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两不疑吧 关注:6贴子:1,562
  • 4回复贴,共1

强者自当复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美物非是
我们恰巧能忍受的恐怖之开端,
我们对它充满敬畏,
则因为它宁静得不屑摧毁我们。
——里尔克《杜伊诺哀歌》


回复
1楼2021-07-09 17:08
    ★鲸火的大冒险★

    Ⅰ.睡美人之梦(The Dream of Sleeping Beauty)
    Ⅱ.国王的咆哮(The Screech of Kingdom)
    Ⅲ.仙境药茶谋\\\杀案(The Murder of Wonderland)
    Ⅳ.森林隐士关于苹果树的独特见解(The Apple of Discord)
    Ⅴ.谋\\\杀案之续篇,国王之死(The Sword of Dam
    ocles)
    Ⅵ.好人大道(The Way of Evil)
    Ⅶ.王子返乡记:女王的裙箍会议(The War of Maxine)
    Ⅷ.王子复仇记:在喜剧中谢幕(The Queen of Rose)
    -
    special/他的那喀索斯症
    special/未具名>PARANOIA


    回复
    2楼2021-07-09 17:09
         °设定掉落
       王国扩张已经完成,政教分离已实现。本值盛年的国王突然患病,日渐衰弱,却迟迟没有定下继承者。
       “武士”成为王室的附庸已久,包括军队、治安部分等在内,是受命于国王的小集团。资深武士负责具体指挥。武士往往会用部落风格的名字作为代号。成年后才被发现并带回的三公主布伦达正是武士的一员,她似乎更喜欢火吻这个名字。
       “部落”“族群”“氏族”等已经不复存在,活着的成员都已经并入王国,部分成为了武士且保留了原有的命名风格。
       “神庙”成为了唯一的信仰中心,并且执掌特殊力量和草药,最年幼又最虚弱的公主米兰达正是其虔诚的拱卫者。


      回复
      3楼2021-07-09 17:09
             Ⅰ.睡美人之梦(The Dream of Sleeping Beauty)


            PART.1
          
          最开始是耳鸣。从她潮湿、粘稠而发烫的脸颊处升腾起的尖锐嗡鸣,在那处圆润的海岬上,激荡着脑颅中的回声阵阵,冲散了长久盘亘体内的迷乱思绪。贯通在一处的两种声音,左侧和右侧,耳鼓似乎在膨胀,在一只小巧玲珑的头骨里旋转。那就像是一种妊娠反应。她尝试抚摸腹部,掌下微微用力就能感受到皮肉下的疼痛,没能消化而腐烂的食物、哀愁和罪孽在那里面结合,刺激咽喉无助蠕动。
          
          神坛上残留的没药和乳香湿痕,黏燥舌苔下作痛的酸涩,空中飘浮着低矮的山丘与蓝绿交杂的大瓣花朵,就深陷在视野尽头的一片黑暗之中。她好像听见了颂歌,从并不遥远的地方传来,是虔诚的信徒们在举行一天中最重要的祷告,他们在昏暗的钟声里点燃惨白的蜡烛。
         
          两个忠诚的宫女就在这个时候从苍白的裂口处爬了进来,金纱在她们四肢的关节处扭成结扣又散开来,像波动的记忆。她们一定是抓住了她,让米兰达松开自己,让她枕靠在其中一位拥有蜂蜜色虹膜的宫女膝头,又用盛在银器里的清水润湿她的唇吻。病者闻得到黄水仙花的芳香,紧接着就被内心的焦灼吓了一跳,那种渴求在一点冷水渗进齿关后被清晰地放大,口腔里奇异的铁腥味,变成更干的东西,更深处的欲.求。但很快她们收起了银器,安静地跪坐在神庙中,用浸湿药汁的丝绸擦拭那滚烫的面颊、脖颈和双掌,一点点抹去身上的热度,把黄水仙的气味全部掩盖在草药下,像是母亲在爱抚新生的幼崽。
          
          可她不是这样的存在。米兰达现在听见稚嫩的童声歌唱着天空的群星,或许暧昧天际的星点已然探出一只爪掌。宫女们按部就班地抚慰一具混乱的身躯。
          
          “天上的星星啊。”神庙里的病者颤抖着,攥紧了胸口的金坠,圆润的海岬缩窄成钝角。这是初夏的黄昏,柔和的光芒贴着神庙畸形的穹顶蒸腾向远处的建筑,在悬挂着纱幔的立柱下留出一地的阴暗。顺着这片阴暗中唯一的亮光看去,米兰达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那片剪影,边沿优雅朦胧,浑身裹在刺目的逆光中,微微抬起了它的右爪。那只爪掌似乎就按在了她的胸腹上,微微用力,逼迫米兰达缩紧身躯干呕起来。从腹部到胸口,里面有东西在跳动。
          
          沉默的宫女有条不紊地把她束缚在怀抱之中,安抚她展平的双耳和毛发竖立的脖颈。米兰达在无端的惊恐中被她们温热的皮毛和轻柔的金纱淹没,在喃喃呓语中旋动僵硬头颅不断挣扎,那片剪影已经飘走了,连带着她的那些花。


          “请您不要着急,祭司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年长些的宫女施展着她的耐心,不动声色地挡在那位惊叫出声的失态雌性身前。那位被粗暴扯住爪腕的宫女侍奉王国最年幼的公主还不到一个月圆之夜,在此之前只负责洗涤神庙的丝绸、擦拭那些珍贵的器皿,对公主的了解也只停留在那长久跪在石像前祷告的单薄身影,而不是刚刚那个踢翻水罐、用光滑圆润的爪尖生生撕下宫女一大绺毛发的怪异雌猫。蜂蜜色眼睛的宫女跌倒在地上;施暴者却已经快要昏厥,缩紧的下颚发出无意义的尖叫:“你想要做什么?”
          
          银制的水罐倒在米兰达的脚边,内里的清水流淌出来,浸湿她蓬松的裙摆。錾刻着美丽花纹的罐身上还残留着几滴,公主的不断收缩的脸颊上也是。哭泣对米兰达来说是件可怕的事情,现在她没有力气,瘦弱的身子沉重地半靠在石像上,只有一双眼睛能愤怒地圆瞪,随着噼啪的火花声发着幽光。
          
          烛台里的油脂一下子烧了起来,宣布祷告结束的钟声和信徒们的赞美声一股脑涌进神庙,其间还夹杂着更熟悉的声音。现在整个神庙煌煌如白日,耀眼的烛火从各个角落依次燃起,月光从特殊的窗户外照射进来,在分布巧妙的水晶机关的作用下四散开,唯有巨大的石像下是一片阴暗的剪影,只有米兰达的眼睛在闪耀。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我亲爱的孩子,你怎么了?”身披一领红衣的祭司走进来时,地面已经被打扫干净,只有米兰达跪拜在石像前。他弯腰从地上捻起一根细小的毛发,不经意地用爪垫擦过光洁大理石上的一小点暗色痕迹,缓步走向公主。他是只正值盛年、精力充沛的斑驳白猫,衣摆上绣满了水仙花纹,行走时便随着他轻松的步伐四处摇曳。他身上是混杂的气味,冰冷的气味,爪掌按在公主的颈侧时却轻柔如同慈爱的父。
          
          “……”米兰达,柔弱的信徒闭合双目,低声叹息,“我看见了那举着左爪的猫,那预言中的扼喉者。”


        回复
        4楼2021-07-09 17:47
          我也喜欢杜伊娜哀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07-20 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