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6,194,496贴子:37,403,388

【原创】矛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真的非常非常爱莫向阳,甚至可以为救他被杀差点死去。但是我却为了手上的五百万银票,选择离开他。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4-08 14:00回复
    第一章 时空旅行者

    屋外电闪雷鸣,面对站在屋外莫向阳的母亲,莫家主母我身子不由的哆嗦了一下。不是我太菜,更不是莫向阳不在,屋内甚至布满机关陷阱。莫母只是拿了五张银票,我强撑着身子,挪下床去,眼睛直勾勾的不肯挪开。五百万纯银,拿它买珠宝古董把它弄去23世纪,那可就发达了。

    莫向阳探出身子一把擒住我去拿的手,他难以置信的盯着我:“你真的为了五百万银子不要我了?你可以为了救我不要命,我不相信你不要我,为了五百万两银子离开我。”我挣脱不开,莫向阳是唐朝将门之后,又是莫家长子,自幼随父习武,我怎么可能挣开。眼睛却死死盯着莫母眼中的银票,嘴里嘟囔着:“娘,我们有钱了,我们有钱了。”他松开手,我迫不及待的抓捏住银票,这应该是算打工所得吧?我又不偷又不抢,是人家赠送给我的。我拿着它亲了又亲,却不敢去看莫向阳。“我会努力搛钱让你过好日子,你把钱还给娘,快把银票还给娘。”我把它掖入袖内,向后退着,他一把抓拎住,我情急咬了他的手,哭道:“你心高急傲,不肯做商人,只是在衙门当个捕快,何时才有这五百万纹银,你说的轻巧。这次你连娘都惹恼了,怕是连捕快都做不成了。”“我是为谁沦落至此?梅娘你虽然青楼出生,我却不信你真是无情之人,眼里只有钱,你一定有苦衷。”我不敢直视他,垂下头去。“对不起,我以为我爱你可以接受粗茶淡饭,但是我过够了,我……我无法适应。”他眼圈蕴红,用手指着我鼻子“我从小锦衣玉食,不比你差。我何曾缺你吃穿?这些天我节衣缩食,你身上绫罗绸缎,头上戴的珠钗一样未少。粗茶淡饭真可笑?”我未与他争辩,急着欲出门,他拦住我。“你当真不要为夫了?”我仰面瞧了他一眼,道是很想哭出声来,但是我这人重来喜怒与色,嘴角忍不住勾笑。“娘说了等你哪天娶了正室有了孩子?我还是可以做你的妾室,界时你来接我。”他诧异地盯着我,怒骂道:“你简直是无耻至极,像你这样贪财如命,连我妾室都不佩你走!”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4-08 14:58
    回复
      我心内慌乱憋屈,袖内揣着银票,回头瞧了他一眼。“等等!”他追上来,我心内舒了一口气。“我会在城隍庙附近买个宅院,两年后我等你。”他递了一封书信给我,狠狠道:“是五百万银票,还是我的休书你自己选。”我不安的接过,心内笃定,疾步离开。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4-08 15:08
      回复
        重来笑贫不笑昌,我姓李出生在经商世家,自幼父母不和,父亲后又有了情人,后与之又生了一女。每年爷爷寿诞,过份的是父亲总会领情人和他的小女儿去,只因为我高考落榜,母亲为此抑郁成疾。母亲重来是好强的,倾尽家产凑了去唐的旅行票,望我能向其它人一样淘些珠宝来现代拍买,妄想发家至富。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4-08 15:35
        回复
          然而简直是痴人做梦,半年时限不偷不抢不带现代任何武器首饰,只准在那打工搛银子,纯靠自己的本事,何其难也。我是女子难上加上,和我一道来的有些不慎被抓去当了壮丁,而我与同行室友一并被骗至青楼。一夜羞耻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回到现代。只能捏着时光手环,茫然无措的哭着。然而幸运的是我遇到的是,随众好友同来的莫向阳。他是正人君子,谈吐温和有礼,只与我聊天下棋到天亮。随后我便只须接待他一人,每日里我只做些好玩的好食的,他便像捡到宝似的,总是会赏些什么给我。珠钗胭脂必不可少,有几次随行游玩他还赏些花瓶古董给我。像他这般又有武功又多金又帅的世家公子,我自然是对他有了情愫。但彼时我尚未深陷,便是那了这些赠送给我的,拿至现代尚可小赚一笔。可我非但没见好就收,反道是沉醉其中。莫向阳频繁出入惹恼了其父,他倾尽所有将我赎回,成了他府中的近侍。他教我习武防身,我教他打羽毛球乒乓球和高尔夫球,烹制欧式茶点。然而这样美好的日子,不知何日他也沉浸其中,多次推脱婚事。甚至是不惜父子反目,我吃痛受了他父亲一剑。他当既与父绝裂,并且连夜搬离,此后他便以夫妻之称,有了夫妻之实。

