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爱月儿吧 关注:33,400贴子:344,468

【口味适中】这个公公有点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已完结文,又双叒叕重发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1-23 22:58回复
    评论点赞=催更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1-23 23:00
    收起回复

      空间器坏了的第一天,黎卿宛表示“这都不是事儿,根本没有怕的好吗!”空间器坏了一个礼拜黎卿宛有些急躁“他喵的,研究所那些专家都是吃干饭的吗?这么久连个破机器都修不好还能干成什么?”空间器坏了一个月,黎卿宛彻底不淡定了“妈妈,我要回家,宫里不是人待的地方!嘤嘤嘤~~”
      其实从空间器坏了第三天开始,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黎卿宛蜷缩在又冷又硬的破棉被里就开始思考自己为啥就凭着一腔热血就为科学事业献身,报名参加这个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远古人类文明观察计划!也不知道现在开始哭什么时候能把当初脑子里进的水都排出来。
      二零六二年的科技之发达,空间层面的研究已经足够精细了,让那些无聊的科学家不再满足于对地球及宇宙的探索,开始着眼于对时间的开发,致力于将所有文明的兴衰成败的研究透彻。甚至因为某些痕迹的泯灭而丧心病狂的研制出了能穿越时空并能为研究提供便利的全能超时空文明研究器,也就是黎卿宛手里坏掉的那个所谓的空间器。
      作为研究所的边缘人,黎卿宛承认她的智商和那些神经兮兮的科学家们没有任何可比性,能进研究所也很大程度是因为祖宗积德,每天只能做一些打杂订饭的活计,但这并不影响她自命不凡,想着总有一天能找到一个非她不可的事儿,为科学事业发光发热。所以,在发现空间器项目因为种种原因无人问津时脑子一热就进水了呗。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1-23 23:01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1-23 23:01
        回复

          初到大雍王朝时,依托空间器的能力成功篡改大家的记忆成了外院一个平平无奇的扫洒宫女,每天用空间器完成扫洒任务,吃空间器提供的美味速食,每天写写报告就成的日子蒙蔽了她的双眼,让无知的她对空间器产生了盲目崇拜,只觉得任何事情空间器都能轻松解决,自己只要混吃等死的待几年就能回到现代,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还没等黎卿宛享受够这种完美的退休生活,只两个月,这不靠谱的空间器就开始罢工,黎卿宛不得不吃着粗茶淡饭每天高强度工作…空间器加持的特效没有了,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扫地,天黑了才堪堪能干完活,黎卿宛终于品尝了人生的疾苦、生活的不易。
          一个多月的磋磨彻底磨平了黎卿宛对空间器的期待,她决定靠自己在大雍朝站稳脚跟,走上人生巅峰!所以,当管事嬷嬷问她们谁愿意去伺候督公的时候,黎卿宛抱着与其在这里混吃等死还不如赌一赌的信念脑子又进了一桶水,毫不犹豫的举手报名了。只是等她清醒过来发现好像除了她没有人心怡这个‘升迁’的机会,反倒都长出一口气的样子觉得这一幕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来挑人的小公公对着黎卿宛上下打量一番,神色不变,也不说话,只是冲着管事嬷嬷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开了。‘唉,咋就这么走了捏?行不行给个准话啊!’黎卿宛忍不住暗自腹诽,顾不得形象,弯着身子直拍大腿,偷偷想‘都点头了,那肯定就是同意了呗!也是,除了我他上哪儿去找这么优秀的去!’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1-23 23:01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1-23 23:01
            回复

