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65,825贴子:45,274,799

【原创】 无法原谅 (伪受真直男X真攻被受)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 无法原谅 (伪受真直男X真攻被受)


腹黑凤凰男X白莲花师父架空

讲述泽国,一个被灭门仅存的娃儿,如何不择手断升级当上皇帝。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1-13 18:57回复
    第一章 天仙下凡


    当云峰道长云游路过关山岭时,鲜血染红了整条官道,道路上都是被杀死男丁,他闭上双眼,茂密的草丛中还躺着洁白如玉口眼未闭的妇人,背身解了外套与她盖上。缓缓前行,他第一次下山,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惶恐紧张。“山下人这么恐怖,我还是回去吧!”他转身离开,只见一只血淋淋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脚腕。“救救我!救我!”云峰道长俯身抱起他,“你们是谁?发生了什么事?”那娃儿开了囗,“您是天上的神仙吗?求求您救救我!”从娃儿口中得知,他是泽太子长子,因遭陷害被流放莫河,途经此地遭人埋伏屠杀。云峰道长皱眉将他背在身上,山下真是太可怖了,他决定还是回山上去。“娃儿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山?”那娃儿点头道:“泽铭谢过神仙大人。”云峰道长笑出声来,泽铭痴愣愣地盯着。“什么神仙?我只不过是关山宫的道长,以后你就做我门下最小的弟子。”“关山宫?武林第一门派,我愿意!泽铭谢过师父!”那娃儿捏着双拳,眸露凶光。“不过入我门下,有一事尔必须谨记,不准杀生吃荤,复仇一事莫要再提。”那娃儿收敛了目光,吸泣道:“师父我并不知道仇家是谁?更何况我还是孩童。”云峰清洗着他的剑伤,给他止血上药,又喂他食下药丸,看着他孩童的身躯,舒了一口气。“是啊你也不过十岁上下,过几年你也就忘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1-13 19:33
    回复
      云峰道长是掌门三石老人的四弟子之一,虽打小体弱多病入门最晚,好在颇有灵性,武学造诣在四弟子之首。三石老人轻叹口气,只可惜云峰有限,关山绝学最后一层因云峰阴气过盛始终无法突破。当云峰把泽铭带来见他,三石老人眼前一亮,此子浓眉大眼,发浓密锃亮,双耳垂饱满红润,唇艳如脂,双手过膝,拳如钵。三石老人围着他一圈,刚燃起的希望,却因为与泽铭对视一眼,而熄了火。他劝告云峰道:“此子面无肉,脸泛青光,目露凶色,唇薄齿梳。你且不可传关山绝学与他。我恐日后你也难驯服与他。且记。”云峰道长半信半疑,偏头看向泽铭,只见他眸含泪光,躲至他身后。他忙道:“弟子谨记,只是师父,一路上山泽铭他知礼仪,还收留了只孤拘,并把弟子给他的包子留给它。泽铭定是良善之人。”三石老人叹了口气,泽铭良不良善,眼下欠早。但掌门的位置,还是另行考虑吧!交给云峰,也太过没有心机了。摆摆手,示意云峰出去。“我须闭关一年,宫内所有事宜,由你大师兄代为掌管,传话下去吧。”“是,师父。”云峰便牵着泽铭的手离开,指了指他的偏殿道。“以后你便是我门下龙字辈,就叫龙铭。”“龙铭?!”泽铭皱眉,深吸一口气,而后又面露喜色,忙跪下道:“谢师父。”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1-13 20:07
      回复
        云峰站在树枝上,看着龙铭深夜勤练武学。这些天龙铭对师兄也是卑谦礼待,生性温柔友善,常常将吃食分给鸟曽食。不像是师父囗中凉薄绝情之人,看来是师父以貌取人了。他跳下树枝,手把手教着,面露欣喜。捡到宝了,龙铭一学便通,天赋过人,有些招式连自己也要三四天学会。他一柱香的功夫便学会,而且既刻便想到破解的方式,真是武学奇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1-13 20:17
        回复
          山上匆匆一年,龙铭短短一年武学修为不弱于门下各师兄弟,深受师父云峰宠爱。得意之余,还不忘传授医药、机关玄学。龙铭无一不学,并不忘师父叮嘱,帮助山上受伤的动物或民众。云峰都一一看看在眼里,越发觉得师父有些以貌取人。三石老人并没闭关,而是暗中观察。他捋胡子长叹口气,大弟子好喜酒肉,偷偷猎杀后山飞鸟走足。二弟子好色,于山下村妇私通,并脚踏多船。三弟子武功最弱,且懒散好赌,贪生怕死。再说说云峰道也没什么毛病,只是太过良善,不识人心。让他做掌门,众弟子道也信服,必竟改投他门下的成百上千,只是因怕伤师兄弟情,而后他便拒收弟子。眼下这个龙铭是个例外,不但云峰破例收下,还额外亲授。这也难怪云峰门外,其它众弟子都要欺负他。龙铭趴在地上,死死护着食盒,咬牙忍着拳打脚踢。三石老人眸光闪烁,他是真能忍,还是真良善?云峰见龙铭迟迟未拿食盒到后山,便回来寻他。“尔等住手,龙铭你没事吧?”云峰将他扶起,“无事师父,都是龙铭不好,你莫要怪师兄们,龙铭不该让师父破例,龙铭不佩让师父亲授。”云峰叹了口气,掸去龙铭身上的灰。“是师父考虑不周,以后你们尽管来我门下学艺,只管学但是有一点,我还是你们的师叔。”龙铭蠄着泪,云峰心疼地瞄了一眼,真是太像自己了。背手递了帕子给他,交耳道:“往后你自己好好练,我不能偏颇与你。你先下去吧。”“是师父。”龙铭忙点头,疾步离开。三石老人眯着双眼,云峰做的对,不能有失偏颇,失了人心。而且在众弟子眼里,云峰德学兼备,既仁义又有威信。掌门一位,还是交给云峰比较放心。至于龙铭,相信云峰会把他带上正道。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1-13 21:08
          回复
            dd