          我捏着休书,无媒无证无聘,其实算不得真正的夫妻。第一次与母亲坐在主桌,算得上一改之前郁闷,总算是扬眉吐气。母亲不但身上穿金戴银,娘俩还有了自己的古董字画店,还买了排房。爷爷亲自倒酒给我,亲戚朋友也一改住常,把母女二人赶出门去,看着父亲忍气吞声的憋屈样,今次终于可以亲眼目暏。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4-08 16:35
          回复
            加油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4-08 20:44
            回复
              时光匆匆两年,父亲在我处抢了钱,给李桃去唐冒险,望她也能飞黄腾达。他是不知道此去相当于九死一生。一团三十人死伤过半,还有几个至今下落不明。其中一个便是李桃,我经不住父亲的苦苦衷求,有心去看看莫向阳生活如何。初入唐,我便去城隍庙买下一处旧宅,一面请人装修,一面又托人打听李桃的下落。为了出行放便我又易容成大胡子,前去莫府偷瞧莫向阳。没有想到在莫府门口,瞧到李桃正步出府门。“家妹你不认得我了?”我忙拦下李桃,将李桃拽至身后。“你是何人?李小姐这……”“我是他兄长,两年前逃荒走散,她欠你家多少银两,我还。”李桃勾起嘴角,卟笑出声来。“老姐,你怎么寻来的?干吗打扮成这样?莫先生是我结义大哥,没事的,我还答应有机会带他一起去现代的。”我擦拭干额头的汗,一脸焦虑。“家妹自幼这有病。”我指着她太阳穴,“经常胡言乱语。”我拽拉着家妹便要离开,莫落夕(莫向阳的二弟,妾氏所出,莫老将军晚年得子,故有此名。)一把将家妹拽拉住。“你要带她去哪?”“自然是回家。”我亦不肯松手,李桃哭出声来“姐你弄疼我了。”莫落夕松了手,我刚拽拉着李桃便要离开,他便开了口:“既然是李小姐的……姐姐,便是客人。您不远千里寻来,不如来府上小栖一会。”我心下想也好,正好偷偷瞄上一眼莫向阳。便点了头,一同步入府中。莫落夕前面一直带路至花园,迎面行来一人正是莫向阳。“大哥午好。”“嗯”他应了声,执着书向石桌行去。“你们可要留心着他,千万莫去打扰与他,他最讨厌女人,他是断袖。你们先坐一回,我去取扑克,正好三人太好了。”我偷瞄了一眼,李桃轻咳了一声。“别看了,瞧他脸上的鞭痕了吗?听说被莫老将军在别的男人床上逮住,照脸打的。”“这也太狠了吧?”我听的心惊肉跳,李桃突然压低声道:“坊间传闻还有更狠毒的,听说被李老将军废了武功给那个了。”我忙捂住李桃嘴,已经来不及莫向阳拔剑向相。“说什么?再说一遍!”莫落夕来得及时,忙将李桃护在身后。“哥,她们是我的客人,有什么错我向你赔不是。”莫向阳一剑将石凳劈成两断,我和李桃忙捂着眼睛,吓得瑟瑟发抖。“坊间传闻你们也敢信,下次再敢胡言乱语我杀了你们。”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4-08 20:49
              回复
                第二章 一入莫府深似海

