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吧 关注:113,299贴子:2,103,084
  • 2回复贴,共1

黑执事第176话:那位执事,厨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P1:
卷首语:由衷欢迎,期待已久的新人。
封面:塞巴斯蒂安在空白的背景里弯腰敬礼。
P2:
开场白:上一份工作养成的习惯很难纠正。
几声“咚咚咚”“咔嗒咔嗒”“咚咚……”的响动使巴鲁托猛地睁眼:“是敌袭吗?!”,发现自己头上绑着绷带睡在凡多姆海威家的床上。
P3:
巴鲁托看了看房间四周,摸了摸头:“对了……我又……苟活下来了啊……”此时已经是清早,塞巴斯蒂安拍了拍手将三人召集起来。
P4:
菲尼安、梅林来到餐厅里,塞巴斯蒂安向他们做介绍:“各位,早上好。他叫做巴鲁托罗伊,是新加入的佣人。”巴鲁托笨拙地摸了摸后脑勺。
P5:
菲尼安阳光热情地打招呼:“初次见面,巴鲁托罗伊先生!我是园丁菲尼安!叫我菲尼就可以了!”而梅林则扭扭捏捏,慌张地自我介绍:“我是……人、人家是女仆梅林……哟……请、请多包涵。”巴鲁托冷漠地望着二人。
塞巴斯蒂安继续解释:“还有总管田中先生,不过他现在正因为某些原因处于停职状态。在田中先生回来之前,就由我这位执事,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来管理这座宅邸中的各类业务。”
P6:
“厨师这个职位目前还空缺,所以暂定由你来担任。”
巴鲁托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喂……你在开什么玩笑?”“嗯?”“你当时跟我说你正在集结有本事的‘私人军队’,结果呢,”巴鲁托嘲讽着眼前的三人:“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慌慌张张的女仆,再加上文弱书生。”
P7:
巴鲁托吹了吹耳屎:“搞笑呢?你们怕不是连乱挥棍棒的小鬼都打不过。”
梅林和菲尼安不解地望着塞巴斯蒂安,后者不怀好意地笑了下:“连小鬼都打不过吗……不过,小孩子确实是一种很难对付的生物呢。”
这时凡多姆海威房间的摇铃响了,塞巴斯蒂安望着摇铃说:“哎呀,真实不禁说……主人在叫我了。”
P8:
“巴鲁托罗伊先生,稍后我再和你详细说明。你可以在楼下自由活动。菲尼安、梅林,去工作吧。”“是!”“好的!”
“今天也要加油!”“哦——!”“你们两个,不许跑!”巴鲁托伫立在窗**下的晨光中,望着离开的三人,拉开了椅子坐下无奈地用手背挡着脸:“我究竟在干些什么啊……”
P9:
几天前,塞巴斯蒂安把巴鲁托带到夏尔面前,夏尔疑惑地问:“让美国军人担任厨师?”“是的。”
“有必要吗?厨房有你一个人就够了吧。”夏尔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问道。
“可是,在社交界中,雇佣的厨师也是一种身份的体现。为了复兴家族,我认为这是很有必要的。”
P10:
“话虽如此,可难道不是法国或意大利厨师更能体现身份吗?”
巴鲁托眼神阴沉地望着夏尔:“对我们美国人有什么不满吗?难道上等人种做的料理味道也会更高级?要我说,味道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
“我呢,并不会拘泥于由谁来做料理,但是,味道自然是越高级越好。”夏尔冷笑着。
P11:
背景转到巴鲁托点燃众多印第安帐篷。“在战场上你可能被要求过,‘要彻底烧成炭才行’。但在我家的厨房里禁止这样做,这是命令。”巴鲁托傲慢地用下吧对着夏尔。
塞巴斯蒂安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挖你来,并不是因为你有当厨师的才能,而是因为凡多姆海威伯爵家的庄园中必须要有一些除我以外的高级佣人才行。”
P12:
夏尔给塞巴斯蒂安下令:“你好好教教他该怎么做,严格一点也没关系。”“遵命。”
望着眼前的夏尔,巴鲁托想着:“这就是我的新雇主?就这么一个可能连10岁都没有的臭小鬼?”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缺牙的男孩:“都是小孩子,却和那家伙完全不像啊。(偷偷攥紧了拳头)别再想了……”
P13:
回忆结束,塞巴斯蒂安回到餐厅:“巴鲁托罗伊先生,让你久等了,你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今天就教你一些厨师的工作内容……”
“真让人不爽。”巴鲁托打断了他的话。“嗯?”
“你是我的长官对吧?那就不要用先生称呼我。”“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P14:
“巴鲁托就够了。”他面带嘲讽地说:“在部队里都是这样叫我的。”
“…………”塞巴斯蒂安冷冷地望着他一阵子:“在军队中可能随意一些会更好,但在宅邸中,佣人之间不会用略称来称呼对方。没有名字的除外。而且对于高级佣人,就更不应该直呼其名字了。”
塞巴斯蒂安露出商业笑容:“这就是这座宅邸的规矩。所以今后我会继续称呼你为巴鲁托罗伊先生。”“随你的便。”
P15:
塞巴斯蒂安把巴鲁托带到厨房,桌子上已经摆了很多食材。
“接下来,巴鲁托罗伊先生,让没什么经验的你直接做全餐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所以你先和厨房女仆一样,做一些准备蔬菜和烤肉之类的工作吧。”“好好。”
塞巴斯蒂安拿起一只鸡:“正好这里有鸡,试着做只烤鸡好了。只用椒盐和柠檬调味即可,还是比较简单的。首先要仔细地去除羽毛……”他认真地指导着。
P16:
但过了一会,巴鲁托把一只连羽毛都烧焦了的鸡拖在盘子里端了上来,把塞巴斯蒂安都吓了一跳:“这是……”
巴鲁托满不在乎:“烤·鸡啊,没毛病吧?”
P17:
塞巴斯蒂安无奈地摸着脑门:“为了能正常食用,必须做很多事先准备。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这样也能吃啊。”没等塞巴斯蒂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巴鲁托抓起烤焦的鸡就啃,嚼了嚼就把羽毛吐在塞巴斯蒂安脚边。
“在战场上哪有慢慢悠悠去除羽毛的功夫啊,我们连食物都没有,都得自己去抓野鸟,”
P18:
“抓到之后,为了不被敌人发现,只能随便烤一烤,然后就分成大小差不多的几块,各自挑喜欢的吃。这就是战场的规矩。”巴鲁托用蔑视的眼神望着对方:“是不是对循规蹈矩的执事来说有些太刺激了?”
“……我明白了……”塞巴斯蒂安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鞋子:“看来你比较想用军队式的学习方法啊。”
P19:
塞巴斯蒂安猛地一拳将巴鲁托打倒在地。
P20:
“呜啊啊?!”巴鲁托倒在一堆厨具里,口鼻流血,惊恐地望着塞巴斯蒂安:“哈…………?”
“在战场上反抗长官就会挨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哎呀……是不是对新人厨师来说有些太刺激了?”这次轮到塞巴斯蒂安蔑视了。
“你这个混 蛋!呃啊!”巴鲁托想反击结果又被打倒了。
结束语:来自文弱书生的悉心指导。