            IP属地:中国台湾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1-13 21:10
            回复
              匆匆忙忙又是两年,云峰再没有亲授于他,而是忙着继任掌门一事。等回过神来,孩子已经十四岁与他齐头,面貌俊朗,击败众弟子折桂。龙铭跪在堂前,接过云峰道长给他的下山令牌。云峰拍了拍他的肩,四年前折桂兴高彩烈的下山,原以为会呆上个一年半载,却不想一月不到心有余悸回来。龙铭也不知你几时回来?也好代为师去瞧瞧,山外到底如何景色。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11-13 21:19
              回复
                龙铭眸光闪烁,难掩的兴奋,他迫不及待的想下山,探知真相。抬头一脸不安,忙谢过师父。“龙铭谨记掌门嘱托,此下山一定不杀生,惩恶扬善,施医布善,将本门泓扬光大。”“嗯!”云峰道长,取了一袋金叶子于他,龙铭狐疑的接过。关山宫真是有钱,有缘人不要钱施医布善,富人医治需黄金千两,能治死人。听众弟子口中所言,历任掌门手掌地库钥匙,里面藏有珍宝金砖。龙铭放在衣袂内,云峰不放心唤住了他,将自己的青锋剑赠于。“路上小心,谨言慎行,钱财切不可外露。”“是师父,龙铭一年之内便回,告辞!”云峰道长目送着他离开,龙铭回眸瞧向他。心下想着,有朝一日也要像师父一样,掌控地宫钥匙,界时……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11-13 21:39
                回复
                  第二章 龙铭回归


