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细雨来吧 关注:13贴子:140

小东风:试试晒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1-04-02 09:01
    因为太长,所以我就随整理随发好了。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小删改或者顺序上的变化,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搞出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1-04-02 09:02
      前言:
      1000条戏群消息,2万余字的晒戏(大概)。
      我想我也不必多说些什么了。
      他们对于广州的记忆,永远留在了那个夏天。

      我一路向北,
      离开有你的季节。

      ——《一路向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4-02 09:08
        part1:

        屈游临
        回身贴坐在自己的位置,摸出兜里揣的四颗糖,四种口味,摊在手心,礼貌范围内靠近身侧的女生,像说悄悄话。
        “喜欢哪一个?”

        吴蔚然
        指尖依次拨弄过屈游临掌心里的四颗糖果:“……要不然你自己吃一个,剩下的都给我。还是女嘉宾人人有份?”

        屈游临
        闻言挑眉,口罩下的唇角弯了一下,不是什么要紧事,没过多纠结。
        “你喜欢可以全拿。”

        吴蔚然
        点兵点将,点到颗柠檬糖,剥开糖纸含在嘴里,左边脸颊鼓鼓:“剩下的先寄存。第二个问题,口罩能不能摘了?大明星。”

        屈游临
        等她选完之后曲指,将剩下的放回口袋。
        随后偏头看向她,偏要反着干把鸭舌帽压得更低,一双眼却有毫无保留的笑意,语调懒而轻。
        “吸血鬼怕光啊。”

        吴蔚然
        “那你明显在自寻死路。广州的夏天,从机场到大巴的这段路,你感受的不彻底?”将手镯在屈游临眼前晃晃:“真银。要不然先折在我手里吧?——电竞?网管?码农?赶论文?”

        屈游临
        整副身体靠着后背,不想承一丁点力,挑眉耸肩:“习惯了。”
        眼前叮叮哐哐的声音,笑了下脱口而出方言:“做咩嘢?”

        吴蔚然
        哦,又是个习惯性熬夜的:“可惜不能私联,不然还能联机打两局消消乐。”听到那句方言,玩笑:“广州已经有两个了。你最好来自香港,再多一个,我就要无中生有,投诉节目组故意让嘉宾抱团了。”

        屈游临
        偏头看向她,笑。
        “没有无中生有,是广州人没跑了。”
        顺手拉下口罩喝两口可乐,直奔主题:“搞电竞的,你呢?”

        吴蔚然
        “节目组快改名吧,叫土著带你游广州。”朝不知道在哪的摄像头摆摆手,盯着口罩下的脸看:“你是来给你们俱乐部打广告的吧?我,社会主义接班人,中级知识分子——大四在读,还没找到实习工作,你看我像你们俱乐部的保洁吗?”

        屈游临
        “小丫头片子眼睛还挺毒啊。”
        他说话一直都是这么个调调,不令人讨厌,但与正经吧,又完全不相干。
        闻言摘下口罩,状似仔细地大量她,摇头。
        “不太像。”
        “不过如果需要美靓女代言人,我推荐你去,内推有回扣,到时钱一人一半,如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04-03 14:46
          part2:
          吴蔚然
          大方咬下雪梨,问屈游临:“我看他们都会粤语歌,你会不会?下午想听你唱。”

          屈游临
          又挑挑拣拣几块草莓送给她吃,没想什么直接就回:“粤语歌,那不是信手拈来吗?”
          顿了那么一二刻他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立刻露出大白牙,十分意气风发,说起话来假正经又很自来熟。
          “吴蔚然同学,你是在约我吗?”

          吴蔚然
          喂什么吃什么,不怎么挑食,再朝屈呲牙:“不,是通知。我可没给你拒绝的机会。”

          ……

          吴蔚然
          坐进节目组提供的约会专车,看着通讯录新增的电话号码,在心里打起小算盘。直到屈游临来了,才问他:“有没有什么能吹吹空调听听歌的?太阳太毒了,如果不是不允许,我都不想出去。”

          屈游临
          他换了身短袖,照例戴上鸭舌帽,下楼找到吴蔚然,车里凉快得让人想睡觉,他几乎是瘫坐着,闻言笑出一股邪气。
          “凉快的室内,我家……”
          故意拖个尾音,话里话外都拐个山路十八弯,“……楼下的西餐厅,有空调,有驻场歌手,去不?”

