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两不疑吧 关注:6贴子:1,681
  • 9回复贴,共1

  >剧场限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剧场only


回复
1楼2021-07-25 16:10
    风都剧场首发
    主神&两位大天使


    回复
    2楼2021-07-25 16:11
      主神草稿待修
      --
      『主神』

      “高座之上盘踞着的是这世界最畏惧的阴翳,唯有此,你们才能把只有野兽才蔓生的爱憎抛却。”
      所有的神话都有其开端,在那场注定蒙上不忠之血的神婚萌生之前,这次轮回的序章便已被妥善书写:爱与怒火横流,遮蔽恋人暗藏欲想的双眸,披挂纯白的娇弱之物最终高举起银铸的利刃,在泥泞的心腔上刺入背叛的麻·痹毒汁。我冷眼旁观,俯视情爱的谎言封缄其口,睥睨神明伏踞高座的阴影之下,连呼吸也无法。
      真理再度得以彰显,神的威严不容置疑。虔诚于我意志的猫从未迷失,那前路的道标在命运降临之前便已埋下;而那对我心存侥幸的也绝不会得到片刻安宁,制裁的火与刀兵高悬额顶,在此之前我最后的仁慈是你仍可无知地谑笑。
      这是风都的法则。与我同生的神明将此在神之书上书写,许诺守护诸神的秩序,许诺我再度苏醒之时世界不会改变。
      昼夜沉浮间,一根又一根的石柱拔地而起直通天幕,刻凿出众神的传说。祂们随心所欲地宣扬自己的事迹,豢养纤细妩媚的天使,那所谓福音的传颂者。如同将血滴入虫豸蛰伏的暗巢,祂们引诱凡猫们狂热地追随、天真地信任。沁满夜色的歌喉日夜不休吟唱着新神的威能,本是象征至高与神圣的金叶冠冕沦为游吟诗人的玩物,自得的口唇喷吐蒙昧的恶德——要赞美难填的欲壑,要粉饰神明的垂青,他们叫嚣着。本该引领下界的神明淡忘了凛冽风雪,舒展的朽腐羽翼不再是为自由与战斗,本是罪孽和枷锁的弥尔顿终成为玩物。
      看啊,看啊,多么强大的神明!你能牵引无数世界的星月交替,你是信徒争相膜拜的财富创造者,你有可翻覆所谓情感的秀美双爪……看啊,看啊,一无所知的孩子们,你们有的选择与造物相拥,有的沉浸在自我的荣光,又都将那本该烙印在骨血里的记忆摒弃,更不必说那所谓的法则。
      我从沉睡中醒来,便品尝到背叛的腥苦。
      殿堂永昼的漫长时光,缄默的我只是静静注视着新神们的喜乐。涌与狄夏,我的同袍未曾觉察到我重睁双目,从未有过神裔踏足的初石柱上只有无数的弥尔顿无声起伏。彼时我心神尚且朦胧,未曾发觉那隐约的隐祸,只能感觉到烈火在烧灼。翻滚掀涌的怒意与悲凉将我禁锢在风都的王座,在无止境的荒芜沉眠中我也曾如此,无法遏制的声音不断在我耳中嘶吼渎神低语,追问那无处可寻觅答案的问题:你为何要继续下去。
      所有的记忆都有其开端,在浑噩的虚实交替中,那只幼小的黑色天使将同样细小的爪掌伸向我,一双纯澈的蓝瞳从此撞入我的呼吸。我的第二个无解之谜,约书亚,和传说中那般凭空出现,执拗地张开双爪像是向我索求。那么弱小的美丽生灵,主神的愠怒能将信徒为之倾倒的存在重新投入轮回。
      “你……是谁?”
      “我是约书亚哦。”他爬上我冰冷的膝头,突兀的骨似乎将他细嫩的皮肉硌痛,那双蓝瞳便流露出片刻的惶然,“你在害怕吗?”
      “让我抱抱你吧。”
      约书亚未曾同我一道共赴古神的怨怼,未曾直面毒牙纵生的黑暗之物,唯一会行使的诡计只是为了在初石柱上装点扭曲的星星。他未曾经历我的序章,甚至不懂得轮回的真意,只是一个误闯入殿堂的稚嫩神裔,第一次运用弥尔顿便是为我献上掌心色彩柔软的焰火。他是风都平定后新生的造物,落入瞳眸的只有永远晴朗的天空和拨动琴弦的温柔神明,连嗅闻到死兽的血味都会面露不虞。可风都的法则仍在神之书上不容忽视,拨乱反正即是我为诸神断定的命运。神裔不懂如何掩饰瞳中的火,我耐心地等待约书亚褪去温驯,显露出金冠者的真正威严。
      旧日古神尚未失败之时,我曾造出名为弥赛亚的天使维系道标,施行仁爱。在我沉睡时,祂便镇守飞火溅霜的惨白绝地,将苟存的旧日封禁于永恒神迹之下,隐匿于风都不曾触及的黑夜之中。我将祂重新召回,群神蜂拥典礼,从我的断骨中生出的神裔才有资格执掌神之书的新篇。
      万神礼拜,奇异国度盛结的甜果与花簇在风都相聚,咴咴嘶叫的高大神驹在云端翱翔时曳开璀璨流金,天使拨动竖琴的弦,和煦微风里奏响赞美的祷歌,轻盈洒落在神明的金冠银剑。冰雪披身的海神垂下颈子亲吻我的座,献礼是海中精灵千年的珠宝与绣品。祂的瞳仍旧深邃,对视时我看见内里污浊的暗流与阴湿的藻叶,那绝非愧疚的产物。独自驾车的爱神姗姗来迟,坐在白金车驾上的却是一个陌生的身影。狄夏张开双臂,亲自将那面容被薄纱笼罩的雌性迎下时,海神的衣襟被破碎金盏中的美酒打湿,匆匆离开的涌撞到了奏乐的约书亚,后者本在歌唱汹涌的海浪拍打礁岸。
      这一切的开端是那身为凡猫的薇拉。弥赛亚低声讲述着她的故事,被献给海神的祭品生命中没有太多情节,只是铁笼中无数奴隶的一个。驯服、柔软、甜美,漆黑眼眸流动着光彩,诉说无尽的心事,也将灾厄的种子播种。因汲取主神弥尔顿而身形生长的天使心智依旧稚嫩,趴在我的肩头絮絮说着那些神明口中的传闻,将那一张张光鲜亮丽的面皮从内里腐朽的身躯上揭开,也预言出涌与狄夏的歧路。
      果然,和夜色一道赶来殿堂的海神祈求神婚,贪欲蒙蔽双目玷污口舌,祂的心中并无歉意,只有那纤细优美的曲线,那双罪孽深重的黑瞳。昏暗的殿堂中,祂的火光微弱。
      “主神,我曾与你并肩斩杀其诃库拉的孽种,驱动海潮搏击昏暗的天穹,征途种种,我已为你献上最深的忠诚。如今我只祈求一桩心愿,那便是让我与薇拉缔结神婚,让她成为万海的主母、不死的亚神。”
      “涌,你所奢求的乃是灭亡的开端,不详的白翳已悄然在你的眼底扎根,你却把它看作爱情的纯洁。难道你没有预感到你将会面临何等的苦痛?”约书亚的话语落入涌的耳中就如水珠滴入汪洋,我保持沉默,等待涌最后的醒悟。
      看啊,看啊,年轻的神裔,轮回终将被玷污,甜蜜的死亡已枕臂相候。我赐下银杯,涌在新日来临前奔向石柱,臆想林间晨光下的新娘。哪怕祂途经之地群鸟哀鸣、花草凋敝,毁灭的讯息埋入大地,神明的沃土皲裂干结。盲目的爱欲同卑劣的妒忌已经将我的同袍杀死一千遍,约书亚所洞悉的只不过是最后落下的哀叹一笔。
      霞光新绽,比之更胜的是约书亚迎向我的纯澈目光,打断弥赛亚未说出口的话语:“神啊,我向您祈愿,我永远不会背叛您。”
      “哪怕是辜负爱?”
      不自知命运的天使展露笑颜,付诸全部信任与憧憬。
      “哪怕是辜负爱。”


