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伍六七吧 关注:44,095贴子:273,672

回复:【刺七】青凤衍生:《凤栖梧桐》//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21-01-15 18: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1-01-17 17:59
      4.
      屋顶上的一片片青砖因为雨丝接连不断下落而哗哗作响,雨点轻盈的拍在地上,激起青灰色的尘土。
      风轻轻地吹着,将正在冲刷地面的雨水吹起层层涟漪,袭玉坐在酒楼一侧靠窗的位置。
      柔顺的黑色长发披在身后,一些发丝顺着肩膀滑落下来遮住了右脸,一双与世无争的眼睛写满了冷漠与疏离,修长的身姿穿着朴素的黑色衣袍,腰间佩着一把白色的长剑。
      他就这样,一边品茶,一边望着窗外的细雨蒙蒙。
      末了,丢下几枚铜板,起身下了楼。
      撩开疏散的珠帘,在雨幕中行走,脚下的雨水沿着脚印凝聚出了浅浅的冰晶。
      他的寒冰功法已经到达瓶颈了,距离那个功法大成的地步只差临门一脚。
      袭玉的脚步顿了顿,左手的手掌凝聚出了一根冰刺猛地向后甩去。
      一个吃痛的闷哼从暗处传来,那人在雨幕中走到了袭玉的面前,随手拔下了哪个插入肩膀的冰刺。
      “是你。”袭玉面无表情的拔出腰间长剑,指向面前的人。“正好,今天就来做个了断吧,青凤。”
      青凤皱了皱眉头,从腰间抽出双刀放在身体两侧,水珠顺着白色的长发滑落在地,滴出了一个个涟漪。
      “兄长,你还真是无情啊。”青凤双手甩了个刀花,眼神有些恍惚的看向面前比他高了半头的袭玉。
      青凤正在朝着暗影刺客的位置努力,只有那样才能接近那个人,才能报仇雪恨。
      他知道他与青梧一定要有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决斗,青梧恨透了自己,所以他的刺客本能告诉他就在尾随的时候突然打他个措手不及,只接砍掉青梧的头。
      可青凤再三决定,还是没能出手。
      “你我之间必有一死,当年那批人,也一个都跑不了。”袭玉周身的温度突然下降,正下着的毛毛细雨转瞬变成了片片雪花随风飞舞。
      青凤沉默不语,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了,仇恨必须有人来了结。
      他猛地冲向袭玉,白色的长发飘荡在空中好似水一般的丝绸,肩膀伤口的鲜血已经流到了指尖顺着刀把在刀刃上跳起猩红的舞蹈。
      袭玉的长剑上布满了寒气,此时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奔向青凤,他们的眼中能看见互相的影子,空气中充斥着仇恨与冷漠。
      青凤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他的兄长好似白雪皑皑中的天神,用白无垢的长剑斩断世间的一切邪祟,也斩断他的光明。
      袭玉赢了,他本可以一剑砍断青凤的脑袋,可他在最后一瞬间将剑偏离了原来的斩击轨道。
      青凤几乎跪在地上,他被那种死亡的恐惧席卷全身,双手的长剑插入地面上厚厚的冰层,勉强不会倒下。
      “我今天瞎了你一只眼,从此两不相欠。”袭玉把剑身用手帕擦干净重新回归刀鞘。
      青凤一手扶剑一手捂着鲜血直流的右眼,红色的液体顺着指尖的缝隙滴落在光滑的冰面,仿佛让他想起了那一年的冬天,那条暗红色的小路。
      “你明明可以杀了我。”
      “青凤,你记住。”袭玉侧过头看向那个背对着他的人,黑色长发遮住脸上的神情。“情感,是刺客的第一大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1-01-17 18:14
        没人看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21-01-18 17:41
          有人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1-01-20 21:32
            很好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1-01-20 21:32
              5.
              7年后。
              清澈见底的海水拍打着岸边卷起柔软的沙子,一个少年被一个浪头送上了沙滩。
              黑色的短发混着海水和沙子紧紧的贴在头皮上,下半身浸在水中,随着海浪不时摆动,手中始终紧握着一把刀。
              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张开,整个人仿佛一具已经死亡多时的尸体一样在海面上沉浮。
              “小飞,你不要管人类的死活啦。”一只戴着墨镜的蓝羽鸡不屑的说道。
              “叽叽!”