                  云峰叹了口气,孩子说好一年便回,这都两年了迟迟未归。他站在后山枝丫上,想着是不是龙铭受不了外界诱惑,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亦或是当官晋爵,亨受荣华富贵。若真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亲传关山绝学与他,他摁着心口隐隐作痛。“师父,小师弟回来了,在殿外求见。”“你让龙铭后山见我。”云峰面露欣喜,却又不得不佯装淡定。龙铭一入后山,云峰便打了一掌,龙铭躲过吓出一声冷汗,忙跪下。“不错,道是没荒废武功。说为何迟迟不归。”龙铭忙道:“这是乡民命我转赠给师父的,东乡村温疫,我逗留在那,花了两年。眼见下雪,我才想起该是师父生辰。”他忙取了玉钗递给他,哽咽道:“前几日路过,见它想起师父,便想着买来孝敬师父。”“都几岁还哭?羞不羞?过来,与为师戴上。”云峰递给他,由着龙铭戴上,龙铭用手梳理好给他挽上,嘴角勾着,心想师父还真好骗,随便一个理由便诓过去了。“快去见过你太师父。你不会没带什么给他吧?”云峰牵着他的手,一路疾步,却一头撞上二师兄。前几日因他始乱终弃,一女子撞死山门,他被三石老人废了武功和玩意,是云峰给求的情,留在山门养老。老二特意在后山采了菌菇和野菜,说是答谢云峰。云峰吩咐人收下,龙铭便说给他做一道东下乡的佳肴。接着他又拿了把青铜剑,说是东乡村村民赠给太师父的。云峰也全然相信,领着龙铭去见过太师父。他并不知道龙铭狼子野心,早已拜毒王为师,娶王爷的女儿为妻。且与毒王成为朝庭鹰犬,王爷听闻关山有宝库,便命龙铭想办法当上掌门,挪空宝库伺机造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1-13 22:21
                  回复
                    云峰道长一向清汤寡淡,一下子吃到嘴里浓油赤酱,莫名的被辣的呛到。“掌门喝茶!”云峰没在意,不知不觉食了微量的毒。“掌门好吃吗?”云峰舔了舔唇,“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辣了。”辣的他眼睛通红,龙铭忙抱歉道:“徒儿的错,下次一定给师父做的清淡点。”云峰挥挥手道:“不必了,不过是填肚子而已,你随意好了。”“是掌门。”龙铭被云峰扶起,多年不见,怎么变得拘谨生份了呢?“别动不动下跪?师父我有这么凶吗?以后还是叫我师父。”“是师父!”龙铭递过饭碗,拿去清洗干净。路过二师伯的房门,他敲开了他的房门,步入俩人聊了几句,二师伯便背着竹篓再次出门。
                    入 夜,他又潜入大师伯房门,递给他一封书信随后,大摇大摆的步。谁都不知道,大师伯因为落选掌门心怀有恨,早已经是王爷的走卒。他答应王爷,他若真当上掌门,日后关山宫任他差遣,助他夺得皇位。
                    日后云峰歺桌上,必不可少多了道浓油赤酱的菌菇,吃久了云峰道也习惯了,今日没上,云峰道觉得难受死了。突然他顿觉得心内痒痒的,不仅抓开了衣袂,还解了腰带,娇喘吁吁。龙铭终于等到药效上来,他退出门,想要去磕开二师伯的门,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三师伯正叩着二师伯的门。龙铭想着如果错过此次机会,就错失良机,复而他又想到另一个绝妙机策。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龙铭咬咬牙打开了师父的门,解开了自己的衣袂,他咬牙含泪召着,身下被撒裂开。他捶了下床,哭了一声又止住,现下自己越惨,便会让师父越愧疚。果然云峰清醒摔下床,大师伯领着众弟子叩着门。龙铭忍着剧疼,飞身上梁,等他们步入便窜离开。云峰忙抓住被子“尔等干什么?”“师弟我们是来救你的,刚刚有弟子听说,二师弟给你菌菇有问题。他要睡你啊师弟?”云峰吓得不轻,直哆嗦“你胡说什么?二师兄的菌菇有什么问题?住手,我看你有问题!”被掀开被褥,众人哄散开,哪里有什么人?只不过掌门遗金?大师兄瑟瑟发抖,他看向门外赶至的龙铭。“大师兄,没有想到你心竟这么狠?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1-13 23:10
                    回复
                      云峰找到了后山河边,大半个身子泡在水中的龙铭,将他救上岸来。龙铭便哭晕有云峰怀里,云峰既心疼又愧疚,当龙铭迷迷糊糊的吻上他,他没有拒绝,并且积极相拥回吻。再次四目相对,云峰羞愧的抱着他,山洞内虽然闭口不言,但云峰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龙铭缠住云峰,初尝甜蜜,云峰又怎经的住龙铭挑逗,再次要了龙铭,并且发誓会对龙铭负责。龙铭盯着他脖子上的钥匙,及地上的关山绝学。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11-13 23:25
                      回复
                        二师伯被云峰借机赶出山门,都在龙铭的意料和掌控中。现在就只剩下师父和太师父,这就要等时机了。转眼又是一年,太师父终于驾鹤离世,云峰终于可以不受师命,将绝学给了龙铭。并且生怕他走火入魔,一直陪他练至最后一层。龙铭练成 那年十七岁,云峰万万没有想到,关山宫会失在他身中,非但如此他还惨遭背叛羞辱。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11-13 23:35
                        回复
                          此时云峰道长全然不知情,直至挨了龙铭一掌,吐了一口血摔下床。他爬起身,连挨了三掌,趴在地上启不了身。龙铭一脚踩在他脊背上,云峰不明白爱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把夺下他脖颈上的钥匙,得意的笑出声来。外面是撕杀烧掠,云峰瞪圆了眸,但他只能被云峰扭出门眼睁睁的看着瞧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龙铭扬手作打,云峰哭着吼道“住手,住手。”“交出钥匙!”“你不是拿走了?别杀了!你别杀了!你这个白眼狼。”王爷步过来,一把拽住被打断筋骨的云峰。“别跟我废话,别跟我玩离间计,钥匙在哪?说!”云峰望向龙铭,他知道自己说的话,那个男人不会相信,可钥匙真的是龙铭拿走了。“王爷我是你的女婿,是您救了我,为表清白我……”说完便要拿剑自刎,被妻子一把夺下,死死抱住。云峰愣愣地瞧着,难以置信到崩溃。“你这个小人!你这个恶徒!我错看错付与你,当初我万不该救你!”在王爷手里挣脱,扑向龙铭,王爷盯着手中的衣服,又看着扑在地上启不了身的云峰。诱惑地玉桐,绝美的面庞,说是天仙下凡不为过,他擦了擦口水,费力吞咽着。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11-13 23:59
                          回复
                            第三章 恩将仇报 ,身陷泥沼

