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存戏吧 关注:770贴子:35,656
  • 10回复贴,共1

来抱大腿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12-24 20: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1-01-03 14:13
      (在这人间四月天,我为撷花而来。天际澄净似玉,照进春色里,将枝染成翠绿,花意馥郁,扑拥满怀,方不算辜负。)

      (足下步履轻盈,桃色裙尾吻风拂阶,花袖也盛了风,随之缓缓漾。一路寻花问柳走来,翠蔓尽处,得一曼妙倩影,偏颊时眉颦目盈,攀枝笑迎。)

      崔姐姐,您也来采香?

      (燕钗垂鬓,于额际摇曳。杏珠徘徊于其面孔上,忽落至发间一顿,纤指交并,折花赠美人。)

      可巧,这是春风第一枝——牡丹国色,当配姐姐芳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1-03 14:45
        【她是一柄极巧的刀,袖珍而锋利。这把刀将要自如到叫你如臂指使,但你应当要仔细存放,小心使用,以防出现一些始料不及的状况。】春酲未散,出来醒醒神。【故我每每见她,都要将视线短暂地掠过那双眼,花一样的、澄清而盈盈的那双,探寻这样一柄好刀是否有了自己的思想。】是吗?
        【我于是满足了,施以温和的笑意,自她纤细的指尖接过那朵硕美的牡丹。】你的眼光一直都很好。【往亭间去,留座与她。】元年采选将至了。【似漫不经心地提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1-01-11 13:45
          (荔腮始终牵有笑,玉荑奉上的花枝由人接过,拓在玉阶上的一对影子也交叠。微微抬起眸光,秋水瞳捉住她翕动的唇,引我娇嗔。)

          您了解的,我只爱吐真言。

          (履顶一粒米珠轻坠,衣袖窣静间,挪步随行其后。前后落座,将裙敛整。)

          陛//下雅重门族,充纳后宫,若是这届新人里有一二出挑的,倒能压一压盛氏的焰气。(向来不与她忌讳这些说辞,拂袖口盘丝绣纹,无数花影横落在余光中。)

          只是,又要劳崔姐姐辛苦操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1-01-13 00:59
            【当你意欲驱使猛兽时,便要给予她足够的食料。】我自然了解你,像你熟悉我一样。【温和而亲昵的,不带半点轻慢,甚至有闲心冲她露一点笑。】

            【充满安抚性质的握上她细幼无骨的指,将掌心的温热通过交叠的手传递给她,驱散那点玉骨的微凉。】养在深闺的美人不知凡几,斟酌到韶华了,有朝一日能凭风而起。【一缕春风正捡此刻好时辰,吹散她垂首落在脸侧的两缕青丝。】想来,不需你我为她们操心。

            【美人亦是柙中虎兕啊——我情不禁在心底发出这样的感慨。】


            回复
            10楼2021-01-14 21:54
              (略直挺脊背,将五指春细相互交拢,红蔻亦掩在细碎阴影下。悉数尽听后并未直接答话,而是偏靥向外,瞳仁轻微一转,投目光在檐下鸣叫的稚雀。)

              姐姐深得眷宠、陛//下信任,除去采选的繁杂琐碎规矩,自然毋有其他需要操心之事。

              (眉尖颦颦,随乱青丝拂擦玉肌,蹭得耳鬓磨痒,伸手将其捋回耳后。)

              只恨妾身愚笨,只怕等新人入宫,陛//下就想不起游云斋还有一位明美人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1-01-16 21:45
                【她绝对是反对盛氏最鲜明的一杆旗帜,除此之外呢?她还是一个优柔的、蓬勃着爱意的女人。爱情,着迷似的将这二字在舌尖上打了个转,意图感受她缠绵外壳下贪婪的本质。】

                明美人姿容靓丽,何必妄自菲薄呢?【半带安抚意味的给予她允诺。】料想陛下尚未可知,游云斋的门槛应当先叫有识采女踏破了。


                回复
                12楼2021-01-18 21:24
                  (侧着身子向她挨一挨,也顺耳把话听真了,发髻钗头几尾流苏簌簌地荡,迎风拂面的花香绕鼻。顿了一晌,又笑着添了话,眉眼里俱是真诚。)

                  您总会拣好话儿来安慰我,妾晓得的,她们纵是踩破珠镜的门槛,也多是看在娘子您的份上。

                  (适时添几抹娇怯含嗔,杏眼儿半垂,再抬起时,具是满腔认真。)

                  所以,不论旁的,只要有娘子照拂,妾便十足的安心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1-01-19 18:40
                    【我早说过,我将她们都看做柙中虎兕、牍中龟玉。不,这显得过于珍视,更贴切一些,她们都是我池中玉,正待历经打磨褪去暗淡玉壳,展露出光彩来。而卫氏,正是当下熠熠生辉的一颗。】

                    那你可一直安心下去——【我像无数拥有美玉的少女一样,爱重这样宝贝,愿意在情浓之时不负责任的许诺。】尚功局前日新进苏绣摆屏,晚些我叫人给你送去。


                    回复
                    14楼2021-01-19 20:26
                      (与她因利而聚的情谊而今业有三五载,卫门不能予以我帝王宠爱,今日所仰全靠崔氏,高门簪绂的同性相亲,加之敬服先皇后的一番敏诚,人贵有自知之明,是以从来不与对她施展虚以委蛇。)

                      (循声更是欢喜,翘唇而笑。)果真吗?早知道姐姐是疼我的。(早闻屏风阔宽高广,富丽堂皇,苏绣价值更是连城。涌浪林涛中,百转的旭阳垂影也难掩明艳朗笑。)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21-01-20 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