      回复
      3楼2021-07-25 16:11
        风都剧场:主神已定稿,神骨弥赛亚草稿中。

        私に還りなさい,
        回归于我吧,
        記憶をたどり,
        追寻着记忆,
        優しさと夢の源へ,
        去往温柔和梦的源泉,
        もいちど星にひかれ,
        再一次像星星那般闪耀,
        生まれるために 魂のルフラン,
        为了众生 魂之轮回。
        ——魂のルフラ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7-26 10:13
          随手一拍状态比较好。p3原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7-26 20: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7-26 20:15
              阿妈粽的也太合了吧。
              _
              獣が笑うこの街で,
              在野兽所嗤笑的这座城市里,
              喰うか喰われるかの運命,
              命中注定的是吞食或者被吞食,
              ほら悲しみの味は喉元,
              看呐 悲伤的苦涩还萦绕在喉咙里,
              爪立てながら消えるdestiny,
              在立起锐爪之时 命运已悄然逝去,
              生きるために何を喰らう?
              为了生存又该吞食什么呢?
              Always裏切れ,
              始终只有背叛,
              How do we survive?
              我们要如何生存下去?
              溺れる魚,溺水的鱼,
              水の中の夢,幻灭于水中的梦,
              命の狭間,生与死的夹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7-26 22:03
                安格斯向约书亚投去一眼,看见黑色天使冰冷的双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7-31 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