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の我们吧 关注:6贴子:7,782
  • 17回复贴,共1

[执念]=正式连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个讲述一对笨蛋情侣,一对吐槽情侣,和一对淡定情侣的温馨爱情故事.内含某些和你知道的人以及事物重名的人和事物.不喜误入.


回复
1楼2010-03-14 21:05
    [执念]

    -楔-

    how did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what can i do to make you smile?
    i m always here if you re thinking of
    the story of the tears from your eyes
    もしも愿い事が
    ひとつかなうなら
    幸せくれた君に
    もう一度会いたい
    can t you hear the voices of my heart?
    i was staying here just wanna see
    your happiness
    思い出も秘密も
    心にしまうよ
    いつの日にか君と
    また巡り逢いたい
    can t you hear the voices of my heart?
    i was staying here just wanna see your happiness
    思い出も秘密も
    心にしまうよ
    いつの日にか君と
    また巡り逢いたい
    -有里知花<泪の物语>

    因为有执念,所以才想念.此时此刻,你在想着谁?只想告诉你.

                赠xx
    彼岸嗤嗤英发秀,此涘痴痴画地思.
    君居浅濑但濡袖,我立深渊已没身.

    (感谢某夏提供句子)

    就这样,我们深深陷入泥潭.无法自拔.但请不要帮我们走出来,因为这个过程是幸福的.

    来到这所学院,是我们的荣幸.即使是精神上来过.

    那么,我们来了哦.要热烈欢迎我们哦,我的星座彼氏----



    回复
    2楼2010-03-14 21:06
      尾随留名~
      樱九你好~樱九再见


      回复
      3楼2010-03-15 08:36
        太美了TvT
        各种美TvT

        樱子孩加油码字我我我我…心灵被治愈了XDDDD


        ps:快看我MJ=v=


        回复
        4楼2010-03-15 18:45
          -1-
          -Integration-

          "呐,嫁给我吧八嘎---"
          "为什么啊我才不会嫁给你这种糟老头呢八嘎---"
          "因为全世界的男人都会远离你这个八嘎我好可怜你啊八嘎---"
          "你这糟老头子也没女人要啊八嘎---"
          "你说什么好视力啊八嘎---"
          "谁先挑起事端的啊八嘎---"
          "作为晚辈你应该还嘴吗八嘎---"
          "---!@$#@^%&#@$#&(%$!!!唔啊哇呼嘎啦吼八嘎---!!!"

          然后是一顿气急败坏的拳打脚踢.

          无奈地笑着迎接眼前有着双泪痣的女孩的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不知火一树在心里惆怅地想:哎---真能
          找到她的另一半么?这么别扭的脾气.啊啊,对了对了.还有扇和夏吧?她们仨的脾气都那么怪,将来真
          的嫁得出去吗?怪人三人组看来要永远相依为命了吧---哎为她们三个祈祷吧.

          "什么?!你那怜惜的眼神是什么??看不起人喔??好吧!看我的绝招!喝呀---!!!"女孩一抡腿朝一树的
          侧肋踢去.
          "呜哦---痛痛痛痛痛."

          ===☆===

          "那么,这两个孩子就拜托你们啦,亲家."女人推了推臂下的两个和她差不多高的少女,那两个少女立
          刻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麻烦您了---"

          站在对面的夫妇俩看起来很喜欢这两个孩子,连忙微笑地抚摸孩子们低下的头."呵呵没问题!我们真
          的很愿意让她们住在这里呢.好久不见都长高了呢,脸蛋也都耐看了耶."一身浴衣的夫妇中的女人笑
          着回应.

          "那我就放心啦.你们两个,不要给伯母添麻烦哦."

          "知---道---了---"

          "嗯记得让夏有时间来玩啊!"穿着浴衣的女人微笑补充到.

          "嗯没问题.那---我要走了哦."一身休闲中透出高雅的衣服的女人朝两名少女微笑着说.

          "byebye---姨妈---" "伯母再见---"


          称那女人姨妈的少女,是个中国娃,日文名字是波斯菊樱,经常自称樱子的双泪痣女孩,看起来很古怪,
          但说不出到底是哪里古怪.大概脑袋里面的结构有些古怪吧.