          吴蔚然
          示意屈给司机指路,但和他说话时还有点诧异:“我还以为你会带我回俱乐部,然后一人一台电脑开始开黑。你上台献唱过吗?”

          屈游临
          探身给司机说了目的地,又如咸鱼一般瘫回来:“你喜欢打游戏?那就下次呗。”
          还有好几天可以玩,他对这些倒是无所谓,怎么舒服怎么来。
          懒懒地晃下腿,说话声音拖老长。
          “五音不全屈游临,上什么台哦。”

          ……

          屈游临
          到了餐厅点好下午茶,该来的总会来,他的脸皮不允许他害羞,跟乐队沟通好之后,有鼻子有眼站在中间,装高冷报个歌名就开唱。
          “Ladys and gentlemen《漫步人生路》”

          吴蔚然
          在一首粤语情歌当中结束了今天的约会,让屈坐着别动,俯身在他唇瓣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就溜出了餐厅,进到车里,等他过来时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返程时还在打赌玩笑说:“等着吧,到时候一播出,我们这组肯定是最拉胯的。说不定节目组还会因为没有素材给剪掉。”

          屈游临
          打打闹闹又是一天,被叫坐着别动又被亲,着实吓了一跳,救命,原来这个吻要亲在嘴唇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1-04-03 15:09
            part3:

            第一天,短信:

            屈游临→吴蔚然
            在你身边,路虽远未疲倦。
            晚安啊小吴子。

            第二天,短信:
            吴蔚然→屈游临
            屈游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21-04-03 15:16
              part4:

              吴蔚然
              吃完就跑路,没忘记收拾垃圾,手套不隔油,又跑去厨房洗手。出来时闻了闻手上的桂花香,想起来通往宿舍楼的小道,直接朝屈走去:“聊完了吗?我想和你去后面花园走走。”

              屈游临
              聊得很乐呵,抬眼就看到吴蔚然,然后点点头,“差不多。”边走边伸懒腰,:“怎么想起跟我走走。”

              吴蔚然
              和云朵挥了挥手,就和屈往花园那块去,踩着他的影子:“没事就不能找你啊——这句是不是标准回答?昨晚就想约你,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晃了晃熄屏的手机:“昨天节目组和我投诉,说我们昨天临别吻太敷衍了。好在今晚的月亮也挺漂亮,你觉得呢?”

              屈游临
              “能啊,找我是美女的特权。”
              也许是夜深了,他本就慵懒的调调拖得更长,“原来你想约我啊。”
              他没看出来,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听到后话,牵一下唇角看向她。
              “昨日事昨日毕。”
              只一眼,便收回视线,弯腰捡一颗小石头,用力掷向空中,“今天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吴蔚然
              视线追着小石子的弧线,点进音乐软件,搜了首老歌,播放,拉进度条,在甜腻又大方的歌声中问他:“接触过其他人,就不回头啦?”
              ——歌曲《给我一个吻》

              屈游临
              看不懂,猜不透,索性就破罐破摔。
              “没所谓回不回头,是我懒。”
              音乐骤然入耳,很明显的暗示,屈游临岂会不懂。
              “真想和我接吻?”他直奔主题,不走弯弯绕绕的套路。
              “真奇怪,为什么你会吻一个没有好感的人?”

              吴蔚然
              忍不住笑了:“节目组挑嘉宾好奇怪,自信的特别有自信,没自信的特别没自信。前者是彭,后者是你。能不能换你主动一次?”

