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创作吧 关注:56,913贴子:883,696

【猫创吧】埃落獾鸣之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这里是Vospara谈衷,cn江氿/江菩,熟人可唤桃。
很荣幸能和荼迷兔兔一起撰写这部短篇故事!兔兔,我的兔兔,嘿嘿🤤,嘿嘿……🤤@种子And古木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7-25 21:09
    2L
    文章登记于395楼


    收起回复
    2楼2021-07-25 21:11
      3L
      感谢兔兔🤤🤤兔兔,我的兔兔🤤🤤
      镇楼火星文是兔兔复刻的哦!!
      -
      镇楼图本该是黑沢,我的黑沢,呜呜呜黑沢瘾犯得我好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7-25 21:12
        4L
        目录


        收起回复
        4楼2021-07-25 21:16
          第一章:尘の网抑云

          闷热的夏日,万物都像是凝滞了一般,潮湿而笨重。尘霜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胸腔仿佛在往下掉,四肢则正在在被燥热的土地吞没。尘霜想起来,他学徒期的日子也是在这样烦闷下午从他的爪隙间划过的。他的本意并非是偷懒,而是他意识到自己就算努力了也不会有收获。没有长者愿意伸出手去将他从未开化的混沌中捞出,他也无从凭借他孱弱的四肢自救。如果有机会,尘霜愿碌碌无为地渡过此生。

          而命运似乎有意将他浅薄的幸福从他身上剥离。与他血脉相连的哥哥獾声,永远那么光彩夺目,像是一尊被精心雕刻出的雕塑,完美到连缺点都可以被理解为风度。尘霜想不明白为什么除去他们共有的面部的轮廓与铁蓝色的虹膜,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都完全不相同。总是有猫将他们两个比较,然后得出獾声是天选之猫,尘霜则是这一窝猫中的弃子的结论。

          确实有很多事例在印证这个论调。重复的多了,尘霜竟也相信自己悲惨的生活是注定的。尘霜闭上眼睛,学徒训练时的场景又浮现出来。他自己还站在沙坑边沿以锻炼平衡性,獾声已勇敢地向成年武士发起挑战。这并非不自量力。獾声一爪按住沙地维持平衡,另一只爪子顺势从下往上砍向武士的下巴,同时朝着对手的面庞甩出沙子。然后獾声屈膝跳起,翻到比他高一倍的成年武士身上压住他,轻松自在如玩一颗调皮的苔藓球。温热的血珠飞剑到尘霜的脸上,将皮毛沾的湿滑粘腻。獾声打败武士的事迹在典礼上被族长特意强调了一番,并告诉他星族会为他的智慧与勇气而骄傲。轮到尘霜的时候,先前侃侃而谈的族长沉默了片刻,因为她甚至不知道星族会给尘霜怎样的祝词。

          尘霜想嘶吼,让尖利的叫嚣声在这沉闷的夏天划开蒙蔽在眼前的回忆。他刚刚张开嘴,惊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在猫群间发声的勇气。他难道真的注定要在这拥挤的巢穴中做那只沉默的、服从的、懦弱的、残缺的武士吗?尘霜摇了摇头,想把这些想法甩开。但是这些念想如同潮水般冲刷着他,涌入内心的裂隙,占据每一个角落。族人低低的议论如同蜜蜂尾部锐利的针,深深刺穿名为坚强的伪装。尘霜也没有去死的胆识,他只是觉得压抑的可怖。周围的声音逼迫着他渡过一日又一日:歌鸲的歌喉会在让他在熹微的晨光中醒来,但他感觉不到规律作息的幸福,只是困的麻木;蝉往往在阳光洒满大地时开始聒噪,此时他要捕猎或是巡逻,并且与同行的族人闲聊;吃饭的时间偶尔有猫找他闲谈两句,这时候最好要露出笑意讨论天气或是新生的幼崽;最后蟋蟀会在月升起的时候低低鸣唱,他终于可以噤声躺下,不去理会这令人厌烦的生活。

          尘霜不自觉地走出营地。只有寂静无光的深林能包容他的思绪。


          收起回复
          6楼2021-07-25 21:16


            能和桃桃一起写文很开心!三句话,就让她鸽我了十八周。我是一个很擅长鸽人的大鸽子。我与桃桃相约写文,还没动笔,我就问了一句,谁不写谁就是狗?她哈↑哈↓大笑,说,我根本不会拖延。所以,桃很无趣。我又说了一句,哇塞,你写的设定好详细啊,给我一个机会帮你的手写稿打成文字。她又是一阵意想不到的狂喜,马上发来了獾声的设定。一年过去,我打开聊天记录一看,桃桃说我的设定和存稿没了。我一看,我也没了。我们相对一笑,又是一阵狂鸽。
            本来这篇是去年这个时候改发出来的,今年终于写完了。


            收起回复
            7楼2021-07-25 21:18
              前排小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7-25 21:22
                飞来dd!!两位都是神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7-25 21:23
                  差不多得了,短篇还要分几次发😓 楼主没写完怎么就敢来水啊,很难不流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1-07-25 21:26
                    爪巴来u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7-25 21:34
                      来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7-25 21:53
                        好耶!!!给桃老板和荼迷r疯狂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7-25 22:3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位神仙合作了!全体起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7-25 22:41
                            桃子师傅冲冲冲!!!荼迷帅呆啦!!!一起抱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7-25 22:54
                              第二章:獾的纲领

