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吧 关注:763,199贴子:14,425,739

【年度征文】《不折之鹰》我是撕肉的钩,割喉的刃,穿膛的刺,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年度征文】《不折之鹰》
我是撕肉的钩,割喉的刃,穿膛的刺,剜心的尖。
我是黑杖。
我也是自由的鸟,悲鸣的斗士,我是不折之鹰。
镇楼图为猛影雄风电影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1-09 18:04
    主角的人设可能有点踩雷,但我敢拿脑子(反正我也没这玩意)保证,绝对新颖。另外,主角的人设来源于游戏霍格沃茨之谜的主角,为我的原创角色
    全文的内涵主要是自由和人性,镇楼图可能不太合适,而且这张镇楼图我也不好全发出来。
    祝大家食用愉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1-09 18:11
      Chapter.1
      简而言之,我们的种族有谋杀癖。
      根据一本麻瓜的经典书籍所言,只需要四个人就能让世界拥挤不堪。第一对夫妻剩下的第一个孩子是该隐,首次的谋杀由该隐所行,在他的兄弟亚伯没有意识到灭顶之灾将至的时候,将其谋杀。杀人了,杀的还是自己的兄弟,因嫉妒而产生的暴怒成了动机。
      该隐成了谋杀之父,开了历史的先河,后人开始效仿,真是一场罄竹难书的罪行。
      作为一个巫师,我对麻瓜的信仰持一定程度的怀疑,这种怀疑态度并不强烈,却足够让我深感不安。
      “克里斯,尽管接下来的话我已经说过了,但我不得不说。”疯眼汉穆迪沉声说。比起过去的他,现在的他好像比去年老了十多岁,但只有蠢到把自己搞进阿兹卡班的人才会觉得他是个老糊涂。
      “有时候,选择权不在自己的手中,要怪也只能怪掌权的人。”我慢吞吞的说。我不是不耐烦,只是陈述一个我不喜欢的事实。
      “你从未想过你自己的未来吗?”他以冷静的口吻提出这个问题。
      我真的不喜欢这个问题,也许我怯懦得不敢去想,甚至愚蠢的想不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档子事之后,我会怎么样。”我坦然。“我甚至不确定‘之后’到底能不能到。”
      穆迪是个怪人,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是魔法部的傲罗――前傲罗。阿兹卡班几乎半数的犯人是他送去的,他可以说是正义的代表。尽管相貌狰狞,一只眼睛还是奇怪的人造物件,现在那只怪眼开始乱转。“自艾自怜,我对这个很熟悉。”
      自艾自怜,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想不起来了,我只知道我要背负着沉重的秘密走下去,而我现在才刚刚背上。
      这才哪到哪……
      穆迪皱着独眉看着我。“你真该为自己着想一下了。”
      “想什么?”我支吾其词。
      “想想你福吉会怎么逼你,而你又要怎么做?”穆迪咄咄逼人。
      “不说这个了,酒快招苍蝇了。”
      “克里斯!”穆迪斥责。“正视自己吧。”
      不敢正视自己吗?这个问题真让人绝望,也让人不知所措,我自以为是个勇敢的人,不相信会有什么是我不敢面对的。简而言之,是的。
      “是啦,我不敢去想,但我真想过,也许我老了后会比你还疯。繁星为鉴,但愿这能让你别再烦我了。”我朝穆迪咆哮道,并摆出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怒容。“我什么也不知道,满意了吧?”
      穆迪扯出一个假笑。“看吧,你就需要照照镜子,多扪心自问。这样你好多了。”
      “我多忙着看别人。”我发着牢骚。
      “在克尔顿的事情发生后,你太封闭了,罗温被杀的时候你也没有在阴影里徘徊这么久。”
      “我不想提克尔顿,永远不想。”
      穆迪神情不悦,可能他也对这场对话感到不耐烦了。“你连自己的过去都不敢面对。邓布利多说过你现在的危险性太大,不亚于格林德沃在你这个年纪所表现出来的。”
      “什么意思?”