              屈游临
              “是吗?”
              “自信不会与生俱来,一切总有预兆。”
              遗憾的事,他没有感应到。
              他耸耸肩,留意到草坪里开的花,迈步走过去折一朵到手中。
              “呐,给你。”
              却没有递到她手中,而是擅自做主别入她耳后,声音缓而沉:“吴蔚然……所以……”
              “给你一朵花。”
              至于因为,他蕴默不提。

              吴蔚然
              摸了下花瓣,跟着握住他的手腕,对视:“迟到了就是迟到了,不回头,往前看,你是这个意思吗?”

              屈游临
              视线移向手腕上的手指,良久才对上她眼睛,回一句。
              “是。”

              吴蔚然
              没错开视线,也没松手:“一定都是新的?”

              屈游临
              有点无奈。
              “你要我说什么,你想听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

              吴蔚然
              “广告拍摄,我也不是你的第一选择。。”没过多强调屈游临面对其他女嘉宾的主动,他说不懂,也就坦诚说给他听:“我想听你说有点喜欢我,因为我也有点喜欢你。如果你有更喜欢的女嘉宾……我希望没有。”

              屈游临
              垂下眼,他很不喜欢现在的气氛,与他的风格完全不搭。
              于是他勉力恢复一张笑嘻嘻的脸。
              “不错,喜欢我的队伍中又多一员!哈哈哈!”
              挑挑眉,吹一下刘海。
              “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来这里的每一个美女我都喜欢,好朋友必须互相喜欢,不然玩不到一起。”
              抬手敲一下她的脑门,并不用力。
              “懂了吗?吴同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1-04-03 15:16
                吴蔚然&许鹤:我不愿做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part1:

                吴蔚然
                问话出口没到三秒,就通过玻璃窗看见有个身影踩着滑板由远到近,忍不住笑了下:“好像立了个flag。”在许鹤上来以后夸了下他的滑板,接过封哲的苏打水道谢:“吴蔚然。周吴郑王的吴,蔚然成风的蔚然。——你们单报姓名,真的确定和我想的是一个字吗?”

                许鹤
                原也没想到要说字这茬,听到问,也起了兴致,没有直接说出来,反倒问她“你想的是什么字?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对不对。”

                吴蔚然
                没推辞,先点了许鹤:“庆贺。”再点封哲:“哲学?”

                许鹤
                虚握着瓶子的手摆了下“你猜错了,闲云野鹤是也的鹤,罚你记住我名字吧,最好默写”

                吴蔚然
                “闲云野鹤?那你的外号是不是叫小鸟,飞来飞去飞没影?”
                书签收进书包里,冰可乐和苏打水都放在手边,反复默念了一下几个人的名字,对应:许淮和云朵是北京人,姜莱是广州人,封哲、屈游临、彭东英、顾琦……
                发自肺腑感叹:“天啊,希望不要再有新嘉宾了,我真的记不过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1-04-03 23:42
                  part2

                  吴蔚然
                  于是朝许鹤勾勾手:“小鸟,我能不能见人就看你了。”

                  许鹤
                  还真认真考虑过给谁画,听到吴蔚然说话,嘿的一声坐过去“说真的,我觉得我鬼斧神工的画眉技巧,也就哥们儿你能撑得住,放心吧,保证画的金主爸爸想立刻追加500万。”凑在她身前,正要下笔“你是不是得闭眼?”

                  吴蔚然
                  没管许鹤满嘴跑火车,一错不错地看他:“你确定哦?读过童话吗,格林或者安徒生,公主一旦闭眼,都得王子亲吻才行。”

                  许鹤
                  手下一抖,许鹤满脑子想的,这是历劫来了吧。伸手就捂住她眼睛“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你等着欣赏大作吧。”回想了下偶然间看到的画眉手法,先画轮廓没错,在她原先的外廓上画了个长方形的框,用眉笔认认真真的填充,画了一遍觉得没变化,又涂了遍,显色度满分,放下手,看了下她整张脸的效果“嗯……嗯……”干笑两声“挺好看的,颜色鲜明,配你,绝配”边说边往后躲。

                  吴蔚然
                  在许鹤伸手时闭上眼,睫毛却不安分地轻轻扫在他掌心。直至被眉笔取代,才乖顺坐在那不动,不然要是把他吓得手抖,戳到眼睛,怎么想都是因小失大。
                  实际没对他的手艺有什么期望,但还是在他要跑路时,示意工作人员帮忙把他按在椅子上,俯身去看他眼里的倒影:“你是学生吧?准备考研吗?擅长英语和高数吗?”

