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招猫吧 关注:2,941贴子:419,583

回复:【猫武士招猫】风都:最后的神裔 ★养成系护肝文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轻城之殇


回复
33楼2021-07-04 15:48
    ▶ 神官的考核

    [ID]畸形致幻菌_
    [姓名]丛楼
    [性别]雌
    [签面]枷脰械手/纳喀索斯候群症
    [戏录]
    低垂着头颅缓缓迈步踏入四棵树的空地,尾巴挥扫过草尖,胡须于口鼻两旁一下一下晃动。月色朦胧,勾勒出脊背滚动的银色轮廓。好似仍在半梦半醒间,脚步高低着。维持一只老鼠的身长跟随灰毛武士进场后,皮毛被目光微微刺痛。
    未将那种不适感放在心上,盘尾坐到自己的位置。发生在无主之地的事像忽然刮起的大风,扯落了影族这颗本来憔悴的树太多叶子。他们在今晚离开了这个影族,留下来的自己备受打击。虎影是可靠的存在,她一定能带领族猫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自己为什么没有选择一起走,直到现在也没有想出答案。
    “眠石,”沉默半晌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我能知道你留下来的理由吗?”不难察觉最近这名武士精神并不太好,失去了巫医,族猫的状态都无法得到正确调理。
    在无主之地中,看见了那颗被飞蛾翅膀包覆的独眼怪物。无法理解为什么受到了这样可怖的诅咒,无从得知目睹这一切的意义为何。那以后因为异变导致的视力衰弱……那才是真正的困扰。当世界模糊起来,真实与虚幻的界限于是随之被混淆。
    等待眠石答话的同时,放眼凝望族长们背后的夜空。思索着,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见到那个长着独眼的古怪脑袋?苦恼之余,偶尔想要拿明白不了的事物去麻()痹自己,没猫会责怪的。
    [备注]窥屏人出现了<:3


    收起回复
    34楼2021-07-04 18:31
      ▶ 神官的考核

      [ID]雪影狼魂
      [姓名]尤伊斯
      [性别]♂
      [签面]万物终焉/阿喀琉斯之踵/淤青
      [戏录]
      清晨的奶雾将林间景致浸没于一片朦胧之中,微暖的阳光钻过叶间缝隙洒下细碎的金色光斑。
      阵阵暖意如波浪般席卷皮毛钻入皮肤渗入骨髓最终扫去朦胧梦境。
      从睡梦中清醒,起身伸了个标准的猫式懒腰,抬眼看向旁边导师的苔藓窝却发现窝中早已没有了导师的身影。眨了眨眼眸抖落皮毛上挂着的几叶干苔藓后打着哈欠离开了巢穴。
      清晨的营地和往常一样安静。
      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新鲜猎物堆,猎物堆中的猎物并没有留下多少。心中暗自叹息过后在猎物堆前挑选了一只画眉作为自己的早餐迅速享用,紧接着迈开脚步快速离开营地。
      只身穿梭于茂密的植物之间,爪垫无声略过地面柔软的青草,皮毛轻轻和植物刮蹭而过。鼻翼耸动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细细品味,泥土的芳香混杂着露水的清气。抬眸环视四周,将周围景致一览无余,几声鸟鸣钻入耳畔,心中不由感叹此时林间的静谧和谐。片刻间一丝猎物的气味钻入鼻腔,顿时吸引了自己的全部注意。迅速张望四周最终将目光定格于远处的灌木丛上。
      ——倒霉的猎物恰巧碰上猎人的枪口。
      压低腰身使腹部贴近地面,尾巴平置于身后保持平衡。小心翼翼挪动脚掌朝着猎物气味飘来的方向前进,在距离田鼠仅有一条狐狸尾巴的距离时止步。棕褐色的猎物正啃食着草茎,没有丝毫警惕之意。屏息凝神仔细打量着猎物,等待着进攻的最佳时机。后腿弯曲蓄力在骤然间爆发,后掌猛然蹬地纵身一跃,如离弦的箭矢般朝田鼠的脊背袭去。前掌摁住其脊背将全身重力施加于田鼠脊梁利爪刺入棕褐色的皮毛,犬牙交错切断田鼠的喉管结束了它的生命。
      “感谢星族赐予我们猎物。”
      低声喃喃后叼起未凉的猎物返回营地,将柔软的田鼠轻轻放置在新鲜猎物堆上后径直返回了巢穴。
      [备注]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晚上上线x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1-07-04 18:55
        ▶ 神官的考核