              沉浸在自己思绪世界里的黎卿宛没看到管事嬷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上前来,一下子被揪住了命运的耳朵,呲牙咧嘴的嚎着“诶!疼~疼~疼疼~疼~嬷嬷疼!”管事嬷嬷也不含糊,一根指头指着黎卿宛的鼻子就开始骂“小蹄子,规矩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说出去都丢崔嬷嬷我的脸!能不能长点记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黎卿宛很是识时务的点点头“嬷嬷教训的是,奴婢以后一定注意,绝不会辱没了您崔嬷嬷的威名不是!”黎卿宛一脸讨好的冲崔嬷嬷傻笑,两只手偷偷的攀附着被揪住的耳朵妄想着能缓解一二。
              崔嬷嬷倒是被黎卿宛这不要脸的模样气笑了,倒是顺势收了揪耳朵的手,连带着黎卿宛的两只手一同交叠在一起,端了副和善的笑脸,拍着黎卿宛的手说到“你这丫头倒惯是个嘴甜会哄人的,嬷嬷我平日里严格要求你也是为了你好,从来没苛待过你半分,来日出息了可别忘了多回来看看嬷嬷。”说着还装模作样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原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黎卿宛不可置否,敷衍着“那是自然,卿宛断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嬷嬷您只管把心放肚子里。”神色动作比崔嬷嬷还要热络亲切几分。崔嬷嬷听到满意的答案,笑容真诚了几分,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顾忌的朝院门口看了一眼,语气里多了些急切“好姑娘,赶紧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千万莫要让公公等急了!”这次黎卿宛也不推辞,点头应了下来,利落转身进了这一个多月睡觉的屋子。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1-23 23:02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1-23 23:02
                回复

                  只片刻黎卿宛就收拾了一个不大的包袱出来,里面出来两身换洗衣服别无他物,恭顺的向在院子里候着的嬷嬷行了一礼。嬷嬷也不再多言语,微微点了点头就先行一步,黎卿宛敛目颔首,低眉顺眼的跟在后面,被崔嬷嬷带到院门口等着的公公跟前。
                  那公公看了看黎卿宛恭顺纯良的样子,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小包袱,面色缓和了几分,挥挥手让管事嬷嬷回去,自己则在前面带路。一边走着还不忘说教规矩“到了督公那里切记谨言慎行,无事莫要喧哗。没有传召不能进入内院,要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公公顿了顿没听到黎卿宛回话,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
                  黎卿宛依旧维持那副恭顺纯良的样子,停步行礼分毫不差,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公公跺跺脚,长叹一口气继续在前面带路,黎卿宛在后面跟着,两个人之间始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一路路过膳房、戏楼、妃嫔居所,穿过御花园、兽园,黎卿宛一言一行依旧规矩的很,连眼神都没有四处乱瞄。
                  这让一路上仔细观察她言行想揪到错处借机敲定一番的公公有些憋屈,但看着不远处的竹林公公呼出一口浊气,还是开了口“进了督公的地界千万要守本分讲规矩,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说完就转过头去彻底闭了嘴。黎卿宛闻言知是公公有意敲打自己,也不说什么谄媚邀宠的话,只是欠身行礼,恭顺的应到“奴婢明白,多谢公公教诲。”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1-23 23:03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1-23 23:03
                    回复

                      说完话,又行了百余步,穿过前面的竹林,二人来到一座雅致的小院门口。‘咚咚咚’一重两轻公公敲了三下门,片刻后打门里探出一个头来,见是公公方才把小门彻底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十二三的小公公,先冲着领黎卿宛来的公公行了一礼这才开口“于公公安,督公方才还唤您呢!”
                      带路的公公神色一凛,冲着开门的小公公吩咐到“我先过去,你且领着她下去安顿。”说完就快步离开了。开门的小公公目送于公公离去,又冲着黎卿宛行了半礼“姑娘稍等片刻,奴才带您去安置。”说完等黎卿宛点头应下这才转身闩了门,有和旁边另一位小公公说了什么,这才回到黎卿宛身前带路。
                      “这里是外院,平日里没有主子的命令不能随意外出的。”说话间二人又穿过一扇门廊,“这是下院,膳房、库房、柴房、杂物间。”每路过一个屋子小公公就说出屋子的用途。走过一段不算长的甬道,小公公在一排平房前面停下了脚步,指着一间屋子说到“那便是姑娘的屋子了,奴才不好进的,就不送姑娘进去了。”黎卿宛看了看屋子,又看了看小公公,屈膝行礼“多谢公公。”小公公愣了一下,闪身错过黎卿宛的礼,头更低了几分“姑娘客气了,这礼奴才可担不起。”顿了顿还是继续说到“再往里便是督公的院子了,姑娘莫要擅入乱闯。”说完还没等黎卿宛道谢就匆匆行了一礼慌乱的逃走了。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1-23 23:03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1-23 23:03
                        回复