                            狂风暴雨,电驰雷鸣。关山宫血流成河,掌门被栓在寝殿的床上,嘴上堵着哑木。龙铭擦洗干净云峰的身体,便端着盆离开,王爷光着膀子擦身而过,龙铭回头看了云峰一眼,不忍疾步离开。云峰惊惧的挣着铁链,“救命啊!不要!不要碰我。”“美人儿别叫了,我会尽量温柔。”
                            “唔!”云峰偏过头去,绝望的挣着铁链,哭着被又黑又丑的胖老头欺压住,费力排斥异物欺入。“不要出去。龙铭!龙铭救我!不要……”他大声哭着,却发不声,铁链铮铮做响,三师兄贴在床上,背已贴至地面,吓得瑟瑟发抖。他不敢去救而是挪爬出躲在衣柜里,眼睁睁的瞧着云峰惨遭欺辱。床上的铁链被拉至最高,王爷失了耐心,不管床上的美人儿是否是初尝人事。他不管给他留下什么印象,今晚必须得到他。“啊!!!!”凄冽冽的啼哭声,云峰被钉在床上动弹不得,眼泪湿透脖颈,刺痛他的眼晴,昏昏沉沉见到三师兄一剑将王爷刺死,随后易容成他的模样穿好王爷的衣服离开。“师兄救我!杀了我!”但是三师兄还是不管不顾,合上门离开。云峰在床上,已经被折腾的失了力气,终是晕厥过去。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11-14 00:30
                            回复
                              天空灰压压的一片,龙铭捏着书信,紧皱双眉。前不久,皇上宣昭钰莹进宫,龙铭陪伴左右。孰料被公主泽如玉相中,为当驸马接近皇上,不惜一纸休书与公主断绝关系。他仰面单手掩饰,泪湿落脖颈,郡主竟如此痴情,自谥而死。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11-17 09: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