                  许鹤
                  即便收回手也觉得掌心似乎还有轻微的撩动,握紧塞回裤兜里,没跑路成功,眼神控诉的瞪了眼工作人员,对她相对,啊了声“什么玩意儿?”
                  嘴微张着看她,配上眉毛,还挺逗,带着半分心虚也乖顺“我不考研,我已经是研究生了,高数英语都还行,怎,怎么了?”

                  吴蔚然
                  听到研究生,改用一种很惊奇的目光盯着许鹤看,片刻后告诉说:“我在考研你知道吧,总结总结有用的经验,讲讲应试技巧、解题思路。当作我的精神损失费。——只是精神损失费。”

                  许鹤
                  颇嘴硬“什么精神损失费,你别坏我名声”摆了摆手预备从她右侧跨出去“那再说了,我来找女朋友的,又不是找学生来的,平时上课就够烦了,不可能,下一个。”

                  吴蔚然
                  按住他的肩头,哼笑:“你倒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分享点资料经验就叫老师了?”示意他看向姜莱:“我室友才是有教师资格证的。你?不被举报就不错了。别浪费时间,她还在等我。要么给资料,要么亲一下,二选一。”

                  许鹤
                  顺着目光看了眼姜莱“我是没有证,但我是本科生助教,正好给你做老师,你血赚晓得吧?”是同意了前面的话,原本她提了许鹤就预备做整理的,也就是逗两句“改明儿给你,真怕了你了。”掏出手机示意她看自己脸“交易完成,我就放心大胆的让你看看你的样子了,个人建议,你去洗把脸,小心在座的男嘉宾看到你这个样子都不跟你玩了。”

                  吴蔚然
                  大方松手道谢,抽了张湿巾,也懒得再看镜子,直接对着他暗下去的手机屏擦拭:“如果下次你缺练手模特,我可以代劳。”

                  许鹤
                  暗自松了口气,就怕女孩子生气,幸而,吴蔚然与他想的一样,没有生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1-04-03 23:43
                    part3:

                    许鹤
                    吃完饭,一起坐到客厅,一听自由分组,想也没想立刻跑到吴蔚然身前“我给你画!”

                    吴蔚然
                    想起来昨天答应的练手,没拒绝许鹤,但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和他补充:“小莱老师被彭约走了哦~结束以后要不要去抢人?”

                    许鹤
                    认真看色卡,闻言,没回头,坦坦荡荡的说“要啊,嗐,我就没打算这会找姜莱,我,心里有数,知道自己眼光不好,嚯嚯你就成了。”
                    边看边嘟囔“你白,皮肤也没什么坑坑洼洼,年纪也不大,这个太红了,不行”捡了个看起来粉粉嫩嫩的,“这玩意不会是传说中的死亡芭比粉?”比划到她唇边“还好啊,看起来你涂着应该不错,不过算了,换一个。”又挑了个偏红又偏粉的,拿定“就这个吧!”
                    “我涂了啊?”

                    吴蔚然
                    “计划赶不上变化。万一人家趁现在把小莱老师明天的约会订了怎么办?”
                    看都不带看口红一眼的,示意他直接上手:“你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没指望自己能当仙女了。”

                    许鹤
                    研究着口红,没看到她的小动作连带着没抬头看她跟彭说话的表情
                    随口“订就订了呗,我这人说话算话答应了的就一定会做到,姜莱肯定也是,这叫信任你懂不懂。”
                    脑子里知道要画唇峰,极其明显的勾勒出两个凸起,不要钱似的填充颜色,画完,递给她卡片“你试试,我觉得很完美。”