          称那女人伯母的少女,也是个中国娃,稍微高一点,日文名叫央水扇.看起来不怎么会用面部肌肉表现
          内心.不过还好啦.看,她现在笑得很温柔喔.但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清秀的面孔上总写着"淡定"两
          个字.

          而那女人呢,则是樱的姨妈,扇的伯母.也就是说,樱和扇就是青梅竹马啦.

          浴衣夫妇是女人的亲家.女人的女儿在日本念大学时认识了亲家的儿子,并嫁给了他.每年暑假,总是
          有一个以樱为首的怪人三人组来日本这里玩,两家人关系融洽.并且亲家家的小儿子---不知火一树,
          早就和怪人三人组打成一片.呃,实际上是,被怪人三人组联合起来欺负...吧?但是作为长辈的他似乎
          一点也不介意.

          咦?怪人三人组?三个人喔?波斯菊樱,央水扇,还有一个什么来着...?是不是漏数了?

          ---

          "喂喂?嗯...所以说你得明天晚上才能到日本?嗯~真那你没办法啊.明天就开学了呢.好吧就这样吧.
          那么,明晚见喔.byebye---"

          "框."樱悻悻地挂下电话.

          "嗯...亲父啊,她说因为在去机场的时候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也就是她的彩铅,所以她就半路折
          返回家拿了,坐下一班飞机来,明晚才能去学校报到."

          "哦,这样啊,那就太可惜了.没办法啊.咱们今晚就洗洗睡吧,挺晚的了.明天要早起去报到,还要准备
          一下去寄宿学校要用的东西."扇耸耸肩.

          那个"她"的日文名字是蓝泽夏,不过她是中日混血.三个人是要好的青梅竹马.她会在非学校日寄住在
          叔叔家---她的表哥叫青空飒斗,他是优秀的学生会副会长.他即将成为三人的学长---不对,是三人即
          将成为他的学妹---也不对,扇貌似和他同岁.

          樱称扇是亲父,而扇称樱是樱子孩.夏称扇是爹,扇则称夏是儿子.所以说扇对于两人是父亲一样的存
          在...吧?...所以说你们脑袋的构造到底是怎样的啊?!!怪人三组干脆改名叫秀逗三人组算了?

          这家人的大哥哥(其实没人把他当大哥哥看)一树早就在开学前一个周过去学校了.真是积极的学生会
          长.嗯,这么一来,不知火一树就是三人的大学长了.(欺负对象+求助对象...吧)

          咦?这么说来,一树和飒斗应该很要好喔.是呢,他们俩可是三人的重点YY对象呢.

          三人即将转去的学校,是星月学园.

          "星月学园",是坐落在乡村小高丘的全日制高校.拥有能够清楚观测星空的良好地理条件.
          星月学园分为6种专业,以教育学生学习天文知识为目的.
          星月学园过去是一所男校,近几年,为了让学校变得更全面,这间学校开始招收女生.

          央水扇,向往宇宙的尽头,立志做一名宇航员.
          波斯菊樱,纯粹是喜欢星星,喜欢星座,喜欢天空里的一切.想深入去挖掘,去摸索,去了解.
          蓝泽夏,纯粹是不甘寂寞,追随二人而来.不过她也有当宇宙绘图师的志向啦.

          这么好的学校,这么好的机会,何乐而不为?没有比学习自己喜欢的事情更开心的事了吧?

          三人理所应当地选择就读了这所星月学园.将来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反正她们是这么想的.

          可是恋爱什么的...倒是没怎么想过.

          就比如说樱,三人里面日文最不好的一个,想必和人沟通起来会很困难吧?塞满语病的句子很容易被搞
          晕吧?重要的是她关键时刻舌头还不是直的.

          好吧,撇开其他因素,光分析性格.

          扇似乎比较冷淡,表里不一.夏天生一魔女性格,有谁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整自己.

          其实恋不恋爱都无所谓喔?我们是看开三人组---

          反正她们是这么想的.
              


          -TBC.




          回复
          5楼2010-03-21 21:11
            沙发XD


            回复
            6楼2010-03-28 19:24
              对不起我只草草更了一半TAT因为第二话要写三个人的三次初次邂逅,所以估计这次的不到第二话的四分之一吧.