              鸡大保扶了扶额头:“小孩子真是麻烦。”
              “叩叩叩-”
              鸡大保扛着那如同尸体般的年轻人,敲了敲诊所的大门。
              “叩叩叩-”
              鸡大保又敲了一遍,仍然无人开门。
              “小飞啊,不是我们不管他,是他自己的命啊!”
              “叽叽!”
              鸡大保拖着鸡小飞让它不要再任性,转身走去。
              “嘎吱-”
              身后的开门声让鸡大保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救下手中的人类,他明明那么恨人类。
              可他看到身旁的小飞,心底又会不自觉的动摇起来,自己这代人已经看惯了人类丑恶的嘴脸,可小飞没经历过那些,小飞不该承受这一切,他明明是个善良的孩子。
              鸡大保垂下头,握在身侧的手纂得紧紧的,这个人这种打扮肯定是被人追杀才落的这种地步,那就救好他让人类自相残杀好了。
              他侧过头,对着鸡小飞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放心啦小飞,我会救他的。”
              袭玉看着门口的两只蓝羽鸡,目光却落在了那个受伤年轻人衣摆下的令牌上。
              “那是...”他皱了下眉头。“暗影刺客。”
              “神医啊,拜托你治好这个年轻人啊。”
              “把人抬进来吧。”袭玉淡淡道。
              鸡大保把人抬到了病床上,就累得靠在一边的墙上。
              袭玉仔细看了看他的脸,便开始处理他的伤口。
              胸口被利剑贯穿险险的避开了要害,能撑到现在也算命好了。
              不过,暗影刺客能被伤成这样倒是让他大开眼界。
              青凤...你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和主线接上了xdm]


              回复
              28楼2021-01-25 16:50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1-01-27 09:15
                  第三部居然开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1-01-30 17:46
                    你这……是晋江来的?(牛逼啊,满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21-01-30 19:03
                      6.
                      “这...这也太贵了吧!”鸡大保颤抖着双手拿过收据单。“我先说好哦,这个人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袭玉面色铁青从袖口出凝出一根冰刺一字一顿道:“你想赖账?”
                      鸡大保只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零下,面前的黑色长发男子目光带着杀意看着自己。
                      “唰-”一根冰刺擦着鸡大保的脸颊飞过,深深的扎在身后的墙上。
                      “我付,我付...”
                      ......
                      “叽叽叽叽。”
                      “小飞啊。”鸡大保几乎是哭着从诊所出来的。“我们刚到这里就已经负债100万了。”
                      他将收据放在背包里,颓废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鸡大保看着玻璃门上的出租标志挠了挠头:“既然这样,只能赚钱了。”
                      “小飞,我们就在这里开一间发廊好了。”鸡大保阴险的笑了笑,用手推了推墨镜。“顺便干点刺客生意啊。”
                      一旁走过的一名中年老妇女听到“大保健发廊”几个字,脸上涌上一阵恶寒:“败类!”
                      .......
                      天空是淡淡的蓝色,海水被照耀的波光粼粼,一处金黄细腻的海滩坐着一垂钓者。
                      黑色长发随意披散着,惨白的肤色被黑色外袍衬得更加毫无血色。
                      他的周围不管何时都带着细碎的冰碴,尽管在这炎炎夏日,袭玉周围的温度还是低得吓人。
                      “上钩了。”他用力一提,一直大鱼便被钓了起来。
                      大鱼掉落在沙滩上卖力的扑腾,可它湿润的身体瞬间就沾满了沙子,转眼便越陷越深。
                      袭玉看着渐渐虚弱的鱼,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
                      “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袭玉的笑意更深了“柒。”
                      他将鱼在水里面清洗了一番,就提着它回到了诊所。
                      “叩叩叩-”
                      可乐看着这个给自己开门的高大男子,居然有些说不上的紧张。
                      “进来吧。”
                      “是五六七让我来找你的。”可乐一边放下滑板,一边说道。
                      袭玉没有作声,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桌子的对面:“请坐。”
                      可乐听话的坐下,将右手伸了出去:“帅哥,你真的能治好我吗?”