                          黎卿宛四下打量一番,白墙黑瓦,竹影深深,倒不失为一妙处。瞧这这里和阖宫上下一片花团锦簇截然不同的景致心里暗到‘想不到这督公倒是个雅致的,想来只要自己安分守己就不会有性命之忧的吧!’
                          进了屋子,发现一切的干净整洁,全然不需要自己再收拾什么,只把自己带来的两件衣服放进柜子里,黎卿宛便无所事事的四下打量起来。刚出屋就听到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时不时还从主屋传出几声痛苦的呻吟。三个小太监在督公院子里的主屋和偏房之间来回往返,一盆盆的端着热水,每个人都绷紧了身子行色匆匆。见此情此景黎卿宛有些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又想到于公公和小公公的再三嘱咐还是收回了脚,耐着性子坐在屋里。
                          来这督公的院子里已经快半个月了,除了头三天跟着老嬷嬷学习规矩,剩下的十多天里黎卿宛又干回了她的老本行——扫地!是的,工作内容一点没变,就是换了个地方继续消磨
                          人生罢了!若是非说有什么不一样的,那可能就是这督公院子里少了点人气儿吧:原先在外面扫地的时候刚开始和空间器说话聊天,后面和同住的小姐妹混熟了就听她们讲宫里的八卦。现在,不提也罢,寂寞如雪啊!
                          眼见着升职无望,黎卿宛彻底佛系了。也许就是凭着这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让黎卿宛在一众粗使丫鬟里拔得头筹得了于公公的青眼。“右边第二个跟我来,其他的散了吧!”于公公一槌定音。黎卿宛用食指点了点自己,有些懵逼“哈?”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1-24 01:08
                          回复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1-24 01:08
                            回复

                              于公公看了看主屋,又看了看黎卿宛茫然的脸,跺了跺脚终归还是退了回来,耳提面命“原先伺候督公的春杏病了,你警醒着些,仔细伺候着,切莫莽撞失仪,否则谁都救不了你的小命。”说完也不再看黎卿宛是不是反应过来了,转身先行一步——‘在这吃人的皇宫里无谓的善良最是要不得。’
                              “哦,好~”黎卿宛慌忙跟上,一边走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到门口的时候堪堪把自己收拾整齐,恢复了温顺乖巧的模样。于公公警示的看了黎卿宛一眼,黎卿宛连忙堆了一脸笑,讨好的看着于公公。于公公轻哼一声,扭脸推门进去,黎卿宛连忙跟了上去。
                              于公公恭敬的立在一青帐罗汉床边“干爹,人带来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干爹?看不出来啊,这于公公居然是督公的干儿子。于公公看着已经二十一二了,那这督公岂不是怎的也得四五十了吧!啧啧啧,贵圈真乱!’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青色床帐后面传了出来。那于公公脸色顿时一变,不自觉的迈出半步,抬起的手碰到了青色床帐,却又像是忌惮什么一般又讪讪的放下手,化作关切的一问“干爹可还好?”
                              闻言,一只素手从帐子里伸了出来,随意的摆了摆“无碍,下去吧!”那手,冷白莹润,骨节纤长,竟是比那最是贵重的羊脂白玉还要好看几分,轻轻一动就满是无言的风流,血条顿时空了一半;那声音,清冷通透,低沉而有磁性,又许是因为生病带了几分暗哑,仿若综综流水从耳畔流过,徒留一片酥麻感,血条彻底阵亡!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1-24 01:1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