              回复
              7楼2010-04-05 20:49
                这才是樱和直狮的初次邂逅.可见第二话的长度惊人了.那么希望你们(?)会喜欢我那种放眼望去尽是吐槽的文/v\
                ===================================================================
                执念
                -2-
                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踏着春天,来到了这个洋溢青春与梦想的校园.

                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在这里将邂逅什么.

                命运将我们安排在一起,这注定是一场美丽的相遇.

                预感着这里将发生什么大事,这里将成为我们人生的转折点.

                向前迈出一步,有兴奋也有惧惮.

                但我们选择了这里,我们选择了这条轨道.勇敢一点,开朗一点,没问题的.

                -Encounter-

                每走一步,樱的头脑里就会多出一句话.她紧张地将眼珠四处转,紧着肩膀,瞪大眼睛,右手在下边紧抓
                扇的衣角.

                春天,所有的气息都那么轻快可爱.青涩的面孔散发出属于春天的光芒,胸部一起一伏,畅快淋漓地呼
                吸着这所校园里的一切.

                扇似乎发觉了樱的紧张,噗嗤一声笑出来,"放松啦,只是去报到哦用不着那么紧张哦樱子孩?"

                樱闻声忽然垮下肩膀挺起胸,似乎非要自己多长一厘米要和扇身高齐平似的,"俺才没有紧张...呢."

                扇无奈地将眼睛飘向上方撅嘴吹了一下刘海.又口是心非.这家伙什么时候能诚实点啊?

                "喔喔喔好棒!!!是樱花诶诶诶诶诶诶!!!!!"樱挥舞着手臂,试图抓住迎风乱舞的樱花瓣.当然,脚下也
                是一蹦一蹦的.

                "唉唉你老实点了啦,既然不老实干嘛穿裙子啦,唉唉要比杀死了啦老实点啊啊啊啊."扇慌乱地拍打遮
                挡着樱的裙子,樱动作幅度再大一点就真的要杀必死了呢.

                "...?喔喔喔好厉害!!!大家都盯着我们看呢!"樱忽然注意到一旁的目光,惊喜地小声地和扇说.

                "..."扇没有理她,只是在心里庆幸她终于安静下来了.

                啊?奇怪?学生里男性居多哦...?诶不对,应该说全是男性...才对.想到这里,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快看啊!是新同学吗?女生耶!那个长头发的好可爱!喔喔喔那个头发稍短一点的虽然穿着裤子但是一
                点也不影响她的漂亮啊啊啊啊啊"
                "唔,泪痣!还是双的!看起来好呆啊哈哈哈哈!"
                "好娇小的两只嗷!啊我萌那种女王型的!"
                "学妹?学姐?还是同年级?真的是要转来的吗?真的是的话我们就有眼福啦!"
                "spring~!!"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听不太清楚.不过大家情绪都好高涨.两人的头同时不解地歪到一定程度.

                木丛绿茸茸的,道路两旁的樱花树也粉茸茸的,好像星星从樱花树上不断洒下来似的.楼房整齐白净,
                视野空旷无比,但是校园大得似乎一眼望不到边.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校园.

                满眼溢出感动与期待.

                ===☆===

                "嘶...好奇怪,理事长的办公室竟然在保健室?办公楼也不算小啊不可能没有理事长办公的房间啊?"
                樱和扇已经站在标有"保健室"的门的前面.

                就要变成这里的一员了,就要朝梦想迈出一步了.想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扣扣----""噢,请进."

                由樱拉开门,门的那边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是一片金碧辉煌!光芒四射!刺痛我们的眼睛!!...才怪.一
                片狼藉呢.废纸文件夹什么的乱堆一气,办公桌简直不能称作是办公桌.然后在一片狼藉前面站着两个
                男人.不对,一个男人一个男生?也不对.男生的话应该穿着校服.噢我知道了!一定是老师在教导不良
                学生!一定是这样没错!

                "那个,老师好.我是新转来的央水扇,这位就是波斯菊樱,我们是来报道的.请问您就是星月琥太郎先
                生吗?"扇看樱一直盯着一个人看便先开了口自我介绍.

                男人立刻"噢噢"地点头,发出富有磁性的略带慵懒的声音:"是吗你们来了啊.那么这是你们的校服喔.
                来."男人温柔地笑着从废纸堆的顶端拿出两套校服递给两个人,"码是一样的吧."