        [ID]颜文桑
        [姓名]怠毒
        [性别]雄
        [签面]淤青/万物终焉
        [戏录]“你迟到了,落季。”柏蛾抬起头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又去摸鱼了?” “我没有摸鱼,柏蛾,我敢保证我一直都在处理你那只麻雀。”落季拿起朋友带来的蛋糕,坐下,“不过你还是得解释一下你怎么进来庄园的。” 柏蛾对落季上来就直接伸出蹄子顺走他做了一上午的蛋糕的行为有些不满,蛾翅小小地扇动了一下——他的翅膀在屋内总是闲不住。但柏蛾还是十分顺从得回应了落季,“就这门这点高度,我当然是飞进来的。”柏蛾像是十分馋了,或者说是不想给落季吞吃下腹,直勾勾的盯着落季慢条斯理的切着蛋糕,想到自己吃蛋糕都是直接用爪子掏的,忍不住出声表达关切:“这样吃看的挺累的,你跟伯爵都是这样相处的?” “不,以前都是他在照顾我。”落季有些怀念。看到切下的蛋糕里层有些细碎的翠绿色粉末,落季下意识以为这是自己最爱的抹茶口味。他漫不经心地把蛋糕放进嘴里说:”蛋糕还是切成小块仔细品尝......“声音突然停下,他的鹿耳直直地竖了起来。但很快在一瞬间的僵硬后鹿耳便消失不见,用舌头抵住上颚,落季感受到辣气仍直冲鼻腔。那是芥末。他只好单手握拳遮住嘴,掩饰自己失态的表情,涨红着脸盯着柏蛾。


        收起回复
        36楼2021-07-04 20:16
          ▶ 神官的考核

          [ID]北宿雀_
          [姓名]榕原
          [性别]雄
          [签面]枷脰械手/纳喀索斯候群症/困兽
          [戏录]豆杉枝/雌/风族/巫医
          林风裹挟着四族浓郁气味钻入鼻腔,异于高沼地的感觉引得皮毛泛起一阵涟漪。扯着僵硬的四肢步履不畅地跟在队尾,试图昂首抬高尾巴来掩盖自己的紧张,反倒是弄巧成拙让动作显得更加不自然。
          因老师被两脚兽抓走而晋升为巫医,这种事说出来定会被其他猫所嗤笑吧。站在这里的应该是老师,内心中的低劣感折磨着自身,高昂的尾也随着心情的低落而跌入后足之间。
          待空地的队伍整顿完毕后,才稍迟族长一步走向中央巨岩旁巫医该站立的位置,缓步行进的同时侧身关注各族族猫的神情。“那些兔脑子”嘴里小声嚷嚷着不会向其他猫吐露的话“为什么就不能和其他族群好好相处呢?这样就不会因为水源问题而烦恼了。”想到此处不禁担忧回望一眼身后显然精神不佳的族猫。
          [备注]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21-07-04 20:24
            @畸形致幻菌_
            ——
            您好!神官丛楼,我是您的沙之书。
            很荣幸能为您这样的中级神官服务。
            截止到目前,您有26点弥尔顿。
            ——
            “沉默羔羊”
            您所侍奉的神裔是睡之天使与青春之神的后代,与恐惧之神阿耶加订有婚约。
            祂的显像为总是用黑纱蒙住下半张脸的姜色雌性,黑色虹膜,随身携带的纯白弓箭是阿耶加的赠礼。执掌的权柄不明,只知道具有能利用声音影响猫状态的能力。
            祂厌恶阳光,名声不显,之前一直在其母神的领地生活,很少露面,似乎对法术颇有研究。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并没有发现祂的名字(楼中楼自定义姓名)
            祂的【神性】为4,【权能】为4,【智慧】为5,【感知】为9
            ——
            恐惧之神阿耶加留言:在风都开心点吧。(附赠一只水晶球)
            梦之天使貘留言:好久不见呀!
            睡之天使诺克斯留言:谨言慎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21-07-04 21:24
              @颜文桑
              ——
              您好!神官怠毒,我是您的沙之书。
              很荣幸成为您的第一本沙之书。
              截止到目前,您有14点弥尔顿。
              ——
              您所侍奉的神裔是伏火,一位诞生于古老氏族的预备神明,是信徒的祈愿凝结出的存在。
              伏火执掌着“感染”的权柄,但祈愿的来源却是对水的渴望。祂的心性单纯,甚至是有些原始野蛮,难以驯服。祂诞生不久,更习惯说氏族语,做派也与风都诸神格格不入。
              祂的显像为青灰色雄性,灰色虹膜,身体与面庞都有深色刺青。
              祂的【神性】为5,【权能】为5,【智力】为5,【感知】为4。

