-22 22:11
            回复
              “唉,又想起那家伙……真是,和这只猫一样死蠢又讨人厌!”伊丽莎白抱怨着,如果她念的那人站在面前,结果一定是被她一顿削。
              又想到那只猫红宝石似的眼睛和一声白皮毛,甚至那气质和作死能力,都像极了那家伙……伊丽莎白思忖着,又看到白猫往她跟前来了,她顾不得教训,拎起白猫的后颈,对上它的眼睛。
              “干脆,你叫基尔吧。基尔伯特。”她绿眸深深地凝着面前的红宝石猫瞳。
              白猫似乎对这个名字有些特殊的感觉,也没挣扎,安静地被她拎着,眼瞳里清晰地映照着面前人的容颜。
              时光突然变得很安静。谁也没有动作,谁也没有再说话。
              就像他们一起陷入了伊丽莎白的回忆中。
              然后——
              伊丽莎白突然清醒过来。
              “真是……怎么突然想起那家伙了。”她把猫放下,白猫也一个闪身跳进了沙发,窝在原来的地方不动了。
              伊丽莎白看它这笃定了她不会再对它怎样的样子,气也散了。
              “行了,今天懒得动你。以后记住你的新名字,基尔伯特,懂吗?”见白猫没啥反应,伊丽莎白也不想再说,上前rua了把猫头,突然又笑了:“基尔那个死蠢家伙,如果知道我给你取这个名字,怕不是我们又要打一架。怕啥,反正老娘还怕他吗?”
              过了两秒,她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那时不说一声就出国了,几年都不给点消息,还当不当我是朋友?简直太、过、分、了!”
              “回来一定要先打一架!”
              “……”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0-22 22:12
              回复
                伊丽莎白发泄性地薅了几下基尔猫的脑袋,让它愤怒地喵了好几声。
                “哼,他不在,你个小混/蛋我还不能欺负欺负?”伊丽莎白看着基尔猫愤愤的小眼神,终究还是没再摸下去,最后拍了拍它的头,进自己房间里了。
                “不要在客厅里搞事哦,不然明天你就惨了。”她还不忘最后威胁一句。
                门关上,基尔窝在沙发里发愣。
                它迟钝的脑袋在外界干扰消失后终于开始思考——
                为什么,它对基尔伯特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
                甚至让它觉得,刚刚那个把它安置在家这么久的可疑危险人类,突然,很是信任……
                相信她不会伤害自己,即使是被抓住了最不安全的地方,它竟然……丝毫不想反抗?
                为什么?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0-22 22:12
                回复
                  更文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0-30 17:01
                  回复
                    吹羹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10-30 17:02
                    收起回复
                      Week 2
                      难得结束了一整天工作的伊丽莎白瘫在沙发上。
                      基尔也没烦她,窝在一旁蜷成一团。
                      客厅短暂安静了几分钟,然后伊丽莎白的手机响了。
                      由于太过猝不及防,基尔被手机的振动唬了一跳,不禁炸起毛来,喉中溢出一声低吼。
                      是准备面临敌人的号角。
                      “基尔,放松!”伊丽莎白赶紧去安抚它,另一手拿起电话,略微看了眼上面的名字,瞬间把猫儿略过脑后。
                      “罗德里赫先生?!”伊丽莎白短促地尖叫了一声。
                      基尔有一瞬被她吓到,她敷衍地摸了摸基尔的头,就转身去阳台接电话了。
                      基尔有些烦躁,见她不理自己了,心里更加不爽,悄悄跟在她身后,听见她以前所未有的温柔和惊喜的声音说着话。
                      罗德里赫。它默默回想着之前听见的名字,下意识觉得这个名字一定对应着一个无聊无趣到极点的令他不喜的人。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11-01 22:30
                      回复
                        “罗德里赫?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这边伊丽莎白惊喜中带着忐忑着接了电话。
                        她一直知道公司这位新来的她的上司。他是一个十足的绅士,对每个人都冷淡而有礼,虽然对下属要求比之前上司严格了点,架不住他长着一张令人心动的脸。
                        已经有好几个女同事对他表达过好感了,虽然都没有下文。她……其实也有点心动,但又实在不好明说。
                        他平常没工作不会私底联系她,怎么今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低沉好听如同音色极美的大提琴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海德薇莉小姐,我现在很想知道您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接电话。”
                        “噢!抱歉,埃德尔斯坦先生。”伊丽莎白有些紧张。她总是在这个人面前感到拘谨,感觉太跃进会冒犯到他。她已经不自觉地跟着称呼起姓氏了。
                        她不断用着敬称和敬语,用着不自觉放柔放轻的语气说着:“我刚才……有些乏累,没想到您突然来电话……我刚刚在安慰我家的猫……哦,对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如此紧张。”电话那头的人依然用着他优雅而沉缓的语气诉说着,好似他每一句话都是他创作的一句新诗,“我只是想问,明晚六点你有余闲到XX吗?我有意想要邀请你。”
                        “啊?……什么?”伊丽莎白有些恍惚,被这突如其来的邀约砸昏了头。
                        “看来你可能没有听清,我再重复一遍:明晚六点,海德薇莉小姐,您有时间吗?”
                        “我……我有时间!”伊丽莎白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兴奋到快要越过她表面的平静,声音微微颤抖着:“明晚六点是吗?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不用提前到。”像是察觉到她的感觉,对面的人声音带了点笑意,“按时就可以了。”
                        “我会的!”
                        伊丽莎白挂掉了电话,沉默了两秒后,尖叫声淹没了阳台。
                        “天呐,罗德里赫约我了!”伊丽莎白把手机放下,有些手脚无措,“我明天该穿什么衣服?该做个发型吗?该画一个什么样的妆?我……”
                        基尔在阳台门后默默地凝视她。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1-01 22:30
                        回复
                          伊丽莎白在一开始的兴奋激动之后,又突然又突然变得沮丧,大喜大悲在脸上快速地变换。
                          “啊,可能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像罗德里赫那样的人……他应该只是公司聚会顺便跟我说一声……”
                          “算了,明天还是打扮得美美的!做一个美丽的淑女!”给自己打了个气,伊丽莎白转头,正好对上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盯着她的基尔。
                          画面一瞬有些尴尬。
                          不过伊丽莎白先发治罪:“你怎么偷听我打电话?看什么呢小混/蛋,在人背后偷听很猥/琐的知道吗!”她毫不客气地吐槽。
                          基尔敷衍地喵了一声,转身飞速消失在阳台。
                          “小混/蛋。”伊丽莎白笑骂了一句,转头回卧室找衣服去了。
                          明天得一定要好好准备一下!
                          ……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1-01 22:30
                          回复
                            看上去有一点中/欧夫妇的感觉,但那是错觉!信我!是啾花和雪绒花!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11-01 22:31
                            回复
                              OOC别打我_(:з」∠)_


                              IP属地:河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11-01 22:4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