                扇接过两套校服笑着点点头.啊,这个星月老师也就二十来岁吧?真年轻啊!看起来也很性感呢,真是年
                轻有为.咦他披着白大褂?哦明白了!保健医生兼职理事长吧?好厉害!扇的眼里掠过一丝钦佩.

                扇转头看看樱,结果她还在盯着星月老师身边的男生看.话说回来,这男生是谁啊?

                一身穿得休闲,长得挺矮但比两人要高一点,眼睛炯炯有神慈祥地盯着新生.嗯?慈祥?

                就在扇想用胳膊肘捅樱来让她回神时,樱意志坚定地向前走出一步,伸手搭在男生的肩上.

                "同学,这样不好喔.身为这个学校的学生,就该身穿学校的校服才对,你这个样子,很让老师为难喔?啊
                啊,虽然我现在没穿,但是我一会就会穿."樱认真地盯着这个脸越发变红的脸.

                只见那男生表情痛苦地"呃...呃..."了几声,然后尴尬地憋出一声笑:"哈哈."

                旁边的星月老师见状,连忙从惊呆状态恢复正常,"不是这样的,波斯菊!他,他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叫阳
                日直狮,现,现在是天文科二年级的班主任...嗯嗯."

                "..."樱立刻僵化.

                "啊啊,真是年轻啊阳日老师!真看不出来啊!老师你真年轻啊!年轻!"扇立刻伸出拇指颤抖着不自然地
                为樱圆场,她用胳膊肘捅了捅樱.

                "..."樱开始颤抖.她深知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做法错了.她的脸瞬间变红,立刻拿开手慌张地支
                在胸前,"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咦?好像卡壳了?舌头卷了吧?

                "啊啊她是想说对不起!"扇立刻拍了一下樱的背,樱顺势哈腰45度向这个阳日老师鞠躬.她的肩膀一抽
                一抽的.

                "...啊..啊哈哈哈...没,没关系!啊哈哈哈...快起来吧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啊.啊哈哈哈..."阳日老
                师不好意思地扶樱直起腰来.

                只见樱满脸通红眼神漂移---早知道我就不该秀那烂到极点的日语了.

                ...不对吧?这和烂到极点的日语有什么关系?!拜托从你自身找找原因好不好啊喂?!


                回复
                8楼2010-04-05 20:53
                  里面有错别字和病句请见谅T__,T


                  回复
                  9楼2010-04-05 20:55
                    你不就多加了几句么= =


                    回复
                    10楼2010-04-08 13:14
                      禁止吐槽!!禁止!!!


                      回复
                      11楼2010-04-10 19:22

                        樱僵硬地直起腰用小狗般的眼神盯着眼前的这位阳日老师,使劲点如同安了弹簧的头,表示自己是在道歉。
                        面前的阳日老师顿了一下,“哈”地叹了一口气。——这下好像要我去安慰这个波斯菊了吧?真没办法。谁让我……呃。
                        阳日老师抱歉地笑着,将手轻轻搭在樱的头上,轻轻揉动。
                        “没事了哦,波斯菊。这不怪你啦,老师并没有生气哦。”
                        忽然因温柔而变得低沉的声音仿佛振波大到能从他的手上传到她的发丝上一样,她闻声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她低着头,没人能看见她的表情。
                        从发丝,到趾间。一种夹杂着温柔的温暖流遍全身,歉意更加深刻。歉意到了极致,反而连什么抱歉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暂时的沉默被星月老师小小的叹气打断。这叹气像是松了口气,也像是为某件事感到怜惜。
                        “嘛——你们快去宿舍吧,一会就要上课了哦?”星月老师小心翼翼地建议。
                        “嗯,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扇抓住了通往出口的杆,一个劲的向出口趴——“樱,走了哦。上课迟到了话可别向我抱怨。那么星月老师,阳日老师,告辞了。”扇一把抓住脚底快生出根来的樱并往外拖,边向两位老师点头示意边将门关上。
                        “……”阳日老师看向星月老师,别扭地挤出一个微笑。星月老师则是温柔地将手搭在阳日老师的肩上,“直狮,不用太在意,她是个好孩子呢。”
                        “哈……是呢。”