                      袭玉没有给以准确的回答,只是模棱两可道:“看情况吧。”
                      他的手指与可乐触碰到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在限制他的行动,袭玉几乎是在接触的瞬间就像烫手般缩了回去。
                      这孩子是异能国的人?这股力量...不会错的。
                      他眉头皱了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丝巾,轻轻铺在女孩的手腕处,继续隔着一层布诊脉。
                      “帅哥哥,你这里好冷哦。”
                      袭玉的两根眉毛几乎要拧到一起去了,面色阴沉,使得身后阳台的鱼缸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别说话。”
                      半晌,他已经了解了面前女孩的病症,她绝对是斯坦国的试验品。
                      还是个失败的。
                      异能国与斯坦国基因的结合体导致她的身体非常适合癌细胞繁殖,对一些普通的病症也没有多少抵抗力。
                      “你的病,如果想要治好。”袭玉抬起头与可乐对视。“去斯坦国。”
                      他从柜子里拿出几个罐子,里面装的是神煅国的雪莲,不过只剩下两朵了。
                      “这药只能暂时抑制你的病情。”袭玉将罐子推到可乐的面前。“每天吃一瓣。”
                      “你真的治不好我的病吗?”可乐拿过罐子仍然抱着希望问道。“伍六七说你是神医。”
                      “你的病是基因病...”袭玉突然噤声,把是失败实验品这句话咽回了肚子。“只能去斯坦国做基因改造。”
                      “抱歉。”


                      回复
                      32楼2021-01-31 13:4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21-02-05 00:39
                          7.“轰隆——”小岛的海岸边传来巨大的响声,爆炸产生的狂风吹乱了袭玉的一头黑发,也吓跑了咬钩的鱼。
                          他收起鱼竿,看向爆炸地点,一个穿着斯坦国服装的人悬浮在半空,伍六七挥动着剪刀有些滑稽的攻击上去。
                          “何大春,振作一点啦。”鸡大保划着一艘小船,用翅膀扇了扇何大春的脸。“阿七呀,他不会没救了吧。”
                          “交给神医,肯定能治好的了。”伍六七爆炸立下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哼,那个黑心医生。”
                          何大春吐出几口呛的水,半睁着眼睛,颤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伍六七,这是我全部的积蓄,我想请你保护这个小岛。”
                          袭玉背着一只手站立在一颗古树的顶端,看着眼前的一幕,飞身上了山顶。
                          江主任在战斗中落败,不省人事的倒在一边。
                          袭玉躲在暗处,注视着一切。“斯坦国王子?不如就趁这次机会利用暗影刺首席杀了他吧。”
                          他指的自然是失忆前的柒,如果杀不掉斯坦国王子,没有意外情况,他会出手给予最后一击。
                          不过。袭玉很快发现了端倪,那个名为梅花十三的小姑娘刀刀狠辣,每一个招式都戳人要害,更主要的是,这剑气...错不了,是青凤。
                          “没想到你居然收了徒弟啊。”袭玉笑了笑,在能量炮到达梅花十三前的一瞬间放了一层冰盾,只是冰盾接触能量炮瞬间就融化成了一滩水,再加上五六七拼死相救,倒是让这小姑娘躲过了这一炮。
                          在鸡大保重伤倒地后,伍六七终于回到了“柒”,首席暗影刺,代号“柒”。
                          袭玉脚尖轻点枝丫,抖落了些许冰碴,飞身来到了梅花十三的眼前。
                          梅花十三一只手维持着直播,一只手紧握着刀,威胁着袭玉。“你是谁?”
                          袭玉不慌不忙的一步一步靠近梅花十三,他走过的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都结成了厚厚的冰:“青凤,好久不见,我的好弟弟。”
                          “师父的...哥哥?”梅花十三嘀咕着,一边和另一边的师父交流,一边恶狠狠的瞪着袭玉。
                          “呵呵,兄长。”青凤冷笑了几声,随后用手轻轻地抚摸上那只人工义眼。“十三,任务取消,有他在,你杀不了伍六七。”
                          “可是师父...”
                          “够了,你不是他的对手。”青凤有些烦躁的切断了视频通话,他想不明白青梧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特地跑到自己面前来威胁他,青梧要保着柒的性命做什么?
                          梅花十三感受到师父突然切断的视频通话,暗道不妙。
                          “刀你可以拿回去,人,不能杀。”袭玉冷着脸,看向前方已经结束的战斗。
                          他将魔刀千刃丢到梅花十三的怀里,把受伤的五六七抗在肩膀上,袭玉注意到身后的目光。
                          他微微偏过头,从袖**出一根细长的冰针,死死的扎在梅花十三面前的地上:“就算你是他的徒弟...再不走,小心我杀了你。”
                          梅花十三强撑着站了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一管精致的哨子,一只巨大青鸟带着她飞向天空。
                          难道师父和他的兄弟感情不和?可最令她震惊的是师父居然还有哥哥。
                          从没听他提起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21-02-09 15:1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1-02-09 15:20
                              太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21-02-09 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