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自南吧 关注:3,041贴子:276,210

【宣微殿丨仪元堂】——慧美人(薛瘦雪)寝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维贞元二年六月,岁次壬寅,六月丁未元日辛酉,皇帝若曰:轩曜垂象,闺廷列位,助宣阴教,取则上玄,爰从古昔,实惟通制。咨尔才人薛氏,秉窈窕之秀,袭婉娈之姿。韶仪丽于温玉,贞节峻于寒鬆。宜授徽命,寔允茂典。可封美人。膺兹崇宠,可不慎欤。


回复
1楼2021-01-30 11:00
    【不道枝头无可落】

    薛氏瘦雪,立志不做咸鱼。

    食用指南:专业彩虹屁选手、嘴甜心黑;我哥哥让我把家世写的拽一点,但我觉得他就是个六品小官;我哥哥让我多出了好几个帅哥哥、一个漂亮妹妹、一双嘴甜心黑的儿女。



    回复
    2楼2021-01-30 14:44
      【小庭花】

      苦楝枯花细约,谢却几近于鱼肚白的淡紫颜色,倒现出藏在叶底、那生青熟黄的小果实,这是明宫里不知春事晚的注脚;而埋在这金铃子里,贞元二年鹂月的联萼会却潦草收场,既称的是潦草,便是因着脂粉堆里,无人晓得这竞渡筹备一事花落谁家,亦无人晓得、春镜与玉鉴谁会当真坐镇掖庭,好似鼙鼓兽头跨过立夏与暮春的鸿沟,震敲在耳边,却未足够翻出浪潮。

      前夜,原是夏侯宝林侍寝,今夜却不急歇寝,倒是盛装座在窗前,适才与如昼月色打个照面,便被满面盈着喜色的宫鬟通禀,圣驾将移往仪元堂。而在被询及那“不翼飞”的香篆时,低垂着笼在灯晕里、平添酡红而稍显赧然的面颊,以一副像水像清风的口吻,娓娓。

      “翫月时清光最是可爱,又何需烧灯续昼、犀烛洞照呢?”

      那半照细影,便被钉在水与风共构出的温婉却蓬勃的生意里。但,这个良宵却是圆满无缺的......



      回复
      4楼2021-01-30 14:49
        【山水】

        行藏:

        同他座定,眼见他两三言语将此事揭过,却亦不恼他,面貌间仍旧端着气定神闲的模样。汉朝是漂浮在外戚与宦官、最末深陷在割据动荡里的王朝,能出这般慨当以慷的歌谣,或哪怕是丧气的薤露蒿里,都实是不稀奇的;但眼下是盛唐,是贞元。侧颊,扬着剪秋瞳,望向他黑白界限分明的眼底。以慈笃与强硬掺杂的口吻:“你是盛唐的儿郎,是贞元帝的儿子,便不该、也不能嫌这些应制诗太过锣鼓喧天,浮佻庸肤。”

        肇始贞元年的鬓影铺满明宫,转而自二年杪春,便似繁密堪剪的菖蒲般,圣人牒下业已添近十位皇子。眼前人是其一,是我膝下唯一,却尚未出类成皇子里的第一,叫我此刻借着那副棋将话题刻意地绕回。

        “善弈却不需常弈,听闻,今年除夕筵将赏赐与状元的是那龟玆国进奉、温温莹莹的游仙枕。”

        像未出阁时,薛邸里那勤恳的阿婆“劝”我学绣那般“”:我(此处并未自称为阿娘)很钟意它。


        观上:

        在写了在写了


        回复
        8楼2021-01-30 15:08
          (百度什么时候倒闭?)


          回复
          9楼2021-01-30 15:08
            (没有二楼,就看不见你笑薛二郎了,难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1-01-30 15:10
              ????世上竟有如此敷衍之妈!