      “神经兮兮,性情暴躁,越来越容易孤立自己,情绪激动。你得反复思量自己要做的每一件事,回顾初心,否则你很容易走上一条更危险的道路。”
      我让沉默保持了一分钟。“知道吗?你给我的印象中不包括一个蹩脚的心灵导师,我也不想听‘在邪恶力量吞噬你之前赶快说不’的废话。棘手的事情太多了,福吉可不会让道德这种小事阻碍他的统治。”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穆迪赏了我一个失望的眼神,终于决定结束这场对话,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愿梅林与你同在。”他拄着拐棍站起来,然后用幻影移形离开酒吧。
      看到这里,也许你觉得我是个饱经风霜的老家伙。饱经风霜,是的。老家伙,不。我今年从霍格沃茨毕业,两个月前我还在拉文克劳塔楼为考试而奋战。
      就算我和全国最有威望的前傲罗闹得不愉快,事情也不可能完全是我的错,我知道现在都是我正在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但事情总是有个开头。以这次的事为例,这是我刚从霍格沃茨毕业没多久后发生的。
      我是个纯血巫师,尽管我的血统纯得没那么狭义,但也是纯血。桑德斯家族是纯血家族,纯血了不到二百年,也没有英国那所谓神圣的二十八的家族在乎纯血,我们和麻瓜的政治接触频繁,我的祖先甚至曾帮助克伦威尔革命。
      简而言之,我的家族曾经繁荣,现在也不算衰落,只是大部分人都去了美国,准确来说,除了我哥雅各布,其余所有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在美国。
      故事的开始总是那么老套,永远离不开爱情、仇恨和背叛,这也好理解,毕竟没有人的一生能像死人的心电图一样平稳。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即使是在与众不同的拉文克劳,我可能也是古怪的出类拔萃,而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们都希望这份感情能够保持美好。毕业之后,我们住进了桑德斯祖宅,她成了实习治疗师,而我打算去当傲罗。
      不是我自吹自擂,但我真的很优秀,我在霍格沃茨的七年经历也很传奇,否则邓布利多也不会那我和格林德沃作比较。
      话说回来,还记得心电图吗?故事不可能一帆风顺,我的人生也一样。我曾经得罪过一些人,他们属于一个叫住“R”的神秘组织,他们是一个可怕的精英团伙。在七年级的时候,我以为“R”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但余孽也不是我能凭一己之力战胜的,我选择躲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1-09 18:1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1-09 18:50
          这不折之鹰里,我以第一人称出现,并讲述我的故事,我的故事多有黑暗倾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1-09 19: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1-09 21:30
              留个爪
              一名纯血巫师提到心电图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作为一名来自不那么在乎血统的家族的巫师,说出“血统纯得没那么狭义,但也是纯血”这样的话也很奇怪。此处可以参照韦斯莱一家,如果真不在乎血统应该是连提都懒得提,而不是将这句话的重点落在“但也是纯血”上。


              收起回复
              7楼2020-11-10 05:10
                这四页只能发图了,但愿大家看得不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1-10 06:42
                  Chapter.2
                  就算我要杀天狼星·布莱克,或是成为了魔法部的秘密杀手,故事也往往不会全程惊险刺激。以我成为黑杖为例,便是在我家发生的。
                  即使是最不可告人的记忆,我也会选择写在笔记本上。
                  桑德斯祖宅是一战之前就已经存在的遗老,那一座很老的建筑物,屋况比麻瓜的百年老宅好得多,看上去挺新的。房子的外表亮堂,内部一片狼藉,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这件事……好吧,就是我的错误。
                  我是阿**格斯,但变的动物不是狗,当有人闯进你家后,并对你女朋友使用钻心咒,你总会做出一些狗急跳墙的举动。
                  我的房间是经典的拉文克劳风格,就像小了一号的拉文克劳休息室。房间里有两个书架,书籍经常排列很整齐,屋子里很干净。至少曾经是这样。
                  地毯一团乱麻,地板破损,桌椅板凳四仰八叉的躺着,我没去把它们扶起来。床上的枕头不翼而飞,落地窗的窗帘也被扯掉了,午后的明亮阳光洒入屋子。书架倒了,落了一地书,什么书都有,从麻瓜的诗歌到各种草药书籍。这里就像德军轰炸后的废墟,就差硝烟和遍野横尸。
                  落地镜算是轰炸中心,那里有破碎的花瓶,乱丢的衣服,还有一张被都掀翻的桌子,甚至还有一个被砸得不可名状的金属物体。
                  我叹了口气,穿过废墟去把那团坩埚修好。
                  这不是我自己的坩埚,是萨莉莎以后到霍格沃茨要用的。萨莉莎•麦特是克尔顿的妹妹,克尔顿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之一,至少在他向“R”出卖我之前是,现在克尔顿进了阿兹卡班,其父母也死于一场魔法意外,没有人照顾萨莉莎,所以我让她先住在我这里。我不是个特别善良的人,也许还是个少尉阴暗点的人,虽然我没有小天狼星•布莱克那么坏,但也不打算被称为圣人。