              陌生神裔的留言:虚伪的假神,信徒的玩物。
              大天使弥赛亚赠送给您一本升级版沙之书并留言:能够翻译氏族语。
              大天使约书亚留言:像野兽一样,有趣。我会说氏族语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21-07-04 22:21
                @北宿雀_
                ——
                您好!神官榕原,我是您的沙之书。
                很荣幸能成为您的第一本沙之书。
                截止到目前,您有20点弥尔顿。
                ——
                您侍奉是神裔是天使赫雷。祂的显像为拥有六只红色羽翼的红褐色成年猫,琥珀色虹膜,面庞有一道斜贯的伤疤。赫雷的显像没有性别。
                祂执掌着“战争”的权柄,性格强势爽朗,酒量极差,是不允许进入玫瑰地的神裔。有些血脉qi视,对包括神官、混血神裔在内的很多猫都不放在眼里,常常会有出格言论而不自知。某些思想极其保守古板。
                祂与约书亚是见面就会战斗的死对头。祂与格里菲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种关系。
                ——
                大天使约书亚的留言:**,你**怎么来风都,**啊你***
                大天使约书亚的留言:*
                雷之天使格里菲斯的留言:约书亚说的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21-07-04 23:07
                  最后四签,出不去今晚十点拉线


                  回复
                  42楼2021-07-06 17:56
                    ▶ 神官的考核

                    [ID]云豹糖雪球
                    [姓名]风蚀
                    [性别]雄
                    [签面]阿喀琉斯之踵/蝴蝶咆哮
                    [戏录]鸾爪蹲坐在一大片芦苇前,伸长脖子去碰叶片上滚动的露珠。环顾四周,樱族所有能战斗的猫都聚集在了并不算宽敞的洼地中,如铁铸般连胡须也不抖动一下。风卷过芦花时洒落亘古不变的簌簌轻响,鸾爪突然害怕起来。他挪动有些麻木的爪掌贴上苍星并不温暖,挂着水露的皮毛,不由得浑身一阵冷战。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不去捕猎?还差几次训练我就能成为武士了,我想要武士名号。鸾爪轻轻磨蹭着导师的侧颊,但苍星的目光只是向前越过芦花飘成的河,投射在学徒看不通透的某处迷雾中,连礼节性的舔吻也未曾回应。鸾爪终于失望地松开苍星的耳廓,走回快被自己焐暖了的泥地,看一只蚂蚁在芦苇叶上爬行:它的六条小腿在轻捷流畅地蹈动,永远也不会像学走路的幼崽一样把自己绊倒。
                    [备注]聋哑,声带被后天挖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21-07-25 17:51
                      @云豹糖雪球
                      -
                      您好!神官风蚀,我是您的沙之书。
                      事发突然,我会迅速安排好您的物品并将您传送到指定地点。
                      V的故事将会继续书写。
                      截止到目前为止,您有25点弥尔顿。
                      -
                      天使V已经苏醒,但祂在红门沉睡太久,现在正极端虚弱,且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量,需要您特别注意。此外,祭坛附近出现了众多弥尔顿活跃,还有其莫伊拉狼群出没,请务必不要让“母亲之吻”失落。
                      V的信徒在下界已经转入地下活动,部分世界将他们视作异端,因此V的祭坛状况不佳。
                      再次确认神裔信息:
                      V,显像为橘白杂色虎斑皮毛的雄性天使,颈毛到胸腹都是白色,浅绿色虹膜。“封印”地点在石柱林红门的中心祭坛,祂在情绪激动时危险性极大。
                      -
                      大天使弥赛亚的留言:找到祂,找到“母亲之吻”。务必小心“井”的吞噬。
                      (来自下界的祈祷)“我们在此,恭迎您的苏醒。”


                      回复
                      44楼2021-07-25 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