              回复
              11楼2021-01-30 15:23
                有我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1-30 15:33
                  【薛美人一孕傻三年,夏侯弗回家挨打】


                  回复
                  13楼2021-01-30 17:35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21-02-02 11:07
                      (小逑的新闻是先于她的脆音,充盈进殿阁里的)

                      她年纪轻,这手段虽是稚嫩,但总归是“天真无瑕”,只要晓得布局亦需收尾,免叫旁人生出闲言碎语,当真能收拾干净便是(风轻云淡的“收拾干净”,好似提及的不过是被遗在庭前背阳处的、珠灰却日益肮脏的“笨雪”)

                      (因她面嫩娇俏,鸦黑如藻的发惯盘做单垂环髻,而天光洒在她扎着的小鬏间,倒因着顶在额顶,显得很是端正,并不像垂在雪颈后的燕尾那般跳摆。却仍叫我刻薄置评道)

                      你手是不巧的,这发髻梳得不齐整

                      (我实是一位悭吝的母亲,譬如眼下,吝于用尚保养细嫩得宜的手为她簪鬓梳髻,全由阿咫这位家生子代劳。而至于她对行藏不曾言说的心绪,无时刻地写在面容间,再被我不声响地看在眼底,但,这言语上的悭吝却是因着——她恰值韶华鲜妍的妙龄,生在万国衣冠拜冕旒的明宫禁城,便值得“仰慕欢喜”天下最好的儿郎,除却圣人,便当属她的亲哥哥,而我不必做那狠心的执剪莳花人,将这些才在她人生的杪春里冒尖却长歪的念头、狠心地裁剪成整齐的形状,仰赖着这份懵懂的情愫,日后,她才可以规划描摹遴选出衬意的、卓绝的郎君)

                      (亦是因着心底这些想法,叫我此刻未有责备地发声,口吻轻淡得、像是在燕暇时随意拣择起的一桩闲趣)

                      若是叫你阿兄瞧见,该是要笑话你一番的。


                      回复
                      17楼2021-02-02 11:07
                        【耸耸肩,对阿娘的话不置可否,一边抬起胳膊、拿手指拨自己那一只小揪,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阿娘说话,直至听到李行藏的名字出现在她口中,动作才突然一顿】

                        笑就笑,谁还怕了他么?

                        【最是狂妄不羁又潜藏心事的“顶撞”,阿娘疼我,不会放在心上,是以我扭头去瞧时,便恰巧看到她嘴角掠过的一抹弧度,我讲不来那个弧度代表什么,心里就有些像猫爪儿在挠;静静等她下文,她却再不肯提哥哥分毫了,反倒是我压不住性子。】

                        阿娘——【像花丛中攀附蕊芯的蝴蝶,一下子飞过去扑在阿娘身上,一双小手在她脊背上不安分地上下摸了一通,等被母亲拽到身前轻轻打一下,才佯作懒懒道】

                        哥哥呢?是不是去哪里偷懒了,我觉得已经连着两日不曾见他了……

                        【思念不能出口,偏偏孩童心性不愿承认,舌尖的话少不得被转成另一层委婉的意思】他不在阿娘跟前嬉皮,闪闪不能替阿娘教训哥哥,有些手痒。


                        回复
                        18楼2021-02-02 11:08
                          (她话道得迂回,但面靥间却亦未添藏在红霞里的赧然)原你今日来仪元殿,竟是要捉他的。

                          (将那月牙凳与她示下,才又启唇,慢条斯理间与她陈明这小半月里行藏的动线)待到这疏疏数点黄梅雨后,便要到端午的龙舟竞渡,再往后,听闻圣人将宣政殿策试,金榜题名后亦要有那为榜眼探花状元郎延庆的樱桃宴。你阿兄虽尚未添衔加封,但这些哪一桩是他能躲得开的呢。

                          (这厢讲起争渡,思绪难免飘得远,便忖起那搴旌旗捶鼙鼓里的元年斗香会、及岁尾祭典间那钟氏献媚的大面舞。盯着她融在明朗天光里的侧坐倩影,半晌)你是皇朝的公主,自是不能做那亲在芥艇里的标手,又不必像平民寒门般,去往神机阁赴女学,但这端阳节既是你阿耶治下的盛事,你总需献艺来崭露头角的。