                  过去的我比现在的我好,我从前想让身边的事物都变得更美好,或者至少让本就不怎么样的东西不要更糟糕。我很难确定我过去做过一些目光短浅的决定,这导致我现在要收拾好我刚刚发疯时造成的破坏。这虽然萨莉莎有个**哥哥,但她是个无辜的小女孩,不久前失去了所有亲人。我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萨莉莎,她和她哥哥不一样。
                  各种情绪让我心烦意乱,我有半打痛苦不堪而绝望的好丽友,我真的需要好好疯一疯,让自己重新回到正常人的状态。最糟糕的是,不管我怎么变,不管我怎么像个正常人,我都知道自己不是。我选择了踏上冥疆之旅,我会为此付出代价,而且绝对不只有弹弹琴那么简单。如果我回头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举动。
                  我把一切都集中起来。好的,坏的,值得回味的,疯狂扭曲的。我把一切收集起来,让自己平静下来,镜子中我的脸不再是疯狂的扭曲,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坚决。我不知道福吉给我安排的任务会有多么难以忍受,但我会挺过去的,而且我想让他知道,我和以往的黑杖不一样。
                  慢慢收拾着房间,我渐渐冷静下来。敲门声响起,我几乎把凳子又放倒,我赶紧把房间用魔法复原,并修好坩埚。我转过身,把表情调到最正常的状态,过去把门打开。
                  “萨莉莎,我正要找你呢,你的坩埚。”我尽可能的显得礼貌点,并挤出一个微笑。
                  她冲我眨眨眼,似乎没想到为什么我知道她的来意。“谢谢你。”
                  “不想提前看看课本吗?变形术很难的。”
                  萨莉莎走开后,我把门关上。瘫倒在椅子上,我拿出了桌子上的一个盒子,我打开盒子,拿出了里面的东西,这是一根魔杖。这根魔杖从头黑到尾,漆黑而优雅的外形下是权力——属于黑杖的权力。
                  黑杖。
                  一根最近才交到我手上的魔杖,上面刻着吓人的诗:
                  我是撕肉的钩、割喉的刃、穿膛的刺、剜心的尖。
                  我是末日的号角发出的回荡,黑暗中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我是毁灭的权柄。
                  我是黑杖,你是持杖之手。
                  我是黑杖的持有者,据福吉说,自从有魔法部开始,黑杖就已经撕肉剜心,这是传说中那根格林德沃曾拥有的魔杖的仿制品。同时黑杖也是一个职业,魔法部的一个重要职务,黑杖是魔法部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现在拥有这个身份,我拥有毁灭的权柄。
                  黑杖的职务就是给魔法部干杖活,当魔法部有什么事是不能明面干的,福吉就会找到我,通常魔法部不能明面干的事都是卑鄙到福吉家的,而为不确定我能做得了那种事。
                  福吉给我考虑的时间,他将黑杖交给我之前,曾经试图交给唐克斯,但她果断的拒绝了,而我需要考虑。
                  现在,我考虑好了,今天我带着萨莉莎去了古灵阁取钱,也是为了踩点。我在古灵阁遇到了海格,他带着那个大名鼎鼎的男孩哈利•波特来取钱。海格不知道黑杖,更不知道我和福吉的密谈。我海格面前装得坚强乐观,但在没人的时候,我装不下去,我知道自己有多脆弱。
                  踩点之后,唐克斯、塔波特和奥瑞丽来到我家。塔波特和我同一届,和我都是拉文克劳的,他能协助我进入目标金库,并帮我安全离开。奥瑞丽是个布斯巴顿毕业的女孩,她可不是个花瓶,她的炼金术水平很高,在我偷出魔法石后,一切都要靠她。
                  我成功的进入金库,但魔法石不在,希望破灭,我没得考虑了,成为了黑杖。
                  关于黑杖的经历,我只写到这里。
                  合上了这本承载不堪记忆的笔记本,我的去见福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1-10 09:51
                    不折之鹰这个名字不完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必须得说这本是一个有关波兰反抗纳粹和苏联的历史资料书的名字。
                    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二战结束于F西斯的覆灭,但对于波兰,二战结束于1989年,我借波兰的不屈抗争来比喻克里斯·桑德斯的坚持和挣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1-10 12:25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11-10 13:47
                        dd


                        收起回复
                        12楼2020-11-10 15:24
                          从我收留萨莉莎那天,到现在她已经三年级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聪明到能以只言片语为引子,调查到大部分真相,以至于我不得不再次编造谎言,半真半假瞒过她一次。我承受的更多了,我不想让萨莉莎知道太多残酷的真相,我不太敢让她知道克尔顿入狱的真相,也不敢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