                              这是某个平淡无奇的夏日,呼吸时仿佛身躯内部会开出泥泞的花朵,或是结出无数幽暗的菌孢。族群陷没在这样的世界里:黏腻粘连的空气与无法接近彼此的猫群,昏昏欲睡的学徒,还有獾声和他的武士们。某个声音抱怨着捕猎队在昏暗的清晨就要出发,年轻点的资深武士则对巡逻满怀意见,巫医路过也要插上一嘴。这并不一定是出于对族群事务的关切,在这个最强壮的武士也觉得快要溺毙的时候,所有的言语只是为了证明“我还活着”。各种破碎的、烦躁的声音袭来,糅杂在一处,捏塑着獾声的心情。

                              “到此为止。”獾声说。世界骤然安静,单调的蝉声无限延展,汩汩涌入空洞的巢穴。

                              “每只猫都有自己的责任。族群要生存下来才有资格斗嘴置气。”年轻的副族长有一双铁蓝色的眼睛,同另一对相似眼眸中流露出的迷茫不同,獾声很少流露多余的情绪,“清晨的温度更适合狩猎队发挥,但这并不意味着缩减必要的巡逻,狩猎队也不能替代巡逻队。新的幼崽很快就会诞生,我们不能重蹈上个干旱季节的覆辙,让武士和学徒们尽量带些草药回来。”他停顿片刻,重新整理好思绪,在武士们的注视下安排好族群事务,保持惯常的紧绷直到他们离去,寂寞的蝉声失去应和。

                              ——那一瞬间袭来的慌乱,他想,慢慢咀嚼着刚刚的停滞,燥热的鼻息喷在爪垫上。獾声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蜷缩着伏在地面,双目紧闭。他并不是没有感情波动的树桩或卵石,触碰到荨麻也会被刺痛。只是,已经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幼崽时期,他和尘霜一起玩捉迷藏的那天,一向精通此道到了厌倦地步的他怎么也找不到小尘,直到黄昏消落,等不及他到来便沉酣梦境的弟弟才爬出苔藓堆,獾声记忆里第一次明显的情绪起伏也就此产生。优秀的记忆力让他还能看见自己冲向小尘,四肢紧紧搂住柔软娇小的幼崽,一片碎苔藓堵在鼻腔里,掩盖住他喉头哽咽声音。又或者是学徒时期的那次狩猎,雪地上残存着脚印、破碎的气味链条和他的血,口腔里是狐狸腥臭的脖子,呕吐感和脱力把他撕裂成两部分,没有一部分害怕,所有部分都在苦苦思念唯一一个身影;不是尊敬的导师,不是温柔的母亲,熟悉的、温驯的、无法割舍的铁蓝色绽放在一片纯白之中,贴近时獾声才想起呼吸和活下去。在单调的学徒训练之后,接踵而来的武士生涯与副族长晋升都是那么平淡,与其说是无趣,不如说是獾声最终学会了如何掌控情绪,像是掌控他的族猫们那样简单而有利。这让他不再试着躲避能力相近脾气相似的同族,新的窝安置在巢穴中心,夜半苏醒时也不再对凑近的温热皮毛有所反应,难以窥视难以穿越的迷蒙雾气已经把獾声同世界隔开,余下的空隙就是让生活继续的动力。

                              不是有感情就要表达出来,赘余的叙述只会平添不愉快,獾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或许是天气过于糟糕,又或者是某个安排不够妥当。难以遏制的纷乱思绪翻涌掀滚间,未曾愈合的伤疤横亘在胸口,随着他收紧的肌肉刺痛不已,又像是温柔的舔舐落在脆弱的眼睑,因为太过贪求而无法拒绝。獾声尝试着爬起来,舒展身躯,在蒸腾的空气中丢弃胸腔中莫名的酸涩。

                              更多的事情,永远都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完成。成为族长并不是他的心愿,夸大地说,这是他既定的命运——这是那种每个猫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浅浅冰层下的溪水奔腾着,只是需要等待破冰的一天到来——獾声去做这些事情,也只是命运的安排罢了。武士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没有他物干扰的世界,我已经这样生存过半生,沉睡或清醒,都只是在沿着无形的路前进,哪怕偶尔会想起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强烈到要豁出一切去奔赴的心愿。就这样活下去吧,不是茫然地徘徊,幻觉美丽得让猫一眼就洞穿虚假。

                              真实的世界,绿叶季的白昼滚烫,恹恹的武士却还笨拙地向着同巢猫示爱,鼻吻摩挲的距离太过亲昵,不知道是谁在树荫下笑着,不知道是谁在谈着昨夜的好梦。这些景象在热浪中融化,重新凝结成沉重的东西,压在獾声的心口。

                              “草星很快就要生下健康的幼崽了!”从育婴室里钻出的深色身影掩藏不了自己的喜悦,面对獾声也能随口打趣,“獾声,你有没有想过找个伴侣?不要总是自己一只猫长蘑菇了。”即将成为父亲的武士在烈日下站得笔直,望着巢穴阴影中的獾声。“对了,还要请你转告尘霜一句谢谢,他抓来的鸽子让草星很开心。”

                              “我会的。”獾声点点头,在武士的笑声中将目光投向远处模糊的地平线,游离的思绪触及的起伏曲线里,是否会有一只腼腆的武士在追踪猎物?

                              獾声和武士告别,重新拾起思考。还有更多的族群事务需要处理,他不需要多余的倦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1-07-26 00:0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