                我拭了拭额头的冷汗,李桃怕是不知莫府在这地界威望和权势。还如此淡定的接过莫落夕给的茶点,一张小牌都不敢放。“李小姐这一回去,几日后回来。”李桃咬着唇,看向我,见我沉默。“我失了手环,要赔不少钱,怕是回不来了。”岂止是不少钱,就怕是扒层皮了,更何况合同上写的清楚明白,手环丢失算失信,永久不能参加时空旅行。莫落夕又续了茶水,复而又问我:“带我一并去吧?我可以给你十条黄金。”我好笑地摇头,“你开玩笑,一百条黄金我都不可能犯险,要坐牢的。”莫落夕一把摔了扑克,他又看向李桃。“你答应带我一并去的,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李桃你别走,留下算了。”李桃刚要答应,我忙拦住她。“你想好了,不是我不带你回家,家中二老都等着你回家。”“我没有五百万白银我怎么回去?我现在不但没赚到钱还要还光环的钱,我怎么办?”我死死捂着她的嘴,她噙着热泪。“想死吗?你不走是吧,好你留下。”李桃见我启身离开,却又立马拦下我。“姐,你身上有银两吧?借我淘些古货可好。”我滞了滞,摸了摸手中的钱袋,掏了张银票给她。“回家要还本息。”李桃接下笑眼弯弯,莫落夕怒道:“怎可言而无信?你明明答应我的。”“我们不能带你去,真的不能,没有办法。”为这事李桃和莫落夕争吵不休,都怪李桃不带脑子,把这样隐密的事透露给了莫落夕。“带上他吧,算了他有钱。”权宜之计,先把他忽悠走再说。我转身吓了一跳,方才莫向阳不是走了吗?怎么还才凉亭处?见他目不转晴盯着书,这才安下心来。他心思并无在我们身边,不然他多少会出于好奇上前打探。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4-08 21:30
                回复
                  莫落夕一路安慰我们,说是自从兄长被父亲用铂金镣铐锁住,他便如同朽木,常常神游,对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只要我们没惊扰他。我拭了拭眼泪,转身看了眼他的背影。“姐,你哭了。”我忙又拭去,哑声道:“没,没有。”其实我真的很想留下来陪他,可是那个世界还有我难以割舍的亲人。“你明明哭了。”我剜了李桃一眼,她住了口。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4-08 21:41
                  回复
                    莫落夕安排我们住下,他便离开准备金银珍宝,听到他的脚步声,我便忙摁下机关。“姐?你不是要带莫落夕走的吗?”“骗他的,我不这么说,怎么离开。”亮光闪闪,为了能一机两用,我二人死死捏住,突然呯的一声,光环冒着黑烟。我们红着眼圈看向,莫落夕口中的朽木。他的一盏水,令我们不知所措,甚至抓狂。“你看见了吧?她们是不是偷偷要走了?”莫向阳得意地看向落夕,落夕愕然愤怒地盯着我。“你这女人太坏了,还有你亏我这么相信你。”李桃躲在我身后,我望着手中的光环,心内想着是否还能想办法修好。“啊!你咬我。”我咬着莫落夕的手指,眸内蠄着泪。“你赔我光环,我怎么回去见我妈妈!坏人!”挨了莫向阳一巴掌,耳鸣声声,踉踉跄跄的跌坐在地上。莫向阳还踩碎了我的光环,莫落夕不安的看向李桃。“哥,我们是不是太过份了?李桃会不会生我的气?”他拍了拍手,看向莫落夕。“又不关我的事,女人都不是好人,我就见不得她们,偏不让她们得逞,偏要与她们反着做。”他的笑容透着阴冷,渗得人汗毛倒竖。我蹲在地上捡着碎片,两年的时间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得陌生可怕?门合上还上了锁,走廊传来金属刺耳的声音,我突然明白过来。任何一个正常人,天天戴着镣铐,困死在府中寸步不离,换谁都会变得行为异常。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4-08 22:12
                    回复
                      俩人一路拉扯,行至正门莫向阳却站在门口,他持剑将我二人拦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来?只知道他面上冷落冰霜,一眼也没瞧我。“都不许离开,两位李小姐,婚事由不得你们。莫府不是你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之地。这是李小姐的契纸瞧好了。”我二人吓出冷汗,李桃也吓得哭出声来。“家妹尚小,你们吓着她了。多少银两我还?”“不允抱歉,还有……这是你的契纸,我也不允。”我后退两步,忽的笑出声来。“你契纸上写着李梅娘三字,我在城隍庙附近购了老宅清楚写着李梅二字。我有钱有宅为证契纸无效!”他不言不语将剑抵在我脖颈,我摸了一手的血,转身向房间行去。“站住,拿出来。”我滞了滞,颤抖着手递上去,以为他会撕掉。他并没有收入衣兜内,扔了两个金元宝给我,冷冷地一笑,瞧着渗人。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4-08 23:00