                    吴蔚然
                    微微仰起脸方便许鹤涂口红的动作,完事接过卡片一印:“……太浓了。我现在感觉我吃了十个小孩。连续两天和云朵约会的感觉怎么样?如果你还是不打算约小莱老师,明天来履行和我的约定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1-04-03 23:44
                      part4:

                      吴蔚然
                      断开蓝牙,解开安全带,进场馆后认真看着项目介绍,pass掉了右区的项目:“大多数都要靠臂力,我撑不住,太浪费时间。滑梯挺好的,走。”
                      几乎是垂直的角度,与其说是滑下来,倒不如说是掉下来,捂着心口大喊刺激,又拉他去极限蹦极那排队:“肾上腺素、甲状腺激素,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能导致心跳加快?会弄混吗?”

                      许鹤
                      跟着她走走看看,排队,任她去选,听到话,没忍住笑了“你这话,我脑子里只想到还有一种,看到一个人,然后怦然心动?”
                      轮到后,工作人员问谁先,许鹤嘴上说了句女士优先,往她后侧让了步“你的答案很容易回答,待会你可以自己找到,呐,去吧,我在这等你”

                      吴蔚然
                      “激素过后,还有心动吗?”问的问题很电影,跳下去的姿势也很电影:背对着平台,张开双臂,直接往后倒。风刮得耳朵很疼,也不得不闭紧了眼睛,落地时一个踉跄:“没……咳咳,没大事,腿软。卖拐杖吗?”

                      许鹤
                      “嚯”
                      被吴蔚然果断倒下去吓了一跳,同工作人员说她胆子挺大,工作人员也说,女孩子大都得磨蹭好一会。
                      等她将落地时就靠过去,伸了下胳膊给她“忘给您备着了,不然,您凑合着用用这个?”
                      解下装备,面对着吴蔚然弓身,是她平视就能看到的距离,叫她“吴蔚然,看我。”
                      被下落的风吹散头发,乱在她耳侧,笑着说“你现在心跳铁定很快”两指反扣指着自己“但你对面是我,所以,你能感觉到了吧,你这时候的心跳加速就是蹦极引起的血液倒流,肾上腺素加快。”
                      在她眼前挥挥手“怎么样?还好么?”

                      吴蔚然
                      蹦极一时爽,蹦完火葬场。不客气地将重心压在许鹤身上,胳膊也不抬,意思意思挪了两下:“假装是鼓励的拍拍吧。”和画眉时一样,把他眼睛当镜子,专注去看他眼里的倒影,胳膊能动了,就去理头发,似是而非的:“我特意换了裙子诶!”

                      许鹤
                      故作嫌弃的啧啧两声“太假了”,站直看了眼她的穿着,迟疑着说“恕我直言,我刚就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穿裙子,但还好,你还穿了条裤子,不然我们今天得换地儿了。”
                      “走,下一个去哪里?或者饿不饿,吃点东西去?”

                      吴蔚然
                      “喂,”故作不满:“正确做法不应该是你感激涕零地拜倒在我的裙下,或者夸我对你特别用心吗?——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穿了裤子,你个流氓!”
                      指着vr体验区:“那边能玩恋与制作人吗?能的话就去。不能的话我们还是吃吃喝喝吧。”

                      ……

                      吴蔚然
                      故意在这时候公布正确答案,为了转移他对桌上菜品的注意力,几筷下去,虾饺、猪蹄就没了影子。还给许鹤一个带着双皮奶味的吻:“确保不落单的约会只有明天了,希望你能突然开窍。”

                      许鹤
                      脑子里乱七八糟,一转神,菜没了,愣愣的摸了下她吻过的地方“原,原来,是这个感觉啊”没留神说出来了,脸倏的变红,轻咳了两声做掩饰,没认真想她话里的意思“谢谢谢谢,我回头就给你整资料。”
                      落荒而逃,说在车里等她,待她过来后一起返回公寓“我回去换个衣服,晚点见”没等她说话,回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21-04-03 23:44
                        part5:


                        许鹤
                        躺床上盯实验,听到敲门声,摘下眼镜开门,吴蔚然……
                        第一反应就要关门,愣是控制住手没关“你,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


                        吴蔚然
                        语气有些不好:”你什么意思,躲我?觉得我利用你还是怎么?”