                          不要站在人群里、他身后,却要在巅峰、他身边。这样,来日你的驸马才可以站在你身后(不曾截断她的少女情怀,但这当属我对她润物无声的提点告诫)

                          (对着她那莹若黑曜的眼,温吞地循循善诱)

                          告诉阿娘,闪闪为阿耶在端阳节时准备了什么。


                          回复
                          19楼2021-02-02 11:08
                            【龙舟竞渡、宣政殿策试、榜眼探花状元郎、樱桃宴……这一个个从阿娘朱唇间蹦出来的词儿,每个字好像我都认得,可是连在一起听,就是越听越觉得迷茫,小嘴儿才张了张,但转而一想,干脆闭嘴不接这个茬儿,省得哪里说的不对了,还要叫阿娘点着我的脑袋讲闪闪不学无术。】

                            【于是,我一手捏着牡丹饼,一手托在下面接糕饼的碎渣,目光自然垂在眼前的美食上,时不时地点点头,以便告诉阿娘我在听。只是一口饼才咬在齿间,都还没能扯去舌面,就听阿娘话锋一转,不知怎的就转到我这里来。】

                            【不要站在人群里,要站在他身边。满脑子也只余这几个断续词语,自然直接安在李行藏身上,待蓦地一回神,才发现自己是愣怔了片刻,这须臾的失神中,就是牡丹饼也不愿承接我片刻的无趣,自己长着腿儿跳下地了】

                            哎呀!【脑袋一低,望了地上摔破的糕饼,把嘴里那一口吞咽下去,晃晃凳子】阿娘都吓着闪闪的点心了!

                            【也许世人都想着送天下之主最好的东西,以讨毕生之辉,可我心愿不在此,自不想去凑那个热闹;然阿娘的眼神告诉我,在这件事上我一点儿也马虎不得。旋开双眼,敷衍道】

                            阿娘莫想诓人家,阿耶那么多礼物,还缺了闪闪这一份吗?他又不是小孩子……哎呀!【着眼瞧着阿娘芊芊玉指靠近,忙跳起来退开几步】阿娘!人家说的是实话嘛!要不、要不,闪闪给阿耶做这个?

                            【灵光一现,指着一旁盘中余下的牡丹饼,谄媚之极,也欠打之极】闪闪在里头多兑点儿糖霜,让阿耶记住这股子齁,也记住闪闪!


                            回复
                            20楼2021-02-02 11:08
                              (那金银炙焦的牡丹糕原被她捧在掌心,但落到地时,便像冬尾那细细茸茸的碎雪。仍正襟端坐,以一副认真口吻道得“打趣”)偏你能坦然道出这番歪理,(稍顿)前些日子,便听闻你那处的侍女道,你常将那桂花酒酿圆子、灵沙臛,还有那莹莹润润的玉露团透花糍,一盘接一盘、一碗又一碗地殷勤送至用舍,想来,行藏已身受间记得你这位小妹妹的甜了。

                              (她惯是如此,脾性娇俏便总能叫她大方地推拒,不似难露锋芒的行藏,那温温莹莹的游仙枕此刻正躺在多宝格里)

                              嗳,倒是想起你殿里前些日被罚的宫鬟,依稀记得她是姑苏人,一双巧手,很擅剥莲子。总归你自小,她便跟在你身畔,情谊很是深厚,却也不必太过苛责,便待过几日,叫她回来教你剥莲,到时献与你阿耶。

                              (举重若轻地下达——待她委婉的讨巧,我亦惯是如此)

                              (残霞夕照浓墨重彩般蓄在明宫每处,且留她闲坐进膳,往下则是灯火可亲的薄晚。后话不提)


                              回复
                              21楼2021-02-02 13:1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贴吧热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