回复
1楼2021-05-18 16:28
    本话感想:
    黄厨师第7话:那个厨师,讨打
    这次枢娘有良心,不但页数达到了20页,内容上也基本把巴鲁托来凡府的情况交待完了,然而并不代表回忆就会结束,因为本话有以下好几个伏笔:
    1.巴鲁托在醒来后说了一个“又”字,应该是之前也面临过死亡,但是被其他人救了。

    2.这里梅林换了个称呼,大概是和日语的自称有关,比如boku和wataxi之类。
    现在三仆人已经到齐,田中竟然还没有回来,如果是住院的话未免太久,应该是有其他原因,但究竟是塞巴斯蒂安让他去办理还是田中自己说有其他事就不得而知了。

    PS.话说田中回来了不也是你在管理吗
    3.第一格的回忆里巴鲁托点着的是印第安帐篷,证实他在172话说的关于阿帕契族的种种都是真的。
    另外巴鲁托回忆了一个孩子,还攥起了拳头让自己不要想,可以看出这个孩子八成已经去世了。而且他说和夏尔高傲成熟的性格完全不像,我怀疑当初救了他的应该就是这个孩子,说不定和阿帕契人有关,因为这个孩子而让巴鲁托对战争转变了看法。

    本话透露出巴鲁托全名是“巴鲁托罗伊”,我有理由怀疑枢梁是在致敬钢炼的罗伊大佐以及伊修瓦尔战争,可能之后会有类似的剧情提到种族问题与对战争的反思,从而升华黑执事的内涵。
    最后来个搞笑的,本话巴鲁托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傲慢的姿态面对凡府众人,而他在正片里的厨艺来源也有了说明(这种口味竟然从几年前保持到现在)

    可以看出塞巴斯蒂安全集都在忍着怒火,最后终于找机会发出来了:


    因为以上这些伏笔,我觉得接下来的几话才会开始真正的回忆,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大后期的时候巴鲁托会遇上从前战友之类的故人,那时再把这几点详述。而梅林的前主人白老大可能也会用这种方式出场。


    回复
    2楼2021-05-18 17:13
      dd楼主太强了每月分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5-18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