                        保健室外的走廊上。

                        仅仅十秒钟的沉默,樱的惨叫又开始让扇耳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了!!惨了!!我得罪了老师!老师啊!叫我以后怎么在这里生存啦!”
                        “不、不至于啦樱子孩!”
                        “不活了!不活了!”
                        “听、听我……”
                        “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
                        “呜!呜!!!”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咿……你怎么不安慰我啦!”
                        “我想安慰你来着,可是你不给我机会,你一直在嚎。”扇直视前方。
                        “……嘛嘛。”
                        “我说你啊,不要把什么事都想得像世界末日一样好不好。以后找个机会好好和他解释解释吧。看他那个样打击肯定很大,因为他真的很……豆丁。”由于良心的谴责,扇还是没有“噗”地笑出来。

                        宿舍里空无一人,但有一个床位是被用着的。这里被打扫得很清洁,想必宿舍的主人很用心的在迎接三个新朋友了吧?
                        两人快速地换上校服。
                        “噢噢——亲父很赞耶!亲父穿裙子好美……”樱装着一副吸口水的样子,手在扇的身上拍来拍去。
                        “喂喂……啊,其实我还不是很习惯穿裙子。以后穿运动服好了。快走啦小心迟到。”扇皱了皱眉又扯了扯盖在大腿上的奇怪的扇形的布。

                        今天,新的开始。昨天再见。
                        今天,就要逐一敲醒沉睡等待的灵魂。一颗脆弱的不想再跳动的心,一个自卑的不想再抓住醒来机会的梦,一个一直陪伴在身边但没有勇气去付出的人。
                        今天,救赎。


                        哦呀哦呀——星座科一年级——呜,看来已经开始上课了啊。脚在打颤呢。我真没用啊!
                        樱拿着不知道用不用的上的几本教材,站定在即将融入的班级的门口。
                        “自我介绍自我介绍。”樱口中念道着摸着自己的口袋——啊!!!竟然忘记把自我介绍的小纸条转移到校服的口袋里了!现在回去取的话就更晚了啊……那么现场发挥?啊啊啊越想越恐怖……
                        樱想着无奈地将手搭在对面的墙上把全身的重力都瘫在那面墙上。——不对啊?!对面的是教室的门啊!!
                        意识到时,身体已经压了上去,门“咚”地一声发出呻吟。
                        她立刻将身体弹开——这个时候犹豫就太可疑了!
                        于是她一把拉开门,教室中早已因那“咚”地一声而安静。
                        “大家——早上…好?呃,刚刚是我在敲门啦敲门哦!”
                        嗯?这校服怎么这么眼熟?二年级的夜久月子貌似穿得也是这款校服?


                        回复
                        12楼2010-04-11 21:36
                           “……”哇大家都愣住了耶。哇大家头发都好短。难道这个学校不让留长发?那我该去剪头发了啊。再见了我的一头秀发!等等,又不是剃度。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缓过劲来,连忙走下讲台又把樱领到讲台前,“啊啊,我忘了说,我们今天要迎接一位新同学。来。就是她啦。从中国来的波斯菊樱同学。波斯菊,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好多人啊!不由得就紧张了!嗯这正是锻炼自己的时候。
                          樱朝班主任那长满胡茬的脸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嗨大家好我是波斯菊樱(COZUMOZU SAKURA)啦哈哈很奇怪的名字吧我也觉得很奇怪呢其实大家可以叫我樱子哦简称‘SAKO’(日文“樱子”的完整罗马音是SAKURAKO)~呃,是不是很冷啊~我也觉得很冷耶~为什么要叫樱子呢?因为我觉得樱这个字很土再加个子就更土啦哈哈哈哈!”
                          喂喂一口气说完你不憋啊?还有,名字以土为美吗?还有,樱子这个名字哪里土了喂?!
                           底下一片寂静。
                           同学们开始面面相觑,然后交头接耳。气氛越来越热烈越来越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兴奋。
                           等热烈的气氛达到最高点时,班主任拍了拍巴掌,“请让波斯菊同学说完。”
                          此时的樱已经面红耳赤,她还不习惯同时被这么多人注视,还是在异国。
                          “啊……我的日语不太好,请你们多多teach我。嗯,以上。请多指教!”
                          你这漫画里才出现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那个英文就是你日语不好的最好证明了吧?
                          “哗——”底下响起一片如雷的掌声,大家的眼神都蕴藏着一丝蕴藉以及希望的光芒(?)。
                          太好了——大家都好热情呢!樱感动得简直快要哭了,向同学们绽放了一个最美的微笑——一切会更好。