                        许鹤
                        莫名其妙,挠挠头“你利用我什么了?”
                        心虚“没,没躲你啊”干笑两声“我躲你干嘛,这不是大早上出去这会困了么,你有事找我?是需要我干什么?你说,我给你弄。”


                        吴蔚然
                        一拳打在棉花上,烧了:“考研资料都到手了,我是不需要你了。你继续睡。”低气压从昨天持续,甚至微信采访时还冲了节目组,对上许鹤眼里的莫名,深呼吸几次,尽力缓和语气,自嘲:“学傻了,逮谁都发顿火。你睡吧。”拉着门把手,帮关门。


                        许鹤
                        “哎,你等等”掌心握住门边,没让她关注“你这怎么了?学习压力太大的话,要不……”
                        “一起出去玩玩?”


                        吴蔚然
                        “……也不算大事。”不是很想在镜头前透露原因,但是在哪没有镜头,在说与不说之间纠结,还是先简单敷衍了一句,看他:“去哪玩啊?图书馆?”


                        许鹤
                        “去什么图书馆,真学傻了吧”想了下“去海洋馆?或者滑雪去?”
                        纠结了下“可能……不是很快就会回来,如果要去的话,你下午的约会来不及了,只能跟我。”


                        吴蔚然
                        “海洋馆吧,我想看海豚。是不是还有美人鱼表演?”决定的挺快,听到最后一句,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许淮同志,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别墅,只有我们相依为命了。”


                        ……


                        你准备离开吗?”


                        许鹤
                        习惯性耸耸肩,他没那么多管闲事的心思,仗义也只够做到这儿了,发动车到海洋馆,进去的同一时刻,才低声说“或许吧,除非…我能看到点心动?”
                        “听说,跑到最后面往前边走边拍的风景最好,冲么?”扬眉,指着长道蜿蜒的方向。


                        吴蔚然
                        伸出掌心:“我不擅长八百米,每次都是老师看不下去给我开闸泄洪,带我?”


                        许鹤
                        做助跑姿势,拉住她的手,擦过的风将头发掀起,往最后去跑,跑到一半,想到她刚才说的话,放慢,放小步子,慢慢的跑到最后,靠在透明玻璃上,身后有鱼靠近亲吻,额头沁汗,嘴咧的很开“吴蔚然同志,运动一下心情会不会好一点?走,先带你看表演去?”


                        吴蔚然
                        反握住许鹤的手,和他一起往尽头跑,是真的不擅长跑步,最后几乎是被他拽着往前。掌心早腻了汗,很滑,但也很温暖,不想松开,就那么牵着,和他靠在玻璃上,等喉间的灼烧感退下:“其实给我个抱抱就行了,我挺喜欢肢体接触。以前男朋友都是在终点等我,还是第一次被带着跑。”说话时还是喘的,心跳的厉害:“喂,我要是说因为这个开始有点喜欢你,会不会显得我太花心?”


                        许鹤
                        沉默着看她,在她声音落下时,覆身抱了下,对她后面的话没当什么真,前面她表达的对屈的喜欢还挺深刻,玩笑着“不会,毕竟我被喜欢也没那么难?有鼻子有眼又不差劲,多正常。”
                        与她一起看完表演、路过白鲸,单手拢在她腰间,硕大的白背景游离在背后,他在白鲸的游动中,点吻在她侧颊“我主动亲的,似乎都不正经在嘴”总结一句后,开车回公寓,路过一家甜品店说让她等等,独自进去,直接要了最贵的生日蛋糕,递给她“迟到的祝福,生日快乐。”


                        回复
                        14楼2021-04-13 19:21
                          Part6:


                          第四天短信:


                          吴蔚然→许鹤
                          心动来的突然,但我不对自己撒谎,还愿意牵着我的手,带我一起往前跑吗?