                      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1-04-09 00:11
                        回复
                          入夜,我替他擦洗身子,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瞧上我两眼。“向阳我们都有孩子了,你老实告诉我,你又不能出府,怎么老是见不到你。”“我的事你不用管?你只管吃喝玩乐。”他面上不悦,我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你身上的鞭痕真是你父打的。”“你这么想知道?是我父打的,还是和男人上床被抓。”我顿时忍不住,吐了一地。他却一脸淡定,轻飘飘的道:“我又不是你们的棋子,由得你们安排。”他启身剜了我一眼,“给我擦干净。”我捂着嘴阵阵反胃,退后两步逃出门去。受不了,跟男人上床他还振振有词。也不知道多久,被他抓住头发拎住。“我让你给我擦干 ,你没听见吗?你……你还敢嫌弃我?是男是女有何区别?”我咬唇不语,眸内蕴满了眼泪。“反正我觉得没有任何曲别,只想能让你恶心到。”他笑着印上我的唇,匕首顶着我的腰。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1-04-09 00:11
                          回复
                            老是被删,气死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21-04-09 07:30
                            回复
                              第三章 夫妻不和伺机逃离


                              我吐了一下午,只要想到他那破事,我便忍不住。更为难忍的是,莫家家规森严。每日一早,晨起要端水与莫向阳洗漱,明明有手有脚还要帮他穿衣穿鞋。本就心情不好,忍不住与他争吵起来,对他破口大骂。莫向阳一脸诧异,他摔了桌子。“泼妇。”随后疾步离开,之后莫向阳的亲母,大夫人赶至,她仰着下巴尖,指着我鼻子。“你是什么出生?开口闭口就牵扯我的头上,有没有家教?”我垂头不语,虽自知理亏,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满口脏话,举止轻浮,一点都不知尊重夫君,也就我们向阳能忍。这个你拿去,抄女德十遍不准有一个错字。”我没有去接,大夫人怒剜了我一眼。“还敢不从,那就怨不得我了,给我掌嘴。”我看向窗外的莫向阳,他背过身去,挨了不知几个巴掌,我不由的落泪哭泣。等大夫人离开,他才步入。“给为夫梳头。”我咬着牙根,正值气头上,没有理会他。“你是想让为夫出门献丑呢?你真大胆!”我边吸泣边哭道:“为什么你非要我梳洗?明明之前有老妈子做的吗?”“你不就是吗?”他坐在铜镜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我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连个老妈子都不如。气得哆嗦着双手,给他简易的梳好,连句感谢话都没有,便拿着弓箭向门外行去。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1-04-10 08: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