                          多想无益,我最好排除杂念,进入黑杖状态。当年那个杀死十三人的罪人被捕后越狱了,那个害得一个无辜的男孩失去父母的人再次落网,是斯内普抓住他的。
                          天狼星•布莱克,哈利•波特的教父,波特夫妇最信任的朋友,波特夫妇信任他,甚至让他成为赤胆忠心咒的保密人。
                          还记得吗?背叛之所以令人痛恨和备受指责,就是因为它通常来自于你认为不可能的人。
                          斯内普和福吉在走廊谈话,而我来到他们身边,像个隐形人一样站在那里听着――黑杖无需多言。
                          “令人震惊的消息,太惊人了……你们都活着,奇迹呀,这事我是第一次听说……斯内普,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幸运。”
                          “谢谢你部长,梅林爵士团二级勋章,也许我能给你争取个一级的。”福吉咧嘴一笑。
                          “真是感谢你,部长。”斯内普石雕般僵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纹。
                          斯内普和福吉谈论了许多,大多数都是斯内普再跟福吉碎碎念邓布利多给了波特太多特殊待遇,而福吉对此不予置评。斯内普还是那个样子,就像三年前我在学校时对我那样,除了最紧急得时刻回关心学生,其他时候都能保持刻薄,并很善于如此。
                          我听到病房里哈利正和庞弗雷夫人说着什么,我推门进去,看到哈利已经醒了。
                          “哈利。”我说。
                          哈利抬头看着我。“克里斯,天狼星是无辜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我只是被这个消息惊得说不出话了,斯内普说他们被布莱克用魔法迷惑了,但我愿意多听听孩子们的讲述,毕竟我像他这个年纪时,大人们也不懂得聆听。
                          “那你是怎么想的?”
                          “小矮星彼得还活着,他伪装了自己的死亡,那只老鼠斑斑的爪子缺趾,我们今晚见到了他。天狼星是无辜的,你不能让摄魂怪那样对待他。”
                          摄神取念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我可以看到哈利的内心,对我的窥探毫无防备和抗拒。我避开了他的秘密,直视真相。真相令人掬泪,我希望我能劝说福吉改变注意,但我确信***不可能。
                          我坐到哈利身边,低声说:“有些事还没有发生呢,那就不必发生。”
                          “什么?”
                          “赫敏能够上所有的课。”我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至少对哈利来说是。“邓布利多知道这个小秘密,你今晚能用它拯救一个生命。”
                          哈利满脸的疑惑,但这疑惑随即就被紧张和激动取代,他看到福吉和斯内普进来了。哈利说了同样的话,得到的确是失望。福吉更相信斯内普的理论,或是他愿意相信,他喜欢把事情变得简单化。
                          邓布利多也进来了,他给了我一个神秘的危险,就像我给哈利的那个微笑一样。
                          “我得去找摄魂怪聊聊秘密了。”我语气沉重的说。
                          天狼星·布莱克缩在墙角,眼皮耷拉着,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地面。这是一个知道自己即将遭受厄运,却无力改变的人的状态,一种等死的状态。
                          “来了,还是来了。”布莱克念叨着。
                          “你再等等吧,我还没带摄魂怪来。”我说。
                          “我听说你最恨叛徒了,是吗?”
                          “是吧。”我轻声说,没有掩饰我的无力和软弱。我抬头窗外,刚刚我听到了羽翼划开空气的声音,知道时候到了。“我去叫摄魂怪了,你继续回顾人生吧。”
                          我走开了,会医疗翼的路上看到了赫敏和哈利,他们急匆匆的跑。
                          “谢谢你,我们拯救了不止一条无辜的生命。”赫敏道谢。
                          “你没说什么呀?”我装作听不懂。
                          哈利对着我笑笑,然后拉着赫敏跑向校医院。看着这两个孩子的背影,我觉得我配不上这句感谢。愿梅林保佑他们高贵的心。
                          一晚上发生了很多事,布莱克逃跑了,某只本该被斩首的鹰马兽也不见了踪影。斯内普为此大发雷霆,邓布利多说他只是失望。福吉把摄魂怪带出了霍格沃茨。而我,依旧是我。
                          我是黑杖,这点没有改变,但我知道,两个生命的命运改变了。一个无辜的人逃离了毁灭,一只鹰马兽保住了脑袋,一个自我悔恨的年轻人的良心稍稍安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1-10 19:2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1-10 20:24
                              dd


                              回复
                              15楼2020-11-11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