                          回复
                          15楼2021-04-13 19:23
                            part7:


                            许鹤
                            捧杯水坐在沙发,听完,默默起身,去泳池,趴在水里看本科生论文。


                            吴蔚然
                            结束网课,点开节目组发来的音频,没被煽情的讲述打动,听到关键词后就中断了播放。盯着手边还没拆封的蛋糕看了一会,合上笔记本,写信。
                            然后下楼,在泳池边找到许鹤 没说话,看着他发呆。


                            许鹤
                            看完一份,换姿势时对上吴蔚然“你什么时候来的?”


                            吴蔚然
                            坐到泳池边:“你被泡皱的时候。”


                            许鹤
                            撑着游泳台坐上去,与她并排“我房间都让出来了,你就来跟我说这?屈游临没回房?”


                            吴蔚然
                            有点无奈又好笑地问他是不是选择性失忆:“我没和你开玩笑,海洋馆。”


                            许鹤
                            在看论文期间已经发了短信,此刻听到,愣了下“哪句?”刚问完便想起来了,沉默了下“怎么会?”


                            吴蔚然
                            以同样的语句回应:“怎么会?”


                            许鹤
                            “意料之外。”两掌撑在身后,望天“今天天气不错,有星星。”看了眼手机,笑着问“总不是因为,你初恋在终点等你,而我拉着你跑了一程吧。”


                            吴蔚然
                            “是啊,我一直跟着感觉走,去喜欢亲吻、拥抱、牵手……”没去看星星,而在看他,手机屏幕几乎是同时亮起,没点进去,读了开头:“喜欢就找去,怎么着你还能再不甘心一次?你自己说的,我不能再不甘心。”所以你不能拒绝。


                            许鹤
                            偏头“我原本不知道信要写什么内容,刚才突然知道了”抬臂落在她肩膀拍拍“很晚了,回去洗漱休息吧,吴蔚然同志——”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才又低头看着她,有星光盛在她眼中,问“最后问你个问题,理想型是不是一定不会变呢?”


                            吴蔚然
                            “你好慢,我都写完了。”还坐在泳池边,微微仰起头,不是第一次与他对视,却是第一次没有专注自己的倒影,斩钉截铁说了声会:“对我这种得过且过、被生活推着走的咸鱼来说,理想太远太空了,还是更喜欢感觉。真喜欢上了,还会在乎那些条条框框吗?”没有等待答案的意思,催促他快回去写信,在泳池边看了会星星,才起身,回到房间。


                            回复
                            16楼2021-04-13 19:25
                              8(从现在开始改成只有数字吧)


                              邀请信
                              收件人:许鹤
                              不写给我你就完了💢


                              吴蔚然 7.27




                              告别信
                              收件人:吴蔚然
                              (前面反复涂黑三行字,完全看不清)
                              你把肾上腺素与心动分得开么?
                              我想了很久,还是把这句话放在了开头的位置,我不确定在一段奔跑过后,你眼中的我,是你的心动还是正常生理反应,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因为第一次被人亲吻而有那么点不对劲。
                              我很认真的,摸着我的心问我:有心动么?
                              有的。
                              在你说,不是玩笑话的时候。
                              我想要热烈、坦诚的感情,但我不想它掺杂任何一点不坚定,如果我不那么坚定,那它不完美,如果你不那么坚定,那它也不完美。
                              况且我实在不觉得,你在对我剖白了对另一个人的喜欢后,同我说的喜欢有多坚定,正如,面对明明不是我理想型的你,我能有多坚定。
                              吴蔚然同志,风吹过来的方向,你确定他叫许鹤么?
                              第一天,你问,许鹤的名字怎么写,后来为你画眉,画口红,你反过来给我抹粉底液,你看,我们的交集很多,可你的选择从开始里一直没有我,那可不可以理解为,许鹤是吴蔚然的退而求其次呢,至少,或许在这个节目里,是吧。
                              即便不是首选,我也不做退而求其次。
                              考研顺利,不再会了,吴蔚然同志。


                              许鹤 7.27


                              回复
                              17楼2021-04-13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