                          “我是央水扇(OUMIZU FAN),来自中国。今后请在各个方面多指教。”扇波澜不惊地朝同学们鞠了一躬,起身,注视。
                          ——啊啊,瞧瞧这名……可是不见得本人有多“FAN”啊?!反差太大了吧?!
                          面瘫?女王?冰山?嗯嗯——
                          好可爱……
                          哦漏,GJ——不过她给人的感觉太远了吧……
                          咦竟然有女孩子转来学校,而且还选择了辛苦的宇宙科?
                          由于扇给人的感觉很严肃,所以底下没有很吵,大家内心波涛汹涌。
                          扇安静地走到空位上,放下教材,坐正。

                          一节课过后,扇深了伸懒腰,完全无视周围各种眼光。
                          她已经习惯了穿肥大的裤子。右手托着腮帮子,向左侧的窗外望去。裙下突然觉得没了裤子而寂寞的双腿来回呼扇着。钟摆的速度。
                          嘀嗒。嘀嗒。
                          严冬已退散。果然是日本的校园,一片新绿与茸茸的粉色。
                          嘀嗒。嘀嗒。
                          她将眼瞥向右侧,她透过细密的刘海测量着周围环境的温度湿度以及空气污染指数——班里全部是清一色的异性,眼神浮浮沉沉飘飘荡荡,上下打量着新同学,下着不同的结论。她撇撇嘴,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躯,视线重新落在窗外的那棵花团锦簇的樱花树上——樱子孩在干嘛呢?有好好听课吗?又被人欺负吗?儿子她在路上安全吗?
                          嘀嗒。嘀嗒。
                          下一秒的一阵风带来一片风中凌乱的樱花,从窗户右上角转向左下角。视野瞬间被刷新。
                          时间静止。周围静音。耳鸣。
                          楼下,就在楼下。她的睫毛微微跳动着,黑亮的瞳仁定定地注视着他。他正在往这边看。略长的刘海快要遮住一只眼,亚麻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有质感。那是一双锐利严肃的眼睛,只是瞬间会掠过一丝令人察觉不到的柔和罢了。
                          两个冰冷的冰块相撞,嗞嗞地射出几丝火花。两只蝎子的尾巴高高翘起。
                          她现在确定,他是个表面冰冷内心火热温柔的人呢——简直和自己一样。她敏捷地找出了两人的共同点。这是天蝎座特有的敏感。
                          风继续吹着,锦簇的樱花团摆首,不断向窗内扔进花瓣。她额前的刘海乖巧地缓慢浮动。他的衣角轻轻飞着跳着,深邃的眼睛在发丝的飞动下忽隐忽现。然后,那阵风仿佛要带走他似的,他重新低下头迈开步伐。从楼上可以隐约看到他衬衣里线条完美的手臂与锁骨,摆动,起伏,牵引着她的视线。他稳健地走着,消失在被窗户框住的画面中。
                          风静。完美的油画。
                          从对视到离开,整个过程不到5秒。
                          嘀嗒。嘀嗒。
                          时间恢复跳动。
                          她终于眨了一下眼,然后任凭目光被塞进棉花糖般绵软疏松的云朵里。她的手指在桌面上确认触感般划动着敲打着,嘴角微微弯出笑意。
                          “——刚刚时间过得真慢呢。”











                          回复
                          13楼2010-04-11 21:36
                            第二话的三分之一完成!

                            下周会呈上夏与琥太郎的KUSO初遇。w

                            (其实我想吐槽,蝎子将尾巴翘起是在求偶或交配……(殴


                            回复
                            14楼2010-04-11 21:38

                                          哦?


                              回复
                              15楼2010-06-12 19:44
                                这里小新,路过求粉、    小新 新之助啊 ..


                                回复
                                17楼2010-12-28 22:48
                                  坑啊..


                                  回复
                                